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小水点

Members
  • Content Count

    7
  • Joined

  • Last visited

About 小水点

  • Rank
    Newbie

Recent Profile Visitors

The recent visitors block is disabled and is not being shown to other users.

  1. 弟兄姊妹你们好! 我是一个被开除的人,最近遇到一个事我不知该如何实行,心里特别难受,也很害怕在这个事上做的不合神心意又打岔了神的作工,触犯神;所以想寻求一下网上的弟兄姊妹们该怎么实行合适?事情是这样的我是一个有环境的,2012年12月份被抓过,从被抓之后2013年被隔离了大概10个月之后恢复了教会生活也在教会里尽了一段时间本分,后来因为说我是被抓过的不能再尽本分,就把我又隔离了;一直到2014年有份工作安排说到被抓的都要离家出来隐藏。从那次以后我就出来隐藏了,出来之后我就自己租房子住,在外的这段时间,虽然自己的身份证不能拿出来用,但也看到神一直在看顾保守我,有两次查身份证的来我都用智慧维护过去了,那两次来查都是因为我自己在作恶,在挑拨离间,争当带领,搅扰神的工作,但那时自己麻木刚硬还意识不到是神向我发怒了,是神对我的管教,这是之后反省到的。这个事发生在2014-2015年底,那时有过两次来查身份证,但我都没露出来。因为我对自己的作恶不认识,直到小区里让一个姊妹来处理我们写的检举信,说我们是在拉邦结伙,搅扰教会生活,说我是敌基督,正好那时上面的交通111集也下来,交通神话《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那时看到神的话句句都扎在了我的心上,我才感到害怕,看到自己是作恶了;于是,就痛哭流泪的在神面前悔改认罪,当我向神悔改的时候真的看到了神的怜悯,虽然那时自己那样悖逆抵挡神,但神只是把天上的火焰显给我看,并没忍心烧着我;那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一直活在惶惶不可终日里,一年多的时间里就搬了5次的家;从我认识到自己是在作恶向神悔改之后,神就借着一个姊妹找了一个房子在哪里住了俩年多,也没来查过身份证,因为自己作恶了,神的性情不容触犯,2016年11月份我被开除了。从那以后我就住在那里,也一直没来查过身份证;直到2018年我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我才从哪里搬走。搬到了我原来的教会这边,2018年7月份我搬到了现在住的这个地方,已经到现在有10个月了,到现在也没来查过。搬到这边之后2018年8月份左右小区里的一个姊妹找到我们几个被开除的,跟我们交通说神家现在有个重要的本分,问我们愿不愿意配合,我们都说愿意,我们都是被开除的能临到这个托付,都是神的高抬与厚爱,心里很感谢神还给我们效力的机会;因为这个本分的事大概每10天我们几个就要在我这里见一次面,包括抓这个工作的姊妹,她要来问我们的进展;在我这里大概2个月的时间。后来说到环境这方面,因为我在网上买东西是我的实名淘宝账号,送快递的来过我这里两次,又因我是没有身份证的,怕那一天来查的时候我不能拿身份证出来维护;抓工作的姊妹说怕大红龙会从网上来查有案底的人找到我;于是就把我和她们隔离了,让她们都不要接触我,还叫我重新搬家;临到这样环境我真的很难过,也消极了一段时间,之后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还是走出来了。我想不能接触那就不接触吧,神话说依靠神是最大的智慧,那不能接触她们,那我就自己在宗教里摸底传福音;于是,我就在附近的一个教会里摸底;感谢神!没过多少时间,我因为有事要找一个被开除的人,他家哥哥是修车的,以前也说过要是有什么事可以到他哥哪里去找他们转话给他;那天,他见了我就说,现在让我去尽一个本分,问我愿意吗?我说愿意啊?什么本分啊?他说到宗派去摸底传福音。我说:“我现在就在宗派里摸底,本想我自摸自传。”他说:“你这样太危险,不合适。后来他说浦西那边有一对夫妻弟兄姊妹,被开除后一直在传福音,而且那种方式很有果效,还不带来环境。”我问那是什么方式,让她们也来教教我们。他说:“先找到合原则的福音对象,然后进到她们家里去给她们查经,把神的三步作工和道成肉身这方面的真理借着查经的机会隐秘浇灌进去,如果是渴慕真理的人他听到这个信息的时候就会很要,借此也显明人能否接受真理,领受真理如何,一方面拉肉体关系,平时去的时候拿点东西;一方面再交通真理,如果在交通真理的时候他们领受不了,就不见证这步工作了,但这个需要好长时间,一个好的福音对象大概要半年的时间,因为要一直从旧约谈到新约再到主来。因为时间久了,关系到位了他们也不防备了,还有也能看到他们的人性如何。这样即使见证了这步他们不接受也不会报大红龙,所以在找福音对象的时候一定要进入原则,这样在可传福音对象身上花的代价才值,因为这个时间久,如果找的人不合适,我们的精力代价就白费了。”听到他这样说,我觉得挺好的;我说,好的。我愿意配合。他又跟我说:“跟你一起聚会的姊妹,(这个姊妹也是有环境的,我被隔离后就找到她在一起聚会)你问她愿不愿意,现在我们这边准备成立一个福音组,有摸底的,浇灌的。”我说好的。就这样按着他说的方式在宗派里摸底,我也把这事跟姊妹说了,姊妹也很愿意配合。在我们都愿意配合的情况下,看到神就作工了。很快神就预备了一个福音对象,他信主才两年多,还挺追求的,现在在他们本教会里是同工,教会也在培养他。我和他接触上以后,我就主动去了他家,后来又约他们来我家,就因为这个福音对象的事,我要找那个浦西过来的姊妹配合。这个姊妹呢每次来这边要住在那个修车的弟兄家,因为他们路远,再有这边也需要他们来帮助我们一段时间;就这样我和浦西那个姊妹接触的事被教会抓工作的姊妹知道了,就对付他们说不守原则和我们有环境的接触,还说不让浦西那边姊妹过来,说我们浦东的这边人不会配合啊?浦西那边的姊妹来我们这边也看到神的安排。也是在配合那个重要本分时认识他们的,那时他们正好在宗派里摸底;于是,姊妹就问道我们这边福音工作怎么样了,那个弟兄说我们这边是停止状态,没人下点里去摸底,姊妹听到这样说就交通神的心意,也拿神话和上面的交通跟他说:“我们这些被开除的人什么本分也尽不了,只能传福音了,如果连这点都不配合,还说我们悔改,哪里来的实际呢?”那个弟兄听到这样说回来之后就找到我们几个被开除的,如果愿意大家就在一起配合。就这样在神的安排下我们见面了,也和我拉的福音对象接触上了,另外,神的恩待又拉了一个福音对象,也需要姊妹一起配合。因为,自己的身量小,也没配合过宗派,如果是我自己摸底,自己传,我真没那个身量;所以,现在我就要常和她们没环境的在一起接触。这个事被小区抓工作的姊妹知道了,就不让她们接触我,见一次说一次。他们也很受这个事的辖制,我也很受这个事的辖制,不知道该怎么办?怕在这个事上不听那个姊妹说的是不是在打岔,因为每天临到的事都是神在主宰安排,是神借着这个事来提醒我们要注重环境,还是其他……这个事我们也一直在寻求,像我这样的环境要被隔离多久才算是没环境,能正常和她们接触?如果按那个姊妹说的马上和没环境的姊妹断绝来往,这个福音对象就没法进行下去了,还有另外一个;我们现在是用智慧说不告诉那个抓工作的姊妹还在和我接触。因为这个姊妹每半个月还来一次那个弟兄家,因为从我这里撤出之后每次就在那个弟兄家碰面;所以,就会问到这些事。以上就是我说的一些情况,就是像我们这样有环境的人何时才能正常,这边好几个是这种情况,一旦哪里出环境了,我们这些有环境的人就要被隔离,也不管是什么背景。我虽出过环境,但这么多年过来我也相信神的权柄,是神一直在看顾保守我,就如神话说的:“没有神的许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轻易触碰;没有神的许可,连地上的蚂蚁它都不能随意乱动,更何况是神所造的人类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飞鸟,不如海里的鱼类,也不如地上的蛆虫,它在万物中的角色就是为万物效力,为人类效力,为神的工作、神的经营计划效力。无论它的本性多么恶毒,无论它的实质多么邪恶,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为神效力——作好衬托物,这就是撒但的本质与它本来的位置。它的实质与生命无关、与能力无关、与权柄无关,它只是一只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来效力的一部机器罢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这些年也就是神的话加给我的信心和力量才走到现在,不然在这个黑暗邪恶的国家真的是寸步难行,在生活当中我也处处看到神对我的保守,工作上神也很赐福,我每天只做5个小时,还是做五休2,工资3300;我真的很感谢神,在生活上有什么难处了,只要祷告神,都看到神为我开出路;虽然我的身份证不能用,但每次找的房子东家也不要我的身份证,也没来查过,从中看到都是神在看顾保守我。所以,看到神这样恩待我,感到很亏欠,以往自己不追求真理,做了很多打岔搅扰神工作的事,伤透了神的心,也无法弥补自己的恶行,只想在以后的日子里能效什么力就效什么力,不想再伤神的心。所以,今天想把这个事交通一下,看怎么实行合适?那个抓工作的姊妹也是为了维护教会的工作,怕我们有环境的万一出了什么事会给教会带来麻烦,我们现在用智慧蛮着她,觉得也不太合适,神让我们做诚实人,这样就会产生隔阂了,不想再这个事上给撒但作工的机会,神让我们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有生命进入能和谐配搭,如果这样实行下去还是不太合适,但又没合适的路?现在我们一方面是蛮着她,一方面也在寻求圣灵的带领引导,这几次配合下来还是挺顺利的,也没什么拦阻。感到神还是在带领。所以,想寻求一下关于我们现在这种环境能否与没环境的人接触?有哪方面的神话和上面交通,希望有经历的弟兄姊妹给点建议,因为这个事很急,盼回复! 2019-4-15
  2. 弟兄姊妹你们好! 谢谢弟兄姊妹们的交通,最近因为环境的原因很少上网,上次看了死人·复活的回帖,正想按着你给指的一些路途去实行的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些事情,也就没时间心也安静不下来,不知怎么回复了,这个事还是关于这个新人的。大概在5月3号晚上的时候,那个新人给我发了一个信息,说我妈给她打电话问我在哪里,他们要来找我,那个新人说不知道,她在信息里用智慧说让我当心点,有很多话在电话里她不敢说;因为浇灌的时候也和她交通过神工作是隐秘的,她也知道用智慧维护,在电话里没说关于信神的事;我看到这个信息之后知道事情很严重,于是我就打了个电话约她出来见面问一下到底我家人都说了些什么;我们见面后,“她说我家那个魔鬼老公报警了要到处找我,把我抓回去,我妈也和他站在一条线上,说把我抓回去关个几年不接触信神的就不会信了,还说我老家现在已经抓了好几个,现在他们还要联系上海的警察来抓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很乱,又气又恨,同时又感到痛心,这就是我的家人,真是魔鬼显形了,以往我还老想给家人传福音,真是愚昧透顶,现在借着这个环境也让我看透了家人的实质,我从心里感谢神,要不然我还总放不下他们,还老想回去看他们;现在突然临到这个环境,我还不知该怎么办,过了几天我见到了一起聚会的弟兄姊妹,把这个事和他们说了,他们让我要赶紧搬家,离开那里;因为我那里以前我妹,妹夫知道,而且这个新人也常去我那里聚会,怕万一警察借着这个新人找到我,而且这次我妈在电话里说了很多信神的事,也怕她的电话会不会被监控?于是我见过她之后到现在也没去找她了,现在她停止聚会了,再有她老公现在又回来了,聚会又成问题了。这个事情发生之后,我就即刻搬了家,可刚到新搬的地方才第3天,查身份证的又来了,因为我被抓过,身份证不能出示,再有家里最近也还在到处找我,所以就没敢出示我的身份证;来查的时候,感谢神的带领我用智慧说身份证这几天搬家不知放到哪里去了,那个人也没再为难,就说下次吧;这事发生后,我就找弟兄姊妹们商量,我这个事怎么处理,一个弟兄说那就先不要住在这里了,先去他家住几天,他和他家以前信过的老婆住一起,现在离婚了,但也愿意维护,就这样这些天我住在了这个弟兄家。在这几天里就想怎么处理这个事,想了几个方法,一个是继续住在弟兄家;一个是让另一个姊妹把身份证拿出来维护一下;还有一个是有个姊妹是二手房东,她那里正好有个房客搬走回老家了,让我搬过去用她的身份证;再有就是我继续呆在这里经历神的权柄;这些天思来想去,前三个方法我感到都会连累到别人,想去做的时候感到很不踏实,我想还是回到自己的租房这里,依靠仰望神,把一切交托给神,这些年也是神保守带领我走过来了,虽然心里还是有些胆阙,但这也正是神要成全我的地方吧。在弟兄家里住了一个礼拜多,我现在回到自己租的地方了,这几天也没来查,心才安静了下来。现在临到这个事,我还没摸着神的心意是什么,还在经历当中……这几天住在这里还是不怎么踏实,前天晚上又来敲门,我没开,知道有可能是查身份证的人,这时也想到主耶稣说过,“他们在这城逼迫,你就逃到那城里去”(大概意思,不是原话)。心想在这里住还是不合适;前几天我又去重新找了一个房子,这个星期六搬过去,还不知道那里要不要查,去找的时候还挺顺利的,房东也没问我要身份证,环境感觉也还可以,现在只能靠神走一步算一步了;突然临到这个环境把自己的身量显明的淋漓尽致,对神没有一点真实的信,信心小的可怜,以往尽讲字句道理,还老嫌弃别人害怕环境,狂妄自是,不认识自己的半斤八两,真是感谢神的显明,现在要学会低调做人了; 死人·复活和zhen xi你们对这个新人的观点各有不同,我都愿意接受过来实际的去配合,从这个事上看到自己缺少太多,没有真理实际,没有真理原则;不会分辨什么样的人是神要拯救的人,给什么样的人传福音也不是很有原则,都是从外表去看事,不会用真理原则去衡量,所以最近在传福音摸底当中还是很犯迷糊,碰到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可传的对象,在真理与事实的对照中还是不会用;就像zhen xi说的衡量这个新人是不是人性好,我就只看到跟她讲了信神的事她愿意听,而且我家人和朋友都反对,不理解,而她却说,别人都是只看事物的表面现象,里面的事实真相人并不是真了解,所以不能光从外表去看事,她说我有自己的苦衷;她和他们对我信神离家离婚的事观点不同,还有在世上也不是那种偷奸耍滑的那种,在村里还是有名的好媳妇;一次,她老公被车撞了,擦了一点皮,他老公跟人要了500元的赔偿费,她说:“白钱不能用。”结果没几天她老公真就被车撞逢了8针。有一次,那次我们约好要聚会的,在聚会的前一天,她的手机被人偷了,她来我家之后就和我说这个事,她说当时要身上有把刀的话,就一刀捅死那个小偷,这个事是不是也证明她心地挺恶毒的。在对待真理方面,也跟她交通了信神的意义与价值,神作工的趋势,当她还是没有什么紧迫感,她没时间吃喝神话和聚会,就和她交通能不能换分轻松一点的工作,留一点时间出来聚会,但她却无动于衷,而且心里一个劲的抵触,导致聚会打瞌睡;所以现在对她的这个事还是分辨不透,我想也许是她现在还不明白真理,需要我的耐心,我现在就把她当成一个操练的对象,这也正是我的缺少。但现在我也不能接触她,等一段时间,我再去找她看看,看神怎么摆布了,我会尽上我的全力,不留下遗憾; 另外,还想寻求弟兄姊妹的一些意见,对我临到这个环境你们是怎么看的?我想以后要是真来查的话想借别人的身份证用一下,是否可以,这样做合乎真理吗?盼明白的弟兄姊妹回复一下;还有以后我可能很少上网了,因为搬去另外的地方暂时还没网络,今天就说这些了,感谢神的带领! 注:我才开始上网,不知这样回复的对不对,不对地方还请弟兄姊妹指出来。 2018-6-6
  3. 寻求一个新人的问题,她愿意信,也愿意聚会,聚会时老打瞌睡,但不喜爱看神话该怎么办? 这个新人是2016年底的时候去我妹家,准备给我妹传福音的,在跟我妹讲福音的过程中,这个福音对象也在场,她是我妹夫家的堂嫂,后来我也就随着我妹叫她大嫂。在给我妹说福音的时候,我妹倒是不想听,她呢是做“无限极”保健产品的,她看我去了就想推销给我,我呢就借保健这个话题跟她讲,人吃保健产品都是为了有个健康的身体,人想美,想长寿等等;那我就问她人为什么会生病,会有生老病死,人的死亡从哪里来的,人是从哪里来,死了之后又要去哪里,如果我说有个永生的道你愿不愿意信?她说,那有永生的道肯定是要的了,但哪里有呢?之后,我就开始摸她的底,看有没有邪灵作工,人性方面,男女方面,是否相信有神,这些她都通过了,就是在接受真理方面没怎么摸透。接着,我就简单把福音的见证跟她讲了,又给她看了MV视频《迦南美地的快乐》,她看了之后很开心,还看了《孤单的灵魂不再漂泊》《天佑》《神不忍心让我堕落阴间》还有人生的六个关口第四关,还有神是如何主宰灵界的,也读了神话《神主宰全人类的命运》等,还有一些记不清了;她在看这些的时候都认可,说神话揭示的很对,跟她谈社会的黑暗邪恶她也认可,对揭示大红龙是怎么逼迫我们,让我们是怎么有家难归的,她都能接受,她也说大红龙在实际生活当中是怎么坏的,我又给她看了《赤色家教》里的片段,“信神的人真是不要家吗?”她看了之后就明白了我为什么这多年不回家的原因了,她就理解我了,以往她认为我信神是好,但有时间还是要回家去看看的,给她看了这个之后她的观念就没有了。那我说你也认可这些,那你愿不愿意来信呢?她说“你讲的都对,信神是好的,我相信,我在心里信就可以了,但让我聚会怕有难处。”因她怕她老公,她做什么事处处受她老公的辖制,她要做无限极产品的时候,她老公也反对,还有一方面她的钱财心也很重,一心想着赚钱。我看她有这些想法,就跟她讲神的权柄,也讲今天信末世这步工作的重要性,但我讲过之后,她还是持守自己的观点,我相信你说的这些,只要在心里信就可以了,我也没时间,不想聚会。就这样好长一段时间,我也去跟她交通了几次,但她一直不愿意来聚会;就在我打算要放弃的时候,这中间我也还一直和她联系,因为她离我住的地方比较远,她在浦西,我在浦东,我就发信息让她来我家玩,但一直她都不愿意来,一直说没时间,就这样拖了差不多有10个月左右,我本打算放弃了,这中间还有一些细节我就不说了……那次又约她来我家,她本来也准备来的,但到晚上的时候她发信息来说她老公被车撞了,缝了8针来不了,我听她这样说可能是撒但的搅扰;于是,我就借此机会说没关系,就安慰她,我说下周有时间我去看看大哥吧,你们是在家还是在医院?就这样第二周我去了她家,我还是跟她讲你要是愿意信的话,那你要聚会,她当时同意了,就说以后你每个星期来我这边一次,你和我一起聚,我去你那边一次。我说好的。在她来我家的那次,也看到神作工很奇妙,本来我约了一个姊妹来我家想和她再交通一下,我自己没真理在很多方面的真理没交通透,想让姊妹一起来配合一下;就在她要来的前一天晚上另一个姊妹也打来电话问我什么时候休息,她也想来我家玩。这个姊妹前段时间我们在一起聚过会,因为环境的原因她就没来了,有好长时间没见了,正好第二天她也来了,那我们就可以一起配合了。我就感到是神奇妙的安排;本来我就想找姊妹们一起配合的,但一个姊妹因为上班的时间有冲突不行,这个姊妹身体又不好,我就一直没好意思开这个口,但这次神的工神自己作,她们都一起来了。第二天,我嫂子真来了,盼她来我家有一年了。借着那次姊妹们的交通她听了就觉得好,愿意信,也愿意聚会了。但在之后聚会的过程中她老是打瞌睡,就是以往给她看一些视频的时候也会打瞌睡,问她为什么打瞌睡,心里有什么想法没有?她说没有,也不知是怎么了。虽然她愿意聚会了,但她在家不吃喝神话,我给了一个MP3的小机子,复了诗歌和讲道还有神话朗诵视频,还给了她一本三步作工精选和最后的船票,但她很少看,每次去聚会问她看了吗,她说没怎么看,只看了一点。后来在给她聚会的过程中也看到神的主宰安排,她本来就很受她老公的辖制,她不看书也有这一方面原因,但后来神也给她开辟出路了,她老公是做工地上活的,被调到杭州去了,她就一个人在家了,这样她就不受老公的辖制了。还有她是和她的小姐姐姐夫一起合租的,她小姐姐上班是做一天休一天,所以每次去她家聚会的时候只能乘她小姐姐她们不在家的时候去,因为他们不让大嫂接触我,因我是离家的,他们对我情况也了解一些,她们怕大嫂和我信了之后也和我一样;于是,他们就在从中拦阻她不让她接触我。所以,她聚会也很受辖制来我这边又远,一出来就得一天;我去她那边,她家那个姐姐姐夫还搅扰,没办法,我只能祷告神,求神开出路。祷告了一个多礼拜我听大嫂说因为他们在一起住,房租上有了分歧,说房子马上要到期了,就不打算一起合租了。没多久他姐姐姐夫就搬走了,这样她聚会就不受辖制了,就这样我们在一起聚了三次会,因我们一星期聚一次,她每个星期天休息,在聚会的过程中她还是打瞌睡。很快到过年了,她老公就要回来了,因此她又聚不上会了。从她老公年底回来到现在已经快两个月了,这中间只聚了一次会;她姐姐姐夫搬走之后她们也重新搬了家,搬到一个离我更远的地方了。过年回来后我去了一次她住的那里,她老公那天在家,说是肾结石犯了在家疼的要命,我去了也没和她聚上会,只是在她老公不在场的时候交通了一些。她回上海之后也没直接联系我,自己就找了一个工作在人家家里做全职保姆,一天24小时在人家里,还住在那里,一个星期休息一天,休息天她还要回自己租房子的地方。这样的话她就又没时间休息了,聚会了。她工作的地方和自己租的地方也很远,路上坐车差不多要2个半小时。她老公在这边也没法和她聚会,为此,我又把这个难处跟神祷告,愿神开出路,使她能聚上会,祷告一个星期之后她老公就去江苏南通干活了。从这里又看到是神的安排。现在她愿意聚会了,她一个星期来我这里聚一次,晚上的时候来我这里住,第二天就直接去上班。再一个星期去她哪里一次,因为她老公虽走了,但她那边还有个嫂子和哥哥还在监控她,如果每个星期都不回去,她老公就会打电话问,她心里还是有些受辖制,现在就是聚会时打瞌睡,领受方面也比较慢。弟兄姊妹,我把她接受这步作工的过程及聚会的情况都说出来,是想让弟兄姊妹分析一下这个人,是不是不神要拯救的人? 现在对她这种情况我很苦恼,不知该怎么办了,我自己没真理看不透这个事,所以想请弟兄姊妹帮忙分析一下这个人我是该继续凭爱心浇灌,还是放弃算了,我心里很纠结,怕自己凭好心生拉硬拽把不喜爱真理的人拉到神家,最后还要拖累教会,这也不合神的心意,还是作恶;但又怕是自己没爱心,看到她聚会也不积极,平时也不怎么吃喝神话,我心里就有不想搭理她的心,如果是因为自己没爱心,她是神要拯救的人,我给放弃了,这又是断送一个灵魂,也是作恶;现在才看到自己没真理的贫穷可怜样。她这个事我跟身边的弟兄姊妹也交通了;一个姊妹说:我们作什么事要做到合神心意,她的意思看到她有些不通灵,因为那次她来我这边的时候,给她见证神的三步作工神的三个名,我也给她讲过两次,那次她们又给见证之后,问她神三个时代叫什么名,她对耶和华的名还是记不起来。因此就认为她这个人不怎么通灵;另一个姊妹说,先浇灌试试,把外邦五方面和六大异象浇灌了再说;一个弟兄说:那就顺其自然。我自己和她们的观点不同,我还是觉得应该先观察浇灌一段时间看看,不能定规,但那个姊妹的观点认为放弃,我还不能接受她的观点,想想我自己来到神面前的时候也是什么不懂,是神一步步带领我走到现在的,如果早把我放弃了,我也不可能走到现在的,现在才真正体会到神太爱人了。再说,她现在也没说不信了,给她去聚会,她很开心,遇到事给她交通是撒但的搅扰,她也能接受不埋怨,就如那次在我这聚完会,她给家里打电话,家里告诉她儿子骑电瓶车把脚划破流了很多血,当时她是有些埋怨儿子不好,心里很不舒服,后来我就给她读了一篇经历撒旦搅扰人的文章和自己的经历,她心里也放下了,能从神领受,也没有什么埋怨。从她的这些表现看又觉得她也不是不通灵。但我又怕自己太持守自己的,因为姊妹是那么看的,另一个姊妹也有点认为她不能接受新事物;既然姊妹们都那么看那就有我该学的功课,因每天人临到的人,事,物都是神的主宰安排,我也不能持守自己的;所以想让网上的弟兄姊妹帮忙分析一下该怎么对待这个事。另外,我还想问一下在外邦传福音怎么看人是不是通灵的表现?从哪些方面看,能否举一些实际的例子?弟兄姊妹,我的表达能力很差,不知这样说你们能否看的明白,不明白的地方还请弟兄姊妹们指出来。 2018-4-4日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