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nixi7890

Members
  • Content Count

    4
  • Joined

  • Last visited

About nixi7890

  • Rank
    Newbie

Recent Profile Visitors

395 profile views
  1. 兩千年來,基督徒一直奉主耶穌的名禱告、傳道、醫病、趕鬼,堅信唯有主耶穌才是我們唯一的救主,只有靠耶穌的名才能得救,主耶穌的名永遠不會變。正如聖經上記載的:「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4:12)「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希伯來書13:8)我也是一直這樣認為的。可前些天,我在靈修時看到啟示錄中的經文:「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裡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啟示錄3:12-13)我一下子被「新名」這兩個字所吸引,並反覆琢磨著:「難道主耶穌末世再來時還要取新名,這不太可能吧?可經文中明明說神的新名,還說讓眾教會凡有耳的人都知道、聽從,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我既困惑又感到驚訝,就又讀了遍經文並細細琢磨,沒錯!經文就是這麼記載的,這可是神親口說的。我心想:「照這樣說,主耶穌末世再來的確還要取新的名字!可是希伯來書中說主耶穌的名永遠不變,怎麼聖經啟示錄預言又說會改變呢?這是怎麼回事呢?」我百思不得其解。為此,我詢問了牧師長老,也查找了許多相關福音書籍,但仍未得著答案。正當我困惑之時,得知老朋友王忠從外地傳道回來了,我激動不已,王弟兄領受純正,是有思想、有見地的人,以前我們就經常在一起探討聖經,一起尋求交通後對一些不明白的章節就會透亮一些,這個問題他或許會有些見解。於是,我急匆匆地趕到了王弟兄家。

    王弟兄見到我後,高興地和我交流了他這次出去傳道的收穫,交流了一會兒後,我就把心中的困惑說了出來。王弟兄聽後笑著說:「感謝主!韓弟兄,你能從聖經啟示錄中發現再來還要起新名,這實在是聖靈的開啟帶領啊!主再來為什麼會有新名,這個問題直接關係到我們能否迎接到主的再來,以前我對這個問題也不明白,但這次我去外地傳道,正好遇到了一位老講道人,通過他的交通,我對神的名這方面的真理也有了一些認識,咱們今天正好一起交流交流。」聽到王弟兄這樣說,我心裡特別高興,便連連點頭。王弟兄問我說:「誒,韓弟兄,你說舊約時期神的名是什麼?」我不加思索地回答說:「耶和華呀!」王弟兄又問道:「那新約時期神的名是什麼呢?」我說:「耶穌啊!」「那你說神的名是不是變了呢?」王弟兄接著問。我一時語塞,皺著眉頭,心想:「神的名的確是變了啊!我還真沒這麼想過呀。」王弟兄說:「整個宗教界一直都認為神的名就叫耶穌,唯有信靠耶穌的名才能得救,神的名永遠都不會變。其實,我們能有這樣的認為都是因對神名方面的真理不明白導致的。韓弟兄,你剛剛說的啟示錄3章12節:『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裡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還有以賽亞書62章2節說:『列國必見你的公義,列王必見你的榮耀。你必得新名的稱呼,是耶和華親口所起的。

  2.   神的經營就是為了得著一班敬拜神、順服神的人類。這個人類雖經撒但敗壞,但卻不再把撒但當作父親,而是認識撒但的醜惡嘴臉,棄絕它,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審判、刑罰,知道了什麼是醜陋、什麼是聖潔的對比,也認識了神的偉大與撒但的邪惡。這樣的人類不會再為撒但效力,不會再去朝拜撒但、供奉撒但,因為他們是一班真正被神得著的人類。這就是神經營人類的工作的意義。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3. 我聽見神的聲音歸回神面前,每天讀神話語我獲益匪淺,明白許多真理做人才有了原則,是神發表的真理潔淨了我的敗壞。

    神審判刑罰的話語伴隨我的生活,凡事接受神鑒察心裡踏實平安,沒有詭詐欺騙活在光明中,心懷坦蕩做誠實人終於活出人樣式。

    經歷了試煉熬煉我看見神的面,使我在神的話語裡得到重生,我今能做誠實人脫去詭詐欺騙,永遠感謝神的愛、神的拯救!永遠感謝全能神!感謝全能神

    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

  4. 我自己在盡本分時候,有時候總想走捷徑。我在那時候總怕對神不忠心,總害怕顯露個人的性情敗壞。所以我的心裡總向神祈禱,我絕不是對天上的父不忠。我在想,可能神總在我撒旦性情即將顯露的時候指導著我,讓我的心逐漸透亮。這個希望弟兄姐妹可以一起交通一下。

    神话说:‘人尽本分其实就是将人原有的即人本能及的都做到,那人就尽到自己的本分了,至于人在事奉中的弊病,那是在逐步的经历中、在经历审判的过程中逐渐减少的,并不拦阻也不影响人的本分。若有人害怕在事奉中存有弊病而停止事奉或后退让步,那这样的人是最懦弱的人了。人在事奉中若不能将人该表达的表达出来,不能做到人本能所能及的,而是糊弄、应付,那人就失去了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功用,这样的人就是所谓的“庸才”,是无用的废物,这样的人还怎么能称之为堂堂的受造之物呢?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腐朽之物吗?……而人若失去了人本能做到的那他就不能称为“人”,也不配站在一个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不配到神的面前来事奉神,更不配得到神的恩典,神的看顾、保守与成全。许多人失去了神的信任之后便没有了神的恩典,他们不但不恨恶自己的恶行而且还大肆宣传神的道并不正确,更有悖逆的竟否认神的存在,这样的人,这样的悖逆,怎么能有资格享受神的恩典呢?人没能尽到人的本分已经是相当悖逆神了,已经是亏欠神很多了,而人却反过来喧骂神的不对,这样的人还怎么能有资格被成全呢?这不就是被淘汰受惩罚的前兆吗?人在神的面前不尽自己的本分已是罪恶滔天、死有余辜了,而人却厚着脸皮来与神讲理,与神较量,这样的人有什么成全价值呢?人不能尽到自己的本分理应为此感到内疚、感到亏欠,应恨恶自己的软弱无能、恨恶自己的悖逆败坏,更应为神肝脑涂地,这才是一个真实爱神的受造之物,这样的人才有资格享受神的祝福、应许,有资格接受神的成全。在你们中间的大部分人又是如何呢?你们又是如何对待在你们中间生活的神呢?你们又是如何在他面前尽你们的本分呢?做到仁至义尽、肝脑涂地了吗?你们的奉献怎么样?你们从我所得的还少吗?你们会分辨吗?你们对我的忠心如何?对我事奉得又如何?而我赐给你们的、为你们所作的又如何呢?你们都作过衡量吗?你们都曾用你们仅有的一点良心衡量、比较过吗?你们的言行能对得起谁呢?难道就你们这一点点奉献就能对得起我所赐给你们的全部吗?我对你们一心一意没有丝毫选择,而你们对我却是心怀鬼胎、三心二意,这就是你们的本分,是你们仅有的一点功能,不是这样吗?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根本没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吗?这样你们怎么能称为受造之物呢?你们自己都发表什么、活出什么你们自己不清楚吗?你们不能尽到自己的本分还想求得神的宽容与神丰富的恩典,那些恩典不是为你们这些分文不值的小人预备的,乃是为那些没有所求、甘心献身的人而预备的。你们这样的人、这样的庸才根本不配享受天上的恩典,只有苦难的日月与那不尽的惩罚与你们相伴!你们若不能为我尽忠,那你们的命运就是受苦,不能对我的话与我的作工负责,那你们的结局就是惩罚,什么恩典、祝福、国度的美好生活与你们无关无份,这是你们应得的下场,是自食其果!那些不明智的狂傲之徒不但不尽自己的全力、不尽自己的本分,反而伸手索取恩典,似乎他所要的是理所应得的,若是索取失败就更加背信弃义,这样的人还算有理智吗?你们的素质差,理智全无,丝毫不能在经营工作中尽上你们该尽的本分,你们的身价已是一落千丈了。如此恩待你们,你们不能报答已是悖逆万分了,这些就足够将你们定罪,这些足以显明你们的懦弱无能、卑鄙龌龊,你们还有什么资格再来伸手索取呢?你们对我的工作不能有丝毫的帮助,不能尽你们的忠心,不能为我站住见证已是你们的不对,已是你们的不足,而你们反倒向我攻击,胡说我的不是,埋怨我不公义,这就是你们的忠心吗?就是你们的爱吗?除此之外你们还能作什么工作呢?所有的工作中你们曾作过什么贡献呢?曾有过多少花费呢?我不责怪你们已是极大的宽容了,你们还厚颜无耻地向我讲理由,私下埋怨我,你们还有一点人味吗?虽然人的本分中掺有许多人的头脑与人的观念,但你不能不尽本分,不能不尽忠心,人的作工中有掺杂那是素质的问题,而人不尽本分那就是人的悖逆了。人的本分与人的得福或受祸并无关系,本分是人该做到的,是人的天职,应不讲报酬、不讲条件、没有理由,这才叫尽本分。得福是人经审判之后得成全而享受的福气,受祸是人经过刑罚、审判之后性情没有变化,也就是没经成全而受到的惩罚。但不论是得福或是受祸,作为受造之物就应尽到自己的本分,做自己该做的,做自己能做到的,这是作为一个人,一个追求神的人最起码具备的。你不应为得福而尽本分,也不应怕受祸而拒绝尽本分,我对你们说一句这样的话:人能尽自己的本分那是人该做的,人若不能尽自己的本分那就是人的悖逆。人都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逐步得着变化的,也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才显出忠心的,这样,你越能尽自己的本分越能得着更多的真理,而且你所表达的也就越实际。而那些只是应付着尽本分却不寻求真理的人最终也得被淘汰,因为这样的人并不是在实行真理的过程中尽本分,也不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实行真理,这样的人就是没有变化的受祸的对象,他们所表达的不仅有掺杂,而且表达出来的尽都是恶。’(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5. 我自己在盡本分時候,有時候總想走捷徑。我在那時候總怕對神不忠心,總害怕顯露個人的性情敗壞。所以我的心裡總向神祈禱,我絕不是對天上的父不忠。我在想,可能神總在我撒旦性情即將顯露的時候指導著我,讓我的心逐漸透亮。這個希望弟兄姐妹可以一起交通一下。

    神话说:‘人尽本分其实就是将人原有的即人本能及的都做到,那人就尽到自己的本分了,至于人在事奉中的弊病,那是在逐步的经历中、在经历审判的过程中逐渐减少的,并不拦阻也不影响人的本分。若有人害怕在事奉中存有弊病而停止事奉或后退让步,那这样的人是最懦弱的人了。人在事奉中若不能将人该表达的表达出来,不能做到人本能所能及的,而是糊弄、应付,那人就失去了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功用,这样的人就是所谓的“庸才”,是无用的废物,这样的人还怎么能称之为堂堂的受造之物呢?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腐朽之物吗?……而人若失去了人本能做到的那他就不能称为“人”,也不配站在一个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不配到神的面前来事奉神,更不配得到神的恩典,神的看顾、保守与成全。许多人失去了神的信任之后便没有了神的恩典,他们不但不恨恶自己的恶行而且还大肆宣传神的道并不正确,更有悖逆的竟否认神的存在,这样的人,这样的悖逆,怎么能有资格享受神的恩典呢?人没能尽到人的本分已经是相当悖逆神了,已经是亏欠神很多了,而人却反过来喧骂神的不对,这样的人还怎么能有资格被成全呢?这不就是被淘汰受惩罚的前兆吗?人在神的面前不尽自己的本分已是罪恶滔天、死有余辜了,而人却厚着脸皮来与神讲理,与神较量,这样的人有什么成全价值呢?人不能尽到自己的本分理应为此感到内疚、感到亏欠,应恨恶自己的软弱无能、恨恶自己的悖逆败坏,更应为神肝脑涂地,这才是一个真实爱神的受造之物,这样的人才有资格享受神的祝福、应许,有资格接受神的成全。在你们中间的大部分人又是如何呢?你们又是如何对待在你们中间生活的神呢?你们又是如何在他面前尽你们的本分呢?做到仁至义尽、肝脑涂地了吗?你们的奉献怎么样?你们从我所得的还少吗?你们会分辨吗?你们对我的忠心如何?对我事奉得又如何?而我赐给你们的、为你们所作的又如何呢?你们都作过衡量吗?你们都曾用你们仅有的一点良心衡量、比较过吗?你们的言行能对得起谁呢?难道就你们这一点点奉献就能对得起我所赐给你们的全部吗?我对你们一心一意没有丝毫选择,而你们对我却是心怀鬼胎、三心二意,这就是你们的本分,是你们仅有的一点功能,不是这样吗?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根本没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吗?这样你们怎么能称为受造之物呢?你们自己都发表什么、活出什么你们自己不清楚吗?你们不能尽到自己的本分还想求得神的宽容与神丰富的恩典,那些恩典不是为你们这些分文不值的小人预备的,乃是为那些没有所求、甘心献身的人而预备的。你们这样的人、这样的庸才根本不配享受天上的恩典,只有苦难的日月与那不尽的惩罚与你们相伴!你们若不能为我尽忠,那你们的命运就是受苦,不能对我的话与我的作工负责,那你们的结局就是惩罚,什么恩典、祝福、国度的美好生活与你们无关无份,这是你们应得的下场,是自食其果!那些不明智的狂傲之徒不但不尽自己的全力、不尽自己的本分,反而伸手索取恩典,似乎他所要的是理所应得的,若是索取失败就更加背信弃义,这样的人还算有理智吗?你们的素质差,理智全无,丝毫不能在经营工作中尽上你们该尽的本分,你们的身价已是一落千丈了。如此恩待你们,你们不能报答已是悖逆万分了,这些就足够将你们定罪,这些足以显明你们的懦弱无能、卑鄙龌龊,你们还有什么资格再来伸手索取呢?你们对我的工作不能有丝毫的帮助,不能尽你们的忠心,不能为我站住见证已是你们的不对,已是你们的不足,而你们反倒向我攻击,胡说我的不是,埋怨我不公义,这就是你们的忠心吗?就是你们的爱吗?除此之外你们还能作什么工作呢?所有的工作中你们曾作过什么贡献呢?曾有过多少花费呢?我不责怪你们已是极大的宽容了,你们还厚颜无耻地向我讲理由,私下埋怨我,你们还有一点人味吗?虽然人的本分中掺有许多人的头脑与人的观念,但你不能不尽本分,不能不尽忠心,人的作工中有掺杂那是素质的问题,而人不尽本分那就是人的悖逆了。人的本分与人的得福或受祸并无关系,本分是人该做到的,是人的天职,应不讲报酬、不讲条件、没有理由,这才叫尽本分。得福是人经审判之后得成全而享受的福气,受祸是人经过刑罚、审判之后性情没有变化,也就是没经成全而受到的惩罚。但不论是得福或是受祸,作为受造之物就应尽到自己的本分,做自己该做的,做自己能做到的,这是作为一个人,一个追求神的人最起码具备的。你不应为得福而尽本分,也不应怕受祸而拒绝尽本分,我对你们说一句这样的话:人能尽自己的本分那是人该做的,人若不能尽自己的本分那就是人的悖逆。人都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逐步得着变化的,也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才显出忠心的,这样,你越能尽自己的本分越能得着更多的真理,而且你所表达的也就越实际。而那些只是应付着尽本分却不寻求真理的人最终也得被淘汰,因为这样的人并不是在实行真理的过程中尽本分,也不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实行真理,这样的人就是没有变化的受祸的对象,他们所表达的不仅有掺杂,而且表达出来的尽都是恶。’(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6. 我自己在盡本分時候,有時候總想走捷徑。我在那時候總怕對神不忠心,總害怕顯露個人的性情敗壞。所以我的心裡總向神祈禱,我絕不是對天上的父不忠。我在想,可能神總在我撒旦性情即將顯露的時候指導著我,讓我的心逐漸透亮。這個希望弟兄姐妹可以一起交通一下。 神话说:‘人尽本分其实就是将人原有的即人本能及的都做到,那人就尽到自己的本分了,至于人在事奉中的弊病,那是在逐步的经历中、在经历审判的过程中逐渐减少的,并不拦阻也不影响人的本分。若有人害怕在事奉中存有弊病而停止事奉或后退让步,那这样的人是最懦弱的人了。人在事奉中若不能将人该表达的表达出来,不能做到人本能所能及的,而是糊弄、应付,那人就失去了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功用,这样的人就是所谓的“庸才”,是无用的废物,这样的人还怎么能称之为堂堂的受造之物呢?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腐朽之物吗?……而人若失去了人本能做到的那他就不能称为“人”,也不配站在一个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不配到神的面前来事奉神,更不配得到神的恩典,神的看顾、保守与成全。许多人失去了神的信任之后便没有了神的恩典,他们不但不恨恶自己的恶行而且还大肆宣传神的道并不正确,更有悖逆的竟否认神的存在,这样的人,这样的悖逆,怎么能有资格享受神的恩典呢?人没能尽到人的本分已经是相当悖逆神了,已经是亏欠神很多了,而人却反过来喧骂神的不对,这样的人还怎么能有资格被成全呢?这不就是被淘汰受惩罚的前兆吗?人在神的面前不尽自己的本分已是罪恶滔天、死有余辜了,而人却厚着脸皮来与神讲理,与神较量,这样的人有什么成全价值呢?人不能尽到自己的本分理应为此感到内疚、感到亏欠,应恨恶自己的软弱无能、恨恶自己的悖逆败坏,更应为神肝脑涂地,这才是一个真实爱神的受造之物,这样的人才有资格享受神的祝福、应许,有资格接受神的成全。在你们中间的大部分人又是如何呢?你们又是如何对待在你们中间生活的神呢?你们又是如何在他面前尽你们的本分呢?做到仁至义尽、肝脑涂地了吗?你们的奉献怎么样?你们从我所得的还少吗?你们会分辨吗?你们对我的忠心如何?对我事奉得又如何?而我赐给你们的、为你们所作的又如何呢?你们都作过衡量吗?你们都曾用你们仅有的一点良心衡量、比较过吗?你们的言行能对得起谁呢?难道就你们这一点点奉献就能对得起我所赐给你们的全部吗?我对你们一心一意没有丝毫选择,而你们对我却是心怀鬼胎、三心二意,这就是你们的本分,是你们仅有的一点功能,不是这样吗?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根本没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吗?这样你们怎么能称为受造之物呢?你们自己都发表什么、活出什么你们自己不清楚吗?你们不能尽到自己的本分还想求得神的宽容与神丰富的恩典,那些恩典不是为你们这些分文不值的小人预备的,乃是为那些没有所求、甘心献身的人而预备的。你们这样的人、这样的庸才根本不配享受天上的恩典,只有苦难的日月与那不尽的惩罚与你们相伴!你们若不能为我尽忠,那你们的命运就是受苦,不能对我的话与我的作工负责,那你们的结局就是惩罚,什么恩典、祝福、国度的美好生活与你们无关无份,这是你们应得的下场,是自食其果!那些不明智的狂傲之徒不但不尽自己的全力、不尽自己的本分,反而伸手索取恩典,似乎他所要的是理所应得的,若是索取失败就更加背信弃义,这样的人还算有理智吗?你们的素质差,理智全无,丝毫不能在经营工作中尽上你们该尽的本分,你们的身价已是一落千丈了。如此恩待你们,你们不能报答已是悖逆万分了,这些就足够将你们定罪,这些足以显明你们的懦弱无能、卑鄙龌龊,你们还有什么资格再来伸手索取呢?你们对我的工作不能有丝毫的帮助,不能尽你们的忠心,不能为我站住见证已是你们的不对,已是你们的不足,而你们反倒向我攻击,胡说我的不是,埋怨我不公义,这就是你们的忠心吗?就是你们的爱吗?除此之外你们还能作什么工作呢?所有的工作中你们曾作过什么贡献呢?曾有过多少花费呢?我不责怪你们已是极大的宽容了,你们还厚颜无耻地向我讲理由,私下埋怨我,你们还有一点人味吗?虽然人的本分中掺有许多人的头脑与人的观念,但你不能不尽本分,不能不尽忠心,人的作工中有掺杂那是素质的问题,而人不尽本分那就是人的悖逆了。人的本分与人的得福或受祸并无关系,本分是人该做到的,是人的天职,应不讲报酬、不讲条件、没有理由,这才叫尽本分。得福是人经审判之后得成全而享受的福气,受祸是人经过刑罚、审判之后性情没有变化,也就是没经成全而受到的惩罚。但不论是得福或是受祸,作为受造之物就应尽到自己的本分,做自己该做的,做自己能做到的,这是作为一个人,一个追求神的人最起码具备的。你不应为得福而尽本分,也不应怕受祸而拒绝尽本分,我对你们说一句这样的话:人能尽自己的本分那是人该做的,人若不能尽自己的本分那就是人的悖逆。人都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逐步得着变化的,也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才显出忠心的,这样,你越能尽自己的本分越能得着更多的真理,而且你所表达的也就越实际。而那些只是应付着尽本分却不寻求真理的人最终也得被淘汰,因为这样的人并不是在实行真理的过程中尽本分,也不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实行真理,这样的人就是没有变化的受祸的对象,他们所表达的不仅有掺杂,而且表达出来的尽都是恶。’(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7. 在與弟兄姐妹交往中,有時候我總對一些弟兄有偏見。我記得最近有一次,我碰倒了一位弟兄的書,弟兄破口訓責。我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理多少對這個弟兄有些偏見,我不知是我撒旦性情敗漏,還是其他問題。 請弟兄姐妹幫我解剖交通一下。
  8. 在與弟兄姐妹交往中,有時候我總對一些弟兄有偏見。我記得最近有一次,我碰倒了一位弟兄的書,弟兄破口訓責。我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理多少對這個弟兄有些偏見,我不知是我撒旦性情敗漏,還是其他問題。
       請弟兄姐妹幫我解剖交通一下。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