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Sign in to follow this  
Guest chentuowu

一个败坏至深、罪恶深重之人的回忆录

Recommended Posts

Guest chentuowu

一个败坏至深、罪恶深重之人的回忆录

 

   “还有一类人是最惨的,是最惨的,是我最不想提的这一类人,这类人是哪类人呢?他们惨也不是说因为神惩罚他了,或者神对他要求苛刻而有了惨的结局,不是这样,而是因为他们自己造成的,就是人说“脚上泡自己走的”,他自己不走正道,提前把自己的结局显明了,现在混得很惨,这样的人在神眼中是神最厌憎的对象。我用一句人的语言说这样的人是最惨的,哪类人呢?有一部分人在跟随神的作工当中起初很热心,付了很多代价,对神的作工的前景有很好的看法,或者是对自己的未来也充满了想象,感觉神能把人作成,带给人美好的归宿,对神是特别有信心。总之不管一开始是怎么信的,怎么个观点吧,但是在神作工期间逃了,逃了,这个“逃了”指啥呢?就是也没打招呼,也没吱声,就不告而别了,这类人是哪一部分人呢?就是虽然嘴上说信神,但是信信就没影儿了,有的人跑世界上去了,有的人做生意去了,有的人过日子去了,有的人去发大财去了,有的人找了个对象,跑了。对于这类人有一部分人现在要回来,说在世界上飘荡多少年,受了好多的苦,觉得离不开神,觉得世界上太痛苦,还想回来,回到神家找安慰,回到神家找温暖,回到神家继续信神,好得着美好的归宿能蒙拯救,因为神的大爱是无限无量的,神的大恩也是无限无量的,比天高、比地厚,不管怎么样,神应该忍耐他的过去,宽容他的过去,而且口口声声说回来要尽本分,甚至有些人施舍给教会一些东西或者是别的什么,想利用这种方式再次回到神家。你们说对于这样的人在你们眼中神应该怎么定规这样的人的结局?······还有一部分人把神信成木偶,把神信成木偶,这一部分人他们认为神没有喜怒哀乐,就是一尊泥像,临到什么事没有态度,没有观点,没有想法,任人摆布,人想怎么信就怎么信,让他高大他就高大,让他渺小他就渺小,让他施怜悯他就得施怜悯,当人犯罪的时候人需要神的怜悯啦,需要神的宽容啦,需要神爱啦,神就应该施怜悯,就是在人的思想境界里头人想象出一种神来,让这个神呢,能够供应他所有的欲望与肉体需要,无论何时何地,无论他做错什么事,他都这样想象神,来这样信神,也这样对待神。甚至还有的人在触怒了神的性情之后还认为啥?“神能拯救我,因为神的爱是无限无量的,因为神的性情是公义,我不管怎么触犯神,神不记念我的幼小,神不记念我的愚昧,因为我的过失、我的过犯、我的悖逆是一时的性情的流露,神会给我机会,宽容、忍耐我,神依然如故地爱着我,所以说我蒙拯救的希望还是很大的。”不管人是哪种信法,在神那儿看都是持否定的态度,因为你在信神期间你把神话语的那本书也可能当成了至宝,天天读,天天看,但是把真正的神却置在一边,把神当成空气,好一点的人呢,还能当你一个人,有的人根本就是把神当成木偶。为什么我这样说呢?因为在我眼睛里看到的你们,无论临到事还是遇到什么环境,还是在你潜意识里头存在的东西、你里头生出来的东西从来与神无关,与神无关。你只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自己的观点是什么,自己怎么想,完了用自己的想法、用自己的观点强加在神的头上,套在神的头上,完了就把自己的观点当成神的观点了,当成神的态度,当成神的心意,这样久而久之你就不知道神到底是谁了。······对于触怒他性情、触犯行政的人,神啥态度?极度地厌憎,触怒他性情却不知悔改的人,神是极度地厌憎,光忿怒这仅仅是一个情绪,他有一种心情,会给这个人带来一个结果,就是极度地厌憎,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呢?就是把这个人往那一放啊,先不搭理了,等到秋后一起收拾,言外之意是什么?这样的人还有结局了吗?(没有。)神就没打算给这类人结局。所以说现在不搭理这样的人是不是很正常?(是。)就这样的人现在准备什么呢?为自己所作的恶、为自己的行为准备自己负责任吧,这就是神对这样的人的交代。所以我现在明确地告诉这类人不要抱有任何幻想,不要再存有任何的幻想,说神无限期地宽容人,神无限期地忍耐人的过犯,忍耐人的悖逆,这样的人还认为自己有可能能蒙拯救,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神对这类人的态度是极度地厌憎,极度地厌憎,这样的人不要抱有任何幻想了。那有的人说:“这类人我也见过几个,人家自己祷告还痛哭流泪,还特别受神的感动,还特别有神的同在,平时也挺快乐,看见他好像有神同在,有神的引导。”你这话不要乱说啊,“神的引导”,他触怒了神,神还会引导他吗?他那不一定是什么引导,至于他是啥引导的,我不关心,总之来说对这样的人就是一个定规,这样的人已经没有结局了,无论你感觉自己祷告自我感觉是多么良好,你心里对神还有多大的信心,这个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神对这样的人已经厌弃了,而且对这样的人以后怎么处理这个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现在就是当他触怒神的那一刻,他的结局已经定规了,神的态度就是不拯救这样的人,这样的人留下来受惩罚,这就是神的态度。神的实质里有爱,但是他对每一个人都是公义的,他的实质是有尊严的,不是说人随意触犯,他都没有任何感觉,也没有任何反应,神是活生生的,是真真正正存在的,不是说人想象出来的一个木偶也好,或者是一个什么物体也好,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他既然存在,我们就应当时时刻刻注重他的心意,注重他的态度,注重他的感受,不要拿人想象去定规神,也不要拿人心思里所想的、意愿里所达到的去强加给神,让神用人的态度、人的想象去对待人,用人的方式去对待人,那你是在触怒神,你是在试探神的怒气,你是在挑战神的尊严,对于触怒神的性情的人,神的态度就是这样。”摘自【基督最新发表第一篇】这些神的话句句都象一把利剑深深的扎在我的心上,让我心里忐忑不安,因为我以往也做过这样的事,我还在为前途命运而活着、为我的归宿而讨好神,这不是对神的最大的亵渎吗?今天就是被神灭掉也不亏,因为自己以往触犯了神不可触犯的性情,死有余辜······

  我原是华派,在华派中担任唱诗班的治理执事工作,在其中自认为自己比别人强,因着编排的一些诗歌和舞蹈,也得到了上层各级执事的认可和表扬,也亲自参加过华雪和之徒郭广学(那时信的就是他)的亲自宴会,从此就觉得自己在天国里有分了,从那以后就向往着天国地上见的美好生活,与基督作王掌权、辖管列国的无知、愚蠢的梦想和欲望扎根在我心里,牢牢的束缚着我的灵魂,死死的控制着我的欲望和身心。

  一九九八年的秋后,因着我的情形过不来,信心上不去(原因是我的父亲因着我母亲对教会的热心过头,吃住都在教会,引起了村庄里的人的议论和风言风语,加上我父亲面子重于一切,和我母亲大闹了几天后,我父亲服鼠药自杀了,全家人都不信了,就我和妻子跟着。),被唱诗班的人得异梦启示说我不行了,不要了,也是被淘汰了。当时我心里无依无靠,就像一个孤儿,失去了一切的前途命运,又受到了世人的攻击和家庭的不幸,我的心里受到了很大的打击,那时我刚刚22岁。接收着父亲的离去,村里人的冷嘲热讽,教会的排斥,母亲的无理谩骂。我的心实在承受不了了,就跑到村外的田地里,跪在泥土里面朝天向神大哭诉说我的心里话,在痛哭着询问天上的神:神啊!我为什么会这样,我撇弃一切来信你,跟随你,全身心的献上来追求你,你不要我了吗?我该怎么办?我该往哪里去啊?神啊!······等我心里的委屈发泄完之后,心里有一个强烈的意念:去妻子家,去找妻子,这个家不要了(因我父亲的去世,我妈看不惯我妻子,打骂了我妻子一回,我妻子带着孩子就去山东她娘家了,我家是河南的相隔千里之遥。)。现在听了基督的最新发声后才知道是神的爱临到了我,等我到了山东后才知道她们刚刚接受了神的新工作,我也就顺理成章的接受了,这时才意识到神垂听了我的呼求,促使我来接受这里神的新工作,感谢造物的主!

  刚接收神的新作工没多久,因着我对圣经章节的熟悉,把我安排在二线传福音又起了新名,慢慢的我也就脱离了妻子的家,跟随二线、一线人员东奔西跑,传福音,到处打圣经仗,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进入、实际、实行,更谈不上认识真理,得着真理,就知道我们的神是真神,我们的道是真道。就用圣经和三步作工图和别人交通。就这样在二线待了有一年,于一九九九年秋,因着自己不喜爱真理,对神没有认识,另外因着外界因素(一九九六年我没有信神以前,在外地开了一次饭店赔了三万多元),所以离开了神家,逃到大千世界挣钱去了,直到2011年才又一次回到神的面前。在离开神家的十多年里我打过工,经过商,做过管理,没有一样能干得起来的,(现在才知道是神的看顾保守)打工挣的钱刚刚够维持家用,挣钱多的时候我也就学会了挥霍,因我做的是餐饮服务行业,也受到了很好的“熏陶”,因着自己的本性撒旦的各种经营手段、技巧、为人处世、也学到了很多,沾上了很多的恶习,对世上的花花世界、灯红酒绿也很认可,也能陶醉于中,随波逐流。也尝试着做一些稍大一点的生意,但都是以失败告终,我也就活在了酒足饭饱之中,但内心深处有一个很空虚的地方,每当自己静下来的时候,面临失败的时候,满足了自己的欲望之后,心里就有一些想法和责备,有时自己做过事之后,很后悔,很痛恨自己,自己就抽自己的耳光,恨恶自己的所作所行,但等过去几天后还是老病重犯、旧性复燃。在2011年年初的时候我还依旧上班工作,刚开始心里还有点干劲,接下来的时间我的心里一个劲的受责备,看什么都不顺眼,心里也不想干工作了,心里一个劲的想以往神家的事,唱一些会唱的歌,有时不知不觉就唱的泪流满面,心里特别的想回家,有时走在上班的路上想起以往也忍不住的泪流满面,就这样坚持了一个多月,实在坚持不住了,于2011年3月14日回到家,一段时间之后参加教会生活。这就是我离神而去的原因,也是我本性流露所作所为的一个缩影,也是我抵挡神、被悖逆神的、触犯神性情的一个的流露,接下来的两年里神的作为彻底的把我显明了,也是借着神的作工和大有能力的手作工在我身上,才有了我今天的回忆录,更显明了我这个连效力者都做不好,不配称为人的畜牲。

  就如神话说:“但是作为效力者不能效力到最终的,就说在效力期间哪,有的人半途而废了,弃神而去了;有的人在效力期间干了很多坏事,甚至有的人在效力期间给神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破坏,造成了很大的损失,甚至有的效力者在效力期间骂过神,等等一切不可挽回的这些后果,这将会意味着什么?将会意味着什么?哎,这一切恶行将会意味着这个效力的人效力的终止。就说因为你这效力表现太差了,越格了,神一看你效力太不合格了,就取消你效力的资格,不让你效力了,哎,让你从神的眼前消失,从神的家中消失。你不是不想效力吗?你不是总想作恶吗?你不是总没忠心吗?那好,这事好解决,就取消你的效力资格。取消一个人的效力资格,在神那儿意味着这个效力者的结局已经被宣布了,那就是这个人没有资格再为神效力了,神不用他再效力了,你说什么好听的也没用了。到了这种程度的时候,局面就已经不可挽回了,哎,这样的效力者就没有回头路了。那神会怎么处理这样的效力者呢?仅仅是不让他效力吗?不是。或者仅仅是不让他剩存下来吗?(不是。)还是说神会把他放置在一边等待他回转呢?(也不会。)也不会。是吧!神对于效力者是没有这么大的爱心的,哎,这是真实的。那么他们在为神效力的这个事上,一个人的态度是这样的,因着他的态度,神取消了他效力的资格,神会继续将这个效力者打回到外邦人之中。打回到外邦人之中,这个效力者的命运是什么?(就跟外邦人一样。)哎,就与外邦人一样,与动物互相轮回,接受外邦人在灵界中的处罚。至于怎么处罚神就不亲自过问了,因为他已经与神的作工没有任何瓜葛了。哎,这不仅仅是他信神生涯的结束,也是他这个人命运的结束、命运的宣判。所以说,效力者如果做不好,这个后果人也得自己承担。······如果没有效力者这个称呼,如果没有效力者这一项工作的话,这一部分效力者人在哪呢?(外邦人堆里。)哎,在外邦人中间,与畜类同生共死.”摘自【基督最新发表第十二篇】是啊!神啊!我也是一个不合格的效力者,因着自己的本性不喜爱真理,被神家淘汰,被神家开除,有这样的结局都是我咎由自取,因我的所作所为尽是恶,在以往的自认为是尽本份的两年里我的所作所行今日历历在目:2011年3月14回到家后,开始吃喝神话,在吃喝神话的过程中也开始揣摩、回想神的三步作工,在地上用粉笔尝试着画三步作工图,也开始在神作工的异象上下功夫,也开始把心安静在神面前寻求神的心意。过了一段时间神高抬我,让我参加建立二线,我很快过上了二线的教会生活,活在了弟兄姊妹互相交通的情形中,感觉还是神家好,神家真好。但并没有查找自己第一次为什么离弃神背板神的本性,也不能认识自己里边的肮脏的自己。在过着二线教会生活一个多月中,突然一天,小区配搭要为我们小区的弟兄姊妹买MP5,在几经周折后我们发现小区配搭买的MP5和SD卡在价格上和市场上有着很大的差别,然后又从教会提出神家的钱财做了首付。我为此而到处奔跑,与厂家,与各个级别的代理商联系来核实所买的MP5中间的差价,这个时候也不知什么原因我们的二线也解散了,我也就全心的投入到向网上反映检举我们小区配搭购买MP5、动用神家钱财、导致神家的钱财受亏损的一事中了。在网上、在教会我认识的范围中的人几乎都说我做的好,做的对,要不是我这样做不知神家要多花多少冤枉钱等等,最后经过反映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从此在我的心里使我“正义之士、正义之举”美名的虚荣心也得到了极大的膨胀,无疑也给我狂妄的本性上又添加了几分抵挡神的野心。在我们小区内别管认识我的与不认识我的一提起我们夫妻的名字大多数都略有耳闻(后来在一次与几个不认识的弟兄聊天的时候聊到了我,其中一个弟兄就说:那个弟兄我知道,是个狂徒,他妻子是个敌基督,他们家是敌基督团伙,当我听到的时候心里一惊,从内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从此我逐步走上攻击带领工人的路途,也配戴上了攻击带领的罪名。

因着我的本性不受约束,花钱习惯了大手脚,在MP5事件过去后我的心里感觉没钱花很别扭,受到没钱的制约实在难受,刚好这个时候我姐姐打电话让去我帮忙,心里想着太好了,我能去挣点钱,现在二线也散了,让我们自己在家对自己的亲人、朋友传福音,顺便还能挣点钱,这样挺好。就这样我又一次离开教会去了远方。虽然说我姐姐也接受了神的新工作,也交到了本地教会。但我并没有从中学到神给我摆设的功课,我还是一个原封未动的,背叛神的老撒旦,对神摆设的人、事、物不会经历更谈不上进入,活在了撒旦的性情范围里,虚度了半年之久。

  等我10月份回来后,小区又开始建立二线,我也跟随了其中,当时的我还扮演者很重要的一个角色,建立二线的重要人员。这时我的虚荣心、地位之心又一次得到了膨胀,自以为高高在上,无人能及,借着装备的一些字句道理和为着前途命运的热心东奔西走,为建立二线忙活着,干着自己愿意干的活计,尽着自己愿意尽的所为的本分。从这开始神的作工在我身上一步一步的显明,一步一步地把我的本性实质显明的淋漓至尽,也把我里面的这个活撒旦一步一步的显明在神的光中,也在神的作为中、在神的威严烈怒中渐渐的灭亡。也在我的心中渐渐的生出一个前所未有的、一个新的生命,这个生命在我心中开始主宰着、调控着我的心态,主宰着、调控着我的生活方式、我的人生观、价值观,也开始调解着我活着的意义和乐趣。

  在我们建立二线的时候看到上面的工作安排要求每个小区要建立两个二线,一个二线里有两个指挥,我也就充当其中之一了,在开始的时候我的积极性很高热心特别大,现在才知道是地位、权利的驱使,并不是自己真正的负担、体贴神的心意而做。在我们这个二线小组另外一个指挥是原来经常在外传福音的一线指挥,当时看他的的工作经验丰富,在处理事上安排事上都远远在我之上,比我的人性要好,但在神给我摆得事上看见,我比他狂妄。我这个人刚开始的时候很没理智、很没见识、也很无知,也没有经过修理对付。在工作上、在交通上我都是抢先发言,先下决定,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在我们配搭一段时间后,因着我们的狂妄本性,经常发生摩擦,也上有互相抵触的情绪,也不会相合,更谈不上有生灵作工在我们身上。经历了一段之后他受我的辖制常常消极在家。我看小区带领落实的工作安排不到位(我还有急于求成的本性),有时就影响到了福音班子的正常建立,就心起埋怨,我也看见小区带领对我不重视,不在乎我的交通和建议后,就对小区带领起了敌意(因着自己无知,也听别人攻击小区带领的一些言语)。在一次小区带领给我们聚会的时候,我就大发雷霆,把自己心里压抑的东西全爆发完之后,也引起了小区带领对我有看法,我也就引咎辞职,撂挑子不干指挥了,从此我也就在传福音的队伍中寻找自己的位置。在我们小区两个二线建立成后,我也进入正式传福音的行列之中。但此时即是一个新的开始又是一个我们撒旦的本性开始争斗的起端,也都随着神的作工而显明。当我们小区两个二线都开始逐步的进入正轨时,新一轮的小区带领和两个二线指挥之间的矛盾不断的恶化,成见越来越多,小区带领的工作能力和一些做法直接影响着两个二线指挥对她们抵触越来越严重,在此基础上两个二线指挥和几个弟兄姊妹(其中有我)的狂妄本性也得到了极大的膨胀和成长。在小区带领不胜任时,我们在一起交通小区带领的事,有时工作上的不顺和有些工作达不到果效时,无疑我们也就把这个问题就几乎归在了小区带领的头上,久而久之我们和小区带领之间产生了不少的成见和看法,也有了隔阂。所以我们对小区带领实行了检举,到最后是通过网上检举,我也再次担当了这个角色,等到第三次向神家网站反映时,我们用了八人联名向神家网站反映小区带领违背工作安排的一些事实(事后经调查有一些不符合实事,用词夸大,掺有水分),施加压力,为能引起上面的注意来解决我们的问题(最后听说山东区出现环境被隔离了所以持续了解决问题不及时)。此举动在心里认为是“正义之举、正义之士”,所以也没有省察自己的意思。最后随着神家安排处理,我们小区带领也被取缔,我们的福音工作也逐步有了好转,我也在传福音中看见了神的其妙作为,也得了一些人。在两个二线中我的知名度也有所提高,对来自大家的夸奖和认可时我也乐此不疲的接受着,我也就活在了自我的空间中,狂妄自大的心,地位之福也跟着急速上升,心里的欲望也得到了很好的膨胀,更孕育了我的利欲之心,使我有点果效就沾沾自喜,有点果效就窃取神的荣耀,嘴上还在一个劲的感谢神。就这样走在了不归路上还不觉得,而我的本性又一次带我走向了万丈深渊。

   2012年下半年,我们为了传福音为了果效,我们就模仿一线的弟兄姊妹的做法使用宣传单,首先我们也要制作打印宣传单,这个工作也就非我莫属了。为了弟兄姊妹的安全,为了工作的便利,我们在县城里租房,因为我们有几个离家的人,所以不免要用钱,在大传福音时,要用喇叭、话筒,给车加油,买锣鼓,我也都去购买、制作,这里的用钱量很大,从12年下半年大邦轰到13年4月份从我们二线花费了好几万元。有时没钱用,给小区要钱不现实,二线指挥也不会给小区要钱,因为在他以前做一线指挥时,都是向区里交钱,原因是在传福音、开新道时,有很多热心、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施舍、捐献,所以好的接待家、施舍捐献的钱财也就有了。所以在我们二线没有钱的时候,让我们去和老人、老教会或是一些有钱的不愿意追求真理只愿意捐献的人变向的交通,让人奉献。虽说有时我心不愿意去做,但我还是去做了。在13年的开始,我们看到了关于制作视频的工作安排时,我也就首当其冲向指挥建议买电脑、买摄像机和打印机,接下来我们要大干一场,因为神的工作快结束了,以后没机会了。后来我花了一千多元买了一台打印机,教会里给了一台电脑,来供我们传福音用,指挥花了好像是7千多元买了一台摄像机。为了名誉、地位,为了显赫自己,为了在神面前有一个好的表现、获得神的称许,挥霍着神家的钱财,挥霍着弟兄姊妹的血汗钱,也在用着自己的方式来刺激着神的心,也在用着自己的方式败坏着、拆毁着神的心血代价。这就是我。就在我们要在神面前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时,为了在神面前有一个好的表现的时候,我的结局也随之而到了,小区里用智慧说现在有环境,于4月28日把我放回家了。

  在我刚被开除的时候,心里极度的不平衡,认为我并没有做什么恶,而且我在传福音的时候果效还算可以,就算开除也得给我交通交通因为啥吧,就这样不声不响的把我放到家里算什么呀,肯定是小区带领在整我等等,就活在了痛苦之中难以自拔。在我刚被开除的一段时间里,因着前途、命运、归宿、得福的欲望还在控制着我,有过消极,有过背叛的想法。但因着心不甘又怕遭到神的咒诅,所以不敢离弃背叛神。也有过埋怨神的意念,也又过逃到大千世界的想法和尝试。在被开除半个月内心里极度的难受,整天在想我被开除是不是被搞错了,就在家等待着有人来我家给我交通交通,后来心里压抑、难受到一个地步就想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因着家里实在没钱花(要交房租、孩子要上学、要吃饭),就想去我姐姐哪里缓解一下,顺便挣点生活费能养家糊口,但神知道我的本性,在我去外面打工、散心之时临到了管教也差点死了。从这之后我就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做点零工维持家用。接受着从神来的一切,在家参加被开除之人的聚会。这时的我并没有一个认识和转变,在听到基督的最新发表第一集和78集上面的弟兄讲道交通时一些话扎在我的心上,难受好几天,茶不思饭不香,整日被神的话审判着、刑罚着。

  就如弟兄在谈到的:“那些被开除的人,在表面上看没有做什么大恶,其实质就是恶人,因不喜爱真理。”“有些人狂妄的人,不喜爱真理,不接受修理对付,最后被开除。”不是原话,大是概意思。就如在基督最新发表第一集中谈到:“有些人说,看到有些人能吃苦,能耐劳,能付代价,外表的行为很好,很受人尊重,也很让人竖大拇指、很佩服。你们说这样的行为是什么?这外表的行为能称得上是实行真理吗?(不能。)能不能把他定为是在满足神的心意?(不能。)不能。但是为什么往往人看到这样的人就认为他们是在满足神,认为他们是在走向实行真理的路呢?他们是在遵行神的道呢?为什么有些人会这样认为呢?这只有一个解释,这个解释是什么呢?那就是有好多人哪,对于什么是实行真理,对于什么是满足神,对于什么是真正的有真理的实际,这些问题在心里头还不是很清晰。是不是?所以说有一部分人哪,常常被一些外表似乎是很属灵、似乎是很高尚、似乎是形象很高大的人,常常被一些这样的人迷惑,对一些外表能讲字句道理,外表讲话、说话、行事能让人佩服的一些这样的人不加分辨,从来不看他们做事的实质是什么,他们的行事原则是什么,做事的目标是什么,他们是否真实顺服神,他们是否是真实敬畏神远离恶的人,不加分辨,对这样的人从来不加分辨,而是从一开始的不熟悉到熟悉,再到一点点佩服、敬仰,最终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偶像。有这样的现象,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而且有一部分人认为,在他们心目中,他们认为的偶像,他们认为的能撇家舍业、外表能付代价的人才是真实满足神的人,才是真正能有好结局、好归宿的人,是神称许的人。人能有这样的“认为”,这个事的实质是什么?这个事导致的后果是什么?咱们先说说这个事的实质是什么。这些关于人的观点,关于人的实行法,人自己采取的实行原则,还有每个人平时注重的,不管是注重得深、浅或者是字句道理,或者是实际,不管是哪方面的,总之来说,人最应该持守的原则是什么,你们知不知道?最应该知道的是什么?有些人也可能会说“我们最应该知道的是神的心意啊,最应该知道的是怎么顺服神哪,怎么满足神哪”。但是你们真正知道神的心意是什么吗?有些人说:“神的心意就在神的话中啊,神所说的都是神的心意啊。”这话比较笼统,是不是啊?比较笼统。人有一些愚昧的作法、愚昧的看法,或者是片面的看法或者实行法,这个根源只有一个,今天我告诉你们。这个原因就在于什么呢?人虽然跟随神,虽然看神的话,每天也祷告神,但事实上呢,人根本不了解神的心意。是不是这样?(是。)如果是人了解神的心,人了解神喜欢什么,神厌憎什么,神想要得着什么,神弃绝的是什么,神喜爱什么样的人,不喜爱什么样的人,神用什么样的要求标准来要求人,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成全人,如果人了解了这些,人还能有个人的想法吗?还能去随便崇拜一个人吗?还能把一个普通的人作为自己的偶像吗?还能崇拜人吗?如果了解了神的心意,人对人的看法就接近理性一些了,就理智一些了,不会随便拿来一个败坏的人当作自己的偶像,也不会在实行真理的道路上自己就持守几个简单的规条或者是原则。是不是这样?(是。)”这些话说的都是我,都是我经常所流露的,也是我一贯的表现。认识到我被开除的原因后,我的心好受了一点,心里有种亏欠神的感觉,有点自责,也有点向神乞求原谅的意思,有点甘愿接受神的惩罚,来达到心理平衡一点。但并没有达到真正的认识到自己触犯了神的那些性情,也没有看见自己的真实面目,也更没有看见隐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那颗肮脏的灵魂、抵挡神的实质。

  随着造物主的不断发声说话,我的心也随着受到了审判和刑罚,在我多次的听基督的最新说话和上面的78和79集讲到交通后,心慢慢的沉重下来,神的话也在我心里开始像一把带刺的双刃利剑搅动着,犹如万剑刺心。又如大山一样压在我的心上,使我喘不过气来,几个彻夜难眠,就如死人一样。在神话光芒的照耀之下,我的丑态、我的面目、我肮脏的灵魂、我抵挡悖逆神的本性实质暴露得淋漓尽致,借着神话的照耀,我黑暗的一面也暴露在了神话的光芒之下。我的心也开始萎缩,开始把神话和自己对号:神啊!我就是那恶人、就是敌基督、就是连效力都合格的效力者、也是被神家淘汰的恶人,我该怎么办那神啊!这时有一句话很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被淘汰你不也是一个受造之物吗?作为一个受造之物不应该尽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吗?”是啊,神那!我是一个受造之物,我应该站起来尽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还报神爱。我起来向神祷告:神啊!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受造之物,我枉费了您以往对我的良苦用心,我不是个人就是一个畜牲,真不配活在您的面前,我恨恶我自己,我的本性抵挡您的时候我没有意识,我作恶的时候我的良心没有谴责,神啊!我亏欠你太多,求您的惩罚临到我的肉体,让我受尽苦难吧,那样我的良心才感觉安慰踏实和平衡,在我以后在世的日子里不求你给我什么,也不求能从您得到任何的福分和剩存下来,只愿活一天尽一天受造之物的本分,做敬畏神远离恶的事,今天能生存下来也是您极大的宽容和忍耐,按我的所作所行不配活在这世上,这都是造物的主破例的恩待。祷告完之后我的心有着前所未有的释放和自由,心想剩下的时间只有还报神爱,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做敬畏神远离恶的事,报答神恩了。从中我看见了神的不可触犯的性情,看见了神的公义圣洁,看见了神的威严烈怒,看见了神美善的实质。再看看我,以往作恶的一幕幕都浮现在了我的眼前,也就有了我这个罪恶深重之人的回忆录。我愿把这些达到果效的荣耀都归给造物的主、实际的神自己知道永永远远!

我知道我在认识神的路上还有一段很漫长的路要走,当我再次看到基督的最新发表第一篇中谈到:“摆在你们眼前的事实也只有一个,啥事实呢?每个人在心里头最关心的、最想知道的,也是你们潜意识里头自己也可能没有意识到的,每一个人最关心的是结局,最关心的是结局、你的归宿,这个是不是否认不了?(是。)我知道有些人在关于结局这方面,关于神对人类的应许这方面,关于神要把人带入什么样的归宿这方面,这方面的真理、这方面的神话有些人已经研读过好几遍了,也有些人翻来覆去地找,最后还是没有结果,或者也可能是有一个模棱两可的结果,但是还是定不准到底自己能有什么样的结局。在接受真理交通啊、接受教会生活呀,这个过程当中总是一直在想知道个底:自己结局到底是什么,自己到底能不能走到路终,神对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有些人或者担心,说:“我以前做过一些事,我以前说过一些话,我以前悖逆过神,我以前做过一些背叛神的事,我以前有些事没能满足神,伤了神的心,让神对我失望,让神恨恶我、厌憎我,也可能我这个结局是个未知数啊!”可以说,有一大部分的人心里头对自己的结局是忐忑不安的,沒有一个人说“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觉得我是剩存下来的人,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能满足神的心意,我是合神心意的人,我是神称许的人”,尤其对于一些认为真理特别难实行的,认为神的道特别难遵守的,认为实行真理是一个最难的事的时候,有些人就认为自己是不可救药了,或者是认为自己不可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不可能成为剩存下来的人,也就是说自己没有结局,得不到好的归宿。不管人怎么想,总的来说,每一个人在心里头啊,不止十遍八遍地盘算着自己的结局,为自己的将来,为自己的以后,为自己在神作工结束的时候在盘算着,在计划着。”我又听到上面的弟兄在78集里谈到:“咱这人咋这么败坏呢,信神为啥非要追求与神一同作王掌权、得胜者啊、初熟的果子啊,我咋这么没理智呢,太美理智了,不知羞耻,要知道今天这地步咱们就老老实实的做个效力者多好······,当人信神有欲望,有掺杂,有得福欲望的时候就是恶······。”不 是完整的原话,是大概意思。当我看完这些话,听到这个讲道时,我也意识到我的本性实质就是恶,就是不喜爱真理的本性,在我以往的所作所为的流露里能清楚的看见我每说一句话、每做一次事的动机,都是建立在前途命运、归宿和得福欲望上面的,得福的欲望、前途命运、和剩存下来成了我生命中的一个重要要害,也是我跟随神的动力,更是我致命的要害,也就像撒旦说的“无利不起早”的利处,在我身上隐藏的是那么的深,在我身上伪装的是那么的惟妙惟肖,这个邪恶的东西使我与神为敌,这个邪恶的东西使我不甘心依偎在神的权柄之下尽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本分,这个邪恶的东西更不能使我成为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我看到了我的邪恶的本性实质,也看到了我肮脏的灵魂,卑鄙的存心就是它发出的。我看见我这个本性实质在我的里面隐藏的是那么深,那么顽固不化,我知道我还要经历神的更多更重刑罚审判和试炼熬炼,我才能对神有一点点的认识和看见,才能真正的背叛这老恶魔,我就来在神的面前经常祷告:求神加给我苦难的熬炼,我愿在神的熬炼中来看见神的容颜,拿去我这个毒瘤。不再以这个邪恶的东西活着,不再让它在我的身上左右我,让我能有一颗真正的心面对神,对待神。也许是神垂听了我的祷告,这段时间在我的后背上(也是后腰的位置)长了一个说是脓疮又不象的毒瘤,隔几天就肿胀一次,肿胀的时候疼痛难忍,就像好多的针扎的一样,睡觉只能趴着睡,肿胀得很了就从一个黄豆大小的洞里流出了脓液,等脓液流完了这个洞一夜之间又长好了,等肿胀了在流。在这同时我的口腔到处都是溃疡,都是伤口,吃饭喝水都很疼痛,就像刀子划的疼痛,说话都不方便,真的是哭笑不得,急躁不得。在这样的痛苦熬炼下我揣摩我的病痛的,揣摩我所得到的一切,很难受的时候我就来在神的面前寻求神,这时想起约伯说过的一句话:“从神得福,不也得从神受祸吗?”是啊!神哪!为什么我只愿从你得福,不愿从你受病痛的折磨呢,我做了那么多的恶就不应该遭到神的惩罚吗?难道会因着我受着病痛的折磨就埋怨造物的主吗?这是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吗?我今天得到这些不是里所应当的吗?就是神今天取缔了我的性命不也是应该的吗?作为一个受造之物不应该接受来自造物主的一切摆布吗?想到这些我的心豁然开朗,坦然的接受着从神来的一切。虽然我肉体受痛苦,心里不在难受,不再受其辖制,我的心舒服多了,坦荡多了。但愿造物的主能欣慰!但愿我这样的实行和认识能蒙造物主能悦纳!愿把一切荣耀归给造物的主、实际神自己知道永永远远!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are posting as a guest.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Note: Your post will require moderator approval before it will be visible.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Loading...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