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讨论区
登入来追随这个  
qiuguang

通过传福音的实际经历看到神在中华大陆作工的艰辛

已推荐文章

通过传福音的实际经历看到神在中华大陆作工的艰辛

2001年6月初,当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后,为了还报神爱,报答神恩,满足神心,生怕耽误了灵胞的生命归宿,赶紧带上见证神末世作工的传福音人员,马不停蹄的辗转一个多月,总算把神托付给我的“小羊”一个不少的带到了神面前,交给了神家教会,这才感到如卸重负,浑身轻松愉快,心里平安踏实,灵里受安慰。心里想着:我还要把这一特大喜讯告诉给更多的人来接受神的末世福音,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只要是信耶稣的弟兄姊妹,就去给他们传讲见证神的到来,而且就在我们中国作工,他们如若听到这一喜讯,也一定会像我一样情不自禁的展开双臂来接受拥抱神的到来的!然而不久,当我被教会安排到传福音工作队实际一体验才知道,情况却与我事先想象的形成了“质”的反差。

先是去农村敲过三家“生命道”带领的门,不是大门紧闭,就是冷脸相待,或是用异样的眼光上下打量一番后,就开始盘问来龙去脉,之后来个以鼻嗤之,把大门“咣当”一关,任凭你再拍再叫,反正大门是不会再开了,即使开了门,也是没有好气地说些恶言恶语的话,最后再撂出一句话:“你走不走?再不走我打电话报警了!”这就应验了《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十二片说话》中的一段话:“人不仅不认识在肉身的我,而且更不了解活在肉体之中的自己。多少年来,人一直欺骗我,一直把我当作门外客,多少次把我关在“家门”之外;多少次在我面前站立却不理会我;多少次在人中间弃绝我;多少次在魔鬼面前否认我;多少次互相以嘴相争来攻击我。但我不记念人的“软弱点”,不因着人的悖逆而以牙还牙,只是在人的病上给人以良药,以医治人的不治之症,从而使人康复,以达到认识我。难道我所作的不都是为了人的生存吗? ”回到队里听一些老福音人员讲起他们的经历更叫人心寒:现在神在中华大陆作工已经有十一年了,各宗各派的首领抵挡神都很严重,他们不但自己不接受神的新作工,还拒绝、拦阻、捆绑其他信徒接受,在教会里还传教信徒们应怎样对付传福音的人员,所以最常见的就是不开门,或亵渎、攻击、谩骂,严重的有用棍子撵的,有动手打的,有用开水泼的,有放狗咬的,还有打110报警的,所以我们的人时有被抓。虽然环境如此险恶,但为了体贴神的负担,满足神是要最大限度的拯救人的心意,也不忍心看着他们就这样断送掉自己的信神生涯,所以就顶着风险想尽办法给他们传。比如,我到郊外几家“生命道”教派去传福音,为了能达到进家入门说上话,几乎每次都像是走亲戚一样买些水果,进家后,人家在清理猪圈,我也帮着清,人家在掰玉米,我也帮着掰,人家在地里摘棉花,我也帮着摘,等等。其实我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如果能因着自己的付出使对方不撵我走,赶快把活干完能挤出点时间坐下来使我能把福音传给他,为神的拯救工作多捞上一条性命比什么都重要!但是,无论你怎么帮他们,为他们干活付代价,怎样苦口婆心地把神来拯救人的心意告诉他们,不仅拿圣经上的预言和耶稣说的话来与今天神道成肉身相对号,还把在恩典时代神曾启示我的最能使人明白的那句话告诉他们:“五谷杂粮乳汁草审羊降临”,但也无济于事,最后把掏心窝子的话都对他们说尽了,但他们就像是铁了心似的,硬着颈项昧着良心不接受,还说:“你不要再来了,我们不会接受的,你传的这道不受法律保护。”真实既滑稽又可笑的荒唐之语!其实凡是脱离“三自”搞家庭聚会的教派都已经不受“法律”保护了,还说我们传讲真道的人不受法律保护呢,这不是自欺欺人吗?难道信神还得经过人的批准,还得像“三自”那样在黑暗权势的控制下进入被画地为牢一样的方式里,才算是得到所谓的“法律”保护吗?那么,信仰自由还何从谈起?人究竟应该信无所不在、掌管万有的神还是信奉撒旦为了限制神而管制人所制定的“法律”呢?看到各宗各派对神这样的悖逆抵挡,对真理这样冷酷无情的样子,不禁使我想起了神曾说过的一段话:“人都渴慕见到我面,但当我亲临地上之时,人却又都厌憎我的到来,都驱逐光的到来,似乎我是人的在天之敌一般,人对我投来一丝“防备”的目光,时时谨慎,深怕我对其“另有处置”,因人都把我当作陌生的朋友,所以似乎我对其有乱杀之意。在人的心目中,我是其的死对头,但人在患难中体尝我的温暖之后仍不觉我的慈爱,而是仍在我前存着防备、抵挡我之意。”摘自《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十七篇说话》。还有《作工与进入(十)》里边的一段话更能说明问题:“真令人寻味!神的道成肉身为何总是遭受人的弃绝、毁谤?人为何总是对神道成肉身一事不理解呢?莫非是神来错了时候?莫非是神来错了地方?莫非是因为神未让人签字便私自作了主张?莫非是神未经人允许便自己下断案的吗?按说,神也有言在先,神道成肉身本是无辜的,为何还得经人同意呢?而且神早就提醒过人,或许是人忘了吧!也不怪人,因为人早已叫撒但败坏得不知道天下之事,更何况灵界的事呢?”

接下来我又找了两个熟悉的人传,一个是我们单位的女工,姓王,经他手传信耶稣的人至少不下十五个,包括我也是,后来她与被她传过来的人大多数都从“三自”归向了“生命道”。心里想着这可是个老熟人了,彼此都了解肯定没问题,可当我和妻子到她家后,聊起家长里短的事她都是话,再谈到信耶稣的事她还有话,一转到神的新工作她马上就翻了脸,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又是祷告、又是谩骂、亵渎,起来之后就赶我们走。后来我们宗派的一个老姊妹在她家有难的时候,看在都是信神的份上曾帮过她的大忙,但去给她传福音时,明明从她家的大门缝里看到她在家,但无论怎么拍门叫她,她就是不开门,最后提着个装圣经的小书包出来了,便锁门边说:“我得赶紧去聚会了,迟到了。”说完扬长而去。听神家人反映,这不是好的,如果换不认识的人去传更恶。不久,由于她罪孽深重得了个脑血栓后遗症,现还苟延残喘在世上。

第二个是曾在一个单位工作过的“召会”姊妹,我没公开过信耶稣的身份,但她从外表现象看出我是个信神的人。当她遭受不信神之人的试探围攻时,是我用一句智慧的话帮她解了围。但当我去给她传神来了又作了新的工作时,她婉言谢绝了,可从此俺俩成了陌路人,走在大街上或在市场上碰见过几次,她都是把眼皮子往上一翻,头像大蛾子那样高高的扬起与我擦肩而过,看着她那种给她宝贝不接受还自高自傲的样子,着实让人心寒!正如《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二十篇说话》里所说的那样:“多少次我用灵在向人呼唤,而人却犹如被我刺伤一般,站在远处向我观望,深怕我将其领入另一个世界;多少次我在人的灵中向人叩问,但人却丝毫没有知觉,深怕我进入人的家趁机将其所有的物品全部没收,所以将我关在门外,面对我的只是紧闭着的、冷冰冰的“大门”;多少次在人失落之际,我将人救起,但人苏醒之后,立即离我而去,并不因着我的慈爱将其感动,人向我投来一丝带有防备之意的目光,我并没有将人的心暖热。人都是无感情的冷血动物,即使我的怀中温暖,但人并不因此而深受感动。人犹如山中的野人一般,并不曾宝爱在我的一切对人的“珍惜”,都不愿接近我,宁可在山中居住,忍受着山中野兽的威胁,但也不愿来我前投靠我。

后来我又用方式把“生命道”的带领杨某某带到神家教会,经弟兄姊妹与他交谈神的末世作工之后不愿接受;接着又用智慧进入在火车站附近居住的一个“召会”带领的家中,约小四十的样子是个大学生,进家时看到他仍在看圣经记笔记,听说他妻子若发现是传“全能神”的就会用菜刀劈着把人赶走,但为了把神拯救人的心意送给他,我还是去了他家。当谈话涉及到神的新工作时他就立刻变了脸,嗓门也变了,说什么:“来给我传这道的人多了,我就是不接受,别说是你,就是我亲舅舅来了我照样不接受,最后我舅舅跪在我面前,抱着我的腿哭着求我,说都是为我好,我都没接受,你来了我还能接受吗?对不起,我还有事,你赶快走吧,再不走等我媳妇来了就不是这样了!”说着便把我推出家门;再一个是“三自”教堂的一个牧师,她人性温和,听人反映,她在信徒们中间评价最好,威信最高,想着若她能接受神的末世福音,借着她的影响力一定能带动更多的人来到神的面前。于是我便带上妻子,踌躇满志的去她家给她传福音。第一次去她家很顺利,一敲门,门便开了,是她弟弟把我们迎进了屋里,当我们自我介绍了身份后,便有说有笑的谈信耶稣的事,当聊到神又道成肉身来到中国作了新工作时,她脸上那“温和”的表情刹那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异样的目光和慎重的语言,我们从傍晚七点多钟谈到十点多钟,为了能给下次再来留点机会,所以我就欠意识的告辞了,当我们走出了家门,她示意我先走,有意留住了我妻子说了点悄悄话,回家后妻子把她说的悄悄话学给了我,说是让她回去后劝劝我,可别让我信邪了。我知道再传是没有希望了,我却还是不死心想挽救她,但是,我和妻子又去了几趟,再也没有开过门。

通过给这三个具有影响力的教派带领、牧师传福音受阻后,我的确很纳闷,为什么这些整天看圣经、背圣经、讲圣经的“带头人”,看上去是把圣经当成一回事了,整天撇家舍业,带着圣经东奔西跑的,号称是事奉神的人,是为神牧养“小羊”的人,怎么神来了却不认识神?还污蔑神、毁谤神、咒骂神、侮辱神,光是自己这么做还不行,还要宣传号召被他们所掌控的人也这样去悖逆、抵挡、拦阻神的新工作,这样与神对着干又有什么好果子吃呢?还是个信神的人吗?使我特别不解的是本来都不是一个教派的各宗各派,平日里都是死守着自己的道义互不来往,怎么神一来都不约而同的形成了抵挡神、攻击神的“统一战线”了呢?而且还似乎是与社会上的大红龙也达成了共识,并相互照应、里应外合,对神实施內挤外压“政策”,妄想一鼓作气把神赶出地球之外,他们好作王掌权,同享天下之乐也,真是恬不知耻,是可忍孰不可忍!带着这些问题我从神话中找到了答案:“那些在大教堂里看圣经的人,整天背诵圣经,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个人能认识神,更没有一个人能合神心意。他们都是无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处教训“神”的人,他们都是打着神的旗号却故意抵挡神的人,他们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这样的人都是吞吃人灵魂的恶魔,都是故意搅扰人走上正道的魔头,都是拦阻人寻求神的绊脚石。他们虽然都“体魄健壮”,但那些跟随他们的人哪里知道他们就是带领人抵挡神的敌基督呢?哪里知道他们就是专门吞吃人灵魂的活鬼呢?”摘自《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看各宗各派的首领,他们都是狂妄自是,解释圣经都是断章取义,凭自己的想象,都是靠恩赐与知识来作工的,如果他啥也说不出来,那些人能跟他吗?他毕竟是有些知识,会讲点道理,或者会笼络人,会用些手段,就把人带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骗了,人名义上是信神,其实是跟随他的。如果遇见传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说:“我们信神得问问他。”你看人信神还得通过人,这不就麻烦了吗?那带领的成啥了?是不是成法利赛人、成假牧人、成敌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绊脚石了?这类人就属于保罗一类的。”摘自《基督与教会工人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当然所传人员不止这些,虽然他们的年龄、身份、素质、派别不一样,但他们的抵挡神这一方面作的恶都是一样的。所以,通过传福音亲自经历了他们所做的恶行,才真正体尝到了神在中华大陆作工的艰辛。因着神这次道成肉身是来在了撒旦的老巢,一个根本就不承认神的魔鬼群居之地,魔王在这块土地上已经奴役了人类上下几千年了,它怎能容让一直视神与仇敌的神在它的“国界”里作工呢?更何况神这次道成肉身是要从它的手中把神亲手所造的人类夺回,它不就更加恼羞成怒了吗?所以当神从一九九一年正式尽职份以来,大红龙就一直虎视眈眈的窥探着神的作工,并千方百计的阻挠,破坏神的作工,逼得神无枕头之地,还很下毒手布下天罗地网,妄图将神与神的选民一网打尽好解它心头之恨。在这期间,原本都是信神的各宗各派的首领们也都纷纷跳出来现出了魔鬼的原形,他们与大红龙不谋而合地演奏着污蔑神、低档神的同一个曲调,企图联起手来把神的工作扼杀于摇篮之中,这些自称是“事奉神”的恶者所做的恶事不亚于大红龙,甚至起到了大红龙所不能及的作用,因他们平时不仅吃人肉喝人血,到神来了该归向神的关键时刻,他们拦阻了神选民归向神,从而在他们的手中绞杀了无数个信神之人的灵魂,难道这不是犯下了滔天大罪吗?这本“流人血”的帐神迟早得跟他们清算的,若不清算天理不容!其实对做这事的人神早已定为罪。神说:“当神道成肉身来在人中间作工时,人都看见了神,都听见了神的说话,看见了神在肉身的作为,那时人的观念都成了泡沫,但那些看见在肉身中显现的神的人,若存心顺服就不被定罪,若是故意抵挡的就被定为是抵挡神的人,这样的人就是敌基督,是故意抵挡神的仇敌。若对神有观念但仍能甘心顺服的人就不被定罪,神定人的罪是根据人的存心与人做出的事,他不根据人的心思意念来定罪于人,若是根据人的心思意念来定人的罪,那就没有一个人能逃出神忿怒的双手了。那些故意抵挡道成肉身的神的人都因着他的不服而被惩罚,这些故意抵挡神的人,他们抵挡的根源都是因为对神有观念,因而做出事来搅扰神的工作。这些人都是有意识抵挡、拆毁神工作的人,他们不仅仅是对神有观念,而且做事来搅扰神的工作,所以这样的人被定为罪。”摘自《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那这些人的下场是什么?被圣灵使用的人在《生命经历讲道交通第二集·事奉神的人必须具备的条件及如何事奉合神心意》里说:“到有一天,神公开显现的时候,就是这些教堂里的寄生虫,这些恶仆的末日。那时候所有的信徒要起来抓他们的脖领子,要找他们算账,信徒们会说:“血债要用血来还!”这些宗教领袖的下场到底是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就看透他的实质了。”

 

 

 

 

河南 尘忠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您的内容将需要由版主批准

访客
您以访客身份来提意见。如果您有帐号,请登入
回覆主题...

×   贴上为丰富文字.   贴上为纯文字来代替

  只允许使用75个表情符号.

×   您的链接已自动嵌入.   显示为一个链接来代替

×   您之前的内容已恢复.   清除编辑器

×   您无法直接贴上图片。要从网址上传或插入图片。

载入中...
登入来追随这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