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Sign in to follow this  
qiuguang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使我看清了它的卑鄙诡诈欺骗的实质

Recommended Posts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使我看清了它的卑鄙诡诈欺骗的实质

经历大红龙的抓捕,是我从中看到了它们的卑鄙、诡诈、欺骗的手段。正如全能神所说:“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备森严,天外的世界有谁能看到?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将人的双眼都蒙蔽了,将人的双唇紧紧地封上,这魔王横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犹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而这帮看家狗怒目圆睁,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机将其一网打尽,再没有“安乐”之地,这样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见过神?哪里享受过神的可亲可爱?哪里懂得人间之事?谁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难怪神道成肉身隐秘万分,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不把神放在眼里,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将无辜的人类勾引得昏迷不醒。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对神的工作有谁拥护?对神的工作有谁抛头颅,有谁洒热血?祖祖辈辈、传宗接代受奴役的人又将神毫不客气地奴役起来,怎能不叫人气愤不止?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头,万古的罪恶记在心头,怎能不叫人恨恶?为神报仇雪恨,将这神的仇敌彻底灭绝,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乱踢乱闯!现在是时候了,人早将浑身的力量都准备好,将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价都为此奉献,撕破这魔鬼的丑恶的嘴脸,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难的人从痛苦中奋起,背叛这老恶魔!为何将神的工作拦阻得滴水不漏?为何用各种花招来欺骗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

在社会上我是一个普普通通、本本分分的种地人,在教会中我是一个尽受造之物本分的跟随神的人,没有做过任何违纪犯法的事,但就这样我在2011年12月24日那天无辜的被大红龙抓捕,被抓捕之前我在教会中尽的本分是负责接四个小区的神话书的。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夜里我在睡梦中被敲门声惊醒,说是公安局的,这时在我的意识中感到它们是来抓我的,因为它们对信全能神的人经常这样做,所以我就没有应声,而是立马起床赶紧把神话书放好,这时叫门声夹杂着敲门声更加强烈,我的心也随着这声音的急促而更加紧张起来,我便去开门边呼求神,求神保守我的心,这时我的心可以说一刻也离不开神。当我把门打开时,一下子进我家好几个男人,都是穿着便衣,一进家就要身份证与户口本,当我把户口本和身份证拿出来时,我工作时用的手机被它们中间的一个人拨通了,这时那人就进到我的卧室把手机拿走控制在它们的手中,当时我的心更加不由得一震,心想真的出环境了。但我靠着神没有流露出紧张的表情,而是以一个很平静的态度问它们咋回事,但它们却用诡诈谎言欺骗的手段给我说:“查人命案到你这里啦,你得给我们走一趟。”当时我说:“你看我这人会杀人吗?”它们说:“不管怎么样查到你这了,你就得跟我们走一趟。”当时我心里很平静地说:“可以。”当时我孩子就给它们讲理,但它们不听这些最后还是把我带走了。

到了派出所进了一个走廊式的胡同,它们让我进了走廊的最后一个屋子里,一进去它们就把走廊大门给锁上了,任何人没有钥匙是出不去的,就是去厕所还得有个女警跟着,到这里就失去了自由。当时我一进屋他们中间有一个人就问我说:“来没来过这个地方?”我说:“没有。”它说:“害不害怕?”我说:“不怕。”问过这话它们就出去了。说句实在话,我心里确实还真有点紧张,我就赶紧在心里默默向神祷告:“神啊!面临这样的场面,我还真有点害怕,不知接下来会是个什么样,神啊!愿你保守我的心,也愿你赐给我当说的话,神啊!虽然我对这个环境看不透,但根据神的话来看这是神的爱临到了,因为神说每天临到的人事物都是神的爱,都是神为成全人摆上的,神啊!现在你要成全我什么我不知道,但我首先愿在神面前立下心志,无论如何我决不当犹大,即使我后半生在监狱里度过,我也绝不出卖弟兄姊妹,不出卖神家利益。”当我祷告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里不但没有但却害怕了,而且看事观点突然转变了,心里完全承认这就是神的爱,甚至感觉到神就在我的身边做我随时随地的帮助,使我更有信心力量与神配合了,接下来我又说:“神啊!我感谢你,这是你的爱临到了我,我再次献上感谢和赞美,神啊!这是你的恩待和高抬,是你对我的祝福也是对我的检验,也是让我借此事看看自己有多大身量的时候,也是借此检验我有没有爱神之心的时候,神啊!不管怎样,我愿为你站住见证,让撒旦在我身上看见你得胜的证据。”祷告过后我心里特别平静,就从心理准备好打这一场灵界的硬仗。不一会问我话的那个人又来了,就开始对我正是审讯了,一开口就说:“你经常给谁联系?谁又经常给你联系?”从它的问话中,也从它一进家就拨通了我的手机号,这时我心里很清楚的意识到,他们监控了我的手机,但我用智慧行完全的道,神家也经常交通说:“不说是最高智慧。”随即我便回答说:“没有人给我联系过,我也没有给任何人联系过。”它们无论怎么问,我都说没有,后来那人就给我动怒了说:“那难道说我们冤枉你了吗?”当时我靠着神依然很平静地说:“我没说,但经常办案有失误这也是在所难免的事。”这时它说:“那是、那是,会有、会有的。”接下来在那天夜里它就没有用很强硬的声音给我说话了,而是用了一种拉家常的方式给我说话,但我心里很清楚,它们不论用什么样的方式都是诡计想麻痹我,从我这得到教会的情况,那我就将计就计的回答它们的问话,让它们看到我对它们没有一点敌意感,而是给它们也很随和。但当它们又问道你到底经常跟谁联系?谁又经常跟你联系时,我的回答依然是没有,当它们针对此事问了多次后,我说:“你再问也是没有,因为确实没有,所以我不能胡说,今天不知谁瞎说我了,现在让我来到这里,瞎说我的人他不怕天打五雷轰,我害怕,所以我不敢瞎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这是个真事儿,我十几岁时,我们村有一家人,当时受了不白之冤,他为了洗清自己,不让自己受这不白之冤,就胡乱给别人往身上推,最后被他咬住的人,也受了不白之冤,没地方诉说,又不能像他一样违背良心去瞎咬别人,无奈自己寻短自杀了。数年后,被证实是个冤假错案,他们一家人的冤情是洗清了,但被他冤枉的人已经死了,死了的人还能活过来吗?你说死了的人有多冤吧,再说这一家的人,从此落下了骂名,人都说你千不该万不该血口喷人,胡乱瞎咬,致使他人丧命,你良心何忍?所以我不能胡说落下骂名,我现在觉得我已经是冤枉了,所以我不能再去冤枉别人。”我说罢这话是它出去了,不一会又回来了,要笔录我和它的所有说话,它边问我边说,记完之后它说:“你知不知道,你要对你说的话负完全责任的?”我说:“我知道。”它说:“知道就好,如果我们核实后你说的话不真实,那后果自负。”我说:“我知道。”它这一计没有得逞,接着它就很无奈地说:“其实我记这些话没什么用,今天我要问的问题主要就是你给谁联系,谁又给你联系,可就是到这个问题上你就说没有,所以说咱们所说的话都是闲话,是无稽之谈,没有多大用处。”听了这话我心里很高兴,看到在灵界神已得胜,撒旦已失败了,把真话都说出来了。

它们一计不成使二计,天明后它们的领导来了,就说让我好好与它们配合,说:“今天你涉及这个事可不是小事。涉及到省里了,说省领导对此事都特别重视,这事也引起中央领导的重视了,这案很严重,所以说你要好好与我们配合,不然的话老太太,你可能今天就离开本地到外地去了,到了人家那边事情可就不好办了,老太太,你是个明白人别做糊涂事。”当时我心里着实有点紧张,这个紧张并不是我想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了,而是因着知道它们对信全能神之人的仇恨,因为在我们中国这片土地上它们不容许全能神的存在,并且仇恨、定罪全能神造物的主,也不容许人信全能神,尤其对信神又愿意尽受造之物本分的人,它们更是仇恨、定罪加逼迫,甚至判刑。像我在教会中尽的这项本分如果让它们知道了,它们会给定为政治犯,判重刑的,然后会用酷刑折磨人的,所以我心里就有些害怕,但感谢神的及时带领,使我想起了主耶稣的话:“那能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唯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是神的开启保守了我,使我软弱的心变为刚强,心想大不了一死,豁出去了,这时全能神的话又在我心里出现:“当人把命都豁出来之时,那么一切都不在话下了,谁也不能将其难倒了,什么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旦在人身上无法再做什么,撒旦拿人也没办法。”神的话给我力量,给我信心,使我更加沉着平静了,无论它们怎样说,但总不能从我嘴里得到它们要的答案,后来它们就又对我发怒了,说:“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你说的全是假话。”当时我依然靠着神很平静地回答:“不管你相不相信,反正我说的都是真话。”有前面神的带领所以我的心很稳定,无奈它们的领导走了。晚上审我的那个人说:“领导可忙了,因为上边对此事特别重视,那边的领导可能今天就要过来了,询问此事哩,领导又去接电话了,听说上边对此事特别重视,那边的领导今天就过来了,弄不好你可能就得被带到别的地方去,到了别的地方那可就是人家说了算了,那我们就管不了了,你想到时候人生地不熟的,那可就难办了,所以你还是想好了,做个明白人。”无论它们用什么样的花招、诡计,在我这的实行原则就是不说,接下来它们又生一计,说这地方不合适要换地方。

那天夜里别处的一姊妹也被抓了,但我们不在一个屋,姊妹去厕所时顺我所在门前路过,当时我认出了姊妹,但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我没敢流露任何表情,后来审我的那个人问我:“那屋里还有一个你们认识不认识?”我说:“不知道,我没有见那人。”在换地方时,它们有意安排我们两个人见上一面,但又上了不同的车。到了新换的地方,还是分别隔离不在一个屋,这里也有它们的诡计在其中,它们是想利用这样的方式来观察我们有什么反应,但有神的带领让我知道这是撒旦的诡计,所以我就像看见一个陌生人一样,没有任何反应,姊妹也同样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感谢神保守了我们,使它们的这一诡计又落空了。

到了那个新换的地方,审我的那个人让我把昨晚它笔录的话再说一遍,我就又说了一遍,它也都记下了,其实它这又是一个诡计,它们是想从我的说话中找破绽,但我说的话跟上一次是一样的,它们找不到缺口,就只能用强调式的问话来给我心里施加压力,说:“你要对你说的话负完全责任,你要知道你所说的话我都记下了,如果经调查你说的话和事实不照,你要知道你会承担什么样的后果?”我说:“我知道。”当撒旦再次试探我、威胁我时,我依然说:“我知道。”这时我又一次看到撒旦失败沮丧的样子,它又一次把真话说出来了,说:“今天我就是想知道,你和谁联系,谁和你联系,可一到此事你就说没有,所以我们所说的话都没有任何的意义。”接下来它说:“我怎么也想不通,我们的上级领导用现代的最新科技技术掌握的信息就会这么失败,我怎么都想不通,现在可以说我是满头雾水。”这句话它那天说了好几遍,从中让我看到了神的全能智慧,撒旦想利用科技技术来掌控神选民,来破坏神的工作,可神的作工是为了打败撒旦拯救人类,神在中国的作工中神拣选了一班人所看不起的,是社会中最下层的人,来配合神作了一番惊天动地的工作,这是撒旦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因为在它们的认为中肯定不会是这样的人,肯定是一个有风度有气质能干一番大事业的人,无论如何它也不会想到这工作会是一个农村的一个很普通的家庭妇女作的,正如全能神所说:“神比它更智慧,神作的工远远超过它。所以我以前说过;我作的工作是建立在撒旦的诡计之上,到最终显明我的全能,显明撒旦的无能。”此时让我从它的沮丧的样子中真的看到了撒旦的无能。

是神的全能智慧保守了我,因它们没有任何证据,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它们没有再审问我,而是又采用了一种诡计的方式,就是它们之间的人互相窃窃私语说:“这个案可不是小案,某城市那边一直在给咱领导打电话,问这案的进展情况。”一会儿它们又来人说:“某城市那边打电话说了,他们的人马上就过来了。”一会儿又有人说:“那边打电话说他们快到了,领导叫某某某去高速公路口接人了。”半下午时一个人来了故意觉得很稀奇的给审我的那个人说:“你猜那边来了多少人?”审我的那个人也故意有点吃惊的问:“来了多少人?”那个人说来了十几辆车,审我的那个人也故意觉得吃惊地说:“至于吗?这一个人用动那么大形势。”但无论它们怎么说,我心里靠着神特别平静,没有一点胆怯害怕的意思,反而神让我在这时突然明白了一句我以前不明白的话,以前教会交通说大红龙把我们的人抓住后,它们善于用攻心术,来攻人的心理防线,一旦人的心理防线被它们攻破了,那它们的阴谋诡计就得逞了。以前我只是听说过攻心术,但我并不知道啥是攻心术,那天神突然让我明白了,它们用的就是攻心术,来攻我的心里防线,但神保守了我的心,并让我认透了它们的这一撒旦诡计,所以它们无论用啥样的诡计,我都不上当,依然是很平静的面对这个环境,它们察言观色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天快黑的时候,它们给我家里人打电话说,让家里去个人,当我丈夫来后,它们让我丈夫到另一个屋,它们中间的人有的拿着电棍在我丈夫身边晃来晃去示威恐吓他,有的问:“你妻子到底是干啥的?”神保守了我丈夫,对它们的回答是:“我妻子是一个本本分分的种地人。”它们从我丈夫那里也没问出什么东西,但它们还是不甘心失败,它们的领导就过来对我好像很关心的样子说:“老太太,你年龄这么大了,天又这么冷,我真是不忍心让那边人把你带走,因为到了那边咱说了就不算了,你要是能在咱这里把事情说清楚,咱就不用去他们那边了,老太太呀,你年龄这么大了,我是真心痛,不愿意让他们把你带走。”感谢神的带领,让我看清这又是一条诡计,所以我也用神加给人的智慧说:“说句实在话我也真不想去,但是,我是国家的一个良民,就不该给政府对抗,政府既然需要我配合,我就配合到底,我相信凡事都有一个水落石出的时候,再说了,人常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没做啥坏事,我也没啥可怕的,(我说的是实话,我在神家尽本分这不是坏事,而是世上最正经的事。)政府总会还我一个公道的。”(注:这句话并不是说它们就很公道,而是我们在独裁统治的国家中说话,我们得讲智慧。主耶稣曾说过:“······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它这一诡计又没得逞,它就又用了一个花招说:“这样把老太太,我再去那边协商协商看看中的话,咱能不去咱就尽量不去。”不一会它又回来了说:“老太太,协商好了,咱不用去了,一会儿我们就把你送回家。”就这样我在那里呆了一天一夜,因没有证据,把我释放回了家,但我的手机被它们给扣押了,没有归还给我。

感谢神的看顾保守,使我在那个环境中没有失脚,并让我在那个环境中看透撒旦的诡计,还明白了什么是攻心术,这都是神赐给我上好的赠品,是神对我的祝福,更是神对我的高抬和恩待,愿将一切荣耀归给全能神!

 

 

 

 

 

河南 容容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are posting as a guest.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Note: Your post will require moderator approval before it will be visible.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Loading...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