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讨论区
登入来追随这个  
访客 重生

逃脱了共产党的围捕后,我看到了全能神的全能智慧

已推荐文章

访客 重生

逃脱了共产党的围捕后,我看到了全能神的全能智慧

  在我走入全能神教会一年多的时候,我在神话中看到全能神说:“神的话要传遍千家万户,达到家喻户晓,这样神在全宇的工作才算扩展开来。就是说,要想扩展全宇的工作,就得扩展神的话,当神得荣之日,就是神的话显示权柄威力之时,神在万世以前到今天说的话都要一一成就都一一应验,这样神就在地上得着荣耀了,也就是神的话在地上掌权了。”“这一切都是为了我的福音遍及全地,为了将我的工作扩展外邦,使我的名被大人、小孩都尊为大,在各邦各族之人的口中都能称颂我的圣名。在这最末了的时代,让我的名能在外邦中被称为大,使我的作为被外邦中的人看见,且因我的作为而称我为全能者,让我口之言早日得着成就。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不仅是以色列人的神,我也是外邦各族之人的神,哪怕是我咒诅的邦族。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这是我最大的工作,是我在末世作工计划的宗旨,是我在末世所要成就的唯一的工作。”于是我在神话的带领与圣灵的感动中也加入到传福音的行列中。那时,我对神的全能、主宰并没有多少实际认识,所以面对国家、政府对宗教信仰的打压、逼迫都是采取人意的防范,采用各种方法来尽量维护自己的安全。比如,在打电话与弟兄姊妹联系的时候用暗语来交流来应对国家、政府对手机的监听;不论去哪都会看看后面有没有跟踪的再进接待家聚会……但不管怎么回避国家、政府的迫害手段总会有漏洞、偏差,终于在一次聚会后我们进入共产党所设下的包围圈。但在最后收网的时候我看见了神的全能主宰与奇妙作为,我竟然从国安的眼皮底下顺利逃脱出来。从那以后,我才明白神话中“……周围的环境都有我许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给你的环境里来满足我心。不要怕这怕那,万军之全能神必与你同在,他作你们的后盾、作盾牌……”的真实所指。

  记得那会儿是我在小区一个福音组尽负责人本分的时候,我和我们小区的几个福音组弟兄姊妹到另一小区聚会,准备在一起交流福音扩展的各项事宜。可到了半路我从包里拿出手机准备看下时间却发现手机坏了,而且恰巧是电池与手机连接供电的位置,这样手机电池有电但手机接触不上电源使用不了。当时我就很奇怪,因为我的手机没受过强烈的撞击也没有质量问题,更何况在没上路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呢,怎么可能一下就坏呢?而此时此刻,我们的周围已经有国安、公安的便衣在利用弟兄姊妹的手机进行跟踪、定位,但我却浑然不知,就这样满腹疑惑的我还是和弟兄姊妹们一起参加了聚会。

  散会后,我们都在等回家等公交车的时候,在茫茫车流中一辆很普通的小轿车从道路的另一侧行驶过来,在我们身边停了下来。这时,从车上下来一个身体微胖的中年男子,径直奔向我身边的一个弟兄并热情的向他打招呼,邀请他上车。一开始我以为是弟兄的好朋友来接他回家,可弟兄的回答让我很意外,竟然说不认识眼前的这位男子。但对方仍然坚持说是他的朋友,并道出了弟兄的真名实姓来证实他确实认识我身旁的这位弟兄,并再次邀请他上车说正好顺道能带他一程(其实车从逆向上来根本不是顺道)……弟兄看着眼前的这位不速之客还是很眼生,怎么想也不觉得自己认识过这样一位朋友,但却不可否认的是对方叫出的就是自己的真名实姓。最后弟兄有些相信了他的言辞以为是自己的记性太差,有可能是把多年不见的故友忘记了。于是弟兄对这位中年男子说我这还有很多朋友在等车……弟兄边说着便用手指了我们这几个在他身旁的弟兄姊妹,那个中年男子看我们的人不少,他的车太小装不下这么多人就返回车上,渐渐的离开了我们的视线。这时,我回过身来问弟兄:“在你身边的朋友都知道你的真名吗?”这时弟兄也回过神来,说他的真名实姓只有父母、妻子和少数直近亲属才知道,大部分亲戚朋友都称呼他的小名,很少有人直接说出真名实姓……我听到这话心中深感不安可却不知如何是好便向神寻求。这时我在圣灵的引导下,心中有个意念:赶紧离开!于是,我看左右没有外帮人都是弟兄姊妹就小声对大家说:“别在这里等车了,刚才开车的那个人不是弟兄的朋友,很可能是大红龙的探子……”于是我们赶紧离开了车站,向另外一处车站走去。刚好我们到了另一处站点就有一辆公交车是直接回市区的,我们赶紧上车。

  之前没去的时候我们就约定我们回来后自己在磋商、研究一下我们自己小区的福音工作,但经过刚才这一幕我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时心中又有一个意念:如果被跟踪一起下车,目标太大!于是我赶紧对弟兄姊妹说你们先下车溜达溜达,我回去在姨夫家(之前约定好的接待家)等你们!于是坐了几站之后弟兄姊妹陆续下了车,只剩下一个弟兄和我在一起最后下车。可到了站点我还是觉得不踏实,看天也渐渐黑了,我们俩就商议先不回接待家在外边吃口饭再说。于是我们俩在路边小吃摊买了晚餐,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在夜市又逛了一圈(当时很多去夜市的人都是这样,所以为了掩人耳目我们也这样了)。后来到了天彻底黑了才钻进一个胡同,看后面确实没人跟踪才抄小路从另外一边回了接待家。本以为我们应该是迟到了姊妹他们应该比我们先到,所以我心中还一直在想她们一定很着急的等我们。可真当我敲开接待家的房门的时候却被告知我们是第一波回家的。我忐忑不安的和弟兄在一起祷告后,一直等到晚上10点也不见人影,只好先睡觉等第二天再联系。可到了第二天,我等来的不是和我约定好的姊妹而是我们小区的另一个姊妹过来通知我们带领、工人突然失踪,与我在一起的那几个弟兄姊妹也联系不上了……

  后来我们在一起吃喝神话寻求神的心意的时候,看到神话说“以后就是各人都在圣灵的带领之下走自己该走的路……就是说,当神击打牧人的时候,羊群分散了,那时你们就没有真实的带领人,人都四分五裂……”再经过弟兄姊妹交通这时我才明白了其实我们所临到的这一切都有神的智慧在里面,都来源于神的主宰和安排,神是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在身边临到的环境中进入自己该学的功课:那些被抓捕的弟兄姊妹可以真实的看见共产党的逼迫,从中认清他们的实质看见其本来面目,对比之下使我们明白除了神之外再没有何处能给我们带来正义、真理和公义;而我们这些没有被抓捕的看到神不许可的事共产党穷尽手段也没有办法也达不到目的,从中又看见神的全能与主宰……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几天时光中,我们不断的寻求、祷告,也借助弟兄姊妹的实际配合、调查我们陆陆续续弄清事情的原因。原来现在正是国家秘密抓捕全能神信徒而展开的统一行动,那些和我在一起的弟兄姊妹都是因为手机被定位、监控、跟踪而遭到了大红龙的抓捕;而且那天跟我在一起被邀请坐车的那个弟兄是在我们聚会的时候他家就已经被大红龙搜查从而掌握了弟兄的所有信息,并借着这些信息(弟兄的姓名、手机号码等)监控、定位到了弟兄所在之处,因而才有了“老朋友相会”这一幕场景,其实是他们临时设下的圈套(在马路边上不好直接抓捕,容易逃脱),当他们发觉我们人数不少时便临时改变了行动计划,因而才又有了后来他们“扬长而去”这一幕,其实暗中还是在利用弟兄的手机在监控、定位中,并根据弟兄的动向判断出弟兄是在往家里去,因而他回家后就被事先埋伏在他家的警察逮捕;而姊妹也是因着手机一直被另一伙警察跟踪了很久,直到那天统一收网时确认姊妹到家了才将姊妹抓捕,并把她家搜捕一空……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我因为神的保守手机坏了所以突然和他们失去了“联系”, 无法被跟踪才躲过了他们的黑手,躲过了这次的围捕。

  最后,我们都意识到共产党逼迫、抓捕神选民的手段再卑鄙、恶劣、黑暗也不能拦阻神福音的扩展,因为神在主宰、摆布着万物。而恰恰是共产党的各种打压、迫害全能神教会的手段暴露出来他们的阴险、卑鄙的面目:对内对外两面三刀;说话办事从无信誉可言,名义上宣布宗教信仰自由,实质却是秘密的镇压、迫害、抓捕……不过这样一来,我不但没有被共产党的迫害吓跑,反而从他们的言行中产生反感、恨恶,让我彻底不在相信共产党所宣扬的“信仰自由”、“和谐社会”,更多的是全能神的全能、智慧让我心生敬仰、让我看到神的作为无处不在,让我明白了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摆布安排,再有什么事首先向神祷告、交托然后再寻求怎样才能配合神的工作。当然,经过这一遭,我反而甘心情愿在全能神的名下立下心志:无论国家、政府怎样逼迫、镇压、抓捕我都要顺服神的话、顺服圣灵的引导,献上自己的全人、全力来通行神的旨意——扩展国度福音,将国度福音传遍宇宙地级。

  

2014年11月08日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您的内容将需要由版主批准

访客
您以访客身份来提意见。如果您有帐号,请登入
回覆主题...

×   贴上为丰富文字.   贴上为纯文字来代替

  只允许使用75个表情符号.

×   您的链接已自动嵌入.   显示为一个链接来代替

×   您之前的内容已恢复.   清除编辑器

×   您无法直接贴上图片。要从网址上传或插入图片。

载入中...
登入来追随这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