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讨论区
登入来追随这个  
访客 小星星

大红龙害得我有家难归骨肉分离

已推荐文章

访客 小星星

大红龙害得我有家难归骨肉分离

2012年这一年是我最难忘的日子,我是信耶稣的因着全能神的高抬和恩待,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救恩。后来弟兄姊妹跟我交通:“我们一起配合把更多的人带到神面前来接受神的救恩,你知道吗?有多少人还落在黑暗当中不能自拔找不到光明。我们应该起来急神所急把神的末世福音传出去,让他们如道耶稣的再来就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这是我们信神之人的本分。刚开始我出去配合福音工作,丈夫不说好也不说坏也不来管我,我进出自由,这都要感谢神的爱。后来教会交通下来要实施“大邦轰”,把神的名见证出去,把神的话带入千家万户达到家喻户晓,让大人小孩都知道神已来到神已显现,让各宗各派的人都知道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让那些渴慕真道真心寻求的人都一一归向全能神。大灾大难马上要倒下来了,大红龙像惊恐之鸟慌做一团,每个人都惊恐不安,特别是宗教界早已乱做一团。现在正是我们还报神愛的时候,应该急神所急想神所想,体贴神的心意,按神的要求去做,否则会错失良机遗憾终身。“大邦轰”的第一个点就是我们的村子,第一我家房子比较大,可以容纳二三十个人。第二我们村有好几个信全能神的,而且全部是从“三自”出来的,第三是市里最大的行政村。于是我们各尽其责三四个人一组按家按户敲门去传,一天下来带领一统计有一百多人,弟兄姊妹精神抖擞,信心百信,看到是神在作人配合。大家一起交通决定晚上再来传福音,因为晚上有人在家人都下班回家了。晚上也传了好多人。第二天继续,可是“三自”的人不高兴了,跟在我们后面来搅,再加上警车在村里转,我们怕带来环境只好收网。这样一来家里的丈夫也不高兴了,因为白天晚上都要

出去有时甚至半夜才回家,丈夫不让我进屋把门反锁了,每一次都依靠神丈夫乖乖的把门打开,我还是像往常一样,白天晚上跑,丈夫总想把我捆绑住,有一天等我尽好本分回来,走上楼拿起钥匙开门,门打不开了,丈夫在里面听见,就对我说:“你不用进来了,门也不会开的,你出去好了。”我心里好害怕,进不了家了怎么办?心里忐忑不安,心里想:进不了家,去哪里好呢?去母亲家又不行,要问我,去宾馆住我又不敢去,要不我到车棚去过一夜。心里越想越委屈,有点软弱了,感觉信神怎么这么难呀?睡觉都没地方去了,边想边哭,边走下楼,走到车棚里面,我忍住哭着向全能神祷告:“全能神啊,丈夫都在你手中,晚上摆设这个环境让我经历,若要我在车棚里过一夜,那我也愿意,愿神带领我,使我的心能安静下来,不受丈夫逼迫的影响。”祷告过后,我想起了弟兄姊妹以往交通过的一些话,弟兄姊妹为了传福音受了很多苦,弃绝、辱骂、没地方过夜,这些苦经常经历,但弟兄姊妹还是照常尽本分,背叛自己的肉体来满足神,当我想起这些话的时候,我的心开始平静了下来,不一会儿,让我观看到神的奇妙作为,电话铃响了,我一看是女儿打来的,就接起电话,女儿轻声的说:“妈,你可以上楼了,爸把门锁开了。”我高兴地说:“知道了。”当我挂下电话时,心里很高兴,满口感谢全能神,是神给他的意念开了门,我于是轻轻地上了楼,一进家门就到自己的卧房去睡觉了。虽然丈夫这样逼迫我,但我心里踏实平安,因为我知道走这路是要受逼迫的,神早已告诉我们,神要借着各种各样的事来成全我们的信心,就如圣经中所说一样,(亚:13:8-9):耶和华说,这全地的人,三分之二,必被剪除而死,三分之一,仍必存留。我要使这三分之一经火,熬炼他们,如熬炼银子,试炼金子。……受熬炼试炼肯定要受苦的,但我有神在,我不感觉害怕,在经历中让我长分辨,看清撒但与神为敌的实质。

丈夫经常逼迫我信神,还说:“我去问过别人了只要信全能神政府就要抓,你们这是跟政府对着干,这样下去终于有一天被抓,抓去了好太平了。”听了丈夫的话我在心里默默祷告神说:“神啊!今天信神是走正道,大红龙国家就是不许百姓走正道,只许当官的杀人放火,至于抓与不抓都有您宝座的许可,您不许可我的一根头发也不会掉,我把一切都交托仰望在您手里,愿神开启引导带领我,荣耀归给全能神阿们!”在合交里说:“这个世界邪恶黑暗,国家逼迫,政府还要迫害,只许人走邪道,不许人走正道。人类就是这样败坏邪恶,这是任何人也无法改变的事实。所以,在恶魔掌权的国家里追求得着真理蒙神拯救,就注定了信神得经历逼迫患难,人如果忍受不了这个苦就没法信神。在这个邪恶的世界中,不单是人信神遭受逼迫患难,神为了拯救败坏人类所遭受的逼迫患难更大,神所面临的是整个大红龙政权与邪恶人类的弃绝、定罪、逼迫,还有神选民的悖逆、抵挡与欺骗。”

摘自《基督与教会工人的座谈记要~信神必须应该受的苦》从这段话中让我们明白在大红龙国家信神国家要逼迫政府要干涉,你走邪道吃喝嫖赌,坑蒙拐骗偷等等可以,一旦走正道它就来劲,在这个邪恶淫乱成性的世界当中,人信神要遭受逼迫患难,神为了拯救败坏人类所遭受的逼迫患难比人更大,一方面要遭受大红龙政权的逼迫,另—方面还要遭受世人的弃绝,定罪,论断、抵挡。

后来这里的几处教会集中传一个地方,那是一个经济开发区,弟兄姊妹五六个一组,七八个一组到每一家厂里去传,那天下午到二点钟我们才吃中午饭,刚吃完饭不到十分钟,就有人给我打电话说XX姊妹被大红龙抓了,叫我小心点。话音刚落我扭转头一看,在几百米处看到一辆警车把一个姊妹强行推进警车里飞一样地开走了。我想我还是往前走吧!刚走到岔路口只看见一辆警车飞速地来到我面前,从警车上下来两个人就要来抓我,我说你们干吗抓我,我犯了什么法?他们要我包里的东西,我给他们一张白纸,他们凶巴巴地说:把东西拿出来。我没办法又给他们一张纸,他们一看纸上有字就强行把我推进车里带到了派出所,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心里默默感谢赞美全能神也不害怕了,因为几天前听姊妹说过在广场传福音时被大红龙抓住,后来又把姊妹给放了。我想这次也应该没事。到了派出所后进屋一看有好几个弟兄姊妹被抓,有几个已经关了一个晚上,我又想这次下会那么快放出去的。大红龙爪牙把弟兄姊妹一个个叫去录口供,大红龙爪牙把我叫到—屋里我抬头一看是询问室,墙上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大子触目惊心,我心想:以前只在电视里看见过,也听别说过,想不到今天亲身体验。大红龙爪牙叫我坐在一张椅子上,前面用木板按住,双手给我拷上手铐,然后问我:为什么要去信“邪教”,你不知道这是“邪教”。我说我是信耶稣的,我不知道这是教“邪教”。无论大红龙爪牙怎么问我就是不说,只在心里默默感谢赞美全能神!几个大红龙爪牙气急败坏地嘀咕着,叫我起来双手给我反铐着,把我带到另—个屋里,进去后,大红龙爪牙用黑布盖住摄像头,把窗帘拉上,整个屋子黑黑的不见一丝阳光。其中一个爪牙冲上来对着我的脸“啪”的一巴掌,我一阵头晕跌倒在地,另一个爪牙把的双手从后面硬弄到前面来,忽然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我想这次我的手肯定断了。于是我大声哭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臂膀也不感觉那么疼了,—看双手还在,心里感谢神的看顾保守。大红龙爪牙一看这样就把我带回原来的地方继续审问我,这时我想起进来的时侯有姊妹对我说过的话:爪牙问你话,你就这么这么说好了。爪牙向我:什么人传给你的?信了多久?联系方式?我就编一套说给爪牙听,爪牙信以为真自言自语地说这还差不多。录好了口供又被他们带到别的地方拍照正面侧面,验指纹,抽血,按手印,折腾了好长时间才结束,爪牙要我们在一张纸上签字,一看拘留15天,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扣在我们身上。然后把我们这些人连夜带到了拘留所,逐个登记检查再把我们带到监狱里,一进监狱就闻到一股莓味,臭气熏天,里面有好几个姊妹已被大红龙关了几天,不见天日,被子血迹斑斑,说不上了有股什么味好难闻,里面有一台电视机还有摄像头,屋里的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大红发眼皮底下,电视机里播放的是反面教材,吃喝拉屎都在里面,一间小小的房子关了好多人,每天加班加点帮大红龙干活,几个恶警拿着“电警棍”“吱、吱”冒着兰光对着我们说:不许说话。我们吃的是猪狗食,在菜里根本见不到一滴油,经常在饭菜里能见到黑黑的木板、尼龙绳之类的东西,在大红龙的监狱里连说话的权力都没有,根本不把信“全能神”的人当人待,这那象是人住的地方。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祷告神说:“神啊!从人到大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您知道我信心小、身量小,愿神加给我信心与心志,我把每一天都交托仰望在您手里,愿神赐给我智慧与胆量,万事万物都在您的手中,大红龙更在您的手中,愿神开启引导带领我。”在交通讲道里说到:“在大红龙掌权的国家,人民没有自由,你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属于自己的一块地方都没有,你在你的屋里信神,大红龙的爪牙——警察半夜三更就能破门而入,你看看,你睡觉都睡不安生。在大红龙国家那就跟在魔鬼的监狱里一样,没法生存,好人也得让它们折磨死。你们知不知道在中国的监狱里囚犯过的是什么生活啊?用一句最形象的话说,那就是非人的生活,大红龙就没拿囚犯当人待呀,在监狱里的人那就是猪狗不如啊。监狱里的生活那是人的生活吗?那是猪狗都不如的生活!你看在国外那狗啊,猪啊,都成宠物了,都跟人在屋里,在大陆那都是什么狗啊,都是街头流浪狗,在监狱里的人还不如街头流浪狗呢,一点儿自由没有。在监狱里,人都对着马桶睡觉,没有床铺,就在水泥板上铺点稻草,那是什么生活啊?那是人的生活吗?在大红龙国家,人过的就是非人类的生活,所以,那个地方那就是魔鬼监狱呀,人过的就是地狱的生活。那这个地狱的生活是谁造成的?完全是大红龙造成的,这就是大红龙掌权的结果,是大红龙掌权才导致中国人民过上这样的生活。……在大红龙掌权的国家里,有你选举的资格吗?有你说话的权利吗?你要说句人话就麻烦了,你说句人话被大红龙听见了,它就把你下到监里,你的爹妈都得跟着受牵连。这叫啥?这叫‘禁锢思想,画地为牢’,这就是大红龙的毒素,它不许你说话。你长口是干啥用的?除了吃饭以外,就得为大红龙说话,为大红龙做宣传,这样你的口还能存在,如果你揭露大红龙,那它就要封你的口、掰你的牙,最后割断你的喉咙,这就是大红龙做的事。认识大红龙的本性实质就是认识大红龙掌权就是撒但邪灵掌权,撒但邪灵在中国大陆掌权就是大红龙掌权。大红龙掌权我们就看见没有一点儿光明,完全是黑暗的,这叫啥?这叫‘恶魔掌权,乌烟瘴气’。这哪是一个国家呀,就跟一伙流氓、黑社会统治的地方一样。”

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三集?怎样认识、分辨大红龙的本性与大红龙的毒素》在大红龙的监狱里人过的是猪狗不如的生话,还不如那些宠物狗,人对着马桶睡觉,不许人说话,生了一张觜除了吃饭以外,就得为大红龙歌功颂德,如果不听它的话就把你下到监里,让你永无天日,大红龙掌权就是撒但邪灵掌权,大红龙国家就是撒但邪灵掌权的结果,看不到—丝亮光,像是活在地狱里—般,过着非人类的

生活,倒像是生活在地狱

里一般,这跟黑暗社会有什么不同?

从拘留所出来后,感谢神没有因着被大红龙抓而消极,而是和弟兄姊妹一起投入到传福音的队伍当中,家里的丈夫不高兴了,丈夫说:“你还要跑,是不是还想被抓,电视上在放你们信“全能神”的人被政府抓了,还要判刑。”丈夫看见我没有被政府而害怕,还是要出去传福,丈夫非要拉着我到我妈哪里去告状,我妈对我丈夫说:“你用链狗的链子把她的手脚链起来,把她反锁在一间小黑屋里这样她就不会出去了。”听了这些话我心里默默祷告神说:“神啊!万事万物都在您的手中,我妈的心思意念也在您的手中,您不许可我妈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神啊我想和弟兄姊妹一起传福音,不想被丈夫关在小黑屋里,愿神来开启引导带领我。”感谢神的看顾保守,丈夫对我妈说:“不能这样做这是犯法的。”感谢神的引领,我不受家里人的辖制,照样出去尽本分,丈夫又拉着我到我大哥哪里去告状。

哥对我丈夫说:“她这么要跑我打个电话把她关到神精病院去好了,让她与疯子关在一起,让她去体尝一下和疯子在一起的滋味。”我听了心里很害怕,一想起神经病人的一些状况,就更加怕了,心想:我要不现在就跑,跑出去好了。又想想不对,他们是男的会追上我的,想来想去,想到若真把我关在神经病医院去,那我该怎么办呀?我心里就拼命地默祷,呼求神:“全能神啊,救救我,救救我,无论去哪里都有你的许可,没有你的许可,头发不会掉一根。”祷告过后,又让我感觉到神与我同在的滋味,神是奇妙的神,是听人祷告的神,我的心开始平静了,也不再害怕了,就任神摆布,当我立下心志时,哥哥对丈夫说:“今天算了,你们回去好了,若下次再出去,就打电话给我,我把她送到神精医院去。”丈夫听了哥的话,我们就回家了。后来我爸也对我说:“你们跟政府唱反调是没有好果子吃的,你们反对政府,政府把你们抓去做监,信“全能神”就是信“邪教”,“邪教”政府是要取底的。”我对我爸说:“我们走的是正道,‘全能神’发表话语告诉我们怎么做人?不是我们跟政府作对,而是政府跟我们作对。反正我信“全能神”是信定了。”我妈说:“你这个人从小就这样,你认定的事九头黄牛也拉不转。”总之亲戚朋友个个反对我信“全能神”,当初“大邦轰”的时候,按家按户去敲门传过,现在那些亲戚朋友一个个都到我妈哪里去告状,说我平时不来往,说起信神的事赖着不走,死皮赖脸赶也赶不走。我心想:这要感谢神,要不是受神愛的感动,我才不会到你们家去的,请也请不动。家族里的人全是拜“偶像”的而旦很虔诚。但是全能神告诉我们说:“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备森严,天外的世界有谁能看到?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将人的双眼都蒙蔽了,将人的双唇紧紧地封上,这魔王横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犹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而这帮看家狗怒目圆睁,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机将其一网打尽,再没有‘安乐’之地,这样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见过神?哪里享受过神的可亲可爱?哪里懂得人间之事?谁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难怪神道成肉身隐秘万分,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不把神放在眼里,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将无辜的人类勾引得昏迷不醒。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对神的工作有谁拥护?对神的工作有谁抛头颅,有谁洒热血?祖祖辈辈、传宗接代受奴役的人又将神毫不客气地奴役起来,怎能不叫人气愤不止?……为何将神的工作拦阻得滴水不漏?为何用各种花招来欺骗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为何强行压制神的到来?为何不让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荡?为何将神追杀得无枕头之地?人间的温暖在哪里?人间的欢迎在哪里?为何让神苦苦巴望?为何让神声声呼喊?为何逼得神为爱子担忧?黑暗的社会,狼狈的看家狗为何不让神随便出入他造的人间?活在苦难之中的人为何不明白?为了你们神忍受极大的痛苦,忍痛割爱将自己的爱子、自己的骨肉赐给了你们,为何你们仍是置之不理?在众目睽睽之下弃绝神的到来,拒绝神的友情,为何这样无良心?这样黑暗的社会你们愿意忍冤下去吗?为何不将千古的仇恨充满肚腹,而是将魔王的‘狗屎’装满肚腹呢?

  神的作工拦阻有多大?谁曾知晓呢?浓厚的迷信色彩将人都笼罩了,谁能认识神的本来面目呢?落后的文化知识浅薄又荒谬,怎能将神说的话全部领受?就是面对面、口对口地说、喂,人又怎能明白呢?有时似乎是对牛弹琴一样,人根本毫无反应,摇头晃脑丝毫不明白,怎能不让人心焦呢?如此‘悠远的古文化历史、古文化知识’竟然培养出这样一班废物,什么古文化——宝贵遗产,一堆破烂货!早已遗臭万年,不可提起!将人教导得都学会了抵挡神的花招,‘循循善诱’的国家教育使人更加悖逆神。就神所作的每一部分工作都相当艰难,神在地作的每步工作都叫神难为情……人都犹如‘纸老虎’一样不敢招、不敢惹,轻轻一碰就会反咬一口或者会跌倒、失迷,似乎稍不注意人都会老病复发,或对神不理睬,或跑到‘猪狗’爹娘身上享受其身上的污秽之物。多大的拦阻!神作工作几乎一步一次试探,每次几乎是带着极大的危险作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从神话中让我深深地明白这个世畀几千年来被魔王践踏死尸遍地,魔王将人的全身捆得结结实买,魔王将人的双眼蒙蔽着,魔王将鬼城看守得如些严密,象是一座攻不破的鬼城,住在鬼城的人怎能看得见神的到来?怎能享受过神无私的爱?怎能懂得人间的凄惨之状?怎能明白神的心意?神道成肉身隐秘降临,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根本不欢迎神的到来,魔王对神恨之入骨甚至將无辜的人类骗得团团转,魔王将人教育得都成了抵挡神的人类,魔王用各种各样的花招蒙蔽了神的百姓,这些宗教信仰自由,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公平公正,安慰温暖在哪里?魔王不许神来到自己造的地方游荡?活在黑暗中的人类根本不明白神的一番良苦用心,神忍受极大的痛苦将被撒但败坏的人类救起。五千年的文化历史浓厚的封建迷信思想将人灌输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根本没有人领受神的话,人都没有智觉,麻木痴呆的人都变成了抵挡神悖逆神的人。神的每一步作工都相当艰辛相当危险,神的每一步作工都是为了人类。

后来教会安排有环境的人一起聚会,不能跟教会的弟兄姊妹有任何联系桕带来环境,还说你们自己传福音自己浇灌,教会带领分给我们一些回访的名单叫我们自己去回访,此时我软弱了,不知咋办?在回访当中也是应付糊弄,心里担惊害怕,大家推来推去谁也不想第一个去,以前的积极心没了,变成了互相埋怨,抵触。每一次出去尽本分丈夫总会用恶毒的言语来攻击我,渐渐地我不想出去尽本分了,我把自己关在家里谁也不见,情形越来越不好,每天像行尸走肉似,后来丈夫也看出来了就对我说:“你不要把自己关在屋里像个死人似的,你可以出去找你朋友去,我不会拦阻你了随你便吧!你去照照镜子你还像个人吗?”丈夫的话一下子把我打醒了,我心想:“我是信神的,这样下去不是中了撒但的诡计吗?”于是我向神祷告:“神啊!我不想呆在家,我要出去和弟兄姊妹一起尽本分,因我有环境怕给弟兄姊妹带来环境,愿神来给我开辟出路。”2013年3月份的的一天旱上 有姊妹来通知说:有环境的弟兄姊妹—律离家三个月。我—听二话没说就带了点钱和换洗衣服离家了,在离家的日子里,每天提心吊胆,心惊肉跳,还得半年搬一次房子,在离家的二年多的日子里不知搬了多少次家,还得受气按骂。“记得有一次,有一姊妹愿意把自己的房子施舍给教会用,于是教会安排我去住,因我有环境出去尽本分都是戴着冒子进出,日子过得紧张希希,生怕后面有尾巴,在路上有警车过一棵心就提到嗓子眼了。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5,28,招远案件》在电视上一播放,姊妹房子隔壁住着姊妹的姐姐,姐姐对妹妹说你家住的这个人太可怕了,每天带着帽子像个蒙面人似,到时把我们给杀掉了也有可能,你赶快把她赶走,因为电视上在放你们信全能神的人把人杀了。”姊妹(没主见,不追求)信以为真就告诉了带领,那样一来又得搬房子。还有-以住进去不到一个月,隔壁那户人家给派出所的警察抓了(搞传销的),警察爬上围墙往我们这里东张西望,我们当初是被这些警察抓的,生怕警察认识我们,于是我们另找房子搬家。大红龙载脏陷害,造谣生事这是它的惯用伎俩。大红龙自己杀人把一切罪名都嫁祸于信全能神的人。环境一天比一天紧,有时搬到一个地方晚上连灯都不敢点,说话也很小心生怕被别人听到,脚下不敢发出声音,日子真的好难过,晚上一听狗叫以为是大红龙来了。后来又来交通环境说:大红龙在村里村外,十字路口,各个街道,大街小巷都装了摄像头,在电线杆上装了监控器,这样一来真是插翅难飞。于是我向神祷告说:“神啊!万事万物都在您的手中,大红龙那些破烂物根本起不到啥作用,一切都在您的眼目鉴察之下,今天我出去尽本分,心里终归有点害怕,愿您加给我信心除去我胆怯惧怕的心,愿神赐给我聪明与智慧。”交通讲道里说到:“在大红龙权下,那人都不是人哪,连动物都不如,大红龙就是这么凶残、没有人性,就像野兽、恶魔一样,那就是不可理喻,你跟它没法讲理,它不讲理。……现在还有很多人受大红龙的逼迫、迫害、辖制不能尽本分,心里痛苦万分,就盼望有弟兄姊妹和他们接触,给他们交通交通真理,但是不行,因为他们受限制。大红龙的眼睛太多,到处都在监视、控制,每一个街道上、每一个村头、每一个路口都有监控器,专门监视陌生人进城,大红龙把国家统治得像铁桶一样针插不进、水泼不进。你说大红龙这么统治人类,这算啥方式,给人一点儿自由了吗?哪有一点儿自由啊,到亲戚家串门都不行,到那儿还得登记,进城打工还得办暂住证,层层设卡,步步限制。大红龙这东西在监控人上可是下了大功夫,它利用西方提供的高级监控机器来监控整个中国的人,在各种电线杆顶上、房顶上都给装上监控器,你在那儿瞅着没看见人,它在监控室里都看清楚你是谁了,这家跟谁来往,来的这个人要找谁、进哪个门,它都知道,这家伙监控才厉害呢。你说大红龙控制人控制到啥程度了!它这么控制人就是为了限制神的作工,限制神来拯救人,它就怕人归向神,这东西极其害怕真理,所以它与神那是势不两立,疯狂地抵挡神,疯狂地迫害、逼迫神的选民,这个东西太可恨了!你看大红龙统治人类的手段多卑鄙,多恶劣!它恨不得把每一个人的脖子上都拴个绳,都给你身上放个什么仪器,你走到哪儿它都能用电脑监控你。你看撒但统治人类是不是挺卑鄙呀,人一点儿自由都没有。大红龙坏到什么地步了?真是坏到极处了,人想象不到的坏道道它都能想出来,都能做到。这家伙坏到啥程度了?太坏了!它卑鄙到什么程度,恶毒到什么程度?都是登峰造极,人类还没有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它的坏,你说它坏到这个地步了还没法形容,没有合适的言语来形容大红龙的恶毒,现在把语言学家请来他也找不着合适的词。”

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三集?背叛大红龙对于蒙拯救的真实意义》大红龙什么阴招都会使出来,真是到了登峰造坡,人想不出来的事大红龙会想出来,大红龙角角落落都按装了监控器,让人进不来出不去,大红龙利用社会上的那些“闲散人员”,在马路上,村口,小区,街道里层层设卡,提防陌生人进入,大红龙害怕真理害怕神,大红龙害怕神来拯救人,大红龙害怕人被神救后都来敬拜神,而不去拜它,在大红龙国家生存没一点自由,人权也没有。有多少弟兄姊妹因受大红龙的控制,限制,监控不能出来尽本分,心里痛苦万分,这都是大红龙这魔王害的,真是罪大恶极下无底深坑。

我真是恨死了大红龙,我和大红龙不共戴天,是大红龙害得我至今都不能回家,骨肉分离。二年多没回家了,有姊妹捎信给我说:你妈住院了,后来你爸也住院了,怕带来环境不敢去见。这次有事回了一趟家,回家就被丈夫骂,丈夫说:“你们信‘全能神’的人都不要家?村里的人个个都在骂你,你这个人真的不要脸,随便什么人家里都会去传,村里的人都到我这里来告状,我说:你们当初可以把她赶出去,也可以打她出去。现在我求求了不要再信“全能神”,这次再被抓住是要判刑的。”回家第三天我出去了回家晚了点,丈夫就骂我你还在信“全能神”,你给我死出去。当晚我跟女儿说:“妈明天出去后就不回家了,你自己要照顾好自己,妈希望你好好信神。”以前我是父毋眼里的“乖乖女”,公婆眼里的“好媳妇”,丈夫眼里的“好妻子”,女儿眼里的“好妈妈”。现在父母骂我不尽孝道,没良心。婆婆说我是坏媳妇已经死了。丈夫骂我:以前那么聪明的一个人,现在会变成这么笨,什么人的话都听不进去。女儿说:别人孩子有父有毋其乐融融,我也想这样。我的好朋友对我冷眼相待。

这一切都是拜大红龙所赐,是大红龙的杰作伤天害理。下面附上一首经历诗歌

203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壮志面对群魔吼,

艰难跋涉心更坚。

真光照耀,死何所惧。

人类太凶残,哪能容下神,

我发奋做人,跟从神。

做人真不易,信真神更难,

撒但紧追逼,无枕头安息。

事奉神是天经地义,

撒但真卑鄙,我怒火高万丈。

魔王伎俩正是地地道道撒但相,

我不能屈膝撒但,

苟且偷生做神叛徒成犹大。

受尽磨难苦,度过黑暗夜,

宁死不屈服,为神争荣光,

迎接神显现。

我望见公义已露头,

黎明前夜晚,

恶魔垂死挣扎来为神效力,

成全子民为神作见证,

我更要体贴神心,

在神家中竭尽全力报效神,

用我爱神心,发出光和热,

尽最后忠心,见证荣耀神,

我心已满足。

尽最后忠心,见证荣耀神,

我心已满足。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您的内容将需要由版主批准

访客
您以访客身份来提意见。如果您有帐号,请登入
回覆主题...

×   贴上为丰富文字.   贴上为纯文字来代替

  只允许使用75个表情符号.

×   您的链接已自动嵌入.   显示为一个链接来代替

×   您之前的内容已恢复.   清除编辑器

×   您无法直接贴上图片。要从网址上传或插入图片。

载入中...
登入来追随这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