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讨论区
登入来追随这个  
听话+见证

代发:在仓房里度过的那个冬天让我体尝到了神爱的温暖

已推荐文章

北京是大红龙国家的心脏,大红龙为了维护自己的独裁统治,对外来人口以及宗教信仰控制的尤为厉害,在公交车站、广场、写字楼、旅游景点等人流密集的场所都有便衣警察常年蹲点监视,大红龙还利用手机等通讯设备定期的给用户发短信,警告广大市民一旦发现陌生可疑人员立即拨打110报警,对提供有价值线索的人给与现金奖励,最卑鄙的是大红龙还利用各个居民小区的保安、门卫、开电梯的人和那些爱管闲事的住户做他们的眼线监视小区住户,一旦谁家来了陌生人,这些眼线就死皮赖脸的来上门询问:“你家刚才谁来了?哪地方来的亲戚啊?叫什么名字啊?以前怎么没见过啊?”甚至这些眼线会在门外堵截这家不信的家人,诈他们的口供:“你家是在**有亲属吗?他叫什么名字啊?”一旦回答的有出入这些走狗就赶紧去报告街道居委会或者片警。如果谁敢不回答他们,这些眼线就会肆意的编造各种荒唐的说法四处散布,抹黑你的名声,发挥他们“吐沫星子淹死人”的本事,最终让你乖乖就范,以后他问你什么,你就得说什么。为了严密监视控制民众的思想和行为,大红龙使尽浑身解数,在北京布下了天罗地网,但就是在这个针扎不进、水泼不进的鬼城,全能神的作工却仍然丝毫未受拦阻。

2007年我在北京尽本分,教会给我安排到一个老姊妹家住,老姊妹住的是电梯楼,靠近老姊妹家这侧的四家住户中,其他三户对老姊妹独自一人在家的情况都了解,一旦发现有陌生人出入就会来老姊妹家过问,甚至在屋里听见别人家有敲门声他们都赶紧在防盗门的门镜里看看是谁家来人了、是什么人来了,而且这三户都是在公安局上班的民警或者领导,平日里都很熟悉,所以老姊妹家就成了他们共同的监视对象,所以老姊妹一直没能尽上本分。因为我和老姊妹的外孙女年纪相仿,我便以老姊妹外孙女的名义住进了这个被严密监视的家里,我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住处,老姊妹也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本分,她详细的跟我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家庭情况,怕我被别人盘问时答对不上来,我每天早出晚归时都尽量避开上下班的高峰,免得和同一个楼层的人一起上下电梯被人盘问、盯梢,可就是这样大红龙的爪牙还是渗透进来了。一天我尽完本分回接待家,到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一进屋老姊妹急忙跟我说:“小姊妹我跟你说,今天早晨我出去扔垃圾,我没坐电梯,是走楼梯下去的,刚一拐进楼道我看见一个穿制服的人站在那鬼鬼祟祟的,我一看这人不是我家这三户邻居,我就问他干什么的,那个人说不干什么,等我扔完垃圾带回来这个人就不见了,你说咱家是被大红龙盯上了吗?”我听完心里“咯噔”一下,便对老姊妹说:“姨,你这么一说我也不敢确定大红龙是不是专门来盯着咱家,这边除了咱家以外其他三家都是公安局的,警察不可能盯着警察,所以这事是很蹊跷,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先搬走吧,你自己在家多祷告神,让神来显明,过几天我再回来看看,如果没事就更好了,好吧?”就这样我急忙收拾自己的东西,从老姊妹家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我拎着两个兜子走在马路上,公交车都快收线了,马路上空无一人,向远处望去已经没有太多的灯光,人都已经入睡了,半夜三更的我能上哪去借个宿呢?总不能在马路上站一个晚上吧?那我还不冻成冰棍了?去旅店住我一个女孩又不安全,更何况我的包里还有一些神话书籍,站在四通八达的十字路口我却不知该往哪走,寒风呼啸着在耳边刮过,但寒意却落在了我的心上,低头看看自己,心酸油然而生:看看这幅落魄的惨样,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怎么混成这样了呢?尽本分就落得这么个结果?如果当初好好上班的话,那些高楼里面温暖的家不也有一个是属于我的吗?可是现在……就在这时里面一个意念闪过:这不是要背叛神吗?我一下子才回过神来,站在那心里赶紧默默地向神呼求:“全能的神啊,感谢神你保守我的心能不中撒但的诡计,神啊,现在这个环境临到我是你的许可,我相信神你所作的都是好的,只是我肉体软弱,总是怕肉体受苦,神啊,愿你能保守我不说埋怨你的话、不做背叛你的事。”就在这时我想起神话说过:“人子都没有枕头之地,你怎么会有安乐之所呢?”《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做衬托物呢?》我的心里一震:对呀,为什么肉体一受点苦我就要把责任推到神的身上呢?圣洁无辜的神来到地上不早已体尝过被大红龙政府逼迫、追杀的苦了吗?难道基督所受的苦还要推到父神的身上吗?不能,绝对不能!这时我想起全能神的话说过:“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②,捕风捉影③,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备森严④,天外的世界有谁能看到?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将人的双眼都蒙蔽了,将人的双唇紧紧地封上,这魔王横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犹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而这帮看家狗怒目圆睁,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机将其一网打尽,再没有‘安乐’之地,这样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见过神?哪里享受过神的可亲可爱?哪里懂得人间之事?谁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难怪神道成肉身隐秘万分,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不把神放在眼里,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将无辜的人类勾引得昏迷不醒。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对神的工作有谁拥护?对神的工作有谁抛头颅,有谁洒热血?祖祖辈辈、传宗接代受奴役的人又将神毫不客气地奴役起来,怎能不叫人气愤不止?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头,万古的罪恶记在心头,怎能不叫人恨恶?为神报仇雪恨,将这神的仇敌彻底灭绝,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乱踢乱闯!现在是时候了,人早将浑身的力量都准备好,将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价都为此奉献,撕破这魔鬼的丑恶的嘴脸,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难的人从痛苦中奋起,背叛这老恶魔!为何将神的工作拦阻得滴水不漏?为何用各种花招来欺骗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为何强行压制神的到来?为何不让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荡?为何将神追杀得无枕头之地?人间的温暖在哪里?人间的欢迎在哪里?为何让神苦苦巴望?为何让神声声呼喊?为何逼得神为爱子担忧?黑暗的社会,狼狈的看家狗为何不让神随便出入他造的人间?活在苦难之中的人为何不明白?为了你们神忍受极大的痛苦,忍痛割爱将自己的爱子、自己的骨肉赐给了你们,为何你们仍是置之不理?在众目睽睽①之下弃绝神的到来,拒绝神的友情,为何这样无良心?这样黑暗的社会你们愿意忍冤下去吗?为何不将千古的仇恨充满肚腹,而是将魔王的‘狗屎’装满肚腹呢?”《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至高无上神降卑为人来在人间作工拯救人,总是遭到败坏人类的疯狂的抵挡与驱逐,恩典时代主耶稣作工在信奉耶和华的国家却惨遭执政掌权者的杀戮和追捕,逼得主耶稣说出“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人子却没有枕头的地方。”(太8:20)今天神第二次道成肉身来在无神论的国家——中国作工作,更是遭到了中国执政党的百般陷害和追捕,大红龙政府口里喊着“宗教信仰自由”,但却只是允许人信假神、拜魔鬼邪灵,位于北京市中心的雍和宫每天香火都很旺盛,平民百姓、政府高官、明星大腕都去那求运请愿,烧纸烧香的气味和烟雾飘出去很远,政府却不说这是污染环境,也不说那是迷信活动,反而大力宣传、弘扬佛教文化,制造“宗教信仰自由”的假象蒙蔽百姓,其实这些都是它掩盖自己恶行的幌子,因为大红龙政府对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一直是极力的造谣、陷害,而且给信真神的人都扣上反革命的帽子,利用监控器、居委会、保安、片警、便衣等各种途径对这些人实行严密监视,大红龙恶魔和它们的帮凶走狗想跟踪你就跟踪你,想盘查你就盘查你,想搜身就搜身,想抄家就抄家,想栽赃就栽赃,想定罪就定罪,在中国根本没有任何的信仰自由和人身自由,大红龙口口声声说什么“信仰自由”,说什么“维护公民合法权益”,这纯粹是它“挂着羊头卖狗肉”的谎言欺骗,是愚弄人民的把戏、伎俩!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都是欺骗人、蒙蔽人的鬼话!今天的遭遇让我真正见识了它与神为敌、倒行逆施的真实面目,大红龙监视、逼迫信全能神的人并不是因我们真做错了什么,因为它们不是针对我们这些基督徒来的,实际上它们是针对神来的,它们不允许神来带领神带领、养育的这个人类,也不允许人类敬拜主宰万物的造物的主,大红龙企图在中国建立“无神区”,让人永远把它当成神来对待,以此达到它永远霸占、奴役神选民,永远维护它独裁统治的卑鄙野心。所以他们视神如仇敌,它们深怕人都在神话的呼唤中苏醒过来,认得全能神就是造物的主,大红龙恨神来在中国拯救这班被它牢牢掌控的多年的人,更狠这些原本被它蒙蔽的人归向了造物的主,大红龙似乎与神有不共戴天之仇,狠下毒手要取缔全能神在地的作工,那我跟随基督不也必定要被大红龙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吗?基督尚且无枕头之地,我又怎么能有安乐之所呢?想到这我的心一下子亮堂了,若不是今天这样的遭遇我不会认识大红龙的真实嘴脸,我也体会不到神为了拯救中华大陆这班受苦最深的人所付出的代价,今天我能在基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有份这更是我的荣耀,是神对我莫大的高抬,神话语的开启像一股股暖流温暖着我的心,神话语的激励给了我无穷的力量坚固了我的信心,让我一个单薄的弱女子变得坚强起来,我向神祷告说:“全能的神啊,我向你献上感谢和赞美,感谢神能让我体尝无枕头之地的痛苦,否则我永远都不会明白神为了拯救我们到底付出了多少代价、忍受了多少痛苦和屈辱,我也永远都不会知道真正拦阻我信神、企图吞吃我的仇人就是大红龙,全能的神啊,我愿意背叛大红龙,决不再把肉体安逸放在心上,无论肉体受多大的苦也决不再埋怨神。神啊,以往教会能给我安排住的地方我感谢神,今天我没有地方落脚我更感谢神,因为是这样的苦境让我的心离神越来越近,神啊,我现在无处可去,因为弟兄姊妹家几乎都是半信家庭,这么晚了去敲门会给人家带来难处,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合适,如果神命定我在马路上站一晚上我也顺服,只愿神能将你的心意向我显明。”

祷告之后我的心很平静,这时我心里忽然有个想法:教会李姊妹刚从外地回来,现在还没有本分,而且她又愿意接待,我可以去她家看看。我赶忙搭上去她家的末班公交车,一路上我心里像揣了个兔子一样怦怦的跳个不停,心想:万一姊妹今天不在家怎么办?万一她不信的家人不让我住怎么办?就算今晚我有地方住了,那明晚怎么办哪?心里越想越乱,这时我意识到是撒但又开始扰乱我的心思,让我怀疑神的主宰全能了,我赶紧向神默默地祷告:“神啊,我现在心里七上八下的,因为我对你的信心太小,深怕到姊妹家之后希望破灭,因为这是我唯一的出路了,所以我很紧张,神啊,我看不透这些事,也决定不了这些事,既然是出于神的开启和引导我愿意绝对的相信、绝对的顺服,我不想去猜疑,即使去了我还是没地方住我也顺服,愿神保守我的心不在对神有任何要求。”下车后我朝李姊妹家走去,远远看见她家还亮着灯,感谢神这么晚了她家还没睡觉,走近一看她家的大门是开着的,我心里高兴极了,否则夜深人静敲门会惊动他她家的邻居。可是我走进院子隔窗一看,只见李姊妹的丈夫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我便停下了脚步,心想:这么晚了我要是冒冒失失的进屋里,万一姊妹不在家我怎么说呢?再把人家吓着了可怎么办?想到这我赶紧退到了大门外,心里一个劲的呼求神的帮助,果然没过十分钟,姊妹家的房门开了,我听出说话的人正是李姊妹,迎着灯光看过去原来是李姊妹送她家的邻居——教会的赵姊妹,我悬着的心一下子落地了,神太全能了!我赶忙走上前去,两个姊妹看见我都是一愣,李姊妹惊讶的问到:“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我小声回答到:“赵姊妹你先回家吧,我找李姊妹有点事。”李姊妹把我领到院子里我拉住她说:“姨,我住的老姊妹家可能被大红龙的警察盯上了,我今晚得在你家住一宿了。”李姊妹爽快的答应了,说:“行啊,进屋吧,咱俩在炕上住,让我家你姨夫在客厅的床上住。”我赶忙加了一句:“姨啊,我不是光住一晚上啊,这一下子也找不到合适的接待家庭,没准我得在你家住一段时间,要是我现在和你一起进屋,你家我姨夫就知道我是信全能神的了,如果你家那些爱管闲事的邻居问我是谁,你家我姨夫就得直说,那我就没办法在你家住了。”李姊妹想了想对我说:“姊妹,那就得委屈你了,你先在我家仓房将就这一个晚上,明早在你姨夫出门干活之前你先走,等晚上你姨夫回来我就说你是我招的房户,这样你就能在我家常住了。”我说:“行,就照你说的办。”姊妹悄悄地把我领进了她家的仓房,仓房平时只是用来堆积一些生活杂物,没有任何的取暖设施,墙壁只有一层砖的厚度,红砖、黄泥还裸露在外面,三、四平米的空间只有一张单人床,铝合金的门因为时间太久也关不严,深冬的北风顺着一指宽的门缝呼呼地往屋里灌,姊妹给我铺上了仓房里仅有的两床被和一个电热毯,我没脱衣服就钻进了被窝,虽然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和棉裤,但是根本挡不住刺骨的寒气,躺在被窝里我紧紧地蜷缩成了一团。不一会姊妹蹑手蹑脚的推门进来对我说:“我把我的CD机和诗歌光盘给你拿过来了,这个时候人最需要神话了,你听一会吧,明早起早我来给你开大门,让你先出去。”我应了一声,姊妹就回屋了,打开CD机播放的刚好是第537首神话诗歌《神对人就是拯救》:“人如果在里面总有异象存在,里面便透亮、踏实了,对这些事能定准了,你会说:‘神他不是害我,不是故意看我的笑话,不是故意侮辱我,虽然话说得是严厉一点,是很扎心,但他都是为了我,仍是在拯救我,仍然在体贴着体贴着我的软弱,他没用事实来惩罚我,我相信神是拯救。’你若真有这个异象,就不至于跑了,你会想到你良心过不去,你的良心受谴责,想想你自己所得的那么多恩典,听了那么多话,能白听吗?谁跑你也不能跑,别人不信你也得信,别人弃绝神,你得维护,你得见证神,别人毁谤神,你不能毁谤神。神对你再不好,你也得对得起他,你应该还报他的爱,你得有良心,因神是无辜的。他从天来在地上作工在人中间,已是受了极大屈辱了,他是圣洁的,没有一点污秽,来在污秽之地,他得忍受多大屈辱?作工在你们身上,还是为了你们,作工在你们身上,还是为了你们,你得有良心!”听完这首诗歌我已经是泪流满面,我强忍着不哭出声来,但是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愧疚,神的话就像利剑一样扎在我的心上,又像是良人的劝勉之言安慰着我的心,回想自己在老姊妹家住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感谢神的心,总觉得我离开自己的家尽本分,教会给我安排住的地方是应该的,安排的家不好才是不应该的,我明明是为了自己蒙拯救来信神,却反过来要求神必须得对我呵护有加,这时我想起了神话说:“当你们合家欢乐的时候,你们想到你们并未忠于我一次吗?这时候你们不为此而痛苦吗?”《话在肉身显现·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是啊,当我有衣、有食、有地方住的时候,我从来没想过神道成肉身的来在地上,此时此刻是否有人接待他呢?基督有地方吃饭吗?基督有地方住吗?基督有棉衣过冬吗?自私卑鄙的我从来没体贴过神的心,只是肆无忌惮的要求神来爱护我、关心我、照顾我、体贴我,而且还觉得自己的要求是合理的,得到的关心和照顾是应该应分的,是我撇家舍业、辛辛苦苦尽本分应得的,我不是人!我该受神这样的审判和击打,在神的烈怒的审判之中我看到了神的怜悯和慈爱,神并不是想看我走投无路的笑话,也不是为了让我在外面挨冻以消他的怒气,神在被我遗忘、被我勒索伤害的同时还在体恤着我的软弱,神没有按我的过犯来惩罚我,也没有真正的把我逼上绝路,而是奇妙的安排李姊妹出门送客遇见我,让我不管怎样还能有个落脚的地方,想到这我跪在神的面前向神祷告:“全能的神啊,我向你献上感谢和赞美,感谢神在我最软弱的时候能将你的心意向我显明,我是一个逆子,本该遭你击杀,但是神你怜悯了我,将天上的火焰显给我却不忍心烧到我,神啊,此时我不觉得我孤单,因为有神在我身边开启引导我,我也不觉得自己多可怜,因为有基督在陪伴我这个蚂蚁不如的人受苦,神啊,是你冒着生命危险道成肉身在中国,我才有机会去认识造物的主有多圣洁、多可爱,以往我自私卑鄙没良心,总是无理的要求神、肆无忌惮的勒索神,今天我看到了自己的丑相,我不会再这样无耻的活下去,我愿意在你面前立下自己的心志:无论我的肉体受多大的苦,我绝不灰心、绝不埋怨,愿将自己献上安慰神的心,谁跑我也不能跑,谁不信我也要信,因为我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我认识到了自己给神带来的伤害与打击,我看到了神拯救我良苦用心,我不能再没有良心了。”那一刻我似乎忘却了寒冷,心里别提多幸福、多快乐,思念着神的爱、思念着神的高抬,不知不觉我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姊妹推门进来就急忙问我:“姊妹,你冷没冷啊,冻坏了吧,这一宿我也没睡好觉,就惦记怕给你冻坏了。”我笑着说:“一点也没冷,你不推门我还不会醒呢。”就这样我以房户的名义在姊妹家的仓房里面住了将近两个月,每天早晨醒来洗脸盆里的水都已经冻成一个大大的冰坨子,每天晚上回家姊妹偷偷给我送过去的饭都已经上了一层冰碴,可是神奇的事情就在这时发生了,以前我有胃寒病,喝凉水、吃凉饭都会吐酸水,还有风湿性关节炎,夏天也要穿长裤和袜子,冬天穿两条棉裤、抱着热水袋,可小腿还是“像死人的腿一样”冰冰凉,凉的心都感觉疼,可是在仓房住的那段日子里,带冰碴的饭把我的胃寒病治好了,门缝呼呼灌进来的风把我多年的风湿病治好了,我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赞美神的奇妙和大能,更无法赞美神的美善和良苦用心。

全能神的话说:“在你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受到法律的保护,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难处是人也都不理解你们,不管是亲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们。当神“不要”你们时,你们在世上根本没法生活下去,但就是这样,人仍不舍得离开神,这是神征服人的意义,是神的荣耀。你们今天所承受的高过历代的使徒、先知,甚至高于摩西、高于彼得。福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得着的,得付许多代价,那就是你们得具备被熬炼的爱,具备极大的信心,具备神所要求达到的许多真理,而且能够面向正义,不屈不挠,而且有至死不变爱神的心,需你们的心志,需你们的生命性情变化,你们的败坏得医治,接受神的一切摆布,不埋怨,甚至能顺服至死,这是你们该达到的,是神的最终目的,是神对这班人的要求。他既赐给你们,他也必要向你们索取,他也必向你们提出合适的要求。所以神作的一切都不无道理,从此看见神为什么一再作高标准、严要求的工作,所以你们对神要充满信心。”《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作为一个在大红龙国家跟随末后基督——全能神的基督徒,活在大红龙的白色恐怖之下每天都心惊胆战,为了能跟随基督走信神的路还要冲破大红龙设下的道道关卡,但是神的智慧恰恰就在此处彰显出来,大红龙的险招诡计不但没有拦阻神拯救神选民的脚步,更为神得着神选民的心效了一步好力,没有大红龙的逼迫我不会恨恶大红龙,没有大红龙在中国民众心里撒下的抵挡神的毒种,我根本没有机会经历神这样公义的审判刑罚,更没有机会认识神的可爱与美善,一切荣耀归给全能神!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您的内容将需要由版主批准

访客
您以访客身份来提意见。如果您有帐号,请登入
回覆主题...

×   贴上为丰富文字.   贴上为纯文字来代替

  只允许使用75个表情符号.

×   您的链接已自动嵌入.   显示为一个链接来代替

×   您之前的内容已恢复.   清除编辑器

×   您无法直接贴上图片。要从网址上传或插入图片。

载入中...
登入来追随这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