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Sign in to follow this  
Rainbow

八、在做诚实人上你有哪些具体的实行法?你认识说谎话有几种吗?你的心向神敞开了吗?

Recommended Posts

欢迎参与神家安排的十道真理考核题交通!

 

八、在做诚实人上你有哪些具体的实行法?你认识说谎话有几种吗?你的心向神敞开了吗?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Guest 渺小小

八、在做诚实人上你有哪些具体的实行法?你认识说谎话有几种吗?你的心向神敞开了吗?

 

神话说:“你看人背后跟神祷告、背后跟神认错也好,或者是悔改也好,或者是解剖自己的败坏性情也好,他怎么说都可以,因为人闭着眼睛什么也看不着啊,就像跟空气说话似的,他就能亮相,自己怎么想的,或者当时怎么说的,什么样的存心,怎么样的诡诈,都能说出来;但如果让你跟人去亮相的时候,你可能就没有这个勇气了,你也没有这个心志了,因为你拉不下那个脸,你剥不下那个面子,这就很难实行了。……当然得亮相了。你不亮相、不解剖怎么能证实你承认自己是真实的诡诈人呢?”(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应该与人敞开亮相》)面对神的这段话结合现实生活中我的活出不仅感到羞耻更感到无地自容,借着这道真理的考核题,让我不由得想起在几年前发生的一件事,至今让我没齿难忘,切实体会到自己在做诚实人方面,在弟兄姊妹面前敞开亮相有多大的难度。回忆以往再结合最近我的表演,我想做一个彻底的反省,倒空自己,与自己弯曲诡诈的撒旦本性做一个彻底的决裂,立志做一个神所要求的诚实人,这样也不白做一回人。

 

记得一件事发生在14年,我们几个姊妹在一次聚会时,对其中的一个姊妹有了些分辨,她不但一手在抓钱,一手还在抓真理,我们几个姊妹都给她交通让她赶快做出果断的选择,是继续上班赚钱(注:不是正当的职业,有点欺骗性!月收入一万多元,最后导致她被政府追查,四处躲藏。现在流落得钱没钱,家没家。)还是赶紧放下钱财追求真理!如果她再这样继续下去我是不愿再和她有任何的来往,我就亮明我的观点,又问当时在场姊妹的意见如何,她们几个都异口同声地说:“我们也不愿和她在一起聚会!她就不是个信神的人!”我听了她们几个的回答,就对其中的一个姊妹不放心,觉得她心里很活,说话总是不算数,还会对那个姊妹献好心,我就用自己的计谋手段,做了手脚,把我的MP5录音偷偷打开对她们的话进行录音,意思是这个姊妹再来找我时,我就可以告白地说不是我一个人要离开她,而是几个姊妹都是这样的表决,这样我可以不得罪她,也给自己留个后路。过不其然,几天后这个姊妹来找我,问我啥时还聚会!我就给她表明了我们几个人对她的态度,我说:“不是我一个人不想和你在一起,而是几个姊妹都同时表态了!你若要是不信,我可以给你放放录音吧!”我的话音刚落,她觉得没人和她一起聚会就流着泪走了。

 

等我们下次聚会时,其中一姊妹就给我透漏说:“某某给我说,你这人咋这么诡诈呢!你是不是把我们说的话都偷偷的给录音了!你真的是把我们的话给录音了?你到底是录音了没有?”我回答说:“我没有录音,只是给她那样说了说,她就当真的了!”我用慌话遮掩自己后,心里在琢磨,我就知道某某会失信,说话不算数,我才留了个后手,取了个证据,这个录音就是针对她做的。果不然,这个姊妹真的去找她了,我就知道她说话容易反弹。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事,我感到事情要败露,不但没有给那个不信派的姊妹弃绝,恐怕这次我要是承认录音了,这次可是要弃绝我呀!这弃绝的滋味可是不好受呀!本来神的要求就是让我们做诚实人,神也很喜欢诚实人,我也应该做个诚实人,姊妹都问我了,我也应该向姊妹承认,不应该在遮遮掩掩的,明明我做了,怎么就不敢向她们承认呢!但这次可是不同,我要是给她们说实话了,做了诚实人,她们肯定会弃绝我,当时没想到我的这点小动作她们竟把它看得这么严重,给我无限上岗上线。我录的目的不是为别的就是针对那个糊涂的姊妹,我就知道她心口不一靠不住,这次说啥也不敢承认了。事情虽然是被我应付过去了,虽没人再提起这事,但我心里总有一种不安责备的感觉,觉得我虽把丑事给遮盖了,但是在神要求我们做诚实人这方面,我向神的答卷还是个零分。我还以为我很聪明,岂不知我这个行为是最卑鄙最可耻的,不但不是个诚实人,而是一个地道的诡诈人,那神还会放过我这个手脚不干净的人吗!事情过后我的心里好像怀揣了只兔子一样总觉得有点忐忑不安,觉得自己里面被黑暗遮盖不干净,不踏实,总有控告,觉得自己抬不起头,无言面对神,也感到欺骗的行为是可耻的,更没有平安喜乐。觉得搞欺骗不是正道,不是正常人性里该具备的性情实质,所以很痛苦。我虽欺骗了姊妹觉得自己手腕很高,说话很婉转,没有露出丝毫的蛛丝马迹,但是心灵里一直在控告!它就像一根刺扎在我的心里,我也想找个机会给姊妹们摊牌一下。意识到自己欺骗的行为很可耻,是见不得人的,是低贱的,很厌憎自己,欺骗了姊妹后良心不安、很受责备,就是没有勇气剥不下面子给姊妹坦白亮相。

我也想亮出来,不亮出来心里一直不踏实,觉得自己这么卑鄙,可又一想一旦我承认了她们一定还会弃绝我!我决定把话埋藏在深处,说啥也不能向她们几个承认。尽管神的话一直不停地在心里反反复复开启引导我,但我为了太顾及维护我的虚浮脸面我还是失口否认,神的圣洁的话虽一次次、一遍遍地审判刑罚我:“第二,你们都应当知道神喜欢的是诚实的人。神有信实的实质,所以他说话向来都是可信赖的,他作事更是让人无可挑剔、无可疑义的。所以他喜欢对他绝对诚实的人。所谓诚实就是能把心交给神,凡事都不对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开,不隐瞒事实,不做欺上瞒下的人,不做仅仅是讨好神的事。总之,诚实就是做事、说话不掺水分,不欺骗神,不欺骗人。不过,我所说的很简单,但对你们来说却是难上加难。有许多人宁可下地狱也不愿说诚实话办诚实事,这就难怪我对这些并不诚实的人另作处置了。当然,我很了解你们做诚实人的难度有多大。因为你们都很乖巧,都很擅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样我的工作就简单多了,因为你们都各揣心腹事,那好!我就将你们一个一个都放在灾难中接受一下火的“教训”……若你的说话有很多辩解与无用的表白,那我说你是一个很不甘心实行真理的人。若你有很多隐私难以启齿,若你很不愿意将自己的秘密也就是自己的难处与人敞开来寻求光明之道,那我说你是一个很难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个在黑暗中难以露出头脚的人。若你很喜欢寻求真理之道,那你是一个在光明中常活着的人。若你很愿意做一个神家中的效力者,默默无闻,勤勤恳恳,没有索取,只有贡献,那我说你是一个忠心的圣徒,因为你不求报酬,只做诚实的人。若你肯坦白,若你肯全部花费你的全人,若你能为神牺牲性命而站住见证,若你是一个诚实得只知道满足神不知道为自己着想或索取什么的人,那我说这些人就是在光明中得到滋润的人、在国度中永存的人。你知道在你身上有没有真实的信,有没有真正的忠心,有没有为神受苦的记录,有没有对神绝对的顺服。若你没有这些,那在你身上还有悖逆、欺骗、贪心、埋怨,因为你的心并不诚实,所以你从来就得不着神的赏识,从来就没有在光明中存活。一个人的命运到底会怎样,关键在乎这个人有没有一颗诚实而且是鲜红的心,在乎这个人有没有纯洁的灵魂。你是一个很不诚实的人,是一个心地很恶毒的人,是一个有肮脏灵魂的人,那你的命运的记录定规就是在人被惩罚的地方。若你说你自己很诚实,但你从来就干不出合乎真理的事情来,从来就不会说一句实话,那你还等着神来赏赐你吗?你还希望神把你当作眼中的瞳人吗?这不是太离谱的想法吗?你在凡事上都欺骗神,那神家还会容纳你这样的手脚不干净的人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 诫 三 则》)面对神利剑的话对照我的言行,心里跟刀绞一样,两种态度在心里一直争战着,翻腾着,徘徊着,交织着。总在琢磨着是向姊妹敞开呀!还是捂起来呢!要是不向姊妹们亮相吧!我虽骗了姊妹,但是我可骗不了神呀!因为神检查人心肺腑,就是人的心思意念神也察看的清清楚楚。尽管神的话一直在开启我,但我还是把这事在心里藏了许久,虽然也想实行做诚实人,但就是没有这个勇气,也没有心志去面对,就如神揭示的话:“当然,我很了解你们做诚实人的难度有多大。因为你们都很乖巧,都很擅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样我的工作就简单多了,因为你们都各揣心腹事,那好!我就将你们一个一个都放在灾难中接受一下火的“教训”,以后你们也就“死心塌地”地来相信我的话了。”在神话的审判下,我也很想把这件丑事向姊妹报出光来,可我又瞻前顾后生怕姊妹们不啃放过我,将我孤立起来。为了不被姊妹弃绝,不被姊妹们孤立,为了我的名誉不受损失,就又把事实真相给严严实实地遮盖起来,虽然姊妹们不知道,但神对我的所为却是了如指掌,神有信实的实质,我所瞒过了人,岂能瞒过圣洁全能的神呀!

 

神也太知道我做个诚实人的难度有多大,神为了拯救我,接下来神给我摆布了一个环境,有两个姊妹中间发生了一些小纠纷,她俩在争吵的过程中被其中的一个姊妹偷偷地给录音了,争吵的话也给我们拿来放开听了听。过了一段时间,这两个姊妹在神的作工带领下,经过神话的审判刑罚,各自都在认识自己,背叛自己,跟自己本性来对照,最后两人重归友好,姊妹还亲自告诉我她偷录姊妹的录音,并勇敢地去给对方道歉,敞开亮相,她录的音对方根本就不知道,就能向姊妹亮明自己的隐私,并取得了对方的原谅,宽容。当姊妹给我叙说了她的经历,她的单纯敞开对我深有启发,她的这一举动深深的感动着我,觉得姊妹都有勇气能剥下面子把她的阴暗面主动地向姊妹敞开亮相,这么单纯!我怎么就做不到呢!我咋这么鬼道呢!我要是向姊妹亮相了,还猜测姊妹不会原谅我!表面上我是在猜测姊妹,实际上我是在猜测神呢!不行,我不能就这样把这件丑事继续掩藏下去,我要背叛自己,放下虚荣脸面,实行真理安慰神心,不能再辜负神羞辱神,不能让神拯救人的话在我身上落空,决心实行做一次诚实人,放下自己的脸面实际地去面对姊妹,向姊妹承认自己说了慌,不能再隐瞒事实欺骗姊妹。

 

接下来,我就去一姊妹家,正好姊妹身体不好,我借着去看望她就给她坐下谈心,就很直白地跟姊妹提起这事:“姊妹,有一件事藏在我心里已很久了,一直不敢在你们几个姊妹面前承认,怕你们不原谅我,就是那次说我录音没录音的事!并还撒慌说,我没有录音,其实我的录音就是针对你做的,当时觉得你平时说话有点不算数,我就把你的话给录了下来。过后你给姊妹说我太诡诈偷录了你们的音!当姊妹来问我时,我说啥都不敢承认呀!怕你们几个不原谅我!还怕你们弃绝我!今天来给你敞开!向你道歉!实在对不起你!我不应该那样做,不该用那样的行为对待你!那样对待你的行为太卑鄙,太可耻,太羞辱神了!不仅是光欺骗了你们几个,更重要的是我欺骗了神呀!”姊妹听我一番话后,不但没说我啥,而且还笑着说:“你那次真是对我们的话录音了?”“是的!我是录音了!不知你是否会原谅我!以后我再也不敢做小动作了!做个诚实人心里踏实呀!向你们撒谎以后心里一直受谴责感到不安呀!”说罢!姊妹再也没说啥!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对我有其它反感的意思,我们之间的距离不但没有疏远,而且我们之间关系还越来越近了,好像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向姊妹亮相后,我感到心里特别的释放,感到有种踏实感,久藏在心里这块心病终于在圣灵作工的带动下给解决了,我尝到了做诚实人的快乐!

 

转眼几年过去了,通过那次遭遇的失败,感觉我有点身量了,觉着做诚实人不是一件多难的事,觉得只要明白真理实行真理,就可以解决自身的败坏性情,争取在做诚实方面去努力,觉得我已摸着了做诚实人的路了。可最近当神再次给我摆上环境人事物来检验我工程的时候,才把我的真实一面,真实的身量丑陋的嘴脸,诡诈的本性,给我全部地显明了,看见自己很可悲很可怜,在神要求我做诚实生命进入这方面我的活出上仍然还是个零,真是需要神的拯救,需要神摆设人事物对我进行显明洁净,让我认识自己。

 

几天前,有个姊妹通过微信找我想和我在一起相互地交流交流,一天晚上我去了她家,姊妹听我要到她家,就提前把茶水早早地泡上,水果摆好在等着我,到她家我们互相聊了一阵后,姊妹问我:“姊妹:你现在都和谁在一起聚会呢?”听后,我大脑稍加思索便答对姊妹说:“现在环境不好!我有时去跟这个姊妹聚,有时去跟那个姊妹聚,谁叫我我觉得这个人合适我就去谁家!不是固定的。……”心想,我可不能让你知道我的实低,省得你再去跟别人说我接触的人不怎么样该笑话我了,我知道她小组中有一个姊妹就爱好打听事,这个姊妹长了那个姊妹短了,所以我不跟她说实话,不让她知道我和谁在一起聚会,省得招惹是非,省得她小组的人在说我什么的!我才不愿听闲话呢!当我用这一套话应付了姊妹后,当时姊妹也没说什么。可当我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就觉得我今晚又流露诡诈了,说话咋跟蛇走路一样,又在给姊妹玩起心眼了!又是撒谎又是猜测!不给姊妹说真话、实话。这时我突然想起最近神的交通中的一段话:“下一句,“实行真理顺服神做诚实的人”,这是神对所有跟随他的人的总要求。神的要求不高,却难倒所有的英雄好汉,无论你年龄多大,无论你本事、见识多广,本领多大,擅长什么,一说实行真理,一说顺服神,一说做诚实人就蔫了,人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没路了。为什么没路啊?实行不出来了。因为什么?实行真理费劲哪!有些人说“我不明白真理呀”,那你明白的你能实行出来吗?明白的也行不出来,顺服神费劲哪,做诚实人费劲哪!有些人总也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年龄,人问:“你今年多大了呀?”“二十五六。”人说:“这不是回答多大年龄的标准答案,到底二十几岁了?”“快二十五了,奔二十六了。”“到底是二十五还是二十六?”“你自己看吧,有些人看我像二十岁。”你看看,说句实话就这么费劲。这是做诚实人,就这么难,那实行真理呢?比如说你是老好人,临到一个事,人说:“这事是谁的责任哪?”你说:“我们大伙都有责任。”其实明摆着是某一个人的责任,你就不说,为什么不说呀?怕得罪人,以后在一起不好相处了。你怕得罪人,你不怕得罪神。有人就抠问:“是谁做的呀?”“我们做的。”“‘我们’是谁呀?”“就是我们几个。”“你们几个都有谁呀?”“就我们身边周围你能看见的这几个。”“那你们是几个人呀?”“我们六七个,十来个。”没实话,实行真理就这么费劲,坚持原则就这么费劲,当老好人、和事佬。再比如,人说“这事是神作的”,你能不能顺服?你说“我知道这是神作的”,那不发怨言能不能达到?费点劲,是吧?不埋怨能不能达到啊?对神有误解自己能不能在心里祷告,认罪悔改啊?对神有抵触、有埋怨、有消极情绪能不能在心里祷告扭转哪?这些是不是涉及到顺服神了?顺服神就这么费劲,“知道这是神作的,就是不想顺服,就是接受不了”,这就得需要人克服自己的难处,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寻求真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才有真快乐》)这段神话的揭示,对号自己与姊妹相处时的流露,我不正是神所揭示的这种情形吗!我还认为自己很聪明,就是不向姊妹透露我和谁在一起聚会,姊妹对我倒是很坦诚,又是给我修水果,又是给我倒茶水,又是给我拿热水带暖手,这些都是出于神的爱呀!姊妹这样热情地对待我,给我这么多关爱,可我对姊妹又是什么态度呢!又是欺骗,又是弯曲,又是耍心眼,不给姊妹说实话,总有防备的心,说话不透明,流露出来的都是些撒旦的本性,面对神又一次对我的检验,在事实面前,我又是个赤裸裸的失败者,通过神话的开启引导我感觉自己很蒙羞,也很懊悔,怎么我做个诚实人就这么难!说句实话就这么难,难怪神说:“神的要求不高,却难倒所有的英雄好汉,”真是这样,神揭示的太实际了!太准确了!无奈,我只好来到神前向神认错:“神啊!我今天又在姊妹 面前撒谎了,不想让姊妹知道我的实低,不想让自己掌握我的情况,总是给自己留后手,我的所行怎能取得姊妹的信任呢,我自感自己是个聪明的人,岂不知我是最愚蠢的人,是撒旦的化身,说话一口两舌,没有一点可信度,经过你这么长时间的审判刑罚,责打管教我还是个老原样,神啊!我不愿就这样下去,我愿意悔改,背叛自己,愿你加给我信心实行你的话,实行做诚实人安慰你的心!愿你加我力量去跟姊妹说真话,揭露自己的诡诈本性,给姊妹说说大实话。”

 

针对我的需要结合自己的流露到家后我又看到神话说:“你信神多年,人看你这个人越看越觉得你诚实,说话也诚实,对人也诚实,尽本分也诚实,就是你这人清澈见底,说话办事透明,通过你做的事,通过你说的话,通过你表达的观点,通过你尽的本分,还有你跟人说话的时候诚实的态度,人就能看透你的心、你的性格、你的性情与追求,还有你内心深处的向往、目标,能看透你这个人,你这个人就是好人。你活这些年,信神也有几年了,在神家尽本分也挺长时间了,但是人接触你这个人觉得你说话不透明,听不出你到底是什么观点,做事看不到你的心,看不到你内心深处的存心、目的,你很隐蔽,很会掩盖自己,很会包裹自己、伪装自己、包装自己,就是人跟你接触几年都看不透你的心,看不到你的心,能摸着你的性格,知道你脾气暴或者是慢性格,或者是老好人,仅仅是看到性格了,但是看不到你深处的性情的实质是什么,那你这个人很麻烦。这就证明什么呢?你的心还被撒但控制着,没有得着一丁点儿真理,败坏性情没有得到任何洁净。这样的人很难蒙拯救啊!别看他说话会绕弯,办事巧,嘴巧,脑袋聪明,反应快,但是谁跟他办事都觉得这个人总有一种不踏实、不可靠、不可信赖、不值得信赖的感觉,就觉得这个人背后还有什么事好像没测透,这不是真实信神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我觉得神的这段话就是直接在揭示我的,针对我的,经过神话的审判我咋还是这个德行呢!我与人接触说话总是不想露实低,不想让姊妹知道我真实的一面,就是不透明,总是掩盖自己,包裹自己、伪装自己,说明我仍被撒旦本性在控制着,没有得着一丁点儿真理,败坏性情没有得到任何洁净。根据我的活出,对照神的要求我的生命没有丝毫的进入,真的很难达到蒙神拯救!

 

接下来我又看到神话说:“不要伪装自己,不要包装自己,而是要亮相,把心亮给别人看,你能把心都亮给别人看了,把心里所想的、所要做的,无论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都亮给别人看,这是不是就诚实了?你能亮给人看,神也看着你,神就说:“你都能亮给人看,那你在我面前肯定也是诚实的。”你仅仅是背后亮给神看,当人的面总装伟大、装高尚,或者装大公无私,那神会怎么看呢?神会怎么说呢?神会说:“你是地地道道的诡诈人,地地道道的伪君子、小人,你不是一个诚实人。”神会这么定罪你。要做诚实人那就是无论在神面前所做的还是在人面前所做的,都能把心敞开亮相,这个容不容易做到?这个得需要一段时间,得需要心里有争战,需要我们不断地操练,一点一点地心就敞开了,能亮相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应该与人敞开亮相》)从这段神话中找到了实行的路途,看到我与人相处完全违背着神的心意,经过这么多年神话语的审判,经历这么多神的作工,看到我的老本性还没丝毫的改变,看来想实行真理做诚实人我得向姊妹去亮相,得撕破脸皮,把我里边真实的一面亮给姊妹看,让姊妹看到我真实的一面,我得实际地实行这方面的真理。过了几天,我又去姊妹家找她敞开亮相,让姊妹也能看到我真实的一面,到她家后我就问:“姊妹:那天你问我和谁在一起聚会的!我没有给你正面的回答,你不觉得我很诡诈吗?我没有给你透漏实话,还用委婉的话敷衍应付你,你可能看出来了吧!你生我的气了吗?今天我专门来向你坦白的!我这人太圆滑了,真的不可交,我不能再向你遮遮掩掩,应该向你敞开呀!”“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觉得你有隐私可以理解!不让我知道你和谁在一起也好,省得我做犹大出卖你!今天你又来向我敞开,是来实行真理的,我还有啥说呢!我们都是败坏的人神还来拯救呢!我也不嫌弃你!”听了姊妹的一番话,觉得姊妹能从正面领受让我很感动,姊妹也没给我计较,她也没多心再意我的话,这都是神话达到的果效,感谢神的奇妙作工!通过我几次的几番周折,感觉到对于我这个败坏的人来说,做诚实人实在是不容易,但是当我按着神话来实行的时候,真是行在了光中,心里踏实良心平安。当我违背了神的心意按己意行事的时候,心里黑暗苦海无边。通过在我身上这两次前后典型的经历,让我认识到实行做诚实人是多么的重要,诚实人才是真正有人样的人,我愿从这两次的失败中,学点功课,认真反省,背叛自己的卑鄙存心,以后为人处事,谨慎小心,严格按照神的要求做,按照神话做人做事,虽然我与诚实人的距离相差的很遥远,但我愿争取在以后的经历中达到在诚实人方面努力背叛自己,吸取以往失败的教训,实实在在地做人做事,不能光是喊在嘴皮上,而是落实在实际的活出上,以一个新人的形象出现,安慰神的心!我虽有这样的认识,但还没有实际活出,以后我会努力争取往诚实人方面追求,争取达到做个诚实人。

 

18年1月21日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Guest 悔悟

渺小小:你好!

我认为姊妹问你和谁在一起聚会,根据神家原则,为了安全,也应该用智慧不说实际情况。虽然是神希望我们做诚实人,但根据神家原则环境安全方面,并不是每一件事都做诚实人说实话,该用智慧隐瞒的还要隐瞒,预防被抓捕出卖带来环境。在这方面你是否领受偏差。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Guest 落地

 八、在做诚实人上你有哪些具体的实行法?你认识说谎话有几种吗?你的心向神敞开了吗?

最近周围的姊妹们接连不断的对付揭露我,有的揭我太诡诈;有的说我手段很高明,能摆平不同的人物;有的说我是圆滑不露面,得罪人的事让别人出面,自己不出面。在揭露的内容中总之说我不是一个诚实的人。我面对这些刺耳的评价外面虽然平静不露声色,但心里总不是个滋味,也对不上号,还总有反弹的东西在里面。心想:说我狂妄还差不多,我的本性的确很狂,总认为自己比别人能。有什么也憋不住,就要说完为止,就因为我太狂说她们都爱家庭,说得太多的缘故,她们不接受在反攻我呗。心里又嘀咕:这些人真不喜爱真理,我以后啥也不说了,免得让她们再说我什么。后来又琢磨琢磨:我因着狂妄说这个不是、说那个不行总想管辖别人的确没少受刑罚,狂妄是我的致命处这不假,难道我这么外相的人也跟诡诈挂钩不成?要说不声不响的人诡诈这一定没错,这诡诈怎么套到我头上没完没了了呢?那样的话我又狂又诡诈这身上就没一点好的了?不会吧?再想想:自从神要求我们做诚实人起,我就开始求真实行着,平时总跟姊妹们说诚实话,一是一,二是二。比如买来的东西几块就说几块。情形不好了就说不好了,对别人有看法我也没包起来,别人问我多大了,我都正面回答,有时连说错了话我都去跟别人重说。我实行做诚实人那么求真,诡诈这方面就是有也不是很严重,无非是有一些败坏流露而已,绝不会是诡诈成性的人。因着我不认识自己,神就针对我这方面的撒但性情进行揭露开刀医治,这真是神的爱临到了我。

我对做诚实人的标准领受为只要不欺骗人说实话,不说大白谎话或说错了重说这样一个偏面小范围的实行就行了。对里面的阴谋诡计、不对存心目的的谋事源头都不屑一顾,导致自己只治表没治本,只是注重表皮的流露去守一点规条,根本没从本性根源里出来的鬼主意上去抓住变化。还总认为诡诈在我身上不是很严重,起码我不是诡诈类型里排的人,顶多有些败坏流露。然而,这个结论是因着我对自己不认识所导致的,是一个偏谬的观点所下的结论,更是坑害自己欺骗自己的一个谎。今天因着神的怜悯和宽容使我有机会借着这个答题来补足进入。

159辑讲道交通里说:“到底什么是谎话?谎话有多少种?光是颠倒黑白、歪曲事实、无中生有的话是谎话吗?(不是。)还有哪些话是谎话呀?我给你列一列:第一种,歪曲事实、颠倒黑白的话是谎话;第二种,栽赃陷害、故意定罪人的话是谎话;第三种,带有个人的存心、掺杂,有意误导人或给人上纲上线的话是谎话;第四种,似是而非的话、能让人误解的话、能扰乱人心思的话还是谎话;第五种,凡是凭错误的思想观念所产生的话都是谎话;第六种,凡属于邪说谬论的话、不符合真理的话都是谎话。还有一种是外表合乎事实,但不合乎事物实质的似是而非的话也是谎话。谎话一共几种?至少七种啊,听明白了吗?(明白了。)”……直白的谎话都能认识,似是而非的谎话,带着存心的谎话,有不同存心目的的话,这些话不好分辨。还有属于偏见、谬妄的话更不好分辨,这都得借着明白真理、认识真理才能达到有分辨,才能逐渐开始脱去。……做一个绝对没有谎话的人容易吗?你以为直白的谎话没有了就是诚实人了?你看不透事物的实质说出来的都是偏见、谬妄的话,都是谎话。“(摘自《讲道交通159辑A—4》)我反复地读着这段交通,并揣摩着,更证实了自己所实行的做诚实人太偏面,只是注重外面的皮毛,而没有去注重挖掘自己每做一件事的源头是凭什么?若是做事的源头都是为自己谋利,或凭自己的大脑想象决断每一件事,那么我所做所说的全是谎话不是真理。通过这段交通不得不使我重新审视起自己的所作所为和所有表现,在神的光照下,让我看到了自己例例的败坏影子。在铁的事实面前,我就是一个地道的诡诈人。

在家时,我最怕叫我到农田里去种田、收割,因为进水田里就要被蚂蟥叮咬,那年我才十二岁刚学干农活,可我为了逃避皮肉之苦就假装肚子痛得利害,结果蒙蔽了大人的眼目,叫我赶紧回家休息去,我到家后还假装吃不下干饭,还骗得了妈妈做给我鸡蛋面吃。正如神话揭示的:“你看有的小孩想喝橘子汁,就跟他妈妈说:“妈妈,你摸摸我的头是不是发烧了?”他妈妈一摸,“没发烧啊!”“那我怎么觉得身上热呢?我身上热就是感冒了,我感冒了你应该给我冲橘子汁喝。”他还会这招儿呢,这就是谎。他就不会说“我今天想喝橘子汁了,你能不能给我冲一杯?”他就会绕着弯,用一种方式、用一种手腕把东西骗来。”(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 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这段神话正好揭穿了我骗术的本性。这个骗术原本是我的生命,在任何场所自然的流露着。

进神家后因着我不老实尽小本分,总想干大事、尽大本分好达到自己的卑鄙目的(出大名、露大脸)走保罗道路。因此没有一点生命啥事也看不透,还打岔搅扰,死不悔改,激起了神的怒气,被神踢出门外,只好在外经历。

在上班的场所我依然凭诡诈本性行事。我老板娘很奢侈,经常淘汰不喜欢的高当衣服,一次又在淘汰很多衣服,堆在那里,但她没说要把淘汰的衣服怎么处理,我心里清楚她会拿去给公司里的职工穿,为此我心里就着急了:这么好的衣服拿去给这些外帮人穿,我实在不甘心,得把她抢在前面弄到手,里面盘算着:如果给我的话,就可以从中挑选适合自己可穿的,穿不着的可以分给姊妹们穿,无论如何也不让她拿去给外帮人穿。于是我就设圈问老板娘:你这衣服怎么处理?她说放着再说。这时我就编造着说,我认识了一个人她很穷,我建议你把这些衣服送给那人,你也做了件善事,人多做善事总归是好的。她一听正合胃口(她拜佛喜欢做善事)。结果我的计谋得成了,衣服归回己有。但失去了我一个基督徒的尊严和人格,用劝别人行善之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可见我心只尊利益为大,诡诈到极点,丝毫没有敬畏神的心,可我还不以为然,从来没有反应到这些生存法则是魔鬼之道,是要被神焚烧洁净之处,我应该与神配合背叛它达到有所进入才叫信神。其实,神为我摆设这个环境正是让我有实行真理的机会,可我却麻木痴呆,一次次的实行了魔鬼之道,用诡计获利,践踏真理,满足自己欲望,一直活在黑暗中露不出头脚。正如神话所说:“……撒谎出卖的是人格,出卖的是尊严。这些谎让人丧失了尊严,让人在神面前没有人格,神不喜悦,厌憎,这样做值吗?这个道路对不对呀?不对,人没活在光明中,是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

因着我的本性太诡诈跟人相处也不会以诚相待。一次,我去一个姊妹家,姊妹对我说了些她软弱消极的情形,甚至到了想去嫁人重返世界的地步,按理我应该根据我所能的用真理解决她的情形,可我为了让她舒坦、让她下得了台,实行了撒但法则“看透不说透,仍是好朋友”,既没有揭她是什么导致这样的情形,又没有交通真理帮助她,反而顺着她说了些合她口味的话(嫁个人性好一点的也不犯罪之类的话……)。不知不觉在自己的历史记录里又多作了一件恶事,因为这些话不是人话,对她没有一点造就,并且听了会使人更加堕落远离神,因着我的本性诡诈,为了维护与她之间的关系,我说话没有一点责任心,没有以诚相待,没有为真理说话,更没有帮助她。其实对待一个老信徒,神话吃喝了这么多年,揭露、对付或交通真理都是对她的爱和帮助,是我该尽的本分,是该实行的真理,可我生怕场面尴尬,正事连一字不说,尽说鬼话顺着她让她舒畅,从中看到我的心是何等的诡诈。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处处彰显撒但,羞辱神。可神没按着我的悖逆待我,在这件事情上光照了我、引导我去弥补实行真理。从她那里回来后我良心总感觉不平安。心里就寻问起神:神啊!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从她那里回来总是不踏实呢……?后来我看到神话说: “你跟人相处首先得让人感觉到你的真心、真诚。跟人在一起说话、打交道、办事都是敷衍的话、官话、好听的话、奉承的话、不负责任的话、想象的话,或者根本就是让对方听着好听、讨好对方的话,这就没有一丁点儿实在的东西,诚心一点没有。跟谁相处都是这一种处法,都是这一种方式,这个人有没有诚实的心?不是诚实人,是吧?好比说,对方有什么缺欠,他诚心实意地跟你说:“你给我说一说,我消极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看不透啊!”其实你心里明白你不说,就说:“挺好的,我也这么消极,常消极。”这几句话对方听着是挺得宽慰,“你也消极,大伙都消极,咱俩一起消极吧!”但是你的态度是不是真诚的?不是,你是在敷衍对方,为了让对方舒服、放宽心而宽慰对方,为了让他跟你没有任何的隔阂,不产生矛盾,你没说诚实话,你不是为了帮助他,不是用你的诚心去帮助他,让他从消极里走出来,你没做到诚实人该做的,这不是做诚实人。”(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 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神话像明镜一样把我的诡诈本性照了出来,我心里一亮,那天与姊妹短短的相处中是诡诈本性的自然流露,我没有说诚实话,反而说了谬话、误导人的话,是做了撒但差役,能使人更加堕落。在神话的引导下我知道自己作了恶,我就向神认罪悔改。神啊!在事实显明中我的确是个诡诈人,我现在看到自己了,我愿向你回转实行真理去弥补过失……。后来我就写了一封信给那姊妹,该揭的、该说的、该帮助的尽我的全力去弥补了回来,同时也写到了我的恶毒与诡诈,这样过后才踏实,才松了一口气,初步的也尝到了实行真理过后的一点快乐感。我以为我能实行真理了,实行真理也不是很难的事,只要明白了也能实行出来。

然而,诡诈是我的本性,在神摆设的场合中又被神显明了。那天我到另一个姊妹家送东西时,她与我谈起找工作的事。她说人家叫她去侍候老人,很自由,住她家回来住都行。不知合不合适想跟我商量一下,当我听到这话的时候,我心里很反感,因为她平时从来不与人商量,哪里钱多就去干了,挣来的钱也乱花。心想:我才不给你出主意呢?待会好事没份,坏事怪我头上来。随即我不负责任的说,这工作这么自由不是很好吗?让我碰上了我也找一份。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服侍老人或带小孩的工作可不是那么自由的事,就等于把自己卖给人家了,如果你想追求真理哪还抽得出时间吃喝神话装备真理,这分明就把自己往死亡线上推。可我明知事实真相也不愿站在真理一边说话,回来后心理有些受刑,后来我把这事说给同住的姊妹听,我被她对付了一顿:你说话不负责任,说的尽是些戏言,你这是戏弄人家,意思是:你这人不可交往,不可靠、起码这样的性质待人不诚恳。后来琢磨琢磨真是这样,人家跟我商量是想有更好的实行,可我不看人家的转变还抓住她以往的败坏戏弄她,我这不是既恶又诡诈吗?这时我就又想起这段时间姊妹们对付我诡诈的事,对照自己在姊妹面前的流露,我真是一个诡诈人。总说不负责任的话,玩弄人家,戏耍人家,没有正面的答复,丝毫没有诚实可言。正如神话所揭示的,“撒但说话它不直说,让你摸不着头脑,摸不着根源,它是带着存心、带着诡计说话,就是受它的实质、它的本性的支配,撒但这话不是它考虑多长时间说的,它是自然流露的。你一问它从哪儿来,它就用这一堆话答对你,‘它到底从哪儿来的呢?’让你感觉百思不得其解,总也不知道它从哪儿来。你们中间有没有人这样说话啊?(有。)这是什么样的说话方式呢?(模棱两可,不给一个准确的答案。)该用什么样的词来形容这样的说话方式呢?声东击西,混淆视听,是吧!有些人说话就是这样,你问他:‘你昨天去哪儿了?我昨天看见你了。’他也不直接回答你说昨天去哪儿了,他说‘昨天一天啊,可累了!’他回答你的话了吗?那不是你要的答案,是不是啊?这就是人说话技巧的‘高明’之处,你总也摸不着他的意思,摸不着他说话的根源、存心,你不知道他的心,因为他自己心里有故事,这就是阴险。你们是不是也常常这么说话呀?(是。)那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有时候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有时候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形象、自己私生活的秘密、自己的脸面?反正都与利益分不开,都与利益挂钩,是不是啊?这是不是本性啊?(是。)那凡是有这样本性的人是不是与撒但就是近亲哪?可以这么说,是吧!总的来说这是让人很反感、很厌恶的表现,你们现在也觉得恶心了,是不是?(是。)这就代表撒但的诡诈邪恶。(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四》 ) 从神话中结合自己的所作所为,是直接来源于自己的本性实质,因着我的本性诡诈,不能真诚的对待任何一个人或处理一件事,生怕担责任,因此导致说话模棱两可没有准确的答案,还误导了人,这就是撒但种在我心里的邪恶生命所活出的鬼样。后来在这件事上我也去作了挽回工作,根据上面弟兄的交通:我们找工作就得考虑不耽误我们信神,如果我们把一天10来个钟头都用在上班挣钱上,那哪有精力再信神呢?其间也向姊妹敞开了我诡诈的本性。

此后,我不断的来到神面前祷告,愿意超脱诡诈本性的辖制,如果神再给我机会我愿意去进入这方面的真理。一天,一个姊妹为了一件事,劈头盖脸地向我训斥了一顿:我看你认为自己是最追求的一个,是最会经历的一个,看你在我们这些人中间那么嚣张……嘟嘟嘟嘟、劈里啪啦对付后扬场而去,训得我半天回不过神来。心想:我从小到大还没遭到这样的待遇过,换成别人训我我也许还会去迎合接过来。你?你以前啥也不会,都是我一手“帮助”你你才有今天的这一点,今天竟然爬到我头上来了,人哪!真是忘恩负义太快了。因着我的邀功摆老资格,心里怎么也服不下姊妹对我的训斥,一直与她耿耿于怀。当面碰到时我只好装强,不让她看出我身量小,连这点对付修理也接受不了,实际一面就在里面与她较劲,真是把我折腾得死去活来,后来我看到神话说:“不管你的心向多少人是关闭的,你都不要向神关闭你的心,你的心向神一定要打开,要敞开,这是信神的人最起码该有的心。你有个敞开的心,不向神关闭,不拒绝神对你的鉴察,在神那儿是怎么看你的?你虽然不向人敞开,但是你向神是敞开的,你接受神的鉴察,神认为你是诚实的,你有一颗诚实的心,你这颗诚实的心在神那儿看是宝贵的,那神在你身上肯定有工作要作。”(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我照着神给我的实行路途实行起来,先跟神说了心里话:神啊!自从姊妹对付我后我就讨厌她,心里一直与她较劲,但当面还要维护关系,我心里很苦、很累,外面又装假,可我没有勇气跟她去敞开亮相,说自己没有身量,接受不了对付修理,要是暴光的话我就觉得脸没地方放。神啊!愿你帮助我让我有力量冲破死要脸皮的黑暗权势,使我有勇气到姊妹面前敞开自己的真实身量。祷告后,我心里特别的踏实舒畅,不知不觉对姊妹的仇恨也慢慢消失了,在一次神给我的机会里我就向她敞开了自己的内心世界,让她知道了自己没有一点身量接受对付修理。我看得出她也没有因此看我笑话藐视我。反而我们的距离更近了一些,真是感谢神用话语作工来带领人走人生正道,我才有蒙拯救脱离撒但性情的机会,要不然自己行了多少鬼事,抵挡神到什么程度都一概不知。想想以往追求干大工作想到神前去换大赏赐,不走正道,这是对神最大的欺骗,但神从没有因我的恶来对待我,更没有放弃对我的拯救,处处为我摆设环境让我经历,供应给我的东西也没有少一样,目的是使我有机会脱去败坏达到蒙拯救,显明了神对人类从始至终都是爱都是拯救。是神这些真实的爱在激励我向前,无论神把我放哪里,我应该追求性情变化,这是一个信神之人的根本。虽然做诚实人我才开了个头,没有更深的认识,但我愿意继续努力进入、进深,以实际的变化来还报神爱。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are posting as a guest.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Note: Your post will require moderator approval before it will be visible.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Loading...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