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Sign in to follow this  
Guest 攻克

自己防备的情形很严重,先从哪里解决?

Recommended Posts

Guest 攻克

弟兄姊妹大家好!

  最近身边临到接待家跟自己说从开始就不想接待我,一方面只知道忙活,像家里做饭、洗碗、包括搞卫生都不帮忙,另一方面,每月接待的人多、花销也比较大,就跟自己说不管怎么样家里必须走一个。自己也觉得吧,她怎么样那是和神的关系,尽本份也确实不是勉强人的;那我守好自己的本分就可以,后来教会把我安排到另外一个家,与接待家唠嗑时,得知这个姊妹也是半职尽本分,还有自己的店也要照顾,到点了姊妹回来做饭,做晚饭后装起来就到店里去了,不知不觉自己就害怕时间久了,姊妹天天这样跑来跑去的,会不会也会嫌弃我们忙工作,不顾做饭什么的,吃饭时,和家里姊妹捞起这个情形,姊妹和我们商量,我们把能看见的活能做多少做多少,根据自己本分时间,不是为了和接待家搞肉体关系各自不受辖制,而是为了各自都能有个人性活出,觉得这样也对。但是心里还受各种搅扰,总觉得如果自己做不好,会不会也像上一个接到家那样,最后别人受辖制,不知不觉,自己开始防备周围的人事物了,总怕自己哪做不好,想用一些方式来保护自己,上个姊妹说我们好吃懒做、卫生不知道搞,家里像个猪窝,其实家里很干净的,在她那儿一个头发丝都不能掉在地上,最后她大发雷霆时,心里真的是怕了。到了这个家后,自己就生怕被人数落,就总想做一些面子活,尽量的让接待家能够轻松点。总之,自己对于神的心意和神摆设人事物的目的是什么可能还不明白,所以心里有些对人开始封闭了。    

  反省中看到自己本分上也有防备的情形,负责人扣问工作时,就觉得他们问的问题,我必须都得考虑周全,提前安排,提前处理,不能等到问起来的时候,处处是漏洞,心里也在提防着,加上自己平日尽本分时,也会要求配他们求真求细,考虑问题要全面,要不工作就会有漏洞存在,这种防备情形让自己心里很煎熬,请大家能帮忙下。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攻克你好:

  从你的经历和你的情形上来看,你还是没有学会经历神的作工,神无论摆上什么样的环境、人事物都是为了拯救我们、洁净我们,都是根据我们的败坏、缺少给摆设的。我们首先要寻求神的心意,寻求神为什么给我们摆布这样的环境,寻求真理原则,对号认识自己里面的败坏缺少,然后实行进入真理。但从你的情形表现来看,你不接受修理对付,也不追求真理,你是一个很矫情、很诡诈的人。当你临到第一个接待家的情况,如果你肯从神领受、追求真理的话就不会受辖制、落下心理阴影,更不会因受辖制而防备下一个接待家的人。弟兄交通过说到接待家庭要活出正常人性,要力所能及地帮着干活。当接待家对付你不知道搞卫生、好吃懒做的时候,你实行的不是接受修理对付、反省认识自己,而是在心里讲理、狡辩:“其实家里挺干净的,在她那儿一个头发丝都不能掉在地上。”,而且还定罪接待家“最后她大发雷霆时,心里真的是怕了。”你的意思就是你之后心里的害怕、受辖制、防备人都是有道理有原因的,都是那个人大发雷霆给你导致的。但你为什么不想想人家为什么会到大发雷霆的地步?是你去第一天就对你大发雷霆了吗?是你刚掉一根头发丝就大发雷霆了吗?我想肯定不是。你在这些人家里住着,你对这些人心里是什么态度呢?是理所应当地伺候你?每天任劳任怨地为你做一切?不能对你有一点要求?她们的难处你体谅了吗?她们的难处你分担了吗?你把自己当成家里的一员了吗?在第一个接待家你临到了对付没有认识自己,到第二个接待家又不实行真理,你还是持守自己该被伺候的观点,对接待环境有要求。如果神摆上她每天都守在家里,一天三顿饭都给你做的齐齐全全的你就没有担心了,现在她开店忙,你就担心她嫌弃你不做饭,其实还是你不愿活出正常人性,不愿主动分担家务,即使你勉强做点面子活,也不是心甘情愿为实行真理而做的。你可以问问自己:她开店忙,我到点为什么不能主动去做饭呢?只要能在这个家住着尽本分,谁做饭不都一样吗?我在这个家住着,这个家不就是我的家吗?姊妹不就是我的家里人吗?我在这个家的责任和本分是什么呢?神反复给你摆上这样的环境不是没有原因的,你还是好好寻求一下神的心意吧。你可以把《顺服神是得着真理的基本功课》这篇神话反复地读一读。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我刚开始离家尽本分的时候被安排在一个老姊妹家住,这个老姊妹自己一个人住,有工资,身体也好,家里清净,怎么看都适合尽全职接待本分。安排我到那个接待家之后我开始起早贪黑的忙我的本分,早出晚归,挑灯夜战。但是过了一个月,老姊妹让我帮着约她所在教会的带领,过了不到一周晚上回家的时候老姊妹说她出门倒垃圾看到个穿警服的人在楼道抽烟,说家里被人盯上了,我不能在那住了,让我连夜走。深冬晚上八点多我拎着包就走了,找不到接待家就在一个姊妹家的仓房里住了一个冬天。过了很长时间我才得知老姊妹找教会带领是不想接待我了,原因是,一我回家之后不跟她聚会交通,二我用水浪费,三她煮的饺子都让我吃了,一点没给她留。当时我听了这些话眼泪就止不住了,我心想:我是全职尽本分的人,我有我的本分要忙,你有教会带领来给你定期聚会,我哪有时间天天回来跟你聊天散心哪?我忙本分又不是呆着,你挑我不是,说我不跟你交通,这不是无理取闹吗?你说我浪费水,谁知道你是偷水用啊(这个老姊妹从来不打水龙头,都是把水龙头拧开一点点,让它嘀嗒嘀嗒的淌,这样的话不走水表,不花钱)说我把饺子都吃光了没给她留,她怎么不说她一顿饭做多少呢?早晨一人一小碗粥,一个包子,晚上一人一小碗米饭,我刚二十几岁,出去一跑就是一天,哪顿饭都吃不饱,每天早晨出门和晚上回家之前都得自己买个煎饼果子先垫个底。一天晚上老姊妹煮了十二个小饺子让我吃,我说一起吃,她说她不爱吃饺子,我吃了七个就说吃饱了,其实没吃饱,只是想让她吃,她说她不饿,让我吃光别剩下,结果她说我把饺子吃光了没给她留……越想我心里越委屈,就觉得这个老姊妹人性差,心想:我离家是为了尽我的本分,你在家接待不也是给你自己预备善行吗?怎么好像是你接待我似的,要不是因为离家尽本分谁用你接待呀?尽本分不甘心还反咬一口,要是我做接待我可不会这样。在这件事上我一直是这样认识、经历的,直到最近我看到神最新交通中说:“人得讲理。神让人尽本分,其实给了人很大的宽容,人因着尽本分蒙了很多的保守,也享受了很多的恩典,最主要,人在尽本分期间有这个机会得着了不少真理,明白了不少真理。你说得着真理重要,还是把身体养好重要?有时候得真理就得付点代价,人就得有那么一点付出、花费,就得受点苦。人得讲理,什么事得纯正领受,纯正对待。人在世上活着,为了生活,为了养家糊口,为了挣口饭吃,哪一个人都不容易,没有一个人活到五十来岁身体一丁点儿毛病都没有;另外,在世上的人没有活着的价值,就是为了吃穿,为了混生活,混吃等死。信神这些人呢,跟他们一样地过每一天,一天三顿饭,一天二十四小时,但是这些人活得比他们有价值。你度过的每一天、你度过的每一年都有价值,价值在哪儿呢?人来到造物主面前尽上了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从造物主那儿得着了真理,就是在神面前成了一个在神眼中有用的人,在神的经营计划当中人尽上了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这是不是你活着每一天的价值?这是宝贝啊!你每一天都活得这么有价值,你说受点苦、有点病痛这算个事吗?人不应该有怨言,人得的其实太多了,人享受的看不见的恩典、看不见的祝福、看不见的保守超过人能感觉到的那点病痛。”(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常常存着寻求顺服的态度才能进入真理实际》)人信神、离家、全时间尽本分说是为了还报神爱满足神,最后得益处的都是人自己,所以人得讲理。信神尽本分肯定需要付代价、受苦,这些苦是人该受的,比如全时间尽本分就没有生活来源,吃住花销肯定就会有难处,如果想追求真理达到蒙拯救,那这些苦就得经历面对的。就像在世上打工挣钱维持生活,吃苦挨累埋怨谁去?那不是人自愿的吗?不是为了挣钱该付的代价吗?哪有不付出就白得恩典福分的?现在在教会尽本分,神不仅供应咱们真理,还体恤人的软弱和实际难处,在工作安排中对全时间尽本分的人的吃住给予一定的安排,这是神对人的怜悯,但是作为受造之物得摆对自己的位置,不能认为这种待遇就是应该得的。因为神可以要求人去爱弟兄姊妹,可是人没有资格要求弟兄姊妹必须爱自己,这是人该有的理智。对于全时间尽本分的人的吃住问题,如果教会有条件给解决,安排的也都称心如意,那咱们感谢赞美神。如果教会没有那个条件安排合适的接待家,比如教会弟兄姊妹身量小,不明白真理,或者家庭缠累大,或者多数人不追求真理,本性自私人性差,教会找不到让咱们称心如意的接待家,那咱们也不能说:“她怎么样那是和神的关系,尽本份也确实不是勉强人的;那我守好自己的本分就可以……”这种观点不合适。

  神话说:“咱就是个普通人,就是个平常人,别把自己看得那么尊贵、伟大,即使会点特别的活儿、特别的技术,有点特长,也没有什么可夸的。首先把自己的地位摆准了,摆好了,这样临到事、临到环境就不大惊小怪了,能顺服了。周围这些事你得看透,实在顺服不了,太难过了,影响生活了,那就祷告,求神作,让神摆布,让神作,咱们人不做。如果神就让咱在这样的环境中磨炼,那咱就顺服,咱就磨炼出一个成果,磨炼出个人样让神看,让神满意,首先这个受苦的心志得有。这样做人怎么样?你们有没有心志做这样的人哪?(有。)顺服环境,这个环境很多时候不是那么简单,不是光接触有恶习的人,还有更多的是性情上的事、性格上的事、作法上的事。你做事,处理事,或者临到什么事怎么想,别凭己意,别凭血气,祷告神来到神面前,这首先是能顺服的态度,是第一个该具备的心理素质。求神作,神如果不作,不给开辟出路,咱就受着,一直在这样的环境里活着,任神摆布,不自己强出头走在神前面,这样活得才有价值。

  顺服的功课不那么容易学,因为每一个人都不是活在真空里。从生活上来看,人都有吃喝拉撒睡,都有七情六欲,都有个人的意愿,都有个人主观的想法、欲望、愿望,从客观生活条件上来看,哪个人说话、做事不能完全都合乎你的意思,这样最必要的一个功课就是让每一个人学习顺服这样的环境。如果每个人都能顺服这样的环境去寻求神的心意,能够按照满足神的心意这样的意愿、这样的目标去实行,这样的生活环境怎么样?人都往好的方向发展,你还用忍受吧嗒嘴、打呼噜吗?“他不实行真理,那我也不实行。他不顺服,凭什么让我顺服?他不忍,凭什么让我忍哪?他们总不做的事为什么总让我做,为什么总让我一个人受累呢?我也不做。”这态度怎么样?你实行真理是你的事,是你与神之间的事,跟其他人无关,其他人没有任何义务配合你。你是你,他是他,他不实行真理,他不进入真理实际,那最后被撇弃的是他不是你,你不吃亏。人顺服神吃亏吗?(不吃亏。)这事如果你们看不透那就太傻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

  “每临到一件事,都是神需要人为他站住见证的时候,别看现在你没临到什么大事,不作什么大的见证,但在日常生活的细节当中,都关乎到神的见证。让弟兄姊妹佩服,让家里人佩服,让周围的人都佩服,等到有一天外邦人进来,对你的所做所行都佩服,看见神作得实在太好了,在你身上就是一个见证。虽然你没有什么见识,素质又差,但通过神的成全,你能满足神,能体贴神的心意,看见神在这素质最差的人身上作了这么大的工作,人认识了神,都成了在撒但面前的得胜者,对神忠心到一个地步,那这班人就是最有骨气的人,这是最大见证。虽然大的工作你作不了,但你会满足神,他不能放下观念,你能放下观念,他不会在实际经历中见证神,你会用自己的实际身量、实际行动去报答神的爱,为神作响亮的见证,这才叫实际的爱神。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那你在家里人当中、在弟兄姊妹中间、在世人面前就没有见证。在撒但面前你作不了见证,撒但会嘲笑你,拿你当儿戏、当玩物,经常捉弄你,使你神魂颠倒。”(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咱们得跟接待家敞开心沟通,了解接待家的想法和实际难处,看看怎么协调一下能解决问题,如果接待家能意识到是她自己没尽到该尽的责任,那就同时进入真理原则。如果接待家就是由着自己自己的时间和喜好尽本分,那也是人家的自由,咱们就多担起一些本分以外的家务活,这也得感谢神给咱们一个落脚的地方,不至于因为挣钱糊口而没有时间和经历尽本分。神话说:“神让你知道的、领受的是他的心意,不让你考虑神以后的工作,我们只管相信神,随着神的引领行事,实际难处实际处理,别难为神,让神过不去,我们该做的我们就去做,只要能在神现时的作工里就足矣!”(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路……(八)》)不管接待家是不是追求真理有人性的人,这不是人与人之间的事,这涉及到咱们有没有地方安心尽本分,有时环境条件不许可,咱们就得担起一点操持家务的事,跟接待家能和睦相处,最后得益处的是尽本分,是神家工作,是咱们的蒙拯救。如果不愿意因为爱神而多担点责任,而是光从外表事上去分析,认为各干个的就是个尽其职,接待家有情绪和想法那是她的事,是她不追求真理,跟咱们没关系,最后接待家不接待咱们了,咱们没有落脚的地方,没法尽本分,这不合神心意。圣灵使用之人交通说:“有一些接待家庭就反映,说:‘有一些人到接待家庭里头老没有人性,也不跟人好好交通真理,啥活也不干,还老想吃好的,好逸恶劳!’我说这样的人可以不接待他,没有人性接待他什么用,能帮助就帮助他,帮助不了,他不接受真理,就不接待他,那是不信派。我到过许多弟兄姊妹的家庭,我到人家之后我找活干,不能老交通啊,我看见有什么活我帮着干,他们不让我干,我呆着没事,我有一个特长,我会磨菜刀、磨剪子,所以在谁家,我说:‘你们家有没有菜刀剪子需要磨?我磨得快,一会儿就磨好。’要是赶上种地、收割了,我要方便的话,也帮着种地、收割,干活慢点,但是咱们也能尽到自己的一份责任,是吧?让人看咱不是白吃饭的,这么做心里觉得平安,尤其是在弟兄姊妹家,看见弟兄姊妹真理进入太浅,我心里着急,我就多给他交通,老给他说,我说:‘有没有啥问题?你说,什么问题都行。’我就多多地给他交通:‘你接待我你挺忙碌,但是我把我该尽的责任尽好,我让你多明白点真理,这样,你接待我你也快乐,心里也高兴。’这是良心问题,人做事做人全凭良心,今天我们追求真理了,明白神话了,就高过这个标准了,全凭神的话、全凭真理,这比良心作用更完全了,你凭良心你只能做个好人,你凭神的话、凭真理,你就能成为义人,成为合神心意的人,这太宝贵了。”(摘自《交通讲道(五)·尽本分与蒙拯救的关系》)“我到弟兄姊妹家那就常常交通,没事就交通,话老也说不完,就像我跟你们交通,你说这话说几天能说完?总也说不完,天天交通天天有话,随时随地就能交通,所以弟兄姊妹得到的是真实的供应、浇灌。没事我还帮着干活,给他磨磨菜刀、磨磨剪子,一分钟就磨好,保证让它快,锋利无比,也干点实际的活,不能白吃饭哪。这叫什么?到哪儿得有人样,与弟兄姊妹得和睦相处,得有人样,让人得点益处,别老辖制人,别对人要求太高,不能老对付人。”(摘自《交通讲道(五)·怎样经历神话进入神话》)

  这是我的一点认识,不足之处请指点帮助。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玩物

你好!

  关于活出正常人性,我的观点是:平日里力所能及地、适当地做些家务活减轻“接待”的负担也是对的,但为什么要一味的捆绑自己、自己扰乱自己呢,神家的弟兄姊妹完全可以坦诚交心的,比如把自己以前如何娇生惯养、不会做家务、眼里没活、不招人喜欢的种种表现都先开诚布公的坦白出来,首先先让“接待”了解你的缺少,然后希望“接待”在平日里也多多耐心帮助你提高进步(只要“接待”点出的问题是正确的建议,正是我们的缺少,我们就一定听从并改掉以往的坏习惯或毛病,如果点出的问题很牵强,我们就包容忍耐,哪怕妥协退让迁就也无所谓),彼此理解体谅对方,共同成长;另外,如果这个阶段你本分忙、任务重、需要赶进度,你就跟“接待”说明或商量家务活尽量少干点(但也不能成猪窝,过于凌乱),得主次分明、以神家工作为重,希望彼此能够互相理解照顾包容体谅;如果过一个阶段本分少、任务轻、有空余时间了再搞个大扫除,即使忙活的累点,心里也是轻松乐呵有释放自由的。所以你跟“接待”之间的诚恳沟通、放下虚荣脸面、站在平等的地位坦诚交心、单纯敞开也是很重要的,其实不管是在活出正常人性方面还是用真理帮助解决“接待”的生命进入问题还是跟带领汇报工作方面,都应该做诚实透明人坦诚交心,亮自己丑相,指出自己的缺少不足,需要得到对方帮助补足,承认自己的弱点与无知,干嘛把自己整日装在自己摆设的忧虑与恐慌的套子中伪装着做人、不得释放、庸人自扰呢!所以说还是做诚实人比做诡诈人释放洒脱。(一点观点,不一定对,仅供参考)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攻克:你好!

今天在论坛看到你寻求的问题,你在接待家庭不愿意接待你的事上不知怎么经历,你活在了防备的情形里不知怎么扭转,到后来发展到尽本分也处处提防着,这样情形确实很糟糕。想寻求真理解决这样的情形,那你在临到接待家说一开始就不愿接待你的时候,你当时心里有哪些想法?这时候你怎么想怎么做都很重要。因为衡量你有没有按照神的要求去做,是看你临到事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不是与神挂钩,是不是根据神话来衡量临到这件事该怎么做,还是按照自己的意思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通过你的心思意念来对照你是不是一个真心信神的人。

神话说:“要想进入真理实际,首先得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做起,从身边的人事物开始做起。你身边发生的每一件事,你身边的人对待你怎么样,或者你每天临到什么事,临到什么样的环境,你都能从中学到功课,你就长大了,就进入正轨了。有些人常常在外面找原因,说这事有这个原因,那事有那个理由、这个借口,“我有充足的理由能把这些事都解释清楚,不是那么回事,我不是那样的人”,这就太麻烦,没有顺服的态度,没有寻求真理的态度。”(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得着真理就得从身边的人事物上学功课》)从神话里看到这个接待家这样对待你就是神给你安排的功课,你在第一个接待家庭没有学到功课,神给你安排了第二个家庭让你学功课。你在这样的环境中应该学哪方面的功课呢?首先是顺服神主宰安排的功课,你得有一个寻求真理接受真理的态度,因为这件事是神给摆布安排的,你得从神领受接受接待家庭对你的排斥。肯定是我们在正常人性活出上出现了问题,在神给你摆上环境的时候,你的态度很重要。你能想到这件事是神给安排的,神安排这样的环境是为了让你更好地顺服神的主宰。同时也为了更好地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你在接待家如果像接待家说的烧饭洗碗搞卫生都不搞的话,我们本身就没有活出正常人性。还有从你说的:“自己也觉得吧,她怎么样那是和神的关系,尽本份也确实不是勉强人的;那我守好自己的本分就可以,”这句话当中看到你没有用爱心帮助人的原则帮助过接待家。如果你发现接待家情形不对你可以祷告神寻求和接待家交通真理解决问题,你这样的觉得让人感觉你很冷漠,没有和弟兄姊妹彼此相爱互相帮助,通过交通真理来解决问题,而是给人以冷漠的感觉。

 

最新神话说:“你们每天尽本分是不是在经历神的作工?临到问题有没有祷告神,能不能寻求真理解决?这关系到生命进入的问题。如果尽本分不结合自己的情形用神话解决问题,那就跟信神没有关系。无论尽什么本分,办什么事,你得琢磨你做这个事涉及到哪方面的神话,自己有哪些想法、观点或者不对的存心,这些都是人的情形里所包括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该有的态度》)从你的情形来看,你与神的关系不正常了,你活在防备的情形里说明你的心被撒但性情捆绑,活在了保全自己的情形当中,而没有接受顺服神给你安排的人事物,没在神给安排的环境中学到自己该学的功课。

记得我在2013年的时候,我去外地传福音,因为我在本地有环境,只能到外地去传福音,在外地一个当地的姊妹接待我们,她从教会里调来的,这个姊妹搞接待一点原则都没有。经常一线弟兄姊妹到接待家里的时候都打不通她的电话,让他们在外面等着,有时候就算打通电话她也会迟到半个小时,有时候还要超过一个小时。我看到姊妹这样的情形,就在她面前当起了“老师”,当时我自己一点也没感觉到自己有问题,而是处处看到了姊妹的问题。一线小组长让我写信给小区给换一个接待姊妹,写上去二个月没有回音。后来我在一次配合工作中,被别人拍去照片,所以组长让我在家里灵修几天。怕那个人把我报到公安局,就叫接待家帮我找了另一个接待家,那个家没人接待,就叫接待一线小组聚会的姊妹夜里去陪我。白天弟兄姊妹出去传福音让她就跟我一起,想不到这个姐妹每次买好菜都把门开个小缝偷偷地塞进来就走了,当时我还喉咙里长了一个像男人一样的喉结,我想借着这个机会把药敷在喉结处,第二天就发热化脓了,我自己敷药躺在床上浑身乏力,这个时候我多么希望这个姊妹能帮我把饭烧起来让我饿了就好吃,陪我一起读读神的话,可是她就有意这样避开我。我当时就流露了很多败坏的心思意念,我想当我在搞接待的时候,只要一听说弟兄姊妹生病了,我不但帮她们烧饭买药买好吃的,巴不得让弟兄姊妹在我家里能安心地把病养好。当我临到这样病痛的时候弟兄姊妹竟然没有一个来照顾我,我一股脑儿活在埋怨里,夜里越想越睡不着觉。想想这个姊妹怎么这样没人性,看到镜子中自己肿胀溃烂的喉咙,一股凄凉感觉从心底深处冒出来压也压不回去。信神以后从来没有过的忧伤之情把我包围得严严实实,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就活在这样的误解埋怨里无法自拔。后来我才意识到我的情形不对了,看见自己已经活在撒但败坏性情里埋怨神误解神了,借着里面胡思乱想乱七八糟的想法控制不住地发泄出来,那时我还不认识是神摆设这样的环境显明我的悖逆和抵挡,我只是感觉我这样的情形是很糟糕了。我就赶紧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在你给我摆设的环境中显明出来的、里面流露出来的尽是对你摆设环境的不服不满,还有对你的埋怨和抵挡,我现在应该怎样调整自己的情形,求你开启光照我,让我在你给我摆设的环境中知道该怎么经历你的作工,让我好明白你的心意,知道你对我的要求。”祷告后我把和这个接待的大姐相处时的一幕幕回忆了一遍,我才发现姊妹是受我的辖制了,她为什么会这样反常地对待我呢?我之前看到她身上有问题就直接去点她,我认为是在帮助她。因为小组长已经写条给小区换人了,我把自己这么多年来是怎么接待一线队员的,一下子就想让她掌握,自己就像个“老师”一样教着她。我们一线小组的人都巴不得马上换个人过来,我们并没有在这个姊妹身上实行爱心帮助人的原则,我们把自己看得很高把姊妹看得啥都不懂。当我反省到这里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些天是神审判刑罚临到了我,因着我狂妄自大的本性流露在姊妹面前,让神厌憎恨恶了。神允许这个姊妹这样对待我有神的心意在其中,看我自己能不能从中反省认识自己的撒但性情。当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就起来向神献上一个悔改感恩的祷告,祷告后我又想到了接待的原则,姊妹没有进入接待的原则,我好好和她交通,在一起祷告向神认罪悔改,我和姊妹去实行做诚实人敞开心与她交通这段时间里自己撒但性情的流露,不再把自己看得比她高。夜里睡在床上我想起了一首神话诗歌:

 

“12 刑罚审判是最真最实的爱

 1 神没有恨人的成份,他所作都是真实的爱,就是刑罚审判也是神的爱,是对你们极大的拯救。只因为你们太悖逆,又生在淫乱罪恶之地,已被撒但践踏,神不愿人再堕落,不忍心让人坠落阴间,神才几番刑罚审判,几番熬炼,这是父教子般的深沉爱,他是为了把你们往正道上带,也是极大保守,更是极大恩待。

 2 虽然因这刑罚审判你们也受了不少苦,甚至死去活来,但也得着了最真、最实、最宝贵东西。看见受造之物的归宿,得知人类败坏的起源,看见了神臂膀,看透了人生,得着了人生的正道。因着有了今天的刑罚审判,你才认识全能者的奇妙作为,看见他公义性情和美丽荣颜,否则你们的信将全是枉然,否则你们的信将全是枉然。(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四)》)我揣摩着神话,看到了神对我的爱和拯救,若不是神摆设姊妹这样对待我,我隐藏在内心深处对神的误解埋怨就显明不出来。我就会一直狂妄自大自以为是,就会高高在上不知自己半斤八两,就会到哪里都去当老师,这样的性情让神恨恶厌憎!姊妹被我败坏性情辖制我还一点都不知情,我认为这就是在用爱心帮助她,看到人不明白真理真是太能抵挡神了。认识到了人的本性就是百分之百的背叛和抵挡,人自己的认为太不可靠了,所以就知道以后再临到事看自己不可靠了,就能有意识地去否认自己背叛自己。这样我们的撒但本性就能收敛一点,看到了自己被撒但败坏太深了,需要神更多的审判刑罚和修理对付临到,这样我们就会在认识自己撒但本性上去下功夫,就能看到神公义圣洁的性情向我们显现。

不知不觉什么时候我就睡着了,这一夜我好像就睡在母亲的怀抱一样,心灵满了踏实和平安。第二天姊妹来了,我和她一起交通了这段时间自己在她身上流露的败坏性情。当我和姊妹交通的时候姊妹也交通了她自己的败坏流露,我们俩来到神面前同心合意地祷告向神献上感恩,不等我说什么姊妹主动提出来把被子拿过来和我一起睡。我又和她读了接待的原则,我们之间的隔阂借着交通真理不知不觉消失了。我们都表示以后再临到事要根据神话按照原则来实行,这样我们就避免了用自己认为对的做人的道理和处世哲学来代替真理的实行。后来的半个月我们一起读神话交通真理,姊妹说这段时间我们真是享受到了圣灵作工的带领和引导,读神话也能结合自己的情形对号自己,真实感受到了神的爱实实际际地临到了我们。经历了这件事我对神主宰安排的真理有了一点认识,对神公义威严烈怒的性情多了一点了解,同时也体会到了神的性情不可触犯!在当时我怎么也想不到我这样“帮助”姊妹是在流露狂妄自大自高自是的撒但性情,也流露了抬高自己贬低别人的撒但本性,这种本性的流露很本能的从我身上显露出来,看到了自己身上活生生的撒但丑相。神是圣洁的他厌憎恨恶人类的污秽败坏,就像神话所说的:“我是向圣洁之国显现,向污秽之地隐藏,凡是被我征服而顺服在我前的,都能亲眼看见我的面,亲耳聆听我的音,这是在末世降生之人的福分,是我命定之福,谁也改变不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二十九篇说话》)我体会到了神的性情不容人触犯,触犯就死!神是公义的更是圣洁的,神的性情太可爱了!此时此刻我的心中生发出对神的敬畏......

 

在你经历到的事上来看,我们的外表看起来并没有做很大的恶事,可是当神摆设环境给我们经历的时候,我们不是实行顺服神的主宰安排,和接待家交通真理解决问题,而是对神给你安排的环境不屑一顾,这里面就有你悖逆抵挡神的性情在流露。你不但没有去寻求真理认识自己身上的撒但性情,反而觉得是姊妹不愿意尽本分就让她去,反正我自己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这里面解剖起来有一种恶毒的成分在其中。不管别人死活只顾自己的人是神对我们的要求吗?神要求弟兄姊妹在一起彼此相爱互相帮助,你不但没按照神的要求去做,而是冷漠对待姊妹身上存在的问题,我们实行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但求无过”“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这样的撒但哲学,我们用自己认为能做的尽量去做,并没有建立在与神配合寻求真理来解决存在的问题,我们的实行就是与真理无关的。与真理无关我们就是离开了神的经营搞自己的经营了,这样我们在神摆设环境的时候就没得着真理。所以在你和接待家庭的正常相处还没有建立起来的时候,你有这些想法流露是免不了的,最主要的是你没有进入反省自己的原则,每件事临到你都有真理可寻求,就看你临到事的时候是站在神一边还是站在自己一边看事。当你学会临到事首先祷告神寻求真理原则,按照真理原则来衡量对号自己的所作所行是否合乎神的心意和要求的时候,你就知道自己的所作所行有哪些不合乎真理的做法。这样我们才能知道自己在哪些事上已经明白真理按照真理实行了,还有哪些事还没有进入真理原则,最起码当你这样去实行的时候你就不会活在防备和误解当中了。因为你在神给你安排的人事物中发现了自己的撒但本性,你就会来到神的面前悔改认罪,同时也能实行做诚实人敞开自己里面的败坏。当你这样实行的时候,接待家还是那样对待你,这样才能分辨接待家到底是不是真心信神的人。她怎么样不是我们主要该分辨的,我们自己怎么样才是我们该分辨的,要不然我们怎么能把自己身上的撒但本性认识到呢?不认识自己我们怎么变化自己的性情?一个生命性情没有变化的人神会怎么看待我们呢?神会把我们交给撒但,让撒但任意践踏,这样我们就得不着神的带领和引导了。从你的情形来看,你得赶紧回到神面前悔改认罪,以求得到神的饶恕赦免。

 

神话说:“人的情形里包括人的立场、态度、存心、观点,还有一些哲学、逻辑以及知识的东西,总之,都跟人平时的做事和对待人的方式方法有关。临到一个事,首先你得省察自己的观点是什么,这是第一步,第二步就该省察这个观点是不是正确。那观点是不是正确该怎么衡量?一方面是用神的话衡量,另一方面是根据做这个事的原则,比如说神话的明确要求、神家的工作安排或者神家的利益,用这些来衡量这个观点是否正确,这就是衡量的标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该有的态度》)神把我们临到事的情形给我们交通出来让我们对号自己的情形,临到一件事你的观点是什么?态度是什么?还有存心对不对?是站在神一边看事还是站在撒但的一边看事。临到事你是用处世哲学做人道理来处理还是靠知识理论,这里神话给我们带来反省自己的路途,你好好反省认真按照神话对号自己的情形吧。只要我们把问题的矛头转向自己身上有哪些败坏性情流露需要我们认识的时候,神的审判刑罚就是拯救人的光,就能驱逐我们心中的黑暗带领我们走向光明。当我们存着一颗愿意顺服神主宰安排的心来寻求真理原则的时候,神的笑脸就一定会向我们显现!个人认识仅供参考。

下面找几段神话和你分享:

 

“你信神听了神的话,你想接受神的审判刑罚,接受神的拯救,然后你做事的原则、行事的方向、做人的方向都没变,跟外邦人一样,在神那儿承不承认你是信神的?不承认,神说你走的还是外邦人的道路。”

“你还像外邦人一样,按着外邦人的行事原则、方式去活出,这是不是见证?这就是羞辱神哪!怎么说这是羞辱神呢?人吃喝着神的话,享受着神所供应的一切,然后人还跟着撒但走,临到事、临到环境的时候人不听神的话,不按神的话实行,这是不是背叛神哪?神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听神的呼召,不听神的话,背叛了神,听从撒但的,跟着撒但走,按撒但的逻辑,按撒但的处世原则、方式去实行,这就是背叛神,背叛神的人不就是亵渎神、羞辱神吗?”

 

“人没有选择听从神的话,实行神的话,没有按照神的吩咐去做,而是相信撒但的话,接受撒但的话,按照撒但的话去做,结果是什么?人这个行为、这个作法的性质就是背叛神、羞辱神,结果就是被撒但败坏了,堕落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凡事寻求真理才能进入真理实际》)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are posting as a guest.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Note: Your post will require moderator approval before it will be visible.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Loading...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