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Sign in to follow this  
Guest XAR

真理使人自由

Recommended Posts

Guest XAR

真理使人自由

每当看到神话说:“现在女人个个活得都累,有的简直就不是正常的老化,都是怎么老的?(愁老的。)整天愁的,恨不得自己的一颗心掰十瓣用,丈夫走到哪儿她跟到哪儿,总想长三只眼,就是自己没那个本事,然后就琢磨用高科技来控制、来追踪他的行踪。不少女人为了这个去美容,整容,这么打扮那么打扮,结果有一天一看,自己这么折腾了几十年没管用,还是没拴住一个人的心,看来人的心不好控制,他要是有野心、有外心,你看着他也没用,最后一看这人太不可靠,人活得累呀!……有些女人为这个自杀,服毒、卧轨、跳楼,还有疯的、得抑郁症的,这样的人不少。那人为什么活在这样一个境地里呢?是这个邪恶的潮流、邪恶的时代造成的,是吧?……你看女人活得多可怜,就为这么一丁点儿的小小的愿望,就为这点事活着,整天就为这点事打扮,下功夫,……所以说,你们现在走上这条路,选择是对了,心里有了从未有过的快乐、喜乐、平安、释放自由,这是一开始有的,以后……有更大的快乐等着你呢!”(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达到真实的信得具备什么》)我想起过去,对比今天,不禁从内心发出对神的感谢与赞美:感谢神拯救了我!是全能神发表的真理一步步带领我脱离撒但的捆绑,使我过上了自由释放的生活!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80后女孩,我的皮肤很不好,记得小时候我的脚背一直烂到小腿,我妈常常带着我求医问药,但我的皮肤病还是越来越加重,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上一节课45分钟我的脚背就会流出很多脓水,一下课我就跑到水笼头那去冲;我的前胸、后背也都长痘,就连头皮也有毛病,头皮屑很严重,我的眼睛又小,就连我妈都说我长得最丑了,这在我心灵深处形成了深深的自卑感。记得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我们班有个男生把全班女生追个遍,唯独剩下我,我觉得都是因为自己长得丑的原因。后来,脚背小腿上的皮肤病终于治好了,可痘痘又在我的脸上“雪上加霜”,我就更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人要的人。后来我看到了一个化妆品牌广告,“18岁以前容貌是父母给的,18岁以后容貌是自己给的”“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等等一切理念与文化都深深地抓住了我的心,强烈地刺激着我想要“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欲望。我便逐渐在这“美丽的事业”上付代价,化妆品越备越齐全,基本护理就有:洗面奶、爽肤水、乳液、眼霜、隔离霜、面膜。还有彩妆:眉笔、眼影、睫毛膏、腮红、唇彩。还有其它一些化妆品,比如卸妆液、微晶去角质、盖斑膏、唇膜、润唇膏、护体乳、香水、防晒霜等等,一年少不了几千元,这个投入终于使我的青春痘得到了抑制,我脸上“骚痒、起皮、粗糙、暗淡”的皮肤,经过化妆品层层护理与覆盖,也变成了“红润有光泽”。同时,外邦的穿着打扮也同样激发着我爱美的欲望,我跟她们学习什么样颜色的服饰配搭什么颜色的眼影、腮红及唇彩,还学习她们的“笑不露齿”,就连夏天也“不露脚趾”,追求成为一个有涵养的都市女性。这样,我每天早上至少要在这张脸上花掉半个小时的时间,隔三差五还要做面膜。为了美我常常站在衣柜前思考穿哪套衣服,配什么鞋,还要常常去理发店做发型。2008年,为了能找个好对象,我又冒着皮肤会烂的风险去做了双眼皮手术。我挺喜欢《转角遇到爱》这部电视,盼望自己也能拥有这样的爱情的同时,我把自己也打造成这个女主角的形象:披着长卷发再戴个大发夹,穿着高跟鞋……在我精心的打造下,我完全脱离了乡村的气息,似乎也成了豪门出身的小姐,但这些都没能换来男人的真心,尽管我从不失去希望,但我始终没有在下一个转角遇到我的真爱,看来美容改变不了人的命运;而且渐渐地我发现,美容给我带来了很多不良后果:我脸上哪怕最热的天也不会出汗,说谎也不会脸红,似乎我脸上的“神经系统”都死掉了一样;我的眼睛一碰到烟、气就会辣得直流泪,睁着也痛,闭上更痛,但我仍然要坚持涂睫毛膏,因为不涂我就感觉没精神、没自信,后来到了不化妆就没有自信、不化妆就不出门办事的地步,就是与朋友一起到饭店吃饭,都不忘记到卫生间去补补妆,似乎只有这样的“假面具”才能掩盖我内心深处的自卑感……

2012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弟兄姊妹都很喜欢我,我就把这些都归功于自己的穿着打扮与涵养上。后来因着在传福音的过程中被大红龙抓捕了,2013年,有一个姊妹问我是不是愿意离家尽本分,我虽然答应了,但我把离家尽本分想象得很苦,甚至想到可能会睡大街,所以,就很简单地准备了一个背包的衣物出门了,但在我简单的行李中,仍然少不了我的化妆包。那天,我像往常一样,披着长卷发,化着妆,穿着高跟鞋,踏上了离家尽本分的车,福音小组负责人在我们约定的车站接到我后,就把我带到了一个教会,那个教会带领A姊妹跟我一样的年龄,她看到我的穿着打扮,心想:这哪是个信神的啊?不就是个千金小姐嘛。她把她的想法跟福音小组负责人说了后,负责人跟她说我信神才一年、刚离家。A姊妹就没跟我说什么。

4月份,我与一个姊妹一起来到一个地方尽本分,与她朝夕生活在一起,我将自己的化妆品全部摆在了梳妆台上,姊妹看我每天早上站在镜子前面化妆,就点我太虚浮,我虽然表面不作声,但我心里却想:其实我很懒,我要是皮肤好我也不喜欢化妆,我是皮肤不好,不得已,我不是虚浮。但我又想:既然姊妹点我也是神许可,我也要接受。现在也不用出门传福音,彩妆可以不用了,因为整天面对电脑,基本护理还是不能少的,隔离霜也得用,否则容易长斑,那就不刷腮红、不涂眼影和睫毛膏了吧。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又想到有一个弟兄每天要来送条,我要是不化彩妆,这素面朝天,是不是对人不尊重啊?再说我眼睛小,不涂睫毛膏感觉没精神,这怎么见人呢?就熬炼起来了。几天后,小区带领跟我说:“为了安全你去换个发型,把头发拉直,把留海弄下来。”我换了发型后,因为齐留海正好盖到眉毛这,这样我就不用每天画眉毛了。有一天我鼓起勇气,不涂眼影与睫毛,一开始我很怕那个来送条的弟兄见到我会另眼看我,结果弟兄见到我后没任何异常反映,以前用什么眼神看我们还是什么眼神看我们,以前跟我们怎么说话还是怎么说话,我就渐渐放松了。从那之后,我决定不化彩妆了,我就把所有的睫毛膏、卸妆液都扔到垃圾桶里去了。所以我每天只需要花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在脸上了。一开始有点不习惯,感觉整个脸就一个颜色,太素了,跟人说话好像没自信,但是这样实行了一段时间之后,有一天,我对着镜子,突然觉得这才是真实的自己,自然美多好!我体尝到了一种撕掉假面具的轻松,像回归大自然一样,又像是回到了纯真无邪的年代,这样我更愿意将自己真实的面容展示在弟兄姊妹面前了。我便产生了一个想法:等我这些化妆品用完了,我就跟姊妹们一样,买个简单的一涂就好的那种,更加轻松。我就把这个想法跟神说了,在神面前立下了这样的心志。

但是我在神面前立下的心志随着化妆品的减少而减少,尤其到了10月份,当爽肤水快用完的时候,我就开始想要预备一瓶了。记得有次我们要到街上办事,要出门的前一天我都想好了:明天到街上买瓶爽肤水。但第二天早晨祷告时想到上面说:【你今天有这好环境你享受惯了,明天给你换一个环境,你还能不能顺服神?还能不能为神花费?还能不能接受神的托付?这才显明人呢,所以现在就得做好受苦准备,你说如果哪一天大红龙垮台了,内乱开始了,你还能过安逸生活吗?工厂、企业不开支了,没钱了,没饭了,自己家又没有地,生活都难了,你怎么办?活不成,那也得活着,吃糠咽菜也能活着,活着就作见证,还得为神花费呀。最后当个乞丐,白天去要饭,晚上也得过教会生活,也得跟人交通真理,人问:“你干什么工作呢?”“没有什么工作,就是乞丐要饭的。”要饭的还作工,这叫见证。】(摘自《讲道交通(九)·到底怎样追求真理才能达到被成全》)我心想:我现在得做好受苦的准备,以后可能都要去要饭了,我还用什么化妆品啊?又想着环境恶劣,今天不知明天事,搬家时也希望东西越少越好,所以就打算不买了,我要依靠神。但是几天后爽肤水真的用完了,我脸上、脖子上的痘痘疯狂地往外冒,痒痒的胀胀的,似乎在向我挑战。我有点意识到这痘痘可能是神在试炼我的信心,我要满足神。接待家的老姊妹见我脸上、脖子上长这么大的疮,就给我擦菜籽油,说菜籽油排毒,还叫我将这事向神祷告。我一开始还信心十足地说:“神给我的皮肤差有神的美意,我不在这事上向神祈求什么。”但后来我终于还是将自己这个私事拿到神面前祷告求神医治,但也愿神按着神自己的心意来作,我没资格要求神为我作什么,我愿顺服神的摆布与安排。祷告后痘痘照样长。几天后,我看到上面说:“神末世作工完全是为了拯救人,是为了变化人的撒但性情,让人类得着一个真正的人生,能完全归向神凭神的话活着,成为剩存下来的一个新人类,这是神作工的目的。神作这样的工作,那我们信神到底该得什么,这就很清楚了。我们知道神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变化人的工作,使真正蒙拯救的人类剩存下来成为下一个时代的主人,这是神的工作,如果我们在神作的工作之外对神有别的什么要求、有什么个人目的,那神能满足我们吗?……不合神心意的祷告太多了,哪一个人都不少,……那现在我们知道了人的哪些祈求是不合神心意的、人想得到哪些东西是不合神心意的,那我们还能继续祷告祈求神满足我们个人的要求吗?不能了吧。……这败坏肉体什么时候都有要求,不说出口来心里也想,话没说出来,心里还这么想啊。”(摘自《讲道交通(二)·满足神的最后要求才能蒙拯救》)在这以前,因为我觉得我已经太败坏,已经得到神太多的恩典祝福,今天也真的是神破例的恩待与高抬,我才有幸有追求真理的机会,神已将我从世界中拯救出来,我不该再向神祈求什么了。所以我认为自己对神没有一点要求与个人奢侈欲望了,这次虽然这样祷告但觉得还是有理智的,因为我说愿意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但当我看到这段话后,我看到我即使嘴巴说顺服,其实心里还有个盼望,希望神能给我一张好皮肤,不要再长痘痘、起皮、瘙痒,难看就难看一点,只要不让我难受就好了,其实对神还是有要求的,只是自己一直没发现。于是我就又向神祷告:“神啊,我现在知道了,这几天关于痘痘的祷告不合你心意,是我没有理智,我不再为这事向你祷告了,我相信你给我佩戴的肉体都是最适合我的,我相信你为我摆上的一切都是我的需要,都是为了拯救我,就算你让我满脸长疮我也要感谢你,我愿意顺服你的摆布安排。”可没过几天,我又为要不要买爽肤水而受熬炼,我又看到上面说:“做诚实人……第三方面必须实行进入的,就是在神面前许诺、起誓必须得守住,说到做到,”(摘自《讲道交通(五)·做诚实人必须实行进入的十个方面》)我想到了我在神前立下的心志:等现有的化妆品用完了以后就不买了,就算买也像姊妹们一样,买个最普通的稍微一抹就好的那种就可以了。那我现在如果又买爽肤水,我这不是说话不算数吗?我既然跟神这样说了,我就要说话算数,我得追求做诚实人,这样我又不再为买不买爽肤水熬炼了。可没过几天,当我看到上面说:“有人天生长相就容貌不佳,若再不会衣着打扮更没有端庄正派的样式,给尽本分带来一定难处……因为人与人之间互相不认识,多以相貌取人……所以要学会穿着,打扮成端庄正派人的样式……”摘自《基督与教会工人的座谈纪要·信神之人该有的样式》我又在心里琢磨:神祝福我,让我挣了点钱,我也不是穷得吃不上饭还要借钱买化妆品,我这样实行是在守规条呢?还是在实行真理呢?我到底要不要买化妆品呢?我要是不用化妆品维护,万一我的脸烂了不是太难看了吗?这不是也影响尽本分吗?我就又陷入了熬炼之中,而且只要我一空下来就会想这事,没办法,我只好又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全能神啊,你知道我的缺少与需要,我想满足你的心意,但在这事上我看不透,我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个事,甚至有点影响到尽本分了,如果说我是在实行真理,我里面却没有神话作生命,愿神开启我、引导我,我该吃喝哪方面的神话?该装备哪方面的真理?我愿意满足神的心意按着神的心意去行。”接着神引导我看到了神的话:“外表装饰得是很好,姊妹打扮得像“一朵花”,弟兄打扮得像公子、像阔少爷,只注重外表的吃穿,而内里却一贫如洗,对神没有丝毫的认识,这有什么意义?……你们以为我是来招聘“模特儿”吗?好不知羞耻!你们的生命在哪?你们追求的还不都是你们那奢侈的欲望?以为自己美得了不得,纵使你花枝招展,你还不是一个生在粪堆中滚来滚去的蛆虫吗?今天有幸享受这属天的福气,是对你破例的高抬,并不是看在你那“漂亮的脸蛋”上,自己是什么出身还不清楚?提到生命你闭口无言,活像个木鸡,你还有脸穷打扮?还有心思搽粉抹脂!”(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七)》)神严厉的审判刑罚一棍子将我打醒,是啊,我嘴上老说时间不够用,每天在睡觉上挤时间,但我怎么还总在这上面花心思呢?难道搽化妆品不要时间吗?我的所说与所做不是完全相反的吗?我嘴上说神的作工就要结束了而自己什么真理也不明白,感觉时间不够用,但我还整天想着这事,我的实际在哪里呢?我在真理上一点不明白,怎么还有脸穷打扮呢?怎么还有心思搽粉抹脂呢?这真的是让神厌憎的一件事啊!后来又看到神话说:“我最关心的问题就是你们的心到底忠于谁,我也希望你们每个人都清理一下自己的心思,问问自己到底忠于谁,到底为谁活着。……为了你们所忠于的东西你们从未觉得疲乏,从未烦恼过,而是越来越渴求自己能更多更好地拥有自己所忠于的东西,而且从未放弃。……你们现在仍是在追求着黑暗的、邪恶的东西不肯松手,这样,你们的结局会是怎么样呢?你们认真地想过吗?若是让你们重新选择一次,你们又会是怎样的态度呢?难道还会是前者吗?你们还给我的仍会是失望与痛苦的忧伤吗?你们的心仍会是仅有的一点温馨吗?你们仍然不知道怎样做才能安慰我的心吗?此时,你们正在选择什么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神话让我体尝到了神的忧伤之感,似乎神带着期盼的目光等待着我的回答,我有什么能够安慰神的心呢?我嘴上说爱神,而我一天之中又有多少事是真的在为安慰神的心而做呢?有多少时间是真的思念神到一个地步呢?神希望我能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尽本分上,上面说把本分尽好了就是做人成功了,我不在本分上多用心,还整天想着这张脸,这是哪跟哪啊!想到神话说:“从创世以来我就开始预定拣选了这班人,也就是今天的你们。你们的性情、素质、长相、身量,出生的家庭,你的工作、婚姻,你的一切,甚至你的头发的颜色、你的肤色、你的出生时间都是我手的安排。”(摘自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我认识到我的皮肤如何是神命定好的。又想到约伯临到试炼满身长疮不曾向神发一句怨言,而我今天只是脸上长几颗痘就对神失去信心,总想用人的办法去处理,甚至还厚着脸皮求神帮助,我说相信神主宰万有,但是我今天对神这点信心都没有,这样的我如果临到病痛的折磨或者任何生活上的不幸怎么能对神有信心?怎么能为神站住见证呢?我以往认为自己虚荣心不重都是因为环境并未改变或者对我的利益还没构成威胁的情况下,只是我的想象并不是我的实际,今天几颗痘痘就把我显明了,我的身量实在小得可怜,对神的信心几乎是没有。于是我再次来到神前向神祷告:“全能神啊,万事万物都在你的手中,我的命运都在你的手中,更何况我身上这一小块的皮肤呢?我再也不愿去想这事了,我愿意背叛虚荣心,珍惜最后神陪伴我们的每一天、每一分钟,竭力追求真理,早日脱去败坏性情,以此安慰神的心,愿神加给我信心,加给我实行真理、背叛肉体的力量与毅力。”

后来,我化妆品一样一样地用完了,我也不再去补,最后就只剩一瓶擦脸的了。弟兄姊妹都很关心我,看到我脸上、脖子上的痘痘,都会教我一些他们认为有用的祛痘方法,我的心也常常受动摇,也常常陷入试探之中,但我在不断地失败之后,慢慢地明白了神的心意,也越来越相信神的主宰,越来越愿意顺服神的安排了,越来越学会拒绝弟兄姊妹的“帮助”了。

2014年9月,我来到一个新的地方尽本分,在那里再次碰到A姊妹,并与她朝夕生活在一起,还有一个小弟兄,他脸上也长痘痘。11月的一天晚上,小弟兄从外面办事回来后,跟我说:“姊妹,我带回来一种药,对你的痘痘有用的,是弟兄姊妹给的,祖传秘方,无副作用,我以前吃过,有用的。”听小弟兄说得这么肯定,我的心又动摇了,但我不明白神的心意,我就让A姊妹帮我决定,A姊妹说:“要不你这次试试,如果试了不好,以后什么东西也不要试了。”我就接受了A姊妹的建议,准备第二天吃,(因为这个药是要空腹吃的,)并且心里开始盼望这个药吃下去,我脸上的痘痘就没有了。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我将这事向神祷告:“神啊,小弟兄给我拿来了药,如果你的心意是借着这药医治我的痘痘,那我吃了这个药就会有果效。如果这不是你的心意,我的痘痘好不了我也不埋怨。神啊,我太麻木痴呆,我从来没觉得脸上长痘痘与我信神有什么关系,也很少在这事上向你寻求你的心意,就是在道理上承认你所作的都是好的,你给我这样的皮肤,有你的美意。我愿意这次来寻求你的心意,愿你开启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祷告好后,我开始吃喝神话,脑海里很清晰地浮现出一句神话:“你应把它看成是神对你的试炼。”(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我突然意识到这是神对我的试炼。我就揣摩:我所信的神是全能的,如果神要医治我的痘痘,还需要借着药吗?不需要的。如果神不是借着这药来医治我,不但这药白吃,还在神面前失去一个见证,太不划算,我不要吃这个药了,我愿意在这次的试炼中满足神的心意。我就没吃这药。再后来,我慢慢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认识到我脸上的痘痘是神针对我的败坏性情加给我的,是神对我的保守,里面有神的爱。每当我脖子上长痘、脸上不长痘的时候,我提醒自己别受自己外表的迷惑,我的败坏隐藏在我里面,我要追求认识自己,我还要追求做诚实人,跟弟兄姊妹敞开自己的败坏,不能让别人受我迷惑;当我的痘痘痒痒的胀胀的使我特别难受时,我就会想到神看到我身上的败坏性情也是一样难受,我得尽快脱去败坏性情;当我皮肤好一点的时候,我照镜子的时候就会欣赏自己的皮肤,想到天使长就是因为长得太美丽了,他允许自己的注意力从神身上转移到自己身上,最后背叛了神,被神打到半空,我身上具有天使长这一性情,神让我长痘痘里面有着神的良苦用心,神希望我的心能被神话占有,神希望我的心能安静在神面前……慢慢地,我不再那么反感我脸上的痘痘了,似乎它就是我身体的一个组成部分。

后来,因着调换本分,我们大家都分开了,有一天,小弟兄写条给我,让我看看上面的交通(第92辑A-4),说:“就是鹿都知道有些植物能治什么病,”让我别守规条了,说他用一种土草药洗脸后,现在脸很光滑了,让我也试试,还说皮肤好也是荣耀神。我看了这一辑交通后,更加认识了神的权柄,看到小弟兄钻在这事上了,我就跟他交通了这方面的真理,最后引用一句圣经上的话回复他:“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惟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箴31:30)”,从那之后,小弟兄再也不关心我脸上的痘痘了,我也避免了许多试探。

2015年3月份的一天,我又再次碰到A姊妹,她对我说:“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看你穿着高跟鞋,还化着妆,我就想:这哪是个信神的啊?不就是个千金小姐嘛。前段时间,我们在一起尽本分,我看你那个洗刷包里面就一瓶洗脸的,一瓶擦脸的,也不化妆了,我在你身上,真是看到神太全能了!只有全能神能改变人!”我听了姊妹的话,心里为神能在我身上得着荣耀而感到安慰!也非常认可姊妹的话:只有全能神能改变人!感谢全能神改变了我!

再后来,我存留的化妆品全部都用完了,我就买了一瓶最普通的大宝擦脸,我也看到神的祝福,我脸上、脖子上、甚至前胸后背的痘痘越来越少,最后是难得冒出来几颗。就这样,我以为自己信神以后有了很大的转变,但神知道我这仅仅是行为的变化,在我里面还受着“不擦化妆品不行”这个思想的捆绑,所以,擦化妆品仍然是我每天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感谢神继续发表真理带领我脱离撒但的捆绑。

2017年11月的一天早上,我洗完脸正在擦大宝的时候,我妈妈跟我说:“不要擦这些东西,这些东西都是毒,渗进去了所以脸上要长痘。”我说:“不擦要起皮。”她说:“起皮起了新的长出来了就好了,我不擦不是挺好的啊。”我想:每天临到什么人事物,跟我说什么话,都是神主宰的,神安排的,我得接受。我道理上知道我的皮肤如何在神手中,只是我在这事上不会依靠神,这事还真显明我对神没信心。既然我妈这样提了,我也想依靠神放下对化妆品的依赖,我就跟我妈说:“那这瓶大宝擦完就先不买了,不擦试试看,如果要起皮再买。”几天后,我听到神的交通说:“多数姊妹爱打扮,每天描眉,擦胭抹粉,画嘴唇,甚至戴各种首饰,还有梳各种发型,一天花在这上面的时间早晨一个半小时,晚上卸妆一两个小时,洗洗涮涮、打扮、化妆一天差不多花三四个小时。在这事上从来没有任何的舍弃,妆总是化得那么亮丽,衣服总是穿得那么特别,得体,但是在尽本分的事上从来不求真,没下过任何的功夫。”(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尽心、尽意、尽性尽好本分才有人样》)我心想:我以前读神话不对照自己,我现在可千万别犯这毛病了,神的话是对所有人说的,这话就是神对我说的。可我现在除了洗面奶就是一瓶大宝了,我在这事上还该怎么舍弃呢?此时,我脑海里又浮现出神的话:“别满足于现状,”(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我在神话的审判中认识到自己一直满足于现状,认为自己在世界上化妆品一整套,信神以后,借着吃喝神话,接受神话的审判刑罚,试炼熬炼,现在除了洗脸用洗面奶以外,洗完脸就只擦大宝了,已经是有很大的转变了,而且在我的想象中这是极限了,这不能再减少了,不能一样不用吧。之前我妈让我不要擦大宝了我不明白神的心意,现在神有明确的话语,让我看到神的心意是让我在这事上再舍弃一些,原来前几天是神借着我妈给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应该要满足神。我不要怕脸上起皮,或者长痘,我要像彼得一样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不要贪图肉体安逸,哪怕起皮了或者长痘了,这都是我该受的苦。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又开始担心如果一点都不擦,这皮肤干了,皱纹就会出来,这样我可能会老得很快,这以后还要去传福音,要是见到熟人都说我老了,可怎么办呢?总是保持年轻一点好啊。后来又想到神话说:“从创世以来我就开始预定拣选了这班人,也就是今天的你们。你们的性情、素质、长相、身量,出生的家庭,你的工作、婚姻,你的一切,甚至你的头发的颜色、你的肤色、你的出生时间都是我手的安排,就是你每天要干什么、要遇见什么样的人也是我手的安排,更何况把你今天带到我的面前,更是我的安排,不要自己扰乱自己,要坦然前行。”(摘自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这段话我不知看过多少次,我就想我为什么不相信神的主宰呢?我什么时候会老不是在神手中吗?后来我又想:长得年轻,传福音就扮演年轻的角色,长得老一点就扮演老一点的角色,不也挺好吗?想到神说过:“彼得……把自己的所有都放在我的手中,就连吃、穿、睡、住都不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而是在一切满足我的基础上来享受我的丰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六篇说话》)我也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我得按照神的心意来,心里虽然受煎熬但一定要满足神,我这个小信的人,对神的作为没什么经历认识,越要依靠神去经历这些事,效法彼得,从生活的点点滴滴中开始经历神的作工,观看神的作为,增加对神的信心。神让我要坦然前行,我要听神的话。愿神帮助我,带领我来经历神的作工,在生活的小事中学功课。

几天后,有一天早上起来看到下雨了,空气有点潮湿,我脑海中闪过一个意念:大宝没用完就先放着,我趁下雨天先试试看,不擦大宝会怎么样,万一要起皮就擦点。我就鼓起勇气没擦大宝,虽然有点紧绷感,但能承受,摸一摸我的脸,感觉皮肤挺光滑,没有起皮,感谢神!我愿意更多地依靠神脱去属世的东西!大概下了两三天雨,我洗了脸都没擦任何东西。后来天晴了我也想不擦试试,几天后,秋风吹得我皮肤开始干裂,手一摸脸上的皮肤很粗糙,后来连洗脸时碰到水都感觉疼痛了,我就给我妈妈看我脸上的皮肤:“妈,你看我不擦大宝皮肤变这样了。”我妈看了看我的脸,说:“那你擦点吧。”我就又擦了两天,皮肤就渐渐恢复了。之后,我每次洗脸的时候心里始终装着负担:“神说我们在这事上从来不舍弃,我也得实行这句神话,我得再舍弃一些,但我该怎么舍弃呢?我的皮肤是神造的,神知道我的皮肤怎么样,我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对待,我愿交给神,愿神来主宰我的心思意念,愿神来带领我,使我在这事上行在神心意上,不偏左不偏右。”有一天早上,我在洗脸时脑海中闪过一个意念:要不我早上不用洗面奶试试,说不定这样白天就不用擦大宝了。我就这样尝试了一下,果然可行。这样,我早上在脸上几乎只需要一两分钟的时间了!感谢神!这样实行了一段时间后,我不再受“不擦化妆品不行”的思想捆绑了,有时候感到皮肤特别干,我就擦一点,平时都想不到要擦东西了。我在这方面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释放自由!此时,我想起以前的我:每天早晨起来都要在脸上花半个小时;常常站在衣柜前发呆,不知穿哪套衣服;还要常常去理发店做发型;常常做面膜,敷面膜的时候碰到好笑的事还不能笑,怕脸上留下皱纹……再看看现在的我,每天起来就是梳一个马尾辫,早上睡醒脸上有时候还会红扑扑的,洗把脸也不用想着化妆了,衣服就两三套换洗,换下这套就穿那套,不用为今天该穿哪套衣服犯愁了,没有应酬,没有交际,不在乎人怎么看我,每天就追求活在神面前,只想着怎么满足神就行了……真理使人自由,我感觉到我现在活着真是太幸福了!感谢全能神发表的真理拯救了我!

后来我听到上面交通说:“经历十年以后明白真理了,脸上生出许多皱纹,但是在慈祥的笑容下,皱纹都显得美丽,那是饱经风霜啊!是不是啊?饱经风霜,人性成熟了,有圣徒的气质了。”(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157辑-B-6》)我想起视频中有一些老年的弟兄姊妹,那鱼尾纹散开就像开出的花朵一样,的确很美,看上去特别地和谒可亲,人性特别地成熟稳重,说话也有份量,我不但不再担心自己长皱纹,反倒有点羡慕起那种气质来了。我又看到神说:“担不担心自己老了难看哪?难看也没事,神不嫌弃。……你变丑了,你有病了,你瘸腿了,你老了,或者你不中用了,神不嫌弃,但是神不嫌弃的不是你的败坏性情,神不嫌弃的是什么?人最值钱、宝贵的东西是什么?人跟随神的信心、心志、愿望,还有人喜爱正面事物的心,追求正义、追求真理的心,你具备这个,神永远不会嫌弃你。不会嫌弃是什么意思?光说“我不嫌你”就完事了?神就不会放弃你,他要拯救你。那神不放弃你,神要拯救你,对你来说这是不是天大的喜事啊?这是天大的喜讯啊,这可太好了!所以你明白了神宝爱什么、神喜爱什么、神要什么,你就得努力地追求得着这些,这样你这个人在神面前就有用、有价值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达到真实的信得具备什么》)神的话感动、温暖着我的心,也给了我信心,我更不怕自己老了,也不怕难看了,因为我知道了神的心。此时,我感觉到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事,最有保障的事,最不会后悔的事,最值得我付出一生去追求的事,就是信神、跟随神。因为父母会抛下我,青春会远离我,健康会离开我,平安会离弃我,地位会背叛我,爱情会过期,男人会变心,玫瑰会凋零,金钱会贬值,只有真理的价值是永恒不变的,只有神永远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神是我永远的依靠,神是我随时的帮助,只要我有一颗要跟随神的心,只要我有一颗喜爱正面事物的心,只要我有一颗要追求正义、追求真理的心,神就不会放弃我,哪怕有一天我老了,难看了,不中用了,神都不会离开我。所以我现在唯一的追求,就是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顺服神的一切安排,竭力与神配合,让神洁净我的心,让神装备我的心,把神接到我的心中,成为神忠实的伴侣。

感谢神!一切荣耀归给全能神!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认识

XAR:

看了你的文章谈点不同的认识。

你用大宝跟神揭示人注重打扮这方面真理不是一回事,还有后面【“我在洗脸时脑海中闪过一个意念:要不我早上不用洗面奶试试,说不定这样白天就不用擦大宝了】”这些意念都不符合正常人的思维,还有【“我妈妈跟我说:“不要擦这些东西,这些东西都是毒,渗进去了所以脸上要长痘。”我说:“不擦要起皮。”她说:“起皮起了新的长出来了就好了,我不擦不是挺好的啊。”】记得以前那些邪说谬论里就有一条:信神不抹雪花膏(大概意思)以前弟兄讲道里也说过女性应该用点护肤品(尤其干燥天气)(大概意思)这是正常人性里的东西,生活常识,跟爱打扮卖弄自己没有关系。你妈前面说不让擦大宝后面说【“几天后,秋风吹得我皮肤开始干裂,手一摸脸上的皮肤很粗糙,后来连洗脸时碰到水都感觉疼痛了,我就给我妈妈看我脸上的皮肤:“妈,你看我不擦大宝皮肤变这样了。”我妈看了看我的脸,说:“那你擦点吧。”我就又擦了两天,皮肤就渐渐恢复了。”】这些话不是前后矛盾吗?你俩在生活的小事上领受都偏缪,对神话领受也偏,乱套神话,误导人。

小弟兄给你拿来的土草药洗脸,被你当作撒但试探,别人说你守规条是对的,你又拿圣经上的话反驳别人,不止是守规条是领受偏缪。弟兄姊妹在一些文章里写道用一些草药治好了一下不好治的病,见证神创造万物的奇妙,这些草药就是为人预备的,应从中认识神的爱。看到你从很多事上都不能纯正领受神摆设的环境,受一些没必要的苦,还认为自己是顺服、变化的表现。

你头脑里生出的意念和出现什么神话,很多都脱离实际、现实,不属于圣灵开启。你若经常这样领受很容易招致邪灵。

还请弟兄姊妹交通一下你们的认识,共同长分辨。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XAR

我把自己的经历认识跟弟兄姊妹交通出来,就是想得到明白真理之人的指点帮助,如果印证是对的我就这样经历下去,错的我好纠正过来。不过我发出去后又在心里想,这么长的文章可能没有几个人会看的,所以没抱什么希望。今天上来,看到自己写的文章有一个回复了,我很高兴,同时又很期盼地点进去,想看看弟兄姊妹跟我说什么呢,没想到看到是这样的评价,一下子使我脸红心跳,不过我还是在心里感谢“认识”能够耐心地看完我的文章并愿意谈出不同的认识来帮助我,我也很高兴能听到不同的认识。虽然一下子还认识不到,但我愿意先接受进来,不坚持自己的,下线后我会到神面前好好寻求,愿神开启我能明白这方面的真理。也欢迎其它弟兄姊妹都谈谈。我经历肤浅,领受能力也差,还请愿意帮助我的弟兄姊妹点细一点,谈透一点。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弟兄交通里说的是:“信神不许抹雪花膏”这个论调是邪说谬论,“认识”把“许”字去掉了,意思就变了。我领受的上面的意思并不是说信神的必须都得抹雪花膏。我认为抹不抹应该看个人的领受和条件。

我听外邦护肤很有经验的人说过,晚上如果护好肤了,早上不用洗面奶就行,皮肤也不会太干,也不会油。

认识,你说的“以前弟兄讲道里也说过女性应该用点护肤品(尤其干燥天气)(大概意思)”是在哪里呢?我怎么没有印象呢?

另外,你说的“你若经常这样领受很容易招致邪灵。”我觉得有点夸张了。姊妹能在化妆抹脸这方面得到释放自由,主要还是经过祷告寻求,神的话语与上面的交通达到的果效,后果是人自由了,释放了,脸干的时候就抹点,平时不抹也不受辖制,这不是挺好的吗?而邪灵作工的后果是使人远离神,背叛神,或有很多不正常的表现。

你的观点好像是人不抹护肤品就不正常似的。我感觉你领受的有点偏。不对的请指点。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积极

姊妹:你好!看了你的文章,我想到一段神话和弟兄的交通希望我们阅读共同进入。

神话说:“除此之外,神在万物中间,就是动物也好,植物也好,或者是各种小草也好,还造了一些解决人肉体受到伤害或者病痛所必须有的植物。比如说人烧伤了怎么办呢?用水洗行吗?你随便找块布裹上行吗?那样也可能就会化脓或者是感染。比如说烫伤,人一不小心被火烧着了,或者一不小心被热水烫了,怎么办呢?用水冲冲行不行?比如说人发烧,人伤风,或者是干活有跌打损伤,或者人吃东西不小心闹肚子了,或者人因着生活习惯、因着各种情绪造成的一些疾病,比如血脉上的病,或者是情绪上的病,或者五脏六腑的各种疾病,都有相应的植物来治愈。这些植物有活血化瘀的,有止疼的,有止血的,有麻醉的,有帮助人恢复正常皮肤的,有排除人身体瘀血的、排除人身体病毒的,总之,都是人日常生活能用到的,是人能够用得上的,也是神为人的肉体所预备的不时之需。这些东西有些是神让人在不经意中发现的,有些东西是神借着一些特别的现象或者是预备一些人去发现的,发现之后人类就留传下来了,然后好多人也都知道了。这样,神造这些植物就有了价值,有了意义。总之,这些东西都是从神来的,是神给人创造生存环境的时候为人预备好的,为人种植下来的,这些都是很有必要的。可见神创造天地万物时,你们说神考虑到的是不是比人想的周到啊?那你看到神所作的这一切,能不能感受到神实际的那一面呢?神在隐秘中作事,在人还没有来到世界的时候,还没有接触到这个人类的时候,神就把这一切都造好了,一切都为人着想,为人的生存着想,为人的生存考虑,让人活在这样一个神为人类预备的丰丰富富的物质世界中,让人幸福地活着,衣食无忧,什么都不缺。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人类继续繁衍生存,没有几个人能领悟到这是神给人创造的一切,竟被撒但说成是大自然产生的。”摘自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八神是万物生命的源头(二)》

 

上面的讲道交通:“如果人的看事观点没有真理,那他必定是抵挡神的人,他信神再热心也绝对不会与神相合的。如果一个人的看事观点多数都是违背神话的,那么可以说他一点真理也没有,一点实际也没有。如果是信了几年还没有一点进入,看事观点仍然和外邦人一样,肯定他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肯定他是被淘汰的对象。现在教会中有各种邪说谬论在传播,但多数人都分辨不清哪个对哪个错,这更加证明多数的人还没有明白真理,没有进入神话的实际。如果真有假基督、假牧人散布异端邪说,多数人还是站立不住的。我曾听见有的地方传播说,祷告神得朝哪个方向祷告才灵;⋯⋯还有的人散布信神不许吃猪肉,不许吃鸡蛋,不许夫妻同床,不许穿裙子、高跟鞋,不许擦润肤霜、雪花膏,不许穿西服等异端邪说。如果各处教会都有几个明白真理的人,这些谬论邪说也不至于存到今天,可见多数人读神话过教会生活并没有多大果效,没有多少人真明白神话的。我敢说在多数人的里面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谬论邪说,因为教会中还没有真正明白真理的人,都是明白一些道理规条类的东西,并不具备分辨能力。如果有人提出问题拿到教会中也没有人能解释清楚,多数人只能感觉到对或不对,并不能用真理把事情说透,所以,教会中存在的谬论邪说至今也未能完全铲除,这就是说,没有真理必然看不透事情,也解决不了问题。凡能感觉到对或不对却说不清问题的实质,这就是真理不透亮,感觉对或不对这并不可靠,因为真理不透亮还是容易受人迷惑的。即使你领受东西纯正,在多数事上能感觉到对与不对,也绝不等于你真明白真理了,有很多人就以自己能感觉到对或不对,就认为自己有分辨了,明白真理了,可以高枕无忧了,这都是人的愚昧所致,只能说明人太肤浅了,还不懂什么叫明白真理、得着真理。追求真理的人都应知道,明白真理不是简单事,在真理面前人是不能含糊的,你如果不求真你永远也过不了关,如果你对真理明白个一知半解就以为有了,到神跟你求真的时候你会傻眼的。”摘自(座谈纪要(旧版) 第103题 谈谈看事观点与行事原则的重要性)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XC

  XAR,初次看完你的帖子,我也是感觉你在小弟兄给你药的事上,实行得有点儿守规条。但是想到《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里“对待疾病的原则……4.不要死守规条,可根据人的身量与领受选择医治或凭信心,但重要的是能否得着洁净。”时,也就没再深究。看了别的弟兄姊妹的回复,我又重新看了你的帖子,发现一点问题。

  你说:“我突然意识到这是神对我的试炼。我就揣摩:我所信的神是全能的,如果神要医治我的痘痘,还需要借着药吗?不需要的。如果神不是借着这药来医治我,不但这药白吃,还在神面前失去一个见证,太不划算,我不要吃这个药了,我愿意在这次的试炼中满足神的心意。我就没吃这药。”神话说:‘有的人临到病痛了,临到病痛需要寻求神的心意,需要寻求真理,这是信神最基本该知道的,但是这个有病的人他怎么实行?他说:“有病这事是神所摆布的,我得凭信心活着,一不吃药,二不打针,三不上医院,你看我的信心怎么样?”不错吧?有没有信心?认为是有信心的人举手。就是说你们认同这样的观点,而且你们自己也是这么实行的,是吧?“不打针、不吃药、不上医院看医生这是在实行真理”,也可以说有病不打针、不吃药、不去看医生等于在实行真理,满足神的心意,可不可以这么说?(可以。)你们是根据什么说这是在实行真理呢?有根据吗?(我有病的时候要是想去吃一些药和一些偏方,我就认为我是在挣脱神给我摆布的环境,我要是不吃药就是顺服神摆布的环境。)你是这么领受的。对这个观点持守的人不少,这么认为、这么实行的人不少,那这么实行到底准确不准确呢?依据是什么?得没得到印证?知不知道?还不太清楚,是吧?这就是无果,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那你们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实行呢?有病不打针,不吃药,不看医生,也不作任何的处理,然后就耗着,唯一的实行的办法、解决的办法就是祷告神,让神挪去,或者任神摆布,这种实行法准不准确?(不准确。)你们是现在才认为不准确的,还是之前就认为不准确的?还是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实行好?(如果看医生或者吃药,就觉得这样实行属于一个外面的作法,没有凭着真理从病当中走出来,是借着外界的力量把这个病挪去了。)那你们的言外之意是不是就是,如果神给你一个病痛,你把它处理了,把这个病挪掉了,那你就是背叛神,不顺服神给你的安排?(是有这样的观点。)是害怕有这样的观点不对,还是疑疑惑惑的,还是根本就不清楚到底这样做对不对,反正一直以来就是这么做的,也没有什么不同意见,更没有什么不良反应,也没有什么责备,然后就一直这样行下去?(就是一直这样,没有什么感觉。)那你们说这么做是不是有一点抱蒙啊?抱蒙的事就不可靠,如果是抱蒙,咱先不说它对错,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最起码这样做就不是合真理的。因为如果是合真理的,他肯定知道这么做是守住了哪条原则,是在哪个原则范围里做的,是不是最起码是这样的?但是现在看,人这样做有时候是出于自己的一种想象,自我约束这么做,另外,自己给自己定了一个标准,必须这么做,但是你自己不清楚到底神是怎么要求你的、神的意思是什么,你是按着自己的意图,或者是按着自己给自己制定的一个途径去这么做,结果到底如何你也不清楚,这种情形就是凭什么活着呢?(想象。)想象是不是带着一种观念哪?那这种观念是什么?(如果这样去实行了,就能够蒙神称许。)这就是观念。那这么做的路途、这样的领受法是不是不纯正的?(是。)这就对了,有定义了,有结果了,凭着这样的想象观念活着,这就不是在实行真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到底凭什么活着》)我的颈椎病犯过两次,起先我认为是更年期综合症,后来吃喝神话认识到自己的观点是定规,是消极对抗。那时的病痛已经影响到晚上睡觉,我家弟兄劝我去拍片检查一下。我寻求神心意发现自己里面有担心,害怕压迫血管、神经导致瘫痪等。借着吃喝神话认识自己的问题后,当愿意顺服神后,病不治而愈。第二次又犯后,当时也寻求神心意,同时也认识到自己的一些败坏问题,但是病情还是没有好转。有一天去婆婆家,婆婆说她有一个艾灸枕,让我拿回去试试。当时我并不知道神的心意是什么,就顺服实行了。结果第一次使用,疼痛就缓解很多。那次的经历让我感觉神造万物的奇妙,这样实际的体会比看神话得到的认识更加深刻。后来我自己还采摘了一些艾草,用来泡脚,效果真不错。神说:“本来一无所有的一个孤独的灵魂,因着造物主的主宰与命定有了父母、家庭,有了成为人类中的一员这样的机会,有了体验人生的机会,有了游历人世间的机会,也有了体会造物主的主宰、认识造物主造物奇妙的机会,更有了认识造物主权柄、归服在造物主权柄之下的机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独一无二的神自己三》)借着疾病得着对造物主造物奇妙的认识,这也是神的恩待啊!感谢神!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欣欣

XAR:

你可以看一下弟兄讲道185辑-A8问题解答第四题,虽然那个题的事情跟你不一样,但性质有相同点,都是注重一些做法,给自己很多约束,失去正常人的生活。问题最后一句话:【“那他这些情形是受什么本性支配的?就是受人的错误观念支配,是人自己定规的,你的观念不是生命,不是真理。所以,你别约束自己,说“我不那么做,不这么做”,正常就行,基督的人性是正常人性,我们在教会中生活、尽本分、接触人,各方面也都要有正常人性。我们追求真理是为了解决败坏性情,解决败坏性情是为了活出正常人性,不是为了取缔正常人性,不是为了改变人的正常人性,就是要活出正常人性,人看着很有良心,很有理性,很有智慧,很有原则,一切正常就行了。”】(185-A-8)你的实行法不是偏左就偏右,神话说的化妆打扮浪费很多时间跟你用不用洗面奶和大宝也不是一回事,没有关系。你所注重的是与真理无关的事情。 现在是解决败坏性情不要在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上下功夫。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相偎相依相互依存

XAR你好:针对你写的文章,我浅谈一下自己的领受认识,有不合适的地方请修理对付。

 

  你写的文章是怎样寻求真理,背叛自己的肉体来解决自己的虚浮的,认识撒但对人的苦害,只有真理才能给人带来真正的自由。文章的前半部分写的有细节,有转变的过程,有对自己虚浮本性的认识,结合神话的揭示来背叛自己的肉体,这部分的认识让我看了得造就。文章后面的部分特别地突出认识把不用擦脸油当成是实行真理,是背叛虚浮,后面的部分写的认识,我感觉你把不用擦脸油的事硬往实行真理上安,这样领受有些偏谬,因为人用不用擦脸油是根据自己的条件与自己皮肤的情况来对待,也是正常人性里的一方面配合,至于要不要用擦脸油可以自己选择,但与实行真理无关,用与不用都不属于悖逆神。

  当我刚看你的文章时,看到你写的脸上长痘痘心里特别地痛苦,我想:我得给你说说,这或是因为人体内的湿热、热毒造成的,每天熬些绿豆大米汤喝,试试能不能把身上的热毒排出去。当我有这个想法时,继续往下看你写的文章,看到你对对你有帮助的弟兄姊妹都当成是试探,此时,我心想:你既然把所有帮助你治痘痘的弟兄姊妹都当成是试探拒绝,并且还以交通真理的方式反驳了,我也就把自己想要给你写的话也停止了。

  下面是你文章里写的:

  “接待家的老姊妹见我脸上、脖子上长这么大的疮,就给我擦菜籽油,说菜籽油排毒,还叫我将这事向神祷告。”

  “弟兄姊妹都很关心我,看到我脸上、脖子上的痘痘,都会教我一些他们认为有用的祛痘方法,我的心也常常受动摇,也常常陷入试探之中,但我在不断地失败之后,慢慢地明白了神的心意,也越来越相信神的主宰,越来越愿意顺服神的安排了,越来越学会拒绝弟兄姊妹的‘帮助’了。”

  “2014年9月,我来到一个新的地方尽本分,在那里再次碰到A姊妹,并与她朝夕生活在一起,还有一个小弟兄,他脸上也长痘痘。11月的一天晚上,小弟兄从外面办事回来后,跟我说:‘姊妹,我带回来一种药,对你的痘痘有用的,是弟兄姊妹给的,祖传秘方,无副作用,我以前吃过,有用的。’”

  “后来,因着调换本分,我们大家都分开了,有一天,小弟兄写条给我,让我看看上面的交通(第92辑A-4),说:‘就是鹿都知道有些植物能治什么病,’让我别守规条了,说他用一种土草药洗脸后,现在脸很光滑了,让我也试试,还说皮肤好也是荣耀神。我看了这一辑交通后,更加认识了神的权柄,看到小弟兄钻在这事上了,我就跟他交通了这方面的真理,最后引用一句圣经上的话回复他:‘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惟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箴31:30)’,从那之后,小弟兄再也不关心我脸上的痘痘了,我也避免了许多试探。”

  我领受的是:弟兄姊妹看到你脸上长痘痘特别地痛苦,就想一些办法来帮助你,我从这事上看到是神摆布弟兄姊妹来关心我们,爱护我们,这是神的爱,也是弟兄姊妹之间的彼此相爱,而你却把弟兄姊妹的这份爱当成试探来处理,这样会伤害到弟兄姊妹,我们也没有正常人性的活出。弟兄姊妹给我们想办法来治疗你脸上长的痘痘,他们是因为看到你很痛苦,又年轻,又是有环境离开家的,建立神爱的基础上来帮助你,我们应该感到温暖才是,从他们的流露上,没有看到有对你的试探,也没有看到他们为治好你的痘痘好让你更注重虚浮,这不是弟兄姊妹的本意,如果自己有这个想法,更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弟兄姊妹,这样做对弟兄姊妹没有益处,况且弟兄姊妹也没有伤害我们的意思。如果我们想在自己脸上长痘痘的事上学功课,当弟兄姊妹帮助我们的时候,我们就应考虑怎样对待弟兄姊妹的帮助才不会伤害弟兄姊妹,这是我们在活出正常人性上该注重的。比如:当弟兄姊妹帮助我们时,我们一方面感谢神的爱;一方面也谢谢弟兄姊妹的帮助,给弟兄姊妹交通,自己在脸上长痘痘这事上看到神的爱,是为了检验我对神有没有信与顺服。另一方面,我愿受这苦来认识自己的虚浮本性,受这苦能让我更好的变化。这样拒绝弟兄姊妹的帮助也不会伤害到弟兄姊妹,自己也活出了正常人性。

  人有病治不治可以自己选择,根据自己的身量与信心来做决定。但在临到的病上别忘了寻求神的心意,自己当学哪些功课,对待弟兄姊妹的帮助该怎么对待才合神心意。

  有一个弟兄是超脱家庭尽本分,一天,在接待家庭发烧,接待家的弟兄姊妹劝他吃药、打针,弟兄很坚定地拒绝了接待家庭,并反省认识自己是什么原因临到病,到了晚上弟兄发高烧,接待家庭的弟兄姊妹很着急,并劝弟兄去看病,弟兄还是很坚定地持守自己的观点,反省认识自己,不去看病。接待家庭的弟兄姊妹对这个弟兄有成见,认为弟兄太顽固,不考虑接待家庭的难处,万一出现危险接待家庭的弟兄姊妹不好配合。带领也给这个弟兄交通,别太持守自己的观点,多听听别人的意见,看看神怎样摆布环境、人事物,多寻求寻求神的心意,多为别人考虑一下。这个弟兄不管别人怎么给他交通,他没有寻求的意思,还是很顽固地认为自己是在实行真理,谁说都不听。

  我和弟兄姊妹配合一项任务,其中有一个弟兄来指挥这事,这个弟兄当时有些感冒咳嗽,我们怕他影响神家工作,怕他咳嗽厉害了被人发现,我们几个人都希望他吃药,这样对工作有利,接待家庭的大姨把感冒咳嗽药拿来让弟兄吃,我们都坐在那里劝弟兄把药吃了,无论我们怎么劝弟兄就是拒绝不吃,我们说这样对配合工作有利,弟兄看我们都是一样的观点就把药吃了,我们也就不再说什么了。过了几天,我说:“弟兄还是把药吃了好吧,这样病好了,不咳嗽了,对配合工作有利。”弟兄说:“我根本就没吃,我看到你们都一样的观点,都来劝我,我当时的领受是:我哪方面做的不合神的心意,是遭到神的管教,我愿受这苦来反省认识自己,我不能和你们争执,看到你们也是对我好,只是我们的实行法不同,都没有错,我就智慧地把药放到手里然后装着把药放到了嘴里,接着再喝水,你们谁也没有看到我没有吃药,这样对谁都不是伤害,我也能学到功课,这不是更好吗?”

  我和一个姊妹在一起尽本分,一天,我感觉有些感冒头疼,天特别地热,我和这个姊妹天天在一间屋里不出去,姊妹劝我买点药吃,我说不吃,因为我狂妄自大遭到神的管教,我得受这个苦,我得悔改变化。接待家庭的姊妹也劝我看病,还说帮我买药吃,我给接待家的姊妹说:“你买了我也不吃。”接待家的姊妹见我病情没有好转,就着急出去给我买来药让我吃,我还是很顽固地坚决不吃,认为自己是在实行真理,是在悔改。接待家的姊妹说这药钱我给你垫上,你把药吃了吧,我还是坚持不吃药,并把钱给了接待家的姊妹。我的病持续几天才好的,我认为自己是在实行真理,认为自己在临到病痛,临到神的管教上对神有点顺服了,却没有留心观察神摆布周围的环境、人事物,一味地持守自己的观点,没有寻求神的心意。和我一起尽本分的姊妹帮助照顾我,我吐了帮助我打扫,我整天包着被子捂汗,就在一间屋子里,天还特别地热,门窗都关的严实的,我们俩就睡一张单身床,姊妹在屋里到处喷洒香水,我心里当时觉得不好意思,自己把屋里弄得很难闻。现在反省认识自己,我临到事没有寻求神的心意,只要自己认准的理,谁说都不听,就持守自己的,就认为自己的对,我没有考虑接待家姊妹的感受与难处,这不是在自己家,怎么做都行,在接待家就不能这样任性,如果自己的病严重的话,接待家姊妹不好配合,接待家姊妹给我买药,让我吃药这都是神的爱。我也没有考虑和我一起配搭的姊妹,让姊妹担心,也影响姊妹尽本分,吃喝神话,我没有正常人性,临到事太狂妄自是,当我和姊妹在一起的时候应该多考虑一下姊妹的感受,多听取姊妹的意见,多考虑姊妹的利益,这是我该寻求真理解决的。

  在临到病痛的事上我们应学会寻求神的心意,在此基础上又临到弟兄姊妹的帮助,这时就不单单是自己怎么对待这事,因为这里面还有弟兄姊妹的配合,我们就继续寻求神的心意,怎么对待弟兄姊妹才合神心意,不是持守自己,也不会伤害弟兄姊妹,是真正的在实行真理,这是我们该寻求真理解决的。有不合适的地方请不要接受,也请交通出来修理对付,我愿接受,我也不明白真理。

  神话说:“反省认识自己最关键的就是:你越认为自己做得好、做得对的地方,越觉得自己能满足神心意、值得夸耀的地方,越值得你去认识自己,越值得你去深挖掘,看看这里面到底有哪些掺杂,有哪些是不能满足神心意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错误观点才能认识自己》)

  将一切荣耀都归给全能神!

  2019.1.7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我看了姊妹写的这篇文章,感受到的是姊妹因着实行一些神话产生了对神的信心,感觉到了真理使人得自由释放,这个感受还是挺真实的,而且她有勇气把真实的经历写出来,不管怎样都是值得鼓励的。

 

但是我们应该根据神话看事,寻求做事有原则,不守规条。神话劝勉我们不要注重肉体的吃穿,不应过度注重肉体的打扮。我自己的理解是,我们只要平时不用花过多精力注重就可以了,保持皮肤的清洁健康就好。

 

 

既然真理是让人得自由释放的,有时候守规条反而成为辖制了,我们自己怎么实行更不能强加给别人。记得曾经有个小姊妹给一个老姊妹交通让她生病不要吃药的事,虽然她自己有关于凭信心医治了出于神管教的某些疾病的经历,但是依照自己的经历要求别人也这样就是辖制人了。那个老姊妹得了肩周炎,其实可以搽一些药解决的问题,结果受那个小姊妹辖制也不敢用药了,光注重认识自己,但是过了很久了还是没有好转。所以,我体会到的是,认识自己是必要的,但是也不妨碍用药减轻病痛。同样,借着皮肤上的问题也可以让我们反省自己,但是也不妨碍用一些药物减轻病痛。平时我们脸上搽什么根据个人的皮肤状况和需要,总之保持清洁健康就好了。这只是我的一点认识,不一定准确,仅供参考。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看了弟兄姊妹的回复我也想谈点自己对这篇文章的领受认识。这篇文章的题目很吸引我,于是点进来了,看了前半部分姊妹怎么一步步在神的引领之下在虚浮方面的变化,我看到了姊妹的配合之心,更看到了神的全能智慧,看了心中颇有感慨,若不是神的拯救,我们只能这样一直被撒但捉弄着,不知什么才是真正的美,其实这些所谓的护肤保养不但不能使我们得到真正的保养,反而伤害了皮肤,伤害了自己的身体。记得在电视里看到过说全球每年用在制作护肤品上的铅汞等有害物质能达到数亿吨,这些所谓的护肤品常年累月被皮肤吸收,最后成为各种疾病的诱发源,另外还看到过一个报道说,无论号称多么原始天然的护肤产品,它只要能改善你的肤质,那就不可能不添加有害物质。这就是撒但的诡计,用表面让你能留住青春,保持年轻的诱饵让你一步步随从它的引诱,成为它苦害的对象。我从不迷信高端护肤品,更不化妆,年轻的时候也被引诱买过一两次成套的高端护肤品,但都没有用完就过期了(家里亲人是开护肤精品店的),于是就扔了,因为我嫌麻烦,不会坚持用,多数时候在秋冬季皮肤感觉干燥的时候用点最普通的雪花膏或者宝宝霜之类的滋润一下,甚至就用蛇油膏,都是几块钱的东西,只要脸不紧绷就行了,连洗面奶也不用,因为我感觉用过洗面奶脸紧绷得更厉害,其实脸上的油脂是神赐给的天然护肤品,如果觉得太油了,用温一些的水洗脸就好,我洗脸毛巾和脸盆周围常常会觉得有一种油油的感觉,所以过段时间就用开水加点洗衣粉烫一烫,再清洗干净就好了,这样既消毒又去油,还不伤皮肤。但就是上面提到的这些简单至极的护肤品对我来说还是不理想,尽管有的还是挺油的,但过一段时间北风一吹,脸上还是感觉干干的,最近这两年我开始用纯甘油(就是开塞露),两三块钱一支,加一点自制的环保酵素或者白醋都行(一瓶开塞露里顶多加五六滴的量足够),再加一两滴蜂蜜,用的时候就把这样的混合物滴一两滴在手心上,再加一两滴清水(因为甘油和蜂蜜都是甜的,不加清水会粘,也会吸收皮肤上的水分,所以必须加些清水,我直接滴自来水),两手一搓,往脸上手上一抹,既清爽不油腻,还一点不紧绷,再干燥的霜风天脸上也是舒舒服服的,一点不会干燥起皮。我今年50周岁,姐姐比我大两岁,甚至有人误认我是她女儿,前段时间,姐姐新居的一个邻居把我姐夫当成了我爸,尽管我的头上也现出丝丝白发了,但我的精神状态比他们好,一方面因为我信神,心思意念常常接受神的洁净,不会花太多的精力去应付那些复杂的人事物,另一方面看到神造的才是最好的,我们善用它,对身体只有益处,毫无伤害。所以无论是治病还是保养我都崇尚自然的才是最好的。

  我也觉得姊妹文章中后面那些治不治痘及抹不抹护肤品这是偏谬的实行,因为边看我就边想到了前面姊妹提到的那段神话:“有的人临到病痛了,临到病痛需要寻求神的心意,需要寻求真理,这是信神最基本该知道的,但是这个有病的人他怎么实行?他说:‘有病这事是神所摆布的,我得凭信心活着,一不吃药,二不打针,三不上医院,你看我的信心怎么样?’不错吧?有没有信心?认为是有信心的人举手。就是说你们认同这样的观点,而且你们自己也是这么实行的,是吧?‘不打针、不吃药、不上医院看医生这是在实行真理’,也可以说有病不打针、不吃药、不去看医生等于在实行真理,满足神的心意,可不可以这么说?(可以。)你们是根据什么说这是在实行真理呢?有根据吗?(我有病的时候要是想去吃一些药和一些偏方,我就认为我是在挣脱神给我摆布的环境,我要是不吃药就是顺服神摆布的环境。)你是这么领受的。对这个观点持守的人不少,这么认为、这么实行的人不少,那这么实行到底准确不准确呢?依据是什么?得没得到印证?知不知道?还不太清楚,是吧?这就是无果,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那你们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实行呢?有病不打针,不吃药,不看医生,也不作任何的处理,然后就耗着,唯一的实行的办法、解决的办法就是祷告神,让神挪去,或者任神摆布,这种实行法准不准确?(不准确。)你们是现在才认为不准确的,还是之前就认为不准确的?还是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实行好?(如果看医生或者吃药,就觉得这样实行属于一个外面的作法,没有凭着真理从病当中走出来,是借着外界的力量把这个病挪去了。)那你们的言外之意是不是就是,如果神给你一个病痛,你把它处理了,把这个病挪掉了,那你就是背叛神,不顺服神给你的安排?(是有这样的观点。)是害怕有这样的观点不对,还是疑疑惑惑的,还是根本就不清楚到底这样做对不对,反正一直以来就是这么做的,也没有什么不同意见,更没有什么不良反应,也没有什么责备,然后就一直这样行下去?(就是一直这样,没有什么感觉。)那你们说这么做是不是有一点抱蒙啊?抱蒙的事就不可靠,如果是抱蒙,咱先不说它对错,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最起码这样做就不是合真理的。因为如果是合真理的,他肯定知道这么做是守住了哪条原则,是在哪个原则范围里做的,是不是最起码是这样的?但是现在看,人这样做有时候是出于自己的一种想象,自我约束这么做,另外,自己给自己定了一个标准,必须这么做,但是你自己不清楚到底神是怎么要求你的、神的意思是什么,你是按着自己的意图,或者是按着自己给自己制定的一个途径去这么做,结果到底如何你也不清楚,这种情形就是凭什么活着呢?(想象。)想象是不是带着一种观念哪?那这种观念是什么?(如果这样去实行了,就能够蒙神称许。)这就是观念。那这么做的路途、这样的领受法是不是不纯正的?(是。)这就对了,有定义了,有结果了,凭着这样的想象观念活着,这就不是在实行真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到底凭什么活着》)虽然我临到病痛的时候也是不打针、不吃药、不去看医生,但我会寻找一些自然的疗法,或者偏方之类的治疗方式,比如烫伤了就用自制的酵素抹一抹,好过再贵的烫伤药,或者在没有酵素的情况下,第一时间直接用自己的小便涂抹,那个疗效也比这个药那个药的好太多,脚扭伤的时候第一时间用纸巾吸点自己的新鲜尿液敷一敷,那个都是非常见效的自然疗法,尿疗对付脚气和脚皮肤干燥起皮也都很好,还有在追逐晨星里看到的用茶叶治疗脚气的妙招,这些最天然的疗法都非常非常棒。最近无意中在网上了解到“原始点疗法”,这样的治病方式是我比较容易接受和去尝试的,所以活到今天已经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吃过的药和打过的针恐怕比当今这个世代的婴儿还少,这是神的恩待,或者也可以说成是对造物主所造万物的一种体念吧,因为我知道撒但的科学和科技给我治病的同时也会给我带来很大的伤害,只有造物主的爱最真实,只有造物主所造的万物对人类最有益,所以只有造物主才是最可靠,最值得我们信赖的那一位。

  一点小认识和小感受,不当之处请弟兄姊妹指点和对付。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are posting as a guest.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Note: Your post will require moderator approval before it will be visible.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Loading...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