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全能神教会
登入来关注这个  
访客 XAR

寻求 对待人的原则

已推荐文章

访客 XAR

弟兄姊妹:你们好!

我素质真是太差了,看不透事,对人也分辨不透,也不知道怎么用更简单的话来表达我的情况,希望弟兄姊妹能耐心地看完我的问题,帮助我一下:

我亲戚(宗派)2011年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2012年把福音传给了我,因我在外地上班,就转到外地信,后又因着传福音被大红龙抓捕,就没回过老家,也就没接触过亲戚了。

2015年我因触犯神性情,教会要求我回老家,因不能回自己的家,我只能先来到亲戚家,我亲戚开门一看是我,就问我:“你怎么回来了?”我说:“我抵挡神了。”然后她让我讲给她听听,结果我才讲几句就被她打断了,她就开始劈头盖脸地对付我,因为小时候到亲戚家拜年都是听她的政治课,习惯了,当时的领受是:在外面弟兄姊妹不敢对付我,神让我回老家接受亲戚的修理对付,这是神的爱,我得好好学功课。然后她就问我:“伊甸园在哪里?”我说不知道,她就又居高临下地对付我说:“你信神真是一点也没信进去!”然后就跟我讲她的想象。一开始我想,我一直只注重实行方面的真理,对这些异象方面的真理没怎么注重,可能神是借着我亲戚补足我这方面的缺少吧。但慢慢地我发现自己就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因为在外面我们都是讲生命进入,但我亲戚却总钻研这些奥秘,通过祷告寻求,我认识到是我亲戚信神的路走偏了,我就找出相应的上面的交通帮助她扭转,并带领她实行做诚实人。当时我还在担心会不会这边教会都是这样,直到我转条转到,教会带领到我亲戚家找到我,我才知道是我亲戚个人出了问题。

我在她家灵修反省两个月时间,被开除后就到外面租房子了。在这两个月期间,我发现我亲戚领受偏谬,我都一一找相应的神话给她扭转;她还搅扰我灵修,想方设法地跟我接近,然后讲亲戚朋友的事,我不愿意再听,就跟她读神话,但我没读完她就要把我手中的神话书夺下来,说她要讲要紧了,我提醒过她这样急不可待不好,她说她是怕等下就忘记了,但她所讲的跟我所读的神话都没有关系,都是说亲戚朋友的事。我就尽量躲着她:她家的碗我包了,所以吃了饭洗了碗我就赶紧回自己的房间,把房门关上。当时教会带领、讲道员来看我的时候,对我态度都很好,(就是没有一次修理对付我,也没有一次带领我吃喝神话,这方面不好,)她们都认为我灵修两三个月就能回教会尽本分了,还问我喜欢回外面去还是留在老家之类的话。我亲戚对我态度也好,我当时跟她交通神话她还能听一点。直到接到开除通告,我亲戚马上就跟我翻脸了。

每次讲道员来看我,我几乎也没有机会说话,我亲戚一直在那说(怎么流露诡诈性情),讲道员就一直在那笑,然后讲道员跟教会带领说我亲戚不错,要培养她。后来我亲戚就开始担任小组长。

被开除后,一有新东西我亲戚就送到我住处来,往靠背椅上一坐,二郎腿一翘,两个手分别往椅子两侧一靠,就开始教训我们。如果我对她说的话稍有不服,她马上就用手指着地面,强硬地说:“神就在这里!我今天要说什么不是我想好的,都是神主宰的!”强迫我接受。因她从来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吃喝神话,一会说到东一会说到西,我也跟不上,不知道吃喝哪段神话好,我就提出“要不我们定个时间聚会吧”,她又以“教会里一个星期已经聚三次了,没时间”为由拒绝,但有时候来又能坐着讲一个下午,不会停顿的,我几乎没有插话的机会,我们见她说个不停,说“我们读点神话吧”,她又说她马上要走,没时间,但又能坐着讲好长时间才走;我们不愿听她扯闲话,有时候她一来,我们就提出“我们跳舞吧”,她也不愿意跳。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实行才是满足神。

她一直让我给她点点,我想到上面交通说过:没经历过失败跌倒过的人,很狂妄的人,你不要给她点,让她狂去(大概意思)。我就一直没点,但在我离开她家的前两天,我想帮助她,就给她点了一下,我说:常常打断人说话属于没理智。没想到她第二天一大早跑到教会带领家大哭,说我对付她了,回来后跟我说,我就又向她赔礼道歉。

我被开除后,有一次她来跟我们说她看见鬼的情况,我才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有邪灵作工,但因我不明白这方面的真理,通过一个星期的祷告寻求,虽然看到她身上有邪灵作工的表现,比如:急不可待,说话常常居高临下,领受极其谬妄,特别狂妄丝毫没有理智等等,但因为看到上面的交通,说偶尔看见鬼不算什么,是因为情形不好、心中没神了等等原因,还是决定先凭爱心去帮助她,同时长分辨。我把相关的真理抄纸上,来到她家,当我读到上面说看见鬼的原因是因为“情形不好、心中没神”时,她马上说:“我的情形没问题!”我见她不接受就把纸条递给她,她也没看。过了一个星期,她过来跟说我:“你那天去我那,害我情形不好了,我第二天早上醒来,想到你说我心中没神了,我眼前一下子黑掉了,心中没神还得了!”我见状就又向她赔礼道歉,并说自己没有真理实际帮助不了人,反而帮倒忙了,以后不帮助了。她说我这样想对,还多次跟我说她不需要我的指点帮助,还说人是教不会人的,她有什么神会跟她说的。我当时想到上面说过,有些人她要不说身上有圣灵作工还没有问题,要是说她里面有个灵作工,那还麻烦了。(大概意思)我感觉到我亲戚这人有点麻烦。

但因她这人既不能帮助,也不能对付,此后我就一直实行“包容忍耐”。

当时使我感觉最痛苦最困惑的是:我亲戚把福音传给了我,却为什么从来不愿意跟我一起吃喝神话呢?(后来我明白了是因为她根本不喜爱真理。)但我又想:她自从信神后就热心传福音,然后被大红龙抓捕,一直没有正常的教会生活,还不懂得信神的事,再加上没有经过修理对付,也没有失败跌倒过,我没法跟她交通,要是能离家尽本分一年,经历过一些修理对付,经历过一些失败挫折了,说不定对我说的正确建议也能听了,我们在一起也能有所交通了。

2016年5月的一天,大红龙电话打到她家,说要到她家来,让她签字,她就被迫离家了。

有一天,我们想回家传福音,结果到家连一餐饭都没吃就被大红龙抓去了,(因大红龙常常打电话给我家人,说想找我了解点情况,我家人一方面被骚扰得烦死了,一方面不知道大红龙诡计,得知我回家了,就打电话给大红龙,让大红龙过来了解),幸亏神兴起人事物,村长、镇长都签字保我出来,加上大红龙在我家没搜着一点证据,我在派出所坐了几个小时就出来了。但大红龙不是真正放过我,所以第二天大红龙又到我家找我,感谢神保守,我们就这样逃了出来。后来我们的住处也搬了,所以我亲戚找不到我们了。

2017年4月的一天,教会带领找到我,让我揭露我亲戚邪灵作工的表现。我就把所看到的都写了。

又有一天,教会一姊妹来跟我说:“你亲戚几个月前就已经被打发回家了,前段时间又被大红龙抓去了,她出卖了带领,给大红龙做锦旗亵渎神了,现在被释放在家里了。”当我见到我亲戚的时候,我亲戚首先申明自己跟其它人不一样的,说自己没亵渎神,说自己心里要神的,没有一点懊悔的表现。然后又以自己在家学到什么功课为由,劝说我妈也回家去经历一个月,说我们就这样坐着学不到功课。我给她指出这是出于撒但的,但她还常常以“我早上醒来第一个意念就想到这个”等为由来劝我妈回家去,我每次都等我亲戚走后,再在我妈面前交通真理,让我妈长分辨,说多了我妈就说我:“你要说当面说,背后说不是跟世人一样啊。”因为我亲戚文化高又有钱,我们信神以前一直都崇拜我亲戚的,几乎是我亲戚说什么我听什么的。为了使我妈长分辨,后来我就当面揭露我亲戚,但不管我读哪段神话、上面的交通,我亲戚总说这么几句话:“你想用神话让我服你啊!神话很深奥的,是你这样字面领受的啊!”甚至还说“我是信神的,我的心思意念神掌管,撒但这么厉害啊?撒但比神厉害啊?信神的人撒但还敢动啊?”等等不可理喻的邪说谬论。还说我想把我妈控制在自己手里,我感觉自己也有这种性情在其中,所以我也给我妈自由,让我妈自己选择,我妈说:“我回家去一趟,也不是不回来了。”我也就不再跟我妈交通什么了。之后我妈回家去了一趟,听信了我爸的鬼话,准备过年回家后就到我爸厂里上班,跟我亲戚一样在家边过日子边信神。但回来后就开始临到病痛,吃什么东西都不见好,直到立下心志说自己过年不回家了,病痛也挪去了。但因着我亲戚反复来劝,我妈心反复受动摇就又两次临到病痛,第三次是最严重的一次,去医院做了手术病也不好,一直躺床上几个月,过年也躺着,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病痛使我妈彻底醒悟:没有神,人一天也活不下去!什么亲人、钱财都是空虚的!她彻底放弃回家的念头了,之后病也就好了。(直到今天都没回过家了。)

期间,小区清开组让我补充我亲戚邪灵作工的表现,我就把她一直作撒但差役,劝我妈回家也写给清开组了。

我亲戚见劝到过年也没能使我妈回家,过年后就不再劝了。之后几个月都没到我们这里来了。

几个月前,她又跑到我们这里,说自己路上碰到教会带领,教会带领跟她说她几个月前就被清除了。然后我问她是什么名义清除的,她说不知道。

对于这样一个人,这样的情况,我就一直分辨不透,也摸不到对待人的原则。我亲戚一直以为自己是因有心脏病才被打发回家,我也不知道好不好跟她说教会当时是整理她邪灵方面的材料,不知道她能不能从正面去领受,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打岔神家的工作。我想教会带领不跟她说肯定有根据,但我不知道是根据什么。

我有这样一种思想:如果我是邪灵,只要我头脑还清醒,我就要往神的要求上去够,背叛邪灵,我不会放弃我自己。那如果我要实行爱人如己,我是不是也不应该彻底放弃我亲戚?但我亲戚又不愿意接受我的帮助,我也帮助不了她。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之前当面揭露她的时候有时候控制不住说话就大声了,流露血气了,然后有时候一听她说些邪说谬论我就生气,我还以为自己是有正义感,直到最近看到神话《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真理实际最基本的实行原则》,才知道自己错了。因为神说:“人办事再有原则,再有真理,首先得在有人性、有理性的基础上面对一切事情,处理一切事情,这才是进入真理实际最基本的实行原则。做事不要顾及面子,不要顾及地位,不要顾及名声,不要顾及自己的利益,要顾及神家的利益,要顾及神是怎么看的、神是怎么要求的,顾及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其他人的感受。这事你再有理,你也不应该凭血气做事,不应该大声吼,那是撒但败坏性情的流露。”“不管在哪个人群当中,你能胜过人与人之间的嫉妒、纷争、挖苦、贬低或者各种方式的伤害,人用各种手段对待你,你都能分辨出来,都能不受辖制,正确对待,不用血气,不用天然,不以撒但败坏性情对待、处理这些事,那你与人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很正常了,就能与一般的人和睦相处。”“走上追求真理的路途之前,你得把你身边能搅扰你、绊倒你的这些毛毛草草的东西与各种人事物都清理干净、处理合适。怎么清理、处理啊?光逃脱不理行不行?拦腰斩断行不行?这都是人为的办法,这是血气,是撒但对待人、对待事的方式。……不管对待年老的、年少的还是同辈的弟兄姊妹,都用神话、用真理原则对待,这是最高智慧,是绝招。对于这些小事,你就记住一条:别用血气、天然对待。一开始可能就得克制,克制自己的脾气、自己的任性、自己的蛮横,还有自己的理由、借口,放下自己的脸面。

我从神话中领会到,神将我亲戚摆在我面前是让我长分辨,但同时让我学会有人性、有理性地去面对临到我的一切事,这些都是我缺少的,我也愿意往上够满足神。

我还想到上面说:“看哪个恶人欺负神选民、迷惑神选民了,你就找个机会把那个神选民解救出来,让他长点分辨;他要是坏人你就别搭理由神处理,恶人你不用去收拾他,你处理没用,只要别让他作恶,别让他祸害神选民就行了。你看见一只狼,狼没叼羊、没叼猪你就不用赶,你见狼就追,追到最后狼把你咬死了,你不愚蠢吗?它叼猪咬羊的时候,你想方设法把猪、羊救了就完事了。单独恶人你别搭理他,这样做合不合适啊?(合适。)”(摘自《讲道交通(十三)·神定规人结局的原则》)

然后我又听到上面交通:“对有些人不能单纯敞开,有些能接受真理的人你跟他说点心里话,不接受真理的人,什么也别跟他说,跟他没话,他就测不透你,跟真人别说假话,跟假人你别掏心里话,这叫有智慧。”(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182辑-B-8》)我看上面都说得清楚明白,轻松愉快,可我在实际当中就不知道怎么实行,我实在理不清头绪了。

有一天,我又看到神话说:“针对一件事、针对一个物、针对一个人这么进入操练,要针对性地做,这样做才有果效。”(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谈谈教会生活与现实生活》)

于是,我就根据这些神话和上面的交通,针对我这个亲戚,立了四条实行原则:

1、无论她怎么对待我、说什么,我不能发火,学习包容忍耐的功课;

2、无论她流露什么败坏性情,不要跟其交通,而要注重认识自己在这过程中流露的败坏;

3、她要说让她说,别争强好胜,想要她听我的,实行安静在神面前,根据真理分辨她所讲的;

4、如果她让我说说,那就说点外皮的,别交心(其实她也不会问我,即使问我,我也说不了三句就被打断了)。

然后就这样实行了两三次,有时候觉得就听她扯闲话挺浪费时间,明明是我们聚会吃喝神话的时候,非要听她闲扯,但因着我们一直隐藏,没接触外邦人,心想:就当是跟外邦人接触吧,神摆上都好的。

这样实行的确能达到和睦相处,至于到底有没有满足神心意,我也不确定。

有个A姊妹原本是跟我一起聚会,因着种种原因不跟我一起聚会了,从前段时间开始跟我亲戚约了一个时间在公园里交通交通。我当时就给她这样提示:“我亲戚被清除了,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名义清的,你如果碰到教会的弟兄姊妹,顺便问问。”A姊妹就说现在碰不到人了,表示不愿意打听。我也就什么也没说。

前段时间,我一个家人死了,我亲戚就差派A姊妹来搅扰我们,说:“你们家**死了,你们要回家去经历,不能逃避,死人还要死人去葬的,你们现在又没有本分,如果家里死人了你们都不回家,外邦人会说我们信神的人没人性的。”感谢神保守与开启,当时听到这些话虽然有些气愤,但没发火,想到神话说:“爱神所爱,恨神所恨,就是神所喜爱的真追求真理的人、能遵行神旨意的人是你所要爱的,不能遵行神旨意的、恨神的、悖逆神的、神所厌憎的我们就应该厌憎、弃绝,这是神话的要求。”(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错误观点才能认识自己》)我就找到这段神话,跟A姊妹读了之后,A姊妹就不再说什么了。

昨天我亲戚又来了,又散布谬论,说:“外表上大红龙很疯狂,事实上大红龙现在内外交困,没心思管我们信神的人了,你们有时间就回家去,毕竟在外面住的是别人家的房子……”我一听这话,无名火不知从哪冒出来,就又发火了,然后她就抓住我凭血气不对,我这才认识到自己心里没有神了,又做错了,被撒但抓住把柄了,我就马上在心里呼求神,向神悔改认罪,血气慢慢就退去了,我又向她道歉,她就一直对付我这个血气,说我火气这么大,以后新人进来要是让我带都被我打压死了,我感觉她说得对,就又只有听她的了。

就在这时候A姊妹也来了,然后我看见我亲戚的手一直按在A姊妹大腿上,俩人贴得很近。因为A姊妹本来就有一个习惯:说话喜欢手按在别人的手上,或者碰别人的身体。我心想:万一我亲戚真是邪灵,她们贴这么近,邪灵会不会跳到A姊妹身上?我要不要跟A姊妹提醒一下,让她别受我亲戚迷惑?但教会也没有跟我说我亲戚就是邪灵,我就从她这些表现也不能完全定性她就是邪灵。我这样说会不会是论断人呢?我该怎么说呢?

我跟我妈敞开我的想法,我妈叫我还是不要说好,因为我亲戚没信神的时候脾气是很火爆的,挺着大肚子都会跟人打架的。我妈说我亲戚可能会受不了。既然教会带领不说,那我们也不要说好。另外,我妈还考虑到A姊妹嘴巴挺直,万一她跟我亲戚学,我亲戚跑来跟我们吵,不是麻烦了吗?

而我也还有一个顾虑:我想跟A姊妹说我亲戚的情况,属不属于挑拨离间、拉帮结伙呢?

我本身又有软弱,可能是情感的作用,就是长时间没见到亲戚的时候我心里又想念她,也巴望她来,每次见面了都很开心,但是看到她就一个劲地扯闲话,也不愿意跟我们好好吃喝神话,在神话里交通交通,有时甚至邀请她一起祷告她都不愿意祷告,我又烦,又在心里希望她快点走。

我感觉我被困住了,整不清楚了,时不时地发现自己的心思意念在跟她争执。以前一直认为自己素质好,自从明白了“素质好坏是指领受神话的能力、看事能力、分辨人的能力说的”,再对照我跟这个亲戚接触这么长时间,还整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人,该怎么实行合神心意,我感觉到自己素质真的太差了!所以想请弟兄姊妹给交通、指点一下。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访客 HOPE

你亲戚的表现和我一个亲人有点像,当时也怀疑我的亲人有邪灵作工,但因为是至亲,就不能根据神话认真分辨她,还常常凭情感与她交通,交通时她也听也点头接受,但过后言行无任何改变。后来她看了大红龙的报道后不信了,还站在大红龙一边骂神,我才彻底看透她其实是一个邪灵魔鬼。但我还是不能弃绝她,因为她是我的亲人。神说: “神话要求人对待人是什么原则呢?爱神所爱、恨神所恨,就是神所喜爱的真追求真理的人、能通行神旨意的人是你所要爱的,不能通行神旨意的、恨神的、悖逆神的、神所厌憎的我们就应该厌憎,我们就应该弃绝,这是神话的要求……如果一个人是神所咒诅的,人看他外表也挺好,或者他是你的父母、是你的亲人,你对他就恨不起来,甚至与他来往还挺密切,关系也挺近,当听到神这话你就难受,你就下不了这狠心,而且也不能离弃他,因为什么?因为这里面有个传统观念在束缚着你,你认为如果你这样做的话就要天打五雷轰,甚至遭天谴,甚至遭到社会的唾弃、舆论的谴责,而且更现实的就是自己良心都过不去,是不是这样?你这个“良心”的作用就是从小父母教育或者社会文化熏陶、传染,就给你种下这么一个根,种下一种思想,让你没法去实行神的话,让你没法爱神所爱、恨神所恨?”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错误观点才能认识自己 》)这段神话我看了很多次,我知道要弃绝这个亲人,但因为撒但灌输的“良心”作用让我没法实行神的话,后来是神摆设了一个环境,让我与她断绝了来往。感谢神!

我们不能弃绝一个人,有时候不是因为分辨不了,而是因为还有其他原因,就如你的这个亲戚,你已经分辨出她有邪灵作工,而且因为邪灵作工被教会开除,你肯定也知道应该远离有邪灵作工之人,但你没有这样做,你认为是分辨不清,其实还有其他原因,就是你说的 “我本身又有软弱,可能是情感的作用,就是长时间没见到亲戚的时候我心里又想念她,也巴望她来.”

你肯定能分辨出你的亲戚是个不追求真理之人吧。怎么对待不追求真理之人?以前我把真理抛一边,凭热心好心帮助他们,后来蒙神开启看见不追求真理之人根本就不能变化,无论他们多么愿意聚会读神话,他们都不会实行的,与他们交往是浪费时间,所以我现在逐渐远离那些不追求真理之人。如果是有邪灵作工之人,更要有智慧地拒绝与他们来往。至于A姊妹,要分辨她是否追求真理之人,如果不是,就没必要跟她交通什么了,应按不追求真理之人对待她。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XAR你好!
    我对你这个问题有这么点领受,我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环境,只是一点感性的看见不见得正确,只是操练着来分辨。愿领受正确的弟兄姊妹指点!
    你说:(她过来跟说我:“你那天去我那,害我情形不好了,我第二天早上醒来,想到你说我心中没神了,我眼前一下子黑掉了,心中没神还得了!”我见状就又向她赔礼道歉,并说自己没有真理实际帮助不了人,反而帮倒忙了,以后不帮助了。她说我这样想对,还多次跟我说她不需要我的指点帮助,还说人是教不会人的,她有什么神会跟她说的。)(我亲戚总说这么几句话:“你想用神话让我服你啊!神话很深奥的,是你这样字面领受的啊!”甚至还说“我是信神的,我的心思意念神掌管,撒但这么厉害啊?撒但比神厉害啊?信神的人撒但还敢动啊?”)
   这些话就显明了我们的糊涂,也显明了她是有邪灵附上的事实。(她有什么神会跟她说的。)神会怎样跟她说?你就没问问她?当你跟她读神话她又直接拒绝,那你就没问她这是神的话在对你说,你为什么不听呢?她根本就不接受真神今天实际的作工——借着人对付修理。说不需要人的指点帮助,她不是败坏的人类?在她那里神会怎样来拯救她?神的话都明白的发表在神话书里,没有哪个神话与讲道交通中说过,神还会单独跟某个人说什么的。这不是明显的邪灵作工嘛!可我们还在跟撒但赔礼道歉、爱心包容。这不正是神话揭示的:
         有的人不论何时都一味地顺服,不论何时都认识自己,不论何时都用自己处世的一套来处理新事物,或不论何时都用“智慧”处理一件不值得一提的一桩小事,这样的人是没分辨的人,像人天生就是受气的一样逆来顺受,不论何时都是一样,没有变化的时候,这是一个老糊涂,没有一点分辨,不会因地制宜因人而异,这样的人不属于有经历的人。我看见有的人认识自己到一个地步,看见邪灵作工的人还低头认罪,不敢起来定罪,明显的圣灵作工也不敢起来顺服,还认为邪灵也在神的手中,丝毫不敢起来反抗。这样的人属于没有神尊严的人,根本不能为神担重担,这样的浑人不讲一点分辨,所以这种经历法应取缔,因在神眼中不成立。——(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关 乎 经 历》)

神对待仇敌的态度也很明确:
      撒但是谁,魔鬼是谁,神的仇敌又是谁,还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挡派吗?还不是那些悖逆神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口头信却无真理的人吗?还不是那些只追求得福却不能为神作见证的人吗?今天你还能与这些魔鬼拉拉扯扯,对这些魔鬼讲良心、讲爱心,你这不属于对撒但施好心吗?不属于跟魔鬼同流合污吗?人走到今天若还是善恶不分,还是一味地讲爱、讲怜悯,丝毫没有一点寻求神心的意思,丝毫不能以神的心为心,那这类人的结局将更惨。凡不相信在肉身中的神的都是神的仇敌,你能对仇敌讲良心、讲爱,你是不是没有正义感?我恨恶的反对的而你却与其相合,仍然对其讲爱,或讲私人情感,那你不是悖逆吗?你不是故意抵挡吗?这样的人到底有无真理呢?对仇敌讲良心,跟魔鬼还讲爱心,跟撒但还讲怜悯,这不都是故意打岔工作的人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凡是邪灵败坏过的我一个都不使用,我一脚踢出去,不要认为我没有情面!要知道!我是圣洁的神,绝不住污秽的殿宇。”——(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七十六篇说话》)

     你说(如果我是邪灵,只要我头脑还清醒,我就要往神的要求上去够,背叛邪灵,我不会放弃我自己。那如果我要实行爱人如己,我是不是也不应该彻底放弃我亲戚?但我亲戚又不愿意接受我的帮助,我也帮助不了她。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我们的这种心志如果表决心是可取的,如果要作为分辨的标准来衡量就不准确了。我们分辨人是否追求真理?不是根据他自己的决心有多大,而是根据他是否有圣灵作工。从此看出我们只是在注重外表、形式,没注重实质。而神是只看实质!并不在乎教会以什么名义开除了亲戚,而是你亲戚究竟有没有圣灵作工?是不是个对的人?如果她要是个还在追求真理,有圣灵作工的人,我们就应该爱心帮助,这样做就是在爱神所爱!如果她不是个对的人,我们就应该恨神所恨!与神一条心就不会打岔神的作工了!神把这个人摆在我们面前,我认为神的心意是让我们进入分辨这项真理,而不是逆来顺受!就退一步来讲,即使她没有邪灵作工,但只要是没有圣灵作工的人,都是神不拯救的人了。圣灵使用的人交通说;
    对有些人身上有些怪异现象,我们如果没法确定是否是邪灵作工,就可以在他身上查看有无圣灵作工的印证与果效。如果此人身上没有明显的圣灵作工的果效,即使不能确定有邪灵作工,那也没有什么价值了。因为凡是没有圣灵作工的人都是属撒但的,一个属撒但的人有没有邪灵作工都是一样的结局,没有什么区别。因此,只要能确定有无圣灵作工就决定一切了,若没有圣灵作工一切都没有意义。——(摘自《工作安排·2009年2月3日》)

   你说:(我亲戚就差派A姊妹来搅扰我们,说:“你们家**死了,你们要回家去经历,不能逃避,死人还要死人去葬的……)。A姊妹就如约伯的妻子一样充当了撒但的差役,来试探你们来了,但我们实行的原则并没有像约伯斥责他妻子那样爱憎分明。可见这个A姊妹也是没有分辨的人!婚丧嫁娶是神恨恶的邪恶东西,她还来劝你们去作恶。
    
   还看到我们不明白什么叫论断?什么叫拉帮结伙?看看以下的原则,我们就可以对照出自己的对错了:
     什么叫论断哪?论断就是不是根据神话真理去随从自己的看法定规人、定人的罪,你都不知道你看得准不准,也不知这么说合适不合适,就为了一时气愤这么说,这叫论断。什么情形属于这种问题,什么情形不属于得会分辨哪,别沾边儿就瞎套、沾边儿就上杆子,这是大红龙的作法。比如一个人跟异性交往说点话,你因为恨他,怀疑他跟别人乱搞,你说“你犯淫乱”,这是不是论断哪?(是)你没抓住事实,你光看见人跟他说话,或者光看见眉来眼去就给弄淫乱,这不过头了吗?不能乱说话,不能沾边儿就赖呀,牵强附会不行,听明白了吧?(明白了)好比说你见他俩接触可频繁了,但是你没发现事实,你能不能说人家犯淫乱?(不能)没看见事实别说,你怀疑是这么回事那也别说,一天没有事实证据别说话,这样人就成熟老练。--(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49辑A-7)·生命经历是怎么产生的?》)

   你干没干过这个事?找哪个弟兄姊妹名义上是交通真理,其实是搞嫉妒纷争去了,搞拉帮结伙去了。对哪个弟兄姊妹看不惯、有气,就找别的弟兄姊妹背后论断人,拉帮结伙找自己的同盟,然后打击别人,这是不是拉帮结伙?谁背后说你点什么坏话、对你有什么成见你就不满,赶紧又拉两个人来对付他,这是不是拉帮结伙?--(摘自《讲道交通(第7集)·追求真理达到果效的实行-——进入圣灵作工的流、摆脱与真理无关的八件事》)

     拉拢人这是人的一种作法,你们说拉拢人准确地说本身是不是问题?这是有一个准确和不准确的问题,准确的说法就是拉拢人根据他要达到什么目的来确定,有人如果一看这个人是好人,多跟他交通真理,结合到一块儿好事奉神,组成聚会好交通真理,配搭事奉尽本分,那你说外表上看也跟恶人拉拢人是一样,同样拉拢人、网罗人、聚集人,但存心目的有区别,有的是为了作好神家工作,把好人坏人分开,有的是为了搞敌基督独立王国,搞团伙搅扰教会,这里面有没有区别呀?……那好人也这么作工作,坏人也这么作工作,那好人这么作用正面术语叫啥?叫团结,团结一切真心信神的人;恶人做这样的事就叫拉拢人。同样作法,就是正面事物用好的名词来解释,反面事物用不好的名词来解释,所以说同样做这样的事,你看他到底是不是恶人、敌基督来定性,你如果看不出谁做事是在作恶,谁做事是在尽本分,外表作法都一样,都给定罪,那这就错了。哪一个教会不是有两派势力争战哪?都是正面的、反面的。那你们说在教会里追求真理的人就一个个都单独吗?就不兴团结在一起来共同对付假带领、敌基督、恶人哪?不可能啊。所以好人也聚在一块儿,坏人也聚在一块儿,这一聚,难免各自都有一些人在作工作,好人作工作那你能说这是拉帮结伙吗?你只能对谁是恶人这么做那是拉帮结伙,好人这么做是正当的,这不是拉帮结伙。——《摘自《讲道交通(第8集-41问题)》)

     从交通中得知了原则,我们跟A姊妹实话实说,用爱心提醒她这不属于论断、拉帮结伙的事。这样的人已经给你们的正常生活带来了搅扰了,长期听她释放些谬论对生命只有害没有益处!隐约感到你里面的浑浊!而且她还出过环境当了犹大,当听教会人说她做了锦旗歌颂撒但亵渎神时不知你是怎么想的,还跟她再来往?隔几天不见还想念!约伯的儿女是不敬畏神的,约伯就远离这些恶,不与他们沾染!你亲戚来了不吃喝神话不祷告神,厌烦交通真理,就说些外面世界的撒但话,我们还觉得开心!这是什么问题?我觉得应该重新搬家与她断绝一切来往才是符合对待仇敌的原则!她要一爆炸就不仅仅是一颗定时炸弹的威力了!对于你的长篇大论我只看到这么点问题,也不知道是否有用?这只代表我的看见不见得正确。其实提问题时,可以精减点,把主要部分阐述清楚供人分辨参考就行。我们还得多依靠神!这点看见全是神的带领!把荣耀归给神!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您的内容将需要由版主批准

访客
您以访客身份来提意见。如果您有帐号,请登入
回覆主题...

×   贴上为丰富文字.   贴上为纯文字来代替

  只允许使用75个表情符号.

×   您的链接已自动嵌入.   显示为一个链接来代替

×   您之前的内容已恢复.   清除编辑器

×   您无法直接贴上图片。要从网址上传或插入图片。

载入中...
登入来关注这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