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Sign in to follow this  
Guest Fruit

为什么名利地位一直捆绑我

Recommended Posts

Guest Fruit

弟兄姊妹,想寻求一下:
尽本分多年以来,我一直存在这样一种情形,当我和素质、恩赐不如我的弟兄姊妹一起配合本分时,自己对本分就有负担,对自己的缺少、工作中的难处包括弟兄姊妹的不足之处,都能从正面进入,祷告仰望神,寻求神话解决这些问题,在本分上也能看到神的带领。但是每当我和有素质恩赐或者哪方面比我好、比我强的弟兄姊妹在一起尽本分时,就会觉得弟兄姊妹能把工作顶起来,自己对本分就会很被动,从心里产生依赖人、不愿露头的情形,对本分没有负担也没有担当,更不寻求怎么把本分尽得更好,甚至有时候对自己的本分患得患失,老是害怕因为素质差或本分果效差自己会被调整本分,在尽本分时心里想的更多的是“我不行啊,就算交通出来也用不上,如果错了,还不够丢丑的呢,还是不说了,省得人家笑话”,甚至还会想“反正他们比我好,挑大梁的是他们,就算错了或者追究责任,也不会轮到我,我就在后面跟班就行了”,其实如果没有这些弟兄姊妹在的时候,在本分上逼一逼也是能配合上去,能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借着跟神好好祷告,情形也能有一些好转,但是一跟比自己好、比自己强的弟兄姊妹配搭就会身不由己地又产生这种情形,请大家帮忙分辨、解剖一下这种情形,应该怎么认识,怎么进入。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紫罗兰

神说:“好比说,周围的人都比你的业务高,都比你素质好,你觉得我什么也不是啊,我这人素质差啊!不能狂妄,不能显露自己,你就谦卑一些;周围人都不行,初信的人多,你就又张狂起来了,又开始显露了。这是不是不稳定?你总随着环境变,这里面的情形就不是你真实的生命,不是你真实的情形。就像八岁小孩跟三岁小孩在一起的时候,八岁小孩就总装大人,等他父母一来了,他一下子比三岁小孩还小,这就是实际身量。实际身量怎么显明的?就是看你平时常常有的情形——忽冷忽热,临到一个事又倒退了,临到一个事情形又不对了,临到一个事实行原则找不到了。这就是没有根基,没有进入这方面的真理实际。你还得需要深刻地反省,继续祷告,多付代价,在这些消极方面或者说在认识自己方面再不断地进入,不断地有更深的认识,接受真理,那你正面的、积极方面的那些情形才会越来越多。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凡事寻求真理才能进入真理实际》)

对号神话能发现我们的问题。当周围人不如自己,自己的负担其实是狂妄性情支配的,是为了显露自己。当周围人比自己好时,我们就没有负担了,其实是怕出丑丢脸不敢显露了, 还想“反正他们比我好,挑大梁的是他们,就算错了或者追究责任,也不会轮到我,我就在后面跟班就行了。” 这是处世哲学,诡诈,厌烦真理的性情。

神说:“还有的人,两人配搭不争执,其中一个做什么事都占主导地位,什么都是一个人说了算,另外一个人说:“他厉害,再有什么事找他,坏事也找他,挨对付修理也是他,枪打出头鸟嘛!所以我就别出头,正好我这人素质也差,也不爱操心,那行了,这个事就留给他吧。他不是爱出头吗?他不是爱抢先吗?他不是能耐吗?那不正好吗?这事就留给他办吧!你能耐这不错,有功劳是你的,但是挨对付的时候不还是你吗?我就省了!”总是做老好人、跟班的,最后怎么样?本分尽得怎么样?他始终在这里活着,不往外走。这是凭什么活着?(处世哲学。)他还有一个想法,“如果我占了他的风头,他会不会跟我生气呀?以后会不会两人配搭不和谐,影响两人的关系呀?那就不好相处了”,所以他就不用坚持原则了。这是不是处世哲学?这个处世哲学把他坑了一天又一天,把他捆了一天又一天,他活得累不累?(累。)不累,他累什么呀?他要是累的话他能这么活着吗?他这么活着省事,不用担责任,让做什么就跟着,不用出头露面,不用考虑什么问题,有什么事不用考虑在先,有别人顶着,所以他不累。你们说他累,那是你们没真实体会到这事。他累什么呀?吃现成的还累,那干活的累不累呀?跟班的不累,他就愿意这样。这叫处世哲学。不凭真理活着,不坚持原则,这就不是配搭,是跟班。为什么说不是配搭呢?就是做什么事他没尽到自己的责任,没尽心,也可能尽力、尽意都没达到。所以说,他是凭什么活着的?凭处世哲学活着,这就不是凭着真理活着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到底凭什么活着》)

我们想凭真理活着,就需要寻求尽本分的原则,我们按真理原则尽本分就不是搞处世哲学了。

神说:“能把自己的情形调整好,不受各种人事物的辖制与影响,这个诀窍就是时时刻刻把自己的本分与责任放在第一位。你总得省察:我尽本分有没有应付糊弄的态度?有没有想应付糊弄的情形?这事我是不是做到最好了?我做这事能不能让神信得过呢?我的心是不是摆在神面前的?我这么做神能不能同意?我这么想是不是合乎原则?我这么做能不能达到最佳效果呢?在这些事上琢磨琢磨,你的本分就越尽越好,你就有生命进入了;你有了生命进入,你就有了生命;你有了生命,你就越来越能看透事,不受一句话或一个事的影响了,也不受有些外界环境的辖制与搅扰了,这样你的本分是不是越能尽好了?你明白的真理越多,你对怎么能尽好本分、怎么能进入真理也就明白得越来越多……”(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生命进入最关键得从尽本分入手》)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XC@

  情形一:‘在尽本分时心里想的更多的是“我不行啊,就算交通出来也用不上,如果错了,还不够丢丑的呢,还是不说了,省得人家笑话”,甚至还会想“反正他们比我好,挑大梁的是他们,就算错了或者追究责任,也不会轮到我,我就在后面跟班就行了”……’
  神话说:‘还有的人,两人配搭不争执,其中一个做什么事都占主导地位,什么都是一个人说了算,另外一个人说:“他厉害,再有什么事找他,坏事也找他,挨对付修理也是他,枪打出头鸟嘛!所以我就别出头,正好我这人素质也差,也不爱操心,那行了,这个事就留给他吧。他不是爱出头吗?他不是爱抢先吗?他不是能耐吗?那不正好吗?这事就留给他办吧!你能耐这不错,有功劳是你的,但是挨对付的时候不还是你吗?我就省了!”总是做老好人、跟班的,最后怎么样?本分尽得怎么样?他始终在这里活着,不往外走。这是凭什么活着?(处世哲学。)……这个处世哲学把他坑了一天又一天,把他捆了一天又一天,他活得累不累?(累。)不累,他累什么呀?他要是累的话他能这么活着吗?他这么活着省事,不用担责任,让做什么就跟着,不用出头露面,不用考虑什么问题,有什么事不用考虑在先,有别人顶着,所以他不累。你们说他累,那是你们没真实体会到这事。他累什么呀?吃现成的还累,那干活的累不累呀?跟班的不累,他就愿意这样。这叫处世哲学。不凭真理活着,不坚持原则,这就不是配搭,是跟班。为什么说不是配搭呢?就是做什么事他没尽到自己的责任,没尽心,也可能尽力、尽意都没达到。所以说,他是凭什么活着的?凭处世哲学活着,这就不是凭着真理活着了。
  ……
(有些时候看到一个问题不敢说,就察言观色,多数人开始说了,自己才把这个问题提出来,怕自己说得不对承担责任。)往往是随从大流,“法不责众”,是吧?这是什么问题呀?这是什么性情啊?是不是诡诈?这是诡诈,总想当老好人,还总不甘于落后,“大伙都说我再说,大伙不说我不吱声,万一说错怎么办哪?”你看总给自己留后路,心眼多多呀!这是撒但留给人的,撒但灌输给人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到底凭什么活着》)
  神话说:‘人在神面前尽本分或者作任何一样工作,心一定得是纯洁的,就像一碗水似的,清澈见底,心态是对的。什么样的心态是对的呢?就是你无论做什么事,你想出一个办法,跟大伙交通,大伙说你的办法不行,又提出一种想法,你听完之后,“这个办法不错,咱们就按这个来,我那个不行,少见识了,落后了。”大伙能看到你这个人做人的原则清澈见底,心里没有阴暗面,做事说话凭着真心,凭着诚实的态度,一是一,二是二,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没有什么手段,没有什么隐瞒,就是这人很透明。这是一个人对待人事物的一种态度,这种态度就是这个人的性情。反过来说,一个人他里面怎么想的总也不跟大伙商量、沟通,不敞开,总裹着,好比说他有一个想法,如果他认为挺高,“我先不说,我要是说了你们用上了,让你们抢了我的风头,我才不说呢,我留一手”,如果是他测不透的,“我先不说,说完之后万一有比我高的,这不出笑话了吗?大伙知道我的实底了,知道我在这方面还不行,我不能说”,就是不管出于什么角度、什么存心,他都是怕大伙看透他,总用这种观点、态度对待自己的本分,对待人事物,这是什么性情?弯曲诡诈、邪恶的性情。外表上,自己认为能说的都跟别人说了,但背后有所保留,涉及到自己脸面、利益的绝对不能说,跟谁都不能说,跟爹妈也不能说,这就麻烦了!你以为你不跟人说,神就不知道了吗?人嘴上都说神知道,但是心里从来感觉不到神知道,从来不会意识到“神知道这一切,我心里想什么,虽然我没流露出来,但是神在暗中鉴察,神绝对知道,我不能隐瞒神,所以这事我必须得说出来,跟弟兄姊妹赤露敞开地交通,把我的想法、思路拿出来跟大伙分享,无论它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我不做卑鄙小人,不做弯曲诡诈的人,我做诚实人”。多数人都会耍小聪明,他把自己的利益、脸面,自己在人心目当中的位置或者分量都看得特别特别重,他唯一宝爱的东西就是这些,把这些东西抓得死死的,当成自己的命,至于神怎么看、怎么对待那是其次,先不管,先考虑自己在这个人群当中是不是老大、是不是能占据被人高看的位置、是不是说话有分量,先把这个位置占好了。几乎所有的人到了一个人群当中都寻找一种这样的位置、这样的机会。如果自己的能耐大,当然要占据至高点;如果自己能耐一般,也要在这个一般的人群当中占据这个位置;如果自己素质一般,才能也一般,在人群当中是下层,那也得让人高看,不能让人小瞧。自己的脸面、尊严这是最后的阵地,一定得坚守住,哪怕没了人格,没了神的许可、神的悦纳,但是在人中间要争取的脸面、地位、人的高看绝对不能丢,这就是撒但的性情。一般人意识不到这个,他认为:最后这点脸面总不能丢在地上吧。他就不知道把这些东西丢在地上才是真正的人,把这些东西当命守住了,人的命就没了。他就不知道这个利害关系,所以做什么事都留一手,做什么事都得维护自己的脸面,把这个放在第一位,为自己说话,为自己诡辩,为自己做任何的事。光彩的事他往前凑,想让人知道有他一份,其实这事跟他无关,但他总不甘落后,总怕别人小瞧,总怕人说他什么也不是、什么也做不了、什么才干没有,这是不是撒但性情支配的?这就是撒但性情。人高看又能怎么样?人都崇拜你又能怎么样?这都不是实惠东西,都不是真理。什么时候人能胜过这些了,对这些东西淡薄了,不觉得这些东西重要了,脸面、虚荣、地位,人怎么看,这些不能左右你的心思、你的行为了,更不能左右你如何尽本分了,你里面就轻松、自由多了,就走上做诚实人的路了,你尽本分的果效就会越来越好,纯洁度越来越高。’(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真理才有正常人性》)
  借着神话我们明白,我们的情形表现是凭处事哲学活着,是受我们诡诈、邪恶的性情支配,导致我们不能敞开自己,总为自己留后路,追求满足自己的名利、地位,但是却失去了神的称许祝福,失去生命。这就需要我们回转自己,追求做诚实人,追求在尽本分中能进入到尽心尽力,这样就能达到我们尽本分果效越来越好。
  情形二:“甚至有时候对自己的本分患得患失,老是害怕因为素质差或本分果效差自己会被调整本分……”
  神话说:‘对待本分还有一种态度,就是虽然觉得自己能做,但怕一旦做错了会被淘汰,比如说弟兄姊妹选上你做带领,你心里觉得既然选上了这就是自己的本分,是自己该作的,但是你对待这个本分的态度不是那么积极,心里还有些想法,“做带领可不是好事,这是在刀刃上行走,如履薄冰啊,这要是做好了也没赏,要是做坏了还总得挨对付,挨对付这还好说,要是被撤换了这以后的路怎么走啊?”这是一种什么态度?(防备。)防备、误解,这是人对待本分不该有的一种态度,就是消极、反面的一种态度……那现在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顺服,积极配合,这是你的本分、责任,无论前面的路怎么样,你都应该有顺服的心,胆怯、害怕、担忧、猜忌这都不是你对待本分该有的态度。’(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合格的尽本分》)这段话神把我们对待本分该有的态度说得很清楚。我是这样想的,如果有弟兄姊妹比我们更适合尽这方面的本分,那么我们被调整本分,这就对神家工作有利,这样我们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也是体贴神心意的表现。另外我们更应该注重的是自己在尽本分中实际地寻求真理原则,追求达到尽本分合格。现在神高抬我们尽本分,我们却凭处事哲学活着,经营自己的名利,这样就导致尽本分没果效,不悔改是不是就应该被调整?所以担心本分被调整,不如努力积极尽好本分。感谢神!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are posting as a guest.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Note: Your post will require moderator approval before it will be visible.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Loading...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