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Recommended Posts

弟兄姊妹:你们好!

我描述下身边一个姊妹的表现,你们帮助分辨一下她是对的人还是错的人。
她是在2012年被开除的,开除后她与几个教会外的人一起聚会。后来还扶持起几个被清除的人分为几个点一起聚会,并买了打印机打印神的最新交通发给这些人。她的家庭条件不好,和她一起聚会的人给她钱让她买打印的纸和耗材,她把这钱都奉献了,用的都是自己家的钱。她的侄儿在教会尽本分,她也给侄儿钱支持他。
我也是被教会长期隔离的人,2015年认识她,有一段时间我参加了几次她们的聚会。我看到她信神还挺有劲,对人也挺热情,也喜爱交通神话。但有时候看到她流露出一种狂妄自大,高傲看不起别人的性情,我心里对她有了怀疑。后来有一年多我没再找她见面。从去年又开始在一起聚会。刚开始几次聚会她有一言堂的表现,也有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表现,我就揭露对付过她,她当时也受熬,但能接受并改变,后来的几个月我们聚会谁也不受辖制,感觉挺好。她的开除通告是一个弟兄在教会尽本分时写的,后来这弟兄也被隔离,她知道后还能爱心帮助这个弟兄;她还传福音得有几个人。她的通告里说她说圣灵使用的人也有错,她说她当时说的是:“圣灵使用的人说过,如果我交通的与神话不符合,你们听神话的,不要听我的。而你们这些带领不让人提一点不同意见,你们就敢肯定自己做的都对吗?”我们与她接触这方面长时间,她从来没有论断过圣灵使用的人,从来没有说过“圣灵使用的人也有错”这话。

她不太注意环境,多年前,她传的一个新人出环境,她凭着热心找去派出所,对大红龙说“我们是信耶稣的”。她走后,大红龙问新人这人是谁?新人说,就是她给我传的。大红龙就到她家,当时她不在家,就让她丈夫把神话书拿出来没收了。还从她家带走了几个弟兄姊妹的见证文章,里面有弟兄姊妹的化名,但没有因此给这几个人带来任何环境。她说当时自己不是故意的,当时有带领交通说出环境了就说自己是信耶稣的。她说大红龙没收的书后来莫名其妙地又出现在她自己家一个隐秘的地方,他丈夫当时就吓得跪倒在地。
她自己在家听神话时有时声音大,也不上大门,她的灵修笔记有时候放在客厅的桌子上不藏起来。她对那些怕环境老交通环境的人会流露出瞧不起的性情。她还说过这话:“有的弟兄姊妹去聚会时太胆怯,有一次有个弟兄姊妹去聚会,见到了接待家的不信的丈夫,吓得扭头就跑。让人家不信的丈夫有观念,说你们信神偷偷摸摸。”当我们给她交通让她多注意点环境时,她就给我们交通神全能方面的真理,如《生命的供应——讲道专辑*41 在末后的日子神选民应该怎样为神站住见证》这篇话,还有第五篇标准稿神的权柄方面的话:“没有神的许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轻易触碰;没有神的许可,连地上的蚂蚁它都不能随意乱动,更何况是神所造的人类呢?”还有2009年5月22日《在患难试炼中该牢记的七条原则》里的话。还给我们讲她的一些经历:“当时我女儿上大学时需要村干部签字,当时村干部问我‘还信不信?如果还信女儿就不能上大学。’我说,‘我信神啥时候都不会改变,你们要真不让女儿上大学就算了。’后来,村干部还签字让女儿上大学了。而本村另一个姊妹,因环境背叛神好几年了,结果儿子还是没让上大学,这不都是神的奇妙作为吗?”我们听了这些也确实增加了一些信心。
后来,我们听说其他点上与她接触的有的弟兄姊妹也对环境大乎,聚会声音大,我就又和她交通过好几次。给她交通《道成肉身的奥秘二》第一段中关于神隐秘作工的交通,她说 “你不要总持守这一段话,大帮轰那时,我们挨家把本村都传了,都知道我是信神的,我现在能否认吗?就如庄稼苗长出来了,你还能用土把盖上吗?” 我说:“每个人的环境不同,你自己这样领受可以,但你还接触这么多弟兄姊妹,如果因你不注意带来环境就成了打岔搅扰神作工了。”但她说“大红龙主要是针对带领工人,我们都是开除在教会外的,大红龙还不想付那个代价呢。”我说那有时候大红龙也抓普通弟兄姊妹呀。她说,“我现在不知怎么跟你们交通,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领受,我去弟兄姊妹家也是根据人家的情况,也不是走到哪都说我是信神的?咱脸上也没刻着说我是信神的,有必要那么害怕吗?” 在看《教堂倒塌之后》这部电影时,我说,“你看大红龙把人堵在路上,弟兄姊妹该跑时不也跑?还能等着被抓吗?不是愚昧吗?”她说,“你看司机弟兄开车把大红龙引走,这时候是不是需要有人顶着上?都害怕行吗?”就这样我们经过多次争论后,我看到我们领受的虽然不同,她虽然比较激进,有狂妄性情,但确实有信心,有胆量,还经常传福音,也得了几个人。而我们走信神的路想保守一点,稳当一点,尽量不暴露自己信神的身份,虽然这也是对的,但确实也有胆怯的方面。不知我这样领受对不对?
她对人挺热心,但她扶持起一起聚会的人中,有的人不合原则,有一个还有邪灵作工,她说,只要人家不搅扰聚会就行了。还有一个信神十年后自退的,期间又有十年不聚会了。我们给她交通第一篇新说话里,如果扶持接纳不合原则的人,是触犯神的。她说,“那个人退出时是稀里糊涂的,都不知道信神是干啥的,吃喝神话也少。神的话上还说过,整个人类都应该敬拜神。”有时候我也想,如果她在教会里作带领还接纳这些人就不太合适了,但她是在教会外的,就如神家网站上也有很多被开除的人交通,只要不搅扰就行了,我也就没再与她辩论。不知我这样的领受对不对?
针对有的人仰望她,有时候还高举她。我给她读神的交通:“有敌基督实质的人别人揭露他与神争夺地位,他不但不吸取教训向神回转,反而只要一有机会选上带领工人还要继续跟神争夺地位,该怎么做还怎么做,死不认罪。这样死不认罪的人就没有理性,没有廉耻。那个有正常人性、有正常良心理智的人一听别人说他跟神争夺地位,就觉得:“这事可严重了,我是跟随神的人,我怎么能跟神争夺地位呢?跟神争夺地位这太无耻了!这得多麻木、多愚蠢、多没理智才能干出这事?”他为自己所做的感到羞愧,感到耻辱,再临到这类事他的羞耻感会约束他的行为。……”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她说:“那我就是敌基督,其实我被开除主要是因为这方面,走到哪一交通别人就容易崇拜,那咋办呢?除非不去和弟兄姊妹聚会。但我也不能因噎废食。”我说你得多亮相,多谈自己的败坏。我又给她读了一段神的交通:“好比你里面有狂妄自大,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非得抵挡,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后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见证自己,最后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你看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恶事!要解决人的作恶必须先解决人的本性问题,没有性情的变化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当你对神有认识了,你看见自己的败坏了,认识到狂妄自大的卑鄙、丑陋了,你就感觉恶心肉麻,心里难受,就能有意识地做点满足神的事,感觉心灵踏实,有意识地来见证见证神,感觉心里享受,有意识地来揭露揭露自己,亮自己的丑相,觉得心里挺舒服,心情就好一些。”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这些话她听了以后能接受。(其实她在我们的点上对自己的败坏甚至是隐私也能敞开亮相。我们点上的几个人没有崇拜她的。)
有时候我给她提点多了,她怕忘,还写下来,没有流露过嫉恨,还鼓励我提点,说咱弟兄姊妹在一起就得互相提点,要不咱怎么长进,怎么变化呢?
因着她扶持过一些不聚会的人,而这些人中有的人的名字还在教会里,不知因何原因不聚会了。前段时间带领工人就说她在各处教会拉人,并让她侄儿去问她,她对侄儿说:“你回去告诉带领工人,让他们把人看好,如果有人消极软弱不聚会掉队了,我不认识就算了,只要是我认识的,我都要去拾。”
不知弟兄姊妹是怎么看待这个人的?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信心就是独木桥,胆小怕事难通过,这个姊妹身上的优点和长处是我们该学习的,她能凭信心做这些事情,我个人认为是好的,她身上的缺点需要我们帮助她改变,只要他不搞独立王国,能把人带到神面前,让人学会依靠神,仰望神,不仰望她就可以,还有他扶持教会里面消极的人,这是每个人的责任,我们信神要面向神做事,只要对大家有帮助有益处,能使弟兄姊妹从消极中走出来,从对神的误解中走出来,这样做不是更好吗?有很多人我们是看不透的,我以前也接触过很多人,有些人、有些事我们当时看感觉不错,过几年再看就发现我们当时的看法是不准确的,人看人是需要时间印证的,神可以看透人,我们只有借着很多事才能看透一个人,我们只有经过多次的失败跌倒才会看到自己的缺少和败坏性情,有时候我们看人看事是以我们自己的看事观点,并不是根据神话,我们想想,这么些年,我们自己都是怎样过来的,不是神一路引导带领过来的吗?不是上面的讲道交通带领我们过来的吗?神对待我们不是用心良苦又无微不至供应和扶持吗?我们身上又什么值得夸耀的呢?不是那仅有的一点点小的可怜的一点信心吗?神兴起周围的人来帮助我们,我们应该看到是神对我们的爱和怜悯,我也是在外边漂流多年的人,这些年是神摆设的各种环境和人、事、物使我走过来的,这些年的经历让我感受到神的慈爱与怜悯,也享受到了神的公义,是神一直在我们身边带领扶持供应我们,我们应该感谢神为我们所做的这一切事情。只要是对我们信神有益处有帮助,我们就从神领受吧!如果神不兴起很多人帮助扶持我,我想我是走不到今天的,这是我的感受。看不透一个可以多祷告,让神来显明,多听上面的讲道和交通,只要我们领受纯正不偏缪,我们会看透一些事情的。我接触过好几个走敌基督道理的人,他们讲的都挺好,迷糊人、拉拢人、控制人,把人都带到自己面前,还有一些假属灵的人,口上说的让人以为是信神的,事实上把神的交通和上面弟兄的交通领受的特别偏缪,不能正确领受神话。有句话说“听话要听音”,很多人根本不会听音,把神话和上面的交通领受偏缪怎么能走上正轨呢?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xiaofan

清悦:你好。
你说:1:‘’她自己在家听神话时有时声音大,也不上大门,她的灵修笔记有时候放在客厅的桌子上不藏起来。她对那些怕环境老交通环境的人会流露出瞧不起的性情……她对人挺热心,但她扶持起一起聚会的人中,有的人不合原则,有一个还有邪灵作工,她说,只要人家不搅扰聚会就行了。还有一个信神十年后自退的,期间又有十年不聚会了。我们给她交通第一篇新说话里,如果扶持接纳不合原则的人,是触犯神的。她说,“那个人退出时是稀里糊涂的,都不知道信神是干啥的,吃喝神话也少。神的话上还说过,整个人类都应该敬拜神。”有时候我也想,如果她在教会里作带领还接纳这些人就不太合适了,但她是在教会外的,就如神家网站上也有很多被开除的人交通,只要不搅扰就行了,我也就没再与她辩论。不知我这样的领受对不对?…………前段时间带领工人就说她在各处教会拉人,并让她侄儿去问她,她对侄儿说:“你回去告诉带领工人,让他们把人看好,如果有人消极软弱不聚会掉队了,我不认识就算了,只要是我认识的,我都要去拾。”
神说:‘’人不明白还用头脑分析、总结,最后把神的原话篡改没了,人现在读的是人的话,不是神的话,这不是冒充吗?拿总结出来的人的话冒充神的话,让人去守,去听,让人误认为这些话就是从神来的,神原来就这么说的,来个冒名顶替,这是什么问题?这就是没有敬畏神的心,这是不信派的作法,一伸手做事,这个性情就流露出来了。他对神作的、神所说的总有点意见,总有点想法,总想给处理处理、加工加工,总想伸出魔鬼的黑爪变成他的说法,这是撒但的本性——狂妄。神说点实在话,家常话,贴近人性的话,人就瞧不起,就藐视,用轻慢的态度对待,就总想篡改,用人学的知识、才能,用人的头脑改改,变变方式,这恶不恶心?你们可别做这事,做什么事本本分分的,神的就是神的,神怎么说就是怎么说,在不改变原意的情况下,现场讲道语法上可以稍微动一动,只要意思没有问题,别乱动。你动你能动好啊?你明白真理啊?你能不能改好呢?(不能。)你不能改好你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别有什么意见,神话原文怎么说你就怎么引用,原文是多一个字,你就给放多一个字,别乱动,这里有意思。学点圣经知识,念两天神学,多读点书,就觉得自己有两下子,有本事了,你那本事是真理啊?神在人性里说点让人能听得懂的话,让人类能更好明白的话,人就总不服气,就总想改改,改成合人观念的,合人口味的,合人意愿的,让人听着舒坦的,让人看着顺眼的、顺心的,这是什么性情啊?这就是狂妄性情。一做事总是按着撒但的方式做,这就很麻烦,很危险哪!‘’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对待神话该有的态度》
‘’人没有敬畏神的心,心里没有神的地位,无论尽什么本分、处理什么问题都不会按原则办事,人活在存心、私欲里就没法进入真理实际。所以,人临到事不省察自己的存心,不能认识自己存心的错误,而是用各种理由为自己编织谎言、编织借口,把自己的利益、自己的脸面和人际关系维护得挺好,但与神却没有建立任何的关系。有些人信神很长时间,一说交通点个人经历就总没话,分享不出性情变化的经历见证,原因就是人很少省察自己,很少按照真理原则去实行,都是偏行己路,活在自己的存心、观点、欲望、打算这些情形里,而且不知道悔改。人听的是真理,接受的是真理,传讲的也是真理,而行出来的却都是根据自己的存心,不是按着神的要求。那人对待神的态度,对待神所说的、所要求的是怎么求真的?“基督为什么这么要求呢?这么要求跟神的话相符吗?这么要求那神还是爱吗?这么要求好像不是神作的吧?这好像不合乎良心,有点不近人意吧?”人用这样的态度、存心去衡量、对待神的要求时,人是接受的态度还是抵触的态度?这就是抵触的态度,不是接受真理的态度。他对待神的要求是先拿来研究,甚至有的人还耻笑,“神跟下面的弟兄姊妹接触的少,很多事其实都不知道,神这么要求是不是有点武断哪?我们可不这么做事,我们做事根据弟兄姊妹的情况,给人留悔改的机会;另外,神只有神性,没有正常的人性,神不体谅人的软弱,人的日常生活中有些事神照顾不到,神不照顾我们照顾,神不体谅人的软弱我们体谅。”他采取的是一种论断、定罪、抵触的态度。‘’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该有的态度》
面对环境方面神家的交通,面对神家淘汰的五类人的原则,还有神明确话语怎么实行对待信神十年又自退的人,这位女人的这些所做所行,所流露的观点,存心,态度,立场,明显与神的话神家安排对着来,还能找神话,找自己谬论为自己辨解,外表作法合乎人的观念,此人流露性情,不但狂妄而且还诡诈邪恶,凶恶,刚硬厌烦,轻视真理,处处尊自己为大。
2:至于她把开除的人凑的买打印机的钱奉献了,而且在自己家贫的情况下用自己钱买打印机给这些开除人打印神话(自己专权,不尊重大家意愿,有险恶用心);传福音;她聚会一贯高举自己,走敌基督道路好象能接受别人的对付修理,能接受真理,还有所谓认识自己;热心帮助一些不该扶持的人……这些外表的好行为,都能达到让人高看的她存心,是迷惑人的,有她自己野心,从你写的帖子字里行间流露也有赞成她的成分。神说:‘’ 还有没有第三种情况,就是他无论做什么事都不是做在神前,而是做在人前?(有。)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拉拢人心,是吧?外表肯受苦,比别人肯付代价,比别人看起来更属灵、对神更忠心、对本分更认真,其实旁边任何人都没有的时候,他会怎么做那就是未知数了。他表面这样做不是出于他的本意,而是另有目的,这一条是什么?就是他是做在人前让人看他做得多好,尽本分多忠心,其实他里面根本没有忠心这个出发点。他要达到的目的是让人看见他是忠心的,是负责任的,这代价付得让人看着心服口服,所以人才甘愿接受他的带领,无论他做了什么错事人都能原谅。这是一种什么行为?这应该是用假象迷惑人,就是用好的行为、用外表合乎真理的作法来迷惑人,获得人的好感,这是不是就可以概括这个行为的特征了?最终获得人的好感这是他的目的。人有好感了,人的心对他就有一份尊敬了,他就可以用这种方式在人心里占有一定的地位了。……那现在咱们总结一下,不管是人认为的这些小恩小惠或者炫耀自己,或者是用假象迷惑人,无论在外表看人从这些手段中得着了多大的实惠,得到了多大的满足,这条路是不是一条好的道路?是不是追求真理的道路?是不是能蒙拯救的道路?很显然不是。这些方式、这些手段无论多么隐晦、多么的不为人识破、多么的高明,最终都是被神定罪的,都是被神厌憎的,因为他们这些行为背后隐藏的是人的野心,隐藏的是人与神敌对的一种态度与实质。神对待这类人的态度与实质绝对不会定性为这是尽本分,而是定性为是作恶。‘’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3:她为什么不厌其烦帮助人,并且对什么人都热心,而不按真理原则做呢?她的存心是什么呢?是不是想做这些被神家淘汰之人的王!神说:‘’有一天,他养了两只猫、三条狗,机会来了,“做不了人的领导,可以做动物的领导啊。”喂了一段时间,小猫小狗跟他相处得不错,一发号施令,小猫小狗还挺害怕他,他里面产生成就感了,特别地享受,觉得这是无限的光荣。在一群活物当中有人或者物能听他的话,听他的号令,他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重要,突然发现自己不是废物,不是无用之人,自己也是有用的,发现自己存在的价值了,找到自己的位置了,“猫狗比人好摆弄多了,人总瞧不起我,说我没什么特长,人对待人不公平,还是猫狗对人公平,我喂它,我对它好,它就听我的,我就能随便吆喝它,能随便踢它、打它,它也不嫌弃我。”这样的人怎么样?他们有没有野心?(有。)为什么说这类人也有野心呢?‘’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真理才有正常人性》
4,个人观点,此人不是对的人,更不是追求真理之人,是有敌基督本性的人。此人如果擅长传福音,并且能交到教会,你可以和她配合在一起传福音,再观察一段时间,再根据神话,根据神的显明,你自己再确定,分辨一个人的本性实质对我来说不容易,我的认识不一定对,仅供参考。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甘于无名

上面交通:“以往有很多被开除的人照样在信神,照样在追求真理,照样有圣灵作工,有些人甚至能为神花费传福音,这足以说明假带领、敌基督迷惑不了真心信神、追求真理的神选民,更断送不了真心信神、追求真理的神选民。” (摘自《汇编·对各种假带领、假工人的处理原则 》)

上面交通:“对的人就是指追求真理的人,就是比较有人性的人,是真实跟随神、经历神作工的人。虽然也有败坏流露,也有偶尔的过犯,但因着是追求真理的人,他走的道路正确,所以就有圣灵作工在他身上。他的经历、他的认识、他的变化足以证明他有圣灵的作工,人能在他身上看见真实的信心,对神有真实的顺服表现,若有过犯或败坏流露,他有真实的认识与懊悔,并能真实悔改。所以,在他身上人都能看见他是一个真实信神的人,一个真实悔改的人,他的追求与心志都是正确的,这样的人就是对的人,就是有圣灵作工的人。” (摘自《汇编•只有好的教会带领才能带出好的教会生活》)

根据你所说的,结合上面的交通,目前为止我认为她是一个对的人,但还处于凭热心做的成分多。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弟兄(姊妹):分辨一个人是对还是错,得从哪几方面分辨呢?
第一:看这个人是不是能接受真理的人?接受真理的表现,不光是别人提意见,点出败坏流露或者缺欠能承认不诡辩表白或者对她提意见的人没有嫉妒,厌烦,或者报复的情形就能证明是接受真理的人。而是,能有寻求真理,实行真理的表现。你说的这个姊妹,虽然外表人性不坏,但是对真理没有寻求的心,是一种敷衍的态度,没有在神话里认识自己实行真理得变化的情形,这就说明此人是厌烦真理的人。
神话说:“你看他有一种态度,是很轻慢的一种态度,是漫不经心的一种态度,不当作一回事,敷衍,应付,或者是用一种根本不负责任的态度来应对。厌烦真理主要表现的不是说光一听真理就反感,它也包括一临到实行真理的时候就不实行,就缩了,就跟他没关了;一涉及到讲道理,他上来了,他表现特别积极,讲道理,讲字句,笼络人,能够使自己脸上有光、包装自己的,使自己有名、有面、有脸的他就能滔滔不绝,一直谈。”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  性情变化必须得认识六方面败坏性情》)
第二,一个对的人,首先是能维护神家利益,办事有原则的人。这个人突出表现的几件事上,都不按照原则办事,这说明她是出于人的热心,假冒伪善的好心做事。
在环境方面,外表看对神有信心,很激进,但是这种不守原则,凭热心自己的胆识任意妄为,不是圣灵作工加给人的正面的东西,迟早会给弟兄姊妹带来危险环境。
在扶持人方面,她扶持不回教会聚会的,教会清除的,甚至还有邪灵作工的人,这些人中间有一部分不能说神彻底不拯救了,但是扶持得有原则,就是人性比较好,对自己有些认识能往神的要求上够的人。如果把乌合之众都聚集在一起,打着信神的招牌,这是神家的教会吗?这就是宗教场所,和其他宗教的性质是一样的。上面弟兄交通过说浇灌恶人的有祸了,如果把神不拯救的人聚集在一块儿扶持浇灌,这事的性质是什么,是不是搞独立王国?带领工人说她在各处教会拉人,她却说:“如果有人消极软弱不聚会掉队了,我不认识就算了,只要是我认识的,我都要去拾。”言外之意,她有爱心,有真理能把消极的人扶起来。她是为神家拾人还是为自己收兵买马,得看她所作的合不合神心意?神家教会是圣灵作工的禾场,在有圣灵作工的教会消极掉队的基本都是素质差,不喜爱真理的人,说白了就是被圣灵作工淘汰的人。
这个人专门拾这样的人扶持浇灌,这是圣灵引导她做的吗?
在传福音得人上,她是不是把合原则的人交给教会了,如果不交给教会自己带,这是维护神作工的人吗?如果打着信神的旗号,把人都带到她面前,这就是敌基督。
第三,一个对的人,是有圣灵作工的人。分辨这个人,看看她身上有没有圣灵作工,就清楚了。
    115 分辨人有无圣灵作工的原则
    1.能否接受神话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与试炼熬炼,对神的作工是否有真实顺服;
    2.吃喝神话有无新的亮光,能否谈出对真理的实际认识,对自己的败坏实质有无真实认识;
    3.尽本分是否有果效,是否常常高举神、见证神,对神有无敬畏之心;
    4.生命性情有无变化,一段时间有无长进,人际关系是否越来越正常,能否公平对待人。

    “比如你是为神作工的,下到教会里圣灵就开启你一些话,这是圣灵作工的时候。有时你看书,圣灵开启你一些话,特别能结合你自己的经历,使你对自己的光景更有认识,你有了开启,这也属于圣灵作工。有时我在上面说话你们在下面听,能结合自己情形,有时受感动、受激励,这都属于圣灵作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实行(四)》)
是圣灵的工作人就越来越正常,而且人性越来越正常,人对撒但败坏的性情、对人的本质越来越有认识,对真理越来越渴慕。也就是人的生命能越来越有长进,人的败坏性情能越来越有变化,这是神作了人的生命的原意。”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事奉神的人,如果他的作工真能达到果效,也就是能带领人进入真理,达到让人认识神,他肯定是高举神、见证神的人,是在凡事上高举神、见证神的人。他自己在凡事上都高举神、见证神、顺服神,他肯定有圣灵作工,肯定有神的祝福,肯定他的事奉有圣灵的引导,有圣灵的作工随着,所以他的事奉合神心意。如果他不高举神、见证神,证明神在他心里没有地位,证明这个人特别狂妄自是,老自以为是,偏行己路,凭自己这么做,凭自己那么做,他心里没有神,他是狂妄自大的人,是敌基督。对高举神、见证神怎么实行明白了吧?高举神、见证神就是讲自己寻求真理的经历,讲自己受神试炼、接受神管教、接受修理对付的经历,讲神的话在自己心里怎么改变自己、怎么成全自己的经历,也就是讲自己是怎么经历神的作工的,这就是见证神、高举神。事奉神的人越是高举神、见证神,他越有神的同在,越有神的祝福,越有圣灵的作工随着;事奉神的人如果很少高举神、见证神,他肯定没有圣灵作工,他是狂妄自是的人,他是抵挡神的人,他的事奉肯定不合神的心意。”
   ( 摘自《讲道交通(三)   事奉神的人必须作好的几项工作》)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追求变成人

清悦你好:

从你描述的这个姊妹的流露中看,她目前走的是一条敌基督道路。第一:不管她是扶持清开的弟兄姊妹还是用自己的钱买打印机,外表的做法再好再合人的意,不是按原则做事就不是尽本分也不是善行,就像她扶持被清开的弟兄姊妹,教会清开人都是有原则的,如果她扶持的人是因为一时软弱或错清误开的真心信神之人,这是善行。但不是所有清开的人,都是被冤枉的,那不是否认神的公义性情吗?如果扶持恶人,邪灵等神要淘汰的这些人,这不是与神对着干的敌基督吗?刚好和“爱神所爱,恨神所恨”的原则相反,那她做事的出发点和存心肯定不是体贴神的心意。神话说:如果说这个人是活鬼,是神的仇敌,那绝对不能蒙拯救,这是百分之百的,这就得清除了。有些人被清除是给他一次悔改机会,给个教训,有些人被清除就是看透他的本性了,他不能蒙拯救。人跟人不一样,有些人被清除了虽然情形下沉、黑暗,但是本分他没放下,他还继续尽着本分。还尽着本分跟完全不尽本分的人里面是两种情形,走的路途是不一样的。这两种人哪一种有点良心?(还能尽本分的人。)能尽本分就是有良心的底线,做人的底线。作为一个人,不管神怎么对待,神要不要了,他还是神的受造之物,逃不出神的手。另外,不管他走到哪儿,他能承认自己是信神的,就是承认神的存在,有这一条他才能尽本分,这是最起码的。不尽本分的人呢,他的意思是“神你不要我,我还不要你呢,你是不是神我还不知道呢!”不信了,否认神的存在了,否认自己做人的底线,连自己以前做的也都否了。这两种人有区别吧?关键的时候,人性里面的良心、理性就决定很多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待神该有的态度》“有的人高举见证自己是用语言,有的人是用行为,比如外表做一些比较合人观念的,能吸引人注意力、让人看为比较高尚、比较合乎道德标准的事,让人觉得他很尊贵、有人格,而且很爱神,很敬虔,很有敬畏神的心,是追求真理的人。外表用一些所谓的好行为来迷惑人,这是不是也是高举见证自己的表现?人常常听到的高举见证自己都是用明确的话语告诉人他如何与众不同,如何比别人高,但有一些人他不是用明确的话,他是采用一种外表的作法,这种作法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带有存心,带有一定的意图,目的性比较强,是经过了包装、加工的,让人外表看到的是一些合适的、高尚的、敬虔的、合乎圣徒体统的,甚至是爱神的、敬畏神的、合乎真理的行为、作法,最终达到了高举见证自己让人高看、让人崇拜的目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二)》“你用这种观点、用这样的态度去对待这个本分,你自己心里也觉得不踏实,也觉得你这种态度不是神所喜爱的,这样做即便是传了一些人,有一些似乎外表看着是善行的作法,但是,你所尽的本分的实质、源头、动机并不是按照真理原则。这个事神看的不是果效,而是看你对待这个事的态度、动机、心态,神要看的是这个。”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传福音是所有信神这人义不容辞的责任》从这几段神话中,就看到人不管做什么事,必须按神家的安排与原则做,还有做事的存心,达到的果效。如果不是按原则,不是体贴神心意,那所作的就和神没有关系,甚至是与神敌对的。

第二,你说“还有一个信神十年后自退的,期间又有十年不聚会了。我们给她交通第一篇新说话里,如果扶持接纳不合原则的人,是触犯神的。她说,“那个人退出时是稀里糊涂的,都不知道信神是干啥的,吃喝神话也少。神的话上还说过,整个人类都应该敬拜神。” ”神话说:敌基督是这么理解的吗?他怎么对待神的这些话?他会用另外一种方式对待,就是站在自己利益的角度上来谬解或者篡改神话,把神的话、真理用他的方式、用他的理解变成另外一种说法。这种说法性质是什么?对他自己有利,能迷惑人,更能煽动人、引诱人。他是变成这样的方式,这就是他所谓的真理。神说完一句话,在他那儿就得把神话的说法、原则变成他的方式,变成他的方式还是真理吗?不是了,那是谬理邪说。他篡改、谬解神话的存心是什么?就是为了让人不接受真理而接受他的谬理邪说,他按着人的思维逻辑,按着人的利益、观点,按着人的观念把真理歪曲了,歪曲之后一方面对他自己有利,另一方面还能煽动、迷惑一些愚昧无知、不明白真理的人。他的这些话你一听好像对,但是你细分析,这里面都有撒但的野心与诡计,他这个野心与诡计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得利,为了自己的作法还有行为能站得住脚,能够让人对他有一个好的评价,从坏的、恶的行为变性为正当的、合乎真理的行为、作法、实质,这样大家就不弃绝他了,神就不定罪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二)》从中看到她对神话的态度太放肆了,还把自己的想法加在神话上,最后达到说服你的目的,这不是接受真理的态度,太自是了,直接与神话对着干。

第三,你说有人仰望高举她,她不觉害怕还讲理狡辩,这点和我就比较类似,以前有人说弟兄姊妹仰望我,我就想着:那是因为我能交通出实际,只要我没那存心就行,总不能我到哪都不说话吧!但是心里美滋滋的,还以为自己真的行,明白真理不少。虽被开除两年了,可是从来就没有反省过自己高举见证自己的这方面败坏性情。最近通过神话的审判和弟兄姊妹的修理对付,才意识到自己太危险了,虽然主观上没有那种存心,但是在得到人的认可时,那种洋洋得意的心情,不正是我为自己在人心中有地位,窃取神的荣耀而喜悦吗?这其实就是天使长与神争夺地位的本性实质。可见自己本性里的东西不脱去,随时随地与神争夺地位抵挡神太危险了,因此近期自己才开始迫切向神祷告,神也兴起弟兄姊妹不停的对付我,有时还感觉委屈,讲理,还痛哭,更看到自己真是厌烦真理,欺骗神,祷告让神拯救,但是对神摆设的环境还不能老老实实顺服下来。但无论如何性情变化都得需要心里争战痛苦的这个过程,否则自己根本不会变,我也正在经历中。如果认识不到这种败坏性情的危险性,就永远不会去脱去,那就真的与神对抗致死了。

第四,关于环境方面,看着她不顾环境,好像身量挺大,弟兄姊妹都羡慕,但是这种莽夫的行为,不是在维护神家利益,而是在见证自己让人高看崇拜。正如神说:“那所有高举见证自己的行为的特征是什么?合乎人的观念、想象,合乎人的道德、良心、情感,能让人赞成、让人崇拜,就是这一类的行为从果效上来看具有迷惑性,从他做事的性质上来看目的性特别强。”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二)》

神说:现在在这里所作的工作封闭得很严,就是不让他们知道,他们若知道了只能是定罪加逼迫,他们是不会相信的。在大红龙国家就是在这最落后的地方作工,不是容易的,若将工作公开了,也就没法作下去了,这步工作在这地方根本行不通,若是公开作这工作它们怎能容让呢?不是担更大的风险吗?这工作如果不隐秘,还像耶稣那时轰轰烈烈地医病、赶鬼,不早就被魔鬼给‘缴获’了吗?它们还能容让神的存在吗?若是现在进会堂里讲道、教训人,那我不早就粉身碎骨了吗?这样,工作又怎能开展下去呢?现在不公开显一点神迹奇事,就是为了隐秘,所以说外邦人就是看不着、不知道、发现不了。如果这一步还像恩典时代耶稣那样作工,那就不能这么安稳了,所以这样隐秘作工对你们有益处,对所有的工作有益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二)》从中看到神在中国逼迫神的国家作工都是有原则的,也是有神的美意的。神家也多次下发关于安全方面的原则,她不按原则实行,自己故意暴露自己,还说都在神手中,这是试探神,是触犯神性情的事。顺服神就是顺服神话,顺服神家的安排与原则,如果按神家的原则实行,真出事了那是神应许的,从神领受站住见证,这才合神心意,她那样的做法是持守渺茫的信仰。从中看她领受太偏谬了,还狂妄的很。

这是我的一点观点,不知道是否正确,你还得根据她现实生活中的流露,结合神话分辨比较准确。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写给"李真"和"甘于无名"

       从李真对此人的评价上又一次显明李真是什么样的人,这个人做事这么任意妄为,心里丝毫没有原则,李真竟然说“信心就是独木桥,胆小怕事难通过,这个姊妹身上的优点和长处是我们该学习的,她能凭信心做这些事情,我个人认为是好的,”前段时间弟兄姊妹揭露李真那么厉害她丝毫没有认识问题的严重性,可见她麻木刚硬到啥地步。
最后还说:“只要我们领受纯正不偏缪,我们会看透一些事情的。我接触过好几个走敌基督道理的人,他们讲的都挺好,迷糊人、拉拢人、控制人,把人都带到自己面前,还有一些假属灵的人,口上说的让人以为是信神的,事实上把神的交通和上面弟兄的交通领受的特别偏缪,不能正确领受神话。有句话说“听话要听音”,很多人根本不会听音,把神话和上面的交通领受偏缪怎么能走上正轨呢?”为什么你看不透这个人的实质,因为你谬妄不通灵,跟这个人是一个类型,你经常说你身边几个走敌基督怎样,把你撇得很干净,其实你跟她们也是一样,一点好不到哪里去。越这样说越显明你一点自知之明没有,脸皮太厚。
  
  甘于无名:为什么你能认为她是一个对的人?也显明你对自己的实质和走的道路没有真实认识,虽然你前段时间揭露过自己,但让人看到太表面化,今天你对这个人的评价就显明你的真实身量,对自己没有真实认识对别人也没有分辨,你仍然在走敌基督道路而且也能受人迷惑,希望你认真对待自己的问题。认识自己不是简单承认就完事了。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弟兄姊妹:你们好!

谢谢你们的交通。

有些话我可能没说清楚。我再补充改正一下。
这个姊妹(简称L吧,是2006年信的)所传的新人在2008年初出环境时,当时她已经不在本教会尽本分了,但听说这个环境后,心里有负担去通知人躲避,但不知新人是哪个聚会点出的环境(出环境的接待家的那个人在出了环境后谁也没有通知自己下田干活去了)。当时派出所的人来找新人的丈夫去派出所,她就与新人的丈夫一起去了。趁警察与新人丈夫说话,她把新人叫到一边问在哪出的环境,新人说了地方。她走后,大红龙问新人这人是谁?新人说,就是她给我传的。大红龙就到她家,她当时刚离开家两分钟,去通知人躲避了。她丈夫对警察说,“她刚出门,你们等着,我去给你们找找。”她丈夫出门后,大红龙就在她家把神话书翻出来了,她丈夫回来后,警察让她丈夫签字后把书没收了。

她并不是扶持所有被清开的人,有一次,一个姊妹谈到其他地方有个人说:“被开除的人都是被成全的。”她还反问这个姊妹,“这个人怎么能这样说话呢?被开除的多数都不好,只有少数是可以拯救的。你就没问问她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
还有一点我说得可能也不准确,就是信了十年后又退去的,这几天听说,当时信的可能没有十年,具体几年我还不清楚,这个人我也没有见过。L并不是专门去扶她,是因为那个人自己找到了一个以往认识的姊妹家,而这个姊妹现在与L一起聚会,就这样她也跟着一起聚了。
L带的人里也有不少是真心信神的,我们这里不按原则隔离的人有不少。有的是因为环境,有的是因为其他原因。
xiaofan说的:“她把开除的人凑的买打印机的钱奉献了……”你可能没有仔细看我的帖子,她是自己买的打印机给人打印新说话后,别人才给她钱让买纸和打印的耗材,并不是把人凑的买打印机的钱奉献了。她有高举自己的表现,但我认为并不是一贯。她在我们面前也常常谈自己的软弱,过犯与败坏流露。比如她说当时自己被开除,很多时候心里软弱,还想:“别人不信神不也照样过,要不我也去挣钱追求世界吧。”但是又看到神话:“谁跑你也不能跑,别人不信你也得信,别人弃绝神你得维护神,你得见证神,别人毁谤神你不能毁谤神。神对你再不好,你也得对得起他,你应该还报他的爱,你得有良心,因神是无辜的。”就没敢跑。当有一段时间她在家陷入看电视的情形里她也会与我们亮相。她扶持起的人中的几个比较远,她有时候会不想去,也会与我们亮相,她说她心里有责备,多数时候还是去了。
她说她传的新人也会想方设法交给教会,但带领工人一听说是她传的,就不愿接纳。其中有一个新人,当时她交给她所在的教会很长时间没有音信,她又把转条写写给我,我通过别的教会转给了小区,交给教会聚了一段时间会后,因作了恶梦,带领说那人有邪灵作工不接纳,但这个人是能领受神话的。(这个人并不是我先前说的那个有邪灵作工的人。)
她偶尔也会流露传过来的人还得自己带,就不想传福音的念头,这些也与我们亮相。
对于环境方面,我们给她交通,她并不是完全不能接受,以前她把神家的东西存在自家的台式机里,也不加密,还连着网,连着打印机,就这样用了几年。我几次提醒她给她交通,现在她在家庭条件不好的情况下还买了个笔记本电脑,不用台式机了。
L的丈夫也信过一小段时间,但装备的真理很少,因L被开除,她丈夫认为带领做的不对,都是在勾心斗角就有观念退去了。大帮轰时,L已经被开除,但教会的人让她与丈夫也参加大帮轰。L本人并没有被抓过,但她丈夫在大帮轰时被抓,拘留了一段时间。后来,大红龙让凡是有案底的人去洗脑班,当时村干部去她家让她丈夫去洗脑班,L就拦阻说,“你们弄错了,信神的人是我又不是他,要去也不能让他去,应该让我去。”村干部就说,“哎呀,咱村有一个名单就行了!”就不让L去,L给干部做了饭吃,后来干部给上级回电话,说L家里没人在家。就这样都没去洗脑班。
还有她家女儿未上大学前有一次,干部到她家让他丈夫把L举报了,说“你把L举报了,就说你与她断绝关系,这样就让你家女儿上大学。”在她家说了很长时间,她丈夫说,“不管你们咋说,反正我不举报我媳妇。”后来,L就问她丈夫,“你为什么不把我举报了?你不怕女儿上不了大学吗?”她丈夫说:“你不是常说都在神手中吗?”L说她听了感到很蒙羞,也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
以往教会的人带来的福音对象没地方谈见证,很多时候就是放在L家,L家常常有很多人。有时候L不在家,家里去不少人就打开电视给福音对象放视频看,当时人到她家就像到自己家一样随便。
“追求变成人”说的:“神家也多次下发关于安全方面的原则”,这原则我们都没有见过。
她本村的三自聚会点的人,其中有一个是她的邻居,她也与这个邻居接触拉关系。以前那个人还防备她是信东方闪电的,不与她接触,现在慢慢也愿意与她接触了。L这段时间看了《教堂倒塌之后》这部电影就让这个邻居带她去了三自的聚会点,当时三自的人已经祷告完了,看到她后,有个人就说:“重新祷告!”她们就祷告咒诅魔鬼撒但,L也站着祷告全能神,她说她心里也很害怕被人赶出来,心里怦怦跳,但后来也没有人赶她出来。三自的人那天主要是在跳舞唱歌,她就坐在旁边看看听听回来了,也没有人与她说话。她说她去练胆了,找机会拉关系。

我问过她,你被开除到现在,感觉最大的收获与长进是什么?她说,“那就是开除后才认识到自己是敌基督。神就是借着恶人打恶人(自己)。”并谈了一件事。
当时在教会时,带领让L去带一个人(K),并说K这个人比较谬等等一些这个人不好的话,当时L就很反感,想“你让我去带就不要给我说这个人多么不好。你把人说得这么坏,还让我咋去带?”当时K聚会不太正常,L带了一段时间后,K聚会正常了。L就无意中对K说:“她们说你谬,我看你也不谬呀。”K就种在心里了,想“谁在背后说我谬,肯定是XX带领。”她见了带领就问:“你是不是背后说我谬?”带领就一个劲地对付L挑拨离间,L接受不了,就反问带领,“这话是不是你说的?你说了为什么不敢承认?把责任都推给我。”带领也接受不了L过后也给K交通,“你反省反省自己是不是确实有谬的表现?比如当时你非让人按你的时间点来带你……”K后来放下了,不再追究别人说自己谬的事了,但带领始终没放下,这事成了开除L的一个理由。L说开除后,她为此事祷告神,神开启她,这就是挑拨离间。所以她说神就是借着恶人打恶人。开除她的这个带领现在已经与维护她(带领)的十几个人一起隔离了。
开除她的带领被显明后,我们也问过她,有没有想过写写申请书回教会,她说,不写了,我就是敌基督,开除也是应该的。从神领受,这是神作的。我看到她对于自己被开除这事现在还是有些认识的。

她丈夫以前打麻将,她与她丈夫的关系不好,但现在临到事她能放下自己。那天,她丈夫因为一件小事吼她,说话难听。她说如果是以前又要吵架了,现在她祷告神,当时一句话没说,邻居都稀奇,说,“你现在咋这么好呢?他说你话那么难听你都不吭声?”她丈夫过后又主动给她说好听话,“哎呀,我今天不知怎么了,你不要与我计较……”她告诉我们,从这里看到神太奇妙了,当自己放下时,周围环境就变了。
前几天,她与丈夫一起去一个邻居家,她想给邻居传福音,邻居说,“看你家儿子那么大了,你家的房子还是那样,你也不说去挣钱……”她丈夫也附和说:“她现在就是这样,再好的活也不会去干的。”L没传成福音,回来后对丈夫说,“你当时应该说,‘我心疼我家媳妇身体,不让她去挣钱。’这样我不就能给人家传福音了?”她丈夫也能接受说:“哎呀,是我打岔你传福音了。”L说:“听到丈夫这样说,感到很蒙羞。以前自己狂妄,丈夫也不听自己的,常吵架,现在自己能活出点正常人性,丈夫也变化了。”

我与她接触的过程中,看到她非常心直口快,她看到我身上有什么问题,也总是直接点。因着教会带领工人对她的定罪,我也常留意分辨她。但我在她身上能得到益处,比如我常因带领工人对待我的方式陷在是非对错,讲理较劲的情形中。她就交通神的主宰,让我们都从神领受,还让我反省自己在教会时有没有做打岔的事,她看到我身上的问题也能给我指出来。我们能互相取长补短。
一天,她的一个不信派邻居对她说:“外国有一个国家选总统,你们的总带领XXX(圣灵使用的人)说不让选哪个人。这是咋回事?”L就在心里祷告神后,回复说:“就比如咱村选大队干部,你看到哪个人贪污受贿,就说不选他,这不是很正常吗?就说一句话还能不让人吗?”那个人说:“噢,是这样啊。”还有一天,她那个三自邻居的丈夫说,“你们信的是要被抓的,是国家反对的。”她祷告神后说,“那你家的对联(三自发的对联)有没有被撕呀?”那个人这才想起来,说“撕了。当时儿子还去挡了一下说,你撕我家对联干什么?”L说,“你还不如你家儿子呢。就如开饭店,做的饭一样,有的人有营业执照,有的人没有营业执照,没有营业执照就被抓,其实做的饭是一样的。我们就像开饭店没有营业执照的,但是其实信的都一样。其实不光不让我们信,三自的十字架不也被拆下来了?有的庙不也被封了?”那人听了说:“噢,是这回事呀。我就是还不如我儿子呢。”我认为L有维护神名与神家利益的心。
有一段时间,就是我们去年刚在一起聚会的那一两个月,我与她合不来,争吵过好几次,后来差点分开,我们各自祷告,我也认识到自己有没理智的表现,有维护自己地位脸面的表现,后来慢慢从神话走了出来,看到她也有明显的变化,她当时也不想去我们的点上聚会了,但后来也能从神领受,后来的几个月她聚会再不搞一言堂,也能静下心揣摩神话了,聚会果效明显好多了。我多次衡量之后,还是愿意与她接触来往,因我身边能接触到的追求真理的人不太多,我愿意珍惜神给我身边摆设的这些人事物。
不过我觉得你们找的那些揭露她的话也能与她的一些表现对上号,我会把这些神话让她看帮助她认识自己的。谢谢你们的交通。
如有不对之处,也请能给予对付修理。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追求做真正的人

 你好!谈一点自己的看法。看她是不是对的人想到弟兄最近交通的“主耶稣为什么会被信神的法利赛人钉在十字架上?这些法利赛人外表也不作恶呀,他们在人群中都是公认的好人,并且都很敬虔,为什么他们能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从这里看到,人抵挡神的本性不是光从外表行为上能看出来的,得从他对待真理的态度、对待神作工的态度上来显明,来分辨。神显现作工那是最显明人的,神所发表的真理是最显明人的。你如果光从人外表的行为上看,谁也看不透。法利赛人外表做什么坏事了?一不杀人,二不放火,就是人良心定罪的、违背律法的行为都看不见,但是他们能作更大的恶,比杀人放火的恶更大,就是把发表真理的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这个恶就是人都看为好的人作出来的,人万万没想到这些人能作出这样的恶。宗教界的牧师长老外表看没有像坏人的,说话都是冠冕堂皇,长相多数都是仪表堂堂,那为什么全能神发表这么多真理,他们却视而不见,而且还定罪、亵渎,这显明出他们哪方面的实质?把他们假冒为善的实质显明了。真善的人,得喜爱真理,得顺服真理,而不是抵挡真理、仇恨真理;假善的人,尽做人观念想象中的好事,真涉及到真理了,涉及到神作工了,他的本性就出来了,原形毕露了,竭力地定罪抵挡啊。”(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192辑—B2》)从你叙述的事情看到她所流露的就是“假善的人,尽做人观念想象中的好事,真涉及到真理了,涉及到神作工了,他的本性就出来了,原形毕露了,竭力地定罪抵挡啊。”她做的都是她观念想象中的好事,每次涉及到真理、涉及到神的作工,她都穷辩诡辩绕着圈的不接受。

    你说“她不太注意环境,多年前,她传的一个新人出环境,她凭着热心找去派出所,……我们听说其他点上与她接触的有的弟兄姊妹也对环境大乎,聚会声音大,我就又和她交通过好几次。给她交通《道成肉身的奥秘二》第一段中关于神隐秘作工 的交通,她说你不要总持守这一段话,大帮轰那时,我们挨家把本村都传了,都知道我是信神的,我现在能否认吗?就如庄稼苗长出来了,你还能用土把盖上吗?我说:每个人的环境不同,你自己这样领受可以,但你还接触这么多弟兄姊妹,如果因你不注意带来环境就成了打岔搅扰神作工了。但她说大红龙主要是针对 带领工人,我们都是开除在教会外的,大红龙还不想付那个代价呢。我说那有时候大红龙也抓普通弟兄姊妹呀。她说,我现在不知怎么跟你们交通,每个人都有 不同的领受,我去弟兄姊妹家也是根据人家的情况,也不是走到哪都说我是信神的?咱脸上也没刻着说我是信神的,有必要那么害怕吗?在看《教堂倒塌之后》这部电影时,我说,你看大红龙把人堵在路上,弟兄姊妹该跑时不也跑?还能等着被抓吗?不是愚昧吗?她说,你看司机弟兄开车把大 红龙引走,这时候是不是需要有人顶着上?都害怕行吗?就这样我们经过多次争论后,我看到我们领受的虽然不同,她虽然比较激进,有狂妄性情,但确实有信 心,有胆量,还经常传福音,也得了几个人。而我们走信神的路想保守一点,稳当一点,尽量不暴露自己信神的身份,虽然这也是对的,但确实也有胆怯的方面。不 知我这样领受对不对?
她对人挺热心,但她扶持起一起聚会的人中,有的人不合原则,有一个还有邪灵作工,她说,只要人家不搅扰聚会就行了。还有一个信神十年后自退的,期间又有十 年不聚会了。我们给她交通第一篇新说话里,如果扶持接纳不合原则的人,是触犯神的。她说,那个人退出时是稀里糊涂的,都不知道信神是干啥的,吃喝神话也 少。神的话上还说过,整个人类都应该敬拜神。有时候我也想,如果她在教会里作带领还接纳这些人就不太合适了,但她是在教会外的,就如神家网站上也有很多 被开除的人交通,只要不搅扰就行了,我也就没再与她辩论。不知我这样的领受对不对?”

   从你们的对话上看到这个人或许很会讲字句道理,但在临到她自己的事上丝毫不对号自己,还否认神话不让人持守神话。特别的狂妄自是,还一点都不认识自己,请根据弟兄192B1交通的狂妄自是的表现与后果分辨分辨。从她每次临到你们的指出指点就反驳你的话上分辨她的存心不想接受别人指出来的,她的都对,丝毫不接受别人的指出指点,还答非所问的用谬妄的观点反驳,丝毫不认识自己。还有在临到的事上看她不通灵,比如你说“她不太注意环境,多年前,她传的一个新人出环境,她凭着热心找去派出所,对大红龙说 们是信耶稣的。……她说当时自己不是故意的,当时有带领交通说出环境了就说自己是信耶 稣的。”她临到事流露的观点与外邦人一样,还特别的狡诈阴险,认为自己那样做不是故意的同时还把恶推到带领身上,一点都没有灵里的意思。明知道自己的环境很重,不光一点不注重环境,大张旗鼓的与弟兄姊妹接触,还看不起注重环境的人。看到她对写她开除通告的弟兄扶持,对那些离开神家十年的人扶持等你举的一些例子看到这个人表面看很热心,还有爱心。但她对待写她开除通告的弟兄的存心要分清,她去拾还在教会里软弱的人,她都不管神在那些人身上要做什么,只是想凭着自己的喜好去拾那些人,外表好像很有爱心,但根据神话真理原则衡量,她所做的没有神的心意,都是她凭着想象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也不是为了维护神家的利益,严重了就是打岔搅扰。

而且她临到那么多事都没有神的管教责打,也丝毫不反思自己还是勇往直前的想咋做就咋做,根据神话对号“你们看保罗跟彼得有什么区别呢?保罗作工多年,花费、奉献、跑路,也受了很多苦,但他所走的道路不涉及真理,不涉及顺服神,不涉及性情变化,更不涉及蒙拯救,所以无论他名声多高,他著书立说的内容对后人影响有多大,神该怎么对待他还怎么对待。而彼得做事不声不响,他曾接受过神的责备、对付修理甚至斥责,神对彼得说过一句斥责的话:“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但是这句话不是定结局的话,这仅仅是一个斥责。那在保罗作工的过程当中,神对他有斥责吗?一方面,从主观因素上来看,神没有斥责过他,另外,从客观因素上来看,他不寻求真理,也不寻求蒙拯救的道,所以说他接受不到也体会不到这些,神在他身上作的工作就是用他效力,能效力到最终没作什么大恶就留下做效力者,要是作了大恶那结局就不一样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尽好本分明白真理最关键》)她就是神话所说的保罗一类的人。

即使她愿意奉献钱财,也愿意交通神话,还在你们指出她问题的时候当面愿意接受,看她做一切事她的存心是什么?是为了满足神吗?神话说“第二种通灵之人的表现,就是也能听懂神话,能听明白神话中所交通的实际的那一面,能对上号,但是自己从来不实行,做事不根据神话,不按神话原则做,也不约束自己,临到事只想让其他人顺服自己,听自己的,自己却不想顺服真理,把顺服真理、顺服神话当成是别人的责任、义务,别人的本分,别人该做的,自己却是局外人。无论听明白多少,能对号上多少,都是针对别人,跟自己无关。那他都做什么呢?他也挺忙,就是各处看哪些人对他有意见,记下来,然后就绞尽脑汁地想办法解决,“你心里怎么想的,对我有什么看法啊?我跟你敞开心交通,你也跟我敞开交通交通吧!对我有什么意见,敞开提,没事,你提了之后我就尽量改,尽量变。”他变的目的是什么?让别人对他有好感,这是软招,是吧?另外,就是各处看、找,谁对他有意见,跟他有不同想法,对他不服,就用神话来“解决”,“你看神家选举都是神做主啊,神家是真理掌权,弟兄姊妹选举谁那就是神的意思,那你们应该怎么办哪?得顺服啊,顺服那不是顺服我,那是顺服圣灵引导、顺服真理啊!你如果不顺服,那就有惩罚临到啊!”……这叫什么?(阴险、狡诈。)阴险、狡诈、恶毒,为地位做事。别的什么事也不勤快,一涉及到自己的地位、名利、脸面,涉及到自己在人心中、在弟兄姊妹中间的位置,那就不放过了,就较真、认真了。平时在弟兄姊妹中间交通的时候偶尔也认识自己,也与神话对号,也揭露自己的败坏性情,但那些都是有目的、有存心的,都是为了让自己的地位更稳固,更牢固,他有野心,有目的。做事说话不是为了地位就一句话不说,不是为了稳固地位什么事都不做,凡事为了地位。如果是为了地位,他能肝脑涂地,如果是为了神家工作,他只字不提,什么话都不说,这是什么人哪?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能不能追求真理?不好说,如果有点良心知觉,有羞耻感,有尊严,有人格,经历点试炼,或者经历点惩罚、审判,能接受修理对付,有可能能回头;但是,如果是麻木痴呆,刚硬,丝毫不接受真理,他明白再多有用吗?打动不了他的心,是吧

为了地位做事的这类人不管忙活得多欢,不管跑多少路,不管付出、撇弃、花费有多少,能不能算是追求真理之人?不是,绝对不是。他为了地位能够不惜一切代价,为了地位能够受任何的苦,为了地位能不择手段,也能为了地位与人争吵、争执,甚至冒着受惩罚、遭报应的危险都不怕,是不计后果地为地位做事,这类人的追求是什么?跟保罗哪一点相似啊?追求公义的冠冕,追求地位、名利,是吧?把追求地位、名利作为正当的追求,不是追求真理。这类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为地位做事。有时候这类人他会迷惑人,一般你刚和他接触你看不透,还挺佩服他的,他又通灵,讲的话又有实际,安排工作也有能力,也有素质,别人有时候还有软弱,他总也不软弱,特别能付代价,而且也不贪图肉体安逸。但是你怎么能分辨他是为了地位做事,他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呢?你从哪点能看出来?(看他的流露、表现。)现在还分辨不出他到底是不是追求地位的人,他的追求目标是什么,但是有几种表现你能确定他这个人是不追求真理的人,这就足够了,是吧?那看哪些流露、表现是追求真理,哪些流露、表现不是追求真理?(当别人给他提意见的时候,他不接受别人的意见,然后就开始找理由或者找机会打压人。)打压,辩解,找各种理由极力地维护自己的脸面、形象,维护自己的地位,是吧?说话做事的存心、目的、动机让人一看,这个人全是为地位活着,这是一种表现。追求地位、为地位做事的人,还有一个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无论临到什么事他都要说了算,这是突出的一个特点。临到什么事他都要说了算,对他也要说了算,不对他还要说了算,还要让别人听、信、服,这就严重了。他懂的事他要掺和,最后要说了算,他不懂的事他也要掺和,最后也要说了算,他只要一参与这个事,他就要作决策,别人没有说话的余地。怎么没有说话的余地呢?他说出一个方案来,别人都得听他的,你有意见他听不听?他得三绕两绕地、想方设法地给你驳回去,说你这个不对,不可行,难以实施。像这类人狡诈呀,三说两说还得让你服气,说他那个对。他什么事都要自己说了算,他让不让大伙通过?有没有民主啊?他对不对大伙说“我提出的这个意思,你们都评估一下,都交通交通,这个事我也不知道到底可不可行,对神家有没有什么损害,那么做对不对”?如果是这种态度的话,他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这就是了,这已经在实行了。但是追求地位的人他会这么做事吗?他怎么做啊?就是不管别人什么意见,在别人提出意见之前,自己有一个方案或者有一个定意,他就要定意那么做,别人说话他都当空气,他不考虑什么是真理、真理原则、神家利益,不考虑自己这个想法、作法或者提出的这个方案合不合理,对神家有没有益处,弟兄姊妹能不能接受,这些都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他考虑的是什么?他要说了算,他认为这个事决策层是他,这个事要按照他的方式去做,他要看到这个事的结果是他要的一个结果。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不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就这么做事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有生命进入》)

根据神话看她的表现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地位,根本就不是尽本分,也不是追求真理。即使她撇弃、花费,愿意奉献,甚至没有软弱的奔跑着尽自己认为的本分,她所做的不是为了满足神,与保罗的追求公义的冠冕对号了。在你们都指出她对待环境的事时她所流露的就如神话揭示的一样,不管怎么绕她达到的目的就是让你们一定要按照她的意思来。

你说“针对有的人仰望她,有时候还高举她。我给她读神的交通:有敌基督实质的人别人揭露他与神争夺地位,……她说:那我就是敌基督,其实我被开除主要是因为这方面,走到哪一交通别人就容易崇拜,那咋办呢?除非不去和弟兄姊妹聚会。但我也不能因噎废食。

弟兄的交通也谈到过,有的人就说自己一交通别人就容易崇拜,他就不反省别人为什么会崇拜自己,如果自己是对的人,交通达到的果效别人会对神越来越有认识,而不是崇拜这个人,可她丝毫不反省自己,还拿出不能因噎废食来为自己不接受真理辩驳维护。她的这一表现与保罗的第二大罪状从不反思自己对号了。

还有看到每次面对她凭着观念想象的反驳,你选择的不是根据神话真理原则还有弟兄的讲道交通反驳或者分辨她,而是用自己的观念想象衡量并且妥协。嘴里说着你们不崇拜她,可流露出来的还赞成她的谬妄观点。

 还有你说你对她指出来她都接受,可接受完了,临到事她却那么谬妄诡诈的穷辩诡辩,不知道你是怎么分辨她能接受真理的?难道是她当面的表演吗?弟兄交通说“有的敌基督被撤换、开除了,他有时候也装模作样流点泪,说认识自己了,过一段时间又不认识了,还坚持他的观点,认为他是被冤枉的,是受整治了,这样的人当时说的话是真认识自己吗?敌基督是没有真实懊悔的。有人说“不对啊,他也真哭了”,他哭是因为当时把他撤换、开除了,他觉得委屈,他那个哭里有掺杂,带着不服,带着委屈,带着冤枉,他痛苦难受,所以眼泪也没少流。但那不是真实认识自己,所以他也不可能真实悔改。有些人受到对付,他百分之百承认自己那件事的确做错了,的确违背原则了,这跟敌基督的本性、跟敌基督说那些虚假的话不一样。这些事怎么分辨呢?不管你当时流多少眼泪,说的话多么真实,得看你过后有没有悔改,用这个来证实。”(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192辑-B-2》)

 根据你所叙述的她表面接受真理过后所流露出来的,这个人没有丝毫的悔改,也丝毫不认识自己,所做出来的是打岔搅扰。她当时能接受就如神话说的是为了地位,不是为了实行真理。她不是一个对的人。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追求变成人

 

清悦你好: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啥写的两次贴中有出入,你写贴的存心是什么,这个需要你自己去反省,但是从你第二次描述的这个人的事情上来看,你对她已经很崇拜了,说白了就是在见证她自己怎么受苦怎么与神一心,最后达到了让人认为你们真的是追求真理的人,而教会却不按原则开除了你们,这是在对抗神给你们摆设的环境。

我谈点我自己被开除后的经历,我自从174月被隔离后,心里一直觉得自己是写检举信被打压的,虽然听完上面弟兄关于彼得与保罗所走的道路的讲道交通,自己感觉自己也确实在走保罗的道路,开除也是神为了保守我,要是不开除,我会一直沿着保罗的道路走下去,肯定会作恶。一年后回去又见到已经被开除的弟兄姊妹,他们还要继续揭露新选上的带领工人,我外表还讲字句道理说:神是公义的,开除咱有神的允许,肯定咱们做的有不合神心意的地方,比如咱们走的就是敌基督道路,这是不可否认的。咱们没有认识到,就只管反省认识,别整天把眼光盯到别人身上,教会也合并了,以前的带领工人也撤换了,这就说明神的公义。你看咱现在被开除了,可是神话没少发,讲道没少听,也许是神借着这环境让我们脱离当时的假教会了。我还讲了点我自己认识自己狂妄本性的经历,还有在日常生活中自己又是怎么寻求实行真理的,怎么一个人凭智慧去摸底的等。这话让别人听着,就感觉我对自己稍有认识了,有点理智了,而且当时说这话时,心里还流露出贬低别人的心思:你们都开除一年了,怎么没听见一句你们认识自己的话,见面就说带领工人的问题,看来这一年你们几个常常在一起聚会也没长进呀!你们看我一个人在外自己灵修比你们长进还快呢!我说完那番话又间接的达到让人仰望的果效,可是自己心里还没知觉。一天一个姊妹对付我说,我的认识是假认识,当时我就是对带领工人要求太高了,在她身上就达到了让她觉得我比带领工人都明白真理的果效。但是狂妄刚硬的我,嘴上虽没有一句辩解表白,是因为我知道这是神摆设的环境我不敢诡辩。但是内心深处极度挣扎,心想:你就是身量太小了,受迷惑还不知道,她们说“我对她们要求严,凡事按原则谁能达到?”这话多明显是为她们不按原则办事的诡辩,这你都看不出来,也不知道你听交通吃喝神话是咋听的,连这都不会分辨,人家打压你,你还一味认识自己,这不是傻吗?她走时说,她第二天还要来,我心里就想:你还是别来了,你太谬了。可是她走后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发生的事,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不是偶然发生的,不是谁有意跟你过不去或有意针对你,而是神安排、摆布的这一切。神摆布这一切为了什么?不是亮你的相,不是为显明你,显明你不是最终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这是目的。怎么成全你,怎么拯救你?就是先让你知道自己有败坏性情,让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实质,自己的不足、缺少,如果你心里明白了,你才能追求真理逐步脱去败坏性情,这就是神给你机会了。你得知道把握机会,别跟神较劲,尤其对神安排在你身边的人事物别总觉得不如意,总想摆脱,总对神埋怨、误解,你总这样就不是经历神的作工,很难进入真理实际。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得着真理得从身边的人事物上学功课》这段神话在心里反复出现,自己里面特别受审判,这时又拿出她给我看的神话,再结合自己的情形反省自己,才肤浅的看到自己特别狂妄,那时就是有点抓带领工人的把柄,就感觉自己比他们都明白真理,从不过问她们的难处与软弱,而是在事情的结果上随意论断定罪,只要听到有弟兄姊妹说她们做的不合适时,只要证实确有此事,就会给带领工人写信过问,当时还觉得自己特别有正义感,特别维护神家的利益,是神家不可多得的人才。现在想想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否真的在实行真理,是否真的是在满足神,只是在凭着狂妄性情一味的做着。这时才认识到人家对付的是我的狂妄性情,而我只是在事情的对错上纠缠。第二天她如约而至,我才在神话的带领下敞开心,把自己心里的真实反映敞开亮相,我心里才感觉特别轻松释放。

自从隔离后,在网上认识的弟兄姊妹,只要问我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开除了。我嘴上说这是神的公义,我是一个普通的姊妹,但我太狂妄走敌基督道路,还写了检举信,最后在短时间内就被隔离了,虽然讲了具体细节,也讲了自己不足的地方,但是达到的果效是让别人觉得我是错清误开,被打压,让人同情。直到看到神说:得先认识到人肯定是错的,这条实用。有些人说认识不到自己是错的,这种情况下你也得先有个理性,能放下自己。有的人说:“我以前认为自己对,现在还那么认为,而且又有那么多人赞成、同意,我里面也没什么责备,再一个我的存心也对,怎么能是错的呢?”有好几条理由让你不能放下自己,不能否认自己,这时你怎么办?不管什么理由,你只要认为自己是对的,这个“对”跟神是对抗的“对”,那你就是错的。就是不管你怎么有顺服的态度,不管你心里怎么祷告神,或者你也能走过程认为自己是错的,但是在内心深处你的情形还是在与神较着劲,还是在消极里面的,这个实质就还是在跟神对抗,这就证明你还没有认识到自己是错的,你不接受你是错的这个事实。”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三)》神话里的每一句话都是我的情形,我一直持守自己是对的,就是因为我没有争权夺利的存心;就是因为有其他弟兄姊妹赞成;就是因为我们所作的有神话和工作安排做根据(当时我们一起找神话找原则对号她们的做法就是错的);同时更认为自己没作“恶”,没做对弟兄姊妹不利的事,她给我例举的开除资料有的是无中生有,有的是我的败坏流露,有的是我以前的过犯;再说那些带领工人最后也真被撤了,教会也合并了,说明她们就是有问题,我们就是被打压了。我有一大堆的理由在心里跟神讲理,总觉得自己不受权势辖制,不怕被开除的写检举信,神应该称许的,现在把我开除到教会外,也是假带领敌基督作恶的证据,他们把追求真理的人开除到教会外,是要遭神惩罚的。另一方面也是神对我的试炼,可能当我在这样的环境下操练的脱去狂妄性情了,能明白更多真理了,神还会恢复我的教会生活,说不定神还会重用我呢,就像摩西被放到旷野一样。因此常常只在外表反省自己,让别人看,却不会在自己抵挡神的本性实质上反省认识自己,这就是不顺服神的摆布抵挡神的表现,这就是地地道道的敌基督。因为神话说:“因着你的行为,因着你的举动,也因着你的态度神会不断地改变着他对你的看法,不断地改变着他对你的态度。不过我要奉劝一些人,不要总把自己当成神手中的小宝宝,好像神多宠爱你似的,好像神离了你不行似的,又好像神对你的态度是一成不变的,别做梦了!神对待每一个人都是公义的,他对人是郑重其事地来作征服、拯救的工作,这是他的经营。”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这个“触怒”有可能是因着一句话;有可能是一个想法;有可能是一种恶劣的行为;也有可能是一种很温和的行为,是一种在人看、在人的道德伦理上能通得过的行为;或者是一种学说、一种理论。但是你一旦触怒神,你的机会就没有了,随之你的末日就来了。这是很可怕的事!”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人衡量人的标准是根据其行为,行为善的则是义人,行为恶劣的便是恶人;神衡量人的标准则是根据人的实质是否顺服神,顺服神的是义人,不顺服神的是仇敌、是恶者,不管其行为好坏,也不论其言语对错。”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从这几段神话中,我看到神的性情不容触犯,我把自己外表的好行为当作是实行真理,因此就拿这些当作资本到处炫耀,甚至还与神叫嚣,这和保罗作工跟神要冠冕有什么区别?而且那时自己也确实总见证自己,贬低带领工人,达到让自己在人心中有地位的目的,还常常犯论断别人的罪。同时对神家祭物的态度也一点不负责任,差点让神家祭物落入敌基督之手。还有变相让弟兄姊妹同情帮助施舍给我财物,与神搞交易。还有本性邪恶打岔搅扰神家工作,却对自己都没有一点认识等等,这时才看到神的公义性情不容触犯,也体会到神的公义性情就是对我的拯救,否则凭着我的狂妄本性,我永远认识不到自己的本性实质就是抵挡神,就是恶,随时随地都会触犯神的性情。

从我自己的经历中,也看到你所描述的这个姊妹,她外表的好行为是很多,如果她能接受修理对付,凡事能按原则,按神心意实行,那是对的人。如果她光口头承认自己是敌基督,但是心里永远以“自己能扶持人,能帮助人,能维护神家利益”等等外表的这些做法来与神较劲,这就是与神对抗走敌基督道路。另外不认识神的性情很危险,我以前接触人也不注意,看了你发得这个帖子后,虽然我回了贴,但是我只是针对她对神话的态度回的。后来我偶然听到神话朗诵上说:“这还真难住你们了,那这个事你们要是做不好的话,真有这样的人临到你们教会,你们该怎么处理?做不好就能触犯神,这是不是挺危险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从这段神话中让我看见,虽然我们都是被开除到教会外的人,但是如果想追求悔改变化,在各方面真理上都得有进入,做每一样事都得寻求做到神的心意上。后来我又拿出这篇神话吃喝了一遍,神说:“当他要回来的时候,神不但不接纳他,而且他第二次触怒了神的性情,这是更可怕的事。你对神轻慢的态度已经让神的怒气发出来了,神还会接纳你吗?所以,这个事在神心里有一个原则:一个人一旦在意识清醒、头脑清醒的情况下能够弃绝神、远离神而去,在神那儿已经把他蒙拯救的路堵上了,这个大门已经关上了,当他再次去叩门的时候,神不会再为他开,神不给他留门。”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从神话中看到神的性情不容触犯,当他逃走时,他对神的态度决定了他的结局。另一方面不管他当时信了几年,他肯定是定真这是真道了,要不他现在也不会再找回来。

另外神话说:“有没有敌基督从来不高举见证自己的?(没有。)为什么没有呢?他要是不高举见证自己,他觉得活在人群里没意思,他每到一个人群里唯一的目的就是得有人高举、有人崇拜、有人追随,哪怕是“绿豆蝇”或者是“要饭的”也行,只要有人捧他、有人仰望他、有人追随他,什么人他都无所谓,他不挑,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就是最低贱、最恶心的人类跟随他,哪怕是畜类,只要能高举他,能满足他对地位的野心与欲望,他都不嫌弃,这样的人他能控制住不到处高举见证自己、炫耀自己吗?(不能。)这就是他的实质。”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重要了(二)》从这段神话中,我又领受到,如果她扶持帮助人是为体贴神心意,那她肯定会按扶持帮助人的原则做,帮助真心信神的人,如果是为了自己在人群中的地位,那她就不考虑哪些是合神心意神要拯救的人,不考虑神的心意自顾自己做,明白真理了过后也不悔改,那就危险了。你说:有一次,一个姊妹谈到其他地方有个人说:被开除的人都是被成全的。她还反问这个姊妹,这个人怎么能这样说话呢?被开除的多数都不好,只有少数是可以拯救的。你就没问问她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 ”如果她扶持的人都是按原则衡量,办事也按原则还能维护神家利益,那就不是敌基督的表现,只是人生命经历浅的败坏流露。

神说:“神是根据人的表现与人的实质定人结局,这个表现是指你对神是否有忠心,是否有爱,你是不是实行真理了,你变化到什么程度了,根据这个表现与实质,不是根据人流露多少败坏性情,你如果这么想就谬解神的意思了。人的本性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有人性好坏的区别,不管败坏性情流露多少,神最知道人内心深处的东西是什么,你也不必隐藏。”“打个比方,一个果树园里,主人浇水施肥,等待收果子,结果子的就是好树,留着,不结果子的肯定不是好树,就不能留着。有这么一种情况,有的树真结果子了,但有些病,有些枝子不好须剪掉,你们说这棵树能不能留下来?能留下来,修理修理、医治医治就好了。另一种情况,有的树什么毛病没有,就是不结果子,这树就不能留。这“结果子”指什么说的?就是指神作工达到果效的那一面说的。因着人被撒但败坏,在神作工期间难免有败坏流露,也难免有些过犯,但在这同时,神作工在人身上还达到一些果效,如果神不看果效这一面,光看人本性流露那一面,那就谈不到拯救人了。拯救人的果效主要表现在人尽本分、实行真理这些方面,神看人这方面的成绩有多少,再看看过犯能严重到什么程度,两方面综合起来决定人的结局,决定人是否存留下来。比如,有些人以前流露败坏特别多,特别体贴肉体,不愿为神花费,也不维护神家利益,听了几年道以后,还真有变化了,他现在尽本分,就知道往真理原则上够,尽本分越来越有果效,还能凡事站在神一边,竭力维护神家的工作,这就是生命性情的变化,神要的就是这个变化。另外,有些人以前有点观念好散布,现在有点观念能寻求真理顺服下来,不散布了,不做抵挡神的事了,这有没有变化?有的人以前谁若修理对付他当时就反抗,现在再修理对付他能认识自己,能接受进来,之后还真有些变化,这是不是果效?但是你再有变化,你的本性不可能一下子全变,不可能一点过犯都没有了。如果人进入信神正轨了,知道凡事寻求真理了,即使有些悖逆,当时也能意识到,意识到以后赶紧转变,只能是情形越来越好,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这就是变化。这个变化就是指人经历神作工之后,能实行出的真理比较多了,神所要求的能实行出一部分了,过犯越来越少了,悖逆的情节越来越轻了,从这里看见神的作工达到果效了,神要的就是人达到果效的这方面表现。所以,神对人结局的处理,或怎样对待哪一个人,完全是公义的,是合情合理的。”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神以人的表现定人结局的内涵之意》从中看到神衡量人是全面衡量的,不光看人的败坏流露,还鉴察人心里的动态,还有人的身量与变化程度。在经历中看见人要想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变化自己的败坏性情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神知道人的缺少与不足,就拿我来说离开教会两年了对自己的认识还是微乎其微,认识到的败坏性情还会身不由己的流露,每个败坏性情的变化都不是那么快就脱去的。只要有寻求真理与神配合的心,能接受神的鉴察与弟兄姊妹的监督,就能慢慢对自己越来越有认识,也会注重去变化,如果你看到她现在真的能接受修理对付了,过后还能认识自己,还真能实行真理,那有真正的悔改,就有希望。

这只是我的一点经历认识与领受,你根据你接触到的实际人事物与现在神话明确的揭示分辨吧!毕竟你写出来的文字描述肯定与实际情况有出入。如果我领受的有问题或者交通中仍有不合适的地方,也希望弟兄姊妹给予指点。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QING MING

清悦: 
       看了你补充的话,明显的看到你在维护她,抓住一些不涉及本性实质的做法上的事认为她有悔改。 
    挑拨离间这个事,带领揭露她她还胡搅蛮缠把恶推到带领身上,外邦人都知道她这种行为就是挑拨离间,她还死犟。这个人领受就很谬妄不通灵。你说:“L说开除后,她为此事祷告神,神开启她,这就是挑拨离间”连细节都没有,她说这话有存心,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寻求真理的人,是有圣灵作工的人。她的这种认识根本不符合圣灵作工、开启的原则。她说自己是敌基督你就认为她对自己有认识,证明你听了这么多认识自己的讲道白听了,心里仍是迷糊,一点分辨没有。神话和弟兄讲道都说到认识自己了,对别人也有分辨;不会分辨自己也不会分辨别人。记得以前你对人的一些外表做法就当成实行真理对待,认为是有变化。别人与你观点不同,你反驳别人的语气就很自是傲气、持守自己。借着这个事对你是又一次显明,显明的更彻底。你信神时间也不短了,这么长时间的听道你没有长进就显明你不是追求真理、接受真理的人,说的再明白进入不到你心里,是你对待真理的态度导致圣灵无法作工,没有真理实际就这样可怜。不但为敌基督说话,还能被迷惑走。
        还有,你说:【“一天,她的一个不信派邻居对她说:“外国有一个国家选总统,你们的总带领XXX(圣灵使用的人)说不让选哪个人。这是咋回事?”L就在心里祷告神后,回复说:“就比如咱村选大队干部,你看到哪个人贪污受贿,就说不选他,这不是很正常吗?就说一句话还能不让人吗?”那个人说:“噢,是这样啊。】”弟兄讲道里什么时候说过这话?我们信神从来不参与政治。她那样回复符合真理吗?不但不能见证神还在羞辱神,抹黑神家。她的祷告也是假的,就是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
        你说:“我认为L有维护神名与神家利益的心。”你真是太浑了。你喜欢跟她在一块聚会,还感觉果效挺好,那是你的自由。我们从你俩的流露上也学到不少功课。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弟兄姊妹:你们好!
你们多数人的分辨是对的,我现在也已经分辨出这个人L是地道的敌基督。
以前我出环境时, L与我才见过一两次面,她过后告诉她当时就想凑钱把我赎出来。当时我就感到L有爱心,对她有了好感。
去年7月份开始我们又在一起聚会,有一次我们亮相自己的败坏,L流着泪谈认识自己(她刚结婚时男女关系方面的问题),当时我还觉得她真单纯,这都能亮相。
有一次我们聚会点的接待家老姊妹还因一件事直接说L:“XX你真不是好东西!”我们当时听了都很吃惊,觉得接待家的姊妹说话太直接了,觉得她性情不好,再看L虽然也吃惊,但并没有反驳什么,我就觉得L她人性好。
L有时候还说:“你因为环境去打工三年多,带领工人都没人管你。”我当时觉得带领工人是没有公平对待我,也没有爱心,觉得L有爱心。(后来才知这是挑拨离间,迷惑控制我。)
今年3月份,接待家老姊妹看她在环境上大大乎乎,在接纳人上不守原则,又因带领工人说L到处拉人,她怀疑L是敌基督,也怕自己受牵连,就不让L去她家我们这个点上聚会了。
但我当时对L没有分辨,私下里每周还去她家与她接触。并在她要求下帮她买了笔记本电脑,教她加密,给她翻墙软件,教她上网,但她学得慢,会下载基督新说话和讲道,但下载诗歌和视频没学会。
 这个帖子里弟兄姊妹的回复我给她讲过(当时只有前半部分),她说, “刚开始有两个人说我是反面人物,两个人说我是正面人物,我心想‘还打个二平吧。’现在是四个人说我是反面人物,两个人说我是正面人物(当时有六个人回复),这下把我显明是敌基督了。”她还说,“你别回复了,基督的新说话都是说我的,我就是高举自己,见证自己,我如果不告诉你我给侄儿钱,不告诉你我奉献的事,你不是就不知道了吗?神让人默默无闻地做事,左手做事不让右手知道,我真是显露自己,以后有啥事不告诉你了。你得对我有分辨。” 我当时还觉得人家会认识自己,会抓自己的心思意念……
不过我也发现她身上的一些问题,比如,我出环境后,在村里是隐蔽自己信神的身份, L就说:“出环境时村里人都知道你信神,现在你还隐藏,这是背叛神。”我说,“并没有人问我现在还信不信?我还能主动跟人家说我还信?这背叛神从何谈起呢?”她说:“那你敢说自己没有背叛的本性?神说人的本性都是背叛的。”我当时也不知该怎么说了。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利用对的话让人赞成她的观点。
有一个新人在2017年6月就接受了,她一直带着,在她让我去带之前从没有正式写转条交给教会。还有一个人是08年信的,15年因丈夫逼迫退去,L把这个人扶持起来与这个新人一起聚会。2019年5月她让我每周参加一次这个聚会,她也参加,她另外还给她们聚一次。通过交通我看到这个新人相信有神,人性好,素质也比较好,也已定真神的工作。我当时还以为是L传的,还挺高看她。
5月后旬的一天晚上我去L家见她把神家的东西装在她打电话的手机里,给她指点她还与我争执说,别把大红龙说得太能了,再说她也不听,当时我很生气地走了也赌气说以后不来你家了,她竟然说:“不来,由不得你自己!”。后来我将近一个月没有再去她家,但我在新人这个点上每周还见她一次。一次在新人点上说起这事,我当时责备她不注意环境还不听劝,她就有些针对我的意思。
我在新人点上带几次后,就问新人,愿不愿意加入教会。新人说不愿意,我问为什么,新人说:“万一教会里的人说我是敌基督传过来的。”还说“我为什么要进他的教会,我看教会里的人也不一定比教会外的人进入得好。”新人还从未接触过教会当时就显出对教会的很大防备抵触。我看到这是L作工达到的果效,看到她作工存在严重问题。因为我听到她有意无意地在新人面前说:“他们(教会的人)老说神不医病赶鬼了,其实神这步作的比医病赶鬼还大。” “他们不让人谈恩典,人一开始没有点恩典谁来信呢?”这个新人是因有病接受后病好了,L的这些话对新人肯定有影响的,导致新人对她有好感,对教会的人反感。这不是在高举自己、贬低他人吗?
我在我们的聚会点也听弟兄姊妹说,L所带的一个人受L影响对环境也变得满不在乎,还表现得很崇拜L,给那人交通注意点环境,她就喊L教给她的口号, “人配合到哪儿,神做到哪儿!”“信神这么多年了,得为神作见证!”
后来上面弟兄2019年4月27日下发的《交通一个问题》和基督的新交通《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三》下来后,我想再去与她家与她交通交通,帮助她认识自己。谁知她竟然怀疑这不是上面弟兄的交通。我当时也给她交通了这明明写的是“发至众教会   在聚会中交通几次”,而且里面的内容是为了保护神选民的安全的,而且其中说的与神的新交通是相符合的,你怎么能怀疑呢?她当时也承认,“就是,与神话是符合的。”外表好像接受了。
她说在半个月前大红龙去她家调查了,她不在家,邻居都帮她维护了。意思是说人对了,神就维护,兴起外邦人帮忙。
我又指出她那天说的,“出环境肯定是她里面有东西”这话是高举自己贬低别人,总说自己怎么蒙神保守,别人出环境就是有东西,这不是高举自己贬低别人吗?人家出环境可能是神的试炼,也可能是神成全人哪方面,怎么能说肯定人家里面有东西呢?她当时表现得很接受的样子。
我还给她读了基督的新交通《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三》中的话:“敌基督就拿这些空话、口号来糊弄弟兄姊妹,上面的工作安排要求人在安全的前提下尽本分,尽可能避免出事,敌基督他就不按工作安排来,他就在外面凭己意瞎喊、瞎做。有些愚昧的人没有分辨,就认为:“上面怎么总提安全呢,为什么这么怕出事呢?怕什么呀?一切都在神手里!”说这话不是愚昧吗?你身量小不明白,但不能犯傻啊!上面安排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怎样聚会,遵守哪些原则,作这些细节的安排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保护神选民能正常、安全地聚会、尽本分,有了安全你才能继续信神,正常地过教会生活、吃喝神话。要是安全都没了,被抓到大红龙的监狱里去了,就是你不当犹大,被判上几年呆在监里这对你的生命也是亏损哪!你在教会里天天聚会生命长进都太慢,在监狱里神话听不着、看不上,诗歌也唱不了,聚会也没了,你的生命还能长吗?到那时你还怎么信?也可能就是挂个名了。敌基督他不管这些事,为什么说他是敌基督呢?就是他坑害弟兄姊妹不眨眼哪!他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不管弟兄姊妹的死活,就让大家都起来瞎喊“有环境不怕,咱们有神呢!”那些愚昧的人什么也不明白,就被这话迷惑了。人都有渺茫、空洞的思想,就认为“我们信神了,神保守,我们出了事也是在神的许可之下”,这些是不是空话啊?敌基督和那些不明白真理的人就这么做。普通弟兄姊妹不明白,你做带领的整天看工作安排,这些事你不会不懂,你得按工作安排来,你不能为了满足你的野心欲望,总想给人多讲,还觉得人越多越好,越多你讲得越来劲儿,你为了笼络住这些人,让人都听你指挥,没事就把这些人召集到一起,也不考虑环境安不安全,最后把这些人都断送了。就因为这样出事的不少啊。
敌基督善于说大话,讲一些空洞的、假属灵的理论还有一些根据来迷惑人,许多没分辨的人就听他的,他怎么摆弄就怎么顺从,结果出事被抓了。为什么能出事呢?有的人说是因为神不保守,这不是埋怨神吗?这事不能赖在神头上。神让你在各种环境中经历神的作工,你根据工作安排,在环境允许的情况下,无论几个人聚到一起,只要是能正常吃喝神话,只要是在神的作工范围里,神会带领你,会作工在你身上,你如果违背上面的要求,随己意瞎做出事了,这就是愚昧无知了。神不是有意要把每个人都放到监里熬炼,神的心意是让每一个人好好吃喝神话、经历神的作工。但是敌基督他就不懂,他就相信他的逻辑——有神保守怕什么,他丝毫不懂神保守的原则,瞎套规条,总是定规神。有许多人受他迷惑就跟着这么做,上面的安排谁也不听,结果出了事被抓到监狱里遭受酷刑。出事的时候这些人是什么身量?他们对神没有丝毫的认识,对真理也没有真正的理解、认识与经历,对神到底怎么实际地作工、带领人一丁点儿都不懂,就凭着人的热心一厢情愿地喊点口号,全是空洞的想象和一些渺茫的观念。他们带着这样的身量进到监里,能作出见证吗?绝对不能。这样的人进到监里会怎么样?他就想:“神不是全能的吗?一切都在神手中,神怎么许可我们临到这样的环境,让我们被抓到监里了呢?神怎么让我受这苦呢?到底有没有神啊?我们这些人这么大的热心,难道我们都错了吗?如果是带领带错的话,那神怎么不管呢?”开始埋怨了,紧接着该否认了,“神作事不合人意,神作事也不见得全对,神也不见得是真理。”最后受苦多了,熬了一段时间,连那点道理和仅有的热心都没了,否认神不信了,还当了犹大,出监后还觉得,“这下再也不用担心环境了,你看不信神的人在外面多自由,咱们偷偷摸摸地信什么呀?国家不让信就别信了。”这样的人以后还能信吗?不能了,神不要了。神拣选你只有一次,给你的机会已经过去了,这样的人蒙拯救的希望没了。这就是敌基督凭己意瞎做,用一些理论来迷惑人,让人追求外表的属灵、热心,最后在人身上达到的果效。人走到这一步,人的前途基本上就被断送了。这一切归根结底是谁造成的?就是敌基督造成的。他如果不这么瞎做,而是按照工作安排来,按照上面的要求带领弟兄姊妹,把人都带到神面前,就不会出现这些事,那这些人蒙拯救就还有希望。敌基督因为野心欲望膨胀得厉害,他觉得要是没有人听他的自己活得没趣,他就拿这些人当炮灰、当解闷的,让这些人都听他的,这些人一听他的,他在上面一表演,他就觉得自己这辈子活得值了。他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用这些所谓属灵的好听的话来迷惑跟随的人,让下面的人受他的迷惑之后偏离真道、远离神,走上了弃绝神的道路,最终的结果是什么?这些人的前途、归宿被断送了,他们蒙拯救的希望被断送了。人乱跟随人行吗?”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三)》。她说“我们都是在教会外的人,我所作的又不涉及教会利益。”我说:“不涉及教会利益,但涉及不涉及弟兄姊妹的利益?你为弟兄姊妹的生命考虑过吗?你敢说她们出了环境都能站得住吗?”她说:“我要不为她们的生命考虑就不会给她们送东西了(神家下发的东西)。”我说:“你因我现在在村里没有公开自己信神的身份就说我这是背叛神,我如果对你这话没有分辨,就把信神的身份公开了,如果出了环境你能负责吗?你为我考虑过吗?”她说:“你对我有分辨了这好啊,我就给其他人交通,让他们都对我有分辨呢。”过后我回想这话,她并不是在接受真理,而是在迷惑我。
我又打开在网上下载的视频《2018年大红龙迫害全能神教会的总结》,和她一起看了。
她说,那讲道里也说有的人一聚会就谈环境,吓唬人。我给她交通了什么是吓唬人,什么是正当的交通环境,并举例交通。她当时也没说什么。
我又给她指出来,听说其他点的人还是挺崇拜她,还有高举她的表现。指出你把人带到自己面前了。我说:“你别光顾着跑点扶持人,得注重自己的生命进入,你现在作为被开除的人,扶持这么多人聚会,如果作好了,这是善行是见证,但你要是不按原则,随从己意,把人带到自己面前,这是很可怕的事,是敌基督呀!”
她当时还说:“那我也不想当敌基督呀。”“谢谢你来给我交通,我在家就祷告神让你来呢。”临走还是说谢谢。当时伪装得可好了,还奉承我说我心细,有圣灵作工。
隔了一天我在新人点上见到她,她说她准备不走点了,要在家灵修反省一段时间。当时我还以为她还挺有理智的呢。
但实际上后来又见她时得知其他的点她也还在走,她还说那还能一次都不去?还说:“我这人爱跑,如果不让我跑我就消极了。”以前她就说过这话,当时我对她这话没分辨,就说那你还是去你们的点上聚会吧。我后来才认识到她这次又这样说是在故伎重施,她这情形就如神话所说的:“有些人特别崇拜保罗,就喜欢在外面演讲、作工,喜欢聚会,喜欢让人听他的,喜欢让人崇拜他,喜欢让人围着他,喜欢在人心里有地位,喜欢让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们从他这些表现来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这样一个人,有这些表现,他的本性是什么?如果他真是这样的表现,就足以说明这个人狂妄自大,丝毫不敬拜神,并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辖管人,他想占有人,他想在人心里有地位,他的本性特别突出的就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让人敬拜他,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
我后来又发现一些问题,一次聚新人会时,下雨了。与新人一起聚会的那个人因下雨还受丈夫辖制去得晚。L就交通,“下雨呢,你不想来就别来了。下雨我都不想来了。” “咱们隔几天见见面说说话就行了。”我看到这不是在说一些合乎人肉体观念的话来笼络人心吗?
后来又听说L在其他聚会点上不让一个人上厕所,人被辖制得尿裤子了。听说L还把一个聚会总爱瞌睡的人安排聚五次会。还有L曾让人分辨上面2019年4月27日下发的《交通一个问题》,说这份交通就是显明人的,还针对这份交通另外找了一些关于怎样对待签三书的人的讲道让人看。从那时起我们点上的人开始分辨出来她是敌基督。
我找她问她有没有弟兄姊妹所说的那些事。她承认有,但说了很多辩解的话,说那个尿裤子的人一晌出去很多趟。还说是我们聚会点接待家的老姊妹在中间挑拨离间说她坏话。
我又针对她那天下雨所给人说的符合人肉体人情笼络人心的话,给她读神话:“好比说,有些人临到一个事软弱了,对照神话他看到自己这个软弱是不忠心,是不想尽本分,没有真实的顺服,他觉得很受责备,带领一看,说:“你身量小,神不会那么看的,你才信多长时间哪,你不能对自己要求那么高,这事得慢慢来,神对人要求不高。你就是有时有点软弱,这不怕。”意思是软弱不怕,继续软弱下去更不怕,这都是正常的消极,在神那儿不记念。还有些人情感重,带领说这是身量小没事,有些人懒惰对本分不忠心,他也不责备。就是处处顺情说好话讨好人,让人说他好,“我们的带领像慈母一样,真是代表神哪,神选他真没错,真是出于神的”,言外之意就是他可以作神的发表,他可以代表神。他的目的是不是这个?也可能不是那么明确,但是有一个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就是让人说这个带领太好了,很体贴人,很体谅人的软弱,很知道人的心。……”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她辩解说那样说主要不是因为下雨,而是为环境考虑的。我说“那你还说下雨呢你也不想来了。”她说:“这句话你抓我把柄了,那我下次给她道歉。”我看到她并不是真实的接受的认识悔改,而是讲理诡辩还用道歉继续迷惑人。当我给她指出:“你咋说咋有理。”她说:“那我不说了,不辩解了。”后来她不辩解了,但我看她心里其实丝毫不接受提点。
她还说:“那我就是敌基督。”以前她说这话时我还觉得她认识自己,此时我才感到她是在堵人的口,是在借着谈认识自己迷惑人。
她又说:“我至今还是怀疑那份交通不是从上面来的……”我从中看到她丝毫没有圣灵的作工,给她交通过这么长时间她竟然还在怀疑上面的交通。外表看挺能付出跑路作工,也挺会结合事实谈认识自己,但她却连上面的交通都听不出来,可见她没有一点真理实际。正如上面的交通中说的:“连上面的工作安排是真是假都看不出来,这样的人认识圣灵作工吗?认识神的声音吗?当神再来时还能认识神、顺服神吗?如果人连上面的工作安排与交通都不认识,这样的人能得胜撒但保护神选民吗?没有真理的人谨慎是对的,但这样身量的人怎么能带领人进入真理呢?有一些教会中的人都能看出这绝对是上面的工作安排,这样的人的确有分辨能力。通过传递最后的工作安排与两篇交通,已完全显明出人有无真理、有无分辨与人的身量大小。”“连上面的工作安排与交通都认不出的人,都是一点真理不具备的人,这些人又怎么能认识神的声音呢?当神再来时,如果人不能认出神的声音,能迎接神吗?能顺服神吗?凡不认识神声音的人都是否认神、背叛神的人,这是毫无疑问的。凡不认识神声音的人肯定都是抵挡神的,都会将神重钉十字架,和以色列人与信耶稣却拒绝接受全能神的人走的都是一样的道路,这个问题太严重了!这些人吃喝神话,享受神恩典,却不认识神,反而认贼作父、背叛神,这样的人走的是什么道路呢?这样的人是信神成功,还是失败呢?值得深思反省!”摘自《全能神教会历年工作安排精要选编*对拒绝上面工作安排的恶人要严肃处理》
我问到“神的新说话《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三)下来后,有没有人对你的作法有分辨?给你指点?”她说没有。问那你有没有在点上解剖过自己?她说没有。问她为什么不解剖自己?她说 “还是怕人对我分辨不高看了。”又说:“我还不是真实认识自己,我自己说我是敌基督行,别人说我就不行。我就是把骆驼吞下去,把蠓虫滤出来。”她的说话好像是在亮相自己,但就是看不到变化。
我问她,“你扶持人接纳人的原则的是什么?”她说没有原则。我给她读了段神话:“他要是不高举见证自己,他觉得活在人群里没意思,他每到一个人群里唯一的目的就是得有人高举、有人崇拜、有人追随,哪怕是“绿豆蝇”或者是“要饭的”也行,只要有人捧他、有人仰望他、有人追随他,什么人他都无所谓,他不挑,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就是最低贱、最恶心的人类跟随他,哪怕是畜类,只要能高举他,能满足他对地位的野心与欲望,他都不嫌弃,这样的人他能控制住不到处高举见证自己、炫耀自己吗?(不能。)这就是他的实质。你们说真实跟随神的都是什么人?在人类当中,神要拣选的、神要拯救的有一个类别,这些人有起码的良心、理智与廉耻,再好点的能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喜爱神的公平公义,能恨恶邪恶,就是看到不正义的事、邪恶的事心里感觉不平,即使自己没有能力解决,但是在心里恨恶这些事,神要的最起码是这样的人。至于不具备这些人的人性、实质的那些人,他们再说神怎样好、神多么伟大,神也不要。”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二)》她当时伪装着问:“这是哪一篇的啊,我正要找这段话,找不到是哪篇的。我就是这样,绿豆蝇也要。”似乎又是在谈认识自己,似乎是在寻求真理,但我又感到她并不是真正地在寻求这段神话中神所说的神要的人的原则。
她又对我说:“跟你在一起学到不少呀,多得不少东西呀。”
一段时间后因新人转条的事我去她家找她,她拿出自己前些天写的一些认识让我看(当时她欲擒故纵,把她写的在我面前亮了一点,我要看时,她又不让我看了,过一会儿又说让我看),大概意思是:“神啊,今天姊妹对付我是你的爱临到了我。环境我不怕,原则我不守,神话不顺服,上面的交通我都听不出来,我该受咒诅。我不求弟兄姊妹怎么对待我,只求更多的人来咒诅我。”
当时我又有些迷惑了,觉得她是不是真认识到了?
后来我在我们点上聚会时,听说她在别的点上防备我,她听说她带的人有人去我所在聚会点接待家说她在其他点的一些情况后,就对她们说: “我下载东西是人家教的,人家就在那个点聚会,小心以后不再教了,把咱们的锅端了。”我很吃惊,没想到我以前那么信任她,现在虽然对她有怀疑,但还是尽力地帮助她认识自己,她却在背后如此防备我,我真的有些不敢相信。并且听说她们聚会点上有时候会达到六到七个人。
我们点上其他的人分辨出她是敌基督,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地位和她控制人的欲望。当时我对捎话的人不能完全相信,也受L迷惑认为是不是老姊妹在中间挑拨离间。并且因着我以往为L交过检举信,为她说话,教会的人都知道我为她说话、跟她接触,我害怕面对她是敌基督的事实,再说我受她写的认识迷惑觉得她还有些认识,我只分辨出她身上有敌基督的表现,但到底是不是地道的敌基督呢我还不会分辨。我想到见证文章里有的人在大帮轰时胡作非为,走敌基督道路,连上面的安排都不听,过后撤换以后悔改了;我在以往的失败上也曾经谁说也不听,摔得鼻青脸肿才回头,神都没有定规我与有过犯的弟兄姊妹,所以我也不敢定规她,对弟兄姊妹说她是敌基督也很抵触,想着万一有一天她悔改了呢?人家还能传福音呢,还有长处呢,你们什么本分也没尽凭什么说她。我就与弟兄姊妹争执了几句。
回来后,我特别难受,觉得分辨人太不容易了,她如果真是敌基督我也没脸见神与弟兄姊妹了。她如果真是敌基督那新人还挺高看她,那我还得挽救新人,这还比较困难呢,我现在自己都还分辨不清呢。心里就特别抵触这样的环境。甚至想不如还去打工算了。
但同时心里也很受责备,我心里清楚,这么多年虽然在教会外,但神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也常常给我恩典,在我最难的时候帮助我,也常常给我开启,在我软弱的时候加给我力量。我不能没有良心,不能误解神,应该依靠神弄清楚L到底是不是敌基督,不能糊里糊涂地离开,如果真是敌基督得挽救新人。我就祷告神:“神啊,我们聚会点的弟兄姊妹分辨L是敌基督,但我不愿面对弟兄姊妹对她的分辨,神啊,我知道我还是在为自己的名誉脸面着想,还是不能顺服你,我以前多次立志要顺服神,求神帮助我能在这样的环境里顺服下来,不要抵触你给我摆设的环境人事物,能放下自己的虚荣脸面,能有分辨,知道该怎么对待她。”祷告后我看到神话:“你经历多少次失败跌倒不是坏事,被显明也不是坏事,不管经历对付修理还是被显明,你得记住:人被显明不是被定罪,这是好事,这是认识自己最好的机会,能给你带来生命经历的转机,要不你没有机会,也没有条件、没有背景能达到认识自己的败坏真相。你把自己里面的东西,隐藏在深处的方方面面很难认识到、很难挖掘出来的东西认识到了,这是好事。真实认识自己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最好机会,真实认识自己就能看见真理作生命太宝贵,就能渴慕真理进入实际,这是太好的事!你如果能抓住这个机会,在失败跌倒时认真反省自己,达到真实认识自己,就能在消极软弱中重新站起来。跨过这道坎儿,你就能长进一大步,完全进入真理实际。
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发生的事,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不是偶然发生的,不是谁有意跟你过不去或有意针对你,而是神安排、摆布的这一切。神摆布这一切为了什么?不是亮你的相,不是为显明你,显明你不是最终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这是目的。怎么成全你,怎么拯救你?就是先让你知道自己有败坏性情,让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实质,自己的不足、缺少,如果你心里明白了,你才能追求真理逐步脱去败坏性情,这就是神给你机会了。你得知道把握机会,别跟神较劲,尤其对神安排在你身边的人事物别总觉得不如意,总想摆脱,总对神埋怨、误解,你总这样就不是经历神的作工,很难进入真理实际。你无论对什么事看不透,有难处,你都得学会顺服下来,应首先来到神面前,多多祷告,这样不知不觉你里面的情形就转变了,就能寻求真理解决问题,这样你就会经历神作工了。在这期间,真理实际就作到你里面去了,这样你就有长进了,生命情形就发生变化了,你一有变化,有这样的真理实际,你就有身量了,你有身量就有生命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得着真理得从身边的人事物上学功课》我看了这些话,认识到了主要是因为我不愿面对失败,因我给L交过检举信,又几次为她说话,上面和各级带领和弟兄姊妹都知道我为她说话,我觉得她如果真是敌基督,我就没脸见人,我主要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虚荣脸面。但神话又加给我信心,不管什么时候,跌倒失败多少次都不是坏事,都是为了让人认识自己。我不能再与神较劲,要顺服神,多多祷告必能得到神的带领。
我就迫切祷告让神加给我分辨,在寻求中我看到上面的交通中说:“假带领、敌基督他们怎么对待神的话的?是不是否认真理?(是)甚至说神话被人篡改了,甚至说神的话是人写的,凡是不合乎他们意思的、能拦阻他们作恶的神话、能显明他们作恶的神话,他都加以怀疑,说是人给改了、人给写的,凡是合乎他们意思的神话都留下,说那才是神话,不合乎他们意思的神话就给否认,说不是神话,是人给篡改的,他们对待神话是什么态度?是不是仇恨哪?敌视啊?(是)是不是否认、拒绝呀?(是)是不是在玩弄真理、践踏真理呀?(是)所以,敌基督、假带领都被定罪,要接受神永远的惩罚。”摘自《60辑D3》
我从中认识到她为什么总怀疑上面4月27日的交通,因为这份交通不合她的意思了,能拦阻她作恶了,她就怀疑。上面的交通让人在大红龙的调查中讲智慧,而她却说过:“卖白菜还能说卖萝卜?”意思是让人临到大红龙调查承认自己信神,她还误导人让人认为上面的交通是针对软弱的人、身量小的人说的。她常给人交通说:“你就一直软弱呢?一直当小孩呢?人配合到哪里神就做到哪里!”让人误认为她身量大,信心大,高看她,但实际上她连上面的交通都分辨不出来,而且一不让走点就消极在家看电视,哪里有身量和信心呢?她是为了迷惑人让人崇拜她才那样说的。
又在新人点上见她时,我想让新人长些分辨,就有意识地问她听说你们聚会有六七个人? L也承认。我给她交通工作安排:“小组聚会的人数必须根据环境来确定,环境恶劣的地区必须限制在两至三人内,环境不太恶劣的地区三至五人,相对宽松的环境可以五至七人聚会,但不许超过七人。” 她辩解说:“我认为环境宽松。”我想到上次与她一起了《2018年大红龙迫害全能神的总结》,她竟然还说环境宽松,她还打断不让我继续往下交通。从这时开始我不再相信她了,回想她那么多所谓接受“悔改”的话,都是外表的接受,其实丝毫没接受没变化,不是个对的人。
 7月中旬我靠着神与身边其他弟兄姊妹的配合,单独联系了新人,给新人在别处另外每周加了一次聚会,这个点不让L去。但原来那个点新人还去着。
我迫切地祷告愿神更多地显明她让我分辨,让新人也能看到,也能分辨。
感谢神垂听了我的祷告,下次去以前那个新人点上聚会一到那里,就发生一些事。
与新人一起聚会的那个人的丈夫跟踪,L竟然狂妄地说如果丈夫再跟踪你,你就把他带来聚会点。我说:“你就不怕万一他报警吗?”L就口气厉害地说:“光怕人家报警,就不怕咱报警?”意思是让我反省自己。她还说:“你不要总以为自己比外邦人强多少,咱与人家的本性实质是一样的,不比人家强。只不过比人家先接受神作工,没有可夸的。”我看到她这话又是利用对的话来让人赞成她的观点。
我问她“如果有人跟踪你,你也把人带来吗?”她说,那不一样,这是她的丈夫。我说“仇敌就在自己家里这话怎么说呢?”她就又厉害地反问我,“你现在知道仇敌就在自己家里了?”她说的话让人听了好像我以前从来不知道仇敌就在自己家里似的。她又说,“有一个姊妹的家人逼迫,后来就把家人带到聚会点上了,家人看后,说信神也没干坏事嘛,就不逼迫了。”我与新人都说:“人与人不一样。”我对那个人说,如果你的丈夫跟踪你,你要是甩不掉,就别来聚会了。她看我总与她立场不同,就开始排斥我,说话口气开始针对我。
新人问:“信神这么好,大红龙为什么要逼迫抓捕?”她交通:“大红龙也不想抓捕神选民,这是神兴起来的。”这不是在为大红龙开脱罪责,让人对神有观念吗?我说:“大红龙并不是不想抓捕,大红龙的本性实质就是与神为敌的。”她就针对我质问我:“咱不是大红龙的子孙?”我看到她打着“咱是大红龙的子孙”的旗号来拦阻人揭露大红龙。神曾问人:“你们真恨恶大红龙吗?是真心实意地恨恶吗?为什么我多次这样问你们呢?为什么我一再重复这样的问话呢?大红龙在你们心目中的形象到底如何了?真的除掉了吗?真的不当作“父亲”一样看待了吗?所有的人都当从我的问话之中看出我的心意,不是为了激起民愤,不是为了让人反抗,不是为了让人“自找出路”,而是让所有的人都从它的捆绑之中释放出来。”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 二 十 八 篇》神的心意是让人看透大红龙的本性实质,恨恶大红龙,而她却打着“咱是大红龙的子孙”这个外表对的话来拦阻人揭露大红龙。
然后她又夸夸其谈她所谓的认识自己了:说“神让人早上五点起床,却起不来。外邦人让咱去干肉体的活却能很早就起来。真是为肉体甘舍性命,为真理难舍丝毫。”以前我听到她谈这话从不会分辨,此时我听到她谈的这些还是老生常谈,还是举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来认识自己,却把自己最实质的败坏如违背工作安排另搞一套,独断专行,高举自己贬低别人迷惑人,笼络人心这些却避而不谈。而且我曾给她交通过很多,她当时外表挺接受,还奉承我,没想到现在我与观点不合了,不听她的了,她就开始针对我,我看到这个人真的是太阴险狡诈、狂妄自大、不可理喻了。我听她谈了半个早上第一次感到就像吃了一锅馊饭,恶心极了。
临走时L还一直向我打听另一个不聚会的人的情况,我什么也没有告诉她。我分辨出她这是野心膨胀,还要扩大她的势力范围。我不能再被她利用了。

后来我回想出她常常利用神话中的一些话达到让人赞成她的作法的目的:
她利用“咱是大红龙的子孙”这话来拦阻人揭露大红龙;
她用“不要总以为自己比外邦人强多少,咱与人家的本性实质是一样的,不比人家强。只不过比人家先接受神作工,没有可夸的。”这个对话来让人赞成她说的,把跟踪姊妹的丈夫带到聚会点;
她用“全人类都应该敬拜神”这话来让人赞成她扶持一些不合原则的人;
她后来还用“让撒但效力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这话来让人赞成她扶持有邪灵作工的人。
她用“人配合到哪,神作到哪”“得在撒但面前作见证,不能总当小孩。”这话来挑唆人都不注意环境。
正如神的话说:“他会用另外一种方式对待,就是站在自己利益的角度上来谬解或者篡改神话,把神的话、真理用他的方式、用他的理解变成另外一种说法。这种说法性质是什么?对他自己有利,能迷惑人,更能煽动人、引诱人。他是变成这样的方式,这就是他所谓的真理。神说完一句话,在他那儿就得把神话的说法、原则变成他的方式,变成他的方式还是真理吗?不是了,那是谬理邪说。他篡改、谬解神话的存心是什么?就是为了让人不接受真理而接受他的谬理邪说,他按着人的思维逻辑,按着人的利益、观点,按着人的观念把真理歪曲了,歪曲之后一方面对他自己有利,另一方面还能煽动、迷惑一些愚昧无知、不明白真理的人。他的这些话你一听好像对,但是你细分析,这里面都有撒但的野心与诡计,他这个野心与诡计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得利,为了自己的作法还有行为能站得住脚,能够让人对他有一个好的评价,从坏的、恶的行为变性为正当的、合乎真理的行为、作法、实质,这样大家就不弃绝他了,神就不定罪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二)》“敌基督常常用一些对的言论、对的说法来教导你、教化你,唆使你做一些事情,让你觉得他所说的是对的,你应该执行,应该这么做,否则你会感觉自己是在违背真理,感觉自己不顺服他就是在悖逆,与此同时你就甘愿听从他的了。最终达到的果效是什么?人即便是听了他的话,按着他所说的实行了,人明白真理了吗?”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四)》
最后一次见L,是我去删除我曾给她的翻墙软件和网址,我与一个家人一起去了,心里也一直呼求神,到那里后神也给开辟了出路,刚好看到她用电脑丝毫不守原则。我以前给她说过翻墙的原则,一天最多翻一次,一次不要太长时间,不要下载国产软件,神家东西要放在加密卷里。但她翻墙软件一天都没退出,她说忘了退了,她还下载了360,她说电脑有病毒了要杀毒,有一个神家的东西还没放进加密卷,直接放在电脑桌面。我就借着给她安装影子软件时删除了她的翻墙软件和网址,删完后告诉了她。
然后又给她指点了她让人把跟踪的丈夫带到聚会点的事,并想给她念段工作安排。她说“你别念,我现在不想听了。” 还说我用工作安排压人,还说我老拿环境吓唬人。说哪怕你们以后再不来呢。我看到她真是准备一条道走到黑了。弟兄也给她交通说:“咱信神就是为了蒙拯救……”她说:“我现在就不求蒙拯救,看看神话心里高兴高兴就行了。”弟兄说:“圣灵要是不作工,你高兴也高兴也不起来。”她反驳说:“那我现在还能高兴起来,说明圣灵还作工。”还说,“我的电脑也没用处了,给我退了吧!”我们看她丝毫不接受真理不可理喻的样子就走了。从此再没去过她家。
回想为什么她那么会认识自己,说自己是敌基督,又说自己该受咒诅,愿更多人咒诅自己,但为什么却丝毫没有变化和长进呢?神的交通中说:“有意高举见证自己的人他是那么简单地说自己如何如何好吗?他有时候也说自己不好,但他说的时候是真的解剖自己、认识自己吗?(不是。)那怎么能发现、看透他这个认识自己不是真的,这里面有掺杂、有意图?这里面有一个焦点,他认识自己,暴露自己的弱点、缺点、毛病还有败坏性情的同时,也在为自己找一些借口、理由来开脱罪责,变相地告诉人:“谁都能犯错,不是光我能犯错,你们也能犯这错,我犯这错情有可原,我这算是小的,要是你们犯那就比我严重多了,要是你们临到这事肯定不如我,我就是犯错也比你们高尚,比你们有真理,也比你们有人性、有人格。”大家一听,“你这么有身量、有真理,犯了错还能解剖自己,我们要是犯了这类错,我们就不能解剖自己,因为太丢人了。你还是比我们身量大、有生命,你的人格还是比我们高啊。”达到的果效是这个。有些敌基督总说自己是魔鬼撒但,人性不好,该遭咒诅,你问他“你既然把自己认识得这么透,那咱们解剖解剖你做那个事是怎么想的,在这事上你犯了什么错,违背了什么真理,能称得上是魔鬼撒但”,他就没话了,就不告诉你细节了。具体他是怎么想的,怎么拉拢人、欺骗人,怎么凭情感用人,怎么不拿神家利益当一回事,怎么违背工作安排,怎么欺骗上面、隐瞒弟兄姊妹的,给神家利益带来多少亏损,这些他一律不说,这是不是真实的认识?那他说自己是魔鬼撒但,是不是变相地用这种认识来高举自己呢?这是不是一种手段?这种手段通常人看不透。比如有的带领刚被撤换又被选上了,你一问原因,有的人就说那个带领能认识自己是魔鬼撒但,他素质好,是追求真理的人,他才能认识到这个程度,一般人都没有那个身量,所以大家又把他选上了。这就是被迷惑了。他都认识自己是魔鬼撒但了,大家还能选他,那他说自己是魔鬼撒但这个事对人造成的影响与后果是什么?让人更高看他。这个手段外邦人称为以退为进,就是为了让人更高看他,先说自己的不好,让人觉得他能敞开、能认识自己,觉得他有深度、有境界、有高度,这样大家就更崇拜他了。这一更加崇拜达到的果效是什么?下一届选举他还是不二人选。这手段高明吧?他要是不这么认识,不说自己是魔鬼撒但,光是消极,大家就看不起他了,虽然对他没有什么分辨,但最起码不会选他了,这就没有达到让人高看的目的。但是他主动出击,说:“我是魔鬼撒但,愿神咒诅我,让我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下面的弟兄姊妹就心疼得,“我们这带领受多大的苦啊,太受委屈了,神要是不让他当带领,我们选他当带领。”这是不是把人迷惑走了?他说这些话的初衷得到证实了,他就是这么迷惑人的。撒但迷惑人有时候是高举见证自己,有时候不得已也能委婉地承认错误,但给人的是假象,目的是取得人的同情与谅解,甚至还会说“人无完人,谁都有错,只要能改正错误就是好人”,人一听就感觉对,还照样崇拜它、跟随它。它的手段就是主动承认错误,变相地高举自己,变相地抬高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让人饶恕它的过错,逐渐地忘记它的过错,然后接纳它的所有,达到对它至死忠心,不离不弃,跟随到底。这是不是撒但做的?撒但是这么做的,敌基督也是这么做的,他也是这个野心、这个意图,也是用这样的手段来做这些事。
有的人把自己说得一塌糊涂,什么也不是,说自己是魔鬼撒但,甚至该遭咒诅,神要是淘汰他他也没有怨言,但就是不能说一句与自己的本性实质和情形相符的实际的话,他不说这样的实情,就想用假象迷惑你,用这样的方式蒙蔽、欺骗你,然后获得你对他的好感,这就是敌基督的作法。你们再碰着这类人该怎么对待呢?得学会抠问他细节,抠到他再也不敢迷惑人,不敢再争当带领。凡是用这样的口吻、用这种方式说话的都是迷惑人的。这类人说话有一个特点、有一些细节,你得会分辨。”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二)》看到她的认识自己是让人看的,是做在人前的,给她说“你认识到了,得去变化。”她就会反问:“变化是那么容易的吗?我也祷告呀,但你一祷告神就作了吗?你说得咋那么容易呢?变化得有一个过程……”她这话全是在辩解,其实她是根本就没打算去变化,她也根本没有从心里认识自己的错误之处,她只是喊着自己是敌基督,让人看到她会认识,认识得深,从而让人高看她。
回想她一听说谁不聚会了就去扶持,我一直以为她是有爱心,但现在认识到了其实她是有目的的,她的所作所为都是在笼络人心,搞自己的经营。正如神话所说的:“敌基督迷惑人的表现很多时候就是假属灵之人的表现,他们外表的行为、作法和说法看着都挺好,都挺合乎属灵道理,看到谁软弱了,他不吃饭赶紧去扶持,看到谁家里有事了,他自己的私事不办赶紧去帮助,但他帮助人就是说一些对的话或者好听的、体谅人的话,其实说来说去别人的实际问题根本就没有解决。那他这样做达到的果效是什么?是让人对他的行为特别感动,感觉临到事有他这样的依靠太好了,太幸福了。所以说,敌基督不但用言语来迷惑人,同时也用各种行为来迷惑人,达到让人认为他们很属灵,很了不起,很值得人信赖、依靠,甚至让人觉得“信神有点太空洞,信我们的带领才实际,那太现实、太真实了,摸得着看得见,有什么事直接问、直接说,这多好啊!”达到了这样的果效之后,敌基督的目的是达到了,被他迷惑的这些人可受苦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三)》。后来听说她带的人里有一个人聚会爱瞌睡,别人想叫醒,她还不让,说人家肉体活太累了,只要能来聚会就是背叛肉体、背叛撒但了。这不是还是说一些好听的、体谅人的话来笼络人心吗?
回想我以前曾质问过她,“神家的工作安排原则是给谁制定的?”她说:“给教会里面的人规定的。” 以前我以为她是说气话。她还曾说“我所做的又不涉及教会利益。”我以前只以为是她愚昧无知不明白,现在才看到她完全是在搞独立王国,搞个人的经营。
回想以前她在我们的点上,几乎从来不提她带的其他点的情况,弟兄姊妹给她提出让她谈谈她所带的其他人的情况,自己都流露了哪些败坏,学了哪些功课,以免独断专行,走敌基督道路。她表面接受,我们当时都以为她能接受提点。但她过后还是很少说她带的点的情况,还对我说,“我带的人多着呢,我要说出来不就成了显露自己了?”她丝毫不接受提点,还非常善于诡辩。弟兄姊妹让她谈其他点上的情况,谈自己流露了什么败坏,学了哪些功课,其他人有什么情形,她却以“我不能显露自己”为理由而闭口不谈,让人误以为她带的人很好而高看她,她不让任何人摸着她的实底,我们谁也弄不清她到底带了多少人,她完全是在独断专行,搞自己的独立王国。正如神话说:“……不管做什么事、下什么决定、作什么安排都不与人交通,也不与人达成共识,也不寻求工作原则,不寻求实行的原则,而且做事也不让人明白为什么这么做,人稀里糊涂就得听他的。如果有人问,他也不想交通,也不想说明,完全把这事控制在什么状态之下呢?就是每一个人都没有知情权,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认为对的就必须得贯彻到底,别人没有问的权利,没有知道的权利,更没有与他配搭的权利,只有听从。……这不是性格的问题,这里所说的“不说”就是有意不告诉你,他要自己做事,他怎么做有他自己的盘算。盘算什么呢?这里涉及到他的利益,涉及到他的地位、名利、名望,他盘算这些……” “说白了,敌基督独断专行、不与人交通还让人顺服的这种行为,主要的表现就是搞个人的经营,培植个人的势力、群体、人脉,搞自己的事业,然后做自己想做的事,做对自己有利的事,做事没有透明度,而且让别人顺服的意愿、欲望特别强烈。”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四)》
她让我去参加带新人,我以前还认为她这是不独断专行的表现,现在回想起她说的,“新人(与L是亲戚关系)聚会不太受约束,你来个外人,让她受点约束。”“以前新人说啥就是啥,啥都是听新人的,以后慢慢就得反过来。”我才认识到她是利用我更好地控制新人。也是因为我当时对她没有分辨,常会站在她一边说话,她才让我去带新人的。
刚带新人时L就让我给新人交通把聚会点放到新人家,但新人的儿子儿媳反对,新人很受辖制,家里也不太合适,我就没有听L的。L说:“得把聚会点放在自己家,就如烧香的,不把神接回家神不称许。” 但我当时只是觉得这话不对,现在再回想这话才看到这话真是太荒唐了,这不是邪说谬论吗?有人因环境逃亡到海外,但尽上了本分,这能说神不称许吗?竟然还把烧香人敬拜的魔鬼与神相提并论,实在是亵渎神!
回想她还对与新人一起聚会的那个人说:“别人祷告你得答“阿门”啊,你答“阿门”圣灵才在你身上作工,你不答“阿门”就不会获得圣灵作工。”她根本不懂获得圣灵作工的原则到底是什么,她注重的是外表的作法,也教导人实行外表的作法,并把这些外表作法当成获得圣灵作工的条件,真是谬妄。
有人曾给她指出她传的人不按原则,她说:“人一到你们那里都成不合原则了!我自己都不合原则,怎么传合原则的?”我以前认为她是在说气话,现在认识到她根本就没打算寻求原则。
她在家常听常看,常作笔记,抄的歌有两个笔记本,还买打印机给人打印,谁的机器坏了,她也帮忙拿去给人修,我一直认为她被开除多年还能做到这样,是追求真理有爱心,有时候我们聚会点的老姊妹说她难听话,她却不反驳,我还以为她人性好,现在看到这都是表面现象,正如神说 :“他为什么能受那些苦呢?有他的欲望支撑着。他内心深处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野心,为了有一天能登上皇位,全天下什么苦他都能吃,什么诬蔑、诽谤、难听的话,什么侮辱他都能受,这是不是诡异?那这个野心他让任何人知道了吗?他包着、裹着,外表看到的就是这个人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的,能受所有人受不了的苦,有韧性,没什么野心,很朴实,对下面的人也好。到有一天他登上皇位,你回头看他所做的这一切有一个野心在支配着的时候,就会发现他的性情邪恶。那他的这个手段是什么?就是诡异。敌基督做事就具备这样的性情——诡异。当初人所看到的都是这些帝王表面的东西,无论是人定罪的也好,称许的也好,都是表象,他内心深处所想的是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人才发现这家伙城府太深了,这么多年都没看透他是这么一个野心勃勃的人。那些与他一同打江山的功臣都被他利用、被他迷惑了,等有一天他做了皇帝之后全被他杀了,后悔也来不及了。敌基督与这些野心勃勃的人是同类的东西,他们得不着权力、地位绝对不会在教会当中平白无故地一直这样受苦、忍耐下去的。换句话说,他们这些人绝对不甘心做一个普通的跟随者,在神家委曲求全做一个普通的敬拜神的人,默默无闻地尽一方面本分,他们绝对不甘心。……敌基督是没有地位就不信了,或者是想办法再迷惑点人,还得满足他那个欲望,他放不下。咱们把敌基督的这些表现拿出来分辨,就是因为这个问题性质很严重,别说普通弟兄姊妹,就是带领工人觉着自己明白点真理,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分辨,有几成的把握都不好说,是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四)》我想到她以前曾说的:“咱们不能也跳舞拍成视频?”她当时只是说说,我当时也没当回事。回想起她还说过“带领工人越是不让人接触我,现在和我聚会的人还越多。”我当时听了这话还觉得人家有圣灵作工还高看她呢,现在看到她注重的就是这些人数的多少、外表的声势,她想掌控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崇拜她,想搞独立王国,野心真是太大了!她不甘于做一个跟随者,为了她的野心她还能忍辱负重,能“忍耐”、能“包容”、能“接受对付修理”,真是太诡异了!她在我们的聚会点聚了半年会,前一个月有搞一言堂的表现,有抬高自己贬低别人的表现,我们对付她后,她隐藏起来了,几个月都没我们点上流露什么异常的表现,我还一直说她能接受对付修理呢。现在才看到她太善于伪装了。回想老姊妹说她难听话,她当面虽然不反驳老姊妹,背后却对我说老姊妹是敌基督,让我分辨老姊妹,还说老姊妹挑拨离间,这才是她的真面目。这个接待家的老姊妹和老弟兄让她不要把电动车放在胡同里,说附近有一户人家爱管闲事,如果她发现那里有车,会留意是谁放的,去谁家了。L过后就说,“大街上放一辆车就怕成那样,总猜测外邦人,到底是外邦人诡诈还是他们诡诈?他们比外邦人还诡诈!”她竟然站在外邦人一边攻击弟兄姊妹,黑白不分。她还常说“有的人去别人家胆小,不大方,反而造成环境。”以前我认为她有见识有胆量,现在认识到她说这话是抓住弟兄姊妹的软弱处来抬高自己、贬低别人。
她带的人里面有一个人有邪灵作工,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给她指点时她说:“神说过:‘让撒但效力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问那她传福音吗?“没有。”那你们聚会用她家吗?“没有。”她说:“万一以后用到呢?”还说,“当时这个人是与其他几个人一起扶持起来聚会的,现在总不能把人家一个人弄出去吧?”以前我听了她这话就只认为这是她作工的偏差和不足,现在认识到她是为了自己的地位欲望,什么人都要。正如神话说的:“他每到一个人群里唯一的目的就是得有人高举、有人崇拜、有人追随,哪怕是“绿豆蝇”或者是“要饭的”也行,只要有人捧他、有人仰望他、有人追随他,什么人他都无所谓,他不挑,这就是敌基督的本性。就是最低贱、最恶心的人类跟随他,哪怕是畜类,只要能高举他,能满足他对地位的野心与欲望,他都不嫌弃,这样的人他能控制住不到处高举见证自己、炫耀自己吗?(不能。)这就是他的实质。”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二)》回想我又问过这个人的情况,她说,“那个人现在没有邪灵作工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那个人是2003年被假基督迷惑走的,一直到2016年左右L认识她以后还有明显的邪灵作工,现在却说她没有邪灵作工了,这话能信吗?
回想她说的“你因为环境去打工三年多,带领工人都不管你。”,以前我认为她对人有爱心,现在才知道她是在挑拨我使我仇恨带领工人从而能为她所用。7月初她得知小区里一个尽特殊本分的人让我家人写对环境的经历,她对我说:“她就只让你家人写,就没让你写写?”我当时说“一方面小区这个人不认识我,再一方面我家人写时不也把我的一起写了吗?”我过后认识到她这也是在挑拨离间,挑拨我对带领工人的意见,使我与她走得近。后来我们聚会点的接待家的弟兄姊妹也告诉我,他们第一次与L见面时,L就对他们说我的坏话来挑拨关系。回想我以前为她上交检举信,为她与带领工人争执,让人重新审核她,为此我差点被开除(我也不知我现在开除了没有),真没想到她背后竟然这样做,为了自己的地位欲望挑拨离间。看到这些惊人的事实,我才真实地认识到自己的瞎眼无知,被撒但迷惑、玩弄,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真是太可怜了!
事实显明我还是没有什么真理实际,我感到信心受到了很大的冲击,脸面和前途命运也实在受损。但另一方面也觉得这段时间可真长了不少分辨和见识。我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过一个敌基督,这次可真是让我长了见识了。我也吸取了一个教训,不能只看人外表多么温柔有爱心,外表多么喜爱看神话、听讲道、学诗歌、抄诗歌,外表多么能付出、忍耐、花费、跑路,或者外表多么善于谈认识自己,还能结合事实举例子并结合神话,外表多么能接受修理对付,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是看她的行为是否有悔改的表现、看她所走的道路是什么、看她作事的存心动机是什么、看她办事是不是按原则、是不是在寻求原则。这些话其实我以前也知道,但临到事还是看外表,上当受骗。感谢神的最新说话加上身边弟兄姊妹的交通才使我对她有了分辨,然后再看网上你们对她的揭露才更透亮了。
对于新人,我怕揭露L深了新人有观念,揭露得浅怕新人没分辨,为此受了不少熬炼,有时晚上就睡不着觉,但神话也加给我信心:“只要神托付了,这一切就都能像神所说的那样成就。让我从埃及把以色列人带出来我就带,既然是神托付了,那就不是人带,是神带,人只是配合……在神没有难成的事,神说能成肯定就成,既然神给这样的托付,那肯定神要作这个事,是神作,那不是哪个人要做。”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具备真实的顺服才是真正的信》这些话加给了我信心。
听这个新人说,另外还有一个新人(今天三月份信的,我没见过)是白血病(但还有造血功能),现在病情有所控制,但还要化疗,吃药。 L却一直给人交通神全能,讲自己不吃药病得医治的见证,从而不让人化疗、吃药。一次L发现人还在吃药,就说:“你又去弄药了?”我才看到她总想控制人让人按她的模式来信神,丝毫不考虑神家利益,她从来不考虑万一人家不化疗不吃药万一有什么问题给神的名带来羞辱。就如神话所说:“他们无论做什么从来不考虑神家的利益……神家的利益与他们无关,在他们的内心深处、思想观点和态度里,“神家的利益”这几个字与这个事实是不存在的,是被他们蔑视、被他们排斥在外的,他们认为那不需要他们考虑,他们也从不考虑。”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三)》
现在通过交通,新人对她的一些行为有了一些分辨了,但还不透彻,这需要我继续配合。
新人后来也给L交通让她注意环境, L却说:“你信神时间太短了,我们信神时间长。神话说有的人怕这怕那,就是说你们的!”这不是在倚老卖老,摆老资格吗?还是在利用神话来让人听从她顺服她的目的。如神话说的:“靠着人多年总结的经验事奉神来笼络人心,来站高位教训人、辖制人,从不悔改、不认罪、不放下地位之福,这样的人在神面前必会倒下,这属于保罗一类的人,是倚老卖老摆老资格,神不会成全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奉属于打岔神的作工。人总是持守老旧的东西,持守以往的观念,持守以往所有的东西,这对个人的事奉是一个极大的拦阻,若你不摆脱,这些东西就会断送你的一生,即使你为“事奉”神而跑断腿、累断腰,甚至殉了道,但神却一点不称许,反倒说你是作恶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取缔宗教的事奉》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are posting as a guest.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Note: Your post will require moderator approval before it will be visible.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Loading...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