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Guest shirly

我该怎么办

Recommended Posts

Guest shirly

每次姊妹来找我一问我情形怎么样,我还能跟她聊下去,但是一问我对之前出去尽本分时的阿姨还有没有什么看法的时候,我心里就不想讲了,即使知道那个环境是神摆设的,但我对那个阿姨确实还是有想法,根本没有办法一下就忘记了,也不想违心的说我完全放下了,但姊妹每次问我的时候,我就会想是不是我要说对阿姨没有想法了,你才觉得我真的有认识呢?之后我就不想和她交通下去了,甚至也不想把自己在那个环境里所认识的跟她交通下去!我好难受,也不知道该怎么经历。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紫罗兰

我们临到对一个人的评价问题,神摆设这样的环境是让我们进入做诚实人的真理。

神说:“所以人与人之间相处,处的是什么?处的是人品、人格、尊严,能交心。有尊严的人有时候跟人有点性格不合,但是这个人诚实,到最终大伙评价还是高的。他能实行真理,诚实,有尊严,有人格,从来不占人便宜,有人品,在人心里有分量,与人相处有良心,有理智,也从来不瞎论断人,评价一个人、谈论一个人说话都准确,知道的就说知道,不知道的不乱说,不添油加醋,他说的话就足可以作为凭证,作为凭据,也可以作为参考。有人品的人说话、做事就有价值,值得人信任,这叫尊严。没人品的人说话、做事没人器重,没人搭理,没人当回事,没人信任,为什么呢?他尽撒谎,谎话太多,实话太少,与谁交往都没有诚心,给谁办事都没有诚心,没有人格了,谁也不喜欢。你们现在有没有找到在你们心目当中值得信赖的人?你们认为自己是不是别人值得信赖的人?能不能让别人信得过?好比说,别人问你那人怎么样,你说:“问我就问对了,我绝对不会随便评价、论断一个人,我知道的我一定说,不知道的我肯定不乱说,我看准的我说,我猜的、我自己想象的我绝对不添油加醋,我绝对不说。如果是我自己判断的,我看到一个现象,我一定得加上前提,‘据我判断’‘根据我的观察发现’,让对方听完我的话能感觉到我的诚实,能感觉到我的态度,对我能够有信任。”你们有没有这个把握?(没有。)这就证明你们对人不够诚实,你们做事、为人处事没有诚心,没有诚实的态度。别人问到你了,说:“我信得过你,你说说那人怎么样?”“还行。”“说点细节吧。”“细节就是人也老实,肯付代价,跟人交往也行。”三句话有没有一句话是带有实际的证据的,能作为足够证词的?没有一句话。那这样的人值不值得信赖?(不值得。)这三句话全是敷衍的话,全是不负责任的话,没细节。看外表,刚接触都是“差不多”“还行”“可以”,你既然跟他接触了,你内心深处对他有什么评价,怎么看的,人要听的是这个,你没有一句实在的、关键的、重点的话,人还信任你吗?

如果我们按诚实人的标准去评价一个人,对方不好就说对方不好,对方好我们就说好,这就没有什么难处。难就难在我们有败坏性情,每说一句话都会先考虑都自己的利益脸面和地位。比如人问你“你觉得阿姨怎么样?”你马上就会想“是不是我要说对阿姨没有想法了,你才觉得我真的有认识呢?”其实你对阿姨的评价不好,但怕说出来后别人说自己没有认识,所以就不愿意如实说。我们不愿意做诚实人是因为我们想给别人一个好印象,想让别人说我们对自己有认识了,想维护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被脸面地位捆绑着的我们就是这样,很难做诚实人如实评价一个人。

神说:“败坏性情处处捆绑你,处处辖制你,摆布你,控制你,让你实行真理特别费劲,处处拦阻你,所以说人活得就特别累。看着手脚都是自由的,其实人是被撒但败坏性情捆绑得结结实实,一点都动弹不了,寸步难行,活着也费劲,想东西也费劲,尽本分有点好心、有点忠心也费劲,说句实话也费劲,揭露个实事也费劲,分辨个人也费劲,跟谁相处想交交心也费劲,反正都麻烦,都难。人是不是活在撒但败坏性情的牢笼之下?人这样活着是不是活在撒但权下?是不是活在黑暗权势之下?(是。)那怎么摆脱呢?除了实行真理有生命进入,还有没有第二条路途?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真理才能摆脱败坏性情的捆绑》)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irly ,你好!
你说:“我就会想是不是我要说对阿姨没有想法了,你才觉得我真的有认识呢?之后我就不想和她交通下去了,甚至也不想把自己在那个环境里所认识的跟她交通下去!我好难受,也不知道该怎么经历。”
这就说明我们对别人有猜疑,是诡诈性情在拦阻我们实行真理做诚实人。
神话说:“我很欣赏对别人没有猜疑的人,也很喜欢肯接受真理的人,对于这些人我很照顾,因为这两种人是我眼中的诚实人。你是一个很诡诈的人,那你就对每件事、每个人都有防备之心与猜测之意,所以你对我的信也是建立在猜疑的基础上的,这样的信是我永远都不能承认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
为什么我们要猜疑姊妹的想法呢?没有根据的事情我们不能瞎猜,这样容易对人造成误解。正是因为有这个猜疑,才导致你当时不想再和她交通下去了。所以,当我们有这些诡诈存心出来的时候,要及时反省认识自己的本性,也要背叛肉体,及时通过祷告神来扭转自己的情形。
还有一方面,你对老阿姨有看法的这件事不知道寻求过真理没有,不然这个问题始终存在。这个阿姨是什么样的人,我们看人的实质,根据真理原则来分辨、对待。没有真理实际的人相处难免都有败坏性情流露,都需要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学功课,最基本的功课就是学习忍耐和包容。先认识自己,正人之前先正己,再为对方祷告,如果对方愿意接受提点,我们可以凭爱心帮助(要根据对方的身量)。

现在回想起我初信的时候和接待家姊妹相处的日子,自己就流露出有很多自私的败坏性情,比如只顾自己读神话,不愿意帮助别人;瞧不起素质差一些的弟兄姊妹;生活方面比较懒惰,不会帮助阿姨打扫卫生……没有一样是活出了正常人性,所以感觉自己做人真是失败,没有给人带来益处,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还享受了很多弟兄姊妹的包容和忍耐。直到后来我离开那个环境,回头反省自己时,对照神话才明白了一些真理,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正常人性啊!亏欠神也亏欠人啊!我很后悔当初那样对待姊妹,但是如今已无法挽回,只有告诫自己,以此为戒。对弟兄姊妹应该包容、忍耐和饶恕,能尽到责任的地方一定要尽到责任。

如果反过来,别人的行为对我们造成了伤害了,但是我们根据原则衡量,如果对方的实质不属于恶人,这只是她的一时过犯或者败坏流露,那我们还得采取包容、忍耐、饶恕对方,得根据人的实质对待人。只要确定对方是属于弟兄姊妹,我们就应该根据真理原则对待,不能以恶报恶,而是应该以善胜恶,以德报怨。当对方需要我们帮助的时候,也要摒弃前嫌,尽力帮助对方。

弟兄交通说:“你们心里是不是有这个想法?一想到谁,先想到他的缺点,先想到他败坏的地方,这对吗?那你要这么想的话,那你永远都不会与人正常相处。你想到哪一个人你首先应该琢磨他是不是真心信神的,他这个人有哪方面长处。”——(摘自《讲道交通(一)•如何建立正常的人际关系》)

我们这边曾经开除过一个恶人。她对一个姊妹产生了成见和矛盾,见到这个也说,见到那个也说,对刚见面的弟兄姊妹也说那些事,搅扰正常聚会。她的目的就是想让人站在她一边,都认同她的观点,孤立那个姊妹。弟兄姊妹和她交通过这个问题,让她祷告神、依靠神来扭转,要学会包容、忍耐和饶恕,不要斤斤计较,小肚鸡肠。但是她就是不接受弟兄姊妹的交通和帮助,还继续抓那个姊妹的把柄,散布对她的不满,甚至发展到了监视对方的出行(住在附近)。最后弟兄姊妹多次交通无果,她被教会通过开除了。
其实人与人接触难免会产生一些矛盾、摩擦,甚至利益上的冲突,有些时候就是因为一个“怀疑”,就使得双方发生矛盾,这个时候应该活出正常人性,做错了的一方应主动向对方道歉,请求谅解,对方饶恕,误解消除,大家和好。最忌讳没有根据的相互猜疑,对一个小事长期忌恨对方、心里不能放下,不能饶恕对方。与弟兄姊妹关系不正常,没有正常人性的活出,跟神的关系也不会正常,就不能获得圣灵作工。所以,人性不好的人即使信神也不会有变化,因为很难获得圣灵作工。

只有做诚实人才能获得圣灵作工。所以,我们有什么想法都可以交通,即使自己当时没有放下的,也可以实话实说,敞开来寻求解决问题的路途。每解决一个问题都会有一定的生命进入,都会有收获。如果不解决,就会使自己的情形恶化,甚至会影响尽本分。
另外一方面,我们不愿意敞开,怕说实话被人小瞧,这是虚荣心、地位心在辖制我们不能实行真理。越临到这样的流露越应该心里祷告神、依靠神来冲破心中的障碍,背叛肉体,冲破撒但的黑暗权势。

神话说:“你没有地位的时候能常常解剖自己、认识自己,能让别人得益处,那你有地位还能常常解剖自己、认识自己,让人从你身上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别人是不是也能得着益处?这两种实行得到的益处是一样的,那这个地位对你来说是什么?地位对你来说其实就是个额外的、附加的东西,像一件衣服或者一顶帽子一样,你只要不把它当回事,它就辖制不了你。”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得有具体的实行路途》
为什么我们会闭口不说了呢?就是因为受自己的诡诈性情和地位之心的辖制不能实行真理了。外表没有人勒住我们的喉咙,但是灵界是撒但在勒住我们的喉咙了,不让我们说话。我们害怕利益受损失,怕丢脸,怕影响自己在人心中的地位和形象,所以才不愿意说了。其实,撒但越捆绑我们,我们越要背叛肉体,把脸面、虚荣、地位的东西踩在脚下。做诚实人,实话实说,至少能让我们活在光中,活得敞亮,使撒但蒙羞。
我们亮相自己的真实想法的目的不是为了发怨言,或者散布对谁的不满,而是要寻求一方面的真理,寻求对待人的原则。只要我们做事存心对,按原则办事就是在实行真理了。
个人认识,仅供参考。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shirly

感谢神的带领,之前自己也觉得我自己喜欢猜疑人,但却没有去仔细反省过,今天自己在家灵修,我家姊妹回来就问我看了哪些神话,我就把自己看的神话喝弟兄讲道说了出来也结合自己之前出去尽本分和接待姊妹接触的那些事情的认识,也觉得自己好像对接待姊妹的成见也能放下了,也能从神那认识到一些神当时摆上的心意,谁知道我谈着谈着就哭起来了,姊妹就问我,这个眼泪是委屈的眼泪还是真的懊悔了,听到这话的时候,自己心里也挺难过,开始说了一句,我是真的知道我错了,对接待姊妹的成见我真的能放下了……讲着讲着我就不想继续讲了,然后也不讲话了,心想,算了,我跟你说我真的放下了,我也知道自己错了,辜负了神的良苦用心,你还这样质疑我,我不讲了,又猜测姊妹今天出去聚会,弟兄姊妹肯定说我再这样下去要被隔离,要被开除了,心里就越来越乱,后来想到204B3后面弟兄交通的大概讲的是,你说我不追求真理,那我就往真理上够,你让我回教会,那我就好好在教会尽本分,好好追求真理,这样才是有心志的人…就想不管你们怎么看我,那我就好好追求,不管放我到哪里,那我也好好追求,然后又想到为什么自己说的实话姊妹都不相信,才发现自己是一个不值得别人相信的人,所以别人才会质疑。后来也把自己想法跟姊妹说了,姊妹才说弟兄姊妹问我现在情形怎么样,能不能尽点该尽的本分。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are posting as a guest.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Note: Your post will require moderator approval before it will be visible.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Loading...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