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Sign in to follow this  
Guest 小洁

是全能神给我家带来了幸福快乐

Recommended Posts

Guest 小洁

是全能神给我家带来了幸福快乐

云南省 小洁

  我出生在一个“战火纷飞”的家庭,我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爸爸是个粗俗之人,什么脏话、恶毒的话都能说出口,妈妈是个体弱多病缺乏劳动力但自尊心又特强的一个人,就因着爸爸和妈妈性格各异,我的童年生活一直是在充满暴戾与恐惧的家庭环境中度过的。因此,在我的童年记忆中没有同龄人该有的天真活泼,更没有童年人该有的幸福快乐。相反地,我除了担惊受怕便是恐惧战兢,每一天都生怕家庭中的哪个成员一不小心就挑起“战争”,使得这个小小的家庭遭受“战火”的侵袭。

  有一次我们一家人在地里种洋芋,眼看天快黑了,爸爸犁地的牛不听话老偷吃地埂上的草,爸爸就让妈妈拉着牛,好尽快把地犁完收工,妈妈动作慢了一点,爸爸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鬼火,扯着喉咙向我妈吼道:“像你这种只会吃不会做的人,不如变堆屎给狗吃了,免得活着把世上的米粮吃亏掉了,活着也是糟蹋粮食。”这些话伤到了妈妈,妈妈眼里含着泪水往回家的路上去了。等我们回到家,妈妈不见了,我和奶奶忙着到外面找妈妈,我急得只会哭,这时爸爸说:“你们赶紧分头找,你妈有可能会寻短见,家里的农药不见了。”这句话把我们姐妹三个吓得一边哭一边喊妈妈,大姐边哭边喊:“妈妈呀,你去哪里了,你生下我们,你就忍心丢下我们吗?小妹才有8岁,没有你我们怎么活呀,你回来,我们需要你!”妈妈听见了我们的哭喊声,从房子背后的地里出来了,脸上挂满了泪水,我们几姐妹抱着妈妈哭作了一团。但接下来的几天妈妈都不吃一口饭,无论我们怎么央求,妈妈都不吃,我求爸爸叫妈妈吃饭,爸爸用眼瞪着我,扬起巴掌说:“老子给你几巴掌!”我吓得往后退。哥哥说:“爸,你就给我妈服个软行吗?”爸说:“她不吃饭我又有什么办法,又不是我不给她吃。”哥说:“那你骂我们那么狠。”这话激怒了爸爸,提起树枝劈头盖脸朝我哥身上打去,大姐二姐连忙去抢爸爸手里的树枝,结果是三个都一起挨打,大姐脚上全是树枝印,哥哥的头被树枝刺伤流着血,哥哥捂着头,姐姐捂着脚,二姐也站在一边捂着手,我站在一边吓傻了。我19岁的大姐说:“爸,你打吧,如果你觉得打死我们几个,逼死妈妈你一个人过才好,你就只管打吧!我们不反抗了。”爸爸手中的树枝停了下来。没想到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爸爸用绳子把他自己的衣服全部弄到一起背着走了,走时说:“你们都恨老子,老子走,你们自己活吧!”我们看着爸爸走了,没有人敢说一句话,也没有人敢哭,像傻子一样看着爸爸离开。接下来妈妈带着我们过了半年,爸爸才回家来。但像这样的纷争几乎一个月就会发生一次,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中,我不敢说话,不敢说爸爸,也不敢说妈妈。生气了就去踹树几脚,打树几拳,慢慢地我的性格变得古怪、孤僻,经常一个人望着一个地方发呆。

  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老师给我们出了一道作文题目是《幸福的一家》,我从小就没有感觉到过什么幸福感,不知道什么是幸福,不知从哪里写起,因此那次我没交作业。同学们写的作文,老师选出来了几篇读给我们听,听起来很美丽、动人,似乎真的很幸福。让我很羡慕也很嫉妒,这时老师问我:“你为什么不写?”问了几遍我都低着头默不作声,老师问得气急了便说:“没见过你这样的学生,我教了十几年书了,像你这样的闷葫芦我还真没见过,不会与同学在一起玩,也不会做课外活动,你是不是得孤僻症了?”听着同学们的作文中写到的“天堂”,回味着我现实生活中的“地狱”,泪水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这节课过后同学们都叫我“闷葫芦”。因此我的小学、初中生涯中得着了几个“美名”:闷葫芦、冷血动物等,就这样我的小学、初中就在老师的不理解、同学的嘲笑中凄凉而又悲惨地度过。

  转眼间,我上了高中,姐姐们各自成了家,但这些家庭成员的变动并没有给我的爸爸妈妈带来什么变化。在我上高二那年,有一天周末回到家,一进家我被眼前的场景吓呆了,满地的碎碗、碎发、日用品等,家里乱七八糟,一片狼藉。妈妈在角落里哭泣,爸爸在门外抽烟。我说:“爸,你们又吵架了,你们什么时候才会停止这种战争,什么时候能让我有个有点幸福感的家。”妈妈说:“孩子你大了,能自己生存了,妈也没什么牵挂了。”说着便提起一瓶敌敌畏准备往嘴里送,我一把打掉妈妈手中的瓶子,望着门外的爸爸,不敢说任何话,就这样互相对望着。接着爸爸拿着根绳子绑到门前的苹果树上,说:“这些年我也活得差不多了,我先死或许你们才会好过。”准备把脖子套进去。我赶紧冲出去,用全身的力气把爸爸拉向一边,然后就把自己的脖子套上去,爸爸不知是怎么回事吓呆了,妈妈从屋里冲了出来,把我从绳子里弄了出来,那一天我就只差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可以与世长辞了,因为我厌倦了生活,也厌倦了活下去,更厌倦了这个家,我也曾多次想到死,但都没死成。爸爸妈妈的这次举动更使我彻底地失去了活着的勇气,所以我在那一刻根本就不再考虑生与死的问题了。接着只听妈妈抱着我撕心裂肺地哭:“女儿啊,你真傻,你还这么年轻,为何要这样做啊?”我伸手拭去了妈妈脸上的泪水说:“妈妈,我从小到现在没找到过一点活着的理由,在我的生活中没有笑容,没有快乐,更没有阳光,只有眼泪、哭泣、肝肠寸断。爸爸妈妈你们能给我一个活着的理由吗?在学校里得到的是老师的贬低、同学的取笑,回到家里还要面对你们无休无止的争吵,这样的生活我感觉疲惫不堪了,因此我也学学你们的举动,也许真像名人说的人死如灯灭吧,死了就一了百了啦。”爸爸用哭泣的声音对我说:“孩子我们不吵了,你别犯傻了,好吗?”这场“闹剧”就此算平息了。也因着这场“闹剧”我不想上学了,因为读书就是为了生存,可我根本就不想活着,干嘛还去学校里受人歧视呢,于是我就辍学了。

  因着自己生活在这样一个凄惨环境中,我常常仰天长叹:“老天爷啊,同在一块土地上生活,为什么别人能多姿多彩地活着,我为什么就这样痛苦凄凉无助呢?如果我死了,父母会肝肠寸断,但难道我就得这样苟延残喘地继续活下去吗?”

  为了找回一点生活的希望,摆脱家庭的困扰,后来我就出来打工了,但打工的路更是让我苦不堪言,这更使得我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与勇气,我便开始盘算着怎么死才不至伤害父母的心,让他们坦然地能面对我的死。于是我找到了死的方法,让一辆有钱人的车撞死,这样还可以弄点钱给父母过日子。一天,因着我不会说话把客人给得罪走了,老板娘给了我一顿臭骂,这一下更“助长”了我死的“勇气”,过后我独自一个人走到了街上,看见了一辆黑色的小车,我没有避让而是闭着眼睛直朝车子走去,只听见车子的急刹声,还感觉有人把我扯着滚出去,等我睁开眼,看见一个年龄与我相差不多的小伙子与我一起滚在路上,司机从车上下来,冲我吼道:“野丫头,活得不耐烦了?你不想活老子还不想死!”小伙子说:“大哥你消消气,这小姑娘可能脑子有问题。”车开走了,小伙子把我拉到一边问:“怎么回事,这么危险的动作你也干得出来,如果没事我陪你走走好吗?”他带我去了公园,找了一个人较少的地方坐下来,他对着我说了很多话,其中有一句话打动了我,他说:“天生我材必有用,此路走不通,换条路再走,用得着寻死吗?你能对我说说原因吗?”于是,我把小时候及上学的事一气跟他说完,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与人谈心,还说了好多的话。他说:“你的人生的确与众不同,可是你没死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明白吗?”就这样我又活了下来,从此他也走进了我的生活,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2004年4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妈妈“病危”的消息,我和哥哥急忙往家里赶,回到家里看见妈妈坐着,还神清气爽地唱着歌。看见我们兄妹俩,妈妈满脸笑容地说:“孩子,可把你俩弄回来了,走,我带你们去个地方。”拉着我们兄妹俩就往一个地方去,到了那里,我看见有十几个人,爸爸也在,他们正在兴高采烈地跳着舞、唱着歌,场面挺激动,个个脸上都绽放着光彩。一个带外地口音的男人对妈妈说:“这就是你说的一双儿女吧?”于是他们就给我们让坐。没想这不平凡的一天竟成了我人生命运大转折的一天,也是我的人生命运开始走上快乐的一天。

  接着妈妈说:“你们好好听听他们给你们说个大喜事。”说着把爸爸叫回了家。这个弟兄把其余的人全部叫到一间屋,由一个姊妹给他们讲,这间屋子就我和哥哥还有这个弟兄在,互相沟通了几句,弟兄问:“你们相信人的命运由神掌握,自己没法掌握吗?”我说:“我相信,如果我能掌握的话,就能让爸妈不吵架,那我早就该快乐了。”弟兄问:“他们常吵架吗?”我低头不语,哥哥把我们家的事全说出来了。弟兄打开一本书念道:“若不是我带领整个人类,有谁能超脱我的安排而另找出路呢?难道是人的‘想’、人的‘愿意’把人带到今天的吗?多少人的一生不能如愿以偿,难道是他们的思维出差了吗?多少人的一生是料想不到的幸福、美满,难道是他们的要求水准太低了吗?整个人类有谁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顾?有谁不在全能者的预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来源于自己的选择吗?人的命运是自己掌握的吗?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却远远避开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强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觉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渊;多少人仰天长叹;多少人嚎啕大哭;多少人在试炼中倒下;多少人在试探中被掳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十一篇说话》)弟兄停住了,我惊呆了,两只眼睛盯着他手中的书,好想知道这是什么书啊,精简、一针见血,短短几句话就把我二十几年的生活全给概括完了,而且一点不差。哥哥也似乎被感动了,视线转移到那本书上。于是弟兄交通说:“你们知道什么是神吗?神就是他说的话人说不出来,他知道人的一切事,他做的事人做不出来……”我想:“是啊,我曾仰天长叹,曾经两次寻死没死成,一生忧伤度日,无人问津,无人理睬,可他(神)却早已把我的人生经历写在了他的书上。我无理由否认神,如若他不是神,他又怎么能把我的人生际遇一语道破呢?”后来听完这个弟兄的交通,哥哥亲口承认相信有神,孤僻的我只是点了点头。

  我们一家就这样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后来弟兄安排我和哥哥跟外地的两个姊妹一起聚会,有时她们领着我们吃喝神话,有时教我们跳舞。看着哥哥与她们一起学跳舞,因刚学,显得有点别扭,手动脚不会动,使得我张口大笑。哥哥与她们一起互相交通,可我是从不发言。我这个反常的举动被她们看在眼里,弟兄姊妹给我交通,与我谈心,很多次我都是默不作声,可她们表现得很有爱心,耐心地开导,与我从前在学校里的所见完全不一样,与社会上的情况也完全不同,弟兄姊妹没有看不起我的表情与举动,我在这里似乎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尊重。两个月后我会与弟兄姊妹说话了,而且能说很多的话,一次聚会学跳舞,唱的是193首经历诗歌《赞美新生活》:“弟兄姊妹聚一起,亲亲热热一家人,有说有笑有唱有跳多自由!生活变了样,真是那个心花怒放。天南海北同走一条路,是神的爱把我们联到一起。如今弟兄姊妹的心无限感慨又激动,谁不抒发心中的情,谁不抒发心中的爱,你赞美神跳起舞,我在一边拍拍手,超脱家庭走到一起,彼此那个相爱多甜蜜。”看着弟兄姊妹优美的舞姿,脸上甜甜的笑容,一股股暖流涌入我的心底,仿佛在那一刹间我有了依靠,有了亲人,有了朋友。哥哥与一个姊妹一起走到我面前,一人伸出一只手,拉着我融入他们跳舞赞美神的队伍里,我高一下、低一下、左一下、右一下地比划着,怎么也跟不上他们的舞步,有时还会踩到他们的脚,但我的心里当时很感动。这时给我们谈见证的弟兄进来,朝我说:“呀!姊妹不错呀,还会跳舞了,动作还蛮好看的,加油啊!”从来没被人夸过的我,对这一声称赞可说是如获至宝,心里美滋滋的,我总算在这里找到了多年来我从未找到的微笑、尊重与爱。

  一天我看到神话说:“年少的人不该没有理想、志气与蓬勃向上的气质;年少之人不该对前途心灰意冷,也不该对生活失去希望,不该对未来失去信心;……年少人应该有不屈服于黑暗势力的压制,有改变自身的生存的意义的勇气;年少人不该是逆来顺受的,但更应该有胸怀坦白而且饶恕弟兄姊妹的精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年老之人、年少之人说的言语》)看了这段话我无比地欣慰,是啊,我这么年轻,为什么会不想活呢?父母的争吵、上学时的讥笑就把自己禁固成了哑巴,也太不自怜了吧!这又何苦呢?今天神来作工不就是要让我坦然地面对人生,勇敢地面对生活,期盼着我打起精神笑着活下去吗?我从圣灵的作工与神话的开启中得到了些活着的勇气。可是我毕竟还是太脆弱,被撒但败坏得太深了,就我这个孤僻、任性的撒但性情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一次我与一个姊妹约好到一个小点上去聚会,与她说好6:00在小河边等,结果她到8:00都没来,我气愤地回家了,因为我认为因着自己人性不好,不太会说话做事,她烦我才故意整治我的。从那天起我见面就不理她,她怎么赔不是,我还是不搭理姊妹,直到有一天看见一段神话说:“人对自己要求不高,对别人要求可高了,对他还得忍耐还得包容,还得有爱护,还得有供应,还得面带微笑,还得忍让,还得迁就,多方面的照顾,不能有一点严厉的,不能有一点刺激的,不能有一点他看为不好的,人的理智太差了!”(摘自《基督与教会工人的座谈纪要·第四十二篇 对神总有要求的人最无理智》)读完了这段话,我的里面特别自责,我想起了姊妹对我的呵护、对我的忍耐,教我跳舞,还语重心长地与我谈心,只是失约一次,我就大动肝火,看到自己也太不近人情了!我不禁想起了爸妈之间以前的战争不都是因为只想从别人那里得到爱,却不会去爱别人才弄到那步田地的吗?如果每个人都像我这样小肚鸡肠,正如神话所说“不能有一点他看为不好的”,那忍让、迁就、包容又从何谈起呢?之后,我每当见到姊妹时就觉得无地自容,但她似乎根本不在意我冷落她,每次见了我依然跟我有说有笑,到最终我再也忍不住内心的自责对姊妹说:“姐,对不起,我太任性了,你对我那么好,可我……”话没说完我已经泣不成声了。姊妹把我搂在怀里说:“都是败坏人类,这是很自然的事。”当时我很纳闷,她与我无血缘关系,可她却处处让着我,关心我……她的人性这么好,她的人生肯定会很美满!抱着好奇的心我对着姊妹说:“姐,你的一生一定很幸福吧?”姊妹拉我坐在一边讲起了她的经历,她说她自小就没有了爹,生活在众人的打骂中,长大后有家了,也经常被丈夫毒打,她也想到过死,但神的救恩临到了她,因此她毅然决然地走上了信神尽本分的路。听着她所哭诉的凄惨人生,我的心与她更加贴近了,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我说:“姐,可你会爱人,我怎么就不会呢?你的爱是从哪里来的?”她说:“人没爱,只有神有爱,是神把我从撒但的权势之下拯救出来,从死亡之地拉回来,是神差派弟兄姊妹来到我的身边呵护帮助我,使我找回了活着的乐趣,因此我体尝到了痛苦之人的脆弱与无奈,是神的爱支撑着我的生命,并且让我学会了去爱人,我看见你就想到了昨天的我,因此我对你自然有了几分关爱,因为神要求我们要爱神所爱,人的交通中也说道:‘人与人达到正常相处也该具备几条实行原则,不能只满足于不占别人便宜、不坑害人,还应具备一些爱心,更要有良心理智,能够彼此包容互相帮助,能关心别人,凡事让别人得益处,能为别人着想,不能光顾自己,还能担谅别人软弱,能够饶恕人的过犯……’”(摘自《基督与教会工人的座谈纪要·读神话主要解决自己的哪些问题》)听完姊妹的这番话,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感觉热热的,看到自己太坏了,人性的确太欠缺了。想想我的一家人,不就是因为缺乏包容忍耐,缺乏互相迁就与体谅才导致全家人动不动就寻死觅活生不如死的吗?神的实质是爱,神也把爱赐给了人类,可我们却在互相争斗,互相伤害,看不见对别人有一点关爱,反倒是只有恨,只有恶毒,只有报复,那我们该有的爱又去哪里了呢?这些问题闪现在了我的脑海中,于是我便陷入了沉思中,姊妹看见我的这一情形,就问我在想什么,我不好意思回答,只是摇了摇头。

  回到家里,我就来到神面前向神祷告:“全能神啊,弟兄姊妹都会爱别人,因此他们都很幸福快乐,但我们一家人都不会去爱别人,因此我的家总是乌烟瘴气,充满争斗,你能否告诉我,我们该具有的爱到底去了哪里了呢?你能让我找到答案吗?”之后,在圣灵的带领下看到神话说:“几千年的‘民族气概’给人的内心深处遗留下的流毒、封建思想将人都束缚得没有一点自由,使人没有志气,没有毅力,不求上进,消极后退,奴役性特别强,等等这些客观因素给人的思想风貌,个人的理想、道德、性情造成了一个不可磨灭的污秽的丑相,似乎人都生活在恐怖主义黑暗世界里,没有人想到超脱……几十年、几千年、几万年以至于到现在人仍然这么虚度着,没有一个人创造最美的人生,只是在黑暗的天地之间互相厮杀、争名夺利、勾心斗角,有谁曾寻求神的心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三]》)“因为整个人类的上空混浊黑暗,毫无一点清晰之感,人间又是漆黑一团,活在人间‘伸手不见五指’,抬头不见阳光,脚下之路泥泞坑洼,蜿蜒曲折,到处都遍及死尸;黑暗的角落里尽是死人的尸骨;阴凉的角落里尽是群鬼寄居;人类的中间到处又都有群鬼出没;满是污秽的各种兽的后代互相厮杀、惨斗,厮杀之声令人胆战心惊。就这样的时代,这样的世界,这样的‘人间乐园’上哪去寻找人生的乐趣?人又上哪找着人生的归宿?早已被撒但践踏的人类本是撒但形象的扮演者,更是撒但的化身,是为撒但作‘响亮见证’的证据,就这样的‘人类’,这样的败类,这样的败坏‘人类家族’的子孙怎能为神作出见证呢?我的荣耀从何而来?我的见证从何谈起?因那与我作对的败坏人类的仇敌已将我早已造好的,满有我荣耀、满有我活出的人类给玷污了,它将我的荣耀夺走,作在人身上的仅是满了撒但丑相的毒素与善恶树的果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正的“人”指什么?》)读完了这些神话,我的里面亮堂了许多,认识到是因着撒但种给人的毒素,致使我们都被那些封建思想,传统的道德观念,民族英雄气概等各种毒瘤毒害,所以爸爸奉行的是大男子主义“老子天下第一”,靠武力征服我们姐妹几个人,用毒言恶语对待妈妈,企图成为一家之主;妈妈奉行的是“只吃亏、不吃气”、一旦受气就“人死如灯灭”,而我自己奉行的是撒但说的“惹不起躲得起”,遇到痛苦就想着以一死来躲避,以为这样就可以一了百了不用再痛苦了。神话说:“地上遍及死人的骨头,魔鬼狂欢不止,在‘阴曹地府’里继续吞吃着人的肉体,让人的尸骨与其一同殉葬,妄图将最后一部分剩下的残缺不全的人尽都吞吃,但人总也不明白,从未将魔鬼当作仇敌一样对待,而是尽心尽意事奉着它。”(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九]》)这些神话解开了我心中的一切谜团,让我找到了自己这一生痛苦的根源。原来神把人造在地上,但之后就被下到人间的魔鬼给败坏了,从此以后人就变得越来越狂妄,变得越来越恶毒自私,变得越来越没有良善,没有人性,失去了起初的良心、理智、爱心、包容与忍耐,于是就奉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撒但哲学,人与人之间就因此开始你争我斗,互相残杀,互相欺压,弱肉强食,奉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大到国家,小到家庭,都是奉行这一套,所以我的家庭也未能幸免于难,从小到大每天就活在了“战争”的恐怖阴影中,让我找不到一点人生的幸福与乐趣。今天才知道一切祸根都因撒但而起,是它让人活得这样痛苦,让人与它一同作恶抵挡神,让人与它同归于尽,最终与它一同下到阴间,成为它的殉葬品,这都是撒但恶魔的诡计,是它的阴险恶毒之处,也是人类一切痛苦与患难的根源。

  在接下来的光阴里,我们一家人因着神的爱,因着神的预定和拣选,有幸回归到了神的家中,我们一家人就在一起读神话来认识神的爱,来认识撒但的诡计,来认识人类的败坏实质等。我们在一起唱歌、祷告,虽然有时还有些争吵,也偶尔有些哭泣,但过后能互相道歉,也能互相担谅,没有从前的争战与表演了,我也从一个孤僻不说话的“哑巴”变得开朗活泼,还会主动地与弟兄姊妹沟通,我很乐观地生活着,因为全能神拯救了我,拯救了我们一家人,从此我也就拥有了更多的幸福快乐。

  往事不堪回首,不过世上有句话叫“先苦后甜”,那些痛苦的往事我不愿再去回忆,但因着有那些痛苦的往事我得倍加珍惜今天这来之不易的幸福时光,我知道了这一切都在神的主宰之下,也是神的命定,更是神全能智慧的发表与体现。神话说:“从创世以来我就开始预定拣选了这班人,也就是今天的你们。你们的性情、素质、长相、身量,出生的家庭,你的工作、婚姻,你的一切,甚至你的头发的颜色、你的肤色、你的出生时间都是我手的安排,就是你每天要干什么、要遇见什么样的人也是我手的安排,更何况把你今天带到我的面前,更是我的安排,不要自己扰乱自己,要坦然前行。今天我让你享受的是你应得的一份,是我创世以来早就预定好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七十四篇说话》)通过这些神话的开启使我找到了自己生命的源头,找到了人生的归宿,认识了神为我安排这样一个家庭环境的良苦用心与神对我真实的爱。

  再后来,因着神的高抬让我在神家尽本分,在尽本分的过程中我又更一步地明白了更多的真理,使我的生命性情不断地得着了变化。在与弟兄姊妹相处时虽还有些败坏流露,但我学会了去担谅别人、去关爱别人,会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来考虑问题,让痛苦无助的弟兄姊妹也从我的交通中得着了一些帮助与益处,这也是让我最欣慰的地方,我不再是从前那个自私自利、性格孤僻的“闷葫芦”,也不再是从前那个沉默寡言的“冷血动物”,更不再是从前那个懦弱的“寻死包”。在信神尽本分的坎坷路上,虽然我也有过几次的失败跌倒与软弱,但因着神的带领与引导,让我一次又一次地从失败跌倒中站立起来,一次更比一次地刚强起来。在带领工人的位置上我也有过几起几落,但因着神作我的后盾,作我生命中的力量,我没有倒下,没有后退,仍在跟随着神尽着自己的本分,到现在我仍是神家中的一名带领工人,我要尽我的所能来满足神,在以后的光阴中任神摆布,把心完全归给神,活出一个真正有意义的人生,珍惜每一天与神相伴的幸福时刻。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