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Sign in to follow this  
Guest 坚韧

历经磨难苦 更坚爱神心

Recommended Posts

Guest 坚韧

历经磨难苦 更坚爱神心

江西省 坚韧

  他叫坚韧,曾是一名跟随耶稣的普通信徒。2003年3月,因着神的恩待,他有幸跟上了神的脚踪,接受了神的末世救恩。从此他得着了神话语的浇灌与滋补,有了人生的目标和方向。可就在他刚踏上人生正道时,却遭到了中共政府的一再抓捕与迫害……他的肉体一次次遭到摧残,甚至被残酷折磨至性命垂危……是神的话开启光照他、带领他度过了那些难熬的日日夜夜;是神的爱一直感动着他,使他坚定了持守正道的决心;是神的生命力一直支撑着他,将他从死亡的边缘拉回……

  2003年6月的一天,我与两个弟兄到一村庄传福音,被恶人诬陷是传邪教的举报给了当地警方。随后,五六名恶警开着三辆警车赶来,气汹汹地用手铐将我们的双手铐在背后,连推带踢把我们推上车,押往公安局。我心想到公安局说清楚警察就会放人的。哪知我们是刚出狼窝又入了虎穴,中共警察远比那些地痞恶人更凶残。到了公安局,警察将我们分开审讯。我一进审讯室,恶警就用力拽住我身后的手铐,猛踢我的后腿窝,并按住我的身体,逼我跪在地上,顿时我感到手上、腿上一阵阵剧烈的疼痛。另一恶警凶狠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看着他们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我里面一阵恐惧,赶紧解释:“我们去找人,他们却诬陷我们……”话音未落,恶警就狞笑着说:“哼!你最好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坚持说自己是到那边找人的。他恶狠狠地说:“不老实交代!有你好受的!”说罢就开始毒打、折磨我。一个恶警“唿”地冲上前一脚踢在我的身上,接着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见我仍是不说,他们又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碾踩我的脚趾,把我的鞋都踩破了,痛得我差点叫出声来。紧接着,他们又把我的一只手从肩膀往下拉到背后,另一只手由后背向上,将两只手硬拉在一起反铐着,顿时,我的两只胳膊像断了似的疼痛难忍,原本虚弱的我实在经不起这样的折磨,不一会儿便瘫倒在地了。恶警见状又拉着我的手铐猛地往上提起,并连塞了两块砖头,剧烈的疼痛就像万蚁噬骨一样直钻我心。痛苦中我一个劲地呼求神:“全能神救我,全能神救我……”当时我接受神的末世救恩才三个多月,还没有装备多少神话,也不明白什么真理,但随着我不断地呼求,不知不觉心里产生一股无形的力量与一种坚定的信念,让我感到神是不会让我死的,我得坚决为神站住见证,于是就咬紧牙关不松口。随即恶警又在地上放了两块砖,逼我跪在砖上,又用力提手铐,顿时我的手臂更加剧痛难忍,强撑着跪了几分钟后我就再次瘫倒在地,他们又立马提手铐,逼我继续跪着,就这样反复地折磨我。当时天气很热,我又痛又热,豆粒大的汗珠直往下滴,难受得气都喘不过来,差点昏死过去。这帮恶警却在一旁幸灾乐祸:“好受吗?再不说整你的办法多的是。”见我不回答,他们又讥讽道:“不满意?再来!”……就这样折磨了两、三个小时后,我已经瘫软在地,无法动弹,连大小便都失禁了。面对这一切,我痛苦不已,看到自己真是瞎眼,居然以为到了公安局就有了说理的地方,警察会主持公道,不曾想他们竟是如此凶狠残暴,没有丝毫证据就对我刑讯逼供,往死里整,实在是恶毒至极!这时,因为整个房间充满了我的大便臭气,两个恶警就把我拖到卫生间冲洗,我感觉浑身像散了架一样,想动都动不了,只能躺在地上任凭他们摆弄。我不知道这样的折磨还有多久,就在心里不住地呼求神加力量让我能撑下去。极度虚弱中神怜悯了我,开启我想起了一句神的话:“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第六篇说话》)神的话如同给我体内注入了新的生命活力,使我有了继续与魔鬼抗衡的信心与勇气,身体也缓过一点劲来。接着,恶警把只穿有一条湿短裤的我拖到审讯室继续审问,见问不出他们想要的结果,又狠踩我的脚,把我的皮肉都踩破了,可我却没了痛感,我知道这是神的作为。后来,恶警从我们一起被抓的一弟兄家里搜出了传福音资料,就定罪我们是“传邪教”的,将我们扣押。

  当晚,恶警将我们分别铐在一个三四百斤重的大水泥盘上,到第二天晚上又把我们押往看守所。一进看守所,我就被逼着穿彩灯泡,刚开始每天六千个,日日加产量,一直加到每天一万两千个,我的手指都穿破了,任务还是没法完成,结果就被逼着不睡觉继续穿。有时实在吃不消打个盹,被他们看到了就要挨毒打。狱警公开对狱霸们说:“这些犯人做不完、做不好,你们就给他们打两支‘青霉素’。”所谓的“青霉素”,就是用膝盖猛撞挨打者的裆部,趁对方痛得弯腰时又用手肘狠狠砸其脊背,再用脚跟跺其脚背,下手之狠毒有时能致人当场昏厥,甚至落下终身残疾。中共监狱就是人间地狱,在那里人简直没法活。每当我完不成任务挨毒打时,我都很软弱,只能在心里唱神话诗歌来激励自己:“……或许你们都记得这样的话: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以往,你们都听过这话,但谁也不明白这话的真正含义,今天才深知这话的实际意义。这话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红龙之地受它残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它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神的话使我认识到今天所受的苦是至暂至轻的,而且受这苦是有意义的,是神对我的祝福,相比那些不信神的犯人,他们受折磨受痛苦没有任何意义,而我今天是因信神而遭逼迫,这是荣耀的事,是有福的事,就如神在恩典时代曾说过“为义而受逼迫的人有福了”。神的话语大有能力,每每想到这段话,都能除去我里面的凄凉无助,减轻我肉体饱受摧残的痛苦,不再觉得前方黑暗无光,而是充满了希望,灵里也越发刚强有力量。

  然而,在中共监狱里不仅要干繁重的苦力活、被毒打,而且我们一日三餐的饭食也是猪狗不如,每天只给吃没有油盐的萝卜叶、空心菜,里面时常夹杂着烂叶根、沙子和泥土,此外再加一杯淘米水和三两饭,甚至有时只有三口饭,整天饿得饥肠辘辘。在这样的环境中被摧残了二十多天后,我的体重骤减,身体消瘦得不像样,四肢无力,以致腿站不起来,手也无力伸张了。可冷酷无情的狱警不仅不给我看病,还把我家人来探监时给我的一百元钱也给侵吞了。后来,我的身体越来越差,心里就开始害怕:这样下去,以后会不会残废呢?软弱之时我只有祷告求神怜悯我,之后神开启我一段神的话:“疾病面前别灰心,屡次寻求别放弃,神会光照来开启。约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医生!活在病里就是病,活在灵里就没病,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

  有复活的基督生命在我们里面,在神面前实在缺少信心,愿神把真实的信心加在我们里面。……信心就是一根独木桥,贪生怕死难通过,豁出性命能踏实通行。人有胆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们越过信心的桥梁进入神里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第六篇说话》)对啊!全能神是全能的医生,我的生命气息都由神掌管,我的身体更在神手中,神不允许我就不会残疾,我得对神有信心,得相信神的全能主宰,不能收留撒但的意念。想当初神只是说话,就创造了天地万物;拉撒路死了三天,神一句话就让他复活了。神那么全能,我还怕什么呢,残疾不残疾不都在乎神的一句话吗?我心里总这样想,就越来越有信心了。

  后来,中共政府在没有任何审讯结果的情况下判了我一年劳教,当恶警将我押送到劳教所的时候,劳教所的管教见我瘦得没有一点人形,怕出人命,不敢接收,恶警就把我押回了看守所。那时我已经无法进食了,中共警察不但不给我医治,反而说我是装的,看我吃不下就叫人灌,灌不进去就撬开我的嘴硬灌,见我不吞,他们就打我,我就像一个木偶被他们灌了又打,打了又灌,这样灌了三次实在是不行了,他们才带我到监狱医院检查。结果显示我的血管已经硬化,血都成了黑色酱糊状无法流通,医生说若再不放人,我必死无疑。可恶警还是不放人,最后连犯人们都说我“没用了,死定了”。面对这帮泯灭人性的恶警以及身处的环境,我的内心极度痛苦,只能常常在心里默唱才学会的诗歌:“……在世上,人海茫茫,我们如同沙滩中的一粒沙,在世上无人理睬,在世上走投无路,到处流浪,是神你把我们看在眼里,是神你把我们都高抬,我们被撒但败坏太深,如同粪土污秽不堪,可神你没有嫌弃我们,审判刑罚洁净我们,麻木的心被你唤醒,深感你的可亲可爱。……”(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经历诗歌·第186首 神之爱》)以此来激励自己。因我只是粗略地明白一点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所以只能常常在心里揣摩神的三步作工。但神怜爱我,当我揣摩神的作工时,心里总受激励,总感觉神的爱太大,从茫茫人海中拣选了我这个渺小的人,让我能有份于神的末世救恩,就觉得再怎么苦我也要坚强地活着,总想有机会能早点出去传福音,还报神的爱。虽然在如同活地狱的中共监狱里过着非人的生活,但神与我同在,一直看顾保守着我,在我生活不能自理的时候,神给我开辟出路,兴起那些犯人给我喂饭、帮我洗澡。每当我软弱消极的时候,一想到是神给了我气息使我得以存活,我的命在神手中,虽然我深陷魔窟但神爱却伴我左右,是神为我安排着一切,我的心灵就很得安慰,也就不觉得痛苦难受了。后来他们又关了我15天,见我已经气息奄奄,随时都可能死去才不得不放我出去。可是,这帮畜生把我折磨到了这个地步,还要对我罚款一万元。这更让我看到中共政府贪婪无度、肆意搜刮民脂民膏的丑恶嘴脸!最后他们见我家实在交不出这笔钱,就强逼我的家人交了600元伙食费给他们。出狱后,所有认识我的人看到我都直流泪,不敢相信一个一百多斤的汉子只是到中国监狱走了一遭,前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瘦得只剩下五六十斤的骨头架子了,不但不能走路,就连生活也不能自理了。

  经过这次酷刑折磨,屡屡尝到死味的我看清了中共执政党就是一个专门吞吃人、苦害人的恶魔集团,它竭力攻击毁谤、定罪神的末世作工是邪教,并且大肆宣传、散布,甚至蛊惑民众举报,致使中国百姓极端仇视信神之人;它善恶不分、黑白颠倒,专门欺压整治、诬陷残害神的选民;它口口声声说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但事实上却横行霸道,任意践踏、残害人民。遭受了中共政府惨无人道的摧残折磨后,我从心里恨透了它。我知道这次我能从中共监狱里活着出来,完全是神的看顾保守,是神的奇妙作为。思念着神的爱,我的心就受感动,常常向神祷告说:“神啊,我相信你的全能,因你是使无变有的神,天地万物都在你的手中,我愿把自己完全向你交托,我想身体好起来,早点投身到传福音的行列中,愿你成全我,阿门。”接下来,我每天读神的话、祷告神,感谢神的眷顾,我的身体开始逐渐康复。为了还报神爱、感谢神恩,我又开始了传福音工作,但因中共政府千方百计拦阻神作工、逼迫阻挠信神之人传扬神的末世救恩,不多久,我再次遭到了中共警方的抓捕。

  那是2004年11月底的一天,寒风凛冽、大雪纷飞,我和几个弟兄姊妹在传福音时被警方跟踪,但我们却浑然不知。晚上八点,我们正在聚会交通,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拍门声和喊叫声:“开门!我们是公安局的!快开门!再不开门就撬门啦……”随即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踢门、踹门和撬门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我们几人来不及多想,慌忙把播放器、书籍资料藏起来,一开门五、六个警察立马像土匪一样闯了进来,一恶警大吼:“不许动!双手抱头蹲到墙边去!”接着,几个恶警把整个房间翻了个底朝天,搜走我们4台便携式VCD、一些信神书籍以及整整一大袋的传福音资料。随后,他们强行把我们押上警车送往派出所。在路上我很紧张,因去年惨遭恶警酷刑折磨的一幕幕已深深地烙在我心里,每次想起都心有余悸。这次被抓,不知恶警又会怎么折磨我,我很怕自己会承受不住,可想起弟兄姊妹聚会交通时常说:“如果被抓,千万不能背叛神做犹大,因为神说‘……我也不喜欢曾经背叛我的任何一个人,我更不喜欢与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来往,这是我的性情,无论这个人是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又想到基督激励我们的话:“我对弟兄姊妹都满怀希望,相信你们不灰心、不失望,不管神怎么作,你们都如一盆火,不冷淡而是能忍耐到底,直到神的作工完全显现……”(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路……(八)》)“……让我们都在神面前发誓:共同努力!忠心到底!永不分离,永远在一起!我愿弟兄姊妹都能这样在神面前立下心志,使我们的心不变、志不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路……(五)》)我不禁被基督的话语所震撼,被弟兄姊妹的劝勉所鼓励,神为了将人类从撒但的权下彻底夺回,不惜再次道成肉身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多少弟兄姊妹因传扬神的道被恶魔抓捕、遭受酷刑折磨都宁死不屈,甚至殉道,作出了响亮的见证,我也要将自己的全人为神摆上,不管将要临到多大痛苦折磨,我愿“心不变、志不移”,对神忠心到底,为神作响亮的见证。于是我默默地呼求神:“神啊!你深知恶魔的阴险恶毒,你也深知我肉体的软弱,求你保守我的心,加给我力量和智慧,无论如何我都要持守真道、为神站住见证……”果然,接下来我看到这伙恶警的凶狠残暴丝毫不逊于去年那帮魔鬼。

  一到派出所,这伙恶警就冲我一顿拳打脚踢,随后强行脱掉我的鞋子,逼我赤脚站在冰冷的地上接受“审讯”,他们边围在火炉旁烤火,边厉声逼问我:“快说!你叫什么名字?传了多少人?跟谁联系,头是谁?”又嘲讽道:“怎么样,舒不舒服呀?快说!不说老子慢慢整你!”我除了用智慧说我是来这里打工挣钱的之外,就不再吭声。一恶警见状兽性大发,猛地冲到我面前,用力掐住我的脖子,把我的头使劲往墙上撞,我被撞得我头晕目眩,耳朵“嗡嗡”作响。接着恶警又举起拳头照着我的脸、头猛打,一边打一边吼道:“他妈的,你是头,是不是?说!不说,老子今天就把你吊到楼顶上冻死你!”这一顿暴打,把我打得眼冒金星、鼻血直流,头上起了几个大包,疼痛难忍。足足毒打了半小时后,他们又将我们送往公安局。一路上,想到中共爪牙所实施的各种残忍手段,我不寒而栗,又想到去年被他们折磨得命都快没了,等下到公安局不知还要遭受怎样的折磨,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就在这时,神开启我想到一首经历诗歌:“……神是我后盾我还怕什么 与撒但争战到底 神高抬我们当撇下一切 在基督苦里有份 预备好我爱完全献给神 荣耀中与神降临……”(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第165首 国度》)这首歌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想到神是我后盾,是我的依靠,我没有什么可惧怕的,只要我立定心志为神站住见证,神定会带领我战胜撒但的。于是,我一个劲地告诫自己:“哪怕丢掉性命也不能做犹大、背叛神!”

  一到公安局,警察就把我们分别押至各个审讯室。我一进去他们又逼问我姓名、住址、传多少人等问题,我怕因去年被抓的事受牵连,就随便说了一个名字,其他问题一概不予回答。他们上网查不到我的身份信息,立马暴跳如雷:“敢耍我们?老子没那个耐性!”说完就双手抓住我的衣领,像扔沙包一样将我摔在坚硬的地面上,随即又在我身上狠劲乱踩,甚至灭绝人性地把脚踩在我头上来回旋转……本来上次被抓经受了恶魔长期的严刑拷打,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今又遭到毒打,我立刻觉得头晕眼花、全身瘫软、无力动弹了。哪知恶警还不放过,又强行脱掉我的鞋袜,拉起瘫软无力的我,逼着我站在屋外冰冷的雪地里。在刺骨的寒风中,我的脚冻得麻木没了知觉,只感觉脚板厚厚的,浑身直打哆嗦,牙齿都在打颤,身子虚弱得像要随风瘫倒。这让我再一次见识了恶魔的残忍,也更透彻地看清了中共政府与神为敌的邪恶反动实质,认识到这帮中共爪牙是十足的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是地道的人面兽心的魔鬼野兽,是正宗的邪灵投胎、恶鬼转世。魔鬼越是这样穷凶极恶地抵挡神,我越是从心里恨透了它,便暗立心志坚决不向它屈服,同时也不住地求神加我力量让我能站住见证。恶警一直折磨我到凌晨一点,见实在问不出什么结果就把我押送至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这伙恶警仍不放过我,他们又唆使牢霸“好好”教训我。当时我已被折磨得浑身瘫软无力,一进囚室,就一头栽倒在冰冷的地板上。尽管如此,牢霸还是二话不说挥拳朝我的头猛打,打得我头昏脑胀,精神恍惚,差点昏死过去。之后,犯人们又变着法子来捉弄我,逼我一只手按在地上,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耳朵,像圆规似的在地上打转。我没转几圈就头晕受不了,停了下来,他们见状对我又是一顿拳脚相加……还没等我缓过劲来,一个犯人又使出浑身的力量朝着我的肚子狠狠打了一拳,当场把我打倒在地,痛得我连叫都叫不出声来。因着狱警的指使,犯人不仅毒打我,还天天想法子折磨、虐待我,每天不但要我包揽洗碗、洗厕所等脏活累活,还逼着我在下雪天洗冷水澡,我不洗,他们就对我暴打,硬逼我洗。洗的时候还要按着他们的要求:先用肥皂擦遍全身,然后让冷水淋在头上,使冰冷的水慢慢流遍全身,就这样来回洗,直到洗完一块肥皂才罢休。虽然他们使用这种灭绝人性的方式来摧残我的肉体,但神仍保守我,加给我信心、力量,使我没有向撒但屈服。我知道这些犯人之所以这么肆无忌惮地虐待我,都是受那帮阴险毒辣的中共爪牙指使,只要我还在他们手上一天,他们就会用尽手段来撬开我的口。他们视信神之人为眼中钉、肉中刺,自己从我身上审不出什么,便借刀杀人,想利用犯人来整我逼我就范。他们为了破坏神的工作真是绞尽脑汁、机关算尽,实在可咒可诅!我越是看清魔鬼的邪恶实质,越是从心里恨恶它,立志坚决依靠神站住见证,决不向撒但低头!虽然我也有软弱,但神带领我常常在心里哼唱诗歌来激励自己:“壮志面对群魔吼,艰难跋涉心更坚。真光照耀,死何所惧。人类太凶残,哪能容下神,我发奋做人,跟从神。……撒但真卑鄙,我怒火高万丈。魔王伎俩正是地地道道撒但相,我不能屈膝撒但,苟且偷生做神叛徒成犹大。受尽磨难苦,度过黑暗夜,宁死不屈服,为神争荣光,迎接神显现。……”(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经历诗歌·第203首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越唱这首诗歌,我越有信心、力量,越唱这首诗歌也越激起我坚决背叛撒但为神作见证的心志。当我豁出一切愿为神站住见证时,神也让我看到了他的奇妙作为。后来有一次,因我拒不洗澡,牢霸又狠打我的头,哪知我的头没被打痛,他的手却立刻肿了起来,结果不得不停手。因着神的爱一直伴随着我,使我在苦涩中尝到了甘甜,我心里一个劲地向神献上感谢和赞美,我知道这都是神的作为,若没有神的看顾、保守,我哪能经得住这帮魔鬼的糟蹋,恐怕早已命丧黄泉了。

  我被监禁了40多天后,突然患了重感冒,直感四肢酸软,浑身无力,头脑昏沉。随着病痛的侵袭以及魔鬼的折磨给肉体带来的双重痛苦,我的情形也不由得落入黑暗中,心想:“这天天受折磨摧残的日子何时是头呀?我会不会被判刑呢?会不会被折磨死呢?……”就在我陷入软弱痛苦之中时,一首经历诗歌在我耳边响起:“1 我的命运在神手里,一切任神摆布理所当然。我的本分就是顺服神的安排顺服神的安排,一直忠心到底,放下我的存心,对我的前途没有选择不再考虑。2 国度路上痛苦虽多,试炼再大我不能离开你。刚强软弱都在你手里,你无论把我放在哪里,我都要见证你。……”(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第41首 一切任神摆布》)这首诗歌使我豁然开朗,认识到我的命运在神的手中掌握,我的生死都由神说了算,我该做的就是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一直忠心到底,这是我的本分,也是该有的理智。可如今我却因着受点苦就软弱无力,顾虑肉体、前途,无心为神作见证,巴不得早日逃脱现实环境,看到自己对神的认识太少,信心太小,没有一点真实的顺服。想想今天我能有这口气活着,都是神的保守和看顾,不然早在去年就被魔鬼给整死了,这么多苦神都带领我胜过来了,我怎能再退缩呢。再说,判刑不判刑、死与不死不都在神手中吗?想到这,我深感对神的亏欠:“神啊,我享受你的爱这么多却不能体贴你心意,关键时刻还想当逃兵,我太不争气了。神啊,我现在知道了,我不能做没良心的人,不能光为自己考虑,我愿顺服你任你摆布,哪怕我真的被魔鬼折磨死,我也要以死来羞辱撒但仇敌,坚决站住见证满足你心意。”祷告之后,我的心被神深深感动,虽然病痛依旧,但内心却刚强起来,有种不满足神不罢休的心志。当我坚定信心在这残酷的环境中为神作见证时,神却为我开辟了出路。后来,神开启我想到“用智慧打败撒但”,于是我就对恶警说我的脚不会走路了。头一天恶警不相信,我就祷告神:“神啊,你知道我愚昧,我也想不出别的智慧方式,现在用智慧说了脚不会走路,但恶警不相信,我不知该怎么办,愿你带领我,愿你为我开辟出路。”感谢神垂听了我的祷告,到了第二天,当狱警来检查时,我的双脚冰凉冰凉的,没点血液流通的迹象,狱警经多番察看后确信我是真的瘫了,遂让我通知家人来把我这个“废物”接走。

  这一次,中共政府无故拘禁了我45天,在神奇妙的保守下,我终于逃离了魔窟,回到了教会,身体康复后,我又开始传福音尽本分还报神的爱。

  经历了中共政府两次的抓捕和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虽然我肉体受了很多苦,甚至险些丧命,可我得到的生命上的长进却是无价的。中共政府对我的迫害不仅让我看清了它仇恨真理、恨恶正义、疯狂抵挡神的反动实质,更让我看清了它凶残恶毒的魔鬼本相,看见这个邪党就是一伙杀人不见血、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集团,从而对它产生了真实的分辨、恨恶与弃绝。同时我也亲身体尝到了神的爱与怜悯,认识到无论临到怎样的苦难试炼,只要有神的同在,有神话语的开启引领,有神爱的激励伴随,人就不至失迷,就不至中撒但的诡计无力前行。经历中更让我看到了神的美善与可爱,神爱人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实实际际地作工在人身上,实实际际地看顾、保守、带领人,时时陪伴在人的身边不离开左右。想想我这么一个软弱无能的人能两次从中共魔爪中死里逃生,存活到今天,这不全是神爱的眷顾吗?不更是神超凡生命力的体现吗?神无限的爱激起了我爱神的心,使我跟随神的心更坚、志更强了,立志只要我有一口气就要配合福音工作、传扬神的话,通行神的旨意。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