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Sign in to follow this  
Guest 杨洁

神爱伴我度过磨难

Recommended Posts

Guest 杨洁

神爱伴我度过磨难

福建省 杨洁

  她叫杨洁,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普通工人。有一天她在某印刷厂监督工人装订全能神教会的书籍时,被中共警方抓捕,遭受了中共警方的酷刑折磨、百般利诱后又被判刑四年。虽然屡遭刑讯逼供的日子以及四年的牢狱生活让她的身心倍受摧残,但是因着神奇妙的作为,神话语的开启光照、带领引导使她灵里刚强,步步得胜撒但,生命获益匪浅……遭遇患难逼迫不但没有摧垮她的意志,反而使她更多地体尝到了神的爱,增加了对神的认识,更激起了她追求光明与正义的心志。

  2008年8月北京奥运会召开前夕,中共政府对各大城市信全能神之人实行严打,我所在的县城要迎接火炬传递,封闭得更是水泄不通,为了将我们信神之人一网打尽,他们出动大量警力挨家挨户搜查。8月的一天晚上,我与配搭的姊妹正在印刷厂监督工人们印刷信神书籍。突然,国安大队的10来个恶警如土匪一样破门而入,有的拿着照相机拍照,有的拿着手铐、电棍凶神恶煞地喝道:“谁也不许动,给我好好呆着。”随后,整个工厂都被他们控制了,已印好的14000多本书籍也被全部没收。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祸患,我心里很紧张害怕,一个劲地呼求神开辟出路:“神啊!你是天地万物的主宰者,万事万物都在你的手中掌握,今天这样的环境临到,我相信有你的美意在其中,但我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求你带领引导我们,我们愿依靠、仰望你。”祷告完,我的心平静了下来,想到配搭姊妹曾因信全能神坐监受过酷刑,落下病根,至今还时常犯病,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让姊妹离开,不能让她再被抓了。于是,我跟姊妹使了个眼色对恶警说要上卫生间,开始他们不同意,但我们执意要去,他们就派了两个女警跟着我们,并寸步不离地守在门口。感谢神为我们开辟了出路,我们出来时见她们正在聊天,就赶紧趁她们不注意偷偷溜走了,姊妹躲进了医院。过了许久,我以为恶警已经走了,想回去看看那些书籍有没有被全部缴走,可回头没走几步就被发现了,四五个恶警冲过来用力把我摁倒在地,猛踹我的双腿,边踹边骂道:“让老子找得好辛苦,全城出动找你,老子已经全城戒严,你还想出城啊?”骂完后将我的两手使劲扭到背后铐上,接着就把我往车里塞,我的肩膀被车门撞得生疼。在车上,恶警们得意地说:“今天抓到大鱼了,只是让另外一个人跑了。”看着他们的丑恶嘴脸,我感到恶心,同时又有点害怕,于是不住地向神呼求:“神啊,我相信今天临到这事有你的许可,我不知道接下来他们会对我做什么,求你保守我不当犹大、不背叛你,能为你站住见证。”祷告后,心里就不那么害怕了。

  一到国安大队,一姓杨的队长就左右开弓猛扇了我数记耳光,边打边骂道:“你在老子眼皮底下印了那么多信神书籍,信不信老子打死你,跟你一起的那个女的到哪去了?你不说就没好日子过!现在叫你的神来救你啊!”我的脸被他打得发麻,耳朵嗡嗡作响,整个人感觉晕晕的,随后就跌倒在地上,但我意识很清晰,就在心里不停地呼求神:“神啊!这环境临到是你的爱,我能亲眼目睹恶魔的本来面目,这也是我的需要,但你知道我身量小,求你保守我,加给我信心、力量,今天我就是被打死也不当犹大,不背叛神……”接着,他们把我从地上拽起来,恶狠狠地威胁道:“你不把事情说清楚就别想出去……”边说边用绳子强行把我的一只手从肩上向后下拉,另一只手扭到背后往上拉,硬将两只手的大拇指捆在一起,又在背与手臂之间塞东西,只听见手臂的骨头发出“啪”的一声响,我感到手臂像断了似的,剧烈的疼痛使我直冒冷汗,整个人瘫倒在地,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就在我支撑不住,极度痛苦的时候,一首神话诗歌回响在我耳边:“神将全宇的工作缩小在一个范围之内,就是在大红龙国家作示范点,将全部精力、心血都集中在中华大陆这班素质最差的人身上……这真是我们真是我们的福气。想到这里,我便倍感神的亲切,噢诸如此类的事谁敢想呢?但今天却不知不觉临到了我们身上,这真是天大的真是天大的喜事……”(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第317首 神为了我们付了多少心血代价》)神的话让我很受感动,也很得安慰。想想自己这么一个渺小、低贱的人不但能有份于这千载难逢的末世救恩,享受神话语的浇灌滋补,还能经历这样的逼迫患难,实在是太有福的事。以往就交通过,神要在末世作成一班得胜者,这些人是从大患难里走出来的,今天我能有份于这样的患难逼迫,接受神的带领与成全,这真是神对我的厚爱与高抬,受这样的苦实在太有意义……我默想着神的话,思念着神的恩,信心渐渐增强,肉体虽痛苦但还能承受得住。之后神又引导我想起一首神话诗歌:“……以往的彼得是为神倒钉十字架,但你应在最后满足神,为神耗尽你所有的能量耗尽你所有的能量,受造之物能为神能为神做什么呢?所以你应提前将自己摆上任神摆布……不管神怎么要求,只要能尽上你的全力,望你在神面前最后为神尽忠最后为神尽忠最后为神尽忠。”(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第524首 受造之物理应任神摆布》)这些话使我更受激励,想想彼得能为神倒钉十字架,作出刚强响亮的见证,虽然我的身量远远不及彼得,但今天既然神高抬恩待我,使我有幸接受神的成全,我就应效法彼得,将自己的一切交在神手中任由神摆布安排。我虽不能为神做什么,但能将我的真心摆上,为神作美好的见证羞辱撒但,让神的心得安慰,这也算我没白活一回。想到这,我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支撑着我,使我有勇气面对恶警的酷刑。姓杨的恶警见我一直不开口,就施诡计,叫来一个跟我年龄相仿的男警审问我。这个男警一边给我松绑一边故作“温柔”地诱劝道:“我不会像我们队长那样折磨你,我是来帮你的,你也是受害者,只要把你制作信神书籍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就可以找人取保候审了。”神开启我认识到这是撒但一贯的伎俩,故意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目的就是在人肉体被折磨到极限时将人的心攻垮,所以我始终不吭声。恶警从晚上10点多一直折磨我到12点多。松绑之后,我的手臂、肩已完全失去知觉,根本无法动弹,双手无法弯曲,整只手都肿了起来,大拇指变成了紫黑色,被绳子勒过的印痕陷得很深……这让我更加恨恶这群魔鬼,打定主意不管他们用什么手段都别想从我口里得到点信息。最后恶警就将我双手拉直铐在椅子上直到天亮,一整夜都不让我睡觉。

  第二天提审时,我心里还是有点害怕,不知道他们接下来会用什么招对待我,我怕自己中了撒但的诡计,就不断地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因着遭受酷刑,我整个人都浮肿起来了,坐在旁边的一女警就恶意嘲笑我,说我变胖了,杨恶警便假惺惺地说:“没事,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们就不会像昨天那样对待你了。”见我还是不理会他们,杨恶警便出去了,他的脚刚迈出大门,恶警从我身上搜走的手机就响了,这部手机他们一直放在桌上守着,从昨天到今天一直都没响过,这下突然响起来,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因这部手机除了跟印刷厂的人联系之外,还跟教会负责人及配搭姊妹联系,而此时会打电话来的肯定是姊妹,昨晚她逃过了一劫,今天可千万别因着打电话被恶警抓了呀!……我在心里急切地呼求神:“神啊!求你蒙蔽他们的心、捂住他们的耳朵,如果被他们知道姊妹在哪儿打电话,他们就会马上去抓,神啊,求你保守,神啊……”感谢神的奇妙作为,那手机铃声非常大,一直响个不停,竟然无人关问,就连坐在我旁边的女警都毫无反应,这让我看到神太全能、太奇妙了。一个多小时后,杨恶警进来转了一下又走了,他的前脚刚迈出门槛,后脚还在屋内,手机又响了,顿时我心跳加速,紧张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不停地在心里呼求神。没想到杨居然没发现,旁边的女警也没起身去拿手机,好像发生的这一切与她们无关似的,任手机在那响个不停。看到这一幕,我的心激动得不知该用什么言语来表达对神的感谢与赞美。后来杨进来时,女警也没将此事反映给他。到了中午他们去吃饭时,手机又响了,看守的恶警就在门口,可他们也都没发现。到了下午,手机又刚好在杨出去时响起,但仍是有惊无险。此后手机就再也没响起了,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看到这一天手机响了四次,但每次都是在杨出去时才响起,而且旁边的女警也毫不在意,这完全是神的主宰安排,看到神的作为实在太奇妙了,人永远都测度不了,同时也看到神是那么的真实,随时随地都在我的身边摆布安排着一切、主宰着一切,正如神所说:“人的心、人的灵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无论你是否相信这一切,然而,任何一样东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的意念而转动、变化、更新以至消失,这就是神主宰万物的方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人生命的源头》)这让我实际地看到万事万物都由神掌管,这些恶警的心思意念也都在神的手中掌握,没有神的允许,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因着看到神的奇妙作为,加上神话的带领,我的信心大增,从心里感到有神作我的后盾,没有什么可惧怕的。

  接下来,恶警为了抓捕更多的弟兄姊妹,把印刷厂老板夫妇、总管、油印师傅、工人、司机全部提审获得信息,还把司机带到周边县市多处地方调查,结果全部扑空。当听到他们说“今天空劳无获”时,我心中暗暗感谢神,深知这是神大能的手在庇护着弟兄姊妹,我也更有信心、勇气来面对魔鬼的刑讯逼供了。恶警们见我什么也不说,就故意带着一个被打得满身是血,戴着手铐和八十斤重铁盘、只能艰难挪步的犯人从我面前经过,并凶巴巴地对我说:“你今天如果再不说,这个酷刑同样会临到你!老实交代,跟你一起的同伙跑哪去了?”我听后心里有点害怕,想到自己现在面对的是一群阴险毒辣、人面兽心的魔鬼,它们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我只能在心里一个劲地呼求神:“神啊!我现在心里很害怕,求你保守我的心,我的命运掌握在你手中,但若真要受这个酷刑,我愿意顺服你的摆布安排,只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让我能坚决站在你一边,誓死不向撒但低头。”向神祷告之后我心里踏实了许多,神开启我意识到这是撒但的诡计,撒但就是想通过吓唬我,让我向它屈服而背叛神。我不能中了撒但的诡计,不能做贪生怕死、苟且偷生之徒,从被抓到现在,神一直与我同在,一直在开启带领我,让我观看他的作为,坚固我的信心,我岂能让神失望。感谢神的保守,恶警虽没从我口中得到什么,但也没有对我施刑。到了第四天,他们又施诡计,摆了几桌宴席,国安大队的所有警察、印刷厂的两个老板、总管、油印师傅、司机等等都在,他们把我带到桌前,解开手铐让我跟他们一起用餐,我心里很清楚这是他们摆的“鸿门宴”,因此我始终未动筷子。不一会儿,一个姓刘的恶警起身一脚踩在凳子上,手举酒杯对在场的人煽动道:“各位弟兄、姐妹,你们好!大家听我说,全能神这个邪教组织很庞大,涉及范围广,我们要一起好好配合,精心策划,将其一网打尽。”顿时附和声一片:“是啊,我们要配合……”见我无动于衷,他又开始了攻心策略:“……我看你这么老实巴交的,也不像是坏人,干嘛上他们的当呢?我是真心帮你的,你好好配合我们,为民除害啊!”那些人又立马附和说:“是啊,为信神受这苦值得吗?换成我们的话,早就将一切都供出来了。”看着这些抵挡神的魔鬼,听到这一个个溜须拍马的声音,我感到一阵恶心,心想:你们说这些话无非是想迷惑我,挑拨我与神的关系,让我否认神、背叛神,转而投靠撒但呗。你们太卑鄙无耻、阴险狡诈,太恶毒了!此时我更加看清了中共政府邪恶丑陋的嘴脸,它颠倒黑白、贼喊捉贼,明明是它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竭力破坏神的工作,与上天对抗,还说什么为民除害,说什么解救我。试问造物的主、宇宙的真神来到自己造的地上发表真理作工拯救人有错吗?我们迎接神的到来、接受真理,追求光明的人生、尽受造之物本分有错吗?恶魔竭力取缔破坏印刷神话书籍的工作,正好暴露了它极其害怕光,恨恶真理、扼杀正义的恶魔实质,可它却还竭力粉饰自己,伪装正义迷惑百姓,真是可恶至极!它为了驱逐真光、将神赶出地界,为了从我这里撬开口,瓦解教会,真是费尽了心机,竟然如此大摆宴席调集各路人马配合演戏……恶魔越使出各种招数,越让我看清了它的真面目,我在心中暗暗回绝道:“你们休想从我这得到任何东西!我死也不会背叛神屈服你们这些魔鬼撒但的!”恶警们见用软招不行,便马上撕下假面具,把我带到审讯室一阵恐吓:“交不交代?不交代就去看守所,看守所可不是人呆的地方,那里是犯人打犯人,还要挨饿,你自己看着办。”面对恶警的恐吓,我心里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总是持守着一个信念:誓死不作犹大,不背叛神。恶警没有从我口中得到任何信息,当晚10点多就把我送到了看守所。

  进了看守所就像进了人间地狱一般,牢房里阴森森的,地上都是积水,床板湿漉漉的,上面什么都没有,一股强烈的恶臭味和霉味让人作呕,我强忍着熬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我被带到审讯室,一恶警拿着警棍抵着我的头凶狠地吼道:“听说你姓名、住址都还没说,老子没见过你这样的人,看老子怎么收拾你。”说罢举起警棍朝我身上一顿猛戳,感谢神的保守,虽然电棍戳在我身上,但我并不觉得怎么疼。随后国安大队的警察又来审讯,他们令我坐在审讯室的石凳上,隔着铁窗威胁道:“再不交代,要负刑事责任七至十年。”当时因着神的保守,我不理会恶警的话,心想:历世历代的先知、使徒不都坐过监吗?他们跟随神有那么大的心志,今天神安排我在末世降生,又预定拣选了我,使我有幸接受神话语的浇灌供应,所承受的福气超过了历代的使徒、先知,不更该站住见证来满足神吗?想到这,我的心很得安慰,也有了面向正义不屈不挠的心志与勇气。在接下来的提审中,我都是一言不发。他们见这招不行便又生一计,把我铐着带上警车,一路上问我:“你的衣服在哪,我们帮你去拿,你的钱存在哪个银行,我们带你去取,外面的世界多好啊,我们对你是真诚的,你快说……”听到恶警张口闭口就是要钱,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当初会说“抓到一条大鱼了”,他们对我软硬兼施不仅要让我背叛神,破坏神的工作,还想大捞神家的钱,这让我看清了魔鬼不仅卑鄙、邪恶,而且还如此贪婪。恶警带着我在整个城市绕了一圈,最终一无所获,又把我押回了看守所。

  后来,我想说出姓名、住址可能会早点获释,那我就可以早日出去尽本分了,于是就将自己的真名真姓说了出来。恶警听后立马赶去我老家调查,几天后他们回来了,垂头丧气地对我说:“哎,被你的事折腾了六七天,什么都没查到。你在当地名声这么好,怎么这么傻来信这个神,你脑子被水洗了?”看着他们狼狈不堪的样子,我心里感谢神对我的怜悯与保守。但撒但并不甘心,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心术,说道:“你想不想孩子,如果想看孩子,把他接来或我们带你去看他……”又拿出我丈夫和孩子的照片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诱惑道:“你只要跟我们配合,很快就可以回去跟家人团圆了。”这些话直刺我的软弱点,我最牵挂的就是孩子,尤其在这魔鬼监狱里我更是想念他……就在我差点陷入撒但的试探中时,神的话及时开启了我:“你们务要时刻儆醒等候,多在我面前,对撒但的各种阴谋诡计要识透,要认识灵、认识人,会分辨各种人事物……”(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七篇说话》)神的话使我猛然醒悟。是啊,撒但为了达到目的千方百计地设圈套让我往里钻,它利用我的肉体情感来引诱我,让我背叛神,如果我上了它的当,做出背叛神毁坏神工作的事,那我就是罪大恶极,就是千古罪人了。想到我的一生都是在神的看顾保守下走过来的,自己的这条命更是神救回来的,记得弟兄姊妹刚给我传神的末世福音时,我生了一场大病,生命垂危……是神差派弟兄姊妹来给我读神话,让我好好信神,使我的病奇迹般地好了起来。我深感神对我的爱太大,是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次我虽然被抓,但神一直在带领我,为我排忧解难,我受这点苦,也是神在检验我的忠心,此时我若因着家庭而背叛神,那我就太没有良心了。再说我的丈夫、孩子不都在神的手中吗?有神的看顾保守我还担心顾虑什么呢?我愿把孩子交在神手里,忍痛割爱也要满足神,为神站住见证。想到这,我的心异常平静,便在神前重新立下心志:神啊!不管接下来临到什么样的酷刑与试探,我绝不屈服于撒但的淫威,誓死不背叛你。后来,当恶警拿一些被追捕的弟兄姊妹的照片让我指认时,我坚定地回答:“不认识!”恶警气得脸都青了,最后灰溜溜地走了。

  在看守所的三个月中,恶警们不知提审我多少次,我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到了第四个月,中共警方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将我判刑四年。虽然我早已做好被判刑坐监的准备,可判决书真下来时我心里不免痛苦软弱,想到四年时间没有神的话可读,不能跟弟兄姊妹一起过教会生活,无法尽本分,我真不知自己该如何经历这样的环境……我越想越心酸,感觉自己就像是流浪街头的乞丐一样孤苦无助,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就在我陷入迷茫痛苦之中时,想到神的话说:“你们考虑到有一天你们的神会将你们放在一个你们最陌生的地方吗?你们想到我会将你们的全部都夺走的一天,你们将会如何吗?今天的劲头还会照旧吗?你们的信心还会重现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作工你们得认识,不要糊涂跟随!》)“……在你有生之年,你能追求认识神、爱神,不管神对你怎么样,你都能不发怨言。……在神哪一步作工里,都得需要人有极大的信心,在神面前寻求,在经历之中才能发现神太可爱……在经历之中才能看见神的作为、认识神的奇妙难测。”神的审判之语直刺我的心口窝,使我蒙羞惭愧,想到之前向神许愿即便被判刑七至十年,我也要站住见证满足神,可如今面临四年的刑期,我就瘫倒无力,为前途担心而不甘愿顺服神,这让我看到自己的身量太小,对神没有认识,缺乏真实的信心。其实神不作无意义的事,不管神怎么主宰安排都有神美意,对我的生命都有益处,只要我能顺服神的作工,紧紧依靠神走前方的道路就不至跌倒,而且必能看见神的作为、认识神的可爱。想想这一路过来虽然我的肉体受了些苦,但却让我体尝了神爱的引领,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这是我在任何安逸的环境中所无法得到的最宝贵的东西。虽然接下来的四年刑期并不短,也无法预知会发生什么,但只要我追求真理,紧密与神配合,也必能得着更多更实际更宝贵的东西。想到这,我又有了信心和力量,立定心志即使牢底坐穿抑或是死也要站住见证满足神。

  判刑半年后,我被转到省女子监狱服刑。刚到那,就被监区长辱骂:“又一个邪教组织的人来了。2003年就听说全能神这个名,现在才把你们抓到,你们简直是世上的垃圾……”听着这些话,我肺都要气炸了,中共政府竟如此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把正的说成邪的,把敬拜神、追求真理的人毁谤成垃圾,肆意辱骂,这让我看到中共政府反动邪恶、践踏真理的魔鬼本相。接下来,在劳教所里看到的一切,更让我看清了中共政府的残暴、黑暗、冷血。在这里,不但生活条件极差,每天还得完成繁重的劳动任务,若完成不了,就要受罚,几乎天天都有犯人挨狱警的打、骂;更可气的是,明明我们连饭都吃不饱,每餐只有一两饭,一点汤,可食堂的黑板上却写着:红烧牛肉、酸菜鱼、盐水鸭……我们过得明明是阴间地狱的生活,可给亲人写信时,还被逼着为中共粉饰一番,说什么党的政策好,监狱里都是人性化管理,不像以前那样打人了,都是说服教育,狱警像妈妈一样爱我们……;中共政府还给我们上思想政治课,不断地给我们洗脑,一边灌输无神论,一边把自己当作“神”来让人敬拜。这让我看到中国的监狱完全就是人间地狱,他们在外宣传得很好,其实都是虚假谎言,都是迷惑人的伎俩。

  虽然监狱里的生活很艰苦,但神始终没有离开我。我刚到监狱,就有一个因信全能神被劳教的姊妹找到了我,给了我很多生活用品和一些衣物,我知道这完全是神的安排,神知道我的软弱与需要,让我在监狱里还能有姊妹一起度过苦难,我由衷地向神献上感谢与赞美。之后,我和姊妹一有机会就在一起互相交通,把自己记起来的神话及诗歌抄给对方,彼此扶持帮助,遇到事就在一起祷告交通。有一次监狱要拍视频,每个人都得将自己入监所判的罪名对着摄像机陈述出来,我们两人就为这事祷告,立志无论如何都不能按着中共定我们的“信邪教”这个罪名说。当轮到我时,我就说:“我因印刷全能神教会书籍,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姊妹说:“我因传全能神福音被抓,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结果狱警只是看了我们一眼什么也没说,这让我们又一次看到了神奇妙的作为。服刑期间,繁重的体力劳动和狱警的辱骂、讥笑让我承受着来自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但因着有神的爱相伴,我并不觉得很苦,每当哼起神话诗歌:“人在忧伤之时,神来安慰;人在软弱的时候,神来扶持;人在失迷之时,神来引路;人在痛哭之时,神拭去其眼泪。……”(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第186首 谁能体贴神的心》)我的心就倍受感动,虽然我深陷囹圄,受着撒但的摧残苦害,但神一直在陪伴我,时时安慰、扶持、鼓励,伴我度过难关。后来,教会弟兄姊妹知道我所在的监狱后,就通过各种渠道写信给我,不仅有鼓励、扶持的话语,还抄写了神的话与诗歌在里面,因神蒙蔽了狱警的眼睛,这些信都顺利地到达我的手中。每次收到弟兄姊妹的信,我都感觉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让我倍感温暖、幸福,看到神的作为无处不在,无论我身处何方,神的爱、弟兄姊妹的爱都会紧随着我。

  四年的牢狱生活虽然很漫长,但在神爱的伴随激励下、神话语的引领下,我终于胜过来了。在这次经历中,我亲眼目睹了神的奇妙作为,亲身体尝了神爱的保守看顾,更亲身经历了神话语的开启、引导,使我认识到万事万物都在神的主宰之中,神大能的手一直在庇护着我,时时为我排忧解难,开辟出路,保守我度过难关;更认识到神的话语是人随时的帮助,是人生命的供应与泉源,当我面对恶魔的酷刑、各种诡计、以及长期的苦难折磨时,都是神的话开启光照我,给我指明方向,加给我信心与力量,使我灵里刚强,最终战胜了撒但。中共政府妄图通过酷刑折磨、各种花招手段、关押坐监来迫使我背叛神,但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这次的牢狱之灾非但没有摧毁我的信心,击垮我的意志,反而使我的生命收获颇多,不仅使我对神的信与爱增多,更使我彻底看清了中共的丑恶嘴脸与抵挡神的本性实质。同时在恶魔的反面衬托下,我更看到神公义、圣洁、美善的实质,真实体会到神的抚慰、神的爱是那么的实在、真切,从而更加渴慕真理与正义,向往从神来的正面事物,更坚定了我信神走人生正道,誓死跟随神到底的决心!愿将一切的荣耀都归给全能神!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