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Sign in to follow this  
Guest 张伟

神的管教击打让我认识了自己

Recommended Posts

Guest 张伟

神的管教击打让我认识了自己

安徽省 张伟

  神说:“虽然你们的灵魂已被拯救出来,但你们的本性仍是旧貌,你们背叛我的可能仍是百分之百……现在你们都在尽本分中尽力吃苦,但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就是:你们每个人都有可能背叛我重新回到撒但的权下,回到撒但的阵营里恢复旧的生活,那时的你们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有点人味、有点人样了,严重的会灭亡而且更会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而受重刑的。”起初看到这些话,我很怕自己会成为背叛神的人回到撒但权下,便时刻提醒自己,绝不能做背叛神的事羞辱神名。多年的经历过去了,我觉得自己装备了一些真理,在尽本分时也不怕苦、不怕难,与人配搭也能谦卑忍让,与人相处也能包容忍耐,我是不会做出背叛神的事了。想想那时在外地传福音,在找吃找住艰难困苦的情况下,我都坚持始终没当逃兵,有时连个灵修的地方都没有,我走到哪住到哪,弟兄姊妹问我:“你平时住在哪?”我风趣地说:“数我的家多,所到之处都是家。”有时也有消极软弱的时候,但我都凭神话的带领走过来没有背叛神。为此,我很自信自己不会背叛神。然而,神摆设环境显明了我,显明了一次又一次,我还认识不到,直到神公义性情临到我,遭到神的管教责打我才有所认识,看到自己背叛神的本性真是根深蒂固。那段时间,我尝到了活在撒但权下回到撒但阵营与神敌对的苦涩滋味,想挣脱出来却无能为力,多么留恋与神同在的幸福美好时光,多想找回失去的信心,回到从前一切重新开始。这次痛苦的经历,是我一生中羞辱神的记号,是我永远当警戒的教训,那种凄凉无助的煎熬使我犹如大病一场,这是我背叛神的报应。是神的怜悯使我从撒但阵营里逃脱出来,重得复苏,又见到了光明,我感谢神对我的拯救。

  2012年5月的一天晚上,因着一件事我与一个讲道员发生了争执,我动血气说了些不该说的话,触犯了神的性情。夜里12点多,我的肚里开始疼,而且越疼越厉害,肠子像刀割一样,直到凌晨5点钟左右才逐渐好转,即使这样,我也没去省察自己。早上,小区带领过来又提起昨晚的事,听她的话音与讲道员站同一立场,我就认为她们处理事不公平,对小区带领也产生了成见,说了一些不尽人意的话。本来是件平常的事,因着我狂妄自是,陷入对她们的猜测误解中不能自拔,情形一落千丈。十多天后,我向小区带领提出我素质差,没有工作能力,不胜任干讲道员,别耽误后起之秀的操练,我情愿让贤。小区带领找神话给我解决问题,我根本听不进去,处在消极对抗中。之后,我即使下教会也是走过程应付了事,我陷在很糟糕的情形中,失去圣灵作工,成了地地道道的假工人。半个月后,安排我到二线传福音,我对小区带领的成见更大了,认为她与我过不去,消极埋怨误解一起向我袭来。与此同时,我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心想: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干带领工人了,这下再不用费头脑操心虑事了,我总算得到解脱了。好像多年的压抑一下子得到释放,我准备好好睡一觉轻松一下。由于我对神抵挡、悖逆到一个地步,神兴起环境来对付我。一天晚上9点多钟,我正在洗澡,来个串门的女人,接待家的弟兄赶紧告诉我放水声音轻些,我没听清,以为让我洗快点。我洗完澡,弟兄气势汹汹冲我说:“刚才来人对你讲声音小点,你就是不听,你不注重环境,出了事是你负责还是我负责,你太狂妄自是了……”听了弟兄的指责,我连声道歉,但弟兄还是喋喋不休说个不停。事后我心里很难受,埋怨弟兄没有正常人性,一点包容忍耐都没有,这时我里面突然有责备:你对待别人不也没有正常人性吗?我想起自己对待小区带领的态度,明明是我的不是,夜里已经被管教,但我还是硬着颈项持守自己,我不是太狂妄自是了吗?说了那些伤害人的话,她心里肯定难受,真对不起人家!等见了面给她赔个礼,或是写个道歉信转交给她。后来听说小区带领调到上层尽本分了,我心想:高升了,我这个道歉信就不用写了,我在世上就不巴结当官的,何况今天信神了。我用撒但的观点取代了这次实行真理的机会。其实我对小区带领的成见根本没放下,还是处于敌对状态,即使想到赔礼也是心里受责备一时的想法,并不是真正感到亏欠人心甘情愿去实行真理。我没能从神两次的管教刑罚中学到一点功课,沿着背叛神的道路继续走下去。

  两个月后,带领叫我干二线指挥,我在撒但哲学“无官一身轻”和“从此再也不干带领工人了”的思想支配下,往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当时我没有直接拒绝,也没表态,二线所临到的一切问题都是另一个指挥去解决,每次和小区带领见面,我都是找理由叫他去交通。我不想见到带领,只想干个现成活,做个跟随者,不想担一点负担。后来二线指挥调走了,他临走把二线所有事务都交给了我,我无可奈何担当着这个托付,由于玩忽职守没有责任心,福音果效急骤下降。两个多月后,我这个挂牌的二线指挥被撤下来,但我无动于衷,抱着无所谓的态度继续浑天度日。后来又安排我到教会承包传福音,刚到一处教会还没摸到头绪又换一处教会,两个月时间换了六七处教会。每到一处教会面临的都是人生地不熟找住处的难处,本来就没有负担福音没果效,连吃饭睡觉都成了问题,我心里只知道埋怨这些人瞎安排。我被抛来抛去过着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的生活,艰难地过着一天又一天,活在神的刑罚中毫不觉醒。最后,我被调到一个熟悉的教会,心想这回可算有吃住的地方了。可我还是在找家上受熬,在我看能去的家,她们却说不能去,我继续过着无家可归的生活,心里又埋怨:这些人专制定一些规条来难为人,哪个家能去哪个家不能去,我还记不清楚吗?唉!真是落水的凤凰不如鸡,你们高兴怎么讲就怎么讲吧!现在是你们当家。当最后一个家被显明也不能去时,我到了山穷水尽一丝希望都没有的地步,万般无奈只有来到神前祷告:“神啊!我不知道在哪方面触犯了你,你让我遭受这样的刑罚,我所临到的这一切都在你手中摆布,我肯定得罪了你,我不愿活在抵挡你的情形中,愿你开启我让我有认识,也求你给我开辟出路,明天我没有一处可去的地方了,我不知道该怎样走以后的道路?祷告过后,我翻开神话看到:“在我的经历中看见,你与神越对着干,神也就越显示他威严的性情,越重刑‘侍候’你,你越顺服神,神也越爱你,越保守你。犹如神的性情就是刑具一样,你顺服下来,就平安无事;你若不顺服,总想出风头、搞花样,神的性情立时就变化,犹如阴天的太阳一般,向你隐蔽把怒气显示给你看,又犹如六月的天一般,晴空万里,碧波荡漾在水面上,顷刻间水流加速,水面泛起滚滚波涛,就神这样的性情你还敢随意乱动吗?”“有时他给你一种感觉,人里面失去享受,失去神同在,是在黑暗里,这是一种熬炼。你一做事就出差,一做事就碰壁,这是神的管教。你做一件事没有什么感觉,别人谁也不知道,但神知道,他不会放过你,而且管教你。圣灵作工特细,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个心思意念他都鉴察得清清楚楚,使人里面都有知觉。你一次做事出差,两次做事出差,慢慢你对圣灵的作工就明白了。借着多次的管教,你知道怎么做合神心意,怎么做不合神心意,最终,对自己里面圣灵的引导有一个准确的反应。有时候你悖逆了,神在你里面责备你,这都是出于神的管教。你对神不宝爱,忽略神的作工,神就不理睬你,你对神越求真,神越开启你。”神话唤醒了我沉睡的心,让我看到自己临到这一切的“不幸”都是神的管教,没有神这样劈头盖脸的刑罚,我的背叛本性不能显明得这么彻底,我也不会悔改回头,只会在撒但权势下越陷越深。这次显明也看到我对神没有一点敬畏,我所临到的一切人事物都是神摆上的,我却以抵触、拒绝的态度来对待神的摆布安排,在一件无根无据的事上就对小区带领产生成见,采取敌视的态度并动了血气,看到我活出的都是鬼性,平时外表好像善良,内里装着恶毒,我真是衣冠禽兽。我狂妄自是中了撒但的诡计,执意撂挑子背叛神,神对我恩重如山,我却因着对人有成见得罪神、背叛神,去伤神的心,我太没良心了,没有人性,没有人味。因着我硬着颈项与神对抗,尽本分应付糊弄走过程,自甘堕落,导致失去圣灵作工成了假工人,给我放下重换本分已是神极大的宽容,我却不识好歹对人怀恨在心,看到我的恶毒本性是多么可怕,这哪是与人过不去,这分明是在与神对着干,是在触犯神的性情。即便这样,神家还高抬我干二线指挥,给我弥补的机会,我不识抬举,陷在自己编织的网罗中,赌气再也不做带领工人,勉强干了二线指挥就玩忽职守,消极怠工,导致福音没有果效,今天才知道这是严重背叛神的行为,神话说:“你如果对神的托付掉以轻心的话,那你就是最严重的背叛神……”我从神话中知道,神对我有托付是神的高抬,是特殊的恩待,是人最高的职责,比性命还重要,而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总是与神敌对,我不明白神的心意,没把神当神待,只知道与神赌气、较量,耽误了神家工作,我真是个罪大恶极的人,死一百次也弥补不了这样的损失。现在想起这些我真是后怕,按照神的公义性情我早该被惩罚咒诅,但神没按我的过犯来对待我,还给我机会悔过自新,让我配合教会传福音工作,我仍不醒悟,总为肉体打算,神兴起人事物来对付管教我,让我在漂泊中受熬炼。今天我才知道我所临到的这些苦都是神的精密安排、良苦用心,是为了唤醒我这颗沉睡不醒的心灵,让我看到自己仇恨真理与神为敌的撒但嘴脸,看到我没有圣灵作工真是没有一点胜罪能力,只能充当撒但工具与神敌对。从神兴起的这些环境中看到神始终没放弃对我的拯救,使我认识到神的公义性情不容人触犯,更体尝到神对我的爱无限无量,神是最大限度地拯救我。

  当我有了这些认识后,情形开始好转,但怎么也找不回当初那份干劲和责任心了,尽本分还有许多应付糊弄。有一次,我把一处大帮轰传福音搞砸了,教会带领和福音执事对我说:“你也不负责任,线索也不抠到位,福音对象在宗派信二十多年,你让两个小弟兄上场,也解决不掉对方的问题,人家不愿意信。我们又是找人,又是找家,还要找人把风,这事折腾一遍容易吗?”我自觉理亏连声道歉,事后就反省自己:这样不负责任的表现是在耽误人蒙拯救,是要命的事,我拿什么向神交账?我越想越害怕,于是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咒诅我不对的存心,求神多管教我、保守我不要再走偏路。让我最难忘、最蒙羞的是一个姊妹问我:“你在外面跑十多年了,看不到你有什么长进,反而倒退了,往前走总该有个目标吧,你甘心这样下去吗?”听了这话我的脸好像被打了几巴掌,心里说不上的酸甜苦辣,当时不是碍于面子,我的眼泪肯定夺眶而出,但我心里明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弟兄姊妹看到我处在危险中,出于对我的关心才修理对付,我也知道这是神的爱。记得我也曾经说过一个姊妹:“你除了撇家舍业,别的长处就没有了。”万万没想到,这话今天应验在我身上,我也纳闷自己为什么总是处于消极中,难道我就这样破罐子破摔到神工作结束受惩罚吗?我苦苦思索寻找着答案。一天,灵修时我看到神话说:“平时不遭对付修理没受什么挫折的时候感觉信神应该追求真理,应该满足神的心意,一旦受点打击,难处出现了,人的背叛本性就流露出来了,让人看着特别厌憎,过后自己也感觉特别厌憎,最后自己就给自己定结局了:完了,我这人完了,我能做出这事不就完了吗?神肯定不拯救我了。存在这种情形的不是少数人,可以说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为什么人能这样定规呢?证明人对神拯救人的心意还是不明白。一次对付就能导致你多长时间不追求真理,做错一个小事也能导致你不尽本分,一个小环境也能导致你停滞不前,好像人感觉自己完整无缺追求才有劲,若发现自己太败坏就无心追求了。很多人都说过丧气消极的话:‘哎!我这人完了,肯定完了,没法拯救了,即使神饶恕我,我自己也不能饶恕自己,我这人是不能变化了。’人不明白神的心意说明人还不认识神的作工,其实,人类在正常进入当中有时流露一些败坏性情了,做事有掺杂了、不负责任了、没有忠心了、应付糊弄了,这是很自然的事,这都是必然规律。”“你经历许多失败,经历许多软弱,还有许多时候消极,这也可以说是神的试炼,因为一切都出于神,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失败也好,软弱跌倒也好,都在乎神,都由神掌握着,从神这边说是试炼你,你如果认识不到,就成了试探。人该认识的有两种情形:一种是出于圣灵,一种可能是出于撒但。一种情形圣灵光照你认识自己,恨恶、懊悔自己,能对神有真实的爱,立下心志去满足神;一种情形是认识自己,但消极了,软弱了,可以说是神的熬炼,但也可以说是撒但的试探。如果认识到了这是神对你的拯救,你现在太亏欠神了,从今以后弥补过来,不能再这样堕落下去,好好吃喝神的话,总看自己不行,有渴慕的心志,这是神的试炼,受完痛苦之后再往前走神还带领、光照、开启、喂养。如果认识不到,而且消极了,干脆破罐子破摔,你要这样想就是撒但的试探临到了。”神话的开启让我找到了一蹶不振的原因所在,我从起初尽本分没经历过大的失败,我就把自己看得完美无缺,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没想到神摆设一个环境就把我显明得如此彻底,一下子消极对抗这么久,这才让我看到自己信神多年追求的不是真理,而是名誉地位,是出人头地让人高看,追求的是肉体享受,信神多年不进入真理,身量小得可怜,根本经不起检验。我在挫折失败中没有寻求真理的心志,盼望破灭就心灰意冷,定规自己,总为肉体着想,任罪蔓延,还凭撒但的哲学——“无官一身轻”活着,一直活在背叛神的情形里。我被撒但一个又一个枷锁捆绑得结结实实,明知道背叛神还要背叛神,看到人若回到撒但阵营真是无力挣脱,若不是神声声呼唤、管教击打,我在沉睡中永远不会醒来。神不忍心让我堕落阴间,在我身边看顾保守着我,等待着我醒来,神对我的爱太大了,而我太亏欠神了,就是献所有也难弥补我对神的创伤,报答不完神对我的爱。今天我才明白,刚强软弱都在神的手中,以往并不是我人为的好,那都是圣灵作工在我身上,我才愿意撇下一切尽本分,当神远离我把我原有的都挪去时,我就成了一无所有的可怜虫了。神的显明对我是个极大的拯救,否则我永远看不到自己的卑鄙、渺小,看不到我的不堪一击,看不到我抵挡神的面目是多么的可怕和可恨。我也深深体会到,人离不开圣灵作工,离开神的看顾保守所行出来的没有一样是顺服,都是抵挡神、背叛神,扮演的都是撒但的帮凶走狗,人没有丝毫可夸的!这一年多我深陷撒但试探,尝尽撒但的苦害,给神家工作和自己的生命带来无法弥补的亏损,是神大能的手把我从无底深坑拉了上来,使我又见到了光明,我再也不敢回到撒但阵营背叛神了。以后,我要在神摆设的试炼中去依靠神,寻求自己该进入的真理,不能再流失神成全人的机会了,愿追求达到敬畏神远离恶,为神站住见证,报答神对我的拯救之恩。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