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全能神教会
登入来关注这个  
Longing for truth

寻求进入真理的实行路途

已推荐文章

弟兄姊妹:

        最近听弟兄交通说:要抓住能影响自己尽本分的心思意念来认识自己。我反省到能影响自己尽本分的心思意念是在脸面地位受挫的时候就很消极,影响尽本分,例如,每当临到一个姊妹爱用血气教训我时,我心里就受辖制,老被此事左右,心里嫌弃对方不体谅我,嫌弃对方血气太重,因为此事会很影响我尽本分,我不能接受修理对付,我只认识到了,但没有转变,其实姊妹对付的也是我的缺少,但我感觉我还够不上,这方面我该怎么进入真理,现在临到这样的环境,我的情形很低落,尽本分也没有多少动力,只是自己克制着要好好尽本分,但我灵里下沉了,还爱困,觉得自己身量很小很小,尽本分也不能像之前那样能吃苦付代价了,反而贪恋肉体,觉得自己心累、肉体也很累,我认识到我很狂妄,当临到姊妹对付时。我嘴上没说什么,但我心里的火气很大,认为对方是站在高位教训我,看不起我,过后又想想自己也会站在一个高姿态去教训人,没理智,不理解别人的感受,看到什么就直接说,本性太狂妄,当面对姊妹同样嫌弃自己伤害自己时,自己也很难受,就立志要注重把姊妹的败坏性情当一面镜子,去恨撒旦本性,不去盯人,以后注重变化自己的撒旦本性不再去辖制人,但具体路途我还没找到,希望弟兄姊妹帮帮我。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访客 柳暗花明

  神说:“神常常在你身上作工,有时让你临到病痛,有时让你临到不如意的事使你灰心软弱,有时环境临到给你一些难处让你觉得很难应对,这一切的不如意、一切的痛苦或者难处,甚至是撒但的试探,如果你都能把它当成是神的试炼,当成是数百次试炼当中的一次,能接受过来从中寻求真理,你的情形就会有转变,你与神之间的关系就会有改善。但如果试炼临到的时候你拒绝,一味地躲避、抵触、对抗,那这数百次的试炼对你来说永远是一句空话,是不会兑现的。好比说,有时候有个人对你态度不好,让你觉得不痛快,你如果活在血气当中,你就有理由对他也不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但是你如果活在神的面前,你想接受神的成全,接受神的拯救,那你就应该把临到的这一切都当成是神的试炼接受过来,不能说是当成,事实上这就是神对你多种方式的试炼。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一)》)

借着神话我们明白任何不如意的事临到,都是神对我们的试炼。当有姊妹凭血气教训自己时,也是神的试炼临到了。我们不能和她一样活在血气中,而是要在临到的事上认识自己。首先我们省察自己的情形,我们流露的思想意念是“心里嫌弃对方不体谅我,嫌弃对方血气太重, 嘴上没说什么,但我心里的火气很大,认为对方是站在高位教训我,看不起我.”这样的情形就是陷在血气中。神说:“人血气太旺冲头顶的时候,人常用“怒发冲冠”来形容,就是人怒气太大了都能把头上戴的帽子顶起来,就到这个程度,这就是血气。血气给人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就是让你陷入撒但的网罗。什么叫撒但网罗呢?就是你的心被这个是非、这个事缠上了,你就想“我怎么对付他”,白天吃不下饭,晚上睡不着觉,脑袋里就被这些事占满了,总琢磨他看你那个眼神怎么样,总研究他心里会怎么想你,然后你反过来该怎么对付他。人总共有多少精力呀,你仅有的为神花费的这点心思、这点心志愿望被这些东西占有了,那你的心还能来在神面前吗?来在神面前人需要安静,需要一颗安静的心、虔诚的心、诚实的心、诚恳的心、顺服的心、敬畏神的心,没有这颗心人来不到神面前,这是神对人的要求。你达不到这个,你随时随地就能被撒但牵着鼻子走,那你就彻底是一个失败者了,你就没见证了,那就可怜了!一陷入这些是是非非的网罗里,你活着就费劲了,你再来到神面前就费劲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谈谈和谐配搭》)因为活在血气中,情形低落,尽本分都没劲了,这次试炼就失败了。

借着姊妹凭血气教训自己一事,通过省察自己的流露和情形就能认识自己是一个凭血气活着的人;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受人辖制不能忠心尽本分的人;认识到自己是一个临到事不明白神的要求,不会按神要求实行的人。

我们再看看这样的环境中,神话要求我们如何实行的。

神说:“信神认识自己很重要,生命进入是从认识自己开始的。如果你流露了一些败坏,做了一些没有见识的事,或者做了一些让神厌憎、伤心的事,这些事发生之后,你得反省啊!怎么反省是实行真理?实行真理的人就琢磨:“这些事临到把我显明了,我还是有败坏,我得顺服神的显明,神显明得太好了,太及时了!表面上看,他们的确谁也没跟我交通,看到我的毛病也不给我指点,他们也可能是老好人,也可能怕得罪我,我不管那些,那是别人的事,我应该怎么做能在神面前交账?我应该怎么做是神对我的要求?我应该怎么做是实行真理的人?”这叫什么态度?这叫实行真理的态度、顺服神的态度、喜爱真理的态度,这叫走正路的态度。那不走正路的人呢,临到事在外面找原因,“他不对,他不好,他信神时间短,他对我有成见,他不关心我,他没照顾到我,我这人天生就大大乎乎的,我这人天生就没心眼,我这人天生就容易被人欺负”,各方面的原因都来了。你找这些原因有什么用啊?能代替实行真理啊?能代替你顺服神吗?代替不了。所以说,不管你有什么原因,你就是有天大的冤屈,最终归结到涉及实行真理了神要看你的态度,你埋怨有用吗?你埋怨神一百年,你满肚子都是委屈,你的理由到哪个法官那儿都能百分之百打赢,那又怎么样?你得着真理了吗?在神面前蒙神称许了吗?神说“你去一边吧,你可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你赶紧一边去,我烦你”,这不就完了吗?就神说一句话“我烦你”,把你这个人显明定规了吧?神定规你因为什么?因为你不接受真理,不接受神的摆布、主宰,你总想在外面找原因,总想在别人身上找原因,神一看,你这人不可理喻,血气、天然太大,性情太狂妄,不可训化。”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谈谈和谐配搭》)

神说:“顺服的功课最难但是又最容易,说难难在哪儿了呢?(人有自己的想法。)人有自己的想法,人自是、狂妄。有想法这不是难处,人谁没想法?都长个脑袋,都有一颗心,都学过文化,都有想法。难处在哪儿呢?难处是败坏性情,你要是没有败坏性情,你再有想法你也能顺服,那就不是难处了。所以说,人要是具备这个理智了,“凡事我都能顺服,我不讲理,不说我自己的想法,或者不把我自己那个想法定规了,我不定规这事,我不讲理由”,这就好顺服。不定规,这是人不自是的表现,不坚持,这是人有理智的表现,如果再能顺服,这就达到实行真理了。顺服神第一条原则是什么?(不定规,不坚持。)不定规、不坚持就是你能顺服的前提,这样你就容易顺服,这就达到实行真理了。所以在你顺服之前,你得有两条预备,得想好了,琢磨:“我该怎么做、我该做什么才是有实行真理的态度?”说难也不难,说不难还挺不容易,难处在哪儿?就是在败坏性情上。所以说,不管你顺服的时候是什么心理,是什么情形,问题都出在败坏性情上,如果把自是、狂妄、悖逆、谬妄、偏执或者刚硬这几样败坏性情解决了,顺服就容易了。那这几样败坏性情怎么解决呢?你有这些想法的时候你得祷告,琢磨,“我该做的是什么?我该做的是顺服神的安排,实行真理,按着真理原则去实行,并不是我出头,并不是我自己做我自己的主,并不是我来拿主意、我来定规”,你守住这两条,到做事的时候就按这两条一衡量,你的理性就正常了。或者一挨对付的时候,你就琢磨:“我该做的不是定规,不是我来做主,不是我来下断案,我不坚持,我一要讲理,这就叫坚持。”坚持是什么意思?就是顶牛,“你说一,我就二”,这是顺服的表现吗?不定规是什么意思?还没等别人说你就定规了,这是什么性情啊?这是狂妄性情。你如果说“我定规,我就那么有把握吗?我看准了吗?我看准的事我也不定规,我还得寻求寻求”,在没定规之前你一寻求,发现自己定规的是错的,同时也挨了点对付,你一看,幸亏没定规呀,这个时候你的态度就缓和得特别多了,柔和多了,就不会顶牛了,那方面的败坏性情就不会流露了,就解决了,你在里面就把它消灭了,自己就消化了,所以你顺服起来很容易,不吃力,没有什么难度,就是有点难度自己也已经在里面消化了,解决了。人一看见你,说:“你挨对付修理怎么不哭、不闹、不消极,该做什么做什么呢?”你说:“我解决了。”他问你:“怎么解决的?”“有路途。”什么路途?就这几条,你是针对某方面败坏性情去解决的。”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谈谈和谐配搭》)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2019/2/10 PM8點52分 , 訪客 柳暗花明 說:

  神说:“神常常在你身上作工,有时让你临到病痛,有时让你临到不如意的事使你灰心软弱,有时环境临到给你一些难处让你觉得很难应对,这一切的不如意、一切的痛苦或者难处,甚至是撒但的试探,如果你都能把它当成是神的试炼,当成是数百次试炼当中的一次,能接受过来从中寻求真理,你的情形就会有转变,你与神之间的关系就会有改善。但如果试炼临到的时候你拒绝,一味地躲避、抵触、对抗,那这数百次的试炼对你来说永远是一句空话,是不会兑现的。好比说,有时候有个人对你态度不好,让你觉得不痛快,你如果活在血气当中,你就有理由对他也不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但是你如果活在神的面前,你想接受神的成全,接受神的拯救,那你就应该把临到的这一切都当成是神的试炼接受过来,不能说是当成,事实上这就是神对你多种方式的试炼。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一)》)

 

借着神话我们明白任何不如意的事临到,都是神对我们的试炼。当有姊妹凭血气教训自己时,也是神的试炼临到了。我们不能和她一样活在血气中,而是要在临到的事上认识自己。首先我们省察自己的情形,我们流露的思想意念是“心里嫌弃对方不体谅我,嫌弃对方血气太重, 嘴上没说什么,但我心里的火气很大,认为对方是站在高位教训我,看不起我.”这样的情形就是陷在血气中。神说:“人血气太旺冲头顶的时候,人常用“怒发冲冠”来形容,就是人怒气太大了都能把头上戴的帽子顶起来,就到这个程度,这就是血气。血气给人带来的后果是什么?就是让你陷入撒但的网罗。什么叫撒但网罗呢?就是你的心被这个是非、这个事缠上了,你就想“我怎么对付他”,白天吃不下饭,晚上睡不着觉,脑袋里就被这些事占满了,总琢磨他看你那个眼神怎么样,总研究他心里会怎么想你,然后你反过来该怎么对付他。人总共有多少精力呀,你仅有的为神花费的这点心思、这点心志愿望被这些东西占有了,那你的心还能来在神面前吗?来在神面前人需要安静,需要一颗安静的心、虔诚的心、诚实的心、诚恳的心、顺服的心、敬畏神的心,没有这颗心人来不到神面前,这是神对人的要求。你达不到这个,你随时随地就能被撒但牵着鼻子走,那你就彻底是一个失败者了,你就没见证了,那就可怜了!一陷入这些是是非非的网罗里,你活着就费劲了,你再来到神面前就费劲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谈谈和谐配搭》)因为活在血气中,情形低落,尽本分都没劲了,这次试炼就失败了。

 

借着姊妹凭血气教训自己一事,通过省察自己的流露和情形就能认识自己是一个凭血气活着的人;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受人辖制不能忠心尽本分的人;认识到自己是一个临到事不明白神的要求,不会按神要求实行的人。

 

我们再看看这样的环境中,神话要求我们如何实行的。

 

神说:“信神认识自己很重要,生命进入是从认识自己开始的。如果你流露了一些败坏,做了一些没有见识的事,或者做了一些让神厌憎、伤心的事,这些事发生之后,你得反省啊!怎么反省是实行真理?实行真理的人就琢磨:“这些事临到把我显明了,我还是有败坏,我得顺服神的显明,神显明得太好了,太及时了!表面上看,他们的确谁也没跟我交通,看到我的毛病也不给我指点,他们也可能是老好人,也可能怕得罪我,我不管那些,那是别人的事,我应该怎么做能在神面前交账?我应该怎么做是神对我的要求?我应该怎么做是实行真理的人?”这叫什么态度?这叫实行真理的态度、顺服神的态度、喜爱真理的态度,这叫走正路的态度。那不走正路的人呢,临到事在外面找原因,“他不对,他不好,他信神时间短,他对我有成见,他不关心我,他没照顾到我,我这人天生就大大乎乎的,我这人天生就没心眼,我这人天生就容易被人欺负”,各方面的原因都来了。你找这些原因有什么用啊?能代替实行真理啊?能代替你顺服神吗?代替不了。所以说,不管你有什么原因,你就是有天大的冤屈,最终归结到涉及实行真理了神要看你的态度,你埋怨有用吗?你埋怨神一百年,你满肚子都是委屈,你的理由到哪个法官那儿都能百分之百打赢,那又怎么样?你得着真理了吗?在神面前蒙神称许了吗?神说“你去一边吧,你可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你赶紧一边去,我烦你”,这不就完了吗?就神说一句话“我烦你”,把你这个人显明定规了吧?神定规你因为什么?因为你不接受真理,不接受神的摆布、主宰,你总想在外面找原因,总想在别人身上找原因,神一看,你这人不可理喻,血气、天然太大,性情太狂妄,不可训化。”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谈谈和谐配搭》)

 

神说:“顺服的功课最难但是又最容易,说难难在哪儿了呢?(人有自己的想法。)人有自己的想法,人自是、狂妄。有想法这不是难处,人谁没想法?都长个脑袋,都有一颗心,都学过文化,都有想法。难处在哪儿呢?难处是败坏性情,你要是没有败坏性情,你再有想法你也能顺服,那就不是难处了。所以说,人要是具备这个理智了,“凡事我都能顺服,我不讲理,不说我自己的想法,或者不把我自己那个想法定规了,我不定规这事,我不讲理由”,这就好顺服。不定规,这是人不自是的表现,不坚持,这是人有理智的表现,如果再能顺服,这就达到实行真理了。顺服神第一条原则是什么?(不定规,不坚持。)不定规、不坚持就是你能顺服的前提,这样你就容易顺服,这就达到实行真理了。所以在你顺服之前,你得有两条预备,得想好了,琢磨:“我该怎么做、我该做什么才是有实行真理的态度?”说难也不难,说不难还挺不容易,难处在哪儿?就是在败坏性情上。所以说,不管你顺服的时候是什么心理,是什么情形,问题都出在败坏性情上,如果把自是、狂妄、悖逆、谬妄、偏执或者刚硬这几样败坏性情解决了,顺服就容易了。那这几样败坏性情怎么解决呢?你有这些想法的时候你得祷告,琢磨,“我该做的是什么?我该做的是顺服神的安排,实行真理,按着真理原则去实行,并不是我出头,并不是我自己做我自己的主,并不是我来拿主意、我来定规”,你守住这两条,到做事的时候就按这两条一衡量,你的理性就正常了。或者一挨对付的时候,你就琢磨:“我该做的不是定规,不是我来做主,不是我来下断案,我不坚持,我一要讲理,这就叫坚持。”坚持是什么意思?就是顶牛,“你说一,我就二”,这是顺服的表现吗?不定规是什么意思?还没等别人说你就定规了,这是什么性情啊?这是狂妄性情。你如果说“我定规,我就那么有把握吗?我看准了吗?我看准的事我也不定规,我还得寻求寻求”,在没定规之前你一寻求,发现自己定规的是错的,同时也挨了点对付,你一看,幸亏没定规呀,这个时候你的态度就缓和得特别多了,柔和多了,就不会顶牛了,那方面的败坏性情就不会流露了,就解决了,你在里面就把它消灭了,自己就消化了,所以你顺服起来很容易,不吃力,没有什么难度,就是有点难度自己也已经在里面消化了,解决了。人一看见你,说:“你挨对付修理怎么不哭、不闹、不消极,该做什么做什么呢?”你说:“我解决了。”他问你:“怎么解决的?”“有路途。”什么路途?就这几条,你是针对某方面败坏性情去解决的。”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谈谈和谐配搭》)

 

 

 

感谢神,看了上面的神话和弟兄姊妹给我细节的交通,我明白了临到任何的一件事情、一个环境,都是神的试炼临到了,是神在成全自己的性情变化,但我却爱盯人盯事,不注重去认识自己,所以总活在事里面,活在血气、撒旦败坏性情中,被撒旦捉弄得精疲力尽,因着我不注重认识自己,所以就失去圣灵作工,尽本分不能获得神的带领,爱困,我根本不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看到弟兄姊妹给我交通“借着姊妹凭血气教训自己一事,通过省察自己的流露和情形就能认识自己是一个凭血气活着的人;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受人辖制不能忠心尽本分的人;认识到自己是一个临到事不明白神的要求,不会按神要求实行的人。”真的很感谢神,借着此事使我看到自己的贫穷可怜,这正是我的情形,我愿意向神悔改,追求性情变化,在变化自己性情方面能愿神加给我背叛撒旦本性的力量,我愿意去下功夫,这样我的身量才能逐渐长大,尽本分才能有忠心。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访客 追求变成人

你好:


對於修理對付這個問題,我個人有點淺顯的經歷,我操練交通一下。
我是一個特別自是狂妄的人,信神多年不接受修理對付,總覺得自己做的說的都符合真理,覺得自己是教會中最追求真理的人。當我被隔離時,打假組姊妹說我不接受真理,不接受修理對付時,我心裏還不服,但是想起神說:“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发生的事,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不是偶然发生的,不是谁有意跟你过不去,也不是谁有意针对你,而是神安排的,是神摆布的这一切。神摆布这一切为了什么?不是亮你的相,不是显明你,显明你不是最终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这是目的。怎么成全,怎么拯救啊?先让你知道自己有败坏性情,先让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实质,自己的不足,自己的缺少,你知道了,你心里明白了,你才能脱去。这就是给你机会了,你得学习把握,知道把握,别顶牛,也别较劲。”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得着真理就得从身边的人事物上学功课》) 這段神話保守了我,我沒有以口犯罪,但是一直在心裏較勁,認為自己就是被打壓的對象,早晚事情會水落石出的。
隔離后我只身一人來到海外,經歷了不少環境,自己才看見自己的身量太小,沒有真理實際,遇到事自己不知道涉及哪方面真理,自己該如何實行,對神產生誤解,甚至出現背叛神的危險,又在弟兄講道交通中淺顯了認識到自己走的的確是敵基督道路,最近借着交通認識自己,自己對自己敵基督的本性又有了一點新的認識,特別是看到神話說:"有些人说认识不到自己是错的,这种情况下你也得先有个理性,能放下自己。有的人说:“我以前认为自己对,现在还那么认为,而且又有那么多人赞成、同意,我里面也没什么责备,再一个我的存心也对,怎么能是错的呢?”有好几条理由让你不能放下自己,不能否认自己,这时你怎么办?不管什么理由,你只要认为自己是对的,这个“对”跟神是对抗的“对”,那你就是错的。就是不管你怎么有顺服的态度,不管你心里怎么祷告神,或者你也能走过程认为自己是错的,但是在内心深处你的情形还是在与神较着劲,还是在消极里面的,这个实质就还是在跟神对抗,这就证明你还没有认识到自己是错的,你不接受你是错的这个事实。"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三)》看完這段話,心里一直记忆尤新,總覺得這段話和我的情形有關,但是总認識不到,直到自己臨到疾病,兩個網上的弟兄又都特別嚴厲地對付修理我,經過禱告揣摩,我才認識到自己裡面一直認為自己是正义之士,自己是不畏權勢敢於揭露敵基督,假帶領的人,自己應該是神稱許的,因為我是按著神話實行的,神監察一切,神是公義的,讓神顯明吧!雖然外表看著不再和人狡辯講理,但是心裡一直要求神,意思是如果神不恢復我的教會生活,不給我平反,那神就不公義,甚至迷惑當地的幾個弟兄姊妹也為我喊冤叫屈,到海外我還與陌生的弟兄姊妹談自己是因為寫檢舉信被隔離開除的,這樣來迷惑弟兄姊妹,我這樣的性質和保羅抵擋神與神叫囂的實質有什麼區別呢?
雖然認識到点,但是修理對付仍是一個接一個的臨到,有時讓我感覺摸不着頭腦,當時我心裡挺難受的,覺得我和你們從未謀面,作為弟兄姊妹,我現在臨到疾病,面臨手術,你倆不安慰我幾句,還都是這麼嚴厲的對付我,你倆咋不談談自己的實際經歷,幹嘛非抓住我不放,我現在在醫院孤苦零丁的,你們連一句問候都沒有,反而給我潑冷水,當時我心裡難受極了,但是神開啟我又想起了神的話:“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发生的事,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不是偶然发生的,不是谁有意跟你过不去或有意针对你,而是神安排、摆布的这一切。神摆布这一切为了什么?不是亮你的相,不是为显明你,显明你不是最终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这是目的。怎么成全你,怎么拯救你?就是先让你知道自己有败坏性情,让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实质,自己的不足、缺少,如果你心里明白了,你才能追求真理逐步脱去败坏性情,这就是神给你机会了。你得知道把握机会,别跟神较劲……”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得着真理就得从身边的人事物上学功课》) 這時我只簡單的回復了一句"感謝神藉著你修理對付我"。同時心裡也慢慢平靜了,開始向神禱告讓我更深的認識自己。當我在面臨第二次手術時,心裡充滿了對神的誤解,覺得自己已被開除,近幾個月又在錢財上不停的被剝奪,現在面臨疾病和弟兄們對付修理,是不是神要一步步這樣懲罰我,因為我現在也不具備神試煉熬煉的條件,那肯定是神的懲罰。就我這麼麻木痴呆,連認識自己都不會,這也不能蒙神拯救呀!心裡頓時感覺淒涼,突然我想到,神說:"久病床前無孝子"意思是人如果在患難中時間長了,對神的信心就越來越小了。是呀!剛開始得這病我能順服,如果這病一嚴重,我就不一定能繼續順服了。所以我跟神做了一個禱告:神呀!我相信妳是公義的,你的公義不是根據我的得失,而是你的實質,雖然我有軟弱有誤解,我暫時沒有認識到自己哪方面觸犯你的性情,但是我願意順服你,不管以後結局如何,也不管我的病能不能好,但是我只要有一口氣,就要順服你,站住這個最低的見證。我知道我對你有誤解,但是我不願繼續誤解妳,因為你說過,不管你怎麼做,都是對人最有益處的。感謝神!禱告后,我心裏踏實了許多,對于第二次的手術也不再懼怕。
手術後我每天都反省認識自己,吃喝神話把自己對神話的認識和心裡動態記了筆記。這時候,一個弟兄說,你把你的認識給我談談,當我把筆記发給他后,他說:比以前好点,但是還有不足,現在你再想想當時我要不嚴歴的對付你,能達到這果效嗎?我如果問候你幾句,安慰你幾句,你能有什麼收穫嗎?當他這樣說的時候,我確實發自內心的感謝神的擺佈安排,只有神最愛我,也只有神知道我需要什麼,神愛的是我的生命,而我自己宝愛的是我的肉體,說白了就是宝愛撒但。
另一個弟兄也是被開除的,我們在網上認識後,就不定時的在一起聚會交通,最近我覺得他一直嫌棄我,說我交通神話光跑題,說我假冒偽善,說我不認識自己,和我聚會沒有享受等等。从此以後,我一直受他這些話的轄製,本來我也住院了,也好長時間沒有在一起交通過,可有一天看見他在群裡問:明天聚會誰能參加?當我回答我能時,心里有點膽怯,怕他一看就我能參加,又說不聚了。我心裏想:如果明天真聚會的話,我就多聽少談,這樣总可以吧!突然我又意識到自己的這種想法也不對,于是我向神做了个禱告:神啊!我為什麼会受轄製?這是什麼本性支配的?我受轄製其實還是怕魂受傷害,怕臉面掛不住,怕修理對付,怕揭露。但是我不流露出來,我自己又認識不到,我這麼麻木,你只有藉著這樣的人事物來使我認識自己,否則我永遠不會有變化,我應該感謝你給我擺上的這一切,而不應該逃避呀!可見我太宝愛肉體,不喜愛真理,不愿接受修理對付。我不能這樣,應該勇敢的去面對,否則我永遠也不會有變化,願你加給我力量和信心。後來想起詩歌《追求真理該有的心志》"不管別人怎麼說,不管別人說什麼,你的心志仍不變"。禱告后,我心裏不再受攪擾,也輕鬆釋放許多,心想:明天不管臨到什麼環境,我都願順服神!結果第二天神擺設的環境,又是只有我兩,他就說那下次聚吧!其實這是我想象的結果,所以一點也不驚訝。
之後我再靈修時看到神說:"弟兄姊妹在一起心灵相通,一交通真理,心平气和的,用诚实的心在一起交通,帮助对方,亮相自己,或者在对方的难处上寻求,争取在外表上和心灵上都能达到合一,不揣自己的心事。别揣小私心,目标向着一个方向,达到合一,别藏小心眼,别偷奸,别耍滑,这样圣灵就作工,你做事就有效率。一般人看不透这个事,不用这种方式来经历,来寻求获得圣灵作工的路途,人就感受不到圣灵作工的方式、圣灵的开启。"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谈谈和谐配搭》看到這裡,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我們在一起聚會沒有享受,沒有聖靈的帶領,因為我們都各揣心腹事,特別是我看到弟兄經常消極,就覺得吃喝吃喝神話就行,也沒有想著怎麼幫助他,更沒有負擔把他帶到神面前禱告,因此就會用神話鼓勵一下,也沒有負擔說去和他一起尋找消極的根源。一心光想著我自己怎麼能認識自己,怎麼能變化自己,當臨到他的修理對付時,雖然當時難以接受,但過後知道是神興起的,就趕緊順服,並感謝神對我拯救。可是他讓我給他提缺欠時,我為了怕他說我不接受他的提議,又攻擊他,所以,我索性不說了,持守撒但哲學"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生存法則,對此不了了之,只顧自己每天向神禱告認識自己,可見我太自私了,太詭詐,對弟兄沒有一點愛心。
接下來又看到神說:"配搭的时候你就琢磨:什么是和谐?我说话跟弟兄姊妹是不是和谐的?我心里想的事跟他是不是和谐的?我这个作法跟他是不是和谐的?就琢磨怎么做是和谐。和谐,有时候有忍让,有包容,但是也有坚持立场,坚持原则,不是和稀泥,不是做老好人,不是搞中庸之道,更不是讨好哪个人,这就是原则。"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谈谈和谐配搭》這些神話又給我了實行路途,我必須按著這些神話去慢慢進入,本身我們都是被開除清除的人,我們今天能在這裡相聚,這是神的帶領,更是神的安排。那我們的共同目標就是怎麼認識自己,向神認罪悔改,然后盡上我們當盡的本分。我們這樣各走各的路,永遠也不會獲得聖靈的作工,那我們的聚會不就成了名副其實的烏合之眾了嗎?既然今天神擺設這樣的環境,讓我看到這話,首先我得有實行。我不再做撒但的差役,我要實行神話,感謝神!
于是我就單純敞開的把我看到他的問題還有我自己身上存在的問題寫了下來發給他,然后又把我們的情形帶到神面前向神禱告交託,後來他在看完我的信息時也對自己有点認識,從中看到不管臨到什麼事,只要我們按神話實行,就沒有解決不了的難題,難就難在咱們身上的撒但性情,都不認識自己,但都会盯著別人的毛病,不肯放手,這樣永遠不能獲得聖靈的作工,就不會有和諧的配搭。
正如神話說:"两个人配搭尽本分有时候因为一个原则性的问题发生争执,有不同的看法,产生了不同的意见,这个时候怎么办?这个问题是不是常常出现哪?这是正常现象,因为人的头脑、素质、见地、年龄、阅历都不同,再说人与人本身脑袋里想的东西就不可能是完全一致的,出现不同意见,出现不同看法,这是很常见的现象,这是太平常不过的事了,不要大惊小怪的。关键的问题是,临到这类事你怎么配搭,怎么寻求能够达到在神面前合一,让意见统一。意见统一的目标是什么呢?就是都寻求这方面的真理原则,不按你的意思,也不按我的意思,咱寻求神的意思是什么。这就是达到和谐配搭的路途,只有寻求神的意思是什么,神要求的原则是什么,这样才能达到合一。"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谈谈和谐配搭》

這只是我個人的一點淺顯的經歷,不知道是否對你有幫助,如果有幫助,一切榮耀歸給神!
我的最大毛病就是談經歷总顯得囉嗦,希望看到問題的弟兄姊妹也能幫助幫助我。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2019/2/12 PM4點30分 , 訪客 追求变成人 說:

你好:


對於修理對付這個問題,我個人有點淺顯的經歷,我操練交通一下。
我是一個特別自是狂妄的人,信神多年不接受修理對付,總覺得自己做的說的都符合真理,覺得自己是教會中最追求真理的人。當我被隔離時,打假組姊妹說我不接受真理,不接受修理對付時,我心裏還不服,但是想起神說:“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发生的事,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不是偶然发生的,不是谁有意跟你过不去,也不是谁有意针对你,而是神安排的,是神摆布的这一切。神摆布这一切为了什么?不是亮你的相,不是显明你,显明你不是最终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这是目的。怎么成全,怎么拯救啊?先让你知道自己有败坏性情,先让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实质,自己的不足,自己的缺少,你知道了,你心里明白了,你才能脱去。这就是给你机会了,你得学习把握,知道把握,别顶牛,也别较劲。”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得着真理就得从身边的人事物上学功课》) 這段神話保守了我,我沒有以口犯罪,但是一直在心裏較勁,認為自己就是被打壓的對象,早晚事情會水落石出的。
隔離后我只身一人來到海外,經歷了不少環境,自己才看見自己的身量太小,沒有真理實際,遇到事自己不知道涉及哪方面真理,自己該如何實行,對神產生誤解,甚至出現背叛神的危險,又在弟兄講道交通中淺顯了認識到自己走的的確是敵基督道路,最近借着交通認識自己,自己對自己敵基督的本性又有了一點新的認識,特別是看到神話說:"有些人说认识不到自己是错的,这种情况下你也得先有个理性,能放下自己。有的人说:“我以前认为自己对,现在还那么认为,而且又有那么多人赞成、同意,我里面也没什么责备,再一个我的存心也对,怎么能是错的呢?”有好几条理由让你不能放下自己,不能否认自己,这时你怎么办?不管什么理由,你只要认为自己是对的,这个“对”跟神是对抗的“对”,那你就是错的。就是不管你怎么有顺服的态度,不管你心里怎么祷告神,或者你也能走过程认为自己是错的,但是在内心深处你的情形还是在与神较着劲,还是在消极里面的,这个实质就还是在跟神对抗,这就证明你还没有认识到自己是错的,你不接受你是错的这个事实。"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三)》看完這段話,心里一直记忆尤新,總覺得這段話和我的情形有關,但是总認識不到,直到自己臨到疾病,兩個網上的弟兄又都特別嚴厲地對付修理我,經過禱告揣摩,我才認識到自己裡面一直認為自己是正义之士,自己是不畏權勢敢於揭露敵基督,假帶領的人,自己應該是神稱許的,因為我是按著神話實行的,神監察一切,神是公義的,讓神顯明吧!雖然外表看著不再和人狡辯講理,但是心裡一直要求神,意思是如果神不恢復我的教會生活,不給我平反,那神就不公義,甚至迷惑當地的幾個弟兄姊妹也為我喊冤叫屈,到海外我還與陌生的弟兄姊妹談自己是因為寫檢舉信被隔離開除的,這樣來迷惑弟兄姊妹,我這樣的性質和保羅抵擋神與神叫囂的實質有什麼區別呢?
雖然認識到点,但是修理對付仍是一個接一個的臨到,有時讓我感覺摸不着頭腦,當時我心裡挺難受的,覺得我和你們從未謀面,作為弟兄姊妹,我現在臨到疾病,面臨手術,你倆不安慰我幾句,還都是這麼嚴厲的對付我,你倆咋不談談自己的實際經歷,幹嘛非抓住我不放,我現在在醫院孤苦零丁的,你們連一句問候都沒有,反而給我潑冷水,當時我心裡難受極了,但是神開啟我又想起了神的話:“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发生的事,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不是偶然发生的,不是谁有意跟你过不去或有意针对你,而是神安排、摆布的这一切。神摆布这一切为了什么?不是亮你的相,不是为显明你,显明你不是最终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这是目的。怎么成全你,怎么拯救你?就是先让你知道自己有败坏性情,让你知道自己的本性、实质,自己的不足、缺少,如果你心里明白了,你才能追求真理逐步脱去败坏性情,这就是神给你机会了。你得知道把握机会,别跟神较劲……”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要得着真理就得从身边的人事物上学功课》) 這時我只簡單的回復了一句"感謝神藉著你修理對付我"。同時心裡也慢慢平靜了,開始向神禱告讓我更深的認識自己。當我在面臨第二次手術時,心裡充滿了對神的誤解,覺得自己已被開除,近幾個月又在錢財上不停的被剝奪,現在面臨疾病和弟兄們對付修理,是不是神要一步步這樣懲罰我,因為我現在也不具備神試煉熬煉的條件,那肯定是神的懲罰。就我這麼麻木痴呆,連認識自己都不會,這也不能蒙神拯救呀!心裡頓時感覺淒涼,突然我想到,神說:"久病床前無孝子"意思是人如果在患難中時間長了,對神的信心就越來越小了。是呀!剛開始得這病我能順服,如果這病一嚴重,我就不一定能繼續順服了。所以我跟神做了一個禱告:神呀!我相信妳是公義的,你的公義不是根據我的得失,而是你的實質,雖然我有軟弱有誤解,我暫時沒有認識到自己哪方面觸犯你的性情,但是我願意順服你,不管以後結局如何,也不管我的病能不能好,但是我只要有一口氣,就要順服你,站住這個最低的見證。我知道我對你有誤解,但是我不願繼續誤解妳,因為你說過,不管你怎麼做,都是對人最有益處的。感謝神!禱告后,我心裏踏實了許多,對于第二次的手術也不再懼怕。
手術後我每天都反省認識自己,吃喝神話把自己對神話的認識和心裡動態記了筆記。這時候,一個弟兄說,你把你的認識給我談談,當我把筆記发給他后,他說:比以前好点,但是還有不足,現在你再想想當時我要不嚴歴的對付你,能達到這果效嗎?我如果問候你幾句,安慰你幾句,你能有什麼收穫嗎?當他這樣說的時候,我確實發自內心的感謝神的擺佈安排,只有神最愛我,也只有神知道我需要什麼,神愛的是我的生命,而我自己宝愛的是我的肉體,說白了就是宝愛撒但。
另一個弟兄也是被開除的,我們在網上認識後,就不定時的在一起聚會交通,最近我覺得他一直嫌棄我,說我交通神話光跑題,說我假冒偽善,說我不認識自己,和我聚會沒有享受等等。从此以後,我一直受他這些話的轄製,本來我也住院了,也好長時間沒有在一起交通過,可有一天看見他在群裡問:明天聚會誰能參加?當我回答我能時,心里有點膽怯,怕他一看就我能參加,又說不聚了。我心裏想:如果明天真聚會的話,我就多聽少談,這樣总可以吧!突然我又意識到自己的這種想法也不對,于是我向神做了个禱告:神啊!我為什麼会受轄製?這是什麼本性支配的?我受轄製其實還是怕魂受傷害,怕臉面掛不住,怕修理對付,怕揭露。但是我不流露出來,我自己又認識不到,我這麼麻木,你只有藉著這樣的人事物來使我認識自己,否則我永遠不會有變化,我應該感謝你給我擺上的這一切,而不應該逃避呀!可見我太宝愛肉體,不喜愛真理,不愿接受修理對付。我不能這樣,應該勇敢的去面對,否則我永遠也不會有變化,願你加給我力量和信心。後來想起詩歌《追求真理該有的心志》"不管別人怎麼說,不管別人說什麼,你的心志仍不變"。禱告后,我心裏不再受攪擾,也輕鬆釋放許多,心想:明天不管臨到什麼環境,我都願順服神!結果第二天神擺設的環境,又是只有我兩,他就說那下次聚吧!其實這是我想象的結果,所以一點也不驚訝。
之後我再靈修時看到神說:"弟兄姊妹在一起心灵相通,一交通真理,心平气和的,用诚实的心在一起交通,帮助对方,亮相自己,或者在对方的难处上寻求,争取在外表上和心灵上都能达到合一,不揣自己的心事。别揣小私心,目标向着一个方向,达到合一,别藏小心眼,别偷奸,别耍滑,这样圣灵就作工,你做事就有效率。一般人看不透这个事,不用这种方式来经历,来寻求获得圣灵作工的路途,人就感受不到圣灵作工的方式、圣灵的开启。"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谈谈和谐配搭》看到這裡,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我們在一起聚會沒有享受,沒有聖靈的帶領,因為我們都各揣心腹事,特別是我看到弟兄經常消極,就覺得吃喝吃喝神話就行,也沒有想著怎麼幫助他,更沒有負擔把他帶到神面前禱告,因此就會用神話鼓勵一下,也沒有負擔說去和他一起尋找消極的根源。一心光想著我自己怎麼能認識自己,怎麼能變化自己,當臨到他的修理對付時,雖然當時難以接受,但過後知道是神興起的,就趕緊順服,並感謝神對我拯救。可是他讓我給他提缺欠時,我為了怕他說我不接受他的提議,又攻擊他,所以,我索性不說了,持守撒但哲學"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生存法則,對此不了了之,只顧自己每天向神禱告認識自己,可見我太自私了,太詭詐,對弟兄沒有一點愛心。
接下來又看到神說:"配搭的时候你就琢磨:什么是和谐?我说话跟弟兄姊妹是不是和谐的?我心里想的事跟他是不是和谐的?我这个作法跟他是不是和谐的?就琢磨怎么做是和谐。和谐,有时候有忍让,有包容,但是也有坚持立场,坚持原则,不是和稀泥,不是做老好人,不是搞中庸之道,更不是讨好哪个人,这就是原则。"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谈谈和谐配搭》這些神話又給我了實行路途,我必須按著這些神話去慢慢進入,本身我們都是被開除清除的人,我們今天能在這裡相聚,這是神的帶領,更是神的安排。那我們的共同目標就是怎麼認識自己,向神認罪悔改,然后盡上我們當盡的本分。我們這樣各走各的路,永遠也不會獲得聖靈的作工,那我們的聚會不就成了名副其實的烏合之眾了嗎?既然今天神擺設這樣的環境,讓我看到這話,首先我得有實行。我不再做撒但的差役,我要實行神話,感謝神!
于是我就單純敞開的把我看到他的問題還有我自己身上存在的問題寫了下來發給他,然后又把我們的情形帶到神面前向神禱告交託,後來他在看完我的信息時也對自己有点認識,從中看到不管臨到什麼事,只要我們按神話實行,就沒有解決不了的難題,難就難在咱們身上的撒但性情,都不認識自己,但都会盯著別人的毛病,不肯放手,這樣永遠不能獲得聖靈的作工,就不會有和諧的配搭。
正如神話說:"两个人配搭尽本分有时候因为一个原则性的问题发生争执,有不同的看法,产生了不同的意见,这个时候怎么办?这个问题是不是常常出现哪?这是正常现象,因为人的头脑、素质、见地、年龄、阅历都不同,再说人与人本身脑袋里想的东西就不可能是完全一致的,出现不同意见,出现不同看法,这是很常见的现象,这是太平常不过的事了,不要大惊小怪的。关键的问题是,临到这类事你怎么配搭,怎么寻求能够达到在神面前合一,让意见统一。意见统一的目标是什么呢?就是都寻求这方面的真理原则,不按你的意思,也不按我的意思,咱寻求神的意思是什么。这就是达到和谐配搭的路途,只有寻求神的意思是什么,神要求的原则是什么,这样才能达到合一。"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谈谈和谐配搭》

這只是我個人的一點淺顯的經歷,不知道是否對你有幫助,如果有幫助,一切榮耀歸給神!
我的最大毛病就是談經歷总顯得囉嗦,希望看到問題的弟兄姊妹也能幫助幫助我。

感谢神,看到弟兄姊妹交通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生存法則,對此不了了之,只顧自己每天向神禱告認識自己,可見我太自私了,太詭詐,對弟兄沒有一點愛心”使我明白了弟兄姊妹在一起要想着怎么互相帮助,即使自己身量小,也要把心摆对,在对方的难处上去祷告神,心里有爱,这样人也就容易获得圣灵作工,有神的祝福,心里平安享受,我现在与姊妹配搭上已经走出来了,是我自己的脸面地位太重了,不能听一点刺耳的,不让自己脸面受一点挫折,太维护自己了,也是太维护撒旦了,我现在借着祷告神认识到这些,也能获得圣灵作工能放下自己了,在此事上走出来了,也看到对方身上有很多长处,感谢神借着此事使我身量能一点点长大,现在我又遇到了类似的事情,但我没有因着脸面受挫而耽误本分,反而感觉自己要在此事上好好去经历放下自己,把本分尽好,在对方的难处、败坏性情上也向神祷告,感谢神摆设这样的环境来成全我,我明白了临到不符合自己观念的环境对自己更有益处。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您的内容将需要由版主批准

访客
您以访客身份来提意见。如果您有帐号,请登入
回覆主题...

×   贴上为丰富文字.   贴上为纯文字来代替

  只允许使用75个表情符号.

×   您的链接已自动嵌入.   显示为一个链接来代替

×   您之前的内容已恢复.   清除编辑器

×   您无法直接贴上图片。要从网址上传或插入图片。

载入中...
登入来关注这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