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爱憎分明

Members
  • Content Count

    4
  • Joined

  • Last visited

About 爱憎分明

  • Rank
    Newbie

Recent Profile Visitors

The recent visitors block is disabled and is not being shown to other users.

  1. 五、你对狂妄自大的本性是怎么认识进入的?   神话说:“你信神多年从来不会顺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说话,而是让神顺服你,按照你的观念来,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这样的人怎么能顺服神那些不合人观念的作工说话呢?……对神新的作工总是抱着敌对的态度,从来没有一点顺服的意思,从来没有甘心的顺服与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从来不会顺服任何一个人,在神面前他自以为是最会讲‘道’的人,是最会作别人工作的人。对自己原有的宝贝从来不舍弃,而是作为传家宝来供拜,来给别人讲,以此来教训那些崇拜他的糊涂虫。”(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神所揭示的正是我的实在情形,我是一个狂妄自大,虚荣脸面很强的人,从小就听不得一点不好的话,只愿听夸奖、哄着的话,谁说话伤着我,那就哭个没完,甚至还想离家出走甚至轻生。所以家人都宠着我,基本上没临到过打骂。信神后,因我不注重生命进入,总是迁就自己,所以旧性不改。自己言行举止、表情、心态都带着撒但狂妄自大的败坏流露,没有人的样式。就如:我信神头几年,我家搞接待,当时有个姊妹在聚会时,给我提出交通神话当中的缺少,我当即对姊妹产生看法,不愿意见她,之后个人灵修时我就不像往常一样与姊妹们在同一间屋里了,我就拿着神话单独到厨房里守着墙角炉子去坐着了,那时的我丝毫不认识自己,还总觉得是别人不尽人意;还有一次,我到外面尽本分时,与配搭姊妹一起到另一个地方聚会,结果在那个地方正好配搭姊妹遇到一个她很熟悉、要好的姊妹,她俩见面特别高兴、有说有笑,而我在一旁却有种被冷落的感觉,还有些嫉妒她们,当时我没有挖掘自己里面的败坏,更没看作是神给摆设的环境试炼,我就随从己意,在聚会当中板着脸、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表情能看出来特别抵触、消沉,明显在较劲。直到后来敞开心交通后情形才好些,但我过后也没有认识自己、解决败坏,更没有认识神的作工。我仍是是迁就自己,认为自己年轻,只是有个小性子、小脾气,总想让周围人都体谅我,却从没根据神话去解剖认识过自己。即使与神话的揭示对上号也只是肤浅地谈点理论上的认识。类似这样的不符合我观念的事情不知遇到过多少次,但因着我不追求真理,都流失了。多少年过去了,我装备的道理越来越多,但还是原封未动的撒但性情。   因着始终不认识自己,后来神又摆设了环境。去年夏天,因着我姥姥(岁数大、也信神)住我家,她见了弟兄姊妹在别的屋聚会她特别爱盯着人看,让人很不自在,我很反感她这种作法,就在弟兄姊妹来到时,让姥姥在她的卧室里别出来。结果神兴起弟兄姊妹针对我的缺少给我交通进入正常人性,学会包容、忍耐方面的真理(意思是别把姥姥关屋里,可以凭爱心给她交通)。可我一听不符合自己,就当场生气地说:“我是为你们着想,你们若不怕我姥姥看,那就让她出来!”之后也听不进去弟兄姊妹的交通,我就搬着电脑离开他们,到别的屋去了。但是随后我就临到病痛管教,头疼、恶心想吐,浑身不舒服。晚上一个姊妹正好到我家来,她针对我不接受修理对付的事指出了我的缺少,并且还交通讲道中说的:“……如果真有敬畏神的心,不管圣灵感动哪一个人传达神的话、交通神的话都得顺服下来啊,恭恭敬敬地接受顺服,能把人做到这个地步绝对顺服神话的权柄,服在神话的权柄之下,这就是蒙拯救的人,就是真正脱离撒但权势的人。因为什么?他达到了敬畏神远离恶呀,这是标准哪,他要没有敬畏神的心,‘一般弟兄姊妹交通这点话我听?我服你吗?你信神几年哪?你有啥地位呀?你有啥资格跟我交通神话啊?’一百句狂妄没有理智的话等着他,是不这么回事啊?(是)哎,有一百句话等着他,有一百个理由拒绝着他,他认为你没资格。……有的人骂人,骂八辈祖宗没被定罪,有的人就说‘没资格’仨字就被定罪淘汰了……你骂八辈祖宗你是对人的,你这没资格是对神的,对神不用说脏话就这仨字你就麻烦了,就够你吃不了兜着走,对不对呀?(对)那我再问你,啥叫触犯神知不知道?这仨字是不是触犯神了?(是)哎,正赶上圣灵感动一个人跟他交通这个真理,指出他这个问题,他说‘你没资格’,这没资格可不是对人来的,那是对圣灵去的,那是对待神话呀,这就触犯神性情了。”(78辑A6)此时我恍然大悟,感到此事的严重性,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临到病痛,原来是因着性情太狂妄,不接受、不顺服真理,触犯神而临到了神的管教、刑罚。弟兄姊妹给我交通真理,这是出于神的,应该从神领受,应该接受、顺服,可是我丝毫没有寻求顺服,反而不服不满凭着狂妄反驳回去,还耍态度远离躲避弟兄姊妹,这实质就是在对抗神、抵挡神,我太狂妄没理智,对待真理的态度太轻慢,所说所做及态度让神极度厌憎。通过这次的经历,我对自己的狂妄性情有了点认识,看到狂妄性情不解决,就很容易随从己意、触犯神。于是我向神祷告:神啊,我因着狂妄常常拒绝接受真理,一直在抵挡神、与神较量自己却不知道,感谢你的管教刑罚,又借着弟兄姊妹帮助我,我愿悔改、变化,接受顺服神的作工。   后来神又摆环境显明我、对付我,在自己的表现当中,我发现自己流露狂妄身不由己,而且活在狂妄的败坏中就没有人的模样。神要求我们活出正常人性,有良心、有理智、有正常的精神面貌。可我因着狂妄性情没变化,临到不合己意的人事物就动不动就发火、掉脸子、要么说话与人争执辩论,从来没有甘愿的降卑、顺服。正如神说的:“人的狂妄自大就是典型的撒但形象,这方面没有变化就没有人的模样,还是一副撒但相。”(座谈纪要《人起码该具备的理智》)我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问题可不是小性子、小脾气的事情,而是本性实质的问题。因着我被撒但败坏,受“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毒素活着,总想掌控人、让人听我的、按我的意思说话、行事,甚至吹捧我、高看我、围着我,这样自己才高兴,一旦这些欲望达不到,不符合己意时就会变本加厉地流露撒但的丑相,常常发火、耍蛮,这不就是天使长的表现吗?我的表现已让神厌憎愤恨,也让人反感。当我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至深的表现时,自己也有些担忧害怕,我信神这么多年,败坏性情丝毫没有变化是很危险的,常常不顺服神的作工,还逃避神的审判刑罚,以至于常常作恶、触犯神,这样自己就被淘汰了,哪能蒙拯救?国度里不容许污秽的人进去。   后来我看到神话说:“狂妄性情这是人败坏性情的病根,这个严重到什么程度呢?人有狂妄性情不但目中无人,最严重的就是目中无神。别看人跟随神,人不把神当神待,这是狂妄性情的实质、根源,是从撒但来的,所以说这个事得解决。目中无人那是小事,关键是人的狂妄性情让人不顺服神,让人不想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没有丝毫敬畏神的心,更别提什么爱神、体贴神心意、满足神心意了。人要想达到有敬畏神的心,那就得先解决狂妄性情,你的狂妄性情解决得越彻底,你就越有敬畏神的心,这才是真正的人。”(摘自《神的最新交通·第八篇 顺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严》)是啊,我信神多年从来没有把神摆设的环境当一回事,甚至就看为是外面人事物,就用自己的败坏性情与神相对,却从没有往神作工中去进入。目中无人、心中无神。又借着看神话:“……当神试炼你的时候,让你临到一个环境的时候,神就要测验你这个人是不是在敬畏神,是不是在远离恶。……你临到的事都是神所安排的。……遵行神的道不是在外表守规条,而是在你临到这事的时候,首先你把它看成这是神摆布的一个环境、神交给你的一个责任,或者是神对你的一个托付,甚至这个事临到的时候,你应把它看成是神对你的试炼。”(摘自第一篇标准稿)我反省自己,就是因着我的狂妄,不认识神的主宰,每次的试炼其实都是神在检验我的时候,也是我接受神洁净、成全的好机会。但我不根据神话看事,从来没有甘心的顺服神的作工,而是把临到的一次次出于神的试炼都无情地推走了。认识到这些后,我的狂妄性情有所收敛,在临到事的时候,不敢再随口乱说了,心里有些小心谨慎了,能回到神前去寻求神心意,还常常提醒自己这是神的试炼临到,要多祷告神,顺服神的作工。   后来神又给我摆设环境,就如有一次我答的题自己修改了几遍后让一个姊妹看,当时自己还自认为自己在写作方面有点特长,也许答题没有什么明显该修改的了。结果没想到姊妹看完我答题后,提出一些她的建议,说我写的有的地方不扣主题,不突出中心。当时我里面对姊妹的话听不明白,想持守自己,还觉得如果改动答题,太麻烦,因此不愿意听取别人的意见。但是当时我意识到,自己又流露狂妄自大了,持守自己。于是我就在心里祷告,相信这个环境在神的摆布当中,如果姊妹说的合适我愿意顺服下来。当时我没有动血气,也没有争执,仍是与姊妹寻求交通,操练尊重人,耐心听人说话。当我与神配合心安静下来听时,不知不觉我听着听着,就忽然明白了,原来姊妹所说的就是我答题中存在的问题,我虽改了几遍但没有发现,我心里当时特别高兴,心里对神发出感谢赞美,看到这是神在借着人给我提出答题中的缺少。同也有些蒙羞,看到自己的败坏流露,因着尽过文字本分,就狂妄、觉得自己有资本,不愿听取别人的意见。借着事实让我看到,人只要存着顺服神的心、敬畏神的心就容易获得圣灵作工,能够顺服下来。   前几天,一次早上灵修时神又给我摆设环境,因着我说了几句话,母亲没有听进去,并且母亲流露败坏就说了一些消极话,我们当时都有些不愉快。正好也到了吃早饭的时候。当时我心里流露败坏,就又想按己意来,不吃我妈做的早饭,另外里面还想:不是我妈不让人碰吗?我给她交通的也没错,她也不听,那聚会时见到弟兄姊妹,我告诉他们,谁也别给她提缺少了。我想跟母亲再说这些话,来发泄心中的怨气。这时,我回想起自己以往,因着不顺服神的主宰,临到不如己意的事又哭、又赌气,这不是败坏性情吗?所以我心里有意识回到神前,想到神话说的:“在你们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后都是撒但与神在打赌,背后都有争战。如你对弟兄姊妹产生成见,你想说一些话,觉得神不喜悦,但里面还难受,这时里面就开始争战了,是说呢,还是不说呢?这就是争战。所以说每一件事都有一场争战,当你里面有争战时,借着你实际地配合,实际地受苦,神就作工在你身上,最后你里面就能放下这件事,自然而然火就消了,这也是你与神配合的果效。……每临到一件事,都是神需要人为他站住见证的时候,别看现在你没临到什么大事,不作什么大的见证,但在日常生活的细节当中,都关乎到神的见证。让弟兄姊妹佩服,让家里人佩服,让周围的人都佩服,等到有一天外邦人进来,对你的所做所行都佩服,看见神作得实在太好了,在你身上就是一个见证。”(摘自《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这时在神话带领下,我意识到自己又流露狂妄性情了,又想着耍自己的一套,今天我给我母亲交通,她没有听我的,我里面就有怨气,这就是撒但狂妄性情性情,想掌控别人,让人听自己的。正如讲道中说的:“今天我把撒但性情总结归纳了一下,撒但性情主要有十二种表现。   第一条,总想当神,掌控一切,与神平起平坐……第三条,狂妄自大,无法无天,谁也不服,这也是撒但本性之一。……第四条,唯己独尊,让人崇拜,让人顺服。属撒但的种类都把自己看得高于一切,都以自己为尊,让人崇拜,让人顺服,崇拜他的人越多越好,顺服他的人越多越好,谁崇拜他、顺服他他就喜欢,谁如果不崇拜、不顺服他就要恼羞成怒,就要镇压,这是撒但性情。”这环境是神摆设的试炼,正是针对我的狂妄本性而来的,我太狂妄就把自己看得太高太好,对别人没有包容,总想让人听自己的。我要顺服神摆的环境,主动放下自己,不但不能赌气不吃饭,而且那些能伤害人的话也不能说,我应学会放下自己包容、忍耐,因我没有什么比别人强的,以往我也常流露败坏,别人都包容了我。今天我也要包容、忍耐我母亲,放下自己的存心、主张、成见。于是当我放下自己、顺服神话的时候,我主动吃饭去,也与我母亲说话,不一会儿我与母亲关系就缓和了,里面也没有隔阂了。并且在聚会中我们也都敞开亮相自己的败坏。   感谢神,我看到就我这样一个败坏至深,没有正常理智的人,能有今天,真是离不开神的刑罚审判。回想以往在撒但败坏的狂妄丑相,真是没有人的样式,真是丑角的表演。都是凭着“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天是王大 我是王二”等撒但毒素活着,与人不会相处,只考虑自己的顾虑感受。通过经历看到,是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使我在狂妄方面稍有认识,并且开始操练背叛自己、顺服神,觉得放下自己,听从别人,顺服神话,这也是挺有意义、挺有享受的事情,因为灵里踏实、快乐。我愿意再继续努力,逐步脱离撒但狂妄自大的败坏性情的捆绑,活出人样安慰神心!
  2. 现在有些弟兄姊妹常常说:“咱顺服,别讲理”,可是最近借着寻求,我个人领受这个“讲理”是否是指的是不为败坏、过犯或失职的事而辩护、表白、推脱责任。但是如果发现弟兄姊妹、带领工人说的不合真理原则,不符合事实真相,或是明显的邪说谬论,是不是就应该摆对存心,拿真理原则与事实,进行交通或反驳?记得神话说:“不想着把委屈了的正义、真理都重新挽回吗?就甘愿看着人把真理都弃绝、扭曲事实的场面而不管吗?”可是有些弟兄姊妹遇到以上提到这两种情况,都一概而论。看到人说明一些真相或用原则回击一些违背原则的作法,就都给统称为“讲理”,这样说法是不是不合适?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