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Sign in to follow this  
Guest 要有心志

对待人方面不透亮

Recommended Posts

Guest 要有心志

这次调整的时候,点出了我的一些问题,其中包括不能公平对待人,亲一个远一个。我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方面的问题,借着别人点出来,我才觉得这是个问题。自己回想的时候想到确实一直比较喜欢和积极的弟兄姊妹接触,对于老消极或者很被动的就不会有太多话。尤其是有的人帮助好几次之后还没什么转变,有的带领都来交通过了,但是过后还是那样,心里就感觉挺无奈的,也去看凭爱心对待人的原则,不要光看别人短处,后来也实行,而且还在一个组里就还凭耐心和他们相处,工作也能正常配合,有问题也不会不帮,只是没有和对待积极的弟兄姊妹那样热情。也意识到自己人性不好,对别人没有爱心,还有比较狂妄,对他们没有理解,但是对这方面的后果和严重性认识不透。有姊妹点出喜好这里也有自己的本性,为什么喜欢和积极的人相处,还是羡慕恩赐的东西。但是我有些不明白,和积极的人多相处觉得会比较有造就,不管是一起交通还是在尽本分上,都能互相带动,这不是比较好吗?

还有一个表现就是对于组里刚来的弟兄姊妹比较被动的话,我自己有时候看不透是什么原因,就会问旁边的弟兄姊妹他们怎么看,但是有人说这是背后论断人,从我心里没想论断他们,只是想通过各种途径了解清楚他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被动或者消极,不过有这样的后果那肯定也是自己的问题了,这方面该怎么认识,自己身上有什么问题也可以直接解剖一下。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每个人的素质、身量、性格,以及实际难处都不一样,不要根据外表现象对待人,得根据人的实质对待人。外表特别积极活跃的不一定就是追求真理的人,外表看起来不热心活跃的也不一定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或以后也不会追求真理了。只要不是恶人,只要是有人性真心信神的人就都有转机,都凭爱心对待,对人先得有这样的心态、爱心与理解。然后具体怎么对待或帮助,还要根据对方的身量、需要、具体情形和实际情况,看怎么做对人有益处就怎么做。总之就根据神对待人的原则对待人就对了。然后不要光想自己怎么能从别人身上得利得益,得为别人得益处做点事。光想着为自己得益没有人性,没有人性的人不可能是追求真理的人,没有人性的人就是明白真理也实行不出来。真有人性的人就能爱神爱人,当然不是爱恶人。另外,对方有问题就当面交通,别背后议论、论断,这样对人对己都没有益处。论断人的时候存心肯定不对,就是出于恶毒,真对人有爱心、理解、包容不会论断人,真有良心理智、人格尊严、自知之明,也不会随意论断人,毕竟那样做不是光明正大,也见不得人,而且有点卑鄙。若真是公认的恶人或敌基督就可以公开分辨解剖,若不是就不要这样做,这是败坏性情。你今天能在背后论断这个人,明天也能在背后论断他,如果经常在背后这样破坏、破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没有人会喜欢,时间长了被人看透了,自己就被弃绝了。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甘于无名

神说:“好比说,你有个七八岁大的孩子,被人欺负了,你就护着你家孩子,就该找打你孩子这家人说理去了,这个正不正常?(正常。)这个正常。当妈的你不护孩子谁能护啊?外人谁给你护你孩子?那是你的孩子,你不护谁护?这是正当的,这是正常。然后你的孩子跟别人家小孩一起玩,你的孩子厉害,把别人家孩子打了,看哪个小孩老实就欺负,人家手里一有好东西、好吃的就夺过来,你看着了不吱声,看着你家孩子坏、欺负别人也不吱声,这叫什么?(溺爱。)溺爱?这就叫情感,懂不懂?这个正不正常?(不正常。)这叫不正常,这就叫坏,这就是败坏本性,明白了吧?……情感的特征是什么?一说情感,那肯定跟父母正常该尽的责任是两码事,这个肯定就不是正面的,这叫歪,是吧?歪,偏袒,护犊子,这就叫情感。你看一个母亲临到孩子对待人的态度上,她这两种处理法哪个是正当的?(第一个。)第一个是正当的。第二个那是什么?第二个那就是败坏性情的流露了,是吧?虽然她看着没管,但是她心里怎么想的?她心里有一种想法支配她不吱声,不干涉这个事。她怎么想的?“反正我儿子没吃亏,爱打谁打谁。打谁谁疼,我儿子不疼就行,我儿子不吃亏、不受欺负就行,欺负谁那都不要紧,只要我儿子不受欺负就行!”这是不是就是情感啊?(是。)她要是没这个情感的话,她公事公办,人心公正,她一看自己孩子受欺负了,得去给孩子讨个说法,自己孩子又欺负别人了,“这不行啊,得管,得教育呀,‘你这么大了,你当哥哥的不能欺负小弟弟小妹妹,你这么做是坏呀,你欺负人这不是好人,不是好孩子,爸爸妈妈不喜欢你了。你再这么做,不听话,以后就不让你吃饭了,得罚你了。’”这作法怎么样?(好。)他要是再不听话就该揍了,就该管教了。这作法怎么样?公不公正?(公正。)你的作法公正人赞成,是吧?情感主要是什么?(败坏性情。)情感是败坏性情这不假,那情感的实际那一面用几个词形容形容。(不能公平地待人,他就会偏袒、袒护。)就是这回事,偏袒,袒护,维护肉体关系,没有公正,这就是情感。”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真理实际》)

神说:“谁一说你家人,谁一说你家乡,谁一说跟你有关的人,你“腾”的火就起来了,非得为他辩解,非得把那个说法扭转过来,不能让他蒙受“不白之冤”,得维护他的名声,极力地维护,把错的也得纠正过来,把对的也得变成错的,不让人说,丝毫不让说,这就是不公正,这就叫情感,明白吗?情感只是针对家人吗?(不是。)这个面广,它是一种性情,不是谁跟谁之间维护的一种肉体关系,它不是这个范围。也可能是你的上司,也可能是对你有过恩惠的人,也可能是帮过你忙的人,也可能是跟你关系最近的人,也可能是跟你最对脾气的人,也可能跟你是老乡,也可能还是你的朋友呢,也可能是你仰慕的对象,这都不一定。”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真理实际》)

从神话中我们明白不能公平公正对待人是因为情感。因为情感,我们对待人就会亲一个远一个。情感的流露主要是偏袒,袒护与自己有关系之人。如果我们不偏袒他们,即使我们常常与他们接触也不能说不公平。我们很自然会多接触那些积极上进的,追求真理之人,这是正常的,这个行为不能定为待人不公平。当弟兄姊妹指出我们待人不公平,肯定不是仅仅指我们多接触某些人,我们应该反省自己偏袒、袒护人的言行,如果反省不出来,就请地兄姊妹指出来。情感是一种败坏性情,是常常流露的,很多时候我们自己流露时认识不到。

神说:“好比说,两个人是知心朋友,都互相帮助过,都能达到用良心对待对方,甚至对方需要救助的时候能为他舍命。有一次,其中一个人遇到抢劫了,另一个人知道后马上赶去帮他,最后都安全脱险了,这算不算实行真理?这不是实行真理。那你们说说,就这两人的这层关系,他们做哪些事是涉及到实行真理?他们怎样对待对方是实行真理?神要的是不是两个人互相帮助、彼此宽容,彼此不惜生命代价救对方,为对方舍命?(不是。)那神要的是什么?就是不管他俩之前有什么样的关系基础,对待彼此的方式必须建立在实行真理、有真理原则的基础上,如果出了这个原则那就不是实行真理了。好比说,其中一个人做错一个事,大伙起来揭露、反对,另一个人说:“他虽然做错了,也没必要大伙都起来攻击啊。这点错不算什么,就算错了能怎么样?我是他朋友,我首先理解他,我得包容、帮助他,我不能像大伙这么揭露他,我帮助的方式跟你们不一样,我就哄着他,不让他伤心,跟他说这不算什么事。谁要是再揭露他,让他受苦,我就跟谁过不去。怎么说我们俩也是最亲最近的,到什么时候我也得维护他。”这是不是实行真理?(不是。)这是什么?(凭情感。)在他心里还有什么作根基呢?“他以前帮过我,在我最难最痛苦的时候,大伙都弃绝我的时候,只有他搭理我。现在他临到难处了,该我帮他了,我这叫有良心。人信神连这点良心都没有那还叫人吗?那信神实行真理不就是空话吗?”他还有这个理论基础呢。这话听着对,一般人分辨不出来,连他自己都分辨不出来,他就觉得这样做出发点是合乎真理的,其实对不对?其实不对,细分辨每句话,哪句话错?哪句话都是出于人伦、道德、良心。就是按着人伦纲常衡量,这人就是有良心、有血性的人,是好人,岂不知这个“好人”背后的性情是什么?首先,在临到事的时候这个人寻不寻求神的心意,寻不寻求真理?他不寻求,他把真理放一边,把自己认为好的、道德伦理、世俗上人认为好的东西当成真理,他藐视真理,他不搭理真理怎么说,这叫什么?这叫不喜爱真理。用天然的好、人为的好来代替真理,而且还振振有词地认为这是在实行真理,这是在满足神的心意,这样做才是正义的,这不是打着正义的幌子违背真理吗?”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真理才有正常人性》)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要有心志:你好!
     咱们先看一段神话吧。
 神话说:“另外,在待人方面,对待普通弟兄姊妹、各级带领都有什么原则?对待弟兄姊妹得公平合理,不能像外邦人一样,不能亲这个、远那个,不能结党,不能拉帮结伙,不能看谁不顺眼就欺负,看谁厉害就巴结。待人接物得有原则,能公平对待人。看谁比较不错就拉拢,看谁难靠近就排斥,这是不是没有原则?这是外邦人的处世哲学,这是外邦人对待人的原则,这是撒但败坏性情、撒但逻辑。在神家对待人的原则应该是什么?每一个人都有小毛病、小缺点,都有一些特性的东西,都有自是,都有软弱,都有不足,你应该凭爱心帮助,也能包容,也能忍让,别太苛刻,不要斤斤计较。人家年龄小,或者人家信神时间短,或者人家刚来,或者人家有一些特殊的要求,你就抓着小辫子不放了,这叫苛刻。假带领、敌基督作恶你看不着,弟兄姊妹有些小问题、小毛病你不去帮助,反而排斥,大做文章,背后论断,让更多的人起来反对他或者排斥他、孤立他,这就不是公平对待人了,这就是凭个人喜好做事,这是撒但败坏性情,这是过犯!····该怎么对待人,在神话里都有明确的说明或者提示,神对待人的态度那就是人应该对待人的态度。你看神怎么对待每一个人,有的人身量幼小,或者年龄小,或者信神时间短,或者这个人的本性实质不坏,不恶毒,只不过有些愚昧,或者素质差,或者受社会传染太多,他还没有进入真理的实际,还没有入门,所以难免做愚昧的事,难免有愚昧的表现,在神那儿不看这些,神看的是这个人的心。如果他有进入真理实际的心志,这个方向是对的,他有这个目标,在神那儿神是在看,在等待,在给他时间、给他机会让他进入,不是一棒子打死,不是他一伸头就把他打回去了,神从来不这样对待任何一个人。那人如果这么对待人,这就是败坏性情。你得看神怎么对待愚昧无知的人,神怎么对待身量幼小的人,神怎么对待人正常败坏性情的流露,怎么对待恶毒的人;对待不同的人他有不同的对待法,对待不同人的不同情形他也有不同的处理法。在这些事上你得明白真理,这些真理你都明白了,你就会经历了。”摘自《第三篇 要想得着真理就得从身边的人事物上学功课》78.D6谈到“正常人际关系指啥说的?跟多数人都这样、有原则,正常的表现,没有太亲、太热、太疏、太冷的表现,跟谁都一样,对恶人、魔鬼、邪灵远离、弃绝,真正的弟兄姊妹咱们就是有原则地相处,不搞什么亲一个、远一个、拉一个、踹一个,不搞这些事儿。凡是拉帮结伙的人都是人性阴险、恶毒,他是有目的的,他不是为了帮助这几个人哪,他是想利用这几个人组成势力,最后获得地位,对不对呀?(对)那这样的人该不该防备呀?(该)该防备呀?拉帮结伙的人都不是好东西,这叫结党。结党什么意思啊?想执政!就跟世界组建执政党似的,想执政啊!想成气候哇!”回想六年前的自己,就是心里总有人的地位,喜欢能说会道,外表有恩赐,外表假装谦卑的人,就爱和他们接触,有问题也愿意找他们交通,后来借着神摆设的环境,才来到神面前愿意根据真理原则去对待他们,借着祷告借着神话的带领,才看清她们两伙人都是敌基督团伙,她们团伙的特征就是:一有点什么难处,首先就是想到找XX交通,然后他们几个人关系特别密切,而对她们团伙之外的人却没有爱心,充满防备,对待人就是亲一个、远一个、拉一个、踹一个。后来就反省自己为什么会迎望他们?为什么会被她们迷惑?除了自己不会分辨人之外,最主要原来自己走的也是追求势力的道路,看中的就是外表高大、耀眼的这些东西,所以也愿意跟随、崇拜敌基督,说白了就是外邦人的看事观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观点之后,借着失败的教训才开始在再临到的人事物时,一方面在和人配搭流露败坏时,有意识的接受神话的刑罚审判;另一方面注重有意识的祷告神学会根据真理原则看待
人,慢慢的才掌握一些公平对待人的原则,在多数时候就能根据真理原则不凭喜好去对待人了。
     所以如果这方面不借着神话的审判,不借着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是不会对自己的本性和自己所走的道路看清楚的,如果根的问题不解决,那么因着存心、心态不对,即使你不想着论断你看不透的人,但说出来达到的果效让别人听起来就是在论断人。所以还是要从我们所走的道路,自己的本性实质上去认识 的。 
     咱们再分享一段神话吧。神话说:“有一些人在神家常常有一种优越感,哪些优越感呢?怎么导致有这个优越感的?比如有些人有一种特殊的才干,尽一个重要的本分,他就总觉着自己能耐大了,觉得神家要不是有他们这些人工作可能都很难开展,所以到哪儿总想让人高看。这类人接触人的时候用什么样的方式?在他心里就把神家这些尽各种本分的人,把神家的这些人都分三六九等,先是带领,其次是有特殊才干的,然后就是一般才干的,最后是尽打杂方面本分的。他把一些重要的本分、特殊的本分、一般人代替不了的本分当成资本了,甚至有的人把这些当成真理、当成生命了。这个问题严不严重?(严重。)那他对待人是什么原则?论资排辈,按人的才能、才干、恩赐来分。这样一分暴露一个什么事实?就接触人就能把一个人的追求,一个人的生命进入,还有一个人的本性实质、人性品质显明出来。你看有些人对待上层带领点头哈腰、客客气气的,对待有点能耐的、有恩赐的、会说的、在神家尽过重要本分的、上面提拔看重的,说话就特别客气,对待有些不太起眼的、素质稍微差点的或者尽他看不起的、不屑的一些本分的,他的对待法就不一样,尤其有些人对教会中有些打杂的、干粗活的一般不搭理,人家想跟他交通点生命进入的事,他心里怎么想的?“像你这样的人信神也是在下层,你还想跟我平起平坐,跟我交通生命进入,交通做诚实人,你还不配!”这是什么性情啊?(狂妄。)狂妄,凶恶,邪恶。这些统统都不是追求真理之人的表现,这是追求什么呢?追求地位。人的行为、流露、平时的表现就能把人所有的心思、观点、存心、追求、走的道路都显明了,你流露什么,你平时一贯表现是什么,那你的追求就是什么,就暴露出来了。这类人即便是通灵,能明白神话,能与神话对号,但是他在日常生活当中所接触到的所有的这些人事物上都不以神话真理为原则来对待,而是以自己的观念、想象、存心、目的、欲望和自己的喜好去对待、去做,这样的人能不能进入真理实际?心里还有不信之人的那些处世原则、方式,还论资排辈,还把所有尽本分的弟兄姊妹,把神家的人分三六九等,不是用真理来衡量,而是用不信之人的观点、标准来衡量,这是不是在追求真理呢?(不是。)那他所明白的真理、明白的神话在他身上能不能看到实际呢?(不能。)那这些人在这些方面是不是有生命进入的人?他如果总以这些东西为资本,那他能听明白的神话他能实行多少?他的心里到底有没有真理,有没有神话?生命进入、性情变化对他来说分量是多重?在他心里扎根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一个人的家庭、出身、社会地位,还有一个人在社会上受到的教育和这个人的资历,还涉及到在神家担当的责任、本分,甚至有的人还要考虑上面对这个人怎么看、赏不赏识他,他跟上面的关系是近还是远,考虑的全是这些。要是总考虑这些,那真理在他身上能起到多大作用?总活在这些情形里面、活在这些处世原则里的人,他的追求到底是什么?他能不能进入真理实际?(不能。)那他凭什么活着,自己觉得还挺美,还挺享受?(撒但的哲学。)凭撒但的处世哲学活着,他把神家当成社会了,这些东西他还没放下。那这些东西怎么解决呢?揭示揭示就解决了?(不能。)那怎么解决?放下这些资本,放下这些与恩赐、知识、资历或者与优越感有关的东西,接受神话,凭真理活着。”(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有生命进入》)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Guest 要有心志

感谢神也谢谢弟兄姊妹的回复,看完之后感觉大家说的情感也会有一些,地位也会有一些,原则看完能明白一些,但是感觉还实行不出来。最近一直也在揣摩这个问题。借着这一个月神摆设的环境,我才对对待人这方面的问题有点感触。上个月调整之后我找到住的地方和A姊妹一同住过去,我俩也能正常相处。过了一阵,B姊妹也住进来,之前AB她俩之前是一个组的,所以他俩比较熟。B住进来之后我发现A姊妹啥都和她说,做啥都想着她,她俩才像姊妹。刚开始我想他俩比较熟,话多一点也正常,可是过了几天心里逐渐对A姊妹有些想法,我俩单独住的时候也没见过她那样,一天也说不上几句话。心里很不平衡,我也没得罪你,怎么就对我这样,我也就有些不想理A姊妹,心里也不好受,每天都忙着尽本分,尽量避开相处。后来反省自己为什么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对我不好就不高兴,还是想在人心里有个地位,我才看到我自己挺狂的,一方面自己啥也不行还想让别人把我当回事,一方面自己也没有按原则实行,凭着恶毒本性,以牙还牙,你对我不好,我还不想理你呢。后来借着三人敞开交通,我把我心里的看法都谈了一下,他们也把各自的想法说了一下,交通了一段与人相处的原则里面的神话,互相心里也没有隔阂了。后来虽然她俩还是比较近,也能去正确对待,败坏人类都愿意与自己合的来的人多说话,我也如此。这件事更触动我的是,能理解一点以前在组里我对某些人比较话多的时候别人心里的感受,才看到凭喜好对待人对别人的伤害还是挺大的。同时也明白一点,凭喜好对待人,有时候确实不是外表上的多说话或者亲近,而是心里对某些人就是会有些好感,对那些总是很被动的人虽然表面上也没有故意远离他们或者专门说些什么话,但是心里对他们就是带着一种嫌弃,因为本身自己就是太狂妄,对别人消极被动就不能理解更没有爱心了。心里所想的就会流露出来,不是通过言语就是行为,人都能感受到。暂时只是一些感受吧,还在继续寻求、经历中……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are posting as a guest.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Note: Your post will require moderator approval before it will be visible.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Loading...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