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全能神教会
登入来关注这个  
访客 解决

寻求情形问题解决

已推荐文章

访客 解决

弟兄姊妹想寻求一方面的情形问题。问题是:多数弟兄姊妹活在事里,难处当中,过度体贴福音对象的肉体不注重祷告寻求神的心意,体贴神满足神。弟兄姊妹有合适的相关神话和交通认识可以帮忙发一下。谢谢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访客 相偎相依相互依存

解决你好:我浅谈一下自己的领受认识,有不合适的地方请修理对付。

  弟兄姊妹的情形是:多数弟兄姊妹活在事里,难处当中,过度体贴福音对象的肉体不注重祷告寻求神的心意,体贴神满足神。
  一、弟兄姊妹活在事里,难处当中,是因为我们没把神的福音工作当成是自己的使命与神给的托付对待,没有当成是自己该尽的本分。活在事里,难处当中,却不寻求神的心意,不寻求真理来解决,不反省认识自己活在事里、难处当中的背后是受哪些撒但的败坏性情支配的。福音工作是神的心意,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当尽的本分。
  神话说:“你肩负的重任、你的托付、你的责任,你都知道吗?你的历史使命感何在?你将怎样做好下一个时代的主人?你的主人翁的感觉是否强烈?万物的主人怎么解释?真是生物与世界的所有的物质的主人吗?你对下步工作的进展怎么打算?等着你去牧养的人该有多少?你的任务是否很重?他们贫穷、可怜、瞎眼,不知所措,落在黑暗之中哀号,路在何方?多么渴慕光明犹如流星一样,突然降下来驱散这将人压抑了多少年的黑暗势力。苦苦巴望,日思夜想,有谁尽都知晓?这苦难深重的人竟然在光划过之日仍被囚禁在黑暗的监牢里不得释放,何时不再哀哭?这些从未有过安息的脆弱的灵竟这样惨遭不幸,无情的绳索、凝固了的历史早将其封锁在其中,哀哭之声谁曾耳闻?愁苦之态谁曾目睹呢?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忧伤着急,怎忍看着亲手造的无辜的人类遭受这样的折磨呢?人类毕竟是经受过毒害的不幸者,虽然今天幸存下来,但谁知人类早已经历了恶者的毒害。难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个吗?你不愿因爱神而努力地将这些幸存者都拯救回来吗?以自己所有的力量来还报那爱人如爱自己骨肉的神吗?你到底是怎么认识被神使用来度过自己不平凡的一生的?你真有心志、有信心活出一个有意义的“虔诚的、事奉神的人”的一生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
  “现在正是我灵大作工的时候,也是我在外邦动工的时候,更是我将受造之物都归类的时候,将这些受造之物都划分类别,使我的作工能更快,使我的作工更能达到果效。所以,我要求你们的仍是当为我的所有作工献上你的全人,更当将我在你身上的所有作工都认清、看准,为我的作工达到更好的果效而花费你的所有精力,这是你当明白的。不要再你争我夺,不要再自己寻求后路,不要再为你的肉体寻求安逸,免得耽误我的工作,也耽误你美好的前途,这样做只能断送你自己,却并不能将你自己保护起来,你不是愚昧了吗?你今天所贪享的正是那断送你前途的,你今天所忍受的痛苦正是那保护你自身的,这些你应明知,免得陷入试探中难以自拔,误入迷雾之中再也找不着日头,当迷雾消失的时候,你便在大日的审判中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二、弟兄姊妹过度体贴福音对象的肉体不注重祷告寻求神的心意,体贴神满足神。从表面上看是体贴福音对象的肉体,怕对福音对象太严了,以免影响了福音对象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有这个顾虑是正常的,只要我们根据福音对象的情形交通真理,相信神话能解决福音对象的所有问题的。但弟兄姊妹过度体贴福音对象的肉体的背后实质是自己在传福音当中不愿意受苦付代价,是体贴自己的肉体,还要冠冕堂皇的把责任推向福音对象。弟兄姊妹的情形属于自私卑鄙,对肉体的实质看不透,对撒但怎样利用人的肉体败坏人,愚弄人,吞吃人,利用人体贴肉体来搅扰打岔神福音工作的扩展,让人宝爱肉体,让人不愿意为神的福音工作而受苦付代价,达不到合格的尽本分,最终不能蒙神拯救,这是撒但最卑鄙阴险的地方。
  神话说:“爱神得凡事都去寻求神的心意,遇到什么事都能往深处去扎根,去摸神的心意,看看神在这事上的心意是什么,神要求你达到的是什么,你当怎样体贴神的心意。比如,临到一件事需要你受痛苦,此时你当明白神的心意是什么,你该怎样体贴神的心意,你不能满足自己,得先把自己放下,肉体是最卑贱的,你得寻求满足神,你得尽到你的本分。当你这样想的时候,神在这事上就特别开启你,而且你的心也得到安慰了。遇到一件事,不管大事小事先把自己放下,把肉体看作是最低贱的东西。你越满足肉体,它越得寸进尺,这次满足它,下次它还有要求,总这样做人就更宝爱自己的肉体了。肉体总有奢侈的欲望,总让你满足它,总让它里面得享受,或吃、穿,或发脾气,或体贴自己的软弱,懒惰……你越满足它,它的欲望越大,而且越来越放荡,达到一个地步,人的肉体能存有更深的观念,能悖逆神,能高捧自己,而且对神的工作也疑惑。你越满足肉体,肉体软弱越多,总感觉没人体贴你的软弱,你总认为神作得太过分了,而且还会说:“神怎么这么严厉呢?为什么总对人不放松呢?”人满足肉体太厉害,太宝爱肉体,就能把自己断送了。……从前传说有个农夫,在路上看见一条蛇冻僵了,他捡起来放在怀里,蛇醒过来之后把农夫咬死了。人的肉体就像蛇一样,本质就是伤害人的性命的,等到你肉体完全得逞的时候,也就是你断送性命的时候。肉体是属于撒但的,它里面总有奢侈的欲望,总想为自己,总愿享福,贪享安逸,不着急不上火,无所事事,你满足肉体到一个地步,到最后它要把你吞灭。就是说,你这次满足它了,下次它还让你满足它,它总有奢侈的欲望,总有新的要求,借着你体贴肉体的机会让你更宝爱肉体,活在肉体的安逸之中,你若总是胜不过它,最后就把你自己断送了。你在神面前能不能得着生命,最后是什么结局,就看你自己怎么实行背叛肉体。神拯救了你,也拣选预定了你,但你现在不愿意满足神,不愿意实行真理,不愿意以自己真实爱神的心来背叛自己的肉体,到最后就把自己坑了,那你就要受极大的痛苦。你总体贴肉体,慢慢撒但就把你里面侵吞了,也没有什么生命了,也没有什么灵的感动了,到有一天你里面就彻底黑暗了。你活在黑暗之中,撒但就把你掳去了,你心里再也没有神了,那时你就会否认神的存在而离开神。所以,要想爱神得付出一番苦的代价,得受苦,并不须外面怎么热心、怎么吃苦,或多看看书、多跑跑路,乃是能放下人里面的东西:奢侈的想法,个人的利益,己的打算,观念,存心。这才是神的心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别一味地侍候自己那犹如猪狗一样的、蚂蚁臭虫不如的爹娘(指肉体),何苦为其苦苦思索、费尽心思、绞尽脑汁呢?肉体本不属你,而是在那控制你又掌握撒但的神(原指本属撒但,因撒但也在神的手中,所以话只好这样说,因为这样说更有说服力,是指人并非完全在撒但权下,而是在神手中)的手中。你活在肉体的痛苦之中,但肉体是属你的吗?肉体是由你掌握的吗?何必为肉体掏空心思呢?何必为你那早已被定了罪的、早已被咒诅的、早已被污鬼玷污了的腐臭了的肉体而痴痴地求告神呢?何必将撒但的同帮总挂在胸前呢?你不担心肉体会把你真正的前途、美好的盼望、人生的真正的归宿给断送了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 营 人 的 宗 旨》)
  三、弟兄姊妹在传福音当中体贴自己的肉体不愿受苦付代价,而且还变相地把责任推给福音对象,这是弯曲诡诈的性情,是邪恶的性情。
  神话说:“还有什么?邪恶是最难发现的,比刚硬还难发现。有人说:“怎么就不好发现呢?一般人总有邪情私欲,那不都是邪恶吗?”那是表面的,真正的邪恶是什么?哪些情形表现出来的是邪恶,知不知道?他用一种冠冕堂皇的说法来掩盖自己内心深处那个邪恶的、见不得人的存心,然后让人看着他那个说法很好,很光明正大,很正当,最后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这是不是邪恶性情?(是。)为什么叫邪恶,不叫诡诈呢?诡诈在实质上、在性情上程度相对要轻一些,邪恶就是比那个还要邪,就是用更邪的一种方式表现,一般人不容易识透。你看蛇引诱夏娃的话是什么话?(似是而非的话。)对了,就是似是而非,让你听着似乎是对的,似乎是为你着想,但你还摸不透是什么意思,你听了这类话之后就会经不起这个引诱,就容易陷进去达到他的目的,这就叫邪恶。那这种性情是从哪儿来的?就是从蛇来的,从撒但来的,人的本性里面就有这种性情——邪恶。这个邪恶跟人的邪情私欲是不是有区别?真正的邪恶它是一种性情,特别隐藏,一般没阅历的或者是没有分辨、不明白真理的人根本就分辨不出来,所以这里面最难发现的是邪恶。”(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自己才能追求真理》)
  将一切荣耀都归于全能神!
  2019.2.7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访客 MOLLY

找到以下神话:

神说:在实际经历中以信心来体贴神的心意,以信心来背叛自己的肉体,追求生命,这就是人该做的。你这样做了,就能看见神的作为,你没有信心就看不见神的作为,你就没法经历神的作工(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

神说:爱神得凡事都去寻求神的心意,遇到什么事都能往深处去扎根,去摸神的心意,看看神在这事上的心意是什么,神要求你达到的是什么,你当怎样体贴神的心意。比如,临到一件事需要你受痛苦,此时你当明白神的心意是什么,你该怎样体贴神的心意,你不能满足自己,得先把自己放下,肉体是最卑贱的,你得寻求满足神,你得尽到你的本分。当你这样想的时候,神在这事上就特别开启你,而且你的心也得到安慰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神说:就是临到本分,这事托付给你,你别琢磨避开难处,别什么事不好办就先放一边不管,要迎难而上。你得时时记住,神与人同在,有神没有什么难成的事,你得有这个信心。你既然相信神是万物的主宰,为什么临到事的时候你怕,你没有依靠呢?证明神不是你的依靠,神不是你的神。这就得在现实生活当中处处都来到神面前(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解决尽本分应付糊弄的问题》)

神说:“人无论身量大小,身处什么样的环境,无论明白多少真理,尽多少本分,在尽本分期间经历到多少事,人离不开的一个事就是在凡事上仰望神、依靠神,这是最大智慧。即使人明白了一些真理,不依靠神行不行?有些人信神时间长一点,明白一些真理了,也经历几次试炼,有点实际经历,但是他就不懂得怎么仰望神、依靠神,这样的人是有智慧吗?这样的人最愚蠢,属于自作聪明,不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那有些人说了:“我明白了很多真理,也具备了真理实际,我办事有原则就行了。我对神也有忠心了,我也知道怎么亲近神了,我依靠真理不就行了嘛!”“依靠真理”道理上是通得过,但是有很多时候,在很多情况下,人不知道真理是什么,真理原则是什么,有实际经历的人都有这个体验。你临到一件事,你不知道这方面真理该怎么实行,该怎么运用,这个时候你该怎么办?你再有实际经历,你不可能在所有的事上都有真理。你信神的年头再多,你经历的事再多,经历的修理对付、管教再多,你是真理的源头吗?有些人又说了:“《话在肉身显现》那本书我能倒背如流,那些名章名句我都能背下来,我不用依靠神、仰望神,到时候我就依靠神的这些话就行了。”你背下来的那些字句是死的,人临到的环境、人的情形是活的,你掌握了字句,你会讲许多属灵道理,不等于明白真理,更不等于你在每件事上都明白神的心意。所以说,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课,就是需要人凡事仰望神,凡事仰望神就能依靠神了,依靠神的人才有路可行,否则就算你这件事做对了,合乎真理原则,但你没依靠神,那也是人为的一些行为,不见得是神满意的。因为人领受真理浅,所以人临到一些不同的环境常常用同样的真理去套规条,去死守字句道理,也可能很多事情是办成了,大体也合乎真理的原则,但是这里看不到神的引导,看不到圣灵的作工。这就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人做很多事是凭着人所掌握的经验、规条,还有人为的一些想象,很难达到说这件事是人仰望神、祷告神,确切地明白了神的心意之后,借着神的作工、神的引导而达到了最佳果效。所以我说,凡事仰望神、依靠神这是最大智慧。”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信神应首先看透世界邪恶潮流》)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解决:你好!

    我找到了一段圣灵使用的人交通与弟兄姊妹的交通,你看看能不能找到实行的路。圣灵使用的人说:

    多数工人都犯这个病,无论上面要求他作好哪方面的工作,他总喊难。上面让他选好带领,他说:“这很难哪!”上面让他发动教会所有弟兄姊妹,他也说:“这很难哪!”上面让他把不择手段的方式、意义讲透,他还说:“这很难哪!”总之,凡是上面要求工人作点具体的实际工作,多数人都喊难,可见,没有人体贴神的心意,没有人对神真有忠心,没有人对神能绝对顺服,没有人有真实爱神的心。搞点工作总喊难这说明人悖逆性情太大,人都体贴肉体,人都是为自己活着,不愿意为神活着,都是贪图安逸苟且偷生之徒。享受神的恩典没有人喊难,享受地位之福没有人喊难,享受欢喜快乐没有人喊难,为自己办事再难也没有人喊难,人都是什么东西!人都是欺骗神、糊弄神的能手,搞点具体工作就喊难,太让神失望了,这怎么能安慰神心呢?这又怎么能满足神呢?正像神所说的那样,人都是没用的废物,作不了什么具体工作,人都是狂妄自大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更不具备受苦的心志,没有丝毫的成全价值。可以说,搞工作总喊难的人都是没有良心的人,都是吃着神、喝着神、不为神办事的吃里爬外的东西,哪有一点还报神爱的真心!搞工作总喊难的人,看得出他尽本分是在和神搞交易,他说这话的意思是让神给他什么报酬或什么赏赐,好像是说,你别以为这工作好作,我作这工作你要心里有数,别让我白受苦。这些搞工作总喊难的人都是诡诈之徒,他们说不出来一句安慰神心的话。做带领的工人若作工作总喊难都是没有真理的人,是很难被神成全的,因为他们不是跟神一条心,他们的性情很难达到与神相合,如果以后不注重性情变化,绝对不能成为合神心意的人。——(摘自《搞工作总喊难是怎么回事》)

弟兄姊妹解决问题时的交通:

    问题20.当弟兄姊妹喊难时自己没有立场,就站在人的一边,体贴人的难处,这种情形怎么解决?

答复如下:“弟兄姊妹喊难时自己没有立场,就站在人的一边,体贴人的难处”,导致这种情形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我们没有分辨,看不透人喊难的实质。其实人喊难都是在为自己的肉体讲理由、找借口,都是在为自己的肉体开脱罪责,并不是神的要求太高人达不到,乃是因为人太悖逆、太体贴肉体了。正如神话所说:

    “神对人的要求并不高,凡他对人的要求的原意都是人能轻松加愉快地达到的,只是人都不愿受委屈罢了。就如作为儿女的,本来可以省吃俭用拿出孝敬父母的一份钱来尽自己的本分,但又怕自己吃不好,又怕自己穿得太普通,所以为着自己的种种原因,借此把父母的养育之恩抛到九霄云外……”(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 三 十 八 篇 说 话 的 揭 示》)

    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对神还没有真实的信,对神的话信不来。如果我们真能放下自己的想法、认为,不为自己打算,不考虑自己的得失,能凭着信心按照神的话、按照工作安排去作,就必能看见神的全能、神的作为!如在福音工作上人喊了那么多年的难,现在不还是打开了吗?短短几年的时间,得救的人数成倍成倍地增长,这不就是神的全能、神的作为吗?所以我们必须清楚最难办的是我们,当我们对神有认识了,有真实的信了,也就不喊难了。正如神话所说:

    “在实际经历中以信心来体贴神的心意,以信心来背叛自己的肉体,追求生命,这就是人该做的。你这样做了,就能看见神的作为,你没有信心就看不见神的作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
    “在神的经营计划里无论哪步工作都是按期作,按时候作,绝对不能按你想象的:这么作不行啊!那么作不可以呀!这行不通啊!神是全能的,在神没有难成的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要认识神的全能才有真实的信》)
    “人若没有信心与神配合,将会有被撒但掳去的危险,这是实情。若人真能将心完全献上被神占有,那正如神说的“在我前犹如在我的怀中一样,体尝着我怀中的温暖”,足见神要求人的并不高,只需人起来配合,这不是轻松加愉快的事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 十 五 篇 说 话 的 揭 示》)
     “天地万物都借着我口中的话而立而成,在我没有难成的事。”(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 第 六 十 篇 说 话》)

     在弟兄姊妹喊难时能站在人的一边,体贴人的难处,这也说明我们不体贴神的心意,不与神一心,胳膊肘往外拐。若我们在作工中总体贴人的难处,不体贴神的负担,那我们的事奉就是抵挡神、是在作恶,因为这种事奉法只能使人与我们越来越近,让人觉得只有我们最理解他、最关心他,而与神的关系却越来越远,与神的隔阂越来越大,觉得神不体谅人的难处,对人太苛刻。我们作工的宗旨是该把人都带到神面前,若我们不能借着交通神话把弟兄姊妹从各种理由、借口当中带出来去迎合神的要求,那就是对神不忠心,就是失职。因为一片的工作如何与带领的有直接关系,弟兄姊妹都喊难不迎合神的要求,我们也跟着喊难,那整个一片的工作不就处于瘫痪状态了吗?所以说我们的责任重大,无论什么时候别人消极我们不能消极,别人喊难我们不能喊难,我们应该体贴神的负担,把弟兄姊妹的情形多带到神面前寻求仰望,多找相关的神话吃喝,达到攻破这些难处,这才是体贴神的心意。我们看神话:

    “只嘴上说“我们要贴着神的负担”,但事实临到,明明知道神的负担是什么却不体贴,真是浑到一个地步,蠢到一定的程度,更是愚昧到家了。这说明人的难办,尽是嘴上说得好听,还说什么“我就是摸不着神的心意,要是摸着神的心意我一定会按着神的心意行事的”,这不是你们的实际光景吗?虽然都知道神的心意,都知道自己的病因在哪儿,关键一点不肯实行,这是最大的难处,若不立时解决对自己生命是最大的拦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 第 五 十 八 篇》)
    “要从积极方面进入,主动不能被动,不被任何人、事、物摇动,不能被任何人的话左右,要有一个稳定的性情,无论谁说什么,你知道是真理就该立即实行。不看任何人,总有我话在里面运行,能站住我的见证,贴着我的负担去行。随帮唱柳没主意糊涂不行,不出于我的敢站起来拒绝才行。你明明知道不对,也不作声,你还不是实行真理的人,你知道不对,把话题扭转过来,又被撒但把路拦住,有其言无其效,不能坚持始终,你心里还有“怕”字,还不是撒但意念在其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 第 十 二 篇》)
    “心思要清明,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辖制和摇动,总能安静在我面前,时时和我有不断的亲近和交通。要刚强有骨气,站住我的见证,起来为我说话,不怕任何人说什么,只让我心意得满足,不受任何人的辖制,我向你显明的,按我意不能耽误。你里面什么滋味?是否难受?你会清楚。为什么不能站起来为我说话贴着我负担呢?硬闷着搞小动作,我是一一看清。我是你的后盾,我是你的盾牌,一切都在我的手中,你怕的是什么?”(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  第 九 篇》)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刚开始配合传福音的时候我里面有很多想象,认为福音工作是神的心意,神会为我们开辟出路,然后又凭自己的想象把“神给开辟出路”定规成一帆风顺,也就是福音线索多,福音对象各个都可传,都顺风顺水,没有拦阻,没有搅扰,关系到位,我们去了怎么交通福音对象怎么点头接受,这是我们认为的神开辟出路了,这是圣灵作工。如果在传福音的过程中哪个环节出现点意料之外的事,我一点敬畏神的心都没有,不寻求神给摆设这样的难处是什么心意,我应该怎么顺从圣灵的引导行事,而是凭自己的看事观点衡量、分析神作的事,所以怎么看怎么不如意,不顺心,怎么看怎么是神作的不对,认为这是节外生枝,好像神一不小心没看住,让撒但钻空子了,所以都是抱怨,都是对神的讨伐。但是在道理上还知道神不作打岔他自己工作的事,神作的都对,都好,都有神的智慧在其中,而且这个福音对象的确可传,又不能放下,但是想配合又出岔了,看不透、想不通为什么神要允许这个我认为是“难处”、是“打岔搅扰”的事发生,这时才不得已来神面前寻求神的心意。神话说:“得先认识到人肯定是错的,这条实用。有些人说认识不到自己是错的,这种情况下你也得先有个理性,能放下自己。有的人说:‘我以前认为自己对,现在还那么认为,而且又有那么多人赞成、同意,我里面也没什么责备,再一个我的存心也对,怎么能是错的呢?’有好几条理由让你不能放下自己,不能否认自己,这时你怎么办?不管什么理由,你只要认为自己是对的,这个‘对’跟神是对抗的‘对’,那你就是错的。就是不管你怎么有顺服的态度,不管你心里怎么祷告神,或者你也能走过程认为自己是错的,但是在内心深处你的情形还是在与神较着劲,还是在消极里面的,这个实质就还是在跟神对抗,这就证明你还没有认识到自己是错的,你不接受你是错的这个事实。……不管能否认识到神所作的、神主宰的是对的,是有什么意义的,首先,人不能认识自己是错的这就是一种对抗的情形。……寻求神的心意这个对人来说就比较绕远一些,要走捷径比较现实的是得先否认自己,先放下自己,认识到自己做的是错的,是不合真理的,然后再寻求真理原则,就是这么个步骤。这个步骤看起来虽然简单,但是实行起来也有很多麻烦,因为人有败坏,人有各种想象、各种要求,也有欲望,会影响人否认自己、放下自己,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三)》)咱们先放下自己的理由、判断和分析,先否认自己,相信神摆设的一切都是对本分有利的,都是在帮助我们更好的尽本分,我们认为这是难处,是打岔,那是咱们瞎眼看不透事。如果不否认自己,就认为自己看得准,看得对,分析的对,那就得不到神的开启,看不见神的奇妙难测,还会把自己压垮,最后本分没法尽,屋都出不去,因为全是难处,因为没有神的开启人寸步难行。
     在配合福音工作的时候,我常常祷告,把知情人、福音对象都献上祷告,求神在他们身上作工,求神给我开辟出路,能把福音传给他们。接着会发生很多事,在临到这些事的时候就看人怎么寻求,怎么领受了。记得有一个在农场生活的福音对象家里活特别多,承包了很多地,干活的时候看不见人影,下雨天好不容易碰上了她还特别累,说着说着就困了,冬天好不容易闲下来了,又到县城陪读,想静下来好好的交通都没机会。但是这个人的确符合传福音的原则,也有意愿考察,我不能给放弃,但就是福音对象的心被世界拉扯的太厉害,往这方面配合的心太小,我又不能要求人家必须配合我的时间,所以这个线索一直很难办。人能做的都做了,唯一一条路就是祷告交托给神了,那段时间我一直为这个线索祷告,盼着神让她幡然醒悟,然后主动寻求,结果过了两个多月,秋收结束了,她去县城陪读,我以为这回她能有时间静下来好好交通一会了,结果周围邻居有开始找她打麻将,我都快崩溃了,但就是没敢放弃,相信凡是符合传福音原则的人都是神要拯救的人,凡事都有神的时候,我就等候吧。结果没过几天去再去她家的时候,她哭的眼睛都肿了,一打听才知道是她姐姐家刚出生的孩子检查出的了一种极其罕见的病,随时会夭折,当时我心里都凉快了,心想:本来她的心就像市场似的,这回有了这件事更完了,别的事啥都别想了,她更听不进去了。我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就走了。到了另一个新人那里交通关于神主宰这方面的神话时,我提起了这个福音对象的遭遇,结果这个新人说:“这个病不算啥,我认识一个人,她家孩子就是这个病,现在孩子都十几岁了,可聪明了,她要是不放心,我带她去看看这个孩子。”就这个奇妙的摆布,我和新人领着这个福音对象一起去看了那个孩子,回去后福音对象高兴的不行了,其实当时我还不知道神这样摆布是什么心意,只是从外表看觉得是做好人好事吧,不管这个福音对象以后信不信,能帮助的就帮助一下,至少她不那么忧愁了。等我再去这个福音对象家的时候,她突然变得很安静,说:“我丈夫说了让我跟你好好信神,人家总来找你,你总不搭理人家,这回咱家有难处了,人家还放在心上了,实心实意帮你,这些人跟你们原来信耶稣那些人完全不一样,人家不说那些虚的。这个道肯定是对的,错不了。”她还说那几天她看了神话,对神主宰人类命运,凡事都要依靠神这些话明白一些,靠人自己都愁死了,人必须得好好跟随神。当时我听得都傻了,觉得神作工太奇妙了,太全能了,这么难办的一个线索就这么转变过来了。经历了这件事,我对自己也有一些认识,一个是尽本分对神有要求,要求神作,别给我难处,别让我付代价,别让我白跑路,稍微有点难处就喊难,就消极怠工,自己一点苦不想受,一点代价不想付,就想白享受神的祝福,这是我没理智无耻的表现。还有就是我对神的智慧没有认识,也没有寻求,临到事就抱怨,其实难处对自己尽本分,对福音对象都是一个转机,就看咱们怎么经历。如果没有难处,福音对象对信神、追求真理也没有体会,没有紧迫感,她对咱们交通的真理也不往心里去。神话说:“神借着人的呼求赐给人所需……”(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十七篇说话的揭示》)凡是神给咱们预备的,都是咱们最需要的,咱们认为不是好事,那是咱们鼠目寸光,只管寻求神心意。如果没有难处,咱们不会迫切呼求神,也很难获得圣灵作工,而且跟福音对象交通的也都是脱离实际的字句道理。有难处了,人的心才来到神面前,交通真理才实际,对神的拯救体会的也真实。所以,不管临到什么难处,咱们只管配合,只管等候,相信神做的是好的,有神的智慧在其中。最新交通《传福音是所有信神之人义不容辞的本分》里也对传福音期间遇到一些人事物的时候,人该怎么面对,怎么经历,都说了,传福音期间难处一定会有,有的是考验我们的信心、耐心和爱心,有的是神给我们预备的一个转机,总之需要人存着顺服的心去经历,过后都会看到神的笑脸。
     还有一次我接触一个新人,她丈夫辖制她,只让她不停的干活,不能休息,不能聚会,把她的圣经书烧了好几本,但这个人的确是可传对象,就是家庭辖制太严重,她没时间出来聚会,我去她家还容易被她丈夫堵住,容易挨骂、挨揍,这是个进退两难的新人,一时半会都看不见什么进展,基本属于白搭功夫,我就很反感接手这个线索。我意识到自己又犯病了,又想在福音对象身上牟利,我就祷告求神保守我,让我尽本分能体贴神的心意,因为神实实在在的爱了我,我不能忘恩负义,不能嫌弃那些神日夜惦记的可怜的灵魂,不管什么时候能看到进展,我只管把自己能做到的都做到。后来我就常常趁她丈夫上班走之后和她上班走之前这个空档去她家,可是这点时间她还要提前给她丈夫准备午饭,为了能省出点时间,我每次去之前就先到早市买点干粮,这样姊妹就不用做饭了,省下这点时间可以让她静下来看神话,有时候又有了其他活,我俩就边干活边交通,每次看到她听了神话和诗歌之后脸上露出的喜悦之情,我心里特别踏实,觉得她太可怜了,需要神的拯救,如果我不体贴神的心意,光考虑自己提心吊胆去她家,还什么也说不上,不是白跑就是干活,如果因着这些难处我就嫌弃她,不愿意搭理她,那她就更没指望得到神的拯救脱离苦海了。夏天帮她干活对我也一个挑战,因为我在家没干过活,一次帮她烧火,灶台反烟,喷我一裤子灰,一次帮她往院子里倒腾煤,我的手磨起了好几层水泡,自己心里一个劲翻腾,神开启我认识到自己的意念不对,我就赶紧祷告,求神保守我不受这些意念的搅扰。秋天我去她家,发现她家的一扇窗户玻璃碎了,我记在心里了,到了一个接待家发现正好有很多闲置的小块玻璃,我说明情况要了一块,第二天给新人送去了,再去的时候我看到玻璃安上了,我走的时候新人让我拿一个自己家园子里种的萝卜,我怕她丈夫回来后发现少萝卜了再逼迫她,她说:“没事,是我家你姨夫让我给你拿的。”我一听吓坏了,以为她丈夫知道了会逼迫,结果新人说她把我从夏天去帮她干活、给她买干粮、找玻璃这些事都跟她丈夫说了,她丈夫说:“这是个好孩子,跟她信神还行,你让她上咱家来吧。”后来到了冬天她说她丈夫不让她干活了,让她在家养身体,这是他们结婚四十多年头一次,她感谢神的拯救,也看到人只有信靠神才能蒙拯救。之后她主动说要带我去给她信耶稣的妹妹、弟弟传福音。神话说:“做每一件事,都需要付出一定的心血代价,没有实际的受苦,达不到满足神,根本谈不到满足神,只不过是空喊口号!就这些空口号能满足神吗?……每临到一件事,都是神需要人为他站住见证的时候,别看现在你没临到什么大事,不作什么大的见证,但在日常生活的细节当中,都关乎到神的见证。让弟兄姊妹佩服,让家里人佩服,让周围的人都佩服,等到有一天外邦人进来,对你的所做所行都佩服,看见神作得实在太好了,在你身上就是一个见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这是神话在我身上、在她身上达到的果效,是神对她、对我的拯救。从那件事我明白了,传福音有难处这是神对我的成全,因为我没有爱心,没有耐心,还想利用福音对象与神搞交易,看自己在福音对象身上没有利可图就嫌弃人家,想放弃,这是我卑鄙的人性导致的。从难处当中也看到神对一个可怜的灵魂的爱实在是太大了,神不嫌弃人,不利用人,只是想拯救人,只有神这样的爱才让我们这些败坏至深的人有了蒙拯救的机会。所以,传福音有难处是好事,对认识自己、认识神都是好机会,只管顺服,尽力配合,慢慢就学到功课了。
  这是我的一点认识,不足之处请指点帮助。
 

分享这篇文章


链接文章

您的内容将需要由版主批准

访客
您以访客身份来提意见。如果您有帐号,请登入
回覆主题...

×   贴上为丰富文字.   贴上为纯文字来代替

  只允许使用75个表情符号.

×   您的链接已自动嵌入.   显示为一个链接来代替

×   您之前的内容已恢复.   清除编辑器

×   您无法直接贴上图片。要从网址上传或插入图片。

载入中...
登入来关注这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