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井底之蛙

Members
  • Content Count

    4
  • Joined

  • Last visited

About 井底之蛙

  • Rank
    Newbie

Recent Profile Visitors

The recent visitors block is disabled and is not being shown to other users.

  1. 怎样分辨自己是否是一个对的人?因为听到有人说不能确定我是否是一个对的人,我才发现我其实也不能确定自己是否是一个对的人,应该怎样省察自己是否是一个对的人呢?而且很多时候我还觉得自己挺好的,不是那种没领受能力,不能接受真理的人,但是有的时候又觉得自己可不好了,会自卑,觉得自己哪哪都不如别人,这种情形该怎样解决呢?
  2. 1、抱打不平和拉帮结伙的区别。 看着a欺负b的时候,自己会为b抱打不平,但是过后a会说我拉帮结伙,所以这块自己也不透亮,不知道怎样实行准确。 2、正义感和狂妄自是的区别。自己认为是有正义感做的一些事情,但是过后有人也会让自己省察是否也流露狂妄自是。我的困惑是即使是有正义感,做的事情都会掺杂狂妄性情吗? 3、事情没有对错是在任何时候都适用吗?对于神话和弟兄的交通不要分析对错,没有对错之分,我能领受。但是自己或者其他弟兄姊妹做错了一些事情也是说“没有对错之分”感觉不太对?自己有时候也分不清有些事到底怎么是对的,但是感觉一些具体的事情就是有对的做法和错的做法,自己的领受是不能做错了却说“没有对错之分”。对于怎么正确领受“没有对错” 请弟兄姊妹帮助。
  3. 我最近经常临到修理对付,负责的姊妹修理对付我我就好接受一些,心里知道自己确实是本分没尽好。但是对于我负责的弟兄姊妹修理对付我的时候,我就很难接受,当修理对付再次临到,而且升级了的时候,我特别的懵,因为我觉得我是在尽本分,问一些问题很正常,也没见别人怎么抵触,但是到这个弟兄姊妹的时候他就很抵触,而且第二次反应很大。我对于他说的一些话和发给我的神话很难接受,还大哭了一场,甚至想放下本分,而且还想根据别人近期的表现定规别人,也失去了爱心和耐心。甚至怀疑别人会不会是恶人,怎么这么狂呢?感觉像吃了枪药的似的。而且给自己发的神话自己也对不上号,感觉有点莫名其妙,觉得别人是特意拿神话来打我的。而且还要呼我继续说,我怕自己承受不住,就一直没回复信息。我边祷告边哭,求神帮我,让我能顺服下来,不去反抗,不去打压别人,不然别人也会受辖制。感谢神,后来认识到了一点儿:自己的地位心重,临到对付修理不接受,临到点事就想背叛神,对人没有包容忍耐和爱心,也不能勇敢的面对批评和指责。我知道这是神的爱临到了,不然有几个人能有勇气跟我说那些话呢,谁都有脸面啊。于是我努力的认识自己的缺少,不管别人说话口气怎么样,符合事实几分,我得先把别人发给我的神话接受进来,而且也看到脸面重的弟兄姊妹能对付修理自己这也是别人的长进,我得学会看别人的优点和长进,而且也体验到了是神垂听了我的祷告,审判刑罚伴随我。之后我也回复信息,但是对方让我谈认识,虽然我之前也认识到了一些,但是这样问我我还是感觉很受压,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于是我说我现在谈不出来。经历这件事后我对他的成见又加重了,甚至想离他远一点,心里的隔阂加重了很多。然后最近因为一些调整不用我再直接负责他的时候,我觉得轻松了好多,而且还有点幸灾乐祸,觉得是把麻烦抛给了别人,我也很恨自己这种思想不对,但是没解决,还是很庆幸不用我负责了。然后没过多久又临到“我觉得别人是在误解我”,以为我在有一项本分上是不愿意配合,但是我觉得自己的出发点是想维护神家利益,看怎么能减少损失,但是对方完全没懂我的意思,还给我们交通了很多。但是让我读文档的时候我也不愿意读,心里很抵触,后来努力背叛也读了一段。然后别人再说什么需要自己说话的时候自己也不想说话了,只打字。知道自己情形又不对了,感觉本分压力突然间大了很多,又会觉得为什么偏偏是我?(后来认识到一点儿:自己在那项本分上确实是没忠心,别人说的没错,我是有点儿不想配合了。然后也立了心志以后想好好配合)知道这又是神的爱临到了,但同时我又会有点消极,觉得配搭一起尽本分,我临到的修理对付就比配搭多,我就会觉得是自己身上的问题和败坏比配搭严重,我不如配搭。我这人咋就这么差劲呢?想想就觉得难受,我也知道自己在争,在比了,但是走不出来。请弟兄姊妹耐心帮助。
  4. 自己尽小组长本分,发现弟兄姊妹本分上有问题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不能当老好人,不能因为脸面就对本分不负责任,所以看到问题的时候我都去提了,但是刚开始的时候自己语气会强硬,也问了对方很多问题,我觉得我是在扣工作,是正当的,但对方觉得我像在审问人,对别人没有任何信任。之后我认识到自己是挺狂妄,说话语气不对,所以之后再找弟兄姊妹的时候自己很注意说话口气,对方就比较好接受了,但又临到一个姊妹,我觉得自己说话语气不重,但姊妹很抵触,第二天自己看到一段交通告诉人应该怎么接受修理对付,我感觉很适合姊妹就发过去了,但姊妹只点了一个赞,然后就开始说外面的事了,于是自己就问她对昨天临到的事怎么想的,她说她还想教训我呢,说我说话太站地位了,但是我认识不到,我还觉得自己没有当老好人,看到问题得说,而且前几次有说有笑的也没解决问题,就觉得得正式说。过后也有人说我发的交通不合适,好像在逼着别人接受我的修理对付,不接受就是不追求真理的人。我就觉得很委屈,因为我觉得我的存心是对的,是为了想帮助姊妹啊。(过后认识到我看这段交通的时候也没往自己身上对号,完全是给别人看的。)然后第二天听到弟兄交通说对付修理的适合语气重也不代表就是狂妄了,我就觉得自己没错了,我这不是狂妄,我提的问题是对的。但是当自己这样去认识的时候,有另外的姊妹说“我是尽这个本分的”这个“我”字就是站地位了,另一个姊妹说我那天晚上说话语气是重了点,说我拿别人尽本分的一个情况和这个姊妹比会让这个姊妹很难接受。听了这些我很难接受,还觉得很委屈,看到48篇神的说话,我现在认识到自己是狂妄了,里面流露了血气,对这个姊妹是没有爱心和包容忍耐,没有怜惜,看到本分上的问题就去提,也没有去问问别人的难处,也没有根据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去交通,看到姊妹本分尽的不好就定规别人,不接受修理对付也看不上。我现在注重去认识自己,但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配合本分了,如果确实弟兄姊妹本分上有问题,自己去提,或者必要的时候还是要对付修理的时候,只要对方抵触,说我身上的问题的时候,我就去认识自己,但是弟兄姊妹的问题怎么去解决呢?就觉得如果我不注重认识自己还去说弟兄姊妹的问题,是不是就是不认识自己了呢?就是不接受修理对付了呢?还有明知道弟兄姊妹临到对付修理没接受,我正好看到这方面的交通或神话不知道该不该发了,还是说让别人去发呢?还有我自己还是不太能认识到自己在这件事上是站地位教训人了,希望弟兄姊妹能指点帮助。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