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Shinedays2872473

五、你在尽本分中还存在哪些为地位作工的表现?针对这些实际问题你是怎么解决的?

Recommended Posts

五、你在尽本分中还存在哪些为地位作工的表现?针对这些实际问题你是怎么解决的?

 

神说:“我发现很多人光会教训人,光会给别人讲道,却不会跟人交通,不会跟人有正常的来往,就会教训人,就会居高临下给别人讲道,讲高道。还有一些人呢,就会发表演说,就会作报告,说话就会针对别人的情形,从来不敞开自己,从来不从自己身上开刀,从来不拿自己的败坏性情来解剖,而是拿别人的败坏性情来解剖,来让大伙认识。这样的人他为什么能这样做呢?为什么能讲这样的道、说这样的话呢?这就证明什么呢?他不认识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高,他能认识别人的败坏性情就证明他比别人高,他比别人有眼力,他比别人败坏浅。能解剖别人,能教训别人,能不敞开自己,不揭露自己的败坏性情,不解剖自己的败坏性情,不亮自己的相,不谈自己的存心,光教训别人做得不合适,这就是称自己为大,尊自己为高。”摘自《基督与教会带领工人的座谈要纪第十九篇 谈谈关于国度时代的行政》当吃喝到这些神话的时候,我心里面很难过,因为这些话把我本性实质里面的东西及我这一段时间所表现出来的性情揭示得淋漓尽致,我看到自己这段时间所表现出来的就是这些流露。

 

有时间我都会浏览神家网站论坛,同时也参与分享交流,借着前一段时间的论坛经历显明,我看到自己里面特别注重名利、地位,主要表现在目光放在自己的帖子上,我发出去的帖子有多少通过的,通过率越高我心里面越高兴、配合的劲就越大,相反,通过的越少我心里面就不平衡,也流露不想配合的心思意念:既然没有通过就不要再花费时间与经历写了,反正我的时间也不够用。后面意识到这就是再与神对抗、较量,并不是在追求性情变化的过程当中尽自己力所能及的功用,而是在尽功用的时候追求名利与地位,走的正是保罗的敌基督道路:注重作工、讲道,借此换取自己再别人心目当中的地位、形象。认识到这些的时候向神祷告悔改,愿意接受神监察,愿神的管教惩罚不离开我,愿意继续配合,放下自己不对的存心要求,帖子通过了感谢神,帖子没有通过也感谢神,同时也来反省认识自己及重新阅读自己的帖子,从中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借着这样经历一段时间后情形扭转了,态度也端正了,通过了感谢神,没有通过也感谢神,同时也不会影响自己的心情,还是愿意继续配合,力所能及的交流。这是在论坛方面的流露与看见。

 

另一方面,在现实的聚会当中,我也接触了几个弟兄姊妹,在接触当中,借着他们的交通与流露发现他们存在的偏差与问题,然后交通的时候给其指出来,就这样持续着我们的现实教会生活,慢慢的我们聚会的频率越来越多(因为是被开除、清楚、隔离的自愿成组聚会,来自不同的地方,以往是一个月三天,现在又在此基础上增加了一个礼拜两天晚上聚会,条件许可的都来参加),再聚会当中大家都能感受到圣灵在我们中间的作工引导,大家都感受到了果效越来越好,越来越得释放与造就,部分人情形也得到了扭转。而我也在享受着这样的作工成果,每次聚会过后当听到弟兄姊妹说:“这次聚会我得着东西了,太好了……”类似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面也很高兴,无形当中也会觉得这里面有我的‘功劳’,是我参加了他们的聚会之后带来的收获。虽然里面不是特别享受,但是有这些观点在里面。慢慢的在聚会当中我的话越来越多,总感觉有说不完的话,说话时感觉自己很有负担,总是能结合弟兄姊妹的问题交通,每次一到我交通的时候,我的话就最多,一开口总是会说出好几方面的问题:有时结合自己的经历、弟兄姊妹存在的问题、平时发现的问题,能从好几个方面来交通,所以话就特别多,说话的频率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快。一开始我没有觉察这里面有什么问题,但是慢慢的我发现自己这样的流露完全是受本性在支配——狂妄。因为现实生活当中的我话是最少的,在每个行业里面话最少,有时候不是自己不想说话,而是没有自己说话的资格与本钱。因为我经常换工作,经常接触陌生的行业,所以在里面就没有我说话的资格,在他们中间我没有什么一技之长,几乎都是‘外行人’,即便想发表自己的意见也是没人搭理的,所以就形成了‘默默无闻的工作’。但是与弟兄姊妹接触我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记得有一次接触教会弟兄姊妹,我们在一起交通聚会,我一开口就交通了很多话,聚完会后,一个姊妹就对我说了几句话:“你今天交通这么多话,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感觉你说的太高了、太深奥了,我从你的交通里面感觉你这个人太狂妄了,你不会认识自己,太诡诈,我也不知道我说的是否合适。”虽然当时我很勉强的说:“感谢神,我会去反省的”,但是过后却觉得自己交通的实际,姊妹听不懂是她自己没有经历,是她自己的问题,我的交通好像没有什么问题。甚至还恬不知耻的在心里面和上面的讲道交通、神发表的话语作对比,每一篇里面都会说到很多方面的真理实际,不是单一的一个方面,范围也很广阔。有时候我们听不明白,是因为我们没有经历,所以不能说上面交通与神话说得不合适。自己还这样安慰自己,也是这样去看待姊妹,是她自己没有经历,所以才听不懂我在说什么。过后感觉自己这样的认识好像不合适,直到灵修时看到神话说:“若讲的不是实际的情形就打动不了人的心,人想记也记不住,更不能帮助别人……那最好别讲。”“你的认识是路你就可以释放,若不是路,就请你闭口,不要说!说了也没用,说几句认识来糊弄神,来让别人羡慕你,这不是你的野心吗?不是故意捉弄人吗?有价值吗?”“谈不出一点实际实行的路,这不是伪装吗?不能把个人的实际经历供应给别人,让别人学习功课,让别人有路可行,这不是假冒吗?不是伪劣商品吗?有什么价值?……说话要面对现实说话,别夸夸其谈,令别人赏心悦目,令别人对你另有看法,这有何价值?让别人对你热情这有何意义?说话讲点“艺术性”,行事讲点公平,办事有点理智,讲话带点实际……多讲点实际少谈点认识,最好还是闭口不谈;多讲点实行的路,少谈点没价值的大话,最好还是从现在开始实行。

 

……你能谈出多如海沙的认识,但其中不包含有一点实际的路,这不是糊弄人吗?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吗?都是坑人的作法!……最起码你得会解决眼前的难处让人达到进入,这才算你有奉献,你才有资格为神作工。不要总讲不现实的大话,用许多不合适的作法来束缚别人,让别人服你,这样做没有果效,只能把人越带越糊涂,带来带去带出许多规条让人厌憎你,这都是人的不足之处,实在叫人难堪。

 

若你说的能让人有路可行,这算你有实际,不管你怎么说得把人带入实行中,让人都有路可行,不是让人只有认识,更重要的是有路可行。”神的话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偏差,我的话虽然很多,但是里面有多少是为见证神说话、见证圣灵的作工说话,有多少话能帮助扶持到弟兄姊妹,有多少认识自己的话能使弟兄姊妹明白一方面的败坏流露与进入的路途。聚完会后我会与弟兄姊妹在一起谈心交流,从中印证自己所说所做确实能帮助别人,同时也让他们给我提建议。我愿意放下自己,不坚持自己的观点与看法,询问弟兄姊妹所得的收获,从心里面来印证自己所交通的话的确帮助到了弟兄姊妹,他们给的评价是真实的而不是阿谀奉承。交通时不再长篇大论,而是互动交流,循序渐进,分段落、中间有停顿、有真实的回应,不再像以往一样‘一气呵成’的交通。愿意尊神为高,让神话真理在我们中间掌权,接受圣灵的监察,接受弟兄姊妹的监督,如果说话对人没有造就让弟兄姊妹马上阻止,换方式交通或者马上闭口不语。同时也在操练实行:“你如果不会说当怎么敬拜神,你不会供应这类的生命,你就得认识自己,解剖自己,敞开自己,亮自己的相,跟每个人都能敞开你自己,你所做的。这个敞开自己可不是表白自己,就是能亮自己的相,能把自己里面的存心、里面的意念都揭露出来。人这样做这就不是尊自己为高了,你能降卑自己,就是能放下自己的存心,能解剖自己的存心,能敞开自己的污秽东西,能把自己揭露出来,这就证明你这个人站对地位了。……当你们做事的时候,当你们说话的时候,当你们为人处事的时候,就是你生活当中做每一件事的时候,你都应该想着“不应该称自己为大,不应该尊自己为高,当尊神为高,当敬拜神……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五、你在尽本分中还存在哪些为地位作工的表现?针对这些实际问题你是怎么解决的?

  参加网上教会生活以来,我从许多弟兄姊妹的帖子、答题中得到帮助、益处,看到弟兄姊妹之间能真诚交往,互相帮助、扶持来共同解决实际经历中的难处,使我看到这是神的作工达到的果效。尤其弟兄姊妹能敞开心直言自己的观点看法,在涉及真理的问题上辩论以求透亮,凭爱心帮助指正、对付修理……使我越发喜爱这样的教会生活。

  当我的第一篇回复被放出来时,我感到惊喜,之后就看弟兄姊妹的提问有没有我能回复的,这样的网上交流对我揣摩神话、问题也是一种促进。后来我注意到每个注册的弟兄姊妹在文章左侧的会员级别,很多都是“会员”、“高级会员”,文章数是几十甚至上百,而我还只是“新手”,就想什么时候我也能增长到两颗星、三颗星?提高一下会员级别,于是在心里就把增加文章数当成了暂定目标,心想:别管哪个栏目、版块,我多多参与,只要能多上文章就行。此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存心是不对的。

  之后一次上网时,我看到在“进入真理实际的经历交流”这个版块里有上面弟兄的讲道交通,是针对当时的实际问题向弟兄姊妹写的心里话。其中说道:“人知道自己所做的是不是在追求真理太重要了,你所做的如果不是在寻求真理、追求真理,就不会得着什么益处造就,那就证明你所做的都没有意义,这就可以肯定,如果人上网不是在寻求真理或者交通真理尽本分,就是在瞎起哄了。……凡不是真正追求真理的人都带有瞎起哄的性质,……

   ……

  我劝所有上网的弟兄姊妹都要有自知之明,都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真是追求真理的人,那你就该知道怎样交通真理、怎样用真理解决问题,这样人看了都能得着益处,这才是真正尽本分。追求真理的人知道做什么有意义,知道怎样追求真理才能得着真理,这是肯定的,我看见许多帖子所说的话都与真理无关,没有丝毫价值,这些人所做的到底是什么呢?这就不言而喻了。”(摘自《自己该知道怎样追求真理最重要》)此时才反省自己:过网上教会生活的存心到底是什么?所做的是不是为了追求真理?过网上教会生活的意义是什么?自己把增加文章数、提高会员级别当作目标,这说明自己参与网上教会生活的存心、观点没有摆对,不是为了寻求真理,从弟兄姊妹的交通中得到益处,同时操练交通真理、尽本分,而是为了自己的地位之心在做,想要提高会员级别来获得弟兄姊妹的高看。前一段时间,我还注意看自己参与回复的帖子的浏览次数,次数增加不少我就挺高兴的。过后省察才认识到自己的名誉地位心挺重的。以往觉得我也不是要争当带领工人的那种人,尽管尽本分时也比较注重自己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地位、形象,但与那些地位成为致命处的弟兄姊妹相比还是差多了。近来参加网上教会生活,感到我的名誉地位之心暴露得淋漓尽致,使我对自己有了不同于以往的认识。

  神话说:“就是这个败坏人类呀,都有野心,都喜欢让人崇拜,都喜欢站在地位上做事。那站在地位上做事能做好事吗?能不能做对人有益处的事?(不能。)不一定。为什么说不一定呢?看你走什么道路,你怎么对待这个地位。你走的道路如果说是不追求真理,想笼络人,想满足自己的野心,想满足自己的地位之心、欲望,这是什么道路啊?(敌基督的道路。)这个敌基督的道路有没有合真理的地方呢?(没有。)哪儿不合真理?他为什么做事?(他为自己的名誉地位做事,搞自己的经营。)为地位做事,就为地位做事。那为地位做事的人有哪些表现呢?有些人说了,总讲字句道理的人是为地位做事,总为自己说话的人是为地位做事,从来不见证神的人是为地位做事,从来不讲真理实际的人是为地位做事,这话对不对?(对。)”(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得有具体的实行路途》

  “人有撒但的本性在世界上就是追求知识、追求地位、追求学问、追求出人头地,如果在神家里就追求为神花费、忠心,最后得冠冕、得大福。人信神以后如果没有真理,没有性情变化,走的肯定就是这条路,这是任何人不能否认的事实,这跟彼得的路是截然相反的。你们现在走的路是什么路呀?虽然你没打算走保罗的路,但是你的本性就这么支配的,你也是身不由己正是这么往前走的,虽然你心里愿意走彼得的路,但你不清楚彼得的路到底怎么走,你不知不觉走的还是保罗的路,事实就是这么回事。你们说现在到底该怎么走彼得的路?你如果对彼得的路、保罗的路分不清楚,或根本就不认识,你再说走彼得的路也是空话。”(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走彼得的路》)神揭示的是人的本性实质,更是人的实在情形,而我对自己的认识却浮在外表作法上,不能真实地认识自己。从神话中认识到,败坏人类因着有撒但的本性,在世上走的都是与神为敌的错误道路——为满足自己的地位之心、让人崇拜的欲望而奋斗、付出,从而走上不归路;信神的人如果不能追求真理,所走的就是敌基督的道路——为自己的名誉地位做事,搞自己的经营,仍会步保罗之后尘导致灭亡、沉沦,这是人的败坏本性所决定的。

  后来,我看了《91 过教会生活的原则》,觉得参加网上教会生活也应按着这项原则去实行、进入,每次上网都能得到益处、有点收获,而不是凭己意任意妄为:或为了满足名誉、地位之心而参与交流,或为了满足好奇心而“饱饱眼福”,这样就失去过网上教会生活的意义了。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五、你在尽本分中还存在哪些为地位作工的表现?针对这些实际问题你是怎么解决的?

 

2016年4月,神家发布工作安排要求人都要用自己的实际经历来答每季度的考核题,当时我摩拳擦掌,觉得自己文采不错,多少也有些经历吧,答考核题应该不是问题,兴高采烈的答了几题之后没见弟兄姊妹对我有什么表示,也不说我答得好、有实际,也不说我答得有问题,心里就有点儿不是滋味了。某一天,教会的一个带领来让我们自己报数,要统计每个人到月底能交几篇文章,我看这个带领平时总针对我,我俩经常发生冲突,就在心里盘算:我们教会数我年轻,文采也不错,要论写文章凑数,我还是可以帮上大忙的,不过我才不给你写呢,省得我写的多了给你脸上增光,让你的上层领导夸你工作有能力,完了你对我还不好,我就不给你写,看你指望谁。从那次把手里的文章交了之后就再没写过答题了,情形也大不如前,我很困惑,搞不懂自己的情形为何恢复不了从前那样。直到几天前一个弟兄转点,交通说答考核题就是迎合神对人的要求时,我心里才恍然大悟:原来我这么长时间情形不好就是没配合神拯救人的工作呀,我认为答考核题只是给带领工人增光添彩,或是让别人了解我的一个途径,就是没往神的心意上去揣摩,没认识到神家的每一项工作安排都代表神现实要成全的工作,神家拟定的几十道考核题,都是信神必须明白进入的各项真理的细节,这些问题只有结合现实的经历才能逐步揣摩明白、透亮,可我凭私欲喜好对待这项工作安排,没有丝毫的迎合与顺服,白白蹉跎了圣灵作工的大好时光。这让我想起了一段交通【不通灵的人就总认为:“带领工人安排的如果合我的意,我就给他好好做,如果不合我的意,我不能给他做,我给他做完最后荣誉都归到他头上了。”这种想法对不对呀?这是不是谬种啊?这是谬种。那怎么能归到他那儿呢?在神那儿归他了吗?你不相信神是公义的吗?谁尽好本分是谁的份,与带领工人有什么关系?……你别以为“我就看不上这个带领工人,我要把本分尽好了是不是荣誉都归到他那儿去了?”你以为和世界一样啊,你这话说不通,你不通灵啊!有没有这么谬的?这么谬是不是胡搅蛮缠哪?……你别管带领工人怎么看,这与你没关,你只管尽你的本分,神在鉴察你,神按照你的实际身量要求你。你尽好本分了这是见证,你没有尽好本分你没有见证。你如果因为“我就是不让带领工人沾光,我就不尽好本分”,那你就被淘汰,你没有见证。如果你尽好本分了,你的本分在神面前达到合格了,你经历神的作工就有见证了。……所以说在这些事上,有些谬妄的人领受偏谬,总认为是给带领工人做的,“我要做好了他沾光,我要做不好让他没光他就没光,我就是给他做呢!”这样的人是不是心胸狭窄呀?是不是鼠目寸光啊?是不是瞎眼不认识神哪?那这样的人能不能得着真理呢?我看这人麻烦,谬种一个呀!……你个人达到神的要求了,神赏赐你,称许你;你没达到神的要求,神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受什么辖制,你没有见证,神就淘汰你,你得这么看。】——摘自《126辑A3》

 

是啊,用实际经历答考核题是神对人的要求,是有点儿经历认识的人都想做也愿意做的,答得好了能见证神让人得益处,答得不好了也能发现自己的缺欠错误,能及时补足避免多走弯路,不管从哪个角度衡量,在考核题上下的功夫都不会白费,都会对自己的生命有益处。但我心胸狭隘,鼠目寸光,要么想借考核题让人对我刮目相看,要么想借考核题答对人情(带领工人对我好,心里有我,我就好好写;带领工人心里眼里没我,我就不写,免得给他做了嫁衣自己啥也落不着……)仔细想想,我的追求目标是想得到人的高看、重视,是希望在人心里占上地位。如果占上了,我就再接再厉再加一把劲,如果人都冷淡我,得不到我想要的,我就卧那儿不动了。神话说:“人心里如果是只有地位,只有自己的欲望,就是满足自己私欲、存心、动机,人就不可能见证神,也不可能追求真理。……为地位做事的人,他心里有没有神的地位?(没有。)没有神的地位,这样的人你说他能追求真理吗?(不能。)不能追求真理的人有地位了,你们说会走什么样的道路?(敌基督的道路。)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呢?(会成为敌基督,被淘汰。)”——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得有具体的实行路途》从神话中我认识到为了自己的私欲喜好轻慢的对待神家工作安排,显明了我信神心没追求神,所以才敢对神的要求不搭理任凭自己活在自由散漫的情形里,情形一落千丈是我追求地位而不追求真理的结果,是神的公义性情临到了我,是我自讨苦吃自讨没趣。失去圣灵作工的时候,我虽然也吃喝神话也祷告,但灵里总是黑暗痛苦,总感觉追求真理没劲也没路途,遇到事情钻事儿的时候多顺服的时候少,很难真实的学到功课,跟神的关系越来越疏远,有时候连着好几天都不想祷告,心越来越刚硬……感谢神,借着这次的失败我深尝为私欲、为地位走信神的路那种黯然迷茫的痛苦,不愿继续活在痛苦黑暗中,我向神悔改认罪:神哪,我这个谬妄的人,自我欣赏太严重,把写真理考核题当成答对人情的礼物,当成追名逐利的利器,当我想要的成了泡影的时候,我就消极趴窝,甚至抵触你对我们的要求。今天我明白了写真理考核题是你对我的要求之后,我愿意积极配合,迎合你拯救、成全人的工作,在真理考核题上多下功夫揣摩、寻求,争取早日进入这些真理细节的经历,愿你加给我渴慕寻求真理的心,加给我依靠你仰望你的毅力与信心,使我在答考核题的时候不轻言放弃,能够一项一项结合我的现实情况加以揣摩、认识,早日交上合格的答卷,愿神怜悯我祝福我,让我跟上你的作工步伐,从失败跌倒中奋起!阿们。

当我有了这样的认识并开始配合的时候,我的情形也渐渐好起来了,因为在答题的时候有很多难处,若不借着祷告根本没信心与毅力配合,写考核题的时候不知不觉与神亲近的时候多了,心安静下来了,考虑工作、肉体、私欲的时候也少了,真是尝到迎合神对人要求的甜头,不管答的深浅、好坏,这颗迎合神要求的心比追求地位名利的心安静了许多。这让我想起了神话:“你应该先考虑神家的利益,考虑神的利益,考虑神的工作,把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没站稳,别人怎么看自己。这个可不可以?分两步走,这样折中一下,你们是不是就感觉容易一些了?这样时间长了,你就觉得达到满足神不是一件难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是啊,追求地位的心不好拿掉,但我可以实行神话由另一颗心来替代它呀,不管什么样的本分临到我,先考虑神的工作,神的心意,神对人的要求,神要成全什么,然后存着顺服、迎合的态度去配合,这比我首先想到答好了考题人如何高看实惠得多,起码考虑问题的方向是对的,不至于失去圣灵作工落入黑暗,有了圣灵的看顾保守,浇灌喂养才不会失脚迷入歧途。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Guest 还报

五、你在尽本分中还存在哪些为地位作工的表现?针对这些实际问题你是怎么解决的?

 

三个月前,小区带领到文字组跟我交通说,根据管理员来信安排,有重病的弟兄姊妹不能在外全职尽本分,应该回本教会尽力所能及的本分。安排时,带领说要不你就回教会继续尽辅导员本分吧!当时听到这项安排时,我想:最近在文字组尽本分,反省到以往在教会里尽为追求名利地位而作工,也总想着能否有机会重新来过,这下正好,神给了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不能辜负神,即使没有地位,也要尽我所能的把本分尽上,以此弥补在神前的过犯与亏欠。虽说这不亚于连降两级,但想到神作的肯定都是好的,我先顺服下来,是金子到哪都能发光的。就这样我回到了教会,很快教会就给我安排了聚会。但教会辅导员已有姊妹在配合,就只是安排我和他们一起配合写文章。

因为刚回来,要找房子,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所以在本分上也没有特别的上心。当文字组姊妹一次次写信催要我的文章和辅导弟兄姊妹的文章时,我也是漫不经心,认为不急,反正我每个星期都完成任务就行了,至于辅导弟兄姊妹的文章慢慢来吧!我还给自己找借口,这不是刚回来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吗?不久,我再次收到姊妹的来信,信中说:“XX,上次让你配合的文章怎么还没有收到……不管你有多少的难处,希望你能把本分放在首位。”姊妹的话让我有些扎心,这时我才仔细回想这段时间我对本分的态度,没有丝毫的负担,就是当作任务一样完成,不急不躁,完全就是在应付糊弄。我不禁问自己:为什么我对本分没有负担了呢?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吗?这些日子每次我良心发现决心要尽力多写文章时,又想到反正我又不是辅导员,我只要把任务完成就行了,比他们写得多就可以了;当弟兄姊妹需要帮助时,我也是凭心情,别人奉承我两句干劲十足,当我默默无闻的做事没人理睬时,我的劲儿就消了。我不仅没有反省这些不对的心思意念,还心安理得地认为:这也不是我的本分范围之内的,我又不是辅导员,这不是我的本职工作,我做到这么多就够了。想到这儿,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不是辅导员,我没有地位!扪心自问,如果今天我是辅导员,我还会是这样漫不经心的态度对待本分吗?断然不会!因为这些“成绩”是我能力的体现,我不用心怎么能让人看到成果呢?我能这样做都是因为我没有地位,我这不还是为地位作工吗?看到神的话说:“你看这个败坏的人哪,他没地位的时候都喜欢抓权,都喜欢地位,都愿意挂着衔儿做点事,说好听的叫搞事业,说不好听的呢,叫什么?说不好听的叫挂着衔儿搞自己的独立王国,或者是挂着衔儿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人崇尚地位。就是这个败坏人类呀,都有野心,都喜欢让人崇拜,都喜欢站在地位上做事。……你走的道路如果说是不追求真理,想笼络人,想满足自己的野心,想满足自己的地位之心、欲望,这是什么道路啊?(敌基督的道路。)这个敌基督的道路有没有合真理的地方呢?(没有。)哪儿不合真理?他为什么做事?(他为自己的名誉地位做事,搞自己的经营。)为地位做事,就为地位做事。”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得有具体的实行路途》在神话的揭示中我才看到我就是一个崇尚地位的人,喜欢地位,为地位作工的人。有地位的时候,我鞠躬尽瘁任劳任怨,以往我在教会尽辅导员本分时,不辞劳苦,尽心尽力帮助每一个弟兄姊妹,只为能出更多的成果让人高看;现在没地位了,我就没有了以往的那份热心与干劲,做事出一半力留一半力,还以地位自居,认为我不是因为本分没尽好打发回家,而是因为病痛,我的能力还是有的,我得让你们瞧瞧我的真本事,我不是不会干,那要看我愿不愿意干。在这种心态的支配下,我就能凭心情尽本分,帮助弟兄姊妹也按着自己的喜好。我所做的这一切不都说明我就是在为地位作工吗?想到这儿,我心里很难受,来在神的面前祷告:神啊,这些日子我里面黑暗,情形不好,灵里下沉,我一直在外面找原因,现在我才知道这都是因为我在尽本分上没能达到神的要求,尽为地位作工造成的。神啊,原本还在你的面前说要重新起步,不再追求名利地位,可事实显明,我还是为了地位在追求。我该如何才能达到不追求地位呢?神啊,我知道你厌憎人追求地位贪享地位之福,我该怎样才能不注重地位只为尽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呢?神啊,求你指给我实行的路途。祷告后我看到一段神的话说:“现在不管你的主观意愿是愿意追求真理,还是模模糊糊,还不清楚什么是追求真理,最简单的一条实行法就是先考虑神家的利益,处处为神家利益着想,放下自己的私欲,放下个人的动机、个人的存心、自己的脸面地位,把这些先往后放,先考虑神家的利益,这是最起码应该做到的,是吧!如果一个尽本分的人连这点都做不到,那还谈什么尽本分?这就不是尽本分了。你应该先考虑神家的利益,考虑神的利益,考虑神的工作,把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没站稳,别人怎么看自己。这个可不可以?分两步走,这样折中一下,你们是不是就感觉容易一些了?这样时间长了,你就觉得达到满足神不是一件难事。另外,人能尽上自己的责任,尽上自己的义务与自己的本分,放下私欲,放下自己的存心、动机,体贴神的心意,把神的利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样经历一段时间,你就觉得:“这样做人好啊!活得光明磊落,不是卑鄙小人,不是活得窝囊,龌龊,卑鄙,而是光明正大,这样活着是人该活出的形象,是人该做的。”慢慢地,你心里满足个人利益的欲望就越来越小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话给我指出了实行的路途,那就是无论如何先把神家利益放在首位,把神的工作、神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为了显摆自己,不管不顾神的工作,神家的利益,不考虑神的要求,只为自己的脸面地位,真是太没有良心理智了。现在就算我比以往有些长进,在写文章上掌握些原则,这也都是神的作工达到的果效,是弟兄姊妹的帮助,是神的审判刑罚达到的,并不是我自己的能力,不是我的功劳,我为什么把这个作为炫耀的资本呢?还恬不知耻的抓在手中深怕人抢去,这不是恶毒的表现吗?说严重点我这不是故意拆台打岔搅扰神的作工吗?这时我才有些害怕,我赶紧来在神的面前祷告:神啊,我愿在你面前悔改,愿放弃自己不对的存心观念,放下对地位的追求,尽上自己的所能。之后,我摆对自己的心态,无论在自己操练写文章,还是在辅导弟兄姊妹的文章上都能按照神的话去要求自己,把神的工作放在首位,这样实行以后自己也得到神更多的开启,有明显的果效随着,心灵里也更加踏实。就在我以为自己已经不再为地位作工,有了一些变化,活在沾沾自喜当中时,神为了进一步洁净我,又摆设更重的审判刑罚让我认识自己的本性。

一个月前,接到教会条子说现在环境不好,像我这种以往被抓过的都要隐藏,不能再见弟兄姊妹,不能出去写文章。当时接到条子时,心想以后我一个人还怎么信神呢?但考虑到自身的安全,觉得神这样的作工也是为我好,是为了保护我,于是我就顺服了下来,但对于自己意念里出现的不对的存心并没有抓住。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天,我就熬不住了。整天一个人呆在不足15平米的小房子里,吃饭睡觉洗脸都在一间房里,不能接触人,就像个犯人似的,出门买个东西还得提心吊胆的,这日子过得实在是太憋屈了。再想想自己这处境,家没了,工作没了,身体还有病痛,原本想着撇下一切跟随神,尽本分,现在可好,难不成我撇家舍业就是为了隐藏?这样还叫尽本分吗?这样下去我还能蒙拯救吗?神是不是不要我了呀?我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消极,以往我有许多的过犯,神这下是不是要彻底显明我了呀?虽说我一次次安慰自己:不会的,神作的都是好的,对人都是拯救。可这样的感动持续不了一段时间就又会反弹。既然神都不要我了,我还怎么走下去呢?这还让我怎么追求呢?想着想着灵里下沉,心里也特别的烦躁,为了逃避想这些怎么也想不明白的问题,我开始看起了小说。看着看着,背叛的心也出来了,就向往家庭生活了,觉得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真的太可怜了!我怎么就让自己活成这个样子了呢?意识到自己这样的情形很可怕,当初在神前立下的心志还历历在目,这才过了多久,背叛的心就出来了,神啊,我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我能产生背叛的心呢?都怪我不喜爱真理,一开始流露败坏的时候不知道寻求神,都是我不顺服神的摆布安排造成的。虽说认识到问题的根源处在没有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上,可更深层的东西也不愿再深挖。我的心不能安静在神的面前,时而痛哭流涕要满足神,时而又恬不知耻与撒但同流合污。

就在我活在罪中无力自拔时,接连收到两封信问我为什么这20多天都没有写文章?面对弟兄姊妹的询问,我知道这是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我,这时才意识到我已经走得太远了,我再不回头只怕真的就要被神撇弃了。我开始好好反思这段时间的心思意念,想起当时接到条子时产生的第一个意念:我一个人怎么信神呢?我为什么会觉得一个人信不了神呢?我觉得一个人呆在家就不能尽上本分,不能尽上本分还怎能称为受造之物呢?又怎能蒙拯救呢?我觉得尽本分就得在教会里,否则就不叫尽本分。原来这段时间我破罐子破摔是因为不满意神把我摆设在这样的环境里,我认为独立生活就不能尽本分,不在教会就不算是尽本分,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看法呢?我想到神的话说:“有些人特别崇拜保罗,就喜欢在外面演讲、作工,喜欢聚会,喜欢讲,喜欢让人听他的,喜欢让人崇拜他,喜欢让人围着他,喜欢在人心里有地位,喜欢让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们从他这些表现发现他本性里面的什么东西了?我们来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这么个人,这些表现,本性是什么?用言语怎么概括?就这个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见表现,这与本性什么关系呢?他的本性是什么呀?看不出来了吧?如果他真是这么个表现的话,就足以说明这个人狂妄自大,丝毫不敬拜神,并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辖管人,他想占有人,他想在人心里有地位,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别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让人敬拜他,这是不是他的本性啊?从这些表现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弟兄的交通说:有的人尽本分老挑挑拣拣,没有顺服,‘我就想尽这个本分,除了这个本分,别的本分我不尽,我就喜欢这个本分。’这样的人是不是真实奉献给神的人?对神有没有真实奉献?他有个人选择,挑挑拣拣,这就很麻烦,你要不随他的意,他就消极,就撂挑子,就摔耙子,就给你应付糊弄,就心里抵触,就不干活,这样的人不是合格的受造之物,没有顺服。”摘自《讲道交通(十)·关于神的最新说话〈认识神是达到敬畏神远离恶的途径〉的讲道交通(七)》神的话一针见血的把我内心深处的东西揭示了出来,我还是喜欢在人心里有地位,我追求的还是在聚会中高谈阔论让人高看,在教会里做事让人都能看见,喜欢看到别人夸奖的声音,赞赏的眼神。原来这就是我的本性里面的东西,喜欢地位,喜欢名利。一直以来,我就受着“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的撒但毒素苦害,追求的都是外面的东西,让人高看夸奖,没有这一切的光环随着,我就能应付糊弄,就能不尽本分,这不都是撒但败坏造成的吗?难道我在家里写文章就不是尽本分?我那么迫切的希望自己能在教会里又是因为什么呢?真的是因为我体贴神的心意,因为不能尽上本分而心里愧疚吗?不是!不在教会没有了地位,我所做的就没人知道了,也听不到别人的夸奖赞美了,之前我能把神的利益神的工作放在首位,不在乎有无名份,那是因为在我的配合中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弟兄姊妹的高看,夸赞,围着我转。现在没有了这一切,我就失去了尽本分的动力,我还蛮横无理的认为神把我放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就是剥夺了我尽本分的机会。我心里心心念念的还是地位给我带来的好处,哪怕没有实质上的,但依然享受着弟兄姊妹的高看。可见追求地位这是我的本性骨子里的东西,随时随地都能流露出来。这幸亏是我没在教会里尽本分,没能抛头露面,否则的话我这恶不是越作越大吗?最终不就成就了主耶稣当初对法利赛人说的:“你们这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想起以往在教会里虽能尽些本分也都是为个人的利益,那不也都是作恶吗?若不是神把我摆设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怎么能看到自己为追求名利地位的丑陋卑鄙之态呢?若不是神这样的审判刑罚,我又怎能认识到自己依然是在错误的道路上追求呢?这样南辕北辙的追求,最终又会把我带向何方呢?不言而喻,这不正是一条通往地狱的死亡之路吗?我若再不悬崖勒马,只怕就要命丧九泉了。神啊,我也不愿走上这样的失败之路,可我为什么总是身不由己就走上了这条路呢?神啊,为什么我总也不能摆脱地位对我的辖制呢?虽然经历了你这么多的审判刑罚,可我在一临到合适的环境时就身不由己,神啊,我该如何才能背叛自己呢?求你开启我带领我。

后来我看到一段神的话说:“现在这样地审判你们,到最终你们会认识到什么程度呢?你们会说虽然你们的地位不高,但你们享受了神的高抬,没地位是因你们出生低贱,有地位是神的高抬,是神赐给的。今天能够亲自接受神的训练,接受神的刑罚、审判,这更是神的高抬,你们能亲自接受神的洁净、焚烧,这是神极大的爱。历世历代没一个人能接受神的洁净、焚烧,没一个人能接受神话语的成全,现在神跟你们面对面地说话,洁净你们,揭示你们里面的悖逆,这真是神的高抬。人能做什么呢?不管是大卫子孙,还是摩押的后代,总之,人是受造之物,没什么可夸的,既然是受造之物就得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对你们没有别的要求。而且你会祷告说:神哪!无论我是有地位或没地位,我现在认识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没有什么选择,没有什么怨言,那你命定我生在这国家里面,命定我生在这邦族里,我只有完全顺服在你的权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么地位,我无非就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无底深坑、硫磺火湖里面,我无非也就是一个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爱你,因我只是一个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类当中的一个,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里面,任你摆布,我愿意做你的工具,愿意作你的衬托物,因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万事万物都在你的手中。到那时候你就不注重什么地位了,这时人就解脱出来了,这样你才能放心大胆地追求,你的心才能不受任何事的辖制。”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什物呢?》是啊,人只是一个受造之物,无论有地位也好没地位也好,人都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我就是因为总没有把自己放在一个受造之物的地位上,总是把自己看的挺高,不认识自己,我也没把神当作造物的主,我不认识自己的真实身份,也不认识神的身份。其实人有什么可夸的呢?人没有超越自我的能力,没有掌管自己命运的能力,反倒只能懦弱的受周围人事物的摆布。就像之前我陷在看小说的试探里,当我意识到不对想背叛时,却无能为力,没有神的带领无论人如何挣扎也逃不出撒但的魔掌。人只有把自己放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去追求,只有看清了受造之物的本能,这样人才能放弃对地位的追求,才能真正的解脱出来。

明白了这一切,我向神献上由衷的感谢与赞美:神啊,感谢你这段日子把我摆设在这样的环境中,感谢你的良苦用心,你这样的审判刑罚对我真是太好了。若没有你的审判刑罚,我认识不到自己骨子里血液里深藏的撒但毒瘤,认识不到自己对地位的痴迷,更认识不到追求地位对我的苦害有多大。神啊,从今以后我愿背叛自己不对的存心和追求观点,我愿把自己放在一个受造之物的地位上来追求,来信神跟随神。我愿站在一个受造之物的地位上来尽上自己该尽的本分。神啊,无论你把我放在哪里,我只是一个受造之物。受造之物就该尽上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否则就不配称为受造之物,更不配活在你的面前。神啊,愿你带领我,从现在开始来在你的面前把自己的经历敞开与弟兄姊妹交通,让大家能在我的失败的经历中得着一些开启,都能为在神前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而努力追求真理。神啊,我知道今天我能有这点认识都是你的怜悯与恩待,更是你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人的本性根深蒂固,需要你更多的审判刑罚,神啊,愿你的审判刑罚不要离开我,愿你的审判刑罚能伴随我一生去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感谢神!

还报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Guest 落地

五、你在尽本分中还存在哪些为地位作工的表现?针对这些实际问题你是怎么解决的?

神话说:“……一听说神家要培养各种人才,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脸面,涉及到名誉,每一个人的心都蠢蠢欲动,总想出头,总想当大腕,总想当“星”,总想出名,总想露脸。不想让,总想争,争还不好意思,在神家不时兴争,不争还不甘心。看谁出头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我出不了头?为什么总没我?为什么总让他出面,为什么总也轮不到我呢?”有点怨气。有怨气自己还克制着,克制还克制不了,就祷告,祷告完好了一段时间,过后一临到这事还胜不过去,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这些情形里面这是不是网罗?这是撒但败坏本性对人的捆绑。”(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

神的话把我们骨子里的东西都揭示出来了,指的就是人信神后若不追求真理走的还是世人的道路,相互撕打、攀比、争夺,目的是为了自己脸上能有光。我就是其中的典型实例,因着自己活在撒但本性里,出人头地的欲望太强烈,连做梦也想做人上人,不甘屈居人下。记得小时候我就有一个愿望,我要做与众不同的人,让村民们都对我刮目相看。至今这个生命仍然与我形影不离,我为了想实现这个愿望,把神的教导当耳旁风,这个愿望指使我走了多少的冤枉路,吃了多少冤枉苦。若没有神发表的真理来竭力地唤醒挽救我,我会一直朝着撒但指给我的这一愿望而奋斗的,最终被它引入地狱。

回顾在现实生活中处处显明我为实现与众不同而活着的撒但相,在教会时,为了得到弟兄姊妹认同我的与众不同,我就像法利赛人一样,喜欢把好事做在人前。我从来就不愿把钱奉献给神让神家来支配,就喜欢给教会租房子用,因为租房搞接待人家都能看得见,若是奉献给神,那知道的人就少了。果然姊妹们投来了高看的目光,特别是带领们也很器重我,当我得到这份劳碌得来的俸禄时,我心里暗暗得意,有个姊妹还当着我的面夸奖了我,她说:“姊妹呀,你撇家舍业在外打工,把钱都花费在尽本分上,你的信心真好,你真爱神啊!我们本地人房子都空着,因着家里有魔鬼,不能给神家用,心里真难过,看到你这样爱神我们真蒙羞啊。”我听到她的这番话后,嘴里假惺惺地回答着:你可不能这样说呀,人哪有爱神的心哪?这不就是神作工达到的果效吗?再说神的工作快结束了,我们不能没着良心再为自己活呀,应该尽上全力呀!我这么一说她就没话了。过后心里美滋滋的又是一个样,还巴不得教会里人都起来夸我才乐呢!心里还想:可不是嘛?我后路也没了,什么依靠都没了,我就是比你们追求、比你们有信心嘛,觉得自己就是比她们好,我很欣赏自己,自从被夸奖后,我心里乐坏了,嗯!在世上没干出啥名堂来,到哪都矮人一头,在神家可找到了用武之地,这不!经过自己的“努力”终于得到弟兄姊妹的认可了,做人不就是为了有个好名声、得到大家的认可嘛?嗯!我没有白付代价,我还要继续努力,后来我的“劲”更大了。于是,只要教会缺啥少啥让我知道,我就会全力以赴,就是自己兜里没钱也要问人家去借来争回这个名誉!后来我租了两套房子给教会用,得到的回报就是带领们对我的恩宠,她们都对我和风细雨,小心翼翼,我真的与众不同了,我的名是“红”了,脚步也跑得更欢了,每当有上级带领来时,我就有意地去弄点好吃的东西送到这屋又送到那屋去露露脸,好让她们都知道我在尽这么大的本分。多少次也意识到这样活着不实在,还觉得很累,但被名誉地位冲昏头脑的我根本就不会去深挖解剖自己到底在走什么道路,神能否称许。还义无反顾地继续往恶道上走着,以为这就是在尽本分追求真理。

没有真理终究站立不住,不走正道也必然要翻车被神显明,因为上面弟兄讲到过,不追求真理专门愿出力的人容易被迷惑,走不到路终。(大概意思)。果然如此,只顾在外面出力的我,涉及到要按原则性处理的事情我一窍不通,可为了想立功我也参与了打假剿匪。其实我连自己是半斤八两也分不清楚,怎能分清何为假带领敌基督,因此落得个被人迷惑与其一起作恶成了打岔搅扰的也浑然不觉,其原因就是把假带领硬按敌基督来套。因着当时对自己的恶行对不上号,当教会定我是瞎起哄与恶人同谋时,我还以为自己遭到了敌基督的打压,还总想等着有一天还我个公道,因此当教会来传达叫我写悔过书时,我不但不迎合,还采取不搭理的态度,心想:我起来打假还能有错吗?叫我悔过什么呀?心里全是不服不满,丝毫反应不出自己的行事源头是出于无利不起早的撒但争斗生命,目的是为自己的脸上能增光。因着我当时没有真实的认识和悔改,结果激起了神的怒气开除出教会。显明了神圣洁公义的性情不可触犯,让我看到了神的威严以及神用权柄在治理他自己的国度,不允许任何敌势力的搅扰破坏。

在教会外我依然不甘示弱,还想借着自己的努力期盼着能东山再起,因此我就不敢怠慢,拼命地写啊看呀,一有时间就坐电脑前了,不舍得浪费一点时间。与我同开的A姊妹也一起这样实行着,可她刚开始写点东西没有头绪,就如记事似的,我心里暗暗窃喜,按我的估计她反正追不上来的,趁机我就夸夸其谈地在她面前当当老师,教她这么写那么写,说真的教师之类的角色我特别乐意做。当我写出几个答题后她非常受熬,后来她也慢慢有了思路写出了东西,我看后一衡量她绝不会比我差。果然她写的东西在网上也放出来了,这下把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我心想麻烦来了,出现对手了,日后我就常为此事胆战心惊,生怕她超过我,我只能在心里强压自己必须加油,绝不能输给她!那段时间气氛十分紧张,心脏的跳动也在加速。结果我怕什么就来什么,那天我一进屋得知她的6个贴子都放出来了,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打击太大了,心里忐忑不安,脸上的肌肉都僵了,手脚立即就瘫软了,就像得了急性瘟疫似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里面焦躁得慌。心想:这人这样下去快要出名了,她出名了,我该怎么办呢?到时候我的脸往哪儿放呢?但我还得装没事似的,不能让她看出来,不然她会小瞧我的。那一夜连续几次被恶梦惊醒,梦见我两在比赛时我输给了她。正如神话中所说的:“斗得晚上都睡不着觉了,晚上睡不着觉就是白天斗得太累了,有点神经衰弱了,到了这个程度……”惶恐中我鼓励自己要站起来,不能这样甘拜下风。第二天我硬撑起来去回贴,目的是要证明自己没有倒下,以此来安慰自己。然而我的心并没有因着我如此的努力而得释放,反而更加刑罚受熬,耷着头全身没有丝毫力气,这滋味太苦、太煎熬了。被迫下我只能来到神前向神呼求,求神救我脱离这邪恶生命的捆绑,因为我意识到自己一直活在争名夺利中神的刑罚临到了我,只是自己鬼迷心窍无法胜过,当我安静在神前灵修时看到神话说:“做带领的别嫉妒人才,这样你们就合格了,你们就尽到你们的责任了,也尽上忠心了。你们总怕别人出头高过你们,总怕别人成才高过你们,这是不是嫉贤妒能?这是不是体贴神心意的表现?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恶毒!只考虑自己,只满足自己的私欲,不考虑神家的利益,不考虑别人的本分,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其实这不涉及个人的利益,你把别人培养成才了,神家又多一个人才,你这工作不就作好了吗?你在这个本分上不就尽上忠心了吗?这在神面前是善行。……另外,做事别总为自己,别考虑自己的利益,别考虑人的利益,别考虑自己的地位、脸面、名誉,先考虑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体贴神的心意,先考虑自己的本分,这里有没有掺杂,尽没尽上忠心,尽没尽上责任,尽没尽上全力,是不是全身心地为你的本分、为神家的工作着想,你得考虑这些。你一考虑这些,你的本分就不会差太多。”(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当我读完这段神话后,我真感到无地自容,因为这段神话之前也不止读了一次二次了,可就是没有把这些话接进来变成自己的生命实际,因为神的话就是明明的在教导我怎样活着才有人样,而我却没把神话当回事仍然活在自私、卑鄙里,争斗心也特别强,像斗犬似的,心地也特别恶毒。活在这些败坏里怎么能从我身上找到一点人的样式呢?今天神这样的作工,再次把我显明出来、并用话语来教导我怎样做人,这不是为了让我有回转的机会使我能走上正道吗?我应该扭转不再悖逆神才对呀!再说姊妹既然愿意往上够也不重返世界这就是好事呀!我应该为她高兴才是,理应齐心协力共同努力才合神心呀。想到这里,我心里燃起了一丝光芒,觉得弃恶从善好,做好人心里踏实不受刑。恨只恨撒但给我的生命苦害了我,使我活得像个鬼,为名誉地位只干坏事丝毫没有人性。再想想这几年来我们的相处,因着我的本性特别狂妄,不是对她怒目圆瞪,就是对她小瞧贬低,从来没有以平等的地位相处,我总是以高人一头的身份出现在她面前,显明了我的野蛮总想统治别人,狂妄的失去理智。从中让我真实看到自己实属是个撒但化身,真不该继续存活在世上。回想以往所做的幕幕鬼影子,我恨不得把里面的丑恶灵魂挖出来扔了,实在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太深了,这时我禁不住扑到在神前向神悔改:神啊!我如此邪恶败坏真不配你再给我机会,我一直为争名夺利横冲直撞到现在,在教会时尽干法利赛人的勾当,将好事作在人前让人夸我;之后为了想当勇士就瞎起哄,成了过街老鼠。在教会外也照样为争夺地位蛆虫之间仍然互相争斗,至今还没有丝毫变化,真是伤透了你的心,从没把你的话语当珠宝来对待,还让你一直为我担忧,可你仍没有按我的恶来待我,还借审判揭示的话来提醒我,希望我能走上正道,你的良苦用心我已明白,我愿意放下手中的强暴离开恶道,不再与姊妹争斗活在败坏里,我要让你看到我的变化来安慰你的心。后来我就在姊妹面前敞开自己的丑相,她也没有因此而笑话我,反而也把她的心里话也向我敞开了,从此后我们在一起的话题就更真实一些了,里面一有攀比的东西出来就立即向对方敞开,就不像之前那样包装了,都愿意揭露自己里面的撒但来制裁它,不让其在里面做窝,真让我看到了一点初步的果效,神话就能变化人。从中也让我认识到神的性情就是广施怜悯、深发怒气。当我活在争名夺利中时,神的怒气就向我发出,我就活在焦虑不安中,但当我愿意放弃争名夺利向神回转时,神就加给我力量使我有勇气撕下伪装敞开心怀,结果带来的是心灵上的平安,姊妹之间的和谐。虽然我愿意去努力进入,但撒但本性在我里面还没有完全脱去。神也说过,性情变化如蚂蚁啃骨头,又如同抽筋扒皮似的(大概意思)所以临到场合身不由己地又与别人攀比起来了,这也是神为了更深的洁净我而显明的。

那天又拿来了几个新视频,我迫不及待地一个个地看了起来,我一边看一边心里称赞神家的视频越做越好了,心里不知不觉羡慕起这些有份于幕前幕后的弟兄姊妹,想想他(她)们真是有福啊!特别当我看到合唱团十九辑尾,众子民欢天喜地庆贺国度出现的喜人场面,按往常的话我都会投入进去一起庆贺跳跃的,可这次看到视频中热烈的场面,我反而一反常态,心思特别沉重,怎么也找不到一丝喜乐感,对神还有强力的埋怨之意,埋怨神把我放在角落里永无出头之日,对视频里的弟兄姊妹即羡慕又嫉妒,羡慕他(她)们太有福了,神特别的恩特他(她)们。心里在想:奥!他(她)们投胎来世上的使命就是在外国当演员,一点环境也没有,天天唱歌跳舞心花怒放,神采奕奕,脸上发光。又对比自己太心酸了,在国内天天提心吊胆,东躲西藏,世界也得不着,神还不喜欢。现在开除在外,只能尽点微不足道奉献之类的本分,前途暗淡无光,脸上也无光。再加上刚听上面弟兄交通过:“凡开除在外的人,永远也别想回教会,别想在国度里有份”(大概意思)真的,这话使我伤心极了,甚至悲观到一个地步连活着的力量也没有了,常常仰天长叹心里疑问神,神啊!难道我再怎么努力你也不要我了吗……?

我的情形没有得到即时的扭转,里面的痛苦也没有减少,因着太熬了我只好安静在神前找真理来解决,我看到神的话说:“你看撒但败坏性情在人里面根深蒂固,作人的生命,人的追求都是什么?想得什么呢?在撒但败坏性情的驱使之下,人的理想、盼望、志向、人生目标方向都是什么?是不是与正面事物相违背的?你看,首先人总想做明星、名人、名角,这些是不是正面事物啊?(不是。)出大名,露大脸,都是大的,没有小的,与正面事物一点也不相符,再一个呢,与神主宰人类的命运这个规律是背道而驰的,是吧?为什么这么说呢?神要的人是什么样的人?是不是伟人、名人、高大的人、惊天动地的人,是不是这样的人?(不是。)那神要的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说说。(脚踏实地,当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哎,脚踏实地,做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能尽到受造之物本分,这是其中一个。还有呢?(敬畏神远离恶。)这是一样,还有呢?(对神有顺服。)有顺服这是一样,还有呢?(诚实人。)诚实人,还有呢?(认识神的人。)认识神的人,这也是一样,还有呢?(凡事站在神一边。)哎,这也是,就是与神同心合意,是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顺服神才能解决败坏性情》)看完神话后我的心灵再次得到了一次洗礼,同时又让我看到了自己的虚幻追求、奢侈的欲望也太强烈了,总想在神家有个位置,并且还要像台上的弟兄姊妹一样脸上有光彩。另外也让我知道了神要的不是专门追求做名人、伟人之类的人,这些都是撒但指使人追求的,都是反面事物,是撒但苦害人的枷锁。神要的是诚实人,脚踏实地的人,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是肯实行真理的人。再对照自己就是被撒但枷锁套住的人,是一个虚伪想出大名的人,为了想得到地位没有一天老实过,愿来我披星星戴月亮一直是在搞自己的经营,是撒但的本性在作祟一直在抵挡神,由此可见我哪是踩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我分明是在走保罗的路,这样的存心动机怎能不让神厌憎呢?我如果再这样走下去又能得着什么呢?还羡慕视频中的弟兄姊妹,还想在国度里有份,这不是白日做梦吗?想到这里我得赶紧悬崖勒马。后来我就去找相关的真理去进入:神话说:“这些东西怎么摆脱呢,你们有没有路途?你先看透,然后你得学会舍这些东西,放下这些东西。你总抓这些东西,总争这些东西,心里被这些东西占满、充满了,你总不想放,总抓着不放,那你就被这些东西控制着,捆绑着,就成奴隶了,你就放不下了。你得学会舍,学会放,推荐别人,让别人出头,学会让,别争,别抢,别一临到出面的事、露脸的事就打破头要争,要抢;你学会往后退,但是本分还不耽误,做一个默默无闻、人看不着、尽本分不在人前显露的人。你越舍,越放,心里就越平安,心里空间就越来越大,你的情形就会越来越好,你越争,越抢,你的情形就越来越黑暗,不信你试试。你要想扭转这样的情形,要想不被这样的东西控制,你必须得先放,先舍。你越争越黑暗,越争嫉妒的心越大,恨的心越大,你就越想得;越想得越得不着,越得不着你越恨,越恨你里面越黑暗,越黑暗你越尽不好本分;尽不好本分慢慢就不用你了,你就被淘汰了。这就是连带的恶性循环。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话指给我进入的门,同时也警告我不离开恶道的后果,使我里面特别亮堂,激发了我的心志愿按神话去进入,离开恶道追求生命。这时弟兄的交通也在耳边响起:“什么样的人信神能蒙拯救啊?能实行真理的人,这些人能蒙拯救,能进天国,凡是信神多年始终不实行真理的就是被淘汰的对象。现在神的心意都明白了吧?神拯救什么人、淘汰什么人是不是清楚了?”(摘自151辑A—2)此时我幡然醒悟,是啊?信神实行神的话才能蒙神拯救啊!我整天活在梦幻里即想成仙又想当星,根本不是一个实行真理的人,更不是一个顺服神的人,这方面没有一点进入,因此常常活在撒但性情里被它捉弄。过后我又找相应的真理来补足,我看到弟兄交通中说:“在神家里让你尽什么本分,咱们就尽啥本分。让咱们做一个小草咱就做小草,就别做大树,你是一颗树,你也别想成为一座高楼,你是啥就做啥;安分守己,好好追求真理,把自己的本分尽好,这样活着最好,活着不累。不管咱们在神家尽什么本分、是什么地位,咱们只要能活出真理、满足神,能正常敬拜神,这样的人生最快乐。不要受野心支配,不要受存心支配,要顺服神的主宰安排。外邦人有这么句话‘人过五十而知天命’,意思是人一到五十岁了就看见了一切都是神命定,人再挣也没有用,看透了就该顺天命了。”(摘自《讲道交通(一)·顺服神的意义》)在神话和弟兄讲道的供应下,我对这方面的真理透亮了许多,心灵也得到了复苏,人也活得轻松了一些,对名誉地位也看淡了一些,奢侈的想法也少了很多,真体尝到神话真理就是特效药,能医治一切的病症。此时我的心里只愿意让神来主宰我的一切,脚踏实地地做人,尽我自己该尽的本分。我还深深的感受到神从来都没离开过我,一直在引导着我,巴望我能走上信神的正轨,无论是显明刑罚熬炼,都是在激烈地拯救着我。我相信只要我愿扭转方向往追求真理的道路上奔跑,我这方面的败坏性情就会不断得到洁净,我的理智也会得到恢复,正如神话所说的:“你看解决败坏性情是不是就像蚂蚁啃骨头似的?像蚂蚁啃骨头似的,从情形上一点一点解决,情形上解决了,其实你这个毛病也就一点一点解决了,毛病解决了其实就是败坏性情一点一点地改变了。”(摘自《 第二十九篇 解决任性的实行路途》)谢谢全能神发表的真理、指给我道路,我愿努力去追求得着生命。

2017年9月24日

落地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Guest 简单

五:你在尽本分中还存在哪些为地位作工的表现?针对这些实际问题你是怎么解决的?

一天,A姊妹对我说,“144辑弟兄交通一段神话,‘……到现在也没有一个人在你们最致命的地方去下一番苦功,真是辜负了我对你们的一番苦心。’真正辜负神一番苦心的地方,是我们没有在自己的致命处上下一番苦功,我们得跟上圣灵的作工,得定位自己的致命处,我们两个比较了解,彼此说说对方的致命处。”

首先我思想自己的致命处,觉得自己哪方面都坏,每方面都是致命处。正在我思想的时候,她开口说“我先说你的致命处,两个字‘地位’,你处处为了地位,尤其默默无闻做善事,假冒谦卑忍耐,在我们这班人中,你是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所有这些做法都是为了得到别人的夸奖,从而取代人心目中神的地位。没有真理实际的人都会被你迷惑,你拉拢人的手段比我还高”。她的一番话,让我翻江倒海,心想:吃了苦还没人说声好,真是自找没趣,…还说我迷惑人的手段比她还高,明明平时你见了累的活脏的活都推让,我总是抢在前面,原来我干了就是迷惑人,你不干就不迷惑人,以后什么事都不管,”…我越想越失落,为什么自己的好心却成了迷惑人的。

第二天我一直思想这个问题,并向神祷告,求神帮助我找到问题的根源。揣摩中想到一段神话“就是追求外表有好的行为,然后极力地用一种属灵的外表来包装自己,做一些使人观念想象比较赞成的事,这就是追求假属灵,假冒为善,站在高堂上讲字句道理,教导人做好事、行善、做好人、明白真理。还有呢?有没有做事从来不寻求真理,只凭人意做?(有。)一临到事就全是人意,把神就放一边了。”摘自最新交通第十七篇《时时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对照神话我反省自己,一直以来我是以好行为包装在人的面前,外表谦卑从不和人吵架,累的活脏的活我总是抢先,常常“不露声色”地做一些对人肉体有益的事,比如把洗好的衣服折好,把床单换好洗好,把房间打扫干净,记得有一次我为了给A姊妹一个惊喜,让她住的环境舒适一点(因她住的地方各方面条件都不好)别人给的地毯,我一个人把它铺下去,搬桌子搬床都是一个人,当时那个欲望:姊妹回来一定会夸我,能为别人着想做点好事,再苦再累甚至汗流满面也高兴…越想越美,果然姊妹回来了,言语上夸奖,行动上刨苹果给我吃以奖赏,我那个满足感那个自我欣赏,晚上睡觉还暗自高兴:我就是和别人不一样,这几个人中就算我肯吃苦,就算我心肠好,越想越美,美美地睡去……还有一次,A姊妹要到别处上班,我看到姊妹的包拉链坏了,拿去修好,给她装好……后来她说:当我看到包修好了,一股温暖涌进心窝…听后我暗自高兴:别人做好事还张扬,我是做了不说,生活中我有许多这样的实例,这就是我的资本,用这些对人肉体有利的,来把人的心夺回,我的手段和野心越来越高明,让人的心吸引到我这里,所以周围的几个人都说我有爱心,乐意帮助人。我的手段高明到,别人说不出我的缺点,可见我的成府有多深,真是软刀子杀人,把人家骗了人家反过来还给我数钱。反省到这里我后怕,心里认可A姊妹说得对,我拉扰人的手段比她高。在后怕的同时心里默默流下感恩的泪水,是神对我极大的拯救,神兴起A姊妹借着实事直接揭露我,在事实的刑罚审判中,心里受熬不得不反省自己,圣灵开启光照,借着兑现自己的行为,看到自己帮助别人做好事有自己的目的,是为了让人高看。这也让我看到神的智慧,先让我的欲望得成,然后兴起人事物对付揭露,给我制造了解剖认识自己的机会。如果没有实际神这样的作工,我会凭着天然生命,凭着撒但的生存法则,义无反顾的去迷惑人拉扰人,最终成为敌基督被神灭在地狱中。写到这里发出惊叹:原来我表现在人面前的都是假面具,外表假慈悲,内心是毒蛇是吞吃人灵魂的野兽。我俯伏在神面前“神啊,感谢你用各种作工方式,拯救我这样麻木顽固的人,没有多种方式我是永远也认识不了自己,神啊,今天让我看到了,我追求的是让别人高看,以往我还以为这些是你喜悦的,站在你面前我仿佛就是一个乞丐,拿着破烂货到拿神面前摆资格,岂不知这些都是被神定罪的。现在我想早日脱去这方面的顽疾,求你摆设环境,我愿意到我迷惑过的人面前去解剖亮相,求神帮助我…”。

聚会那天,我把自己的假冒、存心、做事要达到的目的,都跟姊妹们亮相。感谢神,在这个场合神给了我一个印证,其中我帮助过的B姊姊说“如果你不这么解剖,我把你看成是有性情变化的人,尤其你默默做的事从来不说,不显露。今天这一解剖不仅让我不要仰望人,同时给自己也是警戒,因为我也喜欢做外面的事。”听到姊妹的交通,进一步证实了我的外表做法真的迷惑了她。神做事总是让人心服口服,这就是我作恶的证据。虽然有一点认识,但因我对自己的本性实质没有认识,临到事依然如故。一次,我又去帮B整理房间,这一整花去两个半天,还加“夜班”,干好后听B说“这一整理我晚上都好睡了”听到这话,心想:累点也值得。这事我并没有认为有什么不对……有一天见到A,我对她说了这事,她就对付我,“你光帮助人解决肉体上问题,对生命进入写答题方面有没有监督,如果我们不在生命进入上帮助弟兄姊妹,纯粹照顾肉体,就是凭撒但的处世哲学,就是迷惑人就是坑人”听了她的这番话,对她说“生命进入上的事,我自己也没有,我就只能帮助点肉体上的事,我承认自己是凭撒但哲学活着,那你为什么不帮助我们生命进入。”A听我这么一说,就决定和我一起去看望B。到了B那里,A以神话中说唠嗑的话题与B交谈,这时B表现出来的是对A极其反感,说话带着火药味,意思就是A一直没有来看她,现在唠嗑没有话,关系向远了。从B的说话、眼神,我感觉到她认可我……我被当时的场面惊呆了,这就是我凭处世哲学的结果,当时的场面很尴尬,A没有被这个场面而辖制,她来的时候是一起交流写答题,她没有直接谈写答题,而是转了几个话题才谈到写答题…渐渐地B的态度有所好转,最后我把A近期写的一篇答题读给她听,她不得不服气的说:写得挺好的。……回去后,我一直思想这天的一幕,我和B的相处是建立在肉体上,人没有进入真理实际之前,就喜欢别人关心自己的肉体,对于B的住处,我一直帮她整理,A从来没有来帮她过,从外表和撒但的观点看,我是一个大好人,正如神说:“假如你认为自己心地特别善良,弟兄姊妹东家有事了你去帮忙,西家有事了你也去帮忙,哪个弟兄姊妹家要是发生什么难处了你也去劝勉,劝了这个劝那个,谁家有事了你都去帮忙,深怕别人有事解决不了,你的好心特别多,就是尽自己所能地帮助所有的人,帮来帮去结果怎么样?把自己的生命耽误了,自己还引以为豪,觉得:“你看,我这心眼多好啊,谁有难处我都能帮,这才是真实信神的人呢。”自己还洋洋得意,非常满足自己的行为,也非常满足自己所做的这一切,而且就觉得自己所做的这一套肯定能满足神的心,因为自己觉得自己很善良,心眼也很好,从来也不恨人、也不害人。你看这个怎么样?他天然的好、他天然的好心眼成了他的资本了,这一成他的资本不要紧,他就把这个理所当然地当成了真理。其实他所做的都是人为的好,根本没有寻求真理,而且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徒劳,因为他做的一切都是在人前做的,不是在神前做的,更不是按着神的要求、按着真理去实行的,他所做的这一切不是在实行真理,不是在实行神话,更不是在通行神的旨意,而是在用人的好心、用人的好行为去帮助人。总的来说,他所做的这一切并没有寻求神的心意,也并没有按着神的要求去做,所以说人这个好行为在神那儿看是被定罪的,在神那儿看是不蒙纪念的。”摘自(座谈纪要《第六十三篇  认识自己要认识自己里面根深蒂固的思想观点》)此时我有所醒悟,我注重这些好心的事,这些事都缠着我,把自己的生命担误了,最近我一篇完整的答题都没有写出来,而A她就坚持原则,那天我去帮B整理,也让她晚上去交流,她坚持:现在我什么事都不参于,我要把答题写出来。而我的态度:帮她整理好了再静下心来写答题。事实不是这样,因着我的存心不对,让神厌憎,一直静不下来,就想睡觉,神是公义的,他监察人心肺腑,因为我做好事的背后,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地位之心,为了让人说我好,为了在我接触的人中有一席之地。一直以来,我就是凭着这个生命活着,神兴起A多次对付我,但我并没有对这种撒但生命恨恶,所以这些东家的事西家的事就像魔咒一样缠着我,使我宁可停下神的要求,也不肯让别人说我没有人情味,结果坑了别人也坑了自己。反省到这里,我揣摩接下来如何进入。我吃喝了一段神话“最简单的一条实行法就是先考虑神家的利益,处处为神家利益着想,放下自己的私欲,放下个人的动机、个人的存心、自己的脸面地位,把这些先往后放,先考虑神家的利益,这是最起码应该做到的。如果一个尽本分的人连这点都做不到,那还谈什么尽本分?这就不是尽本分了。你应该先考虑神家的利益,考虑神的利益,考虑神的工作,把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没站稳,别人怎么看自己。这个可不可以?分两步走,这样折中一下,你们是不是就感觉容易一些了?这样时间长了,你就觉得达到满足神不是一件难事。另外,人能尽上自己的责任,尽上自己的义务与自己的本分,放下私欲,放下自己的存心、动机,体贴神的心意,把神的利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样经历一段时间,你就觉得:“这样做人好啊!活得光明磊落,不是卑鄙小人,不是活得窝囊、龌龊、卑鄙,而是光明正大,这样活着是人该活出的形象,是人该做的。”慢慢地,你心里满足个人利益的欲望就越来越小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从神话中我明白了,我现在当机立断、首当其冲。要做的就是尽好自己本分,以神家利益为重,放下自己的私欲、存心。当我投入到写答题中,看到圣灵一步步带领,对自己的本性和神的作工都有进一层的认识。这样心里踏实亮堂……

神又一次摆上人事物,显明我为地位追求的另一面。最近A姊妹,她情形不好,心里受熬,答题也没有进展,随之而来的我放松了,看神话没有亮光,聚会交通干干巴巴,答题也是开了好几个头,没有结果。一直昏昏沉沉,就想睡觉。甚至聚会也打瞌睡。我知道这个情形不对,但看看A比我还遭,就放心大胆的睡大觉了。一天,我们聚会,我早到她那儿,她迫不及待的告诉我“感谢神,我找到病根了,为了找病根我找了多少神话,就是对不上…今天神让我从网站上,看到一位弟兄姊妹的答题,上面写的完全就是我,他的想法以及周围临到的人事物,都和我一样。他的病根是抗拒神的主宰。抗拒神的主宰一下子把我点活了,让我茅塞顿开……”听到她的交通,我感觉到她活了,脸上也红润了,那个笑那个开心充满喜气,和昨天完全是两个人…看到这一切我并不高兴,外表应付着:找到病根就好。(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蠢蠢欲动的东西随着神摆设的环境油然上演)她赶紧把这份答题翻出来让我看,并说“或许也能帮助到你”,出于面子我就随她读这篇答题,读后心想:你和答题的主人公是同一类型,都是野心通天,想干大事的人,而我的野心没有你大,你抗拒神的主宰,我没有抗拒,你是要好好看看人家怎么进入的。不容我多想,我们很快就聚会了,在聚会中,A姊妹滔滔不绝,我就挖空心思的想,针对吃喝的神话,交通一点实际的东西,让聚会的姊妹不小巧我,总算找了个话题,牵强附会的交通了一些字句道理,很干巴,不自然,完全没有圣灵作工,谈完后我内心更黑暗了,脑子翁翁、灵里下沉、昏睡得眼睛睁不开,拚命挣扎不想让别人看漏我,好不容易熬到聚会结束。A去上班了,我本想回自己的住处,想到有其它事要和她一起商量,等她下班回来商量好再走。这次留下是神摆设环境彻底显明我,让我对自己的本相又加深了一点认识。

A回来我们商量好事情,我准备要走,A对我说“我发现你的情形不对,今天聚会打瞌睡,你得要好好省察自己,你别以为我的情形不好,你就可以睡大觉了,没有人监督你……”这一番话直接触到我的脉搏,心里很不舒服,瞬间我的脸马上阴沉下来,就是魔鬼脸,心想:她情形好了,我就没有好日子过了,刚刚很高兴的,现在偏偏要抓我的痛处,真扫兴。随后她又分析我打瞌睡的原因,主要还是地位心在作怪,我心里承认她说的对,但这个臭脸皮放不下,就不肯面对事实真相,就想尽快逃走。A看我不接受合乎真理的建议,就委婉的对我说“是不是里面受刑罚了”,我马上顶过去“你在受审判刑罚的时候还高兴啊?…”说着站起来就要走,脸面实在没地方放了,还是自己到神面前去解决吧!这时她还心平气和的和我交通:我的致命处是地位,这段时间我一直与神顶牛,抗拒神的主宰,我现在找到了病根,当我找到病根出来后,体尝到神的公义性情,现在我看你和我一样,追求的是名誉地位,厌烦真理,抗拒神给你摆设的人事物”我心里一亮,说“我抗拒神摆上你在我身边,我认为你处处比我强,答题比我答得多,看事、领受都比我好,有你就显不出我,我想追求要得到的,偏偏得不到,主要有一个拦路虎,就是你…”说出了真话,心中的迷团解开了,是神的开启和引导,这时才感知到神的良苦用心,幸亏摆了一个比我强的,能压得住我,每当想出头,神兴起她毫不留情的对我一阵揭露,不得不收敛;每当用外表的假象去迷惑人,神又兴起她撕开我的假面具,迫使自己反省,配合着到姊妹们面前去撕脸皮,去解剖让别人看到我的真面目;每当我有点成果沾沾自喜,显露自己眉飞色舞,神又兴起她说一番直刺心窝的话,使我插上翅膀也飞不起来;每当我的欲望得不到而消极,神又兴起她,给我交通给我解决情形。是神的权柄把这样一个人摆在我面前,她能压住我,所以一直卡住我出不了头。我心里不服,总想找个机会见缝插针,不甘示弱。所以我心里一直在与她争斗,与她比试。这是神精心、特定安排的,因着本分我来到这座城市,她接待我,我们在一起整整四年零三个月了,彼此都想挣脱过,谁也没有挣脱得了神的权柄,神把一个针尖一个麦芒放在一起,是为了拯救。现在想想神摆设这个人在我身边,是对我极大的保守,否则我不知做了多少恶了,或许没有今天了……神啊,我太瞎眼了,不认识你的主宰安排,不理解你的良苦用心,一直在顶牛一直在抗衡,而你一直守候在我的身旁,没有放弃对我的拯救。情不自禁地哼着一首歌中的一段…

 人的伤口在一天天愈合,身体强壮了强壮了,站立起来看到了看到了全能者的面目……原来他一直守候在守候在我的身旁,他的笑容、他的美丽容颜还是那样动人,他的心还是那样牵挂着他造的人类,他的双手还是当初那样温暖而有力。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歌中的每一句都在感动着我的心,我看到了造物主的美丽容颜,看到了我的野蛮和难以驯服,内疚和自责涌上心头,暗立心志:不活出人样决不罢休。

接下来我又吃喝了一段神话“人肉体的败坏性情,有些性情,比如狂妄性情、自是,它是一种顽疾,就像人身体里长的疮、毒瘤,你不受点苦解决不了,它不像偶尔起个小疙瘩、小粉刺,身体循环一正常,几天就下去了。顽疾不是小毛病,就得用厉害的方式去对待。但是有个实底你们得知道: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人各方面的败坏性情只能是随着你追求真理,随着你的生命长进,对真理认识、经历的程度,它会逐步地减轻。减轻到什么程度算是没有了呢?就是你不受这个东西辖制了。它有时候流露,但是你不随从它,能背叛它,“流露就让它流露,我该怎么尽本分就怎么尽本分,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该怎么尽忠心就怎么尽忠心,该怎么尽我的责任我就尽我的责任,我不受它辖制。”自己也知道流露这个性情了,有这个掺杂,但是你没受它捆绑,这方面性情对你来说已经不成问题了,那你就战胜它了,超越它了,这就长大了,你得知道这个。……败坏性情你不能回避,你不能逃避,你得面对它。败坏性情就像跟你面对面的一个仇敌一样,你不能逃避它,你不战胜它,它就控制着你;你控制住它了,你能战胜它,不受它控制,你就自由了。——摘自《第六十六篇 顺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严》神话给了我实行的路途,在接下来神摆设的环境中,就是神的这些话让我胜过来了。一天,我又去聚会了,(我一直在心里呼求)到了后不久,A姊妹又提到上次顶牛的事,说“真是一条毒蛇,不领情还反抗,”当她说我是一条毒蛇的时候,心里并不那么痛了,接着就向神祷告“神啊,赞美你的公义,此时这番话是对我地位的挑战,你许可她说我是毒蛇,是来检验我的,以往别人说我一点点不好,我都要顶牛,今天我决不为自己的地位说话,”祷告做好,心里释放了,接下来聚会,我们每个人都各自读了一段神话,读好后我在等A交通,神话在里面引导“别受败坏性情辖制,只管尽自己的本分,把神在你身上的作工说出来”,随着神的引导,我毫无保留的把这几天发生的事交通了出来,把自己的致命处与大家亮相,随后大家也彼此敞开心,我从心里感谢神,对摆脱地位之心有了信心。

聚会结束回到住处,一直想A说我是毒蛇,今天只是道理上外表上接受,究竟这条毒蛇毒在那里,求神光照我。

其实我的血液里、骨髓里都流淌着争夺地位,神把A放在我的身边,彻底暴露我的真面目,比如:当她交通比我好,我比不过她就消极;当她的答题超过我,我拼命努力,甚至低下身份向她讨教,目的就是不想落后于她,看起来我很谦卑向她学习,吸取她的长处,实质是满足我的地位之心,可见我是多么阴险;当她情形不好的时候,我释怀了心里窃喜,开始睡大觉了,根本不为她的生命担忧,真正的内心世界,不愿意人被神得着,愿意人落在撒但手中,这就是正宗的毒蛇;当她的情形出来,我又担心自己的地位保不住…等等这些表现不是人做的,是毒蛇做的。正如神说“做人不老实,人前做一套,人后做一套,外表谦卑、忍耐、有爱心,其实质却阴险、狡诈,对神没有一点忠心,这样的人是活在黑暗权势之下的典型代表,是毒蛇的种类。”反省到这里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真是无脸见人,更证实了神说的话是对的,人与人之间在未经变化之前就是仇人,与神更不要说了,同类的人都无法相处,对待发表真理的神更是怒目相争,神曾经说过,人与神之间的关系是“仇人”,这是真理,千真万确。平时都是假冒伪善,借着一件事就把自己显明了,自己的名誉、利益受到亏损,马上鬼相就出来了,A说我是毒蛇,就是这个原因,平时我装追求、装属灵,装接受对付修理,一旦她解剖揭露我,我就反目成仇。这就是正宗假冒伪善的毒蛇。

借着这次的反省解剖,我立下心志:以后无论别人怎么对付,怎么揭露我再不顶牛,凡是神揭示的如果借着人来说:“你是魔鬼、你是毒蛇”我愿意当真理来接受。接下来神又为我摆上了实际环境。我连续两次到A那里聚会,她对我很反感,不想看到我,说我诡诈、毒蛇…为人低劣,知道我本相的人都不愿意再接触我…。听到这些话,心里是痛的,想到神对自己本性的审判,想到在神面前立的心志。咬咬牙,心里不住的呼求,神啊,求你帮帮我,保守我不再顶牛。这个环境是神给我摆设的,是为了洁净我。这时就是神的话在里面鼓励自己“败坏性情你不能回避,你不能逃避,你得面对它。败坏性情就像跟你面对面的一个仇敌一样,你不能逃避它,你不战胜它,它就控制着你;你控制住它了,你能战胜它,不受它控制,你就自由了。”——摘自《第六十六篇 顺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严》真实让我体尝到如果没有神的话语,没有圣灵的作工,凭着天然的我,怎么也不会服下来。从中让我看到,人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心态转向神,神就给了我力量:能放下脸面,愿意背叛肉体,战胜老本性。神的话语显全能。

找到自己的位子,知道自己的本相,还有什么狂的,该被弃绝、该受咒诅。此时我心里有了落脚点,以往在空中在云中在雾里,不知天高地厚,不知羞耻。现在我深深地知道自己的致命处需要神更多的审判刑罚。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Join the conversation

You are posting as a guest. If you have an account, sign in now to post with your account.
Note: Your post will require moderator approval before it will be visible.

Guest
Reply to this topic...

×   Pasted as rich text.   Paste as plain text instead

  Only 75 emoji are allowed.

×   Your link has been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isplay as a link instead

×   Your previous content has been restored.   Clear editor

×   You cannot paste images directly. Upload or insert images from URL.

Loading...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