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全能神教会

忏悔2018

会员
  • 内容数

    7
  • 注册日期

  • 最后上线

关于 忏悔2018

  • 头衔
    Newbie

最新访客

最新访客区块已停用,不会显示给其他用户。

  1. 忏悔2018

    寻求如何积极进入?

    弟兄姊妹好, 我是教会以外的, 半年来, 一直在传福音但没有多少实际果效。最初的几个福音对象, 有的已经谈完马上要交给浇灌的弟兄姊妹了, 但中反传跑掉了, 当时消沉几天, 后来反省到自己有交易的存心, 想赶紧得人好有机会回到教会, 带着掺杂急功近利, 有弯曲在里面当然不会有什么果效; 后来的几个福音对象, 有的基本接受了, 浇灌的弟兄姊妹也带了两三次了, 现在怎么都不回复消息了, 后来反省到自己还有太多的狂妄, 因为那段时间摸得都是讲外语的, 自己有些不好的意念, 觉得自己还不是完全没用了, 深处还有自我感觉良好的成分; 再后来, 听到有弟兄姊妹说"听说你被清除了还跟着传福音...", 听到这些, 我不禁有些注重活在人前, 有时说话不自觉地带了很多自我表白显露; 再后来也在揣摩是不是自己接触的人群有问题, 也不断尝试更换摸底人群, 但也是没什么实际果效; 这期间有时还会很软弱且临到试探, 自己没有身量贫穷可怜, 虽没造成大的问题, 但小的过犯还是形成了。断断续续也十多个A类福音线索了, 其中多数是由教会的弟兄姊妹分析谈的, 到如今还是一个实际果效没有, 同时反省自己, 不同阶段自己还存在多种败坏性情, 再加上自己在教会时的累累过犯, 更感觉自己的人生充满了失败, 败坏性情又顽固不化难以挣脱。目前还有两个福音对象在谈, 由谈线索的弟兄姊妹谈的, 但我失败惯了, 总觉得还会失败; 在几处教堂卧底, 但现在也心劲儿不大了, 看谁都不像可传对象, 虽然有一处教堂稍有起色, 但觉得还会失败。弟兄也说过"庄稼不好年年种", 我也常常以此勉励自己, 对待传福音虽不敢怠慢, 但感觉自己还是活在失败的阴影中, 呼吸着失败的气息, 不知该如何才能有实际果效, 请弟兄姊妹帮助, 指点路途
  2. 弟兄姊妹好, 我是教会以外的, 半年来, 一直在传福音但没有多少实际果效。最初的几个福音对象, 有的已经谈完马上要交给浇灌的弟兄姊妹了, 但中反传跑掉了, 当时消沉几天, 后来反省到自己有交易的存心, 想赶紧得人好有机会回到教会, 带着掺杂急功近利, 有弯曲在里面当然不会有什么果效; 后来的几个福音对象, 有的基本接受了, 浇灌的弟兄姊妹也带了两三次了, 现在怎么都不回复消息了, 后来反省到自己还有太多的狂妄, 因为那段时间摸得都是讲外语的, 自己有些不好的意念, 觉得自己还不是完全没用了, 深处还有自我感觉良好的成分; 再后来, 听到有弟兄姊妹说"听说你被清除了还跟着传福音...", 听到这些, 我不禁有些注重活在人前, 有时说话不自觉地带了很多自我表白显露; 再后来也在揣摩是不是自己接触的人群有问题, 也不断尝试更换摸底人群, 但也是没什么实际果效; 这期间有时还会很软弱且临到试探, 自己没有身量贫穷可怜, 虽没造成大的问题, 但小的过犯还是形成了。断断续续也十多个A类福音线索了, 其中多数是由教会的弟兄姊妹分析谈的, 到如今还是一个实际果效没有, 同时反省自己, 不同阶段自己还存在多种败坏性情, 再加上自己在教会时的累累过犯, 更感觉自己的人生充满了失败, 败坏性情又顽固不化难以挣脱。目前还有两个福音对象在谈, 由谈线索的弟兄姊妹谈的, 但我失败惯了, 总觉得还会失败; 在几处教堂卧底, 但现在也心劲儿不大了, 看谁都不像可传对象, 虽然有一处教堂稍有起色, 但觉得还会失败。弟兄也说过"庄稼不好年年种", 我也常常以此勉励自己, 对待传福音虽不敢怠慢, 但感觉自己还是活在失败的阴影中, 呼吸着失败的气息, 不知该如何才能有实际果效, 请弟兄姊妹帮助, 指点路途
  3. 您好, 从您所说的问题上谈点肤浅的认识,不合适的请指正。临到事首先察看自己的意念是什么,来源是哪里,属于什么性质等,您也省察到是不是出于自己自私的本性,是不是因为对对方有了不好的看法,或因为次数多了不耐烦了等原因导致自己不愿意帮她了。若不是因为抽不出时间等客观因素的限制,且涉及本分,建议您还是帮一下。分享一段神话“人尽本分其实就是将人原有的即人本能及的都做到,那人就尽到自己的本分了,至于人在事奉中的弊病,那是在逐步的经历中、在经历审判的过程中逐渐减少的,并不拦阻也不影响人的本分。若有人害怕在事奉中存有弊病而停止事奉或后退让步,那这样的人是最懦弱的人了。人在事奉中若不能将人该表达的表达出来,不能做到人本能所能及的,而是糊弄、应付,那人就失去了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功用,这样的人就是所谓的‘庸才’,是无用的废物,这样的人还怎么能称之为堂堂的受造之物呢?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腐朽之物吗?……人若失去了人本能做到的那他就不能称为‘人’,也不配站在一个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不配到神的面前来事奉神,更不配得到神的恩典,神的看顾、保守与成全。……人不能尽到自己的本分理应为此感到内疚、感到亏欠,应恨恶自己的软弱无能、恨恶自己的悖逆败坏,更应为神肝脑涂地,这才是一个真实爱神的受造之物,这样的人才有资格享受神的祝福、应许,有资格接受神的成全。……人的本分与人的得福或受祸并无关系,本分是人该做到的,是人的天职,应不讲报酬、不讲条件、没有理由,这才叫尽本分。得福是人经审判之后得成全而享受的福气,受祸是人经过刑罚、审判之后性情没有变化,也就是没经成全而受到的惩罚。但不论是得福或是受祸,作为受造之物就应尽到自己的本分,做自己该做的,做自己能做到的,这是作为一个人,一个追求神的人最起码具备的。你不应为得福而尽本分,也不应怕受祸而拒绝尽本分。我对你们说一句这样的话:人能尽自己的本分那是人该做的,人若不能尽自己的本分那就是人的悖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神的话告诉了我们实行的原则,"人尽本分其实就是将人原有的即人本能及的都做到",如果我们因为自私或一时的情绪导致没尽到自己的所能,其实是一件很遗憾的事。尤其在对对方有了一些想法的情况下,也不能拿本分当儿戏。是因为帮助她不是自己的本职本分而有了很多用于解释的理由了吗?从以往的失败中我看到并没有,反而这时更需要我们有一个立场,先放下自己,别让自己的败坏性情占上风,让神家的工作畅通顺利进行,不受拦阻不受影响。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想到自己的严重过犯,和您说的事情有些类似,都是涉及帮忙的事但区别也很大,交通一下共勉吧。记得是一个外组的负责人来让帮他们组做视频的标题艺术字,开始时我也好好做,后来次数多了我自己的本分也忙不过来,就建议他们培养本组的组员学,我可以教他们,这个学起来也很快;同时,我也向我自己组的负责人寻求,负责人说让他们自己组的人操练做。但后来这个外组的负责人又找来让做,而且还不培养自己组的人学,我便对他们产生了成见觉得他们是假工人,因为有跟他们赌气的原因就告诉我负责的一个小组(这个组当时没有负责人,我也不是负责人,我只是比其他组员早接触这方面本分)的人不要帮他们,两年过去了记不清当时原话说的什么了,但至少也是说了一句“谁爱帮谁帮,我是不帮了”。就说的这些话做的这些事的性质而言,直接拦阻神家工作,导致耽误视频的上传,也搅扰了其他人尽本分的心思。当然,我也受到了神公义的惩罚。 看到神话中说“…在神家,无论你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无论你尽的是什么样的本分,无论这个本分的性质在人看来是高是低、是贵是贱,是人能看得见或者是看不见的,是神亲自托付给你的还是教会弟兄姊妹分配给你的,就是说无论神家分配给你的工作是什么,你做事的原则都不能出了真理的原则,这些原则都是与真理挂钩的,是与神的要求挂钩的,是与神家规定的行政、神家的工作安排挂钩的。总之,本分与人在世界上从事的工作这两者应该区分开来。   我为什么要交通这两者的区分呢?这个重不重要?(重要。)重要在哪儿?这涉及到人对待本分的态度。你不要把你在世界上作工作的那些态度、原则带到尽本分当中去,如果把那些态度、原则带到本分当中去,会产生哪些后果?(凭己意。)凭己意这是常见的,就是做事不想与人商量,就想自己说了算,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那样心里舒服、痛快,一丁点儿都不受屈、不难过;另外,人还会产生勾心斗角、嫉妒纷争、拉帮结伙,还有邀功请赏、显露自己,还有应付糊弄、不负责任、欺上瞒下,还有搞独立王国,这些事常有。总之,尽本分与在世上从事任何一项工作的最大区别是:尽本分是根据神给的要求、原则作,根据这个实行进入,它不是个人的经营,不是个人的生意,不是哪个人的私活儿,它与个人的利益、脸面、地位、势力、前途没有关系,只与人的生命进入有关系,只与人的性情变化有关系;而从事尽本分以外的世上的工作,完全是在搞个人的经营。”(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合格的尽本分》)对待本分我随便乱说,甚至还用属血气的属撒旦的那一套,还要拿人家一把,摆人家一道,没有一点敬畏神的心,在本分上撒野,性情恶劣。这是永久的遗憾,回想起来,觉得不管是什么背景,维护神家利益最重要。 另外,如果是在自己真的时间精力不许可的情况下,说明情况,我觉得有正常思维理智的人也会理解的。即使帮不了对方,也别打击嫌弃,因为人和人的素质不同,也许你认为很简单的事情,在对方那里确实很难,这种情况也很常见。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领受,不合适的地方也请您指正。
  4. ZXX,您好! 从您所说的问题上谈点肤浅的认识,不合适的请指正。和弟兄姊妹配搭出现的问题有时是在本分上,有时是在生活中。如果是涉及到本分我们就要多寻求对待本分的原则,本分是从神来的,不是自己的事而是要从神领受,这方面建议您多去吃喝神话《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合格的尽本分》;您说了很多是生活中的吃穿相处一类的,所以我们一起寻求交通一下这方面吧。先分享两段神话,“信神最起码要解决与神的正常关系问题,没有与神的正常关系就失去了信神的意义。要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这全是借着心安静在神面前达到的。跟神的关系正常就是对神的一切作工能够不疑惑、不否认,而且能够顺服,在神的面前存心对,不为个人打算,不管做什么事都以神家利益为重,接受神的鉴察,顺服神的安排。做每一件事都能把心安静在神面前,即使不明白神的心意,但也要尽其所能地尽到自己的本分、自己的责任,等到神的心意向你显明,你再按这个去实行也不算晚。跟神的关系正常了,跟人的关系也就正常了,一切都建立在神话的基础上。借着吃喝神的话,按神的要求去实行,摆对观点,不干那些抵挡神的事、搅扰教会的事,对弟兄姊妹生命没有益处的事不做,对别人没有造就的话不说,见不得人的事不做,做每一件事都光明正大,能拿到神面前,虽然有时肉体软弱,但能够以神家利益为重,不贪图个人利益,能行出公义来,能这样实行你跟神的关系就正常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与神的关系如何》) “你的心若真安静在神的面前,那就不受外界任何事搅扰,不被任何人、事、物占有。若在这方面有进入,那些消极的情形或人的观念、处世哲学、人与人的不正常关系、心思意念等等一切反面的东西自然而然就消失了,因为你总揣摩神的话,心里总亲近神,总被神现实的说话占有,那些消极的东西不知不觉就脱去了。新的正面的东西占有你,旧的反面的东西就没有地位了,所以你不要去注重那些消极的东西,这些不用你自己用力克制,你要注重安静在神面前,多多吃喝享受神的话语,多多唱诗赞美神,让神在你身上有作工的机会,因现在神要亲自成全人,神要把你的心得着,他的灵感动你的心,你随从圣灵的引导活在神面前就满足神了。你注重活在神话里,多交通真理得着圣灵的开启光照,那些宗教观念、自是自高就都没有了,你就会知道怎样为神花费,知道怎样爱神、怎样满足神,那些在神以外的东西就不知不觉抛到九霄云外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关乎心安静在神面前》)从神话中我们看到,如果与神有正常关系,心注重安静在神的面前,和人的关系自然就正常了,生活中的事就是顺其自然,活出正常人性的原则,不要把自己搅在里面刻意的去维护,最后让撒旦性情占上风影响心情影响尽本分。因为吃穿本身就不是重点,心思应该多用在揣摩本分上,揣摩认识自己上。 您说到“除了和这个配搭,和其他人相处我也会这样,别人大方,我更大方,别人一点不好,我就看不下去了,比对方还要小气、计较起来。” 这里有很多处世哲学和属情感的东西,我自己也常常这样,虽然花不了太多钱买一些东西大家一起用一起吃,反正我自己也要用,但心底深处有一个想以此来维护与人的关系的成分,不知不觉拉起了情感来。这样一来二去就成了交易了,成了礼尚往来了,这个情感带着“彼此相爱”的冠冕但着实是撒旦的诡计。若说涉及到什么性情,我觉得这里有一个凶恶的性情。当自己的“付出”没有换来对方等价的“回报”的时候,就很不爽,甚至开始恨人。记得这一段神话“然后总结总结,这段时间好像也没得到神祝福,神也没保守,这儿伤着了,那儿受损失了,心里有点怨气,这是什么性情啊?一有怨气,人会做哪些事?首先这个怨气是不是正面事物?(不是。)肯定不合真理,那不合真理的东西是怎么产生的?有一种凶恶的性情支配,是吧?他按照世人那个观点,按照撒但那个逻辑,就是有付出必须有回报,没有回报就不付出了,有报复的心态,要撂挑子,要拒绝,要讨债,这是不是凶恶?这点跟保罗的哪点相似?(必有公义的冠冕为他存留。)对了,这就对上号了。那人身上有没有保罗的这些表现?你们会不会这么对号?不会对号性情你就认识不了自己,一认识到性情那一层就真认识自己了,光认识个想法,“我这人是魔鬼、是撒但”,这不行,这不是认识自己。”(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自己才能追求真理》) 从这段神话中我们看到,按照撒旦的逻辑对待神,讨债要回报这是凶恶的性情,那么同样的套路用在弟兄姊妹身上,对方没有如自己的愿就计较起来,个人觉得这里也是一种凶恶的性情。记得有一次,我买了东西回来,结果对方爱答不理的,问吃不吃用不用,对方也跟没听见一样,自己恨人的东西就出来了,心想我都做到这个程度了,你还这样……这血气就往上冒,凶恶像就露出来了。其实别人没有义务配合你流露情感,当别人真的没有配合自己流露情感的时候,撒旦的丑相就流露出来了,现在看来这些行为上的好真的是撒旦的花招,其实我们真的那么好吗,完全没有!所以对待人还是按照原则,实行真理,凭着敬畏神的心,这样最好。 分享两段弟兄交通:”……跟弟兄姊妹都不能和谐,那平时他的人际关系正不正常啊?(不正常。)你别看两个人挨着坐,中间得划条线,“你越过这条线我就对你不满”,这关系正常吗?不正常。你说他们的心有没有沟通呢?没有沟通,心还是独立的,跟谁也和谐不了。这样的人的心态正不正常?(不正常。)人问:“你们俩坐在一起的时候能不能说句贴心话啊?”有的人能说出来,多数人说不出来,说“咋说呀?我们俩认识,但没话”。没话,沟通不了,一说话就抵触,最后楚河汉界,井水不犯河水。外表没作什么恶,也没整人治人,也没论断、定罪别人,但是心态不正常,如果真一涉及到切身利益、名誉地位,分歧肯定立刻就产生了,对不对?人没得着真理之前,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也不正常,可不可以这么说?(可以。)那人和神之间的关系正常吗?(不正常。)人和神的关系都不正常,和人的关系肯定也不正常;如果人和神的关系正常了,和人的关系也能正常。 凡是跟人配搭不来的都没有真理,对待人没有原则。什么时候人对待各种人有原则了,绝对按原则办事,坚守原则,丝毫不违背原则了,这个人就真得着真理了。人真得着真理的时候还是不是抵挡神的人了?那个时候就不是抵挡神的人了,而是属于认识神了。认识神以后,他里面就有敬畏神的心了。一有敬畏神的心了,在临到各种事上他有思想,有时候产生观念,产生成见,产生看法,好像违背真理原则,“哎,这不行,违背真理原则的事别干”;有时候肉体的喜好出来了,谁会阿谀奉承、会说好话就特别喜欢谁,对那些比较耿直、说话太直的反感,就要论断人家、对付人家,这时候敬畏神的心出来了,“那么干得罪神哪,没有真理这不是凭肉体做事吗?凭肉体喜好,没有原则,对人不公平,没有爱,不行,我不做”。人有敬畏神的心,他是不是在许多事上都受约束了?(是。)远离恶怎么达到的?就是敬畏神的心起绝对作用了,自己里面的败坏、观念、肉体一出来就被敬畏神的心化解了,“不能这么做,这么做伤神心,得罪神哪,这么做违背真理,这么做没有原则”。所以,人有敬畏神的心就能免去许多的恶行,是不是这么回事?(是。)人里面的思想都一样,观念、肉体、本性都差不了多少,大同小异,但是有的人败坏的东西、反面的东西一出来就被一种东西化解了,这一化解,你看他没作恶,凡事都有原则,那是因为有个把关的。把关的是什么?就是敬畏神的心。这个敬畏神的心准确地说就是人追求真理得着的生命,追求真理果效越好、越明显,敬畏神的心就越大、越真实。说:“你追求真理好几年,有啥成果啊?”“我有敬畏神的心了。”这就叫成果!说:“你追求真理好几年,你有敬畏神的心吗?”“没有。”“没有敬畏神的心,那你追求真理的成果在哪儿啊?”“就是啊,没有成果啊!”没有敬畏神的心那个成果都不明显哪!敬畏神的心是什么?就是人追求真理得着的生命,听明白了吧!“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有些人信神二十来年了还不认识神,他是不是抵挡神的人哪?(是。)有些人信神三五年,一点敬畏神的心没有,这是不是抵挡神的人?(是。)有些人也信了好几年,人性挺好,是老实人,但没有真理,办事没原则,是不是抵挡神的人?(是。)都认识到了。“(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关于神话《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的讲道交通 一》) 您说到”我就觉得她城府深,不想和她在一起,可偏偏我和她待的时间最长,因为她不声不响,我说的多、干的多就错的多,挨对付的多,我简直到了奔溃的边缘了。我有一种意念:为什么明明是她的错,受惩罚的却是我?也觉得大家对我不公平。“ 我觉得这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也许我们自己也意识到了这是自己的错误观念。因为这个观念发展下去会让我们对神误解,对神的作工误解,这是了不得的事。首先,临到对付修理的环境觉得自己受了冤枉受了委屈,这时先顺服下来反省认识自己深处的东西,慢慢品味我们会认识到其实弟兄姊妹对付的不无道理,可能事情上有些出入但提到的本性是打到要害的,神也借着这样的事临到我们,撬开我们认识不到的本性和败坏性情,我们应该感谢神借着让我们不好接受的环境撕开这层蒙意儿,让我们深刻的认识自己的本来面目。虽然里面有争战,不好顺服下来,有时甚至越想越生气,但常常反省自己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认识与神为敌的本性,来到神面前认罪悔改,这样反复几次最后就不再反抗了,只剩下恨自己太败坏,该受管教受惩罚。举个自己的失败例子,刚开始弟兄姊妹说我性情凶恶,我怎么都不接受,觉得自己不是那样的人,后来勉强接受但心里还是不承认自己性情凶恶,直到有一天,我去一家餐馆做服务员,刚开始做什么都不懂拖地也不会,就有另一个服务员过来告诉我这地怎么拖,热水多少冷水多少洗洁精放多少……,自己就不耐烦了,心里还嫌弃这个婆娘怎么这么多事。此刻我意识到了,这里包含一种性情,不正是凶恶吗,哪怕是别人的好意,只要不合我的意我不耐烦了,我就要与人家为敌,奉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撒旦毒素,回想从前与弟兄姊妹相处的时候,这样的性情不是天天流露吗?稍有不合自己意思的就摆一副臭脸,要么就心里抵触几天。认识到之后,觉得曾经认为自己对认为自己没有凶恶的性情,弟兄姊妹那样说还不服气,是多么愚昧无知,多么刚硬的性情。分享两段神话”……得先认识到人肯定是错的,这条实用。有些人说认识不到自己是错的,这种情况下你也得先有个理性,能放下自己。有的人说:“我以前认为自己对,现在还那么认为,而且又有那么多人赞成、同意,我里面也没什么责备,再一个我的存心也对,怎么能是错的呢?”有好几条理由让你不能放下自己,不能否认自己,这时你怎么办?不管什么理由,你只要认为自己是对的,这个“对”跟神是对抗的“对”,那你就是错的。就是不管你怎么有顺服的态度,不管你心里怎么祷告神,或者你也能走过程认为自己是错的,但是在内心深处你的情形还是在与神较着劲,还是在消极里面的,这个实质就还是在跟神对抗,这就证明你还没有认识到自己是错的,你不接受你是错的这个事实。 刚才说到人在神面前首先得承认自己是错的,这是不是一个过程,是不是一种形式?如果你只是把这种实行法流于一种形式,流于一种表面,那你能不能认识到自己的错?永远不能。这得有几个步骤,首先得看自己所做的,先别看存心,有时候你存心对,但你实行的原则是错的,为什么说原则错了呢?也可能你寻求了,也可能你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原则,也可能你根本就没寻求,就是凭着自己的好心、热心,凭着自己的想象与经验做事,这一做出错了,你自己能想象到吗?你预料不到错就出来了,那你是不是就得被显明啊?被显明你还跟神较劲,这错在哪儿?(错在不承认神是对的,而持守自己是对的。)就错在这儿了。最大的错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一个事,触犯原则了,造成一些损失或者有一些后果,最大的错是你做了错事之后还持守自己,还不能承认,最后还凭着自己的观念想象与神对抗,否认神的作工是对的,这是最大的错,最严重的错。为什么说人那种情形是对抗的情形?不管能否认识到神所作的、神主宰的是对的,是有什么意义的,首先,人不能认识自己是错的这就是一种对抗的情形。那要解决这种情形怎么办?刚才说到寻求神的心意这个对人来说不太实际,有些人就说了,“不太实际那我们是不是就不用寻求了?省了这一关,因为神说不用了。”明明可以寻求明白的却不寻求了,可不可以这样?如果这么做,这人是不是没救了?这样的人偏谬,是吧?寻求神的心意这个对人来说就比较绕远一些,要走捷径比较现实的是得先否认自己,先放下自己,认识到自己做的是错的,是不合真理的,然后再寻求真理原则,就是这么个步骤。这个步骤看起来虽然简单,但是实行起来也有很多麻烦,因为人有败坏,人有各种想象、各种要求,也有欲望,会影响人否认自己、放下自己,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观念才能进入信神正轨(三)》)" 神的话给我们指出了实行路途。其实,反省自己从前做的种种错事,积累的种种过犯的时候,发觉自己从娘胎里出来就带着罪带着败坏性情败坏本性的,只不过神摆布的不同的环境来让人认识到,让人悔改,这样看来我们临到的事情只是显明我们的败坏性情的”载体“,我们如果能借此认识到自己的本性,追求真理达到性情变化了,以什么样的”载体“来显明就不那么重要了,所以很多弟兄姊妹也常常跟我们交通说不要钻到事里论对错,我想这也许就是原因吧。您说“我说的多、干的多就错的多,挨对付的多,”这是自己的观念,并不符合神话真理,也不符合事实,而且容易让我们消极下沉误解神,需要放下这样的观念。如果我们常常寻求真理,出的错就会越来越少,本分越来越合神心意,就怕我们不寻求真理,按着自己的天然个性拿起来就说,拿起来就做,结果做坏了酿成一个后果。至于您说的,“我就觉得她城府深","因为她不声不响”,和她敞开心在一起聊一聊,说不定这还是我们自己的猜疑呢。如果真是那样,这是她与神的关系了,我们能帮就帮,不能帮也不要强求,我们在经历中也看到有些人把自己包得很严,谁也看不漏,最后耽误的是她自己的生命进入。我记得弟兄交通有一次说到,和人相处就像西方人一样,跟你谁也不贴那么近,保持一定的距离,我记不得原话了,您自己找一找吧。 总之我觉得您这个情况不是“有背景的小气”的问题,而是涉及到与神的关系,与人相处的原则,顺服接受修理对付,认识自己的本性与性情,放下对神对神的作工的观念的问题,我只认识到这些,希望能帮到您,有不合适的地方请指正。感谢神!
  5. 忏悔2018

    尋求一個問題

    “一顆總想做大樹的小草!”您好! 你能发现问题拿出来寻求这是好事,比憋在里面没有路途最后稀里糊涂做出岔子好。交通一点自己的领受,不合适的地方也请您指出来。涉及到教会工作和与人相处,给别人提点帮助的时候需要寻求多方面真理找到原则。最后达到既能帮到别人,自己也得一方面真理,也能解决教会问题避免酿成损失。分享一段神话:"那在真理原则里该怎么对待这个事?怎么做合真理?有几条原则?你得把原则考虑好。首先达到不绊倒人,先得考虑到他的弱点是什么,采取哪种方式跟他说能不绊倒他,这是最起码你应该想到的。其次,就应该想到积极正面的,怎么做能帮助到他。帮助到他的目的是让他明白神的心意,把他带到神面前,让他也跟你一样从这样的困境当中走出来得着真理。这是最好的人,这也是心地最善良的人,这叫实行真理。第一,不绊倒他,第二,你能帮助到他,第三,能让他得着真理,这三条原则都掌握了,都知道了,但是具体怎么做呢?你真了解他的难处吗?这是不是又是问题?你还得想:他这个难处的根源在哪儿?我能不能帮助到他?我要是帮助不到他,乱说一气,就可能给他指歪道上去。他这个人领受怎么样?素质怎么样?他是不是偏执的人?是不是通灵的人?是不是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他如果看到我比他强,我还给他交通,他能不能产生嫉妒,能不能消极啊?这些问题都得考虑,这是人性里的东西。所以,你临到这个事得先考虑,然后就得琢磨一阵,两个人先聊着,你出于一个正面的、积极的存心去跟他聊的同时就祷告,寻求怎么能帮到他,达到那几条原则,不违背那几条原则,还让他从中走出来,得益处。这些事简单吗?(不简单。)这就得动心了,动你的真心。光动动脑子,就觉得差不多了,可以了,跟人说“看神话吧,爱神呗,还报神爱,这有什么难的?消极什么啊?”这叫敷衍,对待人不真诚,虚伪,心地不善良。这能不能说恶毒呀?也不能说,不能扣那么大的帽子,总之,这人心地不善良,没有同情人的心,没有爱人的心。你要是真有良心,就得动心思琢磨:“他既然问到我,那他的难处挺大呀。这人平时挺追求的,在神家尽本分,挺好的一个人,临到这难处如果真把他绊倒了,或者他消极了,影响了尽本分,这对他、对神家都不利。那我得怎么帮助他,让他的问题得到解决呢?”琢磨琢磨,里面有路了,知道怎么做了,再跟他交通。交通一次有些事交通不透亮,自己本身也是现琢磨、现祷告寻求来的,有些东西在里面不成形,组织语言还得需要时间,这些事的前因后果怎么说能让他听着又得造就,又不容易消极,又能听出路途来,你还得琢磨、揣摩,这都得动心,都得在心里细琢磨,下功夫。这样,你细琢磨琢磨,祷告祷告,一开始说语言不太有层次,混乱,说着说着,意思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确,你也透亮了,他也透亮了。在解决这个事的同时,你按真理原则去办事,一方面你也能得着一方面真理,得着一方面造就,同时还能帮助到别人,这就是实行真理的时候神给人的偏待,是人的偏得。有时候其实你不明白这个事怎么解决,你就按原则办事,你是在实行真理的同时得着了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解决这个问题的真理。你得着几方面?(三方面。一方面,凭爱心帮助别人,交通的时候得到圣灵的开启;另一方面,自己明白了这方面的原则;还有,也给自己一些路途,再临到这些事也知道怎么去做。)对,这些事都得经历,实际地体验体验就明白了,但是你的路途得对,心粗不行。真理是越说越透亮,越说心里越踏实,越亮堂,刚才我一细讲,你们心里是不是就清楚多了?前三个方式都不行,都是处世哲学,撒但哲学,撒但的手段、方式,都不是实行真理,不是按原则办事,最后这个是按原则办事,但是这里面还有很多细节。"(《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解决对神的观念误解》) 从神话中我们看到,在性情变化的道路上是有许多情形的,如果只是简单得说一些概念上的对方的错误或缺点,并不能起到真实的帮助的作用,相反还容易造成扣帽子使人消极的后果。需要我们把可能涉及到的真理都揣摩一下,正如神话说的,”最后这个是按原则办事,但是这里面还有很多细节。“这就要求我们对对方问题的根源本性里的东西和流露的性情有认识,如果自己有类似的经历跌倒失败,那就更好了。把自己当时的心理动态,流露出来的表现,涉及到的撒旦性情,与本性实质,造成的后果以及在哪些真理上对号了,找到的实行路途,悔改的表现都谈出来,这对别人的帮助益处就大了。我们在给对方提点问题的时候,只是指出了对方的错误,但别人问实际表现的时候又说不上来,这就证明我们看问题还停留在意识上,没有透彻的认识,只是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儿,简单地归到某个概念上,就给对方提一下子吧,这样难以起到真实帮助人的果效。 我们从神话中认识到,想要帮助别人的时候,还要考虑对方的身量,对方能接受的程度,尤其这一句,“他如果看到我比他强,我还给他交通,他能不能产生嫉妒,能不能消极啊?这些问题都得考虑,这是人性里的东西。”从这里,我们也看到神对待人是体贴入微,而我们对待人往往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看到了就一股脑地说给别人,也不管对方能不能承受。也许对方正在熬炼中呢,我们上来再浇一瓢凉水,也许没多少身量的人就绊倒了,不绊倒消极几天也是损失。不是只有好心就能行的完全的,是有原则的。 神话中列举了三种处世哲学对待人的方式,“好比说,你俩关系处得不错,对方让你指点指点他身上有什么问题,你怎么办?这就涉及到你用什么方式对待这个事了,你是用实行真理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还是用处世哲学。用处世哲学的人说:“你哪儿都不错,你比我强,你能吃苦,素质也好,你不用消极,你都那么好了,你还谦虚什么啊?”明明看到了对方身上的问题,但是就不明说,不伤两个人之间的和气,这叫处世哲学。另外一种方式,他说:“现在我身量小,我也看不透,等哪天我看透了再说。”这不是逗人玩吗?他能一点看不透吗?能一点没有思想吗?有思想,他不说,怕得罪人。还不说好听的话,还什么问题也不跟你说,就让你摸不着底,让你觉得自己还不错,说不定哪天你失败跌倒了,他好在背后笑,那时候就该显出他好了。还玩心计,这坏不坏?这两种方式哪种可取?都挺恶心,都不可取,是吧?有的人觉得得实话实说,他说:“你这人挺坏,还挺恶,我一看你就不是什么蒙拯救的对象。”这话是实话,自己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带着一种存心,“我要是这么说,你肯定就不狂妄嚣张了”,没考虑到别人的感受,也没考虑到后果。这性情怎么样?是不是实行真理?(不是。)这么做也可能会把人绊倒,也可能让人消极,也可能就把人追求真理的路途堵死了,这些都得考虑。第三种方式也不行,带着一种性情,不是在正常人性、理性里说话、做事,也不是在真理原则里办事。” (《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解决对神的观念误解》)前些日子我跟别人接触,想帮助指出对方的问题,看到对方根本不让把话说完,我里面就开始流露败坏了,心想“我看到了你的问题,好心帮你提出来让你意识到,你还这样刚硬不接受,难道想再酿成大祸啊。那没办法,我得给你两句扎心的,那样你总不会像现在嚣张地连话都不让别人说完了。”结果带着性情说了一些话,没起到帮助人的作用,对方受不了反过来说,“没想到,你说话还是那么尖酸恶毒!”。正对号了神所揭示的第三种方式,“有的人觉得得实话实说,他说:“你这人挺坏,还挺恶,我一看你就不是什么蒙拯救的对象。”这话是实话,自己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带着一种存心,“我要是这么说,你肯定就不狂妄嚣张了”,没考虑到别人的感受,也没考虑到后果。这性情怎么样?是不是实行真理?(不是。)这么做也可能会把人绊倒,也可能让人消极,也可能就把人追求真理的路途堵死了,这些都得考虑。第三种方式也不行,带着一种性情,不是在正常人性、理性里说话、做事,也不是在真理原则里办事。”过后看到这一段神话,认识到自己当时受这种凶恶的性情支配,做出了不合真理的事,赶紧向对方道歉。在帮助人上没有进入原则结果就适得其反。 在《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分辨保罗的本性实质 》这篇话里,我们看到神揭示保罗的本性实质时,有保罗做过的事说过的话的事实摆出来,让我们更好认识理解更清楚地分辨,也能对号到我们的实际表现与活出上。“现在咱们就总结总结,在保罗身上,保罗所走的道路、保罗所经历的方式、他的追求方向有几个特点,先从这几方面看。你们说,用不用先看看保罗这个人的人性品质、他的性情呢?(用。)如果先看这个怎么看?通过保罗的生平,通过保罗身上所发生的故事来看保罗这个人的性情,他的性情无非就是几点——狂妄、自是、诡诈、不喜爱真理、邪恶等等,甚至也可以说他凶恶。不管现在人能看到的或者能总结出来的保罗身上的性情有几样,总之现在如果光说保罗的这些性情,你会不会感觉很空洞?你说到他这些性情的时候,跟他的追求,跟他的人生方向,跟他信神的道路挂钩了吗?(没有。)所以,你说他狂妄的时候你有事实吗?你通过什么事看到他狂妄了?通过什么事看到他这个人诡诈了?通过什么事看到他这个人不喜爱真理了?如果不说保罗本人他的追求、他的人生方向、他信神的道路如何,你光说他这些性情,光总结这些性情实质就很空洞,对现在的人来说起不到一个补助的作用,起不到一个有利的、正面的作用。”(《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分辨保罗的本性实质 》)从中我们看到在给对方提点问题时最好有一些实际表现的依据,不然别人也是一头雾水。好比我们说跟对方说,你狂妄了。对方一想,那接受吧,人本来就有狂妄本性,谁也否认不了。对方心想,是在哪件事上流露了呢,哪类事上流露狂妄了呢,下次得避免啊。这个时候我们拿不出表现,帮助人的果效就差了。 另外,我们既然能提出来,那也可能不是一点依据一点事实没看到,应该还是能看到一些的,但就看到的这些表现来说,当对方问的时候,我们没答上来,这里面可能就有一些其他成分的掺杂,我自己有过这方面的经历(但不一定是你的情形),活在老好人的哲学里。即使对方问我他有什么表现,我也知道哪回哪回发生的一个事是他的表现,我就不说。心想这说出去显得我多小心眼啊,让别人看到我把人家的短处还记这么久,再者,把事实揭出来说到对方脸上,让对方下不来台,这也不好吧。就这些东西拦阻着,就是神所揭示的第一和第二种处世方式。 对号表现也不是稀里糊涂随随便便的事,回想自己在对待别人上有很大的跌倒失败,写检举信不按原则,看不透问题的实质,也没有多少事实证据,看到别人某种表现好像是这个性质,那就写吧,结果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打岔,酿成了严重的后果。帮助人也是一样的道理,没有看透问题的实质,不会把事实和真理对号在一起,就容易造成一种不良后果,或造成拆台,或造成散布,这些都是了不得的事。也是我们该用心下功夫揣摩的,帮助人不是一件简单到三五句话解决的问题。 您的问题里说“弟兄姊妹明明看著有問題,就是說不出具體表現,也不知道怎麼表達,在這種情況下該怎麼辦”,这就需要我们会对号会分辨,神话说“对号入座跟进入是相关的,你能对号入座,这是生命进入入门了,入门之后怎么进入那就看你明不明白这方面真理。你明白一方面真理你就有一方面原则,明白两方面真理你就有两方面的真理原则,就进入两方面的真理实际,你哪方面真理不明白,那你就不明白那方面的原则。你不明白那方面原则,你能进入那方面的真理实际吗?所以,关键就得先多明白真理,怎么明白呢?就是神所说的,你们听道当中所听到的,与自己生活、实行、进入有关系的这些话题、内容,你把它记录下来,记录这些东西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了解自己的各方面情形,对号入座,能够定性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错在哪儿,怎么纠正,怎么放下,能够把它解剖,然后就是寻求相应的真理该怎么解决。进入和对号这两项基本上是跟揭露保罗那七条是有关的。”(《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有生命进入》)当我们自己会进入的时候,才会把对方的问题更客观公正的指出来,有经历了才会看得更透,把实际表现对号起来,达到帮助人的果效。另外,不管是对待普通弟兄姊妹还是对待带领工人,我们得明白得真理长生命的客观规律,绝不是一下子就彻底变化的。如果对方不是追求真理的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一点领受,仅供参考。
  6. 我是在海外被清除的,只想余生做点儿有意义的事来稍稍安慰神心,最后死了下地狱了对接下来活着的这段日子也不留遗憾了,想寻求一下都有哪些事可做? 还有另外一件事想寻求一下弟兄姊妹的看法,清除一个多月以来,在网上传福音,弟兄姊妹也说合适的线索可以向教会提供,由教会来见证,我心里很激动也很感动。其中的一个线索谈了近两周几乎每天谈一两个小时见证,对方领受一直也很好,包括揭底后交通反传也比较到位,但前天突然把我和见证人都拉黑了。想到这两周的时间里,耗了不少谈见证的姊妹的时间,现在没有任何成果,提供的线索,不仅没有给教会增加益处,反倒占用了弟兄姊妹不少时间,本来就已经做了很多打岔教会工作的事了,如今所做的客观来看又起到了反面作用,不知道提供线索的事以后该怎么对待? 同时,反省自己这个福音对象丢了之后为什么这么痛苦,痛苦的根源在哪里,发现心底深处变得更隐藏的东西还是有一个交易的存心,想以多传福音换取以后有机会回到教会,多少次告诉自己,尤其在如今的背景下更要摆正存心,千万不要走保罗第一条的路,而是站在一个受造之物的角度来尽自己的所能。但事实证明这个交易心更隐藏了。想请弟兄姊妹帮忙解剖,指点路途
  7. 在和福音对象谈异象方面的真理时, 不知不觉就进入了一方讲对方听的模式, 一两次还可以, 次数一多, 对方就开始觉得是像听讲座一样,有时对方就没兴趣了,有时对方觉得收获了一些知识神学理论。虽然也有意识地互动,但对方对要谈的确实不知道怎么答复,所以就感觉整个过程没有活力,把对方的兴趣也耗没了,请问弟兄姊妹如何改善这种谈见证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