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全能神教会

忍耐到底

Members
  • Content Count

    144
  • Joined

  • Last visited

1 Follower

About 忍耐到底

  • Rank
    Advanced Member

Profile Information

  • Location
    China

Recent Profile Visitors

509 profile views
  1. 你好: 在神家尽本分无论做什么事,必须得掌握原则,能达到实行真理就合格了。如果看不透事, 不知怎么做合适,就应该采取交通,达成共识,确定怎样做对教会工作有利、对人有益处就怎样做,别受各种规条辖制,别拖,别等,别观望。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信神最重要的是实行真理》 在尽本分的过程当中,发生卡壳的问题怎么处理?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赶紧停下来,大家赶紧在一起交通,都达成共识了,掌握原则明白怎么做了,再接着往下做。如果一个人行一个道,每个人都按着自己的想法、观点、观念想象去做,这不是一盘散沙吗?这跟撒但的世界、社会有什么区别?这就没什么区别了,这就不是尽本分了。在哪方面大家还没有达成共识,不知道怎么做,或者做着做着卡壳了,有不同意见产生分歧了,原则不太透亮,赶紧拿出来交通,交通完之后快速地达成共识,按照原则去做,这就叫实行真理。尽本分总返工问题出在哪儿?就是没有和谐配搭,有的人自己不掌握原则还总让大家听他一个人的,然后大家都是老好人,谁也不愿担责任,就这么造成返工的。那工作进度拖延或者工作效率低这个问题怎么解决?你们有没有总结经验,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有些工作涉及到的人员不少,所以说在前期工作上得准备得充分一些,先把各项原则、注意事项、要领都记录下来形成文字,大家都先详细地阅读,读完之后赶紧交通具体的工作和细则、步骤,以及接下来涉及到的人员都该做什么,这样才能具体分配工作。前期准备工作是很重要的,你把它弄准了,细节化了,原则定准了,弟兄姊妹做得就快、就到位,要是说得不细、粗糙或者没有标准就让大家做,大家就像练手似的,就在那儿消磨时间,不知道返几次工才把细节或者是标准总结出来,这是不是耽误事啊?你们是不是好这么做?总返工是不是耽误时间哪?这是素质问题还是工作态度的问题?(态度的问题。)如果是态度的问题,那你们细心做、认真做,是不是能把每一项工作都作好,达到分配具体、合理,尽可能地压缩时间?(能。)现在不追究你们没尽好本分到底是不是素质的问题,就追究你们尽本分的态度。你尽没尽上心,就是你的心在不在本分上,你认不认真、用没用心,你对待本分到底有没有点认真负责的态度,到底付没付代价、下没下功夫,神看的是这个。除了这个以外,那就是看个人的素质了。如果素质都一般怎么办?互相配搭着,因为谁的经验都不足,谁的业务也不精,看事的深度、悟性都不是那么强,那就靠人多来补足。但人多有一样弊病,就是谁也不当回事,谁也不求真,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该怎么做,或者是原则没掌握好心里都有一些意识,但是谁也不当回事,这样工作能不能作好?人多也没用,也达不到果效,这叫没有和谐配搭。或者就有一两个人负点责任,其他人都光听指派,这一两个人负点责任也达不到忠心,也是稀里糊涂,也不愿得罪人,自己也不愿累着,这能不能达到果效?这也不能。非得大家齐心协力,有一份力就出一份力,有两份力出两份力,有多大劲使多大劲,尽上心、尽上力,这就有忠心了。如果看到谁有点素质还总不负责任,你怎么办?好比说,你在这些人当中地位稍高点儿,或者业务最强,你就得放下身段,主动找这个有点能耐的人交通,给他自由让他发言,让大家从他那儿得点思路,得点灵感。你别端着,即使你业务最好,或者你觉得你的素质在这些人中间最高,你能不能一个人把工作担起来?你的地位最高,你能不能一个人把工作担起来?没有大家的帮衬你也不行。所以说,谁也别狂妄,谁也别想独断专行,放下身段,放下自己的想法、观点,跟大家和谐配搭,这是实行真理的人,这是有人性的人,这样的人神喜爱,这样的人才能尽上忠心,这才是有忠心的表现。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尽好本分必须有合谐配搭》
  2. 你好: 把神带入现实生活之中,主要要求人在正常人性里敬拜神,追求认识神,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不是无论做什么事都非得祷告,不祷告不行,觉得亏欠神。现在不那样实行,很轻松,又很简单!不是让人守规条,而是个人按着个人的身量来,如果家里丈夫不信神,就按不信的来对待,如果是信的就按信的来对待,不讲什么爱心、忍耐,但你得讲智慧。有的人上街买菜,一边走一边叨咕:神哪!你让我今天买什么菜,求你帮助我,神让我们凡事荣耀他的名,让每个人都有见证,卖菜的给我烂菜我也感谢神,我也忍着,我们信神的人不能挑菜。他认为这样做是见证,结果花钱买一捆烂菜还祷告说:神哪!只要你悦纳,烂菜我也吃。这样的实行不属于偏谬吗?不属于守规条吗?以往操练每时每刻活在灵中,跟以前恩典时代所作的工作有关,敬虔、谦卑、爱心、忍耐、凡事谢恩,这是恩典时代对每个信徒的要求。那时凡事都祷告神,买衣服时也祷告,通知人聚会人还祷告:神哪!你让不让我去呢?你如果让我去就给我预备顺利的路,你如果不让我去,让我栽个跟头。一边祷告,一边祈求着,结果祷告之后感觉里面不平安就不去了。还有的姊妹因怕回来后不信的丈夫打她,一祷告心里感觉不平安就不去聚会了,她还以为是神的意思,其实她要是去了也没什么事,结果耽误一次聚会。这都属于人的愚昧造成的,这样实行的人都是凭个人感觉活着的人。这样的实行法太偏谬,而且充满了渺茫色彩,个人的感觉太多,个人的意思太多。通知你聚会你就去,你在这事上就不用再祷告神了,这不是简单的事吗?今天你需要买件衣服就直接去,别祷告说:神哪!你让不让我出去呢?万一我走了别的姊妹来呢?怕姊妹来没去,结果等到晚上也没有来人。这种实行法在恩典时代也有偏差,并不准确。所以说,若按着以往那样实行,人的生命就不能有什么变化,人只是逆来顺受,也不讲分辨,只是一味地顺服,一味地忍耐。那时讲荣耀神,但神却没从人身上得着一点荣耀,因为人并没有实际的活出,只是按着个人的观念来克制自己,限制自己,实行多年也没带来生命的变化,人就知道忍耐、谦卑、讲爱心、饶恕人,没有一点圣灵的开启,这样人怎能对神有所认识呢?又怎么能荣耀神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二》 分享一点我的经历,我因着客观因素和神家失联的日子里,有一段时间只剩下了一个信字,完全成了一个浪子,那段时间生活中的痛苦一个接着一个,那些事情用外邦人的眼光衡量我不是过错方,所以心里特别愤懑,但当我回到神面前时,认识到那些都是神的责打管教,更是神的保守,如果生活顺风顺水,我就回不到神面前了,所以现在回过头去看那些所谓的苦难,都是神满满的爱,希望你在现在的处境之中,能站在神的一边看事。 被神成全不能只局限在吃喝神话被神成全,这个经历太片面,包括的面也小,只能把人限制在一个小小的范围内,这样,人就缺乏许多灵里需要的营养。你们要想被神成全,得学会在凡事上都会经历,在临到的事上都能得着开启,每临到一件事,不管是好事或坏事都能使你得益处,不能使你消极,不管如何你都能站在神的一边看事,不能站在人的角度上分析、研究(这是经历的偏差)。若按这个方法经历,你的心就会被个人的生命的负担而占有,时时活在神的面光之中,不容易实行偏差,这样的人大有前途。被神成全的机会太多了,就看你们是否是真实爱神的人,你们是否有心志被神成全,被神得着,承受神的祝福,承受神的产业。你们只有心志还不行,你们得有许多认识,不然你们总是实行偏差。神是愿意成全你们每一个人的,从现在来看,虽然多数人接受神作工已这么长时间,但都是限制在只享受神的恩典,只愿让神给一点肉体的安逸,却不愿接受更多更高的启示,说明人的心还是总在外面。虽然人的作工、人的事奉或爱神的心掺杂少了一些,但就人里面的本质来说,就人落后的思想来说,还总是追求肉体得平安,肉体得享受,并不关心神成全人的条件、目的到底是什么,所以说,多数人的生活还是庸俗、腐朽,没有一点变化,根本就没把信神当作一回事,好像就是给人信一样,糊弄糊弄,只是得过且过,苟且偷生,很少有人在凡事上都能追求进入神话,获得更多更丰富的东西,成为在神今天的家中更富有的人,得着神更多的祝福。若你追求在凡事上都被神成全,都能承受神在地的应许,追求在凡事上都被神开启,不虚度年华,这是最好的积极进入的路,这样才有资格、有条件被神成全。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被成全之人的应许》
  3. 你好: 爱讲理这是怎么回事啊?就是任性。任性的人不容易接受真理,就是不听话,听到一点与自己的意见、观点、喜好、心情、情绪不相符的话就不接受,管他对错呢,管他是谁说的,管他是在什么背景下说的, 管他跟自己的责任、本分有没有关系, 先不管那个, 先满足自己的心情要 紧。这是不是任性啊?任性最终给人带来的亏损是什么?不容易得着真理。不接受真理这是当时人的败坏性情造成的,但是最终的结果就是你不容易得着真理。人的本性实质、人的本能让人活出、自然流露出来的东西,他做什么、想什么、什么态度、什么情形,天然暴露出来的东西就是 与真理相违背的,就是不想接受真理,想什么事、做什么事与真理无关,总想按着自己的意思、 意愿去做,按着自己的喜好去做,他不想接受真理,他不管真理对错,这是人的本能,这是败坏性情的自然流露。但是你要是不任性呢,你要是成熟一点,谦卑一点,临到事先别暴露天然,先冷静,祷告,让神对付,在心里跟神相交,能安静在神面前,先别任性,先接受过来,你有这么 一个心态,做事啊,待人接物啊,尽本分啊,听交通啊,你总有这么个心态,你在神面前心总是对的,那就不在乎你有多少败坏性情,不在乎你败坏得多深。你心对,临到事你没暴露天然,没凭己意去做, 先把这个对的接受过来, 接受过来之后自己慢慢消化。 当时也可能情绪上有点抵触,或者有点不舒服,但是你有这么个对的情形,能接受,接受过来之后,背后自己慢慢祷读, 慢慢揣摩,慢慢交通,这些抵触或者很难接受的东西,在一段时间里就一点一点消化了,你就能把这里面的真理明白过来,接受过来,这个东西变成你的生命了。变成你生命,最终你活出的是什么啊?你活出的就是真理实际了。你都能活出真理实际了,在这个期间你对这个真理实际有了 经历,有了体验,你还能交通不出真理实际吗?但是,你要是任性呢?“上面弟兄说得不对,神说得不对,某某人说得不对,我就可以不听,我就有理由不听。”这是不是任性?悖逆性情出来了,总讲理。你总讲理,当时别人说的是什么、是哪方面真理你不知道,然后你也不实行顺服的真理,你也不学习进入顺服真理这方面的功课,最后你总也得不着真理,你的情形总也不正常, 你里面的那些东西总是那么肤浅, 你的生命总是那么幼小, 最终结果是什么啊?(生命长不大。)关键是什么呢?你这个任性的毛病总也改不了。你靠自己克制,也可能今天身体好,情形不错,各方面的条件对你来说都合适,你好像没任性,但是一旦有一点儿涉及到你这方面,你这个任性就又出来了,它改不了。凭人克制,说攻克己身,这是靠人的力量攻克,那攻克不掉啊, 就这么一点毛病你都攻克不掉。但是人要是学会顺服,先安静在神面前呢,这些毛病啊,败坏性情啊,慢慢从根源上就一点一点解决了,你就不用自己克制了。你得先学会怎么实行,怎么进入实行解决这方面问题的路途,慢慢你就明白真理了,慢慢你就进入真理实际了。你看解决败坏性情是不是就像蚂蚁啃骨头似的?像蚂蚁啃骨头似的,从情形上一点一点解决,情形上解决了, 其实你这个毛病也就一点一点解决了,毛病解决了其实就是败坏性情一点一点地改变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任性的实行路途》
  4. 你好: 这种情况一方面是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在尽本分中追求个人生命进入;另一方面还需要分辨这些问题和这些人。弟兄有一篇讲道有这方面的内容,我记不住哪一篇,只能大概说一下:认真尽本分的人问一些和本分直接有关的问题,带领工人需要认真交通,解决弟兄姊妹尽本分的现实难处,这是带领工人的责任,如果问的问题是涉及弟兄姊妹个人生命进入的,有时间时给交通交通但要先以本分为主;不认真尽本分的人,有的人总爱问一些鸡毛蒜皮的问题,占用时间,影响神家重要本分,是撒但打岔搅扰,这类问题不用搭理它。
  5. 你好: 我们一起读神话: 彼得在生活当中若有一点没满足神的心意,他就觉得不平安,没满足神的心意他就懊悔,之后寻找合适的路来力求达到满足神的心。他在生活中的一点一滴的小事上都要求自己满足神的心意,他对自己的旧性情一点都不放过,总是严格要求自己能在真理上进深。 彼得信神是追求一切满足神,追求顺服一切出于神的,刑罚、审判他能接受,熬炼、患难、生活的缺乏他也接受,一点怨言没有,这些都不能改变他爱神的心,这不是爱神至极吗?这不是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了吗?或是刑罚、审判,或是患难,你都能达到顺服至死,这才是一个受造之物该达到的,这才是爱中的纯洁的成分。人如果达到这个程度那就是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这最能满足造物主的心意。假如说你能为神作工,但是你却不顺服神,不能真正地爱神,这样你不仅没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且还会被神定罪,因为你是没有真理的人,你是不能顺服神的人,你是悖逆神的人。你只是注重为神作工作,却不注重实行真理,不注重认识自己,对造物的主并不了解也不认识,而且你对造物主不是顺服也不是爱,你是一个天性悖逆神的人,所以说就这样的人造物的主并不喜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他不仅注重吃喝我话,而且更注重摸我心意,心中时时谨慎,所以灵里始终非常敏锐,所以在做所有的事当中都能合我心意。在平时,他注重结合以往那些失败之人的教训来勉励自己,深怕自己落入失败的网罗之中,他也注重吸取历代以来所有爱神的人的信心与爱心,因而不仅在消极方面,更重要的是在积极方面更快地成长,以至于他成了在我面前最有认识的人。因而不难想象,他已把自己的所有都放在我的手中,就连吃、穿、睡、住都不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而是在一切满足我的基础上来享受我的丰富。不知多少次我试炼他,当然,他也被弄得死去活来,但就在这数百次试炼当中,他不曾有一次失去信心对我失望,就是我说我已丢弃他,他也不灰心失望,仍然按照以往的实行原则来实际地爱我。当我告诉他,他爱我我也不称许,我要把他最后扔在撒但手里,但在这种不临及其肉身而是话语的试炼之中,他仍向我祷告:“神哪!天地万物之中有何人、有何物、有何事不是在你全能者手中呢?你要对我施怜悯之时,我心以你的怜悯而大大欢喜,你要对我实行审判时,我虽不配,但我更觉得你的作为是何其的深奥,因你满有权柄、满有智慧,我虽肉体受苦,但灵里得安慰。我怎能不为你的智慧、作为而发出赞美呢?即使让我在认识你之后而死去,我何尝不是甘心乐意呢?全能者啊!难道你真的不愿让我看见你吗?难道我真的不配受你的审判吗?莫非我身上有你不愿意看见的东西吗?”在这种试炼之中,彼得虽不能准确地摸着我的心意,但足以见得,他以为我使用(哪怕是接受我的审判,使人看见我的威严、烈怒)而骄傲、自豪,并不因着受试炼而苦闷。因着他在我面前的忠心,因着我对他的祝福而给几千年来的人作了标杆、作了模型。这不正是你们该效法的吗?在此你们应多多揣摩,为什么我用那么大篇幅来叙说彼得的事迹,这个应作为你们的行事原则。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六篇》 正如彼得说的:即使神把人当作玩具一样玩弄,人又有什么怨言可发呢?人有什么资格呢?今天,神在所有的人身上成就的不也是这个吗?人真能有这个看见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三十五篇》
  6. 你好: “一种是一切交给神,不要凭人的能力,没必要做任何防控。”这种观点纯属渺茫,看看神怎么说的: 人就不应该计划, 计划本身就是错误的。 人不应该计划, 那人该怎么做呢?怎么实行是对的?正常地放养,哪只羊生病了,该吃药吃药,把它看护好了,别让狼叼跑了,别让人偷了,把这些都做好。人问:“明年能产几只羊羔啊?”你说:“这事在神手中,神让产三只,那我就接受三只,神让产五只,我就接受五只,也许神还让一年就产十只八只,这都是好事,这得从神领受,一切得看神是什么意思。”这是不是就是顺服的态度了?这就对了,这是人该有的态度。一 方面不作任何打算,另一方面还得尽上人的责任,尽上人的本分,不能糊弄。如果出乎自己的预料,超出自己的想象,该怎么办哪?(感谢神。)如果两年一只羊羔也没得,怎么办哪?更得有顺服了,羊产不产崽在神的手中,一切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就看神怎么安排,神怎么主宰,有 时候就多,有时候就少,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也可能你计划的少,但神给你的多,你计划的多,但是还没得着那么多,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就发现了,任何事不以人的意志、不以人的计划为转移,都在神的手中。这样一来二去,人经历到什么了?神主宰一切是真实的。有时候你计划得挺好,里里外外打理得挺好,喂得也挺好,养得也挺好,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尽到责任了,但是那一年是冷冬,突然下一场大雪,刚出生的小羊羔还没有两三个月就冻死了,有的大羊还冻死了, 剩下的不多了。今年的羊比往年多了,但是怎么还冻死了呢?又出乎人的预料了吧!处处超过你的想象,超出你的计划,很多事情让你感觉措手不及,意识不到你的计划在哪里能有失误、是你做不到的,不知不觉,你感觉到很多事不是人能预料得到的,不是在人的计划、想象范围里的, 这时候你得出什么结论了?(神主宰一切。)神主宰一切这里有个细节:神要是不给你,你再小心看护也没有用;神要是给你,你大意点,狼就在跟前,它看着小羊就不过去吃,它专门叼别人家的羊,就不叼你家的。你就发现这事真是神说了算,神给你看着呢,都在神手中。发生瘟疫的时候,别人家的羊死了十只八只,你家的羊眼看着不行了,过两天又好了,躲过这一灾了,这事 又让你得出什么结论?你就发现了,不但人的命在神手里,羊的命也在神手里,万物生灵都在神手中,这可不是人说了算的。你就觉得一切在神手中,神要是祝福那是神恩待,神要是夺走那也是神的恩待, 应该感谢赞美神, 这样, 不知不觉你心里对神的主宰就有一个准确的看见、认识了。什么准确的看见、认识呢?就是赐给你的是神,神如果要夺走,你就是再有顺服神的心,你再有认识神的态度,神该夺走也要夺走,一切都在神手中,一切都有神的命定,一切都有神的安排,你不应该有自己的选择。这个时候,你的计划、你的打算、你个人的目标在你心里还占主导吗?这些不知不觉就没有了, 不知不觉就越来越淡化了, 越来越淡薄了。 这些是怎么被取代的呢?你经历到神的主宰了。经历到神的主宰,就等于看见神的主宰了。神赐福你一样东西,祝福 你很多财产,神也不告诉你为什么祝福你,但是你心里有一个感觉,意识到这是神祝福的,不是人能挣来的。等有一天有一个东西没有了,失去了,你心里就清楚地意识到是神夺走了,虽然神没跟你说神夺走这个东西是为什么,但不知不觉你会体会到。当你清楚地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你是不是感觉到你所生活的每一天,所走的每一步,所过的每一年,都是神在带领着?在感觉到都是神在带领的同时,你不知不觉就感觉到与神面对面了,与神天天在打交道,每天都有新的认识,每一年都有很大的收获,不知不觉,你对神的主宰、安排会体验得越来越深。这时候,神是不是就住在你心里了?能不能有任何的言论、任何的迷惑或者任何的观念思想能把神从你心里拿走?这时候,你还能成为不信派吗?神住在你心里了,任何东西拿不走。这个“住”是怎么达到的?如果人总以自己的想象、观念或者计划、打算、欲望这些东西作主导来引导自己的生活,能不能达到对神有这些认识?(达不到。)所以说,要达到约伯一样对神的顺服,你经历实行的路途得对。实行的路途有偏差,你信心再大也没有用,心志再大也没有用,愿望再高也没有用。在生活中的很多事上,人的实行法都有偏差。外表看人很刻苦,很能受苦付代价,心志也挺高,心里像一盆火似的,但是为什么人经历来经历去,最终得不着对神主宰安排的经历认识呢?就是人的实行法有偏差,人的主观意识、人的观念想象还有人的计划总占主导,这些东西一占主导,神 就向人隐藏了。神话中有一句话,“我是向圣洁之国显现,向污秽之地隐藏”,“污秽之地”是 指什么?人的各种欲望、打算、定规,甚至人的好心,人看为好的存心,人认为对的存心。这些东西阻挡人认识神的作工,这些东西在你面前像一堵墙似的,把你堵得严严实实的,你就始终看不到、经历不到神的主宰;你经历不到神的主宰,你看不到神的主宰,你就永远认识不到神的主宰。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顺服神的实行原则》
  7. 你好: 在神眼中他对人有一个准确的衡量与评价,就是用一个人,让一个人做什么,神对这个人肯定有标准,他不是让你做孙悟空,会三十六变,又能七 十二变, 又能一百零八变, 他不这样要求你, 他把你当一个正常人对待, 就你这个人的正常人 性,就你具备这些知识,就你的素质,就你生活的环境,就你所有的见识,你这个年龄、你的阅历能达到什么程度,在神那儿有一个最准确、最正当的衡量标准。他的衡量标准是什么?就是看你这个人做事的存心、原则、目标是什么,是不是合真理的。 有可能这件事按这个行业或者业务方面的标准衡量你做的没达到一百分,刚及格,但是神怎么衡量?神不用一百分来衡量你,及格是六十分,神衡量的标准顶多是六十五分。六十五分这个标准是什么呢?就是你能尽心、尽意、 尽力,能达到尽上你的全力,尽上你的忠心,这就是神的标准了。但是在你生命长进期间,好比说你使多大劲最终也只能达到六十分,在神那儿看你达没达到标准呢?在这个期间你已经达到标准了。神对人要求不高,是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神话才能达到性情变化》 保罗所作的工作都是显在人面前的,他内心深处到底爱神的纯洁度多高,到底爱神的成分有多少,这些人看不着,人只能看见他所作的工作,知道他确实是被圣灵使用,所以在人看还是保罗好,还是保罗作的工作大,因为他能供应众教会。彼得只注重个人的经历,偶尔作工也得不着多少人,仅有的那几份书信也不出名,但是谁又知道彼得内心深处对神的爱有多大?保罗就是天天为神作工,只要有工作他就去作,他觉得这样作能得着冠冕,这样作能满足神,但他并不追求如何在作工中变化自己。彼得在生活当中若有一点没满足神的心意,他就觉得不平安,没满足神的心意他就懊悔,之后寻找合适的路来力求达到满足神的心。他在生活中的一点一滴的小事上都要求自己满足神的心意,他对自己的旧性情一点都不放过,总是严格要求自己能在真理上进深。保罗就追求外表的名誉、地位,追求在人的面前显露自己,他并不追求自己能在生命进入上进深,他注重的是道理,不是实际。有些人说:“保罗为神作了那么多工作神为什么不纪念他呢?彼得为神作那点工作,对教会也没有多大贡献,神为什么成全了他呢?”彼得爱神爱到一个地步,正是神所要的,这样的人才是有见证的。保罗怎么样?保罗爱神到什么程度你知道吗?保罗所作的工作是为了什么?彼得所作的工作又是为了什么?彼得作工虽少但他内心深处有什么你知道吗?保罗作的工作属于供应教会、扶持教会,彼得所经历的是生命性情的变化,是经历爱神。你知道了他们之间在实质上的区别,你就会看见到底谁是真实信神的,谁不是真实信神的。他俩一个是真实爱神的,一个不是真实爱神的;一个有性情的变化,一个没有性情的变化;一个是卑微地事奉,不易让人发现,一个让人崇拜,而且有高大的形象;一个追求圣洁,一个并不追求圣洁,虽不污秽,但并没有纯洁的爱;一个有真正的人性,一个没有真正的人性;一个有受造之物的理智,一个没有受造之物的理智:这就是保罗与彼得在实质上的区别。彼得所走的路是成功的路,也就是达到恢复正常人性、恢复受造之物本分的路,彼得是所有成功之人的代表;保罗所走的路是失败的路,是所有只在外表顺服、花费,却没有真正爱神之心的人的代表,保罗代表所有没有真理的人。彼得信神是追求一切满足神,追求顺服一切出于神的,刑罚、审判他能接受,熬炼、患难、生活的缺乏他也接受,一点怨言没有,这些都不能改变他爱神的心,这不是爱神至极吗?这不是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了吗?或是刑罚、审判,或是患难,你都能达到顺服至死,这才是一个受造之物该达到的,这才是爱中的纯洁的成分。人如果达到这个程度那就是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这最能满足造物主的心意。假如说你能为神作工,但是你却不顺服神,不能真正地爱神,这样你不仅没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且还会被神定罪,因为你是没有真理的人,你是不能顺服神的人,你是悖逆神的人。你只是注重为神作工作,却不注重实行真理,不注重认识自己,对造物的主并不了解也不认识,而且你对造物主不是顺服也不是爱,你是一个天性悖逆神的人,所以说就这样的人造物的主并不喜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8. 你好: 我也曾经偶尔有过类似的想法,但发现自己真是狂得没边,简直是天使长,所以就放下了,后来通过神话彻底走出来了。 圣灵不仅在某些神使用的人身上作工,更在教会中作工,说不定在谁身上作,这一段时间在你身上作,你经历了,下一段时间在他身上作,你赶紧跟随,越跟随现时的亮光生命越能长大。不管什么样的人,只要是圣灵作的你都跟随,从你的经历中去实际体验他的经历,你又得着更高的东西,这样实行长进更快,这是成全人的路,是生命长进的一个途径。被成全的路就是借着你顺服圣灵的作工达到的,你不知神要借着什么样的人来成全你,也不知借着什么人、事、物来让你得着,让你有看见。如果你能走上这个正轨,说明你被神成全大有希望,你如果走不上这个路,说明你前途黑暗,暗淡无光。你走上这个正轨了,凡事都能得着启示,不管圣灵启示别人什么,你按着他的认识去经历就成为你的生命了,你就能因着这个经历去供应别人。靠学话供应人是没有经历的人,得学会在别人的光照开启下找实行的路,再谈自己的实际亲身经历与认识,这样对自己的生命更有帮助。你就这样经历,顺服一切出于神的,在凡事上你都会寻求神的心意,在凡事上你都会学习功课,使你的生命长大,这样实行长进最快。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9. 呢 你好: 你在描述问题时用了三次“摆布能力”这四个字,(就是这次,追求名誉地位,没走上去,说实话当时听到这话我心里还有点沾沾自喜,但是一想到自己的摆布能力差,也不胜任这个本分啊……但是实际做的时候感觉好费劲,因为自己摆布能力差,我就在心里琢磨我摆布能力差是不是不该尽这个本分)你说的“摆布能力”是指什么?在神家只有和谐配搭才能尽好本分。在你的描述中我能感受到的就是你一直在外面做法上下功夫,假冒为善的成分太多,感觉不到有生命进入的部分,对自己的败坏实质也没有认识。看两段神话和自己对照一下吧,希望你能被神的话唤醒,在认识自己方面下功夫,这方面不好好进入,不管临到什么本分,结果可能都是以失败告终。 认识自己必须得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认识自己的致命处,认识自己的性情、自己的本性实质,必须认识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流露的点点滴滴,或者在家里,或者在外面,或者在聚会的时候,或者在你吃喝神话的时候,或者在你临到每一件事的时候,你的存心、你的观点与你对待每一个事情的态度,从这些事上来认识自己。更深地认识自己必须得结合神的话,根据神话认识自己才能达到果效。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的重要性与追求真理的路途》 人对自己的认识不是从根源上、实质上来认识,而是在作法上或表面的流露上做文章、下功夫,即使有的人偶尔能说出点认识自己的话也不太深刻,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认为,自己既然能做出这类事或有某方面的流露,那就属于这类人、这类本性。神所揭示的是人的本性,是人的实质,而人认识到的是人的作法或说法上的错误或毛病,所以人实行起真理来就相当吃力了。人认为自己的错误只是一时的表现,是不小心流露出来的,并不是本性的流露。人有这样的认识就不能实行真理,因为人不能以真理为真理,不渴慕真理,所以实行真理时就浮皮潦草地守守规条罢了。人自己看自己的本性不是太坏,还不能达到灭亡或受惩罚的程度,他认为偶尔撒一个谎这不算什么,比以前还是好多了,其实按标准来说还是差不少,因为人只有了一些在外表来看与真理不违背的作法,其实人并没有实行真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认识本性与实行真理》
  10. 你好: 我只对“误解”这个词谈一点我个人的经历,我原来也有过很多次认为别人误解了自己的意思,也会觉得很委屈,但仔细回想自己当初说话、做事所谓的被别人误解,其实正是自己当时说话、做事时所掺杂的存心。举一个例子:有一次有一些白菜让几个弟兄姊妹拿过去吃,我到了以后,拿了几棵就走了,但是第二天带领和我说昨天让你去拿白菜,XX姊妹说你竟挑大的,我当时是秒回带领,我根本就没挑,直接拿几棵就走了,是XX姊妹冤枉我,带领紧接着就问我:你虽然没拿大的,你当时有没有那样的存心?我仔细回想一下,我看见白菜大小不一样时,心里当时停顿了一下,想挑大的,但碍于面子没好意思。经历过几次这样的事以后,不管说什么话、做什么事被别人所谓的误解时,我就知道了不是别人误解,肯定是圣灵鉴察到了我里面不对的东西,借着身边的人发表出来,所以我会去省察,只要省察,每次都会发现那个“误解”就是我里面不对的东西。你是否这样仔细地省察过呢?如果你真的这样省察了,确实发现不了自己里面不对的东西,就需要学顺服的功课了。 ”若你的说话有很多辩解与无用的表白,那我说你是一个很不甘心实行真理的人。”(摘自《告 诫 三 则》) 顺服的功课最难但是又最容易,说难难在哪儿了呢?(人有自己的想法。)人有自己的想法,人自是、狂妄。有想法这不是难处,人谁没想法?都长个脑袋,都有一颗心,都学过文化,都有想法。难处在哪儿呢?难处是败坏性情,你要是没有败坏性情,你再有想法你也能顺服,那就不是难处了。所以说,人要是具备这个理智了,“凡事我都能顺服,我不讲理,不说我自己的想法,或者不把我自己那个想法定规了,我不定规这事,我不讲理由”,这就好顺服。不定规,这是人不自是的表现,不坚持,这是人有理智的表现,如果再能顺服,这就达到实行真理了。顺服神第一条原则是什么?(不定规,不坚持。)不定规、不坚持就是你能顺服的前提,这样你就容易顺服,这就达到实行真理了。所以在你顺服之前,你得有两条预备,得想好了,琢磨:“我该怎么做、我该做什么才是有实行真理的态度?”说难也不难,说不难还挺不容易,难处在哪儿?就是在败坏性情上。所以说,不管你顺服的时候是什么心理,是什么情形,问题都出在败坏性情上,如果把自是、狂妄、悖逆、谬妄、偏执或者刚硬这几样败坏性情解决了,顺服就容易了。那这几样败坏性情怎么解决呢?你有这些想法的时候你得祷告,琢磨,“我该做的是什么?我该做的是顺服神的安排,实行真理,按着真理原则去实行,并不是我出头,并不是我自己做我自己的主,并不是我来拿主意、我来定规”,你守住这两条,到做事的时候就按这两条一衡量,你的理性就正常了。或者一挨对付的时候,你就琢磨:“我该做的不是定规,不是我来做主,不是我来下断案,我不坚持,我一要讲理,这就叫坚持。”坚持是什么意思?就是顶牛,“你说一,我就二”,这是顺服的表现吗?不定规是什么意思?还没等别人说你就定规了,这是什么性情啊?这是狂妄性情。你如果说“我定规,我就那么有把握吗?我看准了吗?我看准的事我也不定规,我还得寻求寻求”,在没定规之前你一寻求,发现自己定规的是错的,同时也挨了点对付,你一看,幸亏没定规呀,这个时候你的态度就缓和得特别多了,柔和多了,就不会顶牛了,那方面的败坏性情就不会流露了,就解决了,你在里面就把它消灭了,自己就消化了,所以你顺服起来很容易,不吃力,没有什么难度,就是有点难度自己也已经在里面消化了,解决了。人一看见你,说:“你挨对付修理怎么不哭、不闹、不消极,该做什么做什么呢?”你说:“我解决了。”他问你:“怎么解决的?”“有路途。”什么路途?就这几条,你是针对某方面败坏性情去解决的。什么事你总要自己作决定,什么事总要讲理,什么事总要坚持,这就要麻烦。你一持守这几样东西,一样东西使你流露一方面败坏性情,一方面败坏性情一流露出来,你还能寻求真理吗?你就是寻求真理也是走过程。如果你寻求到的真理跟你所定规的打架,你怎么选择?你容易顺服真理吗?那时候你顺服就很吃力,让你顺服你顺服不下来,那你就该悖逆了,又该讲理了,“明明我的对,还让我顺服。”你除了顺服不下来,你还会对抗,这不是麻烦大了吗?这就严重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顺服神是得着真理的基本功课》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顺服神是得着真理的基本功课》
  11. 你好: 正常情况下,没有哪一个人对什么事都精通,没有“万事通”这样的人,就是你大脑再发达,你见识再广,总有你不明白、不知道的地方,总有你不知道的行业或者技术,就是在各行各业当中或者在做各项工作当中总有你不知道的死角,总有你够不上、达不到的。在神眼中他对人有一个准确的衡量与评价,就是用一个人,让一个人做什么,神对这个人肯定有标准,他不是让你做孙悟空,会三十六变,又能七十二变,又能一百零八变,他不这样要求你,他把你当一个正常人对待,就你这个人的正常人性,就你具备这些知识,就你的素质,就你生活的环境,就你所有的见识,你这个年龄、你的阅历能达到什么程度,在神那儿有一个最准确、最正当的衡量标准。他的衡量标准是什么?就是看你这个人做事的存心、原则、目标是什么,是不是合真理的。有可能这件事按这个行业或者业务方面的标准衡量你做的没达到一百分,刚及格,但是神怎么衡量?神不用一百分来衡量你,及格是六十分,神衡量的标准顶多是六十五分。六十五分这个标准是什么呢?就是你能尽心、尽意、尽力,能达到尽上你的全力,尽上你的忠心,这就是神的标准了。但是在你生命长进期间,好比说你使多大劲最终也只能达到六十分,在神那儿看你达没达到标准呢?在这个期间你已经达到标准了。神对人要求不高,是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实行神话才能达到性情变化》 举个例子,有一个年轻女孩爱上了一个男人,那个“爱”怎么表现哪?这里面有代价,什么代价呢?她就琢磨:“我所爱的这个男人喜欢吃什么呢?据说他喜欢吃辣的,但是我不喜欢吃辣的,吃太辣了对女孩子不好。他喜欢吃辣的,那我就学做辣的菜,给他做辣的菜。”她就想办法做辣的菜,这一做辣的菜,一抠辣椒或者一炝辣椒把自己呛得够呛,还把手指辣得够呛,这是不是代价呀?那付这个代价她觉得苦吗?她不但不觉得苦,她还觉得美、享受,觉得值,“为我爱的人付任何代价都值,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受什么苦都值得!”还不知道人家喜不喜欢吃呢,自己在背后就开始下功夫了,买各种佐料,在家里就开始练习了,有时候一切菜把手都割破了,“不放弃,接着做!”呛得眼睛也睁不开了,鼻子也直流鼻涕,还辣得直咳嗽,“不放弃,为我爱的人,这苦吃得值!”她觉不觉得苦?(不觉得苦。)你看她为一个人,只是爱,这个人跟她还没有任何关系呢,她就能这样付出,这样受苦付代价,那人尽本分有没有这样的心志啊?有没有这样的表现哪?明知道没有这样的心志,也没有这样的付出,明知道自己尽本分全是凭着克制、毅力在支撑着,明知道这样的情形不对,那你们扭转过吗?怎么做是对的应该知道吧?刚才说首先得付代价,代价包括动手,动脚,有时晚睡,有时就得早起,这是肉体上的受苦;另外,多花心思,多花精力,多动脑筋,多琢磨,多来到神面前,把你的时间交给神,花在本分上,把你的精力花在尽本分上,这是时间方面、精力方面的代价。在这两方面都有付出,都有花费,都豁出来了,这是不是尽本分付的代价?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尽心、尽意、尽性尽好本分才有人样》 不管做什么事,人可以想,可以计划,可以规划,可以咨询,可以多方面打听,但是做的时候怎么做在于神,这就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神作事向来就是这个原则。你心里得有这个定律,得知道是神在作这一切事,不是由人做的。很多时候做一个事你如果强出头的话很快就能办成,但是效果你自己预测不到,那你就先别办,如果可以等的话你再拖两天,别着急。如果你着急,不等候,你做了心里还没有底,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后果怎么样,这就不是神引导的。你心里总觉得好像神应该不会让这么做,这个时候你就需要等,怎么等啊?找人打听打听,别坐以待毙。神让人等候,但是人该配合的那方面你得去做,你去打听,在打听的过程当中,神可能借着一个人或者借着一个事就告诉你事实真相了。你要是不打听,你就在心里犯疑惑、打鼓,你不知道这里的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但是你一打听,出现转机了,心里一下亮堂了,觉得这是神的引导,“我应该这么做,这么做才名正言顺”,得着印证了心里的感觉不一样,这么一做果然好,效果不错。神作事是不是实际?他借着人事物来引导、开启你,在人事物的规律当中或者在这个过程当中引导你明白一个事,指引你怎么做,他不是凭空给你一句话,或者凭空给你一个意念、一个想法,神不是那么作的。你咨询之后真相大白了,你就知道当时你为什么那么想,为什么会产生那样的感觉。神就这么作工,这么引导人,又奇妙又实际,一点也不超然。懒惰的人总想要超然的,就想让神直接告诉他怎么做,就想走捷径让神作,他一点也不配合。敬虔的人、喜爱真理的人就事事活在神面前,把心安静在神面前,临到事不知道怎么做,他能向神祷告、寻求,看看神是什么意思,他有一颗寻求的心,神就在这事上引导他。最后结果一出来,人就看到神手的摆布了,神主宰一切这不是空话。所以说,在这些事当中你经历多了你就知道神不是子虚乌有的,不是传说,不是空洞的,神就在人的身边,人能感受到神的存在,能感受到神的引导,也能感受到神手的安排、摆布,这样你就越来越感觉到神的真实、神的实际了。但是,你要是不会这么经历你永远感受不到,“神有没有啊?神在哪儿啊?信神这么多年都说有神,我怎么没看见?都说神拯救人,有些人说神在他身上怎么作工,我怎么没感受到呢?”你总也感受不到,你心里总也不踏实,只有你自己亲身感受到了,才能印证别人所说的、所经历的是神作的。神作事奇妙难测,但是实际,你得掌握这两条。奇妙难测就是神所作的一切事有智慧,是人够不上的,这是神的身份、实质决定的。但是还有一方面,神还实际,实际就是人能够得上的,人的思维、大脑、心思、智商还有人所具备的本能、能力都能够得上,不超然,不空洞。你做对了,神会让你知道对了,有印证;你做错了,神会逐步地让你明白,开启你让你知道这方面做错了,是败坏性情流露,你觉得亏欠神。这就是实际!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解决败坏性情的路途》
  12. 你好: 看到带领维护恶人很气愤(注意一下你写的这个错别字气氛--气愤)有这种情绪反应是正常的,但神话多处提到不能按人一时的表现定性一个人,开除的恶人是他姐姐,他是在情感方面胜不过去,导致这样一时的表现还是他就坚定地认为他姐姐是对的?如果换作另外一个和他姐姐一样被开除的人,他的态度会怎样?找几个有正义感的弟兄姊妹和他交通,如果他坚持认为他姐姐是对的,弟兄姊妹就联合起来弃绝他,不接受他的带领,并把情况向神家反映,如果他一时被情感所胜,就得帮助他赶快渡过这个难关,别让他因为这件事影响到神家工作,不要认为他是带领,在这件事上他就能完全站在真理一边,情感这个东西,我们每个人要胜过它都得经过几番周折。这样实行会不会更实际一些呢?神话里有很多关于情感方面的真理,我们自己也得装备好这方面真理,这方面的神话有很多,我就不粘贴了。
  13. 你好: 我们在身量小的时候有点小事心就跑了,不能把心安静在神面前,这是我们的缺少,正是我们需要操练进入的。我情形好的时候走路时都能常常思念神,或者灵里受感动或者得着开启,或者在心里默默祷告,情形不好的时候都曾经有过几次聚会时心都安静不下来,而且还有点烦,自己在家看神话也看不进去,大好时光就白白地浪费掉了,自己都觉得可惜,但是没办法,当时就是那样一种情形。所以每天能不能有所收获,在乎我们的心与神的关系如何,而不在乎外表是闲还是忙,把心安静在神面前,这需要一个很长的操练过程,我们就得自己每天都注重这方面的操练。 把心安静在神面前这是进入神话的最关键的一步,是所有的人现在急需进入的功课……在平时心能正常地亲近神,能思念神的爱,揣摩神的话,不受外面事物搅扰。当你的心安静到一定程度时能达到静念,无论在什么环境里,里面思念神的爱,里面真实地亲近神,到最后达到一个地步心里发出赞美,甚至比祷告还好,这是有一定身量了。你能达到以上所说的那些情形,证明你的心真安静在神面前了,这是第一步基本功。人能安静在神面前以后才能有圣灵的感动、圣灵的开启光照,才能跟神有真实的交通,并且还能摸着神的心意,摸着圣灵的引导,这就进入灵生活的正轨了。 我说过这样一句话:人如果不用上全身的力量,就难听我音难见我面。这都是指安静在神面前达到一个深度说的,不是指外面的用力。一个人真能安静在神面前,他能脱去一切的世界缠累,能达到被神占有。凡是不能安静在神面前的,保证都是放荡不受约束的人,凡是能安静在神面前的,都是在神面前有敬虔的人,是渴慕神的人。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才是注重生命的人,才是注重灵里交通的人,才是渴慕神话的人,才是追求真理的人。凡是不注重安静在神面前的,不实行安静在神面前的人,都是贪恋世界的虚浮的人,都是没有生命的人,他即使说信神也是口头。神最后所成全的、作成的都是能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所以说,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是蒙大福的人。一天吃喝神话的时间很少,尽忙外面事务,不注重生命进入的都是假冒为善的人,没有发展前途。能安静在神面前与神有真实的交通,这才是神的子民。 有些人对安静在神面前实行偏了,到做饭时也不做了,干活时也不干了,一个劲儿地祷告、默想。安静在神面前不是不做饭,不是不干活,也不是不过日子,乃是在一切正常的情形中心能安静在神面前,心里能有神的地位。到祷告的时候要好好跪在神面前祷告,到干活或做饭的时候心安静在神面前,心里揣摩神话或唱诗,无论在什么环境里都有自己实行的路,都尽其所能地亲近神,尽其所能地把心安静在神面前。有条件的时候专一地祷告,没条件的时候手里干活心里亲近神,能吃喝神话的时候就吃喝神的话,能祷告的时候就祷告,能思念神的时候思念神,就是根据环境尽其所能地操练进入。有的人就在没事的时候能安静在神面前,一有事他的心就跟着出去了,那就不是安静在神面前,准确的经历是心在任何情况下不远离神,不受外面人、事、物的搅扰,这才是真正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有的人说他聚会祷告时心能安静在神面前,交通时就不能安静在神面前,心思就随便乱想,这不是安静在神面前。现在多数人都是在这种情形里,心不能总安静在神面前,所以在这方面你们要多下功夫操练,逐步进入生命经历的正轨,走上被神成全的路。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关乎心安静在神面前》
  14. 你好: 这个人都已经被开除了仍然旧性不改,还继续做恶多端:“说话办事不按原则,喜欢拉拢迷惑人,等一些表现.”你还觉得他人性挺好,你这也太没分辨了吧? 那衡量人性的标准是什么?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不能蒙拯救,标准是什么?就是看人是不是喜爱真理,能否接受真理。人里面都有观念,都有自己的利益与神的要求冲突的时候,每一个人都会经历这一关,没有一个人能避开。另外,每一个人也都会临到对神有误解、观念或者埋怨、抵触、悖逆的时候,但是不同的人他的对待方式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有观念他不说出来,他有敬畏神的心,自己在里面一点点地消化、解决,解决完之后再碰到别人有这样的情形时,他就会用自己的经历去帮助别人。他知道这个东西不好,不能散布给别人,他自己在里面祷告,对付,寻求真理,然后一点点地顺服下来,达到跟神的要求能够一致。这就是有敬畏神的心,这就是人性,这是衡量人性好坏的一个标准。有的人有观念他在外面不散布,他跟家人散布。好比说,他家里亲戚很多,有信的,有不信的,还有半信半疑的,他有观念了就在家里散布,结果把这些人都拉下水了。观念、误解这些东西本身就是瘟疫,一散布只能把人变得更坏,除非有些人有分辨,不接受这些东西,但即便是不接受,人里面肯定也会受搅扰。这些对人没造就的东西经他这么一散布,有些人就软弱了,有些人就能不信,有些人甚至能起来跟着他一起搅扰神家工作,这样的人人性怎么样?不好,是吧?有的人说:“我也没出去说,我就在家里说。”在家里说就不是你说的?在家里说性质就变了?你没寻求,没省察,也没打算背叛自己,你还是说了,性质一样。还有些人有观念他到教会里散布,他是逢人便说,别人问他:“你因为什么被打发回来了?”他说:“我这人天生耿直,不会说话,不小心把自己以前做的一些错事说出来了,然后就让我回来了。这事你们得长教训哪,在神家不能乱说话,神说让做诚实人那也得分对谁,对家人诚实点行,对外人一诚实那就得吃亏,你看我不就吃这亏了吗?这就是教训。”别人一听,“神家还有这事?看来咱们以后都得小心点!”这就中毒了。中毒了是怎么回事?一方面是素质差,太浑,对人的说话、做事没分辨,自己没有立场,不明白真理,也不能坚持真理,另一方面是本身对神就不认识,所以就能中毒。那下毒的那个人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好人?他公开散布,明目张胆地这么散布对神的观念、对神的不满,甚至添油加醋、颠倒黑白,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让大伙都同情他,大伙要是都起来埋怨神他就乐了,这样的人是最阴险的,这就不可救药了。 有一类人他对任何人都能施以爱心、帮助、宽容,唯独对神那是势不两立,是死对头。一涉及到真理,涉及到神所说的、神所要求的,他不但不能接受,处处打横、质疑,散布观念,而且还做出很多不利于神家工作的事,甚至一涉及到他利益的时候,他就能起来公开与神叫嚣,这样的人他充当什么角色?他是神的仇敌,是魔鬼,土话讲这就叫活鬼啊!你们要是认准了教会里哪些人是这样的活鬼,就得赶紧清除出去,不能留了。人的本性里都有仇视神的一面,但有的人他不是这么严重。如果说这个人平时表现得挺好,就是一时情形不太好,或者是身量太小不明白真理,做出点打岔搅扰的事,但他不是一贯的,本性不是这样的人,这就可以留用。有的人人性不太好,但是这个人还有一方面长处,他愿意效力,还肯吃苦,一般情况下尽本分还挺正常,大伙都挺赞成,或者即便是不赞成,他也没做什么损人利己的事,这样的人也可以留用,不能说是蒙拯救,但他最起码可以效力,能不能效力到最终就看他个人的追求了。如果说这个人是活鬼,是神的仇敌,那绝对不能蒙拯救,这是百分之百的,这就得清除了。有些人被清除是给他一次悔改机会,给个教训,有些人被清除就是看透他的本性了,他不能蒙拯救。人跟人不一样,有些人被清除了虽然情形下沉、黑暗,但是本分他没放下,他还继续尽着本分。还尽着本分跟完全不尽本分的人里面是两种情形,走的路途是不一样的。这两种人哪一种有点良心?(还能尽本分的人。)能尽本分就是有良心的底线,做人的底线。作为一个人,不管神怎么对待,神要不要了,他还是神的受造之物,逃不出神的手。另外,不管他走到哪儿,他能承认自己是信神的,就是承认神的存在,有这一条他才能尽本分,这是最起码的。不尽本分的人呢,他的意思是“神你不要我,我还不要你呢,你是不是神我还不知道呢!”不信了,否认神的存在了,否认自己做人的底线,连自己以前做的也都否了。这两种人有区别吧?关键的时候,人性里面的良心、理性就决定很多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人对神该有的态度》
  15. 你好: 我们每个人都有过对临到的人事物在不明白神心意时常常会误解神,甚至觉得委屈、发怨言,但一旦明白了神的心意,就会特别感谢神,觉得神做的太好,太实际了,有一种享受的感觉,只要追求真理,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关键是你现在经历偏差,钻人钻事,不去寻求神,至于神给你摆设的这个环境是针对你哪方面的本性,这需要你自己仔细省察、寻求神来解决这个问题。我粘贴几段神话你看一下,这几段神话也是我在经历之中一次又一次地把我从消极情形中带出来。 爱神得凡事都去寻求神的心意,遇到什么事都能往深处去扎根,去摸神的心意,看看神在这事上的心意是什么,神要求你达到的是什么,你当怎样体贴神的心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如果你真实爱神,不满足肉体,你就看见神所作的太合适、太好,咒诅你的悖逆、审判你的不义是应该的。有时神责打、管教你,兴起环境来磨炼你,逼着你到神面前,你总感觉神所作的太好,这样你似乎觉着没有多大痛苦,而且觉着神太可爱了。你如果体贴肉体软弱,说神作得太过分,那你就觉着你总在痛苦之中,总有忧伤,而且对神所作的一切工作也都模糊,似乎神根本不体恤人的软弱,不知道人的难处,你就总觉着你一个人孤苦伶仃,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这时你就发怨言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神成全不能只局限在吃喝神话被神成全,这个经历太片面,包括的面也小,只能把人限制在一个小小的范围内,这样,人就缺乏许多灵里需要的营养。你们要想被神成全,得学会在凡事上都会经历,在临到的事上都能得着开启,每临到一件事,不管是好事或坏事都能使你得益处,不能使你消极,不管如何你都能站在神的一边看事,不能站在人的角度上分析、研究(这是经历的偏差)。若按这个方法经历,你的心就会被个人的生命的负担而占有,时时活在神的面光之中,不容易实行偏差,这样的人大有前途。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被成全之人的应许》
×
×
  • Create New...